邢梦璜咏梅诗三首解析

楼主:非常平淡 时间:2017-04-18 17:05:00 点击:143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邢梦璜咏梅诗三首解析
  邢代洪

  邢梦璜,南宋未年举文学而出仕为崖州佥判,后又晋升为万安知军。邢梦璜为邢氏黄流始祖。邢氏后代,称之梦璜公。他耿直正派,学问渊博,能力出众。出仕,能当好官;提笔,能写好诗文。《邢氏家谱》评价他:“居官廉介,吏畏民怀;淹贯经史,诗文有出廛之趣。”因文学有名而出仕为官的邢梦璜的文学作品大多已遗失,只为后人留下两篇碑记和三首咏梅诗歌。清道光七年(1827年),海南邢氏子孙修建邢知军书舍,以亦祀亦学的方式纪念邢梦璜贤祖。今年是邢知军书建舍190周年,我作为邢梦璜后裔参加了纪念活动,并为参加活动的来宾和邢氏子孙解析了邢梦璜三首咏梅诗作。现将解析整理如下,请大家指正。

  浮沉深浅自交加,枝向南横又北斜。
  老态枕流还漱石,孤情欹岸更笼沙。
  小溪月引参差路,曲涧波摇冷淡花。
  疏影含香低拂水,梦魂应不远故家。
  ——邢梦璜《疏影横斜水清浅》

  月上初更色未沉,香非百和见冰心。
  交情淡处何妨冷,臭味亲时渐觉深。
  气溢清芬如可挹,魂飞白夜总难寻。
  暗投自有相知意,独坐黄昏细细吟。
  ——邢梦璜《暗香浮动月黄昏》

  北宋有个隐士叫林逋,字君复,后人称为和靖先生,北宋著名隐逸诗人。幼时刻苦好学,通晓经史百家。书载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林逋曾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林逋写过七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此诗备受赞誉,大文学家欧阳修特别推崇。南宋姜白石曾以其中“疏影”和“暗香”作为词牌名称,填了两首颂梅词。诗人邢梦璜也分别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题演绎出两首别具一格的咏梅诗。可见邢梦璜对林逋和其诗非常推崇。
  为能更好解读邢梦璜的诗歌,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邢梦璜写诗的历史背景:南宋灭亡的前一年(1278年),琼州安抚使赵与珞率军据守白沙门,与元朝名将阿里海牙率领的入侵元兵进行一场殊死的战斗。这场保卫战从宋祥兴元年(元朝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七月一直打到年底,后来“元将因购内应”,赵与珞被俘并遭裂杀。三个月后,也就是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三月十九日,陆秀夫抱着赵昺跳海自杀,南宋宣告灭亡。
  作为南宋的官员,面对国家灭亡,邢梦璜心怀亡国之恨。“浮沉深浅自交加,枝向南横又北斜。”(《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首联)借“梅”写出家国人事的浮沉,曾经一心“南横”(南宋),现在南宋又遭受北来的元军所灭,前朝的遗民无可奈何地臣服元朝,也就是“北斜”。面对家国的变故,诗人邢梦璜怎么办呢?从“老态枕流还漱石,孤情欹岸更笼沙。”(《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颔联)这句中可以看出邢梦璜辞官隐居。“枕流漱石”, 这是一个典句,指士人隐居生活。相传帝尧要让天下于许由,许由逃跑了。后来帝尧又想召他做九州长,许由不愿听这种话,便跑到颍水之滨去洗自己的耳朵,以为听了这种话,污染了耳朵。后世遂有了“枕流漱石”这个成语。邢梦璜在元朝尚可为官,但他最终还是以已“老态”为由选择了隐居,他的隐居就是现在的黄流。“小溪月引参差路,曲涧波摇冷淡花。”(《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颈联)就是他在黄流隐居的生活写照——寄情于山水之中。“疏影含香低拂水,梦魂应不远故家。”(《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尾联)这句中“疏影”和颔联中和“孤情”等都表达一个儒人的高洁,“梦魂”(“梦”,一语双关,一指梦璜,二指梦里)永系着“故家”(一语双关,一指故乡文昌,二是故国南宋)。
  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脍炙人口的名作《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邢梦璜的《暗香浮动月黄昏》也有欧阳修词作中所体现的物是人非的怅惘,今昔对比的凄凉。月夜,总是勾想人的思念。邢梦璜传有邢子才、邢仲才、邢挺才和邢万胜四个儿子。邢子才、邢仲才和邢挺才三个儿子随邢梦璜的夫人陈安人居住文昌,邢万胜随父邢梦璜居黄流。“月上初更色未沉,香非百和见冰心。”(《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首联),体现了隐居黄流的邢梦璜在“月上初更”傍晚,想起了远在文昌的夫人和三个儿子,也想起了前朝南宋,他的心中“香”永远是孤洁的,不是由多种香料合成的百和香所散发出来的香,他的心永远是冰心一片。心系着夫人陈安人,也心系前朝南宋。“交情淡处何妨冷,臭味亲时渐觉深。”(《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颔联),退隐中的邢梦璜看透了世俗中的人情人事。“气溢清芬如可挹,魂飞白夜总难寻。”(《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颈联)这句表达了诗人的对故国的忠节和对夫人忠贞之香清芬溢出,可如水一般舀起来,但在这样的月夜,我的心魂要飞到哪里去寻找故国和故人呢?世间总有太多的伤感和遗憾,世事在变,沧海桑田,回眸寻望, 故国和故人都已不见,此地空余断肠人,便纵有深情万种,更与何人说? 只有“暗投自有相知意,独坐黄昏细细吟。”(《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尾联)
  总之,我们品味以上两首诗的意蕴,可知诗人借梅表意,通过清丽婉转的语言,反映了对家国人事的深情念想。
  邢梦璜还留有一诗:

  花隐空山弄粉条,袁安高卧拟清标。
  阳春寡和情孤洁,明月无绿梦寂廖。
  冰欲洗心兼絮冷,玉方镂树耐风飘。
  人间共羡香名重,谷口寻来雪未消。
  ——邢梦璜《雪满山中高士卧》

  “花隐空山弄粉条,袁安高卧拟清标。”(《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首联)这句中引用了一个典故叫“袁安卧雪”。 袁安卧雪的故事,在古代极有影响,成为传统文学和绘画广为引用的典故和题材。所说的是:有一年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连下了十余天,地上积雪有一丈多厚,封路堵门。洛阳令到州里巡视灾情,访贫问苦,雪中送炭。见家家户户都扫雪开路,出门谋食。来到袁安家门口,大雪封门,无路可通,洛阳令以为袁安已经冻馁而死,便命人凿冰除雪,破门而入,但见袁安偃卧在床,奄奄一息。洛阳令扶起袁安,问他为什么不出门乞食,袁安答道:“大雪天人人皆又饿又冻,我不应该再去干扰别人!”洛阳令嘉许他的品德,举他为孝廉。并又在汉章帝的建初年间出任河南尹,在职十年,政尚慈爱,被朝廷誉为“孙宝行秋霜之诛,袁安留冬日之爱”,并且自此扶摇直上,成为了汉室的社稷之臣。谢安以一扇赠行,袁宏曰:“辄当奉扬仁风,慰彼黎庶”,古有“卧雪情操,扬风惠政”之赞。宋代的袁粲为刘僧敬所害,其子以身卫父,粲以“我不失为忠臣,汝不失为孝子”赞之,称谓“忠臣孝子”。 “袁安卧雪”指高士生活清贫但有操守。晋陶潜《咏贫士七首》之五:“袁安困积雪,貌然不可干。退隐中的邢梦璜以“袁安卧雪”作为他清高的标准。
  “阳春寡和情孤洁,明月无绿梦寂廖。”(《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颔联)这句中的“阳春寡和”也是一个典故。战国时,楚国大夫宋玉才能很高,但是他写的文章太深奥,许多人都看不懂。有些人因此不满,背后说他为人孤傲。楚王听到,就把他找来问道:“人们经常在后面议论你,是不是你的行为哪里不端正,要好好检讨一下!“宋玉非常聪明,而且能言善辨,回答说:“有一个人在市中心唱歌,他先是唱‘下里’、‘巴人’一类的通俗民谣,人们很熟悉,有几千人都跟着唱起来。后来,他唱起‘阳阿’、‘薤露’等意境较深一些的曲子,只有几百人能跟着唱。后来,他开始唱‘阳春’、‘白雪’这些高深的曲子时,祇剩下几十人跟着唱。最后他唱起用商调、羽调和征调谱成的曲子时,人们都走开了,剩下两三个人能听懂,勉强跟着唱。可见,曲子越深,跟着唱的人就越少。”邢梦璜以“阳春寡和”表达了在黄流隐居时其思念故国故人的诗作不被人所理解,他的诗情“孤”且“洁”。 “明月无绿”,“绿”是古时指酒的颜色,有“灯红酒绿”之说,这里指酒。诗人因无酒,在明月下无法像李白一样“举杯邀明白”,也无法像苏东坡一样“把酒问青天”而深感“寂廖”。
  “冰欲洗心兼絮冷,玉方镂树耐风飘。”(《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颈联)诗人在反问自己,对故国故人的冰心还需要洁洗吗?诗人在世俗中永远保持玉树临风的诗心。
  “人间共羡香名重,谷口寻来雪未消。”(《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尾联)“人间共羡香名重”这样的吟哦,显然反映了诗人自重自爱的心理动态与人生追求。地处琼南的黄流无雪,但是一片净土,是一片雪白的净土。这里有座高洁的诗性的“雪山”,你从谷口摸寻进来吧,这里的“雪”永远“未消”。
  邢梦璜的诗当时是有一定影响的,其中“雪满山中高士卧”诗题目后来成为的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吴中四杰”之一的高启《梅花九首》中的名句:“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7-04-18 17:43:32
  真正的隐士!
楼主非常平淡 时间:2017-04-19 09:13:09
  (修改稿)

  邢梦璜咏梅诗三首解析
  邢代洪

  邢梦璜,南宋未年举文学而出仕为崖州佥判,后又晋升为万安知军。邢梦璜为邢氏黄流始祖。邢氏后代,称之梦璜公。他耿直正派,学问渊博,能力出众。出仕,能当好官;提笔,能写好诗文。《邢氏家谱》评价他:“居官廉介,吏畏民怀;淹贯经史,诗文有出廛之趣。”因文学有名而出仕为官的邢梦璜的文学作品大多已遗失,只为后人留下两篇碑记和三首咏梅诗歌。清道光七年(1827年),海南邢氏子孙修建邢知军书舍,以亦祀亦学的方式纪念邢梦璜贤祖。今年是邢知军书建舍190周年,我作为邢梦璜后裔参加了纪念活动,并为参加活动的来宾和邢氏子孙解析了邢梦璜三首咏梅诗作。现将解析整理如下,请大家指正。

  浮沉深浅自交加,枝向南横又北斜。
  老态枕流还漱石,孤情欹岸更笼沙。
  小溪月引参差路,曲涧波摇冷淡花。
  疏影含香低拂水,梦魂应不远故家。
  ——邢梦璜《疏影横斜水清浅》

  月上初更色未沉,香扉百合见冰心。
  交情淡处何妨冷,臭味深时渐觉亲。
  气溢清芬如可挹,魂飞白夜总难寻。
  暗投自有相知意,独坐黄昏细细吟。
  ——邢梦璜《暗香浮动月黄昏》

  北宋有个隐士叫林逋,字君复,后人称为和靖先生,北宋著名隐逸诗人。幼时刻苦好学,通晓经史百家。书载性孤高自好,喜恬淡,勿趋荣利。林逋曾隐居西湖孤山,终生不仕不娶,惟喜植梅养鹤,自谓 “以梅为妻,以鹤为子”,人称“梅妻鹤子”。林逋写过七律《山园小梅》:“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此诗备受赞誉,大文学家欧阳修特别推崇。南宋姜白石曾以其中“疏影”和“暗香”作为词牌名称,填了两首颂梅词。诗人邢梦璜也分别以“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为题演绎出两首别具一格的咏梅诗。可见邢梦璜对林逋和其诗非常推崇。
  为能更好解读邢梦璜的诗歌,我们有必要回顾一下邢梦璜写诗的历史背景:南宋灭亡的前一年(1278年),琼州安抚使赵与珞率军据守白沙门,与元朝名将阿里海牙率领的入侵元兵进行一场殊死的战斗。这场保卫战从宋祥兴元年(元朝至元十五年,公元1278年)七月一直打到年底,后来“元将因购内应”,赵与珞被俘并遭裂杀。三个月后,也就是南宋祥兴二年(1279年)三月十九日,陆秀夫抱着赵昺跳海自杀,南宋宣告灭亡。
  作为南宋的官员,面对国家灭亡,邢梦璜心怀亡国之恨。“浮沉深浅自交加,枝向南横又北斜。”(《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首联)借“梅”写出家国人事的浮沉,曾经一心“南横”(南宋),现在南宋又遭受北来的元军所灭,前朝的遗民无可奈何地臣服元朝,也就是“北斜”。面对家国的变故,诗人邢梦璜怎么办呢?从“老态枕流还漱石,孤情欹岸更笼沙。”(《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颔联)这句中可以看出邢梦璜辞官隐居。“枕流漱石”, 这是一个典句,指士人隐居生活。相传帝尧要让天下于许由,许由逃跑了。后来帝尧又想召他做九州长,许由不愿听这种话,便跑到颍水之滨去洗自己的耳朵,以为听了这种话,污染了耳朵。后世遂有了“枕流漱石”这个成语。邢梦璜在元朝尚可为官,但他最终还是以已“老态”为由选择了隐居,他的隐居就是现在的黄流。“小溪月引参差路,曲涧波摇冷淡花。”(《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颈联)就是他在黄流隐居的生活写照——寄情于山水之中。“疏影含香低拂水,梦魂应不远故家。”(《疏影横斜水清浅》七律尾联)这句中“疏影”和颔联中和“孤情”等都表达一个儒人的高洁,“梦魂”(“梦”,一语双关,一指梦璜,二指梦里)永系着“故家”(一语双关,一指故乡文昌,二是故国南宋)。
  北宋大文学家欧阳修脍炙人口的名作《生查子•元夕》:“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邢梦璜的《暗香浮动月黄昏》也有欧阳修词作中所体现的物是人非的怅惘,今昔对比的凄凉。月夜,总是勾想人的思念。邢梦璜传有邢子才、邢仲才、邢挺才和邢万胜四个儿子。邢子才、邢仲才和邢挺才三个儿子随邢梦璜的夫人陈安人居住文昌,邢万胜随父邢梦璜居黄流。“月上初更色未沉,香扉百合见冰心。”(《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首联),体现了隐居黄流的邢梦璜在“月上初更”傍晚,想起了远在文昌的夫人和三个儿子,也想起了前朝南宋,他的心中“香”永远是孤洁的,像百合一样散发出超凡脱俗芳香,他的心永远是冰心一片。他心系着夫人陈安人,也心系前朝南宋。“交情淡处何妨冷,臭味深时渐觉亲。”(《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颔联),退隐中的邢梦璜看透了世俗中的人情人事。“气溢清芬如可挹,魂飞白夜总难寻。”(《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颈联)这句表达了诗人的对故国的忠节和对夫人忠贞之香清芬溢出,可如水一般舀起来,但在这样的月夜,我的心魂要飞到哪里去寻找故国和故人呢?世间总有太多的伤感和遗憾,世事在变,沧海桑田,回眸寻望, 故国和故人都已不见,此地空余断肠人,便纵有深情万种,更与何人说? 只有“暗投自有相知意,独坐黄昏细细吟。”(《暗香浮动月黄昏》七律尾联)
  总之,我们品味以上两首诗的意蕴,可知诗人借梅表意,通过清丽婉转的语言,反映了对家国人事的深情念想。
  邢梦璜还留有一诗:

  花隐空山弄粉条,袁安高卧拟清标。
  阳春寡和情孤洁,明月无绿梦寂廖。
  冰欲洗心兼絮冷,玉方镂树耐风飘。
  人间共羡香名重,谷口寻来雪未消。
  ——邢梦璜《雪满山中高士卧》

  “花隐空山弄粉条,袁安高卧拟清标。”(《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首联)这句中引用了一个典故叫“袁安卧雪”。 袁安卧雪的故事,在古代极有影响,成为传统文学和绘画广为引用的典故和题材。所说的是:有一年冬天,纷纷扬扬的大雪一连下了十余天,地上积雪有一丈多厚,封路堵门。洛阳令到州里巡视灾情,访贫问苦,雪中送炭。见家家户户都扫雪开路,出门谋食。来到袁安家门口,大雪封门,无路可通,洛阳令以为袁安已经冻馁而死,便命人凿冰除雪,破门而入,但见袁安偃卧在床,奄奄一息。洛阳令扶起袁安,问他为什么不出门乞食,袁安答道:“大雪天人人皆又饿又冻,我不应该再去干扰别人!”洛阳令嘉许他的品德,举他为孝廉。并又在汉章帝的建初年间出任河南尹,在职十年,政尚慈爱,被朝廷誉为“孙宝行秋霜之诛,袁安留冬日之爱”,并且自此扶摇直上,成为了汉室的社稷之臣。谢安以一扇赠行,袁宏曰:“辄当奉扬仁风,慰彼黎庶”,古有“卧雪情操,扬风惠政”之赞。宋代的袁粲为刘僧敬所害,其子以身卫父,粲以“我不失为忠臣,汝不失为孝子”赞之,称谓“忠臣孝子”。 “袁安卧雪”指高士生活清贫但有操守。晋陶潜《咏贫士七首》之五:“袁安困积雪,貌然不可干。退隐中的邢梦璜以“袁安卧雪”作为他清高的标准。
  “阳春寡和情孤洁,明月无绿梦寂廖。”(《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颔联)这句中的“阳春寡和”也是一个典故。战国时,楚国大夫宋玉才能很高,但是他写的文章太深奥,许多人都看不懂。有些人因此不满,背后说他为人孤傲。楚王听到,就把他找来问道:“人们经常在后面议论你,是不是你的行为哪里不端正,要好好检讨一下!“宋玉非常聪明,而且能言善辨,回答说:“有一个人在市中心唱歌,他先是唱‘下里’、‘巴人’一类的通俗民谣,人们很熟悉,有几千人都跟着唱起来。后来,他唱起‘阳阿’、‘薤露’等意境较深一些的曲子,只有几百人能跟着唱。后来,他开始唱‘阳春’、‘白雪’这些高深的曲子时,只剩下几十人跟着唱。最后他唱起用商调、羽调和征调谱成的曲子时,人们都走开了,剩下两三个人能听懂,勉强跟着唱。可见,曲子越深,跟着唱的人就越少。”邢梦璜以“阳春寡和”表达了在黄流隐居时其思念故国故人的诗作不被人所理解,他的诗情“孤”且“洁”。 “明月无绿”,“绿”是古时指酒的颜色,有“灯红酒绿”之说,这里指酒。诗人因无酒,在明月下无法像李白一样“举杯邀明白”,也无法像苏东坡一样“把酒问青天”而深感“寂廖”。
  “冰欲洗心兼絮冷,玉方镂树耐风飘。”(《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颈联)诗人在反问自己,对故国故人的冰心还需要洁洗吗?诗人在世俗中永远保持玉树临风的诗心。
  “人间共羡香名重,谷口寻来雪未消。”(《雪满山中高士卧》七律尾联)“人间共羡香名重”这样的吟哦,显然反映了诗人自重自爱的心理动态与人生追求。地处琼南的黄流无雪,但是一片净土,是一片雪白的净土。这里有座高洁的诗性的“雪山”,你从谷口摸寻进来吧,这里的“雪”永远“未消”。
  邢梦璜的诗在当时是有一定影响的,其中“雪满山中高士卧”诗题目后来成为的元末明初的著名诗人、“吴中四杰”之一的高启《梅花九首》中的名句:“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05-20 18:09:06
  邢先生高才!
作者:陈开杰 时间:2017-05-21 22:13:15
  好文!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7-06-13 19:51:36
  一代名士
作者:孟里军 时间:2017-06-14 12:50:43
  感人!
作者:昆耶人 时间:2017-06-14 17:44:07
  悦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