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槿花开 南望李崖州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07:43 点击:345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李德裕(787年-849年),字文饶,赵郡赞皇(今河北赞皇)人,唐代政治家、文学家,牛李党争中李党领袖,中书侍郎李吉甫次子。梁启超将他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列,称他是中国六大政治家之一。
  李德裕出身于赵郡李氏西祖房,早年以门荫入仕,历任校书郎、监察御史、翰林学士、中书舍人、浙西观察使、兵部侍郎、郑滑节度使、西川节度使、兵部尚书、中书侍郎、镇海节度使、淮南节度使等职。他历仕宪宗、穆宗、敬宗、文宗四朝,一度入朝为相,但因党争倾轧,多次被排挤出京。
  武宗继位后,李德裕拜相。他执政五年,外攘回纥、内平泽潞、裁汰冗官、制驭宦官,功绩显赫,被拜为太尉,封卫国公。武宗与李德裕的君臣相知也成为晚唐绝唱。宣宗继位后,李德裕因位高权重,五贬为崖州司户。大中三年十二月(850年1月)在崖州病逝。懿宗年间,追复官爵,加赠左仆射。
  李德裕死后,历朝历代对他都评价甚高。李商隐在为《会昌一品集》作序时将其誉为“万古良相”。

  
楼主发言:17次 发图:4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16:25
  《谪岭南道中作》:
  岭水争分路转迷,桄榔椰叶暗蛮溪。
  愁冲毒雾逢蛇草,畏落沙虫避燕泥。
  五月畲田收火米,三更津吏报潮鸡。
  不堪肠断思乡处,红槿花中越鸟啼。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23:40
  日前,临岭水路转,穿林暗蛮溪,冲毒雾蛇草,避沙虫燕泥,虽百匝千遭,亦循李德裕公元849年谪崖州之畏途,造谐琼之古旧州。深入古之羊山地区,感受中唐时古崖州之风物。
  鸟啼花发人声绝,寂寞山路绕白云。那时的青山,满是桄榔、椰树、火米、红槿花……更断肠的是,思乡时,越鸟啼个不停。
  古旧州,走起!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34:54
  峰回路转,山穷水阔。
  行到路途中,立看水流时。
  最美的风景,总会是途中不经意的发现。
  铁桥至龙塘中途,南渡江下游第一湾处,江岸陡峭,泉从岩窍喷出,状如垂练,甘冽不涸,不甃不泥,汇流入江。有乡人筑石成池,水洁悠碧,夏凉冬暖,天然野趣,自是天成。沐浴荡游,水清心亦闲暇。观对岸林壑幽深,白沙隔水。大江静流,萦回如带。江空天低,水流无限。此中真意,欲语忘言。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39:59
  五月畲田收火米,三更津吏报潮鸡。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41:49
  民国时期,山兰稻的种植在我省西北部地区仍旧普遍,新中国成立后,优秀水稻品种的广泛种植,才慢慢使山兰稻的种植面积减少。
  面积减少,但从未退出历史舞台。海南解放后,新的生产方式和作物品种开始大量输入,水稻以及其他作物更高的经济效益使山兰稻不再是赖以为生的口粮,种植面积在短时间内就出现了剧减。“种植方式和品种改变了,但海南西北部缺水干旱的现状却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正因如此,即便是在大力倡导退耕还林的政策之下,山兰稻以及刀耕火种的方式仍旧被保留了下来。
  事实上,刀耕火种与山兰稻种植,并非是不断探索而做出的选择,更像是相辅相成的传承。缺水的环境与干旱的大地在原始时代孕育出了野生旱稻,并将之作为馈赠送给了海南先民。而刀耕火种的方式使山兰稻在海南省西北部地区不断发扬光大,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海南人。
  如今,城市的极度扩张与对自然环境的肆意破坏,令人深思。在海口周边干旱缺水的羊山地区,今天仍能看到山兰稻的种植,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未尝不是对农耕文明的一种坚守,一脉传承的理解。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44:46
  不堪肠断思乡处,红槿花中越鸟啼。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7 23:47:44
  红槿花,亦名扶桑。西晋嵇含所著的《南方草木状》中记载:“朱槿花,茎叶皆如桑,叶光而厚,树高止四五尺,而枝叶婆娑。自二月开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红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条,长於花叶,上缀金屑,日光所烁,疑若焰生。一丛之上,日开数百朵,朝开暮落。插枝即活。出高凉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
  晋代诗人杨方《扶桑》诗云:“丰翘被长条,绿叶蔽未华。因风吐微音,芳气入紫霞。我心羡此木,愿徙著吾家。夕得游其下,朝得弄其花。”
  南朝诗人江总《朱槿花赋》赞云:“朝霞映日殊未妍,珊瑚照水定非鲜。千叶芙蓉讵相似,百枝灯花复羞燃。”
  唐代诗人李绅的《朱槿花》诗云:“瘴烟长暖无霜雪,槿艳繁花满树红。每叹芳菲四时厌,不知开落有春风。”
  明代诗人桑悦《咏扶桑》诗云:“南无艳卉斗猩红,净土门传到此中。欲供如来嫌色重,谓藏宣圣讶枝同。叶深似有慈云拥,蕊坼偏惊慧日烘。赏玩何妨三宿恋,只愁烧破太虚空。”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8 00:09:48
  山川湖海,钟灵毓秀。羊山腹地,物阜境美。
  一万多年前,几十座火山汇集一处,方圆千百里。滚烫的火山岩,炽热的火山灰,把羊山层层覆盖,精心雕琢。那山,那水,经过涅槃,地肥水美,草木葱郁,村落奇幽。
  羊山的由来:永贞元年(805)十一月, 宰相韦执谊贬为崖州司马。清风惠政,韦执谊从雷州半岛引种黑山羊,让这一火山群的人百姓发家致富,火山地区的百姓为纪念他而将方圆千百里的火山群称为“羊山”。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18 00:20:48
  
  
  
  

  走在青藤般交错的乡道
  我迷失在叶脉一样的阡陌

  野荔 青藤 山兰 柊叶 山蕉……
  绿意勃发
  绿色的味道 土地的芬芳
  还有 枝头累累瓜果

  盛夏 仿佛还在襁褓中
  大地上还有众多的等待
  等待着的稔熟 接踵而来
  因为雨水丰沛的缘故

  阳光照在叶面上
  跌落在山林中
  二十七摄氏度的天气
  刚好 不热不冷
  那是在一场午后的骤雨后

  一方的蓝天 任白云悠悠
  一地的落叶 四处随风飘扬
  因为风起的缘故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20 18:37:56
  自龙塘镇东边的龙塘大坝东渡南渡江。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20 18:49:44
  历史的痕迹,当时年代的心声。
  光阴荏苒,物换星移,白云已苍狗,老去的是人事,而大坝依然,江涛依旧。置身其中,昔日峥嵘重现,有时空置换之感。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6-20 18:51:24
  南渡江龙塘大坝处在海口龙塘镇东边300米,始建于1959年,竣工于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使南渡江龙塘江段水位抬高了2.5米左右。至今从大坝上越过南渡江,经过潭莲村,是海口去旧州镇的捷径。
  1959年前,没有建龙塘大坝时,这里舟楫林立,风帆如云。从南渡江出海口的新埠码头出发,从这里到旧州古埠码头,达定安县的定城,一直通到澄迈县的金江镇,是条黄金水道。
  穿过涵洞,从江北大坝上步行,抵达江东岸,一路看坝上风景,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代痕迹触目可见,有恍若隔世之感。身处江心,听江涛拍坝,看江水一泻千里,滔滔向东北流,不禁浮想联翩。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7-01 11:06:46
  

  旧州村口的指示牌。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7-01 11:12:48

  
  

  旧州村的景色及门牌。围着旧州村走一圈,时间荒芜,旧时风物荡然,唯有林木森然。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7-16 23:54:54

  

  

  

  隆起的红土墙,唐时古崖州的的城墙痕迹依稀,湮没在树林中。
  林深越鸟啼,感觉不到当年李太尉去国离乡断肠的心情。
  红土壤,红色的记忆,时常灼热后人的情怀。
楼主昆耶人 时间:2017-07-26 23:49:57

  

  

  

  从古崖州城墙西行约500米,就来到荒废的旧州码头。
  一个五角星,及“旧州码头”四个字的繁体字,一个时代初期明显的特征,渐行未远。
  爬满青藤的江堤,一岁一葳蕤。任由江水的涨落,虽尘满面,难掩青翠。
  条条青石,横陈成阶级。不知是千百年来江水漫过的痕迹,还是无数脚步踏过的脚印,岁月带走了棱角,磨平了个性,圆滑了的容颜。今天,如经历了无数个潮涨潮落、春江月明的日子,平静地注视着我这个不速之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