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港峒客·耕古拾遗】我本顽野树,扶醉入农家——神话黄花梨之《前世》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6-23 09:20:40 点击:4531 回复:7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连发六问作开篇,与马未都、海岩等名家的某些说法商榷,能否言之成理?是否颠覆您对黄花梨的某些认知?
  
  黄花梨是海南独有的金钻品牌。据说千年前已有上贡,明清间大名更突出,当代一跃而成顶级珍材,世称与黄金等值。
  这几年,海南全省各县市几乎都有灯火辉煌的黄花梨展销店,乃至博物馆;诸般花梨小件令普罗旅游者爱不释手,趋之若鹜;关于花梨的神话,岛上从企业老总到村夫野老,无不如数家珍;即使加工的粉屑下脚,作为名贵香料及中药,也是无可替代——一切美妙,无需重复。
  这么热炒多年的话题,作为岛外籍、从不玩收藏的在下,还能有“新说”不成?
  应该有,而且好像还不少,否则就不动笔了。
  我也是个花梨谜。曾批量种植,浸淫其中,历经挫折,费煞苦心。因此,自以为有些颇不相同的认识,可供分享。
  先设几问,对一些流行说法提提异议。
  
  被盗伐11龄黄花梨树头
  
  残存树头做成标本

  一,黄花梨“五百年成碗口粗”吗?
  花梨成材的年限,是一个有趣的争议。
  有人倾向于把它说得极长:五百年、一千年,一些罕见大件甚至是“数千年”。坊间“几十年心材只有鸡蛋大”“五百年成碗口粗”几成定论。
  有人倾向于把它说得甚短:五六十年,即可大致成材。
  两种说法,或许各有根据,但又或许是利之所在,难免偏颇。
  海岩先生是当代很有影响力的作家,也是重量级黄花梨藏家。2008年,他的美文《满城尽带黄花梨》,一纸风行,被各类媒体大量转载。其中有个细节,是“年限长”的代表性镜头,也无形中把黄花梨产品的天价,变得更合情合理了:
  “我看到过一颗有20多年树龄的黄花梨树的横截面,那是用这颗树木的完整截面挖成的一个木碗。这个碗几乎呈全白色,只有碗底中心有小拇指粗细的一个深黄色的圆点,这就是黄花梨的心材。”
  是否真有这样的黄花梨,我不知道。但我敢说,这起码不应作为标准答案。
  我在乐东尖峰岭附近一座矮坡种了两百来株花梨,从未灌溉。满13年后还有114株。逐株测量,胸径平均14.54厘米,最小者8.5厘米,最大者18厘米。如果算上先后被盗伐的二三十株,那都是当时最大的,胸径平均值就不少于15厘米,增粗是相当快的。有株11龄被偷伐的,根未挖走,照片显示其树颈部心材已比手机粗。
  作为专业学术论文集,《海南热带人工林持续经营》(温茂元等主编)中表述,在中等偏优的立地条件下,海南黄花梨年均胸径增长量大于0.8cm,优势树可超过1cm;一般成熟材心材(即海南话的“格”)可占直径的80%以上。树长大后,随着胸径增粗渐渐减缓,心材率则渐渐上升。如果把“碗口粗”大约算作13cm,未成熟材心材仅占直径的一半算,那么碗口粗的花梨心材,大概种植四五十年,应该就可以获得了,时间只是流行说法的十分之一。
  照此推测,花梨有管理栽培30年,平均胸径达到30厘米中树、50年接近45厘米(原木)的初级大树,是可行的。事实上,我在琼西南一些宅院里看到的活花梨,也支持这个估计。
  学术性论述,应该最是权威,却不为人注意。坊间,依然盛行五百年说。
  品味一下:说年限长者声音响亮,多半是手中有货、有地位的收藏家,他们文章漂亮,名声卓著,影响力强。说年限短者声音较小,似乎都是种植者及种苗商,或许多属本土乡镇人士,偶尔有几位林业专家。这些人多半不善宣传,个别庭院植有大树者,还必须刻意隐蔽以求安全,更不会轻易宣扬。
  大多数黄花梨产品,是能够看得出年轮的,内行人尤其知门道。不过“讲故事”是营销学基本法,屡试不爽,促销天价黄花梨,还有比“五百年说”更有利的故事吗?
  话说回来,也不能肯定海岩先生是被忽悠了。特例还是有的。例如极干旱瘠薄条件下的“糠梨”,说不定就这样慢,不过那种材质却是超棒的。但这只是特例,绝非常例。
  
  三亚黄花梨藏家李是亨先生作品《中国功夫》(局部)。原木11年前被发现于尖峰岭下,重120公斤,为海南当代罕见大件。藏家引用村民的说法,此树已有“五千岁”。

  二,海南黄花梨“没有大材”吗?
  同样是海岩先生美文的片段,不过并非他的创见,只是总结了多数人的共同观点:
  “根据专家对海南黄花梨的物种考察,未发现超过五十公分的残存树桩,明清古董家具中常见的宽幅大料,显然来自阳光稍足的越、老,而非气候阴湿的海南。”
  这个观点,同样有必要商榷。
  第一,不知专家是何时做的考察。如果在1985年之前,或许会比较接近事实,如果是此后,就未必了。挖山者的眼力和脚力都远比任何专家强大,对深山情况更为了解,我的朋友见过这样的挖山者,以后可以聊聊。大树桩价值不菲,早就被挖光了。再假如,专家们现在才进行考察,会不会作出“海南没有发现任何像样的野生黄花梨残存树桩,所有明清黄花梨材料显然只能来自越、老”的结论呢?
  第二,关于越、老与海南的气候对比,我也不敢苟同。从地理上说,越老均属热带季风气候带,正当西太平洋的迎风面,雨量充沛,正像海南岛的东部沿海,而长山山脉西侧则有西南暖湿气流,带来另外季节的降水。越南年均降水量1800—2000毫米,而且多雾;老挝地势复杂,山更高,气候差异更大,年降水量在1250毫米—3750毫米之间。
  常年气候比较,真正“阴湿”的是越、老,那里的大部分热带雨林,绝不比海南稀疏。
  那么,为什么海南没有发现大树桩头呢?我的分析是因为海南太小,冼夫人率领重回华夏千余年,开发较早。海南降水量最大的万宁(超过3000毫米)等东线沿海,大材黄花梨早就出名,也早就罗掘俱穷了。
  印支半岛雨林广大,原住民历史上相对疏懒随性,因为天然资源优厚,子民不必太操劳。于是社会发展相对缓慢,森林破坏较少,史载“康乾盛世”之后,中国本土由于原始森林减损过甚,大材不足,主要船厂已经由闽粤而转到彼处及吕宋(菲律宾)制造大船,可作旁证。至于他们的大花梨树头,恐怕还是后来中国挖山者带头开发的呢。
  这里只是就事论事,并非、也不需要为海南争什么产地桂冠。
  
  “不知年”的海南黄花梨野树头,无数劫难,打熬成一副嶙峋傲骨。

  三,黄花梨“最佳产地”是哪里?原因何在?
  又是个有点争议的话题。凭什么成为最佳?凭什么是你那里最佳?
  据《中国树木志》载:野生海南黄花梨以海南的白沙、东方、昌江、乐东、三亚、海口为主要产区。它们一般生长于海拔350米以下的山坡,不同流域的心材有明显差别:生长在南渡江流域的木质较生长在昌化江流域的稍松,比重接近水,入水呈半浮状态;木油、香味也稍少,硬度也稍软。
  一望而知,优质产区就在海南西南部。公认昌化江流域的黄花梨最名贵,具体位置则不统一。以霸王岭、峨贤岭为代表的东方、以尖峰岭为代表的乐东、以王下乡为代表的昌江等县市,都宣称自己是顶级“海黄”的不二产区。
  之所以如此,或许是品系不同?土质不同?
  坦率地说,这些全都未见确证。
  昌化江流域黄花梨名贵的重要原因,甚或是唯一原因,应该是气候干旱——这点,看到的资料甚少提及,尤其没有强调。我认为应该强调,这才是关键。
  很多资深花梨玩家,未必常年出没于琼西产地,或许想当然地认为海南是全岛都很“阴湿”的,这无足深怪。我在海南搞农业近20年,认真分析过海南各地不同小气候的差异及原因,曾无数次驾车于环岛高速,多次见证在西线高速行程的数小时内,从琼北到琼西到琼南天气“雨—阴—晴”的规律性变化,对琼西南的高温干旱,深有体会。
  琼西南正当海南岛中部山区及越南长山山脉的双重雨影带,无论东南季风还是西南暖湿气流,到此降水都已被拦截,所余不多;冬春南北气流相遇形成的锋面雨,到这一线亦已削弱,尤其尖峰岭以南减少更甚,常常发生三季连旱。全年降水主要集中在三几个月的雨季,主要是台风。
  琼西南广大低山及沿海,通常年降水量不足1000毫米,“旱极”为东方市的感恩,只有716毫米。琼东北、西北的某些区位虽然年降水也少,但是冬春季节总有几场至关重要的锋面雨,减缓旱象,苦旱远不如琼西南明显。
  琼西南山地容易产生地形雨,历史上也有大森林,有明显优于旱坡地的小气候,但超过海拔350米的山地,就不是黄花梨的自然产区了。琼西低丘,森林破坏后旱象更剧,尽管日照充足,农业却一直苦于常旱,高度依赖水利设施。
  但是,苦旱独独令黄花梨扬名天下。
  花梨树稍大就不怕干旱,太旱会落叶自保。因干旱长势缓慢,反而令材质更加紧密坚重,诸般优点更为明显——从生长过于缓慢的特点分析,关于“大材不产自琼西”(不是整个海南)的说法,不无道理。
  降水丰沛的南渡江、万泉河流域,黄花梨长得快,材质纹理自然就较为粗疏。如果在琼西施以灌溉,花梨也会快速生长,但相应降低质量。
  放眼中南半岛和海南,唯琼西南最旱。正因苦旱,才打熬出世界顶级的黄花梨。
  
  糠梨厚板包边的黄花梨八仙桌
  
  50龄的两株海南黄花梨,左为糠梨,右为油梨。

  四,“油梨”必比“糠梨”好吗?
  海南黄花梨分“油梨”和“糠梨”两种,通常认为油梨比糠梨珍贵得多,现在的栽培者也多只选择栽培“油梨”。
  乐东著名收藏家袁金华先生却另有看法。他说,糠梨虽然色泽略浅,但是也很结实漂亮,其优点是比油梨更不容易开裂。他让我看一张用糠梨厚板包边、油梨板做桌面心的老八仙桌,两者看去确实不分伯仲,各有千秋。这个意见很有价值,但坊间却较少听闻。
  
  海南旧日常用的黄花梨米箱

  五,黄花梨家具,天生就属于贵族吗?
  名震天下的收藏家马未都先生,曾经这样品评黄花梨:
  “最早黄花梨家具是属于中国的贵族家具,是文人参与设计的,这些人参与设计是跟一般的工匠直接设计是不一样的,文化内涵特别多,即便是素的黄花梨家具,也汇集了大量的文化符号。有时候你感觉什么也没有,但是很奇怪,四百年之后今天的西方人认为很厉害,设计的这么现代,不敢想象是古代人设计的,这也是黄花梨家具受全世界公认的因素。”
  仰视马老师多年,特别喜欢和敬重。难道对他这段经典评论,笔者也要质疑吗?
  无论古今,到了北京或者大城市的黄花梨,马老师这段话无疑是正确的。我的补充是——在它们尚在草莽,未懂得进入大城市之前,或始终没被运到城市的更多同类们,却完全是另一个样子——就是本帖标题“我本顽野树,扶醉入农家”。
  能有这个理解,得益于在白沙河谷文化园开的眼界。
  先看看几个旧木箱,老年间用来装米的。
  大致刨平,榫接组装,四平八稳,结实能用。这就是当年乡间木匠的手艺了。过去,海南普通人家这样的米箱,以及类似家具是真不少啊。如果不说这是花梨木做的,您愿意多看它们一眼吗?
  黄花梨的“标配”——温润在哪?包浆在哪?鬼脸在哪?雅致在哪?
  可以说,完全不着调,完全不好看。
  原来,天然黄花梨就像璞玉,没有高水平的专精加工,这些响彻云霄的附加值,是无法体现出来的。
  再看本帖题图的杵臼,更为粗糙了,很像黎家器物。是加工谷物做饭,还是杵碎木薯喂猪?使用年久,或许两三代人了吧,蹦坏了,估计后来就弃置墙脚任由日晒雨淋,换个新的。只因木头太硬,一时懒得费力破开当柴火而已。
  这是旧日农家尤其是黎苗同胞常见的用具,竟是原株老树黄花梨心材所做,也只有黄花梨才够沉重坚硬吧。收藏家独具慧眼,早年,或许不多几个钱就买回来了。
  海南农家还有更多黄花梨,用作屋梁、神龛、小凳子,小料更做成木刨,角尺乃至墨斗等工具,同其他野树硬木一样。一辈子烟熏火燎灰头土脸,用坏了,就随手扔进灶膛烧饭。它们终生不知“温润”“鬼脸”为何物,更谈何“雅致”“贵族”……
  
  黄花梨心材所做臼身的特写,会不会联想起“焦尾枯桐”?
  
  已经用残了的黄花梨“木锨”,小图为古代的耒耜。

  文化园里有件很不起眼的藏品,看后一直不能忘怀,是那件略有残损的“木锨”。
  这不是工艺品,是实用农具,园主说收集自东方市江边乡,古属感恩楼峒。木锨肯定不如铁锨好使,之所以用花梨木来做,原因只有一个:比铁锨便宜——够颠覆吧!
  细察其形制,“木锨”并不准确,用它抛不出多少土,更像是“木耜”。
  木耜是七八千年前耜耕农业阶段华夏先民的纯木农具,须用硬木。当时的华夏耜耕农业是世界领先的。文化园这件不是出土文物,是三四代人之前还在使用的东西——野山坡烧芭不清耕,趁雨后土松,手扶耜把,脚踩耜身下压,挖一穴,种一薯(黍)。
  过去海南社会发展不平衡,文化形态丰富,某些“落后”地区的生产方式,竟可以让我们在特定渠道直溯百代之前先祖的某些脉息,岂能不震撼!
  就是花梨木原生状态的器用啊。
  如果说,马未都等大家收藏的贵族黄花梨大器是商周钟鼎的话,那么白沙河谷文化园主收藏的这些(他当然也收藏有大器),或许就是山顶洞人的一枚下颌骨、两块燧火石了。
  从市场交换价值来说,周鼎无疑远超燧石器吧。在以保值增值为基本目标的收藏界看来,收藏破旧木锨即使不是傻瓜,毕竟也是“怪怪的”不入流。
  但从考古价值来说,两者没有轻重贵贱之分,燧石器还在文明链条的更前端。况且,大器重器向受重视,存世较多,旧木锨之类能被专门收藏的就甚少,曾经的成千上百,都当柴火烧掉了,所以更为珍稀,从历史证物角度看就更贵重。即如白沙河谷这件,假如别处再未见到,就是孤本,是一段生产力的样板了。
  可以说,没有海南农家对黄花梨木头的诸般器用,人们就不会知道它的材质特性,无法从千百种海南野树中加以区别,加以青睐,城里人就可能永远不知道有“黄花梨”这个东西。
  又因了这一类器物,本帖副题就叫神话黄花梨的“前世”。
  是的,有了千百年与外界两不相知的“前世”,黄花梨才脱颖而出,蝶变为举世瞩目的“本生”,而得入诸家法眼。诚如马未都老师所说——
  “黄花梨家具现在已经成为中国的文化符号之一,它囊括的文化内涵不仅体现在家具作品的造型上,更因其几百年来的设计。现在没人敢用这么贵重的材料冒风险,大家都没有信心去超过古人,因为这个文化符号太深重了。”
  
  黄花梨的荚果
  
  被连根盗挖的两株黄花梨树窝,成丛的残根子株又生机勃勃。
  
  广州福祥路旁几株40余岁海南黄花梨,树姿调皮歪扭。

  六,黄花梨“珍稀濒危”吗?
  著名植物学家、海南师范大学老教授钟义,将海南黄花梨比喻为植物界的“熊猫”,对其定性为:珍贵性、稀有性、独有性和濒危性,这也被社会所公认。
  对野生黄花梨来说,这个定义是绝对准确的。但是从单纯的生存能力来说,黄花梨却与熊猫大不相同。
  熊猫是两三百万年前剑齿象古生物群的仅有孑遗物种,不大适应现代环境。花梨却是海南乡土树种,是绝无娇气的“贫下中农”,粗生易种,全岛低丘平地皆宜。它五六岁大就能开花结籽,种子量大,萌发栽培容易,种苗一直不贵,虽然前几年种子身价疯涨,但必因供过于求价格回落;它的根瘤菌是自备的“化肥厂”,贫瘠山地都能长好;它还具备惊人的再生能力,即使树头整个被挖,残根亦可各各抽出新株,不几年“又是一条(群)好汉”。
  总之,黄花梨就是海南野树。树形也调皮顽野,远不如松柏、桉树“高大威猛”,几岁大就开始发生“偏冠”,枝干任性,歪歪扭扭,常带着几分醉意。倒了再长,断了再发,毫不在乎。除非在幼龄期着意修枝,扶持捆扎,否则难有通直之材。广州闹市福祥路,1970年代偶然种下近十株黄花梨,现已成著名景观,身价尊贵。也有园林管护,修枝扶持,但树姿依然难免歪扭,顽野之状可鞠。
  近年民间大种黄花梨,2013年初更被评为海南“省树”,数年间遍地开花,栽培不知几千几万亩。若仅以现存植株量而言,它早就不稀有、不濒危了,而且几乎可以断言——此后在海南,黄花梨极难灭绝。
  不过,它依然极度“濒危”——其危不在“生物性灭绝”,而在规格心材的“功能性灭绝”。
  别看到处种得热热闹闹,但制约明显。现行经营方式可以提供小件小器,但绝对成不了大器。
  大材大器黄花梨已在海南断绝若干个世代,至今仍未看到转机。市场上的大材大器,都是进口的,而且即将砍尽。与其它行业的大发展相比,海南黄花梨和以它为代表的乡土珍稀树种,依然未能摆脱尴尬境地——“捧着金碗讨饭吃”的境地。
  造成这种状况的唯一原因,是人类的无序刀斧。盗伐者的猖獗刀斧,促使守法种植者不得不自己先动刀斧。违法刀斧之所以能暗夜横行,又与社会的规范治理紧密相连。
  下回,准备从两个蛇皮袋的故事,看看海南天然黄花梨是如何被一网打尽的。
  (本帖收藏品照片大部分摄自白沙河谷文化园,特此鸣谢)
楼主发言:7次 发图:13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06-23 09:56:50
  认真读完,感谢楼主美文!
作者:旅游海南 时间:2017-06-23 10:06:11
  顶
作者:missyou0830 时间:2017-06-23 10:16:00
  拜读中!
作者:662204242 时间:2017-06-23 10:47:27
  感谢楼主分享知识啊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7-06-23 11:32:47
  上世纪90年代,还是可以看到海黄大料的。
  海黄上贡的历史,不单现在有故宫实物为证,也有很多史料记载。元世祖至元十六年(1279年),云从龙入琼抚黎,后任琼州安抚使。从云从龙家书中,就可以看到大规模从海南运出大批海黄的情况。
  至于蛇皮袋看海黄如何一网打尽,还请把握好尺度,海黄是海南一个能拿出手的特产,请珍惜这个产业。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7-06-23 18:53:44
  谈海黄,最值得看的一本书是张志扬的《国宝花黎》。
我要评论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6-23 19:53:18
  感谢网友们的鼓励!岛内外黄花梨藏家、玩家、专家很不少,拙帖定然有不足之处,欢迎网友们指出。
  感谢@紫竹清风 的关注点评!理性批评非常珍贵。尽管我写帖子一直很用心,但限于水平,有时亦难免百密一疏。比如,本帖最后两小段,更严谨的表述或许应该是:
  “造成这种状况的唯一原因,是人类的无序刀斧。盗伐者的猖獗刀斧,甚至促使守法种植者不得不自己先动刀斧。某些地方违法刀斧之所以能暗夜横行,又与社会的规范治理紧密相连。
  “下回,准备从两个蛇皮袋的故事,看看海南天然黄花梨是如何面临被‘一网打尽’危机的。”
作者:东方一士 时间:2017-06-24 14:14:25
  1、成材年限,这要看是野生还是人工种植,还有生长环境。野生而且是干旱的山岭丛林深处,自然比人工有株距地种植在平坦的坡地上所花的时间要长的多。大体上我觉得你的分析和说法更客观而靠谱。
  2、关于海黄有无大材,我赞同你的观点。即便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还知道东方有的人家里存有多副海黄棺材板呢,难道还不算大材。还有,越、老、柬的花梨,与海黄有非常明显的不同,随便一个东方木匠,一眼就能看出来。
  3、最佳产地,本地人公认为东方、昌江及乐东交界处。如东方的峨贤岭、江边国界;昌江王下和乐东尖峰岭。原因正如你的分析。
  4、个人看法:“油梨”漂亮,“糠梨”质地更坚硬。
  5、说花梨家具是天生贵族,这是一个很难想象到的命题啊!我倒觉得它最早是作为生产工具出现的。
  6、黄花梨“濒危”这个说法更是远远地脱离实际了。不要说像你一样的种植专业户,现在东方乃至整个海南,只要是私家独院,哪家不种个三五棵的。这东西太容易繁殖和种植了。

  小时候我们家就在码头附近。那时要运去大陆做药材用的花梨堆地像小山一样。胆子大的人就往家里搬,大的留着做活动椅等,小的往灶膛里塞当柴火烧,弄得油烟缭绕,气味呛人。赶紧抽出来用水浇灭。滑稽至极!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7-06-24 17:38:45
  80年代,海南乐东尖峰岭是有很多大口径黄花梨的。
作者: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7-06-24 23:04:00
  学习学习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6-25 12:20:08
  感谢古水老师、东方兄和阿端哥点评!
  东方兄作为老资格黄花梨主产区文化人,用心写了不少意见,特别是“小时候我们家就在码头附近。那时要运去大陆做药材用的花梨堆地像小山一样”这一段最精彩,口述历史啊!
  蒙《三亚日报》青睐,拙帖今日得在该报刊登。作了若干精简。至于“糠梨”的特点,得三亚几位著名藏家之助,加以细化:
  “……两者各有千秋。油梨,行内称虎皮梨,油质厚重均匀,色泽棕红,优点众所周知。缺点是做小件且用时干湿交替、冷热交替,易因油性脱失而导致制品开裂。
  “糠梨,色泽棕黄略浅,木质比油梨松散,油性较小。但是结构稳定,油性不易脱失,做小器物如杯子等,随便装热水、装酒,性状稳定,壁多薄都不会开裂。同时,糠梨纹理最是美观清晰,可谓变化万千,很受文化人喜爱。”
  结尾,也作了改动:
  “大材大器黄花梨的批量产出,已在海南断绝若干个世代,至今仍未看到转机。市场上的大材大器,都是进口的,而且即将砍尽。全球热带硬木的‘渔猎经济’时代,已经走向尽头,而人工栽培才刚刚起步。海南黄花梨和以它为代表的乡土珍稀树种,若想在不太遥远的将来长成大器,重振雄风,应该说,前面还需要跨越重重难关。”
作者:typiaobo 时间:2017-06-25 13:03:27
  海南黄花梨
作者:马力隔壁1 时间:2017-06-25 16:50:17
  好帖子,大致看法同上面的东方。

  黄花梨是好的木材,这个毋庸置疑,但是近些年被神化了!
  特别是那些舞文弄墨的,表面看文人雅士,实则金钱蒙心,势利粗俗!

  1、成材年限,这个确实跟品种生长环境等相关,但是如果真的是500年成材的话,估计没有人去种植:没有收益预期的产品,你能指望它成为商品?!
  那为什么那些人还要拼命地鼓吹500年成材呢?
  那你以为他们收藏这些玩意儿是为了干啥?难道真的是茶余饭后拿出来欣赏?或者满足一下他们虚荣的内心?

  2、关于海黄有无大材,
  我只能说那些根本没有见过黄花梨原生态的专家是瞎JB扯!
  他们自己没有见识过,所以只能凭想象胡诌!

  3、最佳产地。
  不多呱噪,原因正如你的分析。

  4、说花梨家具是天生贵族,又是瞎JB扯!!!
  恐怕进入宫廷之前他们已经走进百姓的生活不知道多少年了!!!

  5、黄花梨“濒危”,还是瞎JB扯!!!
作者:nihao20000 时间:2017-06-25 19:03:14
  继续,科普文章,长见识
作者:东方一士 时间:2017-06-25 23:19:12
  祝贺!
  

  
我要评论
作者:险务来药叫 时间:2017-06-26 09:54:34
  打卡签到。
  
作者:海景桥 时间:2017-06-27 12:35:36

  


  


  

  为何我种的黄花梨与楼主图片上的黄花梨不同?
作者:海景桥 时间:2017-06-27 12:44:47
  我这棵黄花梨09年种下的,苗价五元,当时种下去生长缓慢,树杆倒在地生长,后来用竹竿绑住树身竖起来,不同的是绑住后生长速度超快,半年时间竟长到六七米高,如果不是担心怕台风吹断的话,留它生长,长廿十几米高都有可能。楼主,我这棵到底是海黄,还是越南的小叶檀?
作者:海景桥 时间:2017-06-27 13:34:37
  黄花梨的稀有,是原成品木材的稀有,几百年甚至千年的老树稀有,若说定论稀有,不是树种稀有,稀有,得分层次,现在人工增殖花梨苗已到泛滥之际,两三块钱一株,种植黄花梨经济效益慢,还不如种芒果,种香蕉,种产果量高的果树来得快,一棵树,按树龄算,多的要成百年,少的也要四五十年,再说,种此种树苗,不能确保土地是否没变化,人是否没变化,是给子孙后代种,自己种的是否能等到哪一天?所以说,花梨木不是随便能种的。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06-27 14:24:57
  @海景桥 2017-06-27 13:34:37
  黄花梨的稀有,是原成品木材的稀有,几百年甚至千年的老树稀有,若说定论稀有,不是树种稀有,稀有,得分层次,现在人工增殖花梨苗已到泛滥之际,两三块钱一株,种植黄花梨经济效益慢,还不如种芒果,种香蕉,种产果量高的果树来得快,一棵树,按树龄算,多的要成百年,少的也要四五十年,再说,种此种树苗,不能确保土地是否没变化,人是否没变化,是给子孙后代种,自己种的是否能等到哪一天?所以说,花梨木不是随便能种的。
  -----------------------------
  朋友,您种这个应该是黄花梨,幼苗期是这样的,枝干软弱无力,慢慢生长主杆才变粗变硬有支承力。我们种幼苗时,也是支护的。至于您说的种植困惑,如两三代人才有像样的材料等,的确如此,这是民间发展黄花梨的一个瓶颈。下个帖子,我打算聊聊这个话题。
  • 海景桥: 举报  2017-06-27 15:31:28  评论

    听说黄花梨分公母的?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7-06-29 07:42:20  评论

    是的,黄花梨又叫花梨母,有心材;花梨公又叫海南檀,没有心材,香气也淡,价值远逊花梨母,不过植株外形近似。至于具体区别,我就没有经验啦。
我要评论
作者:陈小豆豆豆plea 时间:2017-06-27 17:33:46
  此帖人气骤涨,按预期走红,祝贺楼主!
  
作者:岭南人66 时间:2017-06-27 21:13:50
  前年,广州恩宁路有株黄花梨清晨5点时遭盗锯,引起震动。我第二天到现场,绿化公司的工人正清理现场,准备挖树根。我看到接近树根处的树干横切面,直径近40厘米,一圈浅色外皮宽约4-5厘米,深色的芯材直径几近30厘米,芯材之粗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此批黄花梨官方说是种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至今不过三十余年,能长如此粗大,似乎也印证博主对黄花梨成材须数百年的质疑。
  博主图片褔祥路的11株黄花梨,还有正南路最多的17株,以及万褔路有2株,另还有16,7株间种于浆栏路,十八甫,十三甫一线。应该也是同期所植。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7-06-28 21:23:14  评论

    层主非常有心,信息很详细全面,补了我认知的缺失。佩服,感谢!
我要评论
作者:cable放肆珊瑚 时间:2017-08-05 04:56:44
  

  


  

  


  


  


  
  2017年8月5日4时56分46秒
  
作者:兴兴华陶_ascend 时间:2017-08-05 19:43:38
  

  


  

  


  


  


  
  2017年8月5日19时43分39秒
  
作者:yoke牛牛骁邦 时间:2017-08-06 13:57:51
  

  


  

  


  


  


  
  2017年8月6日13时57分53秒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