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驿道看明清陵水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10-23 08:41:00 点击:870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提要】除了琼西南,海南古州县发育相对薄弱的县份,就是陵水县。陵水自唐设治,几百年反复搬迁,到十五世纪初才稳定下来。陵水的经典农耕在与广阔黎峒的互动中,明初开始加速发育,至清乾隆后,形成大致连接的沿海农耕渔航文化带,广大腹地则继续是黎峒乐土,保存相对完整的自然风貌。而明清陵水史,尚带着一定神秘性。
  
  【题图:《乾隆陵水县志》中“新八景”之首《北楼晓霁图》,描绘了县治北门城楼美景。对财力薄弱的陵水而言,这种像样的公共建筑应该是空前的。】

  县北三个灌区

  位于古代万、崖两州之间的陵水县,山高林密,腹地深广,向来是土著的天然福地,黎峒核心。汉文化圈来此立足不易,明初之前,大致限于陵栅水与陵水河的河口小平原一带,动荡时有发生。
  即使到了民国初,陵水的社会发展还是远不如万宁。据1930年《海南岛志·财政》,万宁年税入总额为21000余银元,陵水仅4472银元,为万宁的五分之一略多,仅比西南苦旱的昌江、感恩好些,在海南排倒数第三。这还得益于牛岭以东的几十里沿海,一直归属陵水版图,有四五个图(即百户大村),现在称为神州半岛的坡头港,也有不错的渔航产业,否则就更差了。
  明初洪武帝经略海南,进行一系列基础建置,设立了驿道(交通)、军屯(垦殖)与千户守御所(武备)这三个相互关联的大系统,相应地大批军户移民来琼,促成海南社会历史上第一次大发展,陵水也从此提速。
  本文以驿道建置为主线,追溯明清陵水华夏农耕文明发展的主要脉络。
  明代《正德琼台志》对陵水域内驿道(自北至南)有如下记述:
  “乌石(附乌石驿——原注,下同),田头(俱乌石乡),牛岭、大寨(俱兴调乡),县门(附陵水县;自万州州门铺至此九十里),顺潮(岭黎乡),鸭塘,石赖(俱石岭乡)。以上属陵水。”
  
  【陵水驿道追溯图】

  牛岭是全岛环海岸地带的最高山峰。陵水在牛岭以北的乌石、那亮乡地域,故事多多,解放后已全部划归万宁。现在两县市间以分界山、大小牛岭划界,本文就不谈牛岭以北了。
  牛岭以南,驿道海拔迅速下降,进入港坡河谷,接着是陵水河口平原。港坡河很早就有了规模农耕灌区,灌区里安置了驿道铺舍“大寨铺”。
  《正德琼台志·卷七》:“大寨沟,在县北十里,即大寨桥水。自西北南迈岭发源,由此回东入海。秋冬间,斩木塞水灌田,大利于民”。《乾隆陵水县志》载“在城北十里……东流经兴调一图,灌田数百亩”,“大寨桥(道光志又称朝阳桥),在城东北十里大寨沟上,官道通衢”,入海处为“港坡港,在城东十五里”。
  大寨灌溉沟的水,来自陵栅水:“陵柟水,在县东北十五里,又名陵栅”(《正德琼台志·卷六》),清代又称陵楠水,今称港坡河,近河口有大村曰港坡村。因此大寨铺当在港坡河畔,港坡村西。
  港坡河现在水流细小,是因为山林过度砍伐。此河源自牛岭南麓,过去两岸都是参天大林,虽仅十来公里长,却很早就形成陵水三大灌区之一,其余两区分别是“大河水”(今陵水河)及“小河水”(今陵水支流溪仔河),各自灌溉农田数百亩。三个古灌区,构成陵水最早的经典农耕核心。
  驿道应大致沿当代东环高速走向,过陵栅河,沿博吉山(今地图称大溪岭)北麓接近大小陵水河,在城北一里许,有“博吉渡”,即清代“大河渡”以渡陵水河,由北门进入县城。
  
  【港坡村边看陵栅水】

  县治一迁再迁

  陵水县治,明初以前立足不稳,历经变迁。《正德琼台志·卷十三》载:
  “(陵水县治)唐始立于陵水峒博吉李村,宋因之。元初迁南山头,皇庆间迁龙头树海边,又徙港门。国朝洪武二年,沿址开建,官全设……正统五年,知府程莹以治毁于海寇,奏迁南山千户所城外东隅。成化二年,副使唐彬又迁城中之北,东向,即今治。”
  南山千户所,为明洪武“二十八年都指挥花茂议立”(《正德琼台志·卷十八》),亦在旧县治位置,即“南山港西,只用木栅”。由于“屡侵倭寇”,永乐十六年(1418)“于今岭黎乡马鞍山之北筑砌,包以砖石”(卷二十)。
  “马鞍山之北”即今椰林镇,从此修筑了南山千户所城,筑砖石城池,开了四个门。驿道过陵水河后自“迎恩桥”通过护城河,穿北门入城。皇朝时代“迎恩”就是迎“皇恩”,是沿袭了旧城的桥名,可知北门是主城门。门上有“北帝楼”,乾隆期间,曾经是“陵水新八景”之首。
  
  【南山北麓,移辇村口的牌楼。】

  博吉在哪里?正德志载“博吉渡”在县北一里,“博吉山”“在县东十里兴调乡,以山下村名”,博吉水“去县六十里,源发五指山,绕石山间出,合众水至水口港入海。”“水口港,在县南十五里岭黎乡。源出大河水,至此汇潮成港”。可见,博吉水就是当代陵水河,“去县六十里”“县南十五里”是对不同时代的旧县治方位而言的。清代县志博吉山位置不变,只是已不载博吉水之名了。
  南山在陵水河口北岸,水口港的名称一直没变,而山名则历经改变。明代称“南山,在县东一十里岭黎乡南山港东。曾立千户所于下”(《正德琼台志·卷六》)。清代,陵水“南山”已悄然变为“城南一里”的那座小山了,原来的南山则被称为“周碌岭,在城东十里,为水口港关捍,高十余丈,上有神祠,祷雨多应”(《乾隆陵水县志·卷一》)。
  当代这个南山被称为神塘岭,又称下港岭,神庙为水口庙。该山紧扼陵水河口,军事地位重要,山不险峻,呈扁圆馒头状,由于近年注意了保护,林木恢复葱郁。
  唐宋两代,陵水县城都在“博吉李村”,即博吉山、南山之间的陵水河北岸,当代“里村”;其北一公里左右有“卜吉村”,古博吉村。里村为唐宋故州县治,其明文记载史接近1400年,卜吉村也差不多。
  
  【在G223国道看高峻的九所岭,岭下是大片肥沃可耕地。】

  南山既然在南山港东,那么,历史上的南山港应该在今里村与下溪村一带,进了河口,有利于避风。按《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一·海道》转引《方舆志》“(自)万州莲塘港,(航行一)日至南山李村港”的记载,故又名李村港,与水口港不是一回事。
  元代海南战乱多,陵水曾三迁县治。明初沿元县治即在“港门”,洪武甲戌(1394年)首次建南山千户所城,在县西竖起木栅。由于沙地木栅难于防守,后来才积蓄力量,择地另筑砖石城。
  正统五年(1440),老县治被海寇所毁,于是搬迁至千户所城边“东隅”靠河处;成化二年(1466)再迁进所城,最终完成了县治与千户所的合一。再后几年,治琼能吏、副使涂棐克服万难开辟了牛岭通道,驿道从此不必在岭下涉海而过,陵水的交通和管治解决了一个重大困难。
  陵水县城有驿站,叫“顺潮驿”,以及铺舍,即县门铺。据正德志“驿递”节末按语,陵水还曾有“博吉驿”。考博吉驿位于旧县治,县治搬后,于天顺间被顺潮驿取而代之。不过后者也只使用了50余年,弘治甲子(1504)被废,从此,陵水境内就不再有驿站了。
  
  【英州镇】

  县南通道考据

  驿道自县门铺出陵水南门西南行,第一铺是顺潮铺,在岭黎乡。查陵水县城以南五里,明清有山名“黎苗岭”,即今长水岭,其岭脚正扼陵水西去通道,“黎苗岭”者,已是黎峒。所以顺潮铺当在今三才镇镇街一带。
  后两铺是“鸭塘、石赖,俱在石岭乡”,稍后探讨。
  清后期,陵水铺舍名称大变,与今天地名接近了,县南由两个新铺取代,显示道路比前畅通。据《道光广东通志·邮政》载:“县前铺至九所铺五十里(按应为三十里略多),又三十里至膺秋铺”,该志涉及防务的“营汛疆里”,也提到离城五十里的“膺秋塘,兵四名,下至土崛墩十里,与崖州营藤桥汛界”(《乾隆陵水县志·山川》)。
  由此可知,膺秋塘及膺秋铺的位置,应在今日赤岭以北十里的英州镇一带,此处明代就有膺修军堡,今“英州”乃“膺秋”一音之转。1930年版《海南岛志》舆图上有“英州坡”,即今英州镇街所在地。英州古称膺秋,今人恐多已不知。
  九所铺,今新村镇有九所行政村。村北有一座东北西南走向、标高428米的大山,称九所岭,九所村在岭与海之间,扼守驿道,位置险要。按九所之名,必自明代,因为清代已经废除卫所制。九所当为南山千户所派出的一个百户所,或为了“黎防”,保障驿道,更可能源自洪武时的军屯。
  九所铺与膺秋铺位置的确认,可以推知陵水至崖州的驿道,是大致上沿着当代G223国道走的,事实上这就是沿海天然通道。
  
  【石赖河,今称深田河。】

  回看明代铺舍。石赖铺,应在今日英州深田河(英州河)边。因为“石赖桥,在城西南五十里,官道通衢”,清代县志记载了石赖桥,却无记载其所跨越的“石赖河”。桥显然不应在今日英州镇大石村那条无名小河,而必是深田河。无名小河既距县治不足五十里,对通行障碍亦不大,而集雨面积大几倍深田河,却必须桥渡。古人不会抓小放大,对深田河视而不见。
  最后,《乾隆陵水县志·疆域》称陵水“西南至崖州界六十里”(所有里数都是约数,方志凡较远距离多以十里为基数,亦偶有五里者),而退回十里,就正是深田河所在。故可确认,石赖铺在深田河边。
  膺秋塘及铺的具体位置,到底是今日英州镇街或英州村,还是在其西数里的深田河边,已无关宏旨。因为驿道从来重视桥渡,任何一处溪流阻断都将导致全路不通,所以推论,膺秋铺可能是石赖铺的继承,只是变了地名。
  明代鸭塘铺,没有文字线索。我们假设它在顺潮铺与石赖铺路程的中间,也就是清后期九所铺的位置,料无大错,当时或以该处某个水塘命名。
  到晚清同治《广东舆图》,“膺秋坡塘”(兵塘)位于深田河西侧,该塘与海边之间陵水一侧,标注了中火铺和中火塘,赤岭半岛则还是赤岭汛。中火即“中伙”,吃午饭的地方。这里离陵水县城较远,但没有大河阻隔,离藤桥较近却有两道大河要过,所以,“中伙”设置于此是合理的。
  过去陵水崖州交界,在今日东线高速福湾出口附近,即深田河与藤桥东河的中间。紧贴藤桥东河东岸,今日有“分界塘”和“分界下塘”两个自然村,这样的地名,正是古州县界的标准遗留。
  分界塘以南,就是崖州。明代在藤桥设有驿站“太平驿”,也就是说,从陵水县城到藤桥,是一天的脚程。
  
  【海榆东线九所村村头】

  军屯垦殖西南

  古县治李村,地面狭窄,靠海亦太近,风害明显。沿河上溯十余里的榆林寨今治,条件优越得多,但是自唐至明初数百年,迁治就是无法实现,原因就是土著势力太强。笔者考据,唐宋县治甚至曾被迫退到牛岭以北坡头港一带。
  县治的内迁,直至永乐“抚黎”大行十年,汉黎关系最为融洽之时,方能成事,而这与明初军屯在县域南部数十年的经营是分不开的。
  洪武年间下令,每千户所须设立三个军屯,每屯派一个“百户所”即110个军户屯垦,可以形成规模实力。宣德一度罢设,正统重启,唯每千户所减一屯。南山千户所减去的那个屯,在明代《陵水舆图》有标注,系“石赖子屯”。尚存的两个,是“岭脚”及“鸭塘”(《正德琼台志·卷二十》),到清乾隆,历经波折,尚存八百多亩良田(《乾隆陵水县志·卷五》)。
  在正德志和万历志的陵水舆图上,岭脚屯均标记为“三旗屯”,这是“三才”地名的来源,可知军屯即位于今三才镇、九所村两处。这一带土地平衍,连片海拔不超过20米,有小河可供灌溉。而九所,则很可能就是由派出垦殖的第九百个户所得名。
  深田河畔的石赖,在今英州镇街以西,自然条件甚好,正宜开发农耕。后来罢设,是因为石赖在三屯中离千户所最远,管理不易。舆图加一“子”字,或许表示其地土虽存,却已不能独立运作,被其他军屯代领。
  
  【明代《万历琼州府志·陵水舆图》相关局部,有陵水三个军屯的名称和位置。】

  三个军屯,对经典农耕文化在陵水县域的扩展大有贡献。于是除了北部大小河、陵栅河三个传统灌区之后,南部广大地域也同时出现了三个新的农业中心,驿道铺舍亦有所依托。这对开发陵水中、西翼,保障驿道畅通,具有重要意义。
  不过,陵水依然还是黎峒腹地。此后长时间内,黎汉之间的互动、交融、角力,成为陵水历史绕不开的话题,“黎亭”与“岭脚”两条进入黎区主通道,被明清地方志多次胆战心惊地提及。
  陵水“黎强汉弱”的人文态势,到清前期间有了重大改变。乾隆初,鉴于陵水县实力的增长,朝廷就将原属万州的“保亭司”(管属今日陵水的本号镇-群英乡直至保亭、五指山市大部)的大片黎峒,划归陵水管辖了。陵水的“民户”人数,从明代到清初长期只在三四千口徘徊,由于“乾隆劝耕”,加上朝廷新增丁口“永不加赋”的许诺,乾隆晚期申报在册的丁口,一举增加到五万。
  今天尚存的陵水古地方志,只有康熙、乾隆的两版《陵水县志》,康乾以后的陵水历史,知道的人就比较多了。
  
  【清同治五年(1862年)刻本《广东舆图》之陵水部分】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7-10-23 09:28:25
  @多港峒客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7-10-23 09:28:52
  沙发,眉豆老师又出新作品咯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10-23 09:44:41
  陵水,你该感谢多港峒客。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7-10-23 09:47:29
  好文字,好资料,已收藏!
作者:662204242 时间:2017-10-23 10:24:01
  感谢楼主分享啊
作者:陵水复合艺术馆 时间:2017-10-23 10:29:37
  更正;卜吉、里村
作者:陵水复合艺术馆 时间:2017-10-23 10:32:38
  早年一直是博吉现今(卜吉)、里村一直不变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7-10-23 10:49:28
  考证所下功夫只有写书人心知。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7-10-23 16:49:38
  多谢楼上各位资深朋友的关注、点评!
作者:梨花_雨 时间:2017-10-25 09:38:35
  @多港峒客 :本土豪赏1朵鲜花(1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