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纵横峒”——冯子材“十二大道”之一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3-18 08:20:39 点击:825 回复:2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条路鲜为人知,艰难通往百年前还令人谈虎色变的“荒蛮深峒”,现在却是一条美景目不暇接、史迹处处可考、民族风情浓郁、富含探秘观光潜力之路。
  
  【题图:探入“纵横峒”东头第一村——加略村】

  ■规划企盼五百年 十个月修通

  开辟贯通“黎山”的十字路,缩小汉黎两大文明的发展差距,是自明初讨论至至清末,却无人能真正践行的一场硬仗。
  正如时任琼州道朱采致张之洞的《禀督宪书》所说:开通五指山、设州县军营于山内,使黎民向化,自是治琼正途,“迄明至今,数百年来,人人能言之,而卒无人能为之。非谋之不臧,任事之不力也”——说了五百年,谁都明白,也不是谁都懒政,而实在是因为太难太难了!
  张之洞、冯子材,在晚清二十多年洋务运动、引进西方工业革命先进生产力的大背景下,终于完成了这个壮举。总共修通十二条大道,加上各县二十二条支路,形成一个贯通海南中部山区的庞大路网。
  路网详情,由光绪十三年(1887)一份奏折表述,列出了“十二大道”每一条的重要节点及走向,文字版本之一,为张之洞的《剿抚各黎开通山路折》(载《琼崖文库·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28-29页)。
  民初以后,民间对“十二大道”的记忆已经模糊,通常用“十字路”,即“岭崖路”加“南陵路”作为概括,走样不少。时至今日,“十二大道”走向,更有谁知?
  “十二大道”对黎区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某些线路一直沿用至今而人们茫然不觉,是值得认真探讨的历史版本。
  楼主以张之洞奏折原文为基础,辅以相关史料,实地考察,数年来逐条追溯了这个路网。惊叹其布局,既表现汉黎先人智慧,也反映出黎区的不少史实。长话短说,拟挂出其中第一、第二条,以体会冯公是如何取线开辟荆榛的。
  第一为《打通“纵横峒”》,下帖拟《穿越“鹧鸪啼”》,欢迎垂注。
  
  【1 嘉积西行石壁,一路平坦,村墟密集】
  
  【2 石壁是数百年的内河航运码头,在石壁桥东看万泉河。】

  十二大道第一条,奏折原文如下——
  “一,由乐会之嘉积市西行,经石壁、船埠、加岭、中平、河滥,出五指山之北,西抵牛栏坪。此为东北路。
  “综考黎峒形势,北以十万峒之牛栏坪为要。”
  文中一些村名今已不存,也有些路段不易弄明白。先来个简单对应——
  嘉积:今琼海市嘉积镇;
  石壁:嘉积镇西南28公里、万泉河北岸之石壁镇;
  船埠:石壁镇以西约15公里,万泉河支流大边河北岸;
  加岭:牛路岭水库北角,琼海市会山镇的加略行政村;
  中平:今琼中县中平镇中平行政村;
  河滥:中平村南约1500米。海南建省初期民政资料还有河滥村,现村名已佚,只能找到原河滥属下的“村子”和“冲湾”两个自然村;
  牛栏坪:今长征镇新平行政村旧村坪自然村北不远,原村已废。
  
  【3 石壁市内街道】
  
  【4 石壁上行数里,河边老村名加德洋,依稀可以体会石壁旧日风情。】
  
  【5 加德洋村边同样有石阶,下探河边埠头。】

  ■琼东巨镇作门户 山海一线牵

  下面,逐段分析这个线路。
  ●嘉积。嘉积之为市,最迟出现在16世纪初,《正德琼台志》有记载。清前期海南开发加速,万泉河流域黎峒的林产品大量输出,至晚清,洋货又大量输入。嘉积至琼山旧州之间的通道,作为联系万泉河与南渡江两大水系最便捷的陆路转运线,也因而空前繁荣,嘉积一举成为仅次于海口的第二大商埠,号称“琼东巨镇”。
  明清嘉积不是县治,亦不在驿道上。但商旅繁盛,使得嘉积经黄藤市北行的便路(在黄藤接驳驿道往府城,走向大致是当代G223国道的嘉积——黄竹段),清初以后竟比经黄藤通往乐会县城(今琼海市塔洋镇)的中路驿道还宽,被民间特称为“大路”。康熙八年(1669),官府新招了“大路市”(今大路镇),嘉庆间已把老黄藤市(今黄典村)完全取代了。
  十字路动工前五年即1882年,徒步穿越半个海南岛的美国传教士香便文,目击了嘉积至海口“大路”的热络景象,令人印象深刻:
  “不久,我们的小路(香便文是从会同县城出发的,小路就是县城往黄藤的驿道——引者按)并入了海口通往嘉积的主路。一路上,络绎不绝的苦力跳着从水路运往旧州的货物,诸如布匹、火柴、油灯、煤油之类。”(香便文《海南纪行》第10章)。
  嘉积陆路如何通往核心黎峒,无疑是考虑“十字路”的重要内容。此路一通,琼崖第二大埠就成为五指山区的门户了。
  
  【6 在当代卫星地图上追溯本段十字路,红字为张之洞奏折所列地名,黑字为当代地名。石壁以东路段清晰,略去。】
  
  【7 遥望粉车河西岸的黄土寨南侧。这道颇像二战“桂河大桥”的铁桥,是2016年重修会山大桥期间的“临时工”。】

  ■石壁逶迤西南行 沿河入黎境

  ●石壁。明清属定安县南雷二里,是万泉河航道的重要港口,水运可以下行嘉积及博鳌港,陆路地势也相对平坦。地名因有一巨石,状似墙壁而来。最迟明后期,石壁已形成集市,《万历琼州府志》载有石壁市,《康熙定安县志》载有石壁渡。
  晚清时从海边到石壁一带,沿河都已属省民都图。石壁地方明清都有获得科举功名的人,汉文化圈资历之深,可举石壁龙礼自然村一个祠堂为例:
  龙礼村现有六七十户姚姓,三百余人。“姚可举公祠”在村中央,两进结构,正堂保存完好。姚氏始祖是中华民族“五帝之一”的舜帝,名重华,所以祠号为“重华堂”。祭桌安放着密密麻麻的先祖牌位,按这支姚氏族谱,始祖是明初从福建莆田南来的定安县知县姚佳,至今已传承六百年。正梁上照例用墨写着上梁之日,为光绪十二年,正是冯子材开路的前一年。当时定安、乐会遭逢“客黎之乱”,很多村镇都鸡飞狗跳,而姚氏祠堂却在隆重举行上梁仪式。可见这一带绅民不少,自卫能力不低。
  据1930年版《海南岛志·第十二章》,民初“万泉河可通航200余里,有船约百余艘,每艘容量约十余担。由石壁载货一船至博鳌,约费六七元(毫洋)”。据当代《琼海县志》载,民国十六年(1927),石壁市有店铺50余家,多经营山货,年贸易额30余万元。
  
  【8 从东太农场南行,渐渐进入浅丘区】
  
  【9 乡道与当年十字路一样,沿公头岭与雷公岭之间的山谷取线,前方可见白马岭】

  ●船埠。船埠市首次见诸记载为《道光琼州府志·卷九》:“牧养市,在南雷二里,今移船埠市”。该志叙事至1840年,可见船埠之为墟市,最迟在鸦片战争前。牧养市即今石壁镇西南、万泉河南岸的蒙养村。
  船埠既是市集也是码头:“船埠,在雷二图船埠市内。黎峒山货往东路者由此下船,往嘉积、博鳌二处搬运”(《光绪定安县志·卷二》)。码头从石壁、牧养上移至船埠,可缩短内陆运输不少里程,有其价值。但是这个上移,需要有诸般社会条件的配合,这反映了清后期万泉河中游浅山黎区社会的发展。
  抗战胜利后,船埠依然是万泉河规模航运的上止点:“(万泉河)航行备受限制,船只仅能在博鳌至船埠200里通航而已。三千至四千斤船只均可航行”(陈植《海南岛新志·第三章》)。
  老船埠码头现已消失。原址位于海南农垦局东太农场场部西北4公里,大边河北岸的第27生产队,该队又名“船埠作业区”,1990年代拦河建有“船埠水电站”。
  1970年代后期,在粉车河中游修筑了牛路岭大型水库,加上森林不断损失,生态及经济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万泉河水运大受影响,船埠港废,石壁至船埠的陆路,部分路段也已断了。
  然而,张之洞奏折的“十二大道”只是规划,实际施工可能略有变更。此线可能还有船埠以外的版本,详下。
  
  【10 山谷幽静,小块水田和槟榔林就是世外桃源。】
  
  【11 苗村加冬口,加略地区最远端的自然村。】

  ■河道九曲十八弯 加略山水间

  ●加岭,即加略行政村。在今琼海市域西缘、白马岭东麓、牛路岭水库西北角水边,由张图园、加略村、铁垫平、加冬口四个自然村组成,仍按公社化时代习惯称为四个队。
  从加略开始,这段路沟通了整个“乐会北峒”。《道光琼州府志》载该峒的六个村,今天都在。黎区实况,不少记名村子,都是由若干个更小的聚落群组成:
  “自县城西一百余里至北峒,所辖六村:加六(略)、中平、河滥、南昌(疑为冒之误,即南茂)、加福、三更。”(851页。本帖出处页码未注版本者,均指2006年海南版)
  现在再看“船埠”。十字路上溯至船埠才安排桥渡,过大边河相对容易,但里程绕远。所以实际执行时可能就在今东太农场场部,民间称“峻口”处过河,晚清船埠是当地知名码头,奏折将其列入节点也是自然的。此外,历史上的“峻口”,应该在今牛路岭水库中部的灯火岭峡口,是乐会南峒、北峒水路分界。
  十字路完工多年后,清末《乐会县志》的相关表述,支持这个推测:
  “(地方平定后)嗣由定安六壳沟并乐会黄士寨,开辟十字路至蓝坎水西,直向高岭脚南冒、加略、加福、河滥、仙豸、蒙天岭、淋田、逻返、十万章等处,通中平、三更至邑黎峒,以便商旅来往,民黎交易。”(《宣统乐会县志》438页)
  
  【12 同治《广东舆图》局部,经反相美化。点状虚线是县界,万泉河水系描绘相对准确,而特别描绘出雷公岭脚到峻口之间的河道“九曲十八弯”。与本帖相关的部分地名已经圈注。】

  相关地名考据如下:
  定安六壳沟:今琼海市东太农场场部以东2公里,向北流入大边河的一条支流,当代称“六合沟”;
  乐会黄士寨:今会山镇以北不远,粉车河西岸东太农场东缘,有村名“黄土寨”,字形鱼鲁,当是;
  蓝坎水:大概是万泉河上游粉车河;
  高岭脚:白马岭、南茂岭是这一带最高峰,“高岭脚”或指山脚,或为山脚村名;
  南冒即南茂,加略、中平、河滥等已见前述;
  蒙天岭、淋田、逻返等:属“乐会南峒”,此处可不论。
  可见,十字路并非上溯船埠,而是在六壳沟、黄土寨一带低地残丘南行,没有过多绕远。接近公头岭低山,便沿山谷取线,最高段为公头岭与雷公岭之间的峡口,海拔250米,随后顺山口下探加略谷地,进入乐会北峒。当代东太农场畜牧队至加略盆地第一个自然村“张图园”的乡道(进入加略地区唯一通道),就是如此取线,全长11公里,大致就是十字路遗存。
  十字路也可能在合口咀过河,沿粉车河西岸行走,经黄土寨至会山对岸才进入公头岭与雷公岭之间的谷口,这个细节,无需纠缠。但不可能沿河南行太远,因为一旦接近雷公岭脚,粉车河河谷就变得非常狭窄险峻,再往下受山脚地形影响,河道更是九曲十八弯,大量绕远加险窄,不能考虑了。
  
  【13 紧邻中平自然村的深湴自然村,老中平的重要组成部分。】
  
  【14 中平行政村,丁字路交通枢纽。】

  ■“纵横峒”渐渐退隐 北峒有六村

  ●中平村。即中平镇南部中平溪边的中平行政村,解放初曾一度作为琼中县城。1969年,中平公社才从中平村迁至思河墟,即今中平镇镇街。思河墟过去又叫文堂铺、文堂村,属定安县思河图,与属乐会北峒的中平村,不是一回事。
  ●河滥村。在中平村以南约三里,中平河一条支流中。
  根据历史老人何平发1995年7月口述整理的《日军扫荡八村王毅司令部始末》(载《琼中文史资料·第五辑》),时属河滥的有大村、村仔、新村仔、冲湾村等自然村。当代河滥村名消失,但“村仔”和“冲湾”尚存,实地尤其幽静。
  南茂岭、三角岭、加铁岭之间,构成狭长的中平河谷,地理高度封闭,土肥水丰,非常宜居。而中平、河滥所在地,是河谷中最宽大的平坝,是明代“纵横峒”核心地带之一。
  纵横峒,含义荒远崎岖,名字与“纵横岭”一样令人难忘。
  
  【15 方圆数十里山区的最高两峰:左峰白马岭,1264米,右峰南茂岭,1270米。这列山,不但分界了古“思河图”与“纵横峒”,也分界了定安县与乐会县。】
  
  【16 中平河,“乐会北峒”世外沃土的母亲河。】

  现存记载中,纵横峒在历史舞台上首次出现,是在弘治甲子(1504年)。在持续规模性“黎乱”后,官府大兵镇压,但是军机泄漏,乐会、陵水的造反黎众及时躲进地理封闭的纵横峒深山,逃过打击:
  “至弘治甲子,杀督备指挥谷泰,后愈构乐会纵横、斩对、陵水黎亭、岭脚等黎会应,势日昌炽……三月癸未……为土舍泄机,贼多屯匿于乐会纵横峒坛口村大连山麓。”(《嘉靖广东通志》531页)
  文中,乐会纵横峒似乎与斩对峒(今和平镇堑对村,清代属乐会南峒)是并列的,这未必准确。到了清康熙十一年《琼郡志》,纵横峒就成了囊括乐会整个黎区的概念了:
  “乐会黎曰纵横峒。去县四百余里,北接思河、光螺,南接万州青山,声势相倚。驭失其道,即啸聚为乱。”(111页)
  万州“青山”何在,暂未有线索。在地图看只要看“北接思河、光螺,南接万州”,无疑地就包括了整个乐会西部山区半山区。这段表述,康熙后期及道光间的府志、通志,均有引用。
  清康熙起,“纵横峒”分为南北二峒管治,在清代各版《乐会县志》中,“纵横峒”概念已淡出。省、府两级地方志则沿袭各自旧体系记述,于是“纵横峒”“乐会南峒”“乐会北峒”并存,容易引起误读。
  从现代《海南英烈谱·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分卷》中查得,民初“乐会北峒”包括当代中平镇的新村、南丘村、下田坡村、深湴村、加漫村、水映田村、新民村等自然村。
  
  【17 牛栏坪凭吊】
  
  【18 牛栏坪一带“十万峒”东部,放眼都是低丘。】

  ■跨山西探十万峒 沟通“归化图”

  ●牛栏坪。万泉河支流新朗河一条小溪的上游,旧村坪自然村以北。现场相对平坦,属于连片微丘。
  1928年琼崖军事长官黄强亲历五指山,记有“牛栏扒”村,只有八户姓颜的,其东侧(实际上是东北)二里有大村上瑞,三十家王姓。这两个村,是当时“十万峒”的极东界居民点(萨维纳:《海南岛志》辛世彪译本,92页)。上瑞村今存。
  船埠以东的合口咀,海拔不过20米,至加略,海拔约100米;继续沿粉车河、中平溪上溯到中平一带,海拔上升至160余米;再西行横贯“纵横峒”北部,在今日长流水—下田坡两村之间,跨过本线最高海拔的一段,即400米以上的大毛岭南麓(今乡道仍依此线),南下牛栏坪,海拔下降到320米。
  从不见经传的小村牛栏坪,因何作为该线终点,而且“北以十万峒之牛栏坪为要”?恐怕应该从地势分析。
  这里是加铁岭大山的西侧脚下,已属定安县。往北直到大边河,往西直到营根镇,也就是清代定安“归化图”属下南蛇峒、加钗峒及十万峒北部的大片地域,都是相对平缓的低丘,没有大山阻隔。 所以,牛栏坪不难与上述三峒沟通,“十字路”的“东北路”就从岭门南下到此,实现与琼北汉区相接。牛栏坪往南,又是另一片山区,另有线路安排上五指山、下兴隆市。
  
  【19 中平镇镇街:思河老村。】
  
  【20 河滥老村遗存之一:冲湾自然村。】

  ■天然通道难替代 百年故事多

  东太农场,是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爱国华侨何麟书创建的中华第一橡胶园“琼安胶园”所在地,追根溯源,与该处水陆交通方便大有关系。当年灌溉这3000株橡胶树的,正是十字路经过的“六合沟”,因果关系,一目了然。
  大约在1917年,北峒“六峒总管”苗族首领陈日光被熊抓伤脸,到嘉积求医,在嘉积的教会医院里接触到基督教。后来他率众信奉,再后移居乐会南峒,由此南北两峒各村苗人很多都信奉了基督教。到1919年中,乐会苗区已经有12个村子自发建起了小教堂(孟言嘉:《椰岛海南》第92节),至今,不少苗村都依然有教堂。
  抗战时,日军集重兵残酷“扫荡”驻于思河文堂墟一带的国军琼崖司令部,即“八村”。第一路主力,就是沿该十字路线进入中平、河滥,再北攻思河:
  “第一路……渡过万泉河,占领船埠、加略等要点,突破琼崖保安六团文营部防地,窜入南茂、河滥、中平地区,从白马岭南面“扫荡”八村基地。”(谢晋颀:《日军火烧八村王毅司令部》,载《海南文史》第二十辑,340页)
  此后,王毅将军放弃交通、供应相对方便的思河,而将其琼崖司令部迁移到地形更为封闭的“河滥峒旧村坡”,1944年还在这里设有救护盟军200余名战俘的“国际村”,直到抗战胜利(据谢晋颀:《中平河滥“国际村”》,载《今日琼中》第343期)。
  何麟书、陈日光影响百年的故事,乃至抗战的若干重要战史,与这段十字路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
  
  【21 南坵村(古称三更村)附近。这里是“乐会北峒”西端,由此经山口斜出思河图。】
  
  【22 深山各村,现代交通均已畅达。】
  
  【23 加冬口的加略基督堂,鲜为人知。北峒各村苗胞建教堂,在这片安静天地里已有整整一百年了。】

  ■水文交通大变化 古迹隐藏深

  1950年代的琼中县二区(地域包括清代乐会北峒及崇文乡西侧黎苗区“会山峒”)尚未有公路,交通状况与清末基本相同。据当时调查,区内南茂乡(小乡,约今行政村)的对外联系,以陆路经会山乡再转水路的东行线路为首选。而这段陆路,基本就是本帖所说的十字路:
  “本区与外区的往来,大约有四条便道。东部通定安乐会便道:(第一)出本乡(指南茂村)沿便道东行约七十华里,可至本区会山乡,到了会山乡便有船只往来于万全河下游,约一日一夜便可经石壁市而抵达海南岛的第二大市——嘉积。由本乡至会山虽有万全河支流贯通,但水浅流急未能通船,而尚可行木排,给本乡输出木材以有利条件。只要由南茂村用牛车向东拉上三四里路,便可将木材转载于木排而直运嘉积市。(第二)从本乡沿便道经中平乡(指中平村)向西北行,约一百一十华里便可达乌坡市,单身行走并无困难,中间只需翻越一个高岭(即海拔300米的山口,经思河墟北上,今称里中线),在乌坡市已有汽车可通海口等地了。(第三)由中平向西南行约九十华里,可抵达县人民政府所在地乘坡(今和平镇),此路虽比不上以上二道好走,但单身步行也不至有很大的困难。除此之外(第四)据说由本乡向东南行还有小路可以通四区(今牛路岭水库东南岸)。”
  以上引文,出自1957年版,内部发行的《海南苗族情况调查》111页。括号内均为引者按,原文个别冗赘处已略加精简。
  引文中的第三条便道,由中平村南行九十里到乘坡,沟通南北两峒,当代不少版本的民用地图仍有标绘。但事实上早已不通,我在冲湾村一再求证当地人,最终失望而返。
  
  【24 在加冬口岸边俯瞰牛路岭水库东北角。沿河谷西行的十字路,就淹没在库底。】
  
  【25 加铁岭,横亘在“纵横峒”中部系列大山的主峰,海拔1123米。图为从“乐会南峒”北望该岭。】

  这条线,原来是经中平河一支流南行,过子村,跨越加铁岭(近处为龟岭)与三角岭(近处为红力岭)之间海拔440余米的山口,下探新兴村、红力村,再沿新兴河谷进入和平镇。跨山部分有非常险峻深陷、蔚为奇观的路段,《海南省志·文化志》称为“牛廊岭石道遗址”“据记载,石道全长约20公里,路面宽0.6米。现存新兴至牛廊岭一段,残长1公里”。琼中县立的保护碑,则写作“新兴牛脰廊古道”。这条古道修筑不易,究竟何时产生,还是个谜。
  1950年代中期,南茂乡属下七个自然村中,尚有一个仅8户人的苗村“牛豆朗村”,(《海南苗族情况调查》143页),其位置当在中平河该支流源头处。后来村名消失,应该是政府对部分生境困难的高地苗胞异地搬迁的结果。
  中平河流域这四条历史通道,有三条早已不起作用,只有第二条成为现代公路,有很好的硬化路面通往域内各自然村。
  中平通往加略的河谷通道本是外出的主路,但自从被牛路岭水库淹没后,岸边变得峭壁处处,两地陆路就断绝了。南茂一方不能东行,加略一方不能西行。加略对外的唯一通道,是跨越雷公岭山谷到会山镇。显然,这就是“乐会北峒”诸村中,唯有加略行政村当代特别划回琼海,而没有继续留在琼中的原因。
  加略盆地从此变得三面环高山,一面临大水,一线外通,非常冷僻。一些琼海朋友还记得,以前领导会以这样半真半假的话“恐吓”下属:“不听话,就调你到会山加略”。还有传闻,过去加略的不少年轻人直到结婚,还一次都没到过嘉积。2016年会山大桥重修时,临时铁桥不巧被10月台风“莎莉嘉”摧毁,加略和东太农场三万居民,此后一个月就陷于无法通车的“孤岛”中。
  近年通往加略的跨山乡道也已整治,路面硬化,很好走。加略荒僻了几十年,发展难免滞后,却由此保存下原生态的大片绿水青山,特别清静优美,很可能后来居上,成为海南深度游的上佳地带。
  从嘉积驱车到加略的不少路段,真可以领略大致原味的清末十字路。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29张 | 更多 |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3-18 10:45:10
  一直关注这个内容,今天拜读大作,非常受益。
作者: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03-18 11:17:24
  一直在耕耘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03-18 19:02:04
  拜读大作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3-19 09:09:17
  探索古人的足迹真不容易啊!佩服楼主!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8-03-19 09:39:04
  拜读老师大作,每次作品都很深入,详实。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3-19 21:44:48
  谢谢楼上诸位前辈朋友的鼓励!
  试将追溯地图竖着再发一次,是否能看的更清楚些?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3-19 21:48:03
  嘿,太智能了,我竖着输入,系统自动横回来……没办法!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18-03-21 16:08:07
  感谢楼主分享.我家定安南部,再往南就是母瑞山,再南就是文曲石壁等地.
  由于交通不便,对那些地方了解不多,前年去过文曲扫祖墓,感慨斗转星移.当时文曲属于定安,那边的山林属于我们宗族.以前交通不发达,据说前辈凌晨三点就得起来走路去扫墓.

  现在交通方便了,过年特意去那边走了一圈.一脚油门从博鳌到牛路岭,真是美不胜收.加上年前走了屯昌南吕乌坡,基本走了海南四分之一.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18-03-21 16:15:16
  手头有旅台军人重印的<定安县志>,也有香便文的<海南纪行>和萨维纳的<海南岛志>,对老家这块土地无限神往,有机会要好好走一下.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03-22 11:24:50
  抽空走走。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3-22 14:14:29
  读老师的贴,交一份作业。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3-22 15:10:35
  @苔青ABC 2018-03-22 14:14:29
  读老师的贴,交一份作业。
  -----------------------------
  层主作业甚好,谢谢啦!
  就个人所知,这是史料中唯一正面描绘了部分十字路线路并予以标注的舆图,虽然手法和准确度未尽人意,但很值得重视,其中“各官立碑于此”位置,应该就是今日仕阶摩崖石刻群位置。该图,楼主只有海南现代版本,原拟在下帖“鹧鸪啼”引用,层主已经标示得如此之好,我就省事了。而且,层主用的版本应是原版,更有价值,为楼主未知。
  海南现代版本亦附下,其中个别地名清晰度可以互鉴。
  
我要评论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3-22 23:09:00
  接受老师的批改,我把作业重做了一遍。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3-25 05:38:24
  特级棒帖!
  谢谢楼主分享!辛苦了!
  也谢谢以上各位努力顶帖!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1 14:38:12
  多谢楼上各位的支持!姊妹帖《穿越“鹧鸪啼”》在密锣紧鼓完成中……
我要评论
作者:天涯九头鸟 时间:2018-04-07 19:30:10
  从琼中南茂村到琼海加略村有一条山中小路,直线距离约8公里,中线路过石片沟,我骑越野车走过一次,非常惊险,翻山越岭2个小时才到加略,到会山镇买水时店老板都不相信我们是从琼中南茂过来的。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8 10:59:03
  @天涯九头鸟 2018-04-07 19:30:10
  从琼中南茂村到琼海加略村有一条山中小路,直线距离约8公里,中线路过石片沟,我骑越野车走过一次,非常惊险,翻山越岭2个小时才到加略,到会山镇买水时店老板都不相信我们是从琼中南茂过来的。
  -----------------------------
  老兄厉害!这应该是有可能的,发个等高线局部放大图供参考。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