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鹧鸪啼”——冯子材“十二大道”之二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3 00:34:18 点击:1797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当年气势如虹穿越“荒蛮野峒”的这段十字路,大部分路段其实并未荒芜,而一直在为本区群众服务,直至成为现代公路。只是其历史湮没已久,需要重新钩沉梳理。行走在美丽山水间,能观照那段独特历史,将是更为难忘的旅途……
  
  【题图:这条路过去以“兴隆路”知名。今日还能记得路名者,已不简单。】

  ■明代鹧鸪啼峒

  明初之前,史料对万州黎峒很少涉及具体地名,陈德格《黎顺亭记》提到“买扶诸峒”,就是万州北部六连岭一带;西南部更深更广的山区未见提及,亦未见鹧鸪啼地名,宋代的“万安南峒”,或许就是鹧鸪啼峒的前身。有关记载如下:
  “端平初,刘椿知万安军。买扶诸峒黎以椿绍定间曾平黎寇,闻风相率至琼纳款,愿随土贡献。”(《嘉靖广东通志》518页)
  “淳熙初,知万安军赵绛以峒黎王集结三峒叛,乞师剿平。
  “淳熙四年,万安南峒王利学寇省地,知军汤鷽讨平。”(《万历琼州府志》423页)
  鹧鸪啼地名,明初密集见诸记载,如《正德琼台志》:
  “镇抚孙华,合肥人,洪武九年由钦州卫百户调。十三年(1380年)同指挥邵宗开鹧鸪路。
  “副千户周伦,善化人……《永乐志》:洪武丙子(1396年),收捕鹧鸪啼贼王得隆。”(433-434页)。
  “鹧鸪啼山:在州西二百十里思马都熟黎峒中,多鹧鸪。”(112页)
  
  【1 “鹧鸪啼峒”最深处,世外桃源般的大理盆地,可与陵水“潜通”。】
  
  【2 小妹水库,深藏不露的仙境。】
  
  【3 恬静的上安河。所有这些,明代都属于民人难得一窥的“鹧鸪啼峒”。】

  《万历琼州府志》对鹧鸪啼峒给出了大致距离,比“鹧鸪啼山”里程近得多,因为包括后来的“西峒”,即今南桥镇:
  “万州旧有民黎九都,熟黎九十三村。西南则鹧鸪啼峒(去州一百二十里),与陵水、黎亭等峒潜通;北则龙吟峒(去州五十里),与思河、纵横二峒潜通。不复统于土舍,时出为患。”(412页,括号内皆为原注)
  “鹧鸪啼山:在州西二百一十里生歧峒中,多鹧鸪。”(82页)
  龙吟峒,应该就是宋代的“买扶诸峒”。鹧鸪啼峒,得名应由于鹧鸪啼山,而山又以多鹧鸪得名,与“南蛇峒”一样反映了山区生态。正德志载鹧鸪啼峒为“熟黎”,或许源自永乐抚黎的状况,万历志则改为“生黎”,反映了稍后的“不复统于土舍”。明代这片深山,民黎两不相知,官府鞭长莫及,“生黎”是比较贴合实际的。
  
  【4 长兴村风光很好,地名不见经传,是三渡河上游最后一个较大居民点。】
  
  【5 长沙村在长沙河上游,是史有明载的五百年古村,晚清依然是“生黎”。】

  ■清代太平外峒

  明清之交,万州黎区的龙吟峒又改为北峒,鹧鸪啼峒则改为西峒、太平峒,所有这些峒名都是汉字汉意,当是官府命名。其社会状况则大致沿万历志,依然是生黎:
  “万州黎,西南则鹧鸪啼峒,与陵水黎亭等峒潜通;北则龙吟峒,与思河、纵横二峒潜通。不复统于土舍,常出为害。近改西峒、北峒、太平峒。”(《康熙琼郡志》111页)
  成书于道光九年的《道光万州志》,在照录《琼郡志》这条记载后,加载了防卫措施:
  “设立长沙、坡心两汛,每汛驻防外委一员,每汛步、战、守兵三十名,甚得其要”。(566页)
  十年之后,张岳崧主纂的《道光琼州府志》,对各县黎峒的记载大为深化。该志载太平峒又分内、外峒,外峒(含义为深山外围)已是熟黎,内峒则依然是生黎。万州境内共列出三十二个村名,由此可大致推知各峒地域:
  “万州黎凡三峒三十二村。西北二峒皆系熟黎,惟太平峒外居熟黎,内有生黎……由北峒入,又行一百二十里至太平外峒,峒内熟黎共十二村:系那密、毛辉、操草、加坠、牛坡、土富、长田、番鸟、大理、加踵、太平、小妹。内峒生黎村不能确数,亦无名可纪。
  “太平峒距西峒百里,距北峒一百二十里,距州城二百余里。西北二峒相连,北峒与乐会黎通,太平峒与定安黎通,西峒与陵水黎通。每峒设立峒长一名,每村立黎首一名,各辖本村峒黎众。三峒黎广袤共一百余里。生黎地直接五指山,与各州县黎均有山径可通,虽民人不能至其处,惟州城至北峒路稍平坦,共计熟黎三峒三十二村。”(857页)
  
  【6 长沙村边的长沙河,源发飞水岭,流向乘坡河。】
  
  【7 《万历琼州府志》中的万州舆图,基本源自正德志。图中万泉河各大支流以及“鹧鸪啼峒”各区块的很多居民点,表述大致准确,令人惊讶。】

  太平外峒村名中,今天尚能找到十个:加坠(今加树)、牛坡、长田、番鸟(约今飞鸟树)、大理、加踵(今加筒)、太平(今吊罗山乡)、小妹,加上保亭什玲镇北部的毛辉、操草(今抄赛)村,其分布地域横跨四县市,约在今琼中县吊罗山乡大部、太平镇南部一隅,地理上是太平河上游各支流、长沙河上游;此外,还有陵水县、保亭县与万宁市的相邻部分。一古峒而跨今四县,可谓少有。
  略感意外的是,该志村名中没有“长沙”和“什密”,这无疑是太平峒的大村落,或许是仍作为“生黎”存在。冯子才“平黎”和开十字路,这两处是重要节点。
  
  【8 上安河畔的罗寨村,晚清属乐会南峒中的“上峒”。】
  
  【9 罗寨老屋檐下,闲聊的老妈妈。】

  ■乐会南峒三分

  《道光琼州府志》载太平峒“与定安黎通”,指的是沿着上安河河谷而下,与时属定安县归化图的喃唠峒,即 安乡西部一带相通。其实,太平峒也与乐会南峒相通,只要沿着太平河河谷、长沙河河谷走下去,就是乐会南峒。
  从这些黎村的记载分析,清代乐会与万州在今日琼中县南部的分界线,应该是沿着串穿岭(413米)、同头岭(513米)、山心岭(457米)、土地公(503米),到堑对村西南分界岭吊灯岭,这条线以南就是太平峒,以北是乐会南峒。
  乐会黎区,明代泛称为“纵横峒”,清康熙初,分为南北两大峒,以加铁岭、三角岭、峻口一线的天堑为界。乐会北峒有六大村,前帖已述,乐会南峒村数更多,大村达十五个,又分为上中下三个峒。据《道光琼州府志》记载:
  “乐会县南北二峒,皆系熟黎……县城西南二百余里至南峒,距北峒四十余里。南峒之中又分上、中、下三峒。
  “上峒设黎长一名,管七村:黄村、竹根、罗菜、番亲、打老驿、边返、招比。与定安、万州黎峒相通,水土恶劣,外人罕至。其贸易往来,皆在万州之中迈市。
  “中峒设黎甲一名,管三村。豚村、山桂头、淋田。
  “下峒设峒长一名,管五村。坡村、坡头、仙豸、斩对、儒淮。
  “中、上二峒皆与万州黎境相通。以上南、北二峒境,东西四十余里,南距二百余里,熟黎共四峒二十一村。”(851页)
  
  【10 什介村委会驻地顺作村。什介即五百年古村“竹根”,一音之转,晚清亦属乐会南峒中的“上峒”。】
  
  【11 什介村一带上安河,早年被洪水摧毁的石拱桥。】

  十五村名中,今天能找到或大致辨认的只有七个,上峒有:竹根(今什介)、罗菜(今罗寨),罗返(边返者,疑某个环节笔误,《宣统乐会县志》作“罗返”,当是);中峒有:淋田;下峒有:斩对、坡村。此外,据1927年一份未尽准确的地形图,黄村就在 安乡附近。
  由于可辨认的地点有限,只能大致推知各峒地域:上峒在 安乡及以东的上安河流域,中峒在其下游的乘坡河一段,下峒在乘坡河再下一段,今和平镇一带。至于太平河下游,应该也属中峒,不过村落名字已改变或消失。
  
  【12 从兴隆至牛栏坪的“正东三路之一”线路追溯图,并注明各峒位置。】
  
  【13 在当代地图上标注清后期各峒居民点。色点归属:红点为太平外峒,草绿为万州北峒,蓝、深绿、紫点分别为乐会南峒中的上、中、下峒。】

  ■穿越长沙什密

  太平峒、乐会南峒,这片广阔深山的黎众福地,从明初开始官军多次开凿而始终没有成功的通道,清末迎来了冯子材。
  冯子材“十二大道”第二条,在张之洞《剿抚各黎开通山路折》(载《琼崖文库·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28-29页)的原文如下——
  “一由万州之兴隆五甲西北行,经长沙营、什密、禁会、南峒、七村,出五指山之东,亦抵牛栏坪。
  “综考黎峒形势……东以太平峒之什密为要。”
  逐段分析这条通道。
  ●兴隆:今万宁市兴隆镇,1939年版《海南岛全图》,“兴隆市”上注有“旧心坡”。
  兴隆市形成较晚,康熙、道光《万州志》都没有提及,道光志只提到新兴的五个墟市中有“牛漏”,即兴隆以东十里左右。兴隆的兴起大约是在道光之后,咸丰、同治之间,不过到了光绪年间已颇突出了。
  论繁华,兴隆应该不如万州沿海诸大市。1930年版《海南岛志》虽然多处提到兴隆及其“平地泉涌如沸”的温泉,但还不能列入万宁前三名。
  不过,兴隆正当汉黎交汇之地,在踢容河(太阳河)中游,又扼三渡河河口。顺三渡河可以直入万、乐腹地太平峒、乐会南峒,沿踢容河又可上溯万州西峒(今南桥镇)。一镇而扼守三大黎峒,是个不可忽视的要冲。晚清同光之间,其重要性逐渐超过牛漏。冯子材登岛,南行的第一条电报线设局于兴隆,冯公行辕亦曾驻兴隆,可见其地位之重要。
  
  【14 兴隆镇西部的太阳河合口桥,这是晚清“黎防”要口,设“长沙汛”。】
  
  【15 牛漏往北的山口以南,有“七甲”村。】

  ●五甲:原文句读或有歧义,既可将兴隆与五甲点断,成为两个地名;亦可不点断,即兴隆之五甲。今兴隆一带尚存六甲、七甲等地名,1939年地图兴隆以东尚有“九甲”,五甲已无考,但属兴隆则无疑。又该文献另一刊版,即朱寿朋纂《光绪朝东华录》中,同句作“一由万州之与兴隆五甲西北行”(《明清实录中的海南》352页),“与”字应系衍加。
  ●长沙营:位于今琼中县和平镇长沙村。
  “长沙村”地名久远,正德七年(1512),兵备副使詹玺领兵“征万州黎”时已出现(《嘉靖广东通志》531页)。“长沙营”最先是万历乙酉年设置,用于防黎,布有重兵一百八十名。《正德琼台志》及《万历琼州府志》的万州舆图几乎一样,只有个别不同,其中正德舆图的“长沙村”,到万历舆图作“长沙营”。按其标示位置,在石朴(今万宁市石福村)与水母(今琼中县吊罗山乡什母村)之间的“鹧鸪啼峒”中,方位与今长沙村一带相符。
  清代,长沙营位置有过变化。冯子材平乱前,当在三渡河上溯的第一个峡口,平乱后重新设在什密附近。此事本帖不展开,点到即止。
  
  【16 文明整洁、生机勃勃的什密村。】
  
  【17 吊罗山镇街,为清代太平峒主村太平村,拥有五百年文明记载史,其东不远是上堂村。】

  ●什密:今长沙村西南一里,又叫田堆村。
  什密、长沙村,均在万泉河支流长沙河的上游。
  长沙营与什密两个节点,可以证实这段路是沿三渡河河谷直溯今长兴村,再跨越太阳河与万泉河流域的低丘分水岭,进入什密的。随后,再沿长沙河河谷北行,或另寻谷地捷径北行,接近乘坡河即粉车河河谷,也就是和平镇一带。
  整个路段,都是沿河谷天然通道开辟,是最合理的走法。今日从兴隆温泉经长沙村连接S304省道的乡道,基本上沿袭了这段十字路,后人也没有改线的理由。可以说,乡道直接就是该十字路的遗存。
  什密北行不久,就穿出太平峒及万州州界,进入乐会南峒地域。
  
  【18 淋田又作霖田,介于长征镇与和平镇正中的大村落,是南峒之“中峒”仅余的村名。】
  
  【19 美不胜收的乘坡河一景。】

  ■打通南峒七村

  ●禁会、南峒、七村(邨):
  这三处地名,应该这样解读:“禁会”应为“樂会”的笔误,现代版句读亦因而出错,原文应为“乐会南峒七村”。上文已交代清楚,这个地理概念位于今琼中县长征镇、上安乡之间的上安河流域。
  前帖曾提及清末《乐会县志》,是把十字路的“东北路”与“正东一路”,及其他线段综合记述的:
  “(地方平定后)嗣由定安六壳沟并乐会黄士寨,开辟十字路至蓝坎水西,直向高岭脚、南冒、加略、加福、河滥、仙豸、蒙天岭、淋田、逻返、十万章等处,通中平、三更至邑黎峒,以便商旅来往,民黎交易。”
  现在分析其中涉及的南峒地名——
  蒙天岭:在今和平镇林田村东偏北约3公里,加铁岭南部一峰,海拔亦超过1000米;
  淋田:今琼中县和平镇林田村;
  逻返:今琼中县长征镇罗反村;
  十万章:今琼中县上安乡南6公里,部分地图误作什方章。
  逻返、十万章,是西行喃唠峒进入水满峒的“十二大道”另一线所经。
  “南峒七村”是南峒的一部分,即上峒,本不包括淋田,淋田属中峒。但本文这段十字路,应经由淋田西北行才是合理线路,与“南峒七村”算是擦肩而过,《乐会县志》的记述似更贴切。但上、中两峒相连,其间亦无天堑,故奏折所本也无大错。
  在1932年的地形图上, 安乡台村、罗返至淋田一带,被标注为“七村峒”,似乎为张之洞奏折作了脚注;今和平镇街、堑对以东,至南茂西南方牛路岭水库峡口以南一带,即晚清“下峒五村”的地方,则标注为“六村峒”,村数多了一个,其中晚清的“儒淮”,该图标注为“如奈”,后来被水库淹没。
  
  【20 S215国道旁的罗返村,属乐会南峒上峒。】
  
  【21 罗眉河畔上安乡,驻长安村,清代黄村所在地,亦属南峒上峒。】

  ●牛栏坪。位置前帖已述。这段十字路进入乘坡河谷后顺乘坡河上行,经过淋田,再继续沿山谷西北行一段,大致与今S304省道的线路吻合。但未到长征镇即北行,翻过一个山坳通向牛栏坪,由此实现与东北一路的连接。
  由此可见,S304省道的一些路段,也是继承十字路而顺天然通道取线的。
  冯子材“十二大道”中的头两条,从东北、东南两路,呈钳形贯通了“纵横峒”“十万峒”以及“鹧鸪啼峒”这几个故事多多的区域,将各大黎区都予以沟通,很有点气势如虹。同时设立牛栏坪、长沙营两个据点,以便从大山深处稳定乐(会)万(州)局势。
  这两条路,此前应该是山间小路,源流久远,是乐会、万州黎区对外沟通的重要孔道,虽然走向未必很明确、很直捷。冯子材修筑,将其扩大、规范、强化,形成系统,又纳入了文字记载,成为有史可查的一份文化。
  可喜的是,这段十字路大部分路段,其实并未重新荒芜,而是作为区域交通线一直在用,直至成为现代公路。只是其历史湮没已久,需要重新钩沉梳理。
  
  【22 2012年初的“兴隆路”一段。】
  
  【23 深深的泥泞车辙】

  ■【附】实地目击:车辙深深兴隆路

  (本文是考察十字路初期的作业。虽然今日认识已深化,但当时的特殊经历不可复制,体会也不可能改写了。原文作为附录)
  寻找清末“兴隆路”,似乎并不难。地图上就有这么一条便道,由今日兴隆华侨农场顺着三渡河谷往西,经长沙村到和平镇,再顺304省道西北行到长征镇,似乎应该是当年开路的最佳选择。毫无疑问,这是最接近当年“兴隆路”的线路。而且,进去以后才知道,这条路至今还最大限度保持着早前的状态。
  2012年初,我与拍档两人开着越野车,凭着卫星导航就由兴隆钻进去了。几乎全程都是连绵群山,开始路不错,虽窄但还是水泥的。不久到达1983年修的沉香湾水库,把三渡河拦腰闸住蓄水,蓄成一个长长的库腰。公路沿着库边山坡,曲曲折折往前走,似乎在经过一个路面施工队的工地之后,就变成了土路。唯见满山青翠,好久不见对面来车,心里不免打个问号。但是我们对海南近年道路的改善印象太好了,四驱车几乎没怕过什么路,地图和导航仪又如此明白,路上也没有警示牌,所以并未多想。
  谁知路况越来越糟,泥泞越来越深。这一段时间都在下雨,山里雨更大,有些路段直接成了烂泥塘。一路上觉得好像进入了无人区,山清水秀甚少村落,路边几乎看不到店铺。接近长沙村的路段,最是糟糕,很快车子开始拖底盘了。想避开深深的车辙,厚滑的泥浆立即让轮子不听使唤,好几次差点滑出路外,终于只能跟着车辙走,听天由命。
  不由得想起乐会县志所说,南峒“水土恶劣,外人罕至”。这里正当海南岛东南季风的迎风面山坡,年降水量是全岛最高的,所谓“水土恶劣”,就是指这种特别潮湿多雨的气候,瘴气猖獗,交通泥泞。其实,这种自然条件恰恰蕴藏着特别优厚典型的热带雨林资质,非他处可比。
  陆续看到几台大概是当地人拉建材的载重车或拖拉机,死气沉沉地陷在路边深泥里。车主早就弃车而去,不知所踪。这似乎在暗示我们这趟旅途的命运,前程险恶,但已无法回头。最危险的一个上坡,是硬拖着嘎嘎作响的底盘,在尺把深的车辙泥泞中一点一点犁上去的。轮子尽打滑,幸亏马力还够,好几次倒车,再上,倒车,再上,让底盘把泥泞推薄。令人绝望……紧张之下连拍照的心情都没有了。
  
  【24 乘坡桥头】
  
  【25 太平河什坡村附近河段,山光水色极其秀美】

  终于开到S304省道漂亮的水泥路面,竟然脱险了!松了一口大气。在乘坡大桥路边停下,放松一下绷得过紧的神经。上安河、太平河与乘坡河,在304省道附近先后汇入牛路岭水库的库尾。隔着牛路岭水库宽阔的水面,遥看彼岸和平镇与此岸南峒堑对村一带的胶林,风景真是美极了。
  车已经成了水田拖拉机,泥得一塌糊涂。后来在营根洗车,老板本是司机,知道我们走“沉香湾”过来,吃了一惊。“那条路,跪下不知多少车了,现在谁还敢走!”问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省道不走,我们累得不想费劲解释,只好一笑置之。
  显然,这条路已失修多时。由于旁边不远就是走向基本平行、路况极佳的省道,沉香湾老路的交通需求自然大为疏落,只有本地人进村才走,不再投资改善是明智的(按:当时这个评论不对。几年后再去,路面已硬化,路况甚好)。在今日海南,想多找一条这样“荒野”的路恐怕都不容易。其中最怕人的路面,我几近崩溃,没有拍摄到。
  什密峒,是当年张、冯列出黎区必控的六大“要冲”之一,“长沙营”便是按此意思在长沙村附近设立的军营,局势平定一段后裁撤,今无可考。但长沙村、什密村仍在,足资当年兴隆路走向的铁证。
  时至今日,这条路居然还保持如此的荒僻原始,实在是个异数——莫非冥冥之中,要留下“十字路”的一点血脉?真是唯一。我觉得,这些照片是今天还能找到的最接近“十字路”原始路线和外貌的照片了。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28张 | 更多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3 02:44:01
  更正:第20、21图的图说应该对调。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4-03 07:47:42
  考究一个地名,要付出很多,何况一大片古老的区域。敬佩多港峒客老师的精神。
作者: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03 09:02:59
  当历史与现实碰撞 历史和地理交汇 就会迸发出异样的人文光芒 顶 何老师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3 09:36:51
  @甘工 @面前海黄昏 多谢早起的朋友们鼓励!
  海南山区,何处鹧鸪不多?想来冠名“鹧鸪啼峒”的古人,或是取了辛弃疾“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句,表示这里是大山、深山吧,诗意的峒名!
  文中如遇不甚通顺处,作当代上安乡理解,就没问题了。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4-03 15:48:12
  上网看资料,多港峒客的帖子一般都要打开。
  非常难得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8-04-03 15:53:35
  好文!
  但著名关隘峻口的位置标错了。说到鹧鸪啼峒和什密,不能不说这一带的著名关隘“坡垒湾”。冯子材的军队是突破“坡垒湾”关隘后,才直抵什密古寨。到现在的长沙一带了解,村民会告诉“坡垒湾”古关隘的位置,已被水库淹没了。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4-03 21:05:28
  拜读。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8-04-03 22:25:57
  古时什密通往万宁兴隆,必经过险道隘口坡垒湾,也即史籍记载的唎呛隘口。1887年4月,冯子材的军队在唎呛关隘与黎族起义民众激战几天,夺下隘口,直抵什密老寨。冯军一直追击起义民众直达五指山脚树阶(仕阶)。坡垒湾,现在叫玻璃湾,建有玻璃湾水库。
我要评论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4-04 11:08:27
  @紫竹清风117 2018-04-03 22:25:57
  冯军一直追击起义民众直达五指山脚树阶(仕阶)。

  -----------------------------
  冯军进入仕阶,但是冯子才有没有进山?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4-04 11:12:55
  黎族山歌就常有唱鹧鸪的。说明当时这鸟很常见。鹧鸪啼峒也就和这有关。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4-04 13:20:23
  @紫竹清风117 2018-04-03 22:25:57
  古时什密通往万宁兴隆,必经过险道隘口坡垒湾,也即史籍记载的唎呛隘口。1887年4月,冯子材的军队在唎呛关隘与黎族起义民众激战几天,夺下隘口,直抵什密老寨。冯军一直追击起义民众直达五指山脚树阶(仕阶)。坡垒湾,现在叫玻璃湾,建有玻璃湾水库。
  -----------------------------
  谢谢@清风 先生点评!唎呛隘口、坡垒湾,的确很少人知道了。
  1980年代初兴隆华侨农场集中全力,在三渡河兴建中型水库,大部队就驻扎在玻璃湾。后来正式命名为沉香湾水库,在民间则两名并存。至于琼中长兴村方面,则依然介绍为长兴河、长兴水库。于是一个水库拥有三个名字,还不包括古老的坡垒湾。
  人们从自己角度观察事物,各说各话是很自然的,这种地名“不规范”随处可见,有时难免会造成干扰。拙帖提到沉香湾水库,但不想照片过多,省了一部分。下面补一个……
  
  至于“唎呛之战”,将来或者可以再探讨。
作者:王爷1962 时间:2018-04-08 12:09:34
  上网看资料,多港峒客的帖子一般都要打开
作者:小琴台 时间:2018-04-08 14:26:40
  很赞!眉豆老师的文章都可以收藏起来慢慢看。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4-09 03:17:34
  睡不好,起来读帖,真的好文!不知什么时候汇集成书?谨致敬意!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8-04-10 05:33:19  评论

    谢谢前辈鼓励!有这个想法,冯子材修通《十字路》,前无古人,是值得认真总结的,努力中……
我要评论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12 14:55:26
  好文,辛苦了!上周我也特意沿着兴隆一分公司的沉香湾水库驱车到了琼中的和平镇,去寻觅冯子材当年的足迹。
  请教:鹧鸪啼山,是现在的哪座山?在南林农场附近吗?
  冯子材当年没兴隆抚黎局为鹧鸪峒,能确定是兴隆的合江口吗?现在的巴厘村附近?
  兴隆原名称是旧心坡吗?
  谢谢!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12 14:57:02
  好文,辛苦了!
  上周我也特意沿着兴隆一分公司的沉香湾水库驱车到了琼中的和平镇,去寻觅冯子材当年的足迹。
  请教:鹧鸪啼山,是现在的哪座山?在南林农场附近吗?
  冯子材当年设兴隆抚黎局为鹧鸪峒,能确定是兴隆的合江口吗?现在的巴厘村附近?
  兴隆原名称是旧心坡吗?
  谢谢!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12 14:57:40
  错字:设!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2 21:56:11
  @刚峰先生 2018-05-12 14:57:02
  好文,辛苦了!
  上周我也特意沿着兴隆一分公司的沉香湾水库驱车到了琼中的和平镇,去寻觅冯子材当年的足迹。
  请教:鹧鸪啼山,是现在的哪座山?在南林农场附近吗?
  冯子材当年设兴隆抚黎局为鹧鸪峒,能确定是兴隆的合江口吗?现在的巴厘村附近?
  兴隆原名称是旧心坡吗?
  谢谢!
  -----------------------------
  久仰 @刚峰先生!
  试回答您第一个问题:鹧鸪啼岭。
  五指山以东诸山,明清史料记载之最高大者,无疑是乐会的“纵横岭”与万州的“鹧鸪啼岭”。但可惜,它们当时或是一个相对含混的地域概念(不必苛求前人,更早些连五指山、黎母岭都是一片含混概念)。清代中后期,人们对这片山区日益了解,但是关于“纵横岭”与“鹧鸪啼岭”,除了复述前志,就没有进一步的确认了。
  未尽准确的同治《广东舆图》,将纵横岭标示于“打老驲”之西(这显然有问题),又将鹧鸪啼峒及“鹧鸪山”标示于小妹、大理以西,大致系吊罗山位置(这却有可能是正确的)。
  人们能直观地判断几十里内的最高峰,古今皆然。借助于当代地形图,山川走向更可了然于胸,由此楼主还原了“纵横岭”即今南茂岭,南峒、北峒由此而分,各村位置可以确证。而“鹧鸪啼岭”作为连片山区的最高峰,其真实位置,我认为非三角山(海拔1499米)及旁边的吊罗山(两峰海拔分别为1301、1290米)莫属。至于您提到的南林农场,大部分地域位于清代“万州西峒”(明代亦属“鹧鸪啼峒”),与吊罗山还有些距离。
  第二,兴隆抚黎局:当在兴隆市内,才方便开展工作。合口处只是军汛,即军事据点,须设于兵要之地。
  第三,兴隆原名是否旧心坡,我没有更多资料可以奉告。
  楼主一孔之见,如有不妥,欢迎指教!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2 22:00:37
  对了,附同治《广东舆图》相关图幅(经反相处理),以供参考: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2 22:06:18
  对不起,上面有句说错了,应该是——楼主还原了“纵横岭”即今加铁岭……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14 09:46:01
  谢谢眉豆兄回复并赐教。
  一,按万宁志记载,当年冯子材军营地为黎区的鹧鸪峒,我上次在兴隆、琼中的和平镇走村串户,都没有人知道所在地具体位置,而手上也没有关于这个峒的具体史料,不知道张岳崧的《琼州志》上是否有载?如兄有空可否帮查一下。谢谢
  二,手上也没有《张之洞治琼方略资料汇编》海大周老师编辑的这本书,不知兄是否有,可查一下,张与冯子材之间的电文,是否有关兴隆名称的起源内容?
  按万宁现在的志上所云:传说是清朝一位姓冯的官员在鹧鸪峒更为兴隆名,但太笼统,没有依据。依据清朝史料,皇帝为河北设兴隆县的经历,万宁设兴隆抚黎局,应该有些关联,希望得到兄长的进一步赐教。
  谢谢!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4 10:35:17
  @刚峰先生 2018-05-14 09:46:01
  谢谢眉豆兄回复并赐教。
  一,按万宁志记载,当年冯子材军营地为黎区的鹧鸪峒,我上次在兴隆、琼中的和平镇走村串户,都没有人知道所在地具体位置,而手上也没有关于这个峒的具体史料,不知道张岳崧的《琼州志》上是否有载?如兄有空可否帮查一下。谢谢
  二,手上也没有《张之洞治琼方略资料汇编》海大周老师编辑的这本书,不知兄是否有,可查一下,张与冯子材之间的电文,是否有关兴隆名称的起源内容?
  按万宁现......
  -----------------------------
  兴隆之名来源如何,我没有找到史料,不过,肯定是汉人命名,也肯定与冯子材无关。
  兴隆市形成较晚,康熙、道光《万州志》都没有提及,道光志只提到新兴的五个墟市中有“牛漏”,即兴隆以东十里左右。兴隆的兴起大约是在道光之后,咸丰、同治之间,不过到了光绪年间已颇突出了。
  论繁华,兴隆应该不如万州沿海诸大市。1930年版《海南岛志》虽然多处提到兴隆及其“平地泉涌如沸”的温泉,但还不能列入万宁前三名。
  不过,兴隆正当汉黎交汇之地,在踢容河(太阳河)中游,又扼三渡河河口。顺三渡河可以直入万、会黎峒腹地太平峒、乐会南峒,沿踢容河又可上溯万州西峒(今南桥镇)。一镇而扼守三大黎峒,是个不可忽视的要冲,晚清同光之间,其重要性逐渐超过牛漏。冯子材登岛,南行的第一条电报线设局于兴隆,冯公行辕亦曾驻兴隆,可见其地位之重要。
  说到冯子材与兴隆的渊源,@刚峰 兄不妨浏览拙帖《冯公可曾入五指? ——冯子材在海南行辕考》。谢谢!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31 10:26:59
  @紫竹清风117 2018-04-03 22:25:57
  古时什密通往万宁兴隆,必经过险道隘口坡垒湾,也即史籍记载的唎呛隘口。1887年4月,冯子材的军队在唎呛关隘与黎族起义民众激战几天,夺下隘口,直抵什密老寨。冯军一直追击起义民众直达五指山脚树阶(仕阶)。坡垒湾,现在叫玻璃湾,建有玻璃湾水库。
  -----------------------------
  又重读一遍,感触甚多,非常感谢眉豆兄的大作,辛苦了。
  上个月特意,驱车到了沉香湾水库,通往和平镇的泥路全部修成了水泥,此时风光甚好,早已看不到,史称“唎呛”暴动遗迹了!
作者:刚峰先生 时间:2018-05-31 10:33:34
  @刚峰先生 2018-05-14 09:46:01
  谢谢眉豆兄回复并赐教。
  一,按万宁志记载,当年冯子材军营地为黎区的鹧鸪峒,我上次在兴隆、琼中的和平镇走村串户,都没有人知道所在地具体位置,而手上也没有关于这个峒的具体史料,不知道张岳崧的《琼州志》上是否有载?如兄有空可否帮查一下。谢谢
  二,手上也没有《张之洞治琼方略资料汇编》海大周老师编辑的这本书,不知兄是否有,可查一下,张与冯子材之间的电文,是否有关兴隆名称的起源内容?
  按万宁现......
  -----------------------------
  @多港峒客 2018-05-14 10:35:17
  兴隆之名来源如何,我没有找到史料,不过,肯定是汉人命名,也肯定与冯子材无关。
  兴隆市形成较晚,康熙、道光《万州志》都没有提及,道光志只提到新兴的五个墟市中有“牛漏”,即兴隆以东十里左右。兴隆的兴起大约是在道光之后,咸丰、同治之间,不过到了光绪年间已颇突出了。
  论繁华,兴隆应该不如万州沿海诸大市。1930年版《海南岛志》虽然多处提到兴隆及其“平地泉涌如沸”的温泉,但还不能列入万宁前三名。
  ......
  -----------------------------
  已在海南出版社买到了周伟民老师编辑的张之洞治琼方略一书,读完了所有来往电文,也没有查到兴隆名称的来历。后特意请益周先生,得他亲笔回复,也无从考证。
  甚憾!
  以兄之推论,在冯子材来之前所有清明史上均无兴隆之名,而兴隆之名却见于他请示张之洞电文中修十字路首提,应该与冯子材有关!只是无凭无据了!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8-05-31 11:35:35  评论

    老兄执着追问,确有道理。看来是我失察了,“肯定与冯子材无关”之论,证据不足。细考张之洞电文皆“致南峒冯督办”,可见那时候虽已有兴隆居民点(市),却还没有“兴隆”之名。老兄认为“应该与冯子材有关!只是无凭无据了”有一定道理。我们且放下,存了心,看看能不能找到更确切的史料吧!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