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大歧河” ——追寻史图博之“大歧黎”秘境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8 15:03:56 点击:347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请朋友驾车在大歧河漫水桥上激起雪浪,拍下美图,是我多年野外作业仅有的“聊发少年狂”】

  “皇帝洞”是当代拍脑袋的名堂,“钟鼓岩”“小桃源”三百多年的明文记载史已被割断。因为天高皇帝远,近年该洞自然奇迹陆续遭到人为破坏,鬼斧神工的石钟乳、石笋尽被敲断窃取。史料记载,洞边美味的野芭蕉无妨取食解困,若贪心携回就会迷糊,赶紧抛掉才会醒来……人心不古,如果满大街都犯迷糊,还怕迷糊吗?
  
  【1-1 史图博拍摄的布不列村】
  
  【1-2 大歧河中游,河谷有若干盆地可供农耕。】
  
  【1-3 史图博考察大歧河全程追溯图,为便清晰,截成左右图幅。】
  
  【1-4 大多数游客心仪的大歧河中游美景。】

  ■布不列村

  85年前,德国人类学家史图博深入从未有外人探索过的南尧河(时称大歧河)流域进行为时七天的考察。去年底,楼主发帖《追寻史图博之“全岛风景最美的地方”》考据了他从燕窝岭顺哪条通道进入俄贤峒,又如何上溯至大歧河口,述说他到达大歧河下游的“芽格村”时,为免篇幅太长而中止。
  本帖继续追寻史图博的“大歧黎”之旅,共享美图,体会世外大歧河之秘。
  下一站,史图博进入布不列村,请看原文:
  “14上午,到达大歧河谷的一个村子布不列(参照图版57——原注),山谷的右边每每出现垂直约200米的岩石壁(参照图版38——原注),我们从这里去到第一次接触到大岐黎的荷乐村”(19页——本文史图博著作页码,均指2001年海南翻印的1964年中科院广东民族研究所编印之《海南岛民族志》页码,下文不另加注)。
  布不列,书中仅有村名,没有具体信息,民国地图这一带亦无类似名称的居民点。从史图博拍的照片上看,密密麻麻的茅草房村子不小,画面上至少有30幢。
  当代“天地图海南”在牙格沟西面的一条南尧河支流中,标有“抱白老村”,假如没错,那么“抱白”或许与“布不列”发音能拉上关系。但是这个位置生存条件不佳,顶多能出现牙格这样的微型聚落,不可能是几十户规模的聚落。同时,与“抱白”位置的其他相关信息也矛盾,只能认为是该图误标。
  按照史图博行踪,布不列位于牙格与洪水村之间。这段河谷中地势较为开扬、生存条件较好的,无疑是当代昌江县着意打造的自然景观“皇帝洞”前后的一段。姑将布不列安置在这里,料无大错;其中稍下游“五勒”对岸的“滚鹿”村,即今王下乡森林工作站位置,也是选择之一,此外,很难再有其他合适地方了。
  
  【2-1 在南尧河大桥上远看皇帝洞,体会史图博“山谷的右边每每出现垂直约200米的岩石壁”。】
  
  【2-2 最早竖立的“皇帝洞自然保护区”水泥碑。】
  
  【2-3 “皇帝洞”外观】
  
  【2-4 洞口,最令人惊讶的是年代神秘的“人工劈石砌成的石壁”。】
  【2-5 1937年地形图“吾什峒”图幅中的大歧河流域,黑体字为楼主判读。】

  ■“皇帝洞”

  史图博考察过今天被称为“皇帝洞”的巨大石灰岩洞穴。事实上,他在三天内沿大歧河谷往返于牙格与洪水村之间共三次,不可能不注意这个伟岸的岩洞。
  他记述道:
  “大岐河地方有关石灰岩的特征,是有许多大体上大小相同的洞穴,我们考察了大岐河谷左岸,在荷乐西面附近的高耸岸壁的洞穴。洞穴内有钟乳石、石荀、钟乳石台地等组成的美丽的钟乳洞,在暗处可能有许多蝙蝠,在洞穴的入口处有明显地是为了加固而用人工劈石砌成的石壁堵着。荷乐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什么人砌成这些石壁的。”(20页)
  现场,有昌江县政府在1987年竖立的一座“皇帝洞自然保护区”水泥碑。查“皇帝洞”之名,无稽(中性词,没法稽考之意),史图博也没有记载。
  1937年的地形图“吾什峒”图幅,是权威史料。该岩洞一带,标注地名为“钟鼓衙”,其下的南尧河两岸各村,属于“吾什峒”。
  相关史料,不妨看看《民国感恩县志》的两段:
  “砂锅岭,又名吴十峒,在城东北二百余里。《旧志)》作一百里,误。岭上有石如门。相传入其内甚宽敞,栋柱梁桷悉备,非人工所能为。内有石棋一局,院中芭蕉数本,里人或误入者可取食,若挟之以出,则昏迷莫知所向,掷之则醒。好事者有心寻觅,亦不必遇,因名为小桃源。《旧志》
  “钟鼓岩,在城东北一百二十里。前面临水,上有石室一所,倒悬石球无数,望之文采灿然。有水从上滴下,历年久而地不贮水。左右有穴,望之阴翳。好事者秉炬而入,仅容一身。行里许昏黑,寒冽莫测,底止。中有二石,扣之,一如钟声,一如鼓韵,故名。《旧志》”(50页)
  该志系引用旧志记载。按沿革,“旧志”至少可以追溯到清代康熙《感恩县志》的两个版本,限于财力一直没有出版,早已亡佚。行政上,这一带1935年起属于新设的白沙县,(俄贤峒则属乐东县),此前则一直属感恩县“楼峒”。
  地形图“钟鼓衙”与县志“钟鼓岩”谐音,应是当地人赋予的象形名称,汉字汉意;地形图“吾什峒”亦与县志“吴十峒”谐音,应该源自黎语,都可以一一对应。至于里程出入,因为小路太崎岖复杂,记述不一致也是可以理解的。记述的不少景物要素符合现场,石棋、芭蕉传说,带有浓厚的神异色彩(又居然与史图博在牙格村看到的不少“芭蕉园”相合),反映了河谷世外桃源般的清幽景致,荒远神秘的地理方位,确实有点意思。岩洞口的规整人工防卫堆砌物,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吾什峒”“钟鼓岩”“小桃源”“砂锅岭”之名,至少已有三百多年历史,至于“皇帝洞”,不必怀疑,当代人的粗糙臆想而已。这条河、这些岩洞与“皇帝”的唯一联系,恐怕只有一句“天高皇帝远”了。
  因为天高皇帝远,监管缺位,“国际旅游岛”以后,该洞陆续遭到人为破坏。无知者竞相用铁锤将石钟乳、石笋敲断,窃取回家,史载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迹,能破坏的尽皆遭到破坏。古籍记载那里的野生芭蕉取食解困无妨,贪心携回就会迷糊,赶紧抛掉才会醒来……人心不古,如果满大街都犯迷糊,还怕迷糊吗?
  
  【3-1 洪水-俄力村】
  
  【3-2 俄力村附近,宁静的南尧河。】
  
  【3-3 绿树缝隙中,惊见老茅屋,原来是人工复制的“洪水”老村。】
  
  【3-4 真实的洪水村民居,厨房一角。是否还能留下若干“大歧黎”气息?】

  ■荷乐村

  史图博原文:
  “我们从这里去到第一次接触到大岐黎的荷乐村”(19页)。
  荷乐即“峨乐”,《海南岛志》之感恩地图及1955年黎族调查图均有标示,在抱白村以北,南尧河南岸。《民国感恩县志》:“峨乐”属感恩楼峒。
  认定荷乐村位置,有点波折。当代“重走”认为,洪水村就是当年的荷乐。在该村立有《地质灾害警示牌》,村名“洪水、俄力”并列。我向几个打扑克的年轻村民求证,两个名字是一样的吗?回答说:“我们只知道洪水村,‘俄力’是上面领导让叫的”。当时就有怀疑,是否近年为迎合史图博事迹而改名?
  查找1937年地图,在南尧河边洪水村相关位置,并无类似“峨乐”发音的村名,河边有散漫村屋,标示村名为“南窝”“打隆”,在今“洪水小村”位置则标有“红水”,即当代“洪水村”来源。
  到1986年地图,在今洪水村位置标示为“河裂”,与俄力、荷乐谐音。史图博事迹,海南建省前沉寂已久尚未重提,因此可以认定,该村原名(至少原名之一)就是“荷乐”。
  荷乐是史图博“第一次接触到大岐黎”的村寨,他说虽然此前经过的布东村有大歧黎,但考察时并不知道。在解放初期的民族调查中,“大歧黎”这个区分已经消失,被归纳于“杞”中“生铁黎”的“吊(巾+産)黎”小支系了。
  
  【4-1 桐才村村口,村名打印在水泥电线杆上。】
  
  【4-2 南方村村旁,勤劳爽朗的大妈。】
  
  【4-3 南方村村名牌】
  
  【4-5 卫星地图上,桐才村一带状况。】
  
  【4-5 过了桐才村,公路变窄,不久就消失了。】
  
  【4-6 南尧河上游。史图博当年就是上溯河谷攀过分水岭,离开大歧河的。】

  ■南大村

  史图博原文:
  “8月16日,我们继续向大歧河上游进发,大岐河从此处开始成了山间的河流……我们来到了接近大岐河源头的南大村,8月17日在该村住宿,准备详细研究大歧黎(20页)。”
  据1937年地图,南尧河上游一个南向支流有“南打”村,与“南大”谐音,在“南打岭”东麓。
  当代卫星地图“天地图海南”,在该位置亦有南打村,有屋舍图斑。该支流标注为“南法河”,东向支流为“南麻河”,上游分别通往小村南法和南麻,但此两村已无屋舍图斑。
  南尧河往下游的下一个节点,是“南方村”,电子地图加标注了“桐才”村名。而1986年地图,此处标示的仅是“桐才村”。实地考察,此处只有南方村,“桐才村”名牌是安在“南打村”图斑上……
  不得不“啰嗦”的这番表述,结论是——史图博到过并住过一晚的“南大”村,至今仍在,就是村名牌为“桐才村”、地图标示为“南打”村的地方。询问村民,他们对“桐才”村名并无异议。该村距南方村约1.1公里,路面已经硬化,是2014年底修通的,是南尧河上游最远一段通车公路,出了桐才村南,公路就变成小路,再往前,就逐渐消失了。
  当代地图,因何出现扑朔迷离的村名变化?应该与扶贫兼顾封山育林的移民有关。现属王下乡、过去称为“大歧黎”的南尧河流域各黎寨,向来是最闭塞贫困的聚落,民生艰难,海南建省头几年温饱依然未解决,也是政府扶贫的重点。
  推测:海南建省前叫“桐才”的村子,由于将“南法”等高地小村村民下移而改名,并化为汉语意义明确的“南方”,而“桐才”村名则给了“南打”。具体情况如何,恐怕还要由当地文化人整理才能清晰——但也许永远不会有人整理。本文确认史图博“南大”村是今“桐才”村,就算完成了任务。
  荷乐与南大两村的村名演变说明:没有文字的文化传承,在荒僻贫苦、教育远未达标的小山村,可能特别脆弱,老村名甚至可以在两三代人中间,完全消失。
  
  【5-1 安静纯美的南尧河。】
  
  【5-2 洪水村村民问我:这石头是山上捡的,有兴趣买吗?我请教玩石的朋友,说还真是有价值的,可惜其时我已经远离这个秘境了。】
  
  【5-3 这样的河谷,还需要什么言辞形容吗?】
  
  【5-4 南尧河的历史通道已被大广坝水库淹没,这是近年千辛万苦开通由王下乡进入的公路。】

  ■金齿岭

  史图博原文:
  “从七叉可以纵情眺望海南岛中部范围内最高山系的雄伟景色,在那里耸立着英国海图标高3,609米的金齿岭,从低平的七差丘陵地高耸起来的金齿岭,其险阻的裂面和峻陡的岩石使人想起北部的阿尔布斯石灰岩,例如帝王连山(17页)。”
  “海南岛中部范围内最高山系”,英国海图应该指向明确,只有霸王岭-雅加大岭才能当得起这个称呼,而且其雄伟景色是“从七叉可以纵情眺望”的。因此初步判定:金齿岭就是霸王岭-雅加大岭。
  考察完大歧河以后,史图博在南大村和南朴村之间的分水岭高地,再次回望并描述了金齿岭位置:
  “越过了大歧河和昌化河中游之间的分水岭……从路边的高地可以纵目瞭望海南岛中部的山地,我在那里测定西北偏西的那邦岭(尖峰4070米),和从西北偏西的金齿岭(3609米),因此我们能够把观测点相当准确地在地图上加以勘定……西部最高的山(易多那山,英国海图标高4967米)可惜经常隐在云层中。”(21页)
  “西部最高的山”所谓易多那山,无疑是海拔1654米的猕猴岭。按当代地图,猕猴岭以东的分水岭脊,海拔为800多米。天气晴好的话,史图博在这里可以清晰观察到25公里外的霸王岭-雅加大岭诸峰,35公里外的仙婆岭也能看到。
  可惜英国海图的粗略又一次令史图博摆了乌龙:霸王岭在略东,海拔1495米,雅加大岭在略西,海拔1519米,而仙婆岭只有区区1347米。而从他的观察位置看,仙婆岭已经位于正北略偏东了。史图博的实地观察受海图误导,很可能认霸王岭为金齿岭,而将略高的雅加大岭认作仙婆岭,真正的仙婆岭他没看到,或者没注意。
  以上关于山岭的判断,如果没有准确的等高线卫星图,再对照实地反复揣摩原著,是很难破译的。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6张 | 更多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8-05-18 16:56:59
  村民山上捡回的石头有意思。
  关于金齿岭,只要在七差一带生活过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是俄贤岭。

  从七差盆地拍摄的俄贤岭:
  

  从大广坝方向拍摄的俄贤岭: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9 13:52:27
  @紫竹清风117 2018-05-18 16:56:59
  村民山上捡回的石头有意思。
  关于金齿岭,只要在七差一带生活过的人,都会毫不犹豫地说,那是俄贤岭。
  -----------------------------
  感谢@紫竹清风117 先生点评!理性质疑常能推动问题深入。
  先生一语中的,只有俄贤岭才能当得起“金齿岭”这个外貌!
  不过,问题还有另一面。史图博所经历的居民点,通过努力虽然九成以上都能清晰考据,但他所描述的大山,却常常令人迷糊,原因很多。比如海南山水过去甚少规范名称,更没有详细地图,金齿岭、那邦岭就都不见于海南史料;他所依据的英国海图,错讹甚多(海拔尤其明显);还有很重要的一条,他是外国人,讯源链单向而无参考系统,例如向导、翻译之类传递一旦出错,在著作中就再也无人纠正。这点,我在《“三勘南渡江源区”》曾略有涉及。
  请看地图。他站在海拔800米左右的分水岭上(图上白圈处),回望“金齿岭”。从西南到东北接连排列六七座高岭。西南俄贤岭固然呈破齿状,但最高点海拔只有1238米。然后是一字排开的雅加大、霸王、黑岭、斧头诸岭,海拔均在1438-1560之间,比俄贤岭至少高两三百米,诸岭相距仅16公里,一目了然。他为什么会把“海南岛中部范围内最高山系”的桂冠,给予“小矮子”俄贤岭呢?
  现在封山育林多年,即使能爬到当年他的观察位置,树木恐怕也很绵密了,用无人机倒是个办法……
  史图博说的“易多那山”即猕猴岭,在图左,“那邦山”即仙婆岭,在图右上图框外不远处,图上都作了标示。
  题外话是——越深入体会,越觉得史图博不简单。他就一个脑袋,带几个人(多是粗人),语言不通,地图概略,全靠自己设计路线、观察、应对,天天强体力的走路、记忆、记载。所以书里出点瑕疵错误,是太正常了。所走的存在,基本上是一过性的,印象一错就错了,没有更改的机会。我们考据,就必须全方位倒推实况,尽信书不如无书。
  “金齿岭”所指何峰?留个悬念也是再正常不过。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05-20 16:06:43
  拜读。好帖。
作者:牛粪2016 时间:2018-05-21 21:33:07
  拜读老师的帖子,受教了。
作者:紫竹清风117 时间:2018-06-06 22:49:22
  楼主:多港峒客8 时间:2018-05-19 13:52:27
  “金齿岭”所指何峰?留个悬念也是再正常不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港峒客先生没看过史图博原版《海南岛民族志》?书中附有史图博拍摄的“金齿岭”照片。本人很早前就对史拍摄的“金齿岭”和俄贤岭进行比较,没什么疑义,就是同一座山。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6-08 22:28:13
  @紫竹清风117 2018-06-06 22:49:22
  楼主:多港峒客8 时间:2018-05-19 13:52:27
  “金齿岭”所指何峰?留个悬念也是再正常不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多港峒客先生没看过史图博原版《海南岛民族志》?书中附有史图博拍摄的“金齿岭”照片。本人很早前就对史拍摄的“金齿岭”和俄贤岭进行比较,没什么疑义,就是同一座山。
  -----------------------------
  我只看过日文版,其中的91张照片也都拍摄存留了,虽然不尽清晰。撰稿前仔细翻找过,希望能发现“金齿岭”线索,可惜没有。看到跟帖,再次核对仍无发现。我的方法也许有缺陷?日文版也许不如德文版齐全?清风先生如果看过更完整的版本,还望不吝赐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