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明代崖州卫城“郎勇城”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6-03 00:10:43 点击:285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雅典卫城,举世闻名的古迹。史载海南也有一座卫城,在州城附近一座山岗拱卫。当然这个卫城知名度不高,也很小,甚至连城址在哪,都显得扑朔迷离。
  这卫城叫“郎勇城”,是明代琼南(今三亚地区)最重要的战防建筑之一。
  正德年间即十六世纪初,崖州有位知州叫陈尧恩(后被选入“名宦”),作了不少好事,把前代留下来已经残破的水利沟统统加以大修,并优化组合,扩大受益面积,使之成为宁远河“南北”两沟,即两大水利系统。其中的南沟,即当代三亚市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官沟”。
  根据史料,修南北两沟以及“大官沟”“马丹沟”,陈尧恩都动员了汉黎两族民众,合力修筑,成果也由两族民众共享。一时间,崖州出现了平安清明的局面。
  由于历史原因,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群之间未必总能太平无事,有时会发生摩擦,甚至杀掠打斗。崖城修筑于河口小平原之上,三面环山,一面靠海。如何预警和防御来自山里的侵害势力,历来是地方官最为头疼的问题。
  
  【1 马丹村,离崖城最近的黎村,南望崖城及南山】
  
  【2 从崖城东北的坡田洋回望高地岭(箭头指处),在背景赤草岭的映衬下并不显得高。】

  为了有效解决安防,陈尧恩集中民力,专门筑了一座“郎勇城”,对崖州历史有兴趣的人,多半都有印象。如果说各水利沟都不是陈尧恩的首创,那么“郎勇城”却肯定是。
  “郎勇城,在州东北八里黎贼出没之处。正德己卯,知州陈尧恩即高阜处城之,甃以砖石,高八尺,厚四尺,周围二百四十余丈,启三门,雇兵防守。以后平定罢戍,而城犹屹然(《万历琼州府志·卷四》)。”
  这是史料对“郎勇城”的记录。除了对黎族先民的称呼有历史局限,其余记述是清晰的。中国历史上从不缺“贼”,方志中“黎贼”指黎峒出没的贼(并不泛指黎人),汉区的或复合族群的,则直接称“贼”。
  郎勇城,是崖州治的卫城,也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南的一座卫城。
  但是,城址何在?似乎从来无人探究。
  本来,明清整个崖城的复原概貌都相对清楚,郎勇城在周边,应该不难找。但细考这个记载,却疑问多多。
  首先,位置是在宁远河此岸还是彼岸?按其记载方位,如果在此岸,则应该在州城与“落基堡”之间,半途偏远一点的位置。可惜州城东北直到宁远河,都是河口冲积平原,一马平川,别说“州东北八里”,就是十里、十二里,都不可能有明显高于地面的高埠。
  
  【3 高地村旁的天然温泉热水塘“既济亭”,好不容易才保存下来的真古迹。】
  
  【4 在高地岭顶北望,崖城冲积平原尽收眼底。】

  河对岸,是可以找到有十来米海拔的小山坡、小山脚的,量量距离,离“州东北八里”也远不了多少。但是这个位置建城,同样不能堵住入黎要道。同治五年刻本的《广东舆图》,把郎勇岭标注在宁远河抱古河段的东岸,这可堵住入黎要道,但是远不止“州东北八里”,至少是双倍距离,十五里。
  况且,高村、抱古一线,明代在离城十五里处早就设置“高村堡”了,另建卫城还不如加强高村堡。古舆图位置标注往往只能概略,离城稍远即不大可靠。
  细查郎勇城之建,非为“进剿”,而是监控山区出口通道与防卫州城,若要与州治相互救应,很难考虑跑到宁远河对岸设点。
  左右为难。或许,这也是后人难觅郎勇城遗址的原因。
  城必有,也必在高地,唯有不受具体里程记载的约束,放开考虑。
  如果要“就高阜处城之”,那么最合适修筑卫城的土山,无过于城池正北五六里的今日高地村东,即马丹村以东一里许,热水塘“既济亭”以北一里。这是离城最近的天然土山,海拔二三十米,面积略超崖城城圈。不过此山位于城正北,无法扼守东北的入山要道。
  据《光绪崖州志》载,有座“郎勇岭,闻吼声,一日内必有风雨”,又载“迁拖岭,城北五里。东接郎勇,西接赤草诸岭”——按,赤草村今在马丹正北五六里,马丹村所在的山包正当城北五里。假如它是迁拖岭,其西其北更高的连片山包为“赤草诸岭”的话,那么其东的高地村山包,无疑就是郎勇岭,过此再没有其他山岭;而马丹村所在的山包如果不是迁拖岭,亦再无别岭能符合光绪志所载了。
  
  【5 热水池围墙外,就是大规模的非法建房。】
  
  【6 在郎勇岭顶南望崖城及南山,可以感觉高地的军事价值了。】

  还有,军事上的根本原因是:州东抱古、高村以下,都是连片冲积平原,整个东北都没有能扼守入黎要道的咽喉之地。而筑城地势必须高亢可守,不被洪水淹没。高地村山包,是方位大致正确而唯一能确保不淹的城址,论方位可作州城前卫,论距离可与州城互应,亦可监视策应州北榕尾、郎蒌两条入山通道。至于山包往东,直至河东岸数里,都再无合适高地了。
  当然,由于此处确实并非最佳防卫方位,所以在那次“平定罢戍”以后,尽管“黎乱”后来还多次爆发,官府却再也没有利用郎勇城了。
  高地山包,当地称为高地岭,由于在热水塘附近,又叫热水塘岭。实地考察,才知道此处的险要。山包东北角位置最高,登此远望,州东、州北平原尽收眼底,南望与州城烽火可见,是建州治卫城最合适处。
  据当地老人回忆,过去山包上下均无人居住,密林与马丹村山林连成一气,野生动物尤其猴子非常多。直到1958年“大炼钢铁”滥砍树木,环境才被破坏。由于荒僻,如果明嘉靖间修有城堡,部分墙基留存到晚清甚至1960年代,是完全可能的,光绪志或经采访,故有郎勇岭之载。
  进入当代,才有黎胞从乐东移居在高地岭山脚,形成村子。山包当代成为各农业科研基地的营区,盖了不少新楼房,旧模样几乎找不到了。“国际旅游岛”以后,山包周边整个区域更受到非法房地产开发,地貌大变。虽然几年后这些违法建筑群均被推倒平毁,但是地表原貌已经严重破坏,绝对恢复不了了。
  高地山包即古代郎勇岭,基本可定。载为“州东北八里”,是不准确的。
  
  【7 郎勇岭本体】

  然后,是郎勇城城池尺寸:“周围二百四十余丈,启三门”。算一算,城内面积达到50亩,是不是太大了?而城墙仅高“八尺”,折合现代两米半,又是不是太矮了?敌人真要进攻,很容易攀上来。从军备标准来看,这么矮的城墙是不可思议的,乡下富家院墙还常常比它高呢。
  对照同为“黎防”要塞的乐安新城(今乐东抱由镇附近):周围二百八十丈,高一丈二尺,三个城门。清末周围增至三百四十丈(《光绪崖州志·卷五》)。乐安新城深入“西黎”人口密集区之核心,远离州城一百五十里,两天路程;附近黎峒平地广阔,人口众多,历史上多次武装对抗官府。故乐安新城须驻重兵,明代曾长驻四百守兵(海南苗族之始,也是政府军招送到该城的广西瑶人守戍兵),有全套独立的战备、生活设施,所以城池不能小。
  郎勇城不同,它是扼守州北要冲的一座大型寨堡,与州城互为犄角。崖州平常部队并不多,堡寨通常守兵是二三十人。比如据《正德琼台志·卷十八》:正统十年,崖州首次设立第一批七个堡寨,包括高村堡,每堡守军只有三十名,到清中后期,汛兵更少。郎勇城兵力应该比一般堡寨强,但也不可能取代州城主力,因此充其量驻兵不过百人。
  地方志载郎勇城是“雇兵防守”的。明嘉靖年间在海南才开始推行募兵制,陈尧恩知崖州在此前的正德,可见此举尚属创新。
  郎勇守兵应该只住营房,即使是拖家带口的“军户”,家属也以住州城为方便。这样的话,城墙围五七亩地足矣。城圈越大,防守力量越摊薄。既然城寨不大,“三门”也大可不必,一个南门足矣,城门从来是防御的薄弱部,加上城墙又过矮,处处令人不解。
  为什么郎勇城的记载,露出种种不协调?
  谜底几乎是明白的——查一查郎勇城大小及配置,几乎就是南宋吉阳军(即明清崖州)砖城的翻版:“绍定癸巳,乃用砖瓦包砌,周围一里余,计二百四十二丈……开东、西、南门”(《正德琼台志·卷二十》)——难道说,居然是误植了古州城的尺寸和城门配置?
  一些古籍记载,有时真难免让人困惑。尽信书不如无书,考据应该开动脑筋,全面分析,郎勇城就是一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8张 | 更多 |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06-03 06:49:42
  拜读大作。
作者:甘工 时间:2018-06-04 08:49:28
  多港峒客的精神可嘉!
我要评论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6-04 10:14:49
  高地村旁的天然温泉热水塘“既济亭”

  二十出头时,我曾崖城住过一年多,很遗憾,一直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去处,读了楼主的佳作,感到很亲切,谢谢多港峒客先生!

  补充一点资料:
  热水塘:旧称热水池,即玉井温泉,它是旧崖州八景之一,在崖城以北约两公里。旁边另有一眼冷泉,暗流与热泉交融而成为暖泉。双泉修于明正德年间,清光绪十五年(1889)知州唐镜沅重修,立亭立碑曰“既济亭”。
  • 多港峒客: 举报  2018-06-08 22:33:47  评论

    层主早年在崖城住过一年多,这个经历太神奇了!作为有文化的“他者”,感观肯定与常人不一样。 请教:在您印象中,当时的崖城老城门是怎样的?如能费心略加描述,不胜感谢!
我要评论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6-04 10:25:06
  儋州市也有冷热泉奇观,两泉相距仅仅一步之遥,2001年,中华诗词学会在那儿召开全国性会议,鄙人有幸参加,作了两诗酸一酸,欢迎诸位砸砖。呵呵。


  儋州蓝洋奇泉二首
  ⑴ 沸泉
  常年卟突沸如汤,泡蛋汆鸡即可尝。
  倘使居家能有此,疗饥足慰懒人肠。
  ⑵ 冷热泉
  咫尺为邻汇一川,始终寒暑不相关。
  红尘怪事知多少,唯有人情似此泉。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6-08 22:30:22
  @xiabeige 2018-06-04 10:25:06
  儋州市也有冷热泉奇观,两泉相距仅仅一步之遥,2001年,中华诗词学会在那儿召开全国性会议,鄙人有幸参加,作了两诗酸一酸,欢迎诸位砸砖。呵呵。
  儋州蓝洋奇泉二首
  ⑴ 沸泉
  常年卟突沸如汤,泡蛋汆鸡即可尝。
  倘使居家能有此,疗饥足慰懒人肠。
  ⑵ 冷热泉
  咫尺为邻汇一川,始终寒暑不相关。
  红尘怪事知多少,唯有人情似此泉。
  -----------------------------
  层主好诗啊,赞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6-09 09:42:36
  谬夸啦,峒客先生!
  回想起来,那时实在是浪费光阴。二十多岁了还什么都不省。不过那也是被时代洪流裹卷的结果,不说了。我在那里时,城门早就拆了,只留一个门洞,作由公路通往公社用,公社即原来的孔庙。由公社大门出来,就可通往城东、城西。这个门洞的东边分别是公社办的铁木社和一个露天影剧场。铁木社三班制,整天叮当不停。开始时噪得人六神无主,后来,一旦听不到叮当声响时,反而睡不着了,呵呵。

  上一首宋人丁谓的诗,他是被贬崖州后有感而发的。


  贬崖州有感
  今到崖州事可嗟,梦中常若在京华。
  程途何啻一万里,户口都无二百家。
  夜听猿啼孤树远,晓看潮上瘴烟斜。
  吏人不见中朝礼,麋鹿时时到郡衙。

  在我的印象中,那时因为县府已经搬到三亚了,所以崖城城里正街,真的也是不过二百家的,除了邮电、银行、供销社和一间小饭店外,黎胞不上市,就基本没什么人了。所以有谚云:没有黎胞不成市。
作者:xiabeige 时间:2018-06-09 10:10:11

  上一幅影剧场和铁木社的照片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06-09 15:12:26
  @xiabeige 2018-06-09 10:10:11
  上一幅影剧场和铁木社的照片

  -----------------------------
  谢谢夏贝格先生!
  这张照片很熟悉,当年我曾一再造访崖城。
  “城门早就拆了”,完全正确。据我考证,这个城门应该一直都没有城楼,而“文明门”亦非其名,是其后面的学宫南门。学宫南门曾经有楼,即晚清建的“尊经阁”,建好后不久(约21年后,光绪十九年),就拆除了,此后也未再建。原因嘛——风水啊。
  崖城南门故事多多,哪天也许会发个帖子专门聊聊。您想想,印象中当年城门上有“文明门”的匾额吗?
  • xiabeige: 举报  2018-06-09 16:27:20  评论

    峒客先生:记不得了!真的希望您“发个帖子专门”说一说。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