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分鳖极”与美社村》走读秀英石山之二

楼主:老石Ty 时间:2018-09-06 06:57:58 点击:1728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光分鳌极"与美社村》____走读秀英石山镇火山人家之二

  石山,在年华深处,逝过的时光;几许浮梦,你在光年里,隐藏了一起走过的昔日艰辛和今时自信的光影。一栋栋山岩垒就的农舍,一处处遗落的石凿器皿,一口口百丈深石窟老井,一个个古老传说美社村是传说的宿影之一,厚重的历史闪烁丰富的人文精神。

  石山美社村,从村门望见中轴线上,耸立的福兴楼成了当年岁月谱写的一段历史,早年称为“福兴"之地,,还有“暖心庐舍"、“福兴私塾”“班帅庙”村墙村门墙等遗迹。在整洁的村巷新老村舍映衬下,是那么恬静和谐。人们热情洋溢间朴实无华彬彬有礼有礼的言行举止,无不透晰出此间优秀传统长期韵籍着尊老抚弱,积极向上的火山村风。
  历史走马灯似地演幻一出出火山非同寻常的故事,福兴楼亦称“龙楼”,百年前由龙济光主建,当年军阀混战,桂地之龙帅为掠夺海南矿产而筑此高楼,及五层,可瞭望监视周遭,其后,遭国民政府驱赶。倭寇39年侵琼,出动飞机轰炸,大炮轰击,枪林弹雨,楼顶东北角被掀掉一角,斑剥的墙体弹痕累累,给“福兴楼”留下至今历历在目的创伤,英勇的火山人同仇敌忾,据此奋起反击,使侵略者妄图占据这个高地计划落空。福兴楼巍然耸立,是大无畏的火山人不畏强暴团结抗敌不屈不挠精神的象征。
  光绪年,琼北罕遇寒流,鱼殉叶枯,缙绅乡贤捐献柴火,解囊兴造“暖心庐舍”,以蔽父老幼弱度寒。十三年后的1905年,兴建村门,将祠堂改为学堂,兴办新学教化一方。晚清解元曾对颜及王国栋(宪)两位名噪海内外的出版家教育家,有感于此,题写了苍劲有力古朴超然的榜书石匾两张,特此费舌一表曾解元其人及其与福兴之缘。
  ,曾对颜、王国栋所题石匾“光分鳌极"、"礼让休风"二匾,乃当年新建村门祠堂改学堂推行新学而有感而书,今两匾让"专家"们张冠李戴,弄"暖心庐舍"之旮旯地上了,大有不敬。此题匾照此推断,应在村门或此学堂中,因缙绅修暖心庐舍于先,,后建村门学堂,乃同邑相携,褒扬贤举,对当地兴邦育人,寄予期望。当然,曾解元为此善举所感动所题此匾,相互间有关联。其有多处撰联传世,在灵山墟五里外之“敦笃亭",另文再表。
  八十年代,旅台几十年渺无音信,曾代理台南市长的外公林光灏返琼省亲,携回《还读我诗屋书录》、《晚香庵丛谈》、《韩游百咏》等其在台出版的书籍。《还读我书室诗录》,是曾对颜著名文稿,战后,交由吴乾华出资在台翻印出版,乃曾解元唯遗于世孤本。该书为林翁所序,提及战时办《国光日报》于琼,倭人三九年登岛,首缉林翁,其辗转广州湾入粤北投笔从戎,抗战八年,其随军转战各地,参加了衡阳、长沙、桂林及安南会战,战后赴台,身边诸物皆散尽,唯此文稿随身惜藏,此书付梓,乃对琼崖名贤遗作,敬奉不遗使然。他将此书赠予新张的海南大学图书馆,让后学及后人从中感受名贤们百年前琼崖一段历史的重读和体会,弥足珍贵。

  一帘雨,一窗风,石山尘封往事如烟,云雾一般朦胧,且待我们来揭开。在布满沧桑的楼墙山舍中,且留给我们再来走读回忆;长满苍苔的石板路,且等我们来扣响。沏上一杯倾心的香茗,与岁月,伴石山、伴美社共老.....

  有诗赞解元曰:
  拔萃人文贯古今,
  风骚犹数解元吟。
  怀民忧国铮铮骨,
  浩浩华章驱霭云。


村中多遗古屋,由火山岩垒就。

大咖拾梯登上近百年之五层高“福兴楼"探境。

镇上秀才王建平院门围墙院中都是火山石世界,他丈量着这块巨石,说是今已难在火山区寻至。

这个村之前以手工为业,打石匠、土(泥)水匠、裁缝匠此此皆是,生产的石器销往周边。这是遗下早年碾扎蔗糖用的石基座。

整张黑麻石开出的3平方米见方的石桌面,可谓大家伙。

扎蔗汁煮糖用的石碾盘

荣誉挂在门口

巨石随型砌筑的家园,独到之火山人家院落。

缘于一九O五年打造的村门,是当年曾对颜、王国栋两名人题匾之处。兴建此新村门,用了旧门墙,加大跨度后门眉为钢筋水泥混筑。

三九年二月十日晨,倭寇登岛于天尾港,此离港仅廿公里。是年,倭人进山扫荡,村民附福兴楼抗击,此楼西北角遭日机轰炸损去一角.

王哥所指,是炮弹片遗下的坑,墙上麻麻点点,皆是弹痕.经历近百年战火硝烟,福兴楼依然屹立。

楼中多设防护枪眼,为守护一方平安作出贡献。


碉楼二层隐约可读对联,乃灰雕而成。

坚固的火山岩石屋经几百载不倒


此宅原为党国将军府第,今之气派依然。

碉楼拱门

老宅近年被遗弃和折毁不少,今痛定思痛,成了保护对象。

屋内。。。

新丶旧比较

王哥指着接缝严密随型拼叠的墙说,琼北地像这类工夫之墙屈指可数!称此为"鸟喙墙"。我也引发联想,此乃“冰棱纹",寄托了先人对十年寒窗一朝功成名就之励志厚望。

水缸退休了

当年曾解元为此题匾

刷屏,是村里大小的时耗。

福兴楼门

阿婆用火山黎话与俺打招呼:"滚dia莫滴诺"?!

《暖心庐说》

王国栋《礼让休风》说

曾解元《光分鳌极》说

钻井队占据了暖心庐舍

火山上的美丽村庄说

睡床脚边的题匾


《福兴碉楼说》

今儿不用担水了,王哥说,太闲了也不是事。。

碉楼是美社人心中的支柱

村规民约深入民心,几百年还管用。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