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滩村|临高见王佐鸡肋,菠萝蜜竟是朝廷贡品

楼主: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09-18 20:52:40 点击:616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时候眼见并未真实,去年三月份走读家旅行文昌铺前后感叹,那是假象把真实掩盖起来的世界,而近日走读临高的透滩村,才发现掩盖真实世界的未必都是假象。这有点绕,各位读友要问,你到底在说什么?看到的是真实的,这不是全部。透滩村的王佐就是在真实掩盖下另一个真实世界。

  透滩村牛车依然本分地发挥着作用,或许在旅行的你看来,这是很新奇的乡土生活景象。这是透滩村自然淳朴的一面,这才是原汁原味的乡村旅行。

  

  透滩村古石桥。王佐晚年回乡,某日来到石桥上欣赏美景,即兴赋诗一首:浓阴爱好西桥过,影午交枝几树榕。钟秀地形山叠叠,斗声滩势水重重。但石桥的建立比王佐早得多,其是村人王良选(曾任广西郁林司户参军)在南宋开禧年间为乡人出行便利而建,历经八百多年风雨,至今成为村里的一处古迹。

  

  这个看起来有点歪歪扭扭的类似石门的东西就是透滩村大名鼎鼎的“凯旋门”。看到这门就提醒自己,不要随意吹牛,随意吹牛可以但要有实现吹牛的本事。据说是王佐的一位嫂嫂吹牛,说王佐你要是能在乡考中考中,我就在村口建立凯旋门让你走过。韩寒说吹过的牛逼,我都实现了。这位嫂嫂,与韩寒无二样。

  

  真实透滩村之下还有王佐的世界。明代王佐是海南四大才子之一,自号桐乡,他说“门巷多刺桐,故号桐乡”,并撰文“桐乡记”,记载着村中古树大树多而茂,刺桐每到三月花开淳香的自然景象。王佐是透滩的灵魂,也是旅行透滩所要体验与感受的文化内核。

  透滩村王佐文化广场有两大牌坊,清乾隆年间(约1736~1795)为符妇人所立的节孝坊与为王佐所立的“礼魁”坊。看着这个“礼魁”坊,就想王佐真是个学霸。据说王佐 20 岁,参加乡试就中了举人,而在京师太学(国子监)读书,也几乎每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官方立坊告示以立王佐为榜样。

  作为从海南乡村走出去的读书人,王佐在人情世故与交际上显然不够圆滑与老练,或许这也是海南人的性格特征之一,类与海瑞。用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情商不高。王佐在太学(国子监)读书,受到某些权势者的妒忌打压,在太学呆了 19 年,始终没有考取进士。而在后来的任职中,也是平级调动,仕途无升迁。但所任职之地,百姓称赞有加,倍加戴护,这也是王佐清风劲节,不趋炎附势,又不阿谀求荣的一面。

  

  王佐晚年“力请归田”养花种草,走读故乡挖掘家乡文化,描绘地方风土人情,吟咏乡村泉石,一一有感而发。洪寿祥先生说,他论述故乡风土潮候等自然奥秘,体现了王佐深沉的思索和精辟的见解。邢祚昌说王佐“或怡情于山水,或寄慨与古今。耳之所闻,目之所见,皆可以发舒其性灵,在遇与不遇之间,而各以写其胸中之所得”。王佐所写的《琼台外纪》对海南岛建制沿革的准确描述,至今熠熠生辉,其著后被唐胄收入《正德琼台志》 。

  王佐留给后世的著作以《鸡肋集》为名。粗读《鸡肋集》,集中有很多有关故乡的描写,其中《桐乡八小景》流传后世,芭蕉、荔枝等均有描绘被赋词作诗。《滩村四景》首景写到:‘熙熙暖日映花娇,习习和风卷嫩蕉’;在《桐乡夏景》中这样写道:“槟榔花开满院香,雨余窗下纳微凉”,在集中多篇写到槟榔,由此可见当时桐乡槟榔应是重要的经济作物。

  集中有篇《菠萝蜜》,读之意外收获:首次知道菠萝蜜竟然被朝廷定为贡品:“在昔岁丙辰,尤物为民咎”,看似是很荣耀的事情,但百姓却苦了,庆幸的是正统元年(1436)太皇太后禁止,百姓才松了口气。在海南菠萝蜜较早出现在临高,当时很多乡亲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王佐小时候也是不识其物。王佐的《菠萝蜜》一文读来生动有趣,比如“大易称硕果,此物无与友”、“造化妒全美,命形有好丑”,并指出好看的如圆瓮,而丑的如缺缶(大肚子小口儿的瓦器)。

  王佐已辞世几百载,行在桐乡,《鸡肋集》中乡景一一依在目,而已经由木升级成铁的牛车让你感叹岁月的快与生活的慢。


  透滩所见,一切皆是实,而在实之下王佐的世界更是社会之实。王佐一生是非不值议,走读乡村透滩其是魂也。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7张 | 更多 |
楼主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09-18 20:57:08

  
  
  
  
楼主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09-18 20:59:22

  
  
  
  
  
楼主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09-18 20:59:45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