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形屋东方白查村,黎族传统古村落

楼主:自游人阿端 时间:2018-10-16 09:36:36 点击:627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船形屋东方白查村,黎族传统古村落

  
文图/走读家-阿端 微信/DUANPIC


  无论是白查还是俄查,它们在外人眼中无一差别,都是茅草屋,唯一的区别是俄查的茅草屋看起来更烂一些,白查是非遗保护村落。很多人来到白查,都是因为被种种神秘而吸引,但大部分人会很失望,除了已经破败的茅草屋,已经看不到自己想要的任何神秘。那个由人在特定区域空间长期生活而形成的种种神秘,已经随着人的离去,消失在历史中。无人,是白查与俄查的共同点之二。白查人,已经搬离老村,在他处重建新村,住进条件比茅草屋更好的房屋。

  

  那些满怀憧憬的游人来到白查,再也无法看到“搞鬼”的神秘,“吃饭”的传统文化,长腿猫小姐曾在《俄查》中发表了自己的担忧:“村庄及与其相连的文化,都在失去活力,逐渐被取代、消失”。其实这种担忧是司空见惯的,只要生产力还在发展,这种担忧将永远存在。但担忧也正好反映了人的真实情感与控制欲,如果可以,人希望把所有的过往置放在同一时光段的多维空间中。简单地说就是,人既在新村生活,而同时也在旧村正常生活。

  近日重返白查,举目比上一次显得“失修”。但这种表面其实对文化本身没有多大的影响。文化已经完全可以不依附茅草屋这个形式而被固化封存,它并不会因为茅草屋的新而增加文化也不会因为其破衰而减少文化。

  

  黎族的茅草屋有一个正式的名称:船形屋,“形如倒扣的船”而得名。关于船形屋的资料已经非常多,就不再搬运至此。长腿猫小姐说,“我很担心过去的记忆将飞速流逝,今天的它我不熟悉,从前的它又将离我而去——我终将失去它,彻底的”。

  这种感觉是完全理解的。在新旧文明交替下,反映出的矛盾心理。对新事物的不抗拒对旧事物的不舍,但最终会逐渐适应新事物,从而彻底忘记过去。为什么不把所有的“船形屋”村庄保护起来?其实一个白查足以,一个白查的存在,在地理与空间上提醒我们时间上痕迹,我们走进白查或者知道白查的存在,“船形屋”提醒着我们,在时光的长河中,我们曾经有过这种的生活形态,解答“我们是怎么来的”的哲学问题。

  


  2008年白查村船形屋技艺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这个结果是可喜的,至少在其他船形屋消失的情况下,在白查还是可以看到,但在同时我们的保护也是局限的.有些保护从某一角度上看正在破坏传统村落的自然生态和人文景观。如水泥道路的修建肢解破坏了村落,旅游设施是那么的突兀。而另一方面,确实也很难达到整体保护的理念,生活水平的提高与生活方式的改变已经从基本上改变了上个居住文明,生产力的发展是不可能走回头路了,船形屋将成为历史,其所承载的也将成为人类一笔珍贵的文化遗产。

  

  △2018年10月12日走读团队白查合影 羚羊/摄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5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