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崖古驿的五种路面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10-18 15:12:07 点击:279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海口市西缘北铺村,明末砌的二十里石板驿道之一段。

  近代公路在海南出现,已过百年。作为古代交通骨架的驿道,多半率先变身为公路,此后路面一再扩宽、被覆一再更新,能原样保留至今的路段已经凤毛麟角。楼主曾各处奔走,以考察琼崖古驿,本帖将当时拍摄到的驿道实地路面孑遗,集中讨论。
  海南驿道主体,是由府城东西两门穿出,绕行全岛的“环岛驿”,加上中线即府城南门出定安再东南下行会同,最后是十里北线,由府城“钥匙门”通往海口。
  由于地域广阔,社会发展不平衡,民力和交通需求也大不一样,根据实勘及记载,驿道路面大致可以分为四个档次,外加民初一种特殊形态。

  第一档:规整石板道

  规整石板道,是驿道的最高形式,所费不赀。这些路面主要铺设在府城内及近郊,多由士绅捐建,以精加工后的长方形大石板铺设,宽阔平整。
  以《民国琼山县志·卷五》所载为例:
  “府城内大街,自大西门直抵府城文庙东街并鼓楼横街”“府城西门外直街……铺石小南门内至四牌楼,一由四牌楼至小北门,一由四牌楼西至大路街”,咸丰以后,铺户陆续捐集巨款“铺以大石,以便行人。”
  府城大西门的内大街、外直街从小南门至小北门路段,以及城西大路街,均是驿道。这种路造价很高,有记载的如府城东门外驿道北冲桥一段,捐修石板路“凡七十丈,计费银七百余元”。费十个大洋才修得一丈,因此只有商业发达地区,方能规模修建。
  此外,一些有经济实力州县的若干城内官道,以及一些石桥桥面及石桥前后若干丈路段,无论官修还是绅捐,也都可能铺以高档石板路。
  由于这些石板路多在繁荣要冲,近代总是最先被开辟为公路,后来又铺以水泥,路面能侥幸保存者,几乎没有。
  目前所知只有一个特例,即海口龙华区内的“五里官道”。
  例子之所以“特”,一来它并不在驿道上;二来当时又的确是按高档次驿道规格修筑的;三来资格甚老,是明代万历所修,至今四百多岁;四是它足够长,现存有300米,包括一个标准的三叉路口;五是由于位置偏僻,因而保存极好,是近乎毫发无损的万历原物。总而言之,这是老天爷特意留下的海南高档官道样板。
  
  【图1 海口遵潭镇“五里官道”一景。】

  五里官道,位于石山区域的遵谭镇东谭村,明清属宅念都。据当代说明碑称,路修于明万历辛丑(1601),系因方圆五里内云庵村的林杰、卜宅村的曾鹏、何村的何其义先后考中进士,且都有官声,形成所谓“五里三进士”奇迹,琼州府为资表彰,修筑了连接三村间的石板路,中间那个三叉路口正是刻意而为。
  由于份属村道,人车过往并不多,路面磨损不大,也没有明显的沉降。村民历代用心保护,无人撬用,石面除了无可作假的风化,至今保存非常完美。现场可见,路面有统一的宽度指标,石板方正,表面平整,尺寸划一。铺设范式严格,以“三纵两横”构成路面:先纵向铺出路心石,类似脊椎骨,再沿心石两侧铺横排石,类似肋骨,最后再纵向铺出两侧路边石。
  明清通常都会为中式举人、进士各立牌坊以作褒扬,修官道并非常规,属于特例。查诸版《琼山县志》,三位进士均记载清晰,前两位的坊表亦有载,但似都未见修官道的记载。所以“五里官道”还有第六条特别,即未有明文记载留存的大型公建实物遗存。三进士中最后一位中式是在万历,故万历修筑应无可疑。现场当年应该有记事碑存留,录事详细的琼山县志却因何不录,尚待探讨。
  今人多认为“五里官道”原本有五里长,后来残缺。对此笔者不敢苟同。
  所谓五里,是指三个村位于方圆五里之内,极言官道长而壮观,并非指石板路总长真的有五里。现存300米即明清九十余丈,可称百丈,当已基本完整,按晚清造价需近千银元,折七百两白银。这种高档石路若真要铺满五里,按明清长度换算为九百丈,当耗资六七千两白银。
  晚明与晚清虽然隔了近三百年,但国内农业及手工业生产力没有根本性差别,所以晚明所需的社会劳动成本也大致差不多。琼山虽是海南首邑,筹措如此巨资也是近乎不可能的,即使在府城,作为一次性建设项目也消费不起。何况万历年间社会矛盾深重,官方若如此宣扬“五里三进士”,无疑也就扰民过度了。
  
  【图2 定安老县城北门“外巷”石板道。】
  
  【图3 定安老北门门洞。】

  现存真正在驿道上的规整石板道,主要有两处。
  第一处,是定安县城北门门洞及城外“外巷”,通往百米外现已废弃的南渡江码头。这里也铺设了玄武岩石道及石阶梯,总共近百米长,石板方正,原貌保存至今。清康熙后社会治安转稳,定城重开北门,中路驿道在城北过南渡江,自北门入定城,北门就在驿道上。
  第二处,是明末崇祯十四年,澄迈知县汪之光将通往府城方向的驿道铺上石板,“自(老城)东门外砌至琼山之石山铺,共二十里”(康熙四十九年本《澄迈县志·卷二》),今琼山北铺村内规整的石板道,即其遗存(见题图)。
  这两处的石板,均系方方正正,石面经过细加工,质量远优于第二档的大丰村石板道。但路面之宽及制式之严,又不如“五里官道”,档次可称为“一档半”,是研究古驿道不可多得的历史遗物。
  
  【图4 澄迈县大丰村多峰铺石板道。】
  
  【图5 同上,多峰铺石板道。】
  
  【图6 儋州中和镇故城内的古石板道】

  第二档:普通石板道

  普通石板驿道的现存路面,以澄迈县大丰村为代表。
  这个古村,明清时既是市,又是多封递铺所在地,驿道自村中穿过。石板铺设宽度以及加工精度都没有严格标准,酌情而定。石板大致平整,边缘不成矩形,漫地混铺。以此实现路面的硬化,可以满足车马行人干净顺利地通过,晴天无尘土,雨天不泥泞。也有用数行粗加工石板沿路铺设的。由于石板只是粗加工,造价比第一档低得多,而路面的平整度、坚固度及美观度均不如第一档,人走很好,但木制的牛车轮碾过则难免有一定颠簸。
  琼山西邻有死火山,因此琼北广泛地区火成岩比较易得,传统石工也多。西路驿道所经之琼山富教村、北铺村,以及定安县城、儋州故城等地,至今仍可以看到不少这类石板路,其中儋州武定门道路为原物,与驿道所经、已经消失的之东门、南门是一样的,门内街道均是如此铺设。
  琼北各地乡镇,只要具备一定经济能力,都可以见到城内村内,或郊外重要通道铺上石板;而驿道只要有,就肯定是重要通道。
  
  【图7 海口市龙泉镇以南的中路驿道,2015年尚存的明中期石板路段。】
  
  【图8 中路驿石板路段较完好的30米路段。】

  明代正德之前,琼山境内的中路驿道修筑有长达五十里的石板路,还有宽窄尺寸的记载。2015年底实地踏勘,龙泉镇以南尚见多处石板路段,其中石板完好的路段近三十米,成为珍贵遗存。后来随着定海大桥接近竣工,相应道路一旦翻修,这件古迹估计就已灭失了。
  此外,野外驿道一些重要关隘段,虽然人烟稀少,因是无可替代的咽喉之地,也会花钱铺上石板以免年久踏陷。例如万宁、陵水之间的著名险隘牛岭驿道、崖州的回风岭驿道跨岭段等,据载都铺有石板。这两处,是琼崖古驿最具代表性的路段,为了看到一点孑遗,我多次实地考察,可惜都无果。
  虽然历史上的石板路面绝大部分都已消失,不过,普通石板路依然是当代还能看到的古道主要实物遗存。
  
  【图9 昌江县海尾镇海边,双塘村与塘兴村之间的古驿道,民国扩为公路,2015年仍是土路。】
  
  【图10 海尾镇海边古驿道的另一图。】

  第三档:土路

  就长度而言,土路应该是郊野古驿的主体。
  土路有一定维修措施,路面较平,通常有粗略的宽度标准。如果年深月久踩踏下陷,可以在旁边另走一路。清初方志载澄迈老城以东,明代曾有七八里“踏伤来脉”的深陷驿道,后来才改走另线并特为铺石。但是如果在人烟稠密之处,两旁都是田园,则无法挪移只能继续使用。年深月久不断深陷而无法修补,以至低于地面逾丈,成为通过条件恶劣的“巷路”。如临高县皇桐镇的某些地方,直至海南建省前后,依然可见长达数里、深达丈余的若干“巷路”的历史风貌。
  土路驿道目前即使还有若干孑遗,也不容易判别。例如现今琼海市乐城镇万泉河南岸,两个留客村之间有条便道,南下直通古温泉铺所在的北岸村,有将近两公里长。由于近现代这里一直属于荒辟地段,路面只有简单硬化,很接近原汁原味的明清驿道,但几乎无人注意。
  三亚崖城镇南不远的广济桥,桥面及桥两端的短段土路,也是驿道,民国海榆西线公路亦从此过。广济桥最早建于明景泰,为木桥,重修砖桥于清康熙九年,此后至今再无重修,是环岛驿上原样存留的唯一古桥,其桥面及两端路面,均系驿道土路原物。
  今昌江县海尾镇东部海边,双塘村与塘兴村之间约3公里长的古驿道,民国时扩宽为公路。2015年底所见,仍系土路原貌,非常罕见。
  驿道土路位置考据即使很准确,但是由于人工修筑特征不明显,年代不易判断,能否具备历史遗迹身份是另一个问题。
  土路的质量不敢恭维,尤其在雨季。一位晚清时游历海南的美国传教士,用风趣的笔调调侃这种原始路况:“可以把海南岛的道路分为较好的、够糟的和非常糟的三种。如果一个人可以坐在躺椅里旅行而路面又没有滑到使抬椅子的人不停滑倒的程度,那么在某种意义上就可以说这条路是相当不错的”(王翔译著,2001年版《棕榈之岛·第六章》)。
  这位传教士描写的应该是雨季。大雨过后道路到处泥泞溜滑,甚至不忍卒睹,旱季的路况好得多,只是难免红尘滚滚。
  
  【图11 昌江县海尾镇海边的沙鱼塘村,明清驿道“小员铺”所在。典型的滨海沙路驿道。】

  第四档:滨海沙路

  滨海地带沙路,曾经有几百里之多。琼西南苦旱,沿海土壤沙化重,很多地方覆盖着“色白如银”的厚沙。人马走在灼热的沙土上,既累且慢,最为艰苦。但是沙层抗压,来往再多也不易凹陷,亦不易积水,没有泥泞,是其长处。这些维持着自然状态的路段,现今琼西尚多,但哪一段是古驿,就更不易辨认了。
  热带骄阳底下行走沙路有多艰难?请看《康熙昌化志·卷一》令人印象深刻的描述:
  “自儋至崖八百里许,沙深尺余,色白如银。无四时,日中蒸热不可以昼行,强行者肤肉溃烂。虽林木蔽天,无虎狼之患,故夜行便之。或潮来则路阻,居民熟谙水候者,坐在岸上俟潮退方渡。随足有金光迸出,大者如火,小者如萤,来往之人皭然可鉴。”
  这样一幅图景,荒蛮与神秘兼备,非常独特。没有四季之分,行者在“色白如银”、厚厚的沙地上赶夜路,为的是尽可能逃避烈日高温。一定曾经有人迫于时势,在烈日烤炙下“强行”,以致烫伤脚踝,甚或导致残疾或中暑身亡。自儋至崖,沿海土壤沙化都重,只是有些路段更重,有些稍轻。无论人马走沙路,都特别累,也慢,牛车则更难行。
  
  【图12 琼海市乐城村是六百余年乐会县治,图为村北古驿道上,已被严重压伤的老城砖。2007年。】

  第五种:特殊年代城砖路

  此外,还有一类特殊路面,即路段不长、历时也短暂的“城砖路”。
  “城砖路”不是历史叫法,只是笔者杜撰。1920年代初各地纷纷拆除城门和部分城墙,修通公路,拆下来的城砖有的就直接用来铺路。当时海南极少汽车,水泥路面也未出现,铺烧结砖可以大大改善通行条件,也能在多年内抵受牛车马车和人踩,这就是城砖路。
  据《三亚文史资料·第二辑》载:1921年崖县县长拆城门扩路,又发动高小学生义务劳动,以大砖块从西门往城外顺驿道铺了近500米,至接近迎旺塔处,路宽4米,还立了碑。这些大砖就是拆城的烧结砖。但是后来多半被村民偷偷撬走私用,剩下的通行汽车后也逐渐压碎无存了。
  类似道路,在琼海乐城村却一直保存到最近。该村在万泉河下游的江心岛,自码头至古县治老街有约500米长的大块烧结砖铺路,当地相传此路已有五六百年。笔者考据认为,该路确实是最迟明初就已定线的环岛驿一截,历史六百多年,但是烧结砖铺地不可能如此耐久,铺的应该是民初拆城墙砖。
  乐城在冲积岛,为了防水,城墙基部或用石料,墙体则主要靠烧结砖。崖城民间现存古墙砖中较大号的,与乐城铺路砖尺寸甚相似,也是河泥烧制。从2007年所拍照片观察铺路砖的磨损程度,应该就是七八十年内外的事。
  乐城城砖铺路未见文字记载传世,却有实物,与崖城城砖铺路之有记载而无实物留存,可以互补,相得益彰。
  乐城岛上由于一直没有通汽车,老砖路就一直没变,存在至21世纪,成为仅有特例。2005年大桥修通汽车上岛,两三年间砖路即已被碾压至严重破损。2009年当地村委会将砖块撬起,改铺为水泥路。这个海南唯一尚存的大砖路景观就消失了,一时成为新闻,但是部分老城砖应该因此能保存下来。
  另一种城砖石砖路,至今尚在路面,不过不在驿道了。儋州市中和镇不少老街铺设的是不规则石板,惟著名的民国老街,系1920年一场动乱兼大火后重建,街上铺的却多是规整的短石条。2011年造访,恰逢街上铺设地下管线,撬起成堆的铺路石。细看原来都是长条石砖,与残存古城墙石砖尺寸质料相同,应是当年拆城铺路的遗留。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3张 | 更多 |
作者:成有子 时间:2018-10-18 15:31:09
  好文。赞。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10-18 23:29:51
  何老师好厉害
作者:东方一士 时间:2018-10-23 19:21:05
  这可不是一般的兴趣爱好啊!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8-10-24 17:49:13
  好文。身在异乡有此考究,值得学习
作者:羚羊2009 时间:2018-10-24 18:04:25
  古驿道不可多得的历史遗物。学习!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10-30 20:27:10
  多谢上面各位前辈朋友的鼓励!
作者:羊文良 时间:2018-11-02 18:13:10
  楼主真心搞学习,向楼主致敬!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