撩开“万陵古道”的面纱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18-11-03 10:17:56 点击:28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万陵古道”南段山口,路边立有“自然保护区界”小石碑。

  ■驿道迷失

  离开万宁市,沿国道或高速南行,地势很快发生变化,山越来越密,越来越高。到与陵水交界的牛岭,便进入全岛海岸线地势最高的一段,出现山海直接相逼的壮观景象。这一带生态保存良好,是著名风景区,脍炙人口的日月湾旅游区、分界洲生态景区、香水湾旅游区等,就成品字形密集相连。
  这里是东线咽喉之地,到这一带旅游的人,多半会听到两条著名古道,一条是“牛岭古道”,一条是“万陵古道”,前者位置相对明确,但是后者,则未必了。
  所谓“万陵古道”是当代人的概念,明清史志未见这种提法。当代《万宁县志》,给出了两条万州陵水间的古道,即“东澳线”与“兴隆线”:
  “从万城为起点,分两条古道南下,一条是由万城到白芒村,渡太阳河,经东澳墟、双灶村、桥铺村、大乐岭、乌石、杨梅、茄新,越牛岭,抵陵水县城,长70公里……另一条是沿太阳河西到兴隆,越石门岭到达陵水县城,全长85公里。”
  看来,这就是“万陵古道”的标准答案了?未必。
  沿太阳河谷上行的“兴隆线”,历史很短。源自民国“龙兴路”,也就是环岛路东线的万州境内一段,从龙滚下万城,再西南行,沿太阳河谷经过牛漏、兴隆、南桥,至万州陵水之间的分界岭。至于分界岭南下陵水一段,则称为“陵万路”了。
  至于“东澳线”,历史的确久远,留到文末分析。但论“万陵古道”的首选资格,还轮不到它。
  因为,另有一条法定“官路”在,即环岛驿道的万州——陵水段。不过到了近现代,这条重要性曾经首屈一指的古道已被边缘化了。当代第一版市县志编纂时,海南古代地方志尚未得到系统整理,所以,驿道记载整个迷失,也是不足为奇的事。
  本帖将这三条历史通道逐一论述,重点当然还是驿道。由于古驿边缘化,“撩开面纱”以后,恰恰能成为怀古的好地方。
  看完,您也许就会知道“万陵古道”应该花落谁家了。
  
  【图1】万州市东山桥。

  ■民国“万陵路”

  龙兴路是万宁第一条近代公路,也是今日G223国道万宁段的前身。有人认为这条路在民国15年(1926)建成通车,其实不是,要晚得多。
  1930年版《海南岛志》记载:至1929年该线仅通车第一段即乐万路(乐会至万宁城),万宁城至分界岭未提,肯定未完工。
  其后,成书于1933年初的陈献荣《琼崖》,在《第五章·交通》,对万陵路的完工表述,尚有迷糊处:“万陵路:万宁县城经兴隆、税司达陵水县城,全路长150里”被列入已建成通车项目,又将“环海路:由万宁县城经陵水至崖县一线,全线共长约300余里,为第一段”列入尚未完成的项目。
  民国“龙兴路”的命名,显然是指龙滚到兴隆,兴隆以南,当时尚未修通。
  据《民国广东通志未成稿·海南》,未有万宁县的调查资料,但有陵水资料而涉及万宁的。“由陵水县治至分界岭止”的一段,称为“陵万路”,全长42里,由琼崖官民合办陵桥公司建造,投资10万银元。但是万州陵水两县境内这段“全长二百六十里”的环岛路(已经包括了万陵路)修筑,历经坎坷,“于民国十七年(陵水)黄世治县长倡建。后因经费支绌,屡筑屡停。至二十三年(1934年)春,符麟瑞县长始完成之。”
  这才是万陵路最后完工通车的记录,难怪此前陈献荣的《琼崖》语焉不详了。从这几段记录中可以看到,万陵路,属于民国环岛公路最难啃的骨头路段之一,屡修未通。为什么?
  除了地形复杂,最大的问题还是深入“黎峒”。从兴隆以南的“合口”至陵水县光坡镇以北这一大段,过去都是黎区,汉人甚少进入,清末冯子材“平黎”之后,情况略有变化,但也变化不大。
  万陵路最后修成的大背景,应该与陈汉光“治黎”成果密切相关。由此可见,这段公路出现至今不过八十余年,与“万陵古道”并无关系。
  
  【图2】追溯明清驿道的万州南段。
  
  【图3】同治五年《广东图》中,陵水与万州同时出现“万陵市”。红点是与“万陵古道”相关的地名。

  ■清代方志有错调

  公路出现之前,万州陵水之间最重要的通道,就是古代环岛驿的一段。要说“万陵古道”,无疑地只有这段驿道才最有资格。
  明代《正德琼台志》对万州南行驿道所设置的铺舍及驿站,有如下记述:
  “……州门(附万州。自乐会县门铺至此一百二十里——原注),踢容,黎岐,青藤。以上属万州。
  “乌石驿,在陵水县乌石乡。”
  这些居民点现在大都还能追溯,由此可以确定驿道走向。
  自万州城西门出(清代有西门塘),第一铺为踢容铺,“在州西(南)十里踢容渡”。故址莫考,但是必在踢容河(今太阳河)北岸,河宽不能架桥,所以设官渡“踢容渡”以济。这一大段踢容河当代都已经成为市区,难觅农耕景物了。
  下一站,史料记载略有分歧。《正德琼台志》载为“黎岐、青藤”两铺,清代两部《万州志》则载只有一铺即“黎岐铺,西南三十里青藤岭下”,又载“(州治西南)三十里曰青藤岭……向州,势高。地产青藤,故名”。
  《道光广东通志》《道光琼州府志》的“邮政”,则都载青藤铺离踢容铺二十里,再往下二十里,是“篱邕铺”;又载陵水驿道在“万陵铺”与万州驿道相接,种种都与正德志不同。
  分析:道光志所载铺舍里程,常有不准确处,而“篱邕铺”无非是“黎岐铺”异译而已(古代“歧”亦作“迤”,与“邕”近音),加以青藤铺与“篱邕铺”顺序错调;所谓陵水驿道在“万陵铺”与万州驿道相接,也是这个乱序所致。
  所以明清记载相异,并未说明驿道有事实上的分歧。
  道光志这个乱序,给此后的几份舆图带来误导。较早的是《同治广东图》,陵水与万州都同时出现“万陵市”,直至清末,各版舆图继续犯同样错误。到了1930年《海南岛志》,万陵市才又正确地回归万宁。
  万陵市,含义便是两地交界处的市,尽管事实上离县界还远。该市当代萎缩,但仍有地图标示“万陵市”,亦有标示‘小万陵’者,是一个小村,在礼纪镇内村东北。
  “万陵古道”的具体路段,就是黎岐铺顺九曲岭通道南行,经过张公田、海田村到海边,再下行进入乌石铺(附于乌石驿)这一段。承接了这条线的基本走向,当代修筑为425县道。
  
  【图4】礼纪镇街南部的礼纪河,太阳河支流。
  
  【图5】礼纪桥。老黎岐铺在拍摄者背后,这条河曾是驿道障碍。
  
  【图6】莲花村,明清青藤铺所在地。

  ■“歧黎铺”是转捩点

  图上追溯,按《正德琼台志》的清晰记载阐述。
  黎岐铺位置,应在今日万宁市礼纪镇,“礼纪”是“黎岐”的字面雅化,这个雅化值得一赞。
  而该镇西南5公里,西线高速莲花服务区西侧不远碑头水库边,一座海拔百余米的高岭,就是青藤岭,名字没变。青藤铺的位置,应在岭东不远今日的内村、莲花村一带。
  回看踢容渡及踢容铺的位置,应当在今日万城镇西南铜鼓村、后山村之间,从这一线渡河,经今日溪边头村,西南下礼纪镇,即驿道顺铜鼓岭、镜门岭北脚西南而下,既避免了无谓爬坡,亦没绕远。此段各铺距离,都是正常的。
  青藤铺,才是万州南端最后一铺,不过它的标志性意义超出了万州。
  青藤岭是座孤岭,但它背后却有一系列更高的山峦。环岛东线驿道大致以青藤岭为界,分为南北两段。北段驿道沿线,明清间以农耕文化占主导地位,沿海低平地域较宽广,开垦较为成熟,只是微丘土坡,偶有山岭也多是孤山,既不高,连片也不广。沿线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安定程度,大致自北往南递减。
  万州南下过了踢容河不远,就陆续出现丘陵。州治正南二十里左右开始,近十座海拔超过200米的小峰峦,连绵数十里直至石梅湾附近。这片山地,正德志称为湳陵山等,清代诸县志称为小南山、牛标岭等,当代地图称为镜门岭、尖尾岭、牛庙岭等。石梅湾再西,是更高的山地,渐次出现400米、甚至600米以上的峰峦。
  自黎岐铺开始,沿海地理特征有了变化。驿道逐步进入深丘区、浅山区,山势连片,自矮至高,驿道常常崎岖弯曲,须多处通过山海相接、草深石乱、险象环生的隘口。社会以黎峒游耕、狩猎经济占主导。
  所以,该铺是海南古驿众多铺舍中唯一以“黎岐”命名的。歧,过去是指比“生黎”还“野蛮”的人,据说连“生黎”都怕“歧”。铺名显然是汉文化圈起的,其含义,显然是指自此即进入“黎岐”地区。
  
  【图7】莲花村以南,保存了更多老村屋。
  
  【图8】在425县道拍摄青藤岭。
  
  【图9】最能体会“万陵古道”遗韵的路段:425县道九曲岭段。

  ■一览古驿原貌

  人们也许会问:黎岐铺至乌石铺这一段驿道,为什么不能是沿今日东线高速公路线路走?
  分析如下:首先因为九曲岭通道是两座大山(东岭、西岭)之间的山坳,最直捷而攀坡最少的通道;其次为安全计,琼崖古驿的规律是尽量不靠山、不进山、又尽早离开山。
  证据一:“东岭、西岭”之名,应是近现代所得,间接说明九曲岭通道即使不是唯一通道,也是主通道,因为两岭都是以该通道为观察主体而命名的;若是沿东线高速走向,那么海拔327.6米的“西岭”就应该得名“东岭”了。
  证据二:晚清诸版舆图,该处标示有“海田铺(今海田村名)”,与杨梅塘(即清代驻兵塘)、田头铺成一线,可见官道是经由过海田一线的。
  由于近代牛漏、兴隆线通车成为主干道,这条老线陆续被荒废,现在是海胶集团的东路农场九曲岭队有些胶林。但是从1930年版《海南岛志》陵水舆图可见,这条线还是有几个村的,“海田、张田、公仔”都还是居民点,属于陵水。当代地图上,这条线有岭尾坡、张公田、海田等居民点。
  这段路,无论“东岭、西岭”还是“九曲岭”,明清方志都未见记载。正德志载的是“多碌岭,在(陵水)城东北八十里乌石乡”,“杨梅山,在县东七十里乌石乡”,在地图上落实方位,这就是西岭、东岭了。
  古代万、陵县志,对县界都仅作相对模糊的表示,并不明确。因为这一带山势连绵而逼人,自古罕有人迹,海边田地亦甚少,或有少数疍户,县界既没必要、亦无法细划。
  晚清那些不算精确的舆图显示,分界线大致在今日万宁东澳镇(时称东澳市)以南,“九曲岭”及沿路数村均属陵水,这都没错。事实上,县界是沿牛岭、杨梅山、多碌岭(即九曲岭西山、东山)与湳陵山南部各峰的连线划分的,坡头港即现在开发商命名的“神洲半岛”,整个都属陵水。
  “万陵市”及“万陵铺”,很可能就是民间“万陵古道”的言说根据,实地就是万陵市南面这段荒僻的九曲岭路。
  近现代的丢荒,使这条路保留了尽可能多的原貌,开发浪潮波及稍缓,不少处所都还能嗅到古驿的气息,非常难得。不过当代房地产大兴,一出南端山坳口(海田村),立即就是成规模的连片房地产开发。
  
  【图10】在425县道九曲岭段拍摄“东岭”。
  
  【图11】九曲水相傍县道沿九曲岭谷下行,图为流出海田村后即将入海。

  ■中古通道

  最后说说万陵间的“东澳-桥铺线”古道。即当代县志所说“渡太阳河,经东澳墟、双灶村、桥铺村、大乐岭、乌石”通道。
  这条古道的确存在,而且最迟清后期起,这条路就可能比青藤岭-九曲岭道更热闹。但由于它的身份并非明清法定驿道,也没有“万陵铺”“万陵市”等历史节点,所以,今天要说“万陵古道”,首选还轮不到它。
  不过,桥铺村、坡头港一带历史非常久远,可以上溯唐宋,这条东澳-桥铺线,其实的确是中古时代的“万陵古道”,此事涉及一系列考据,已经是另一个课题了。
  明代重设环岛驿,为什么放弃“东澳线”而取“黎岐线”?首先是后者比较直捷,里程较近,其次,明初琼东的汉文化圈已经比唐宋时代扩大了,通道可以稍微深入内陆。
  海田村再西南行的数十里海岸线,山大人稀,山海相接的险地与小块河口坝子交错出现,游客无不感叹自然景物美不胜收。但历史上汉农耕文化的发育条件非常狭小,黎文明背景人群一直占压倒优势。从这里到陵水县城的一大段驿道,只能紧贴海岸,一旦发生“黎乱”,就极易被遮断。
  出海田,在山海之间艰险重重地跨越数道溪涧之后,终于来到了全岛沿海最高岭——牛岭。这段驿道就是“牛岭古道”了。

  ■声明:本帖图文均为原创,转帖引用,请注明出处。剽窃必究。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更多 |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11-03 10:24:15
  何老师威武!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18-11-03 13:40:27
  拜读!
作者:崖州人后裔 时间:2018-11-12 21:49:56
  拜读。
作者:上善若水清Q 时间:2018-11-13 10:39:09
  好贴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18-11-16 12:41:43
  拜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