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风雨铺前港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19-01-10 09:55:05 点击:13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8年岁末,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在2018世界海商(博鳌)高端论坛开幕式上致辞,有一句很有意思的话:海南在中国地图的角落,但是,从世界地图上看,海南是世界的中央!
  上溯近100年,牵头创办海南中学前身琼海中学的海南铺前人钟衍林也说过近似这样的一句话:海南是南洋的中心,东对菲律宾,西接暹逻安南,南望英荷各属地,北对香港。
  如果说海南是世界的中央,那铺前就是这个中央的眼睛。千年风雨,波追浪奔。铺前,就是这样卧在海南岛的最北角,静看海上千帆竞渡,百舸争流。卧听天下风雷,神州逐鹿。
  铺前,三面临海,处在海南东部的最北角。远在宋代王象之编纂的《舆地纪胜》中就有说文昌县北一百五十里有焚艛岭,传说大汉时期伏波将军曾派遣李将军带兵渡海在此登陆(《通志》记为汉艛船将军杨仆)。登陆后便火焚艛船表示破釜沉舟置死地而后生以激励士卒奋勇杀敌而后得名“焚艛”,其址就在今天铺前新埠海至七星岭一带(唐时还没有“七星岭”概念),北宋的《九域志》也记这里当时已有焚艛镇,焚艛镇便是铺前最早的集镇。从汉至隋唐,铺前都是海南最有名的三大港口之一。
  
  中唐时期海南岛东北部州县分布图略 (底图来自海南省博物馆)

  自唐贞观年间改平昌县为文昌县属崖州始,至宋初废崖州改属琼州以来,铺前港一直都是海南最繁忙的商埠。《舆地纪胜》引述旧志载:“自琼焚艛而西,儋州、感恩、石排、侧浪,与崖州分界,计六百八十余里”。焚艛是海南距离大陆最近的港口所以以之为中心定位,宋代之前海南陆路难通,基本上是沿着海道交通而环岛设治。而东部沿海口岸水浅不可泊舟,焚艛港以距离大陆沿海最近且港深地利,隋唐时期,海南环岛设治而有治无疆。自隋唐以来,粤东及闽浙一带移民皆从这里登陆,然后沿东部向南往文昌以及乐会、万宁等地移居,故明清时期的志书都说乐会及万宁是从文昌县划出来置县的。到了宋代,由于人居环境的变化便选择风浪洋流相对稳定的靠西位置也就是今天铺前港的位置设置岸铺,铺之前的铺前市也就随之形成。
  康熙《文昌县志》认为,文昌县旧舆图有错,不该画文昌县为三面临海,文昌只有东面和北面临海而西边和琼山接壤,因此修志时编制舆图便改了过来。其实,旧舆图并没有错,唐宋时期文昌县在这里并不跟琼山县接壤,琼山县当时属地在现今的海口市旧州镇一带,属琼州管辖,而文昌县则属于崖州管辖。《旧唐书》记唐时崖州先后置有五县:舍城、平昌(文昌)、澄迈、颜卢(后改颜城再废归属舍城)和临机(临高)。琼州也先后设置五县:琼山、颜罗、曾口、容琼和乐会。唐时跟文昌县隔海相望的是同属崖州管辖的舍城县,一直至宋太祖开宝四年(公元971年)灭南汉后废崖州归入琼州,其时尚保留文昌、舍城、澄迈、临高、琼山和乐会六县。后又废舍城县归属琼山县才使文昌县跟琼山县在铺前一带接界。明初为了分担文昌海防的压力,便将调塘四个图(现三江农场一带)划归琼山县(明初的“塘”是兵站编制,《六部成语·兵部·塘兵》:“比汛狭小曰塘,比塘狭小曰铺。”)。
  不可置信的是,民国初年广东省政府画制的地图上还依旧舆图把这一带画为文昌县辖地。

  
  1928年广东省政府绘制的海南岛地图

  明代至清初,倭寇和海盗日甚猖獗,海患之害让铺前人触目惊心。古志云:海患飞舻飘忽,瞬息登陆,是患之最近者无如海,筹划之最急者无如海。看看志书上有关铺前的海患记载:
  嘉靖十八年八月,海盗掠铺前,军民斩贼首32颗。
  嘉靖四十三年,贼入铺前港,深入琼文两县掳掠。
  隆庆元年,海贼曾一本、何侨从铺前新埠港登陆,掳村民百多人。
  隆庆二年十月,海贼从铺前木栏港登陆,掳掠木栏港一带诸村庄。
  隆庆五年正月,海贼从木栏港登陆,掳村民百多人,
  隆庆五年二月,海贼从铺前、海甸岛登陆,掳铺前村民百多人,琼山澄迈遣兵援助。
  万历元年四月,李茂(原琼山小林人,少年时被海盗掳掠,长大后也成了海盗)攻占铺前,杀官民数百人,占据城堡军营,为非作歹。
  康熙元年,海盗数十艘船从铺前港登陆,掳掠五百余人。
  康熙十二年,海盗杨二从铺前港登陆,掳掠生员韩亨时全家及居民百余人。
  康熙十九年,海盗杨二、谢昌发率贼船百余艘从铺前港登陆占据铺前为据点,掳掠琼山文昌一带又攻占海口所,掳掠文昌、琼山、澄迈和定安数县,府城危急,最后从广州调水师总兵蔡璋统兵南剿。
  《文昌县志》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康熙十二年,铺前人蔡志远离家外出,正逢这天海寇掠劫村庄,他的妻子颜氏护子并义不受辱而被强盗砍杀,昏危。强盗以为颜氏已死便不管,然后掳掠她十多岁的儿子卖到台湾为奴。35年后经过千辛万苦的儿子逃离苦难回到铺前寻找父亲,想不到年迈的母亲尚在,悲剧一时传为美谈。
  面对淋漓的鲜血和刀枪威胁,很多铺前人选择了南迁。是留在铺前还是向岛内迁徙,同样都需要勇气,内地的盗贼同样猖獗。其时在海南的生存环境举步维艰,此地并非世外桃园,山贼的捣扰并不比海盗的侵掠轻松,是留是迁,孰优孰劣不是一言所能撇得清。
  风雨千年铺前港,在明至清初的三百年时间里,铺前先民所受之海患,惨不忍睹。
  而更让人心有余悸的还有来自天灾。《万历琼州府志》载:明万历三十三年五月二十八日亥时地大震,自(府城)东北(即铺前方向)起,响声如雷,公署民房崩倒殆尽,郡城中压死者几千……调塘(铺前以南地区)等都田沉成海计若干顷,二十九日午时复大震,以后不时震响不止。万历大地震时铺前一带是重灾区,一片凄凉,震后铺前港一带有好多人迁居内地。

  
  当地居民族谱记述万历大地震后东寨港一带居民大批向南迁徙的情况

  铺前最早的地名叫迈犊村,宋代开始在这里设置岸铺,随着移民的到来人口的增加铺的前面便开起了市,名曰铺前市。元代沿之,铺前市的地名也定格保存了下来。到了明代,虽然《大明一统志》有记:“铺前港,商帆海舶多集于此”。但由于海盗倭寇屡侵沿海村市,为了增强沿海防御,明初洪武三年便将设于迈犊的岸铺升格为巡检司,直属海口卫指挥。其时,文昌县属地的两大港,清澜港被称为文昌县门户,而铺前港则称之为琼州府之咽喉。明初在海南东路设置了六个巡检司,就包括铺前、清澜、调嚣(今潭门北)、莲塘(今万宁)、牛岭和藤桥。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琼州知府张子弘因盗贼焚掠嚣张便招兵百名委百户王忠义统领并建起土城设营防守。为了加强铺前港一带的防御功能,隆庆四年在七星岭、木栏头和新埠海一带设置烽堠分哨所三座,在木兰驻兵建木兰寨。万历己丑(1589年)设参将府,参将邵鲁和将参将府建于铺前市北门原李茂宅,有正厅后堂五间,穿堂一间,左右廊仪门等各三间。由于海防压力太大,万历辛卯(1591年)参将邵鲁和、千户周宗契领兵二百二十名防守,又把参将府迁于铺前港东边,还在土城北建起了演武亭练兵。千户周宗契又带领兵民运石于旧城东山筑砌石城,周围一百八十五丈阔半丈高丈余,启南北二门浚濠深广约二三百尺周围视其城。至清初又在铺前港之北建起了大炮台。

  
  《文昌县志》绘制的铺前巡检司周边图

  清初藉以海防的安全,实行了迁界禁海,下令沿海省份“无许片帆入海,违者立置重典”。为了封锁台湾的郑成功,朝廷划定濒海范围几十里,设立界碑,强制沿海居民内迁,沿海一时成为无人区,至雍正时期才逐渐改变。但由此而造成了铺前沿海的荒芜和人民的贫困,也就从这一时期开始,铺前人开启了下南洋的历史。一批批为了摆脱贫穷为了圆梦的铺前人,又开始涉足四海,由此又给铺前港带来了繁忙和繁荣,尽管好多人衣锦荣归,尽管铺前港建成了一条带南洋风情的骑楼街,但毕竟更多的人再也没有回到了铺前港。

  
  建于民国初期铺前的骑楼街 (网络图片)

  风雨千年铺前港。铺前港虽然繁荣起来,但此地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宋朝人称“琼州自古无战场”。历来改朝换代,天下已乱海南未乱,天下未定海南已定,但铺前港从来就没有轻松过,天下风云变幻,铺前港就象一个温度计,时时度量着中原的脉搏。就是近现代的几场大战,也给铺前港画上了几笔浓墨。
  1925年12月17日,国民革命军张发奎部,就是选择了从徐闻县的外罗港启航在铺前新埠港登陆,革命军将士们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迅速占领了滩头,紧接着向铺前镇进攻,又马不停蹄的攻占了铺前铺以南的交通枢纽三江镇,然后跟从儋州一带登陆的陈济堂部夹攻府城和海口。此役大出邓本殷的意料,猝不及防,打乱了他的整个防御计划使之彻底失败。这就是当年铺前一带传颂的“新军赶老军”的战斗。

  
  1925年国共合作时期的国民革命军 (网络图片)

  此次战役的胜利,彻底摧毁了广东军阀邓本殷在海南的残酷统治,也因为此役的胜利,扫除了阻拦广东革命根据地统一的障碍,同时使随军渡海到海南的共产党员罗汉和王文明在海南岛建立起了中国共产党在海南的地方组织。

  
  张发奎书法。张发奎(1896—1980),广东韶关客家人。1925年冬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12师师长,率军渡琼从铺前登陆驱逐军阀邓本殷。

  时间又到了1950年4月,国民党名将薛岳在海南建起了海陆空的“伯陵防线”。为阻止人民解放军渡海解放海南岛,薛岳把海南的海防划分为东西南北四个防区。薛岳以铺前木栏港为北区和东区的结合部,以主力第1路军和第2路军分别守备东区和北区,重点就是木栏头、七星岭到铺前港一带。

  
  薛岳对铺前的防守担忧并不是多余的,因为铺前历来都是海南防卫的软肋。而在海岸的对面,解放军在40军和43军的两个渡海先遣营偷渡登岛后,兵团司令邓华觉得要接应整个大兵团的大规模强渡海峡登岛,接应兵力还是过于薄弱。为此,15兵团指挥部决定,由40军和43军再各派1个加强团,向琼北地区实施正面偷渡攻击。40军的118师政治部主任刘振华率1个先遣偷渡团的3000名指战员从雷州半岛西南端的灯楼角起航,向着琼西北的临高角一带登陆。而43军第127师师长王东保、政委宋维栻带领127师379团和381团1营共3733名指战员组成的第2先遣偷渡团于3月31日22时30分自雷州半岛东南端的博赊港出发,登陆点就选在铺前港。
  王东保率领88只战船扬帆急驶,但4月1日凌晨3时左右,在船队穿越海峡中流后不久,即遭到在铺前港外围已倍加防范的敌海军1艘大型战舰和2艘小型战舰的拦截炮击。先遣偷渡团渡海船队一时被打乱,部分船只率先向塔市沿岸登陆。在塔市登陆船只和滩头敌军交上了火,还在海中的王东保根据枪声判断立即决定不在铺前港而改在塔市一带登陆,阴错阳差让铺前镇避开了一场战火。
  
  鸟瞰铺前港。右边是琼州海峡,左边是流入琼州海峡的三江水,大桥通向的对面是海口市。(新华网图)

  风雨千年铺前港,终于迎来了灿烂的阳光,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时间又进入了一个新时代,随着铺前大桥的建成,随着三沙市南海诸岛的大开发,随着海南自由贸易试验区和中国特色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在铺前港的前面,已经铺开了一条锦绣的前程。

  2019年1月5日撰于潭牛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1张 | 更多 |
作者:听雨茗 时间:2019-01-10 22:59:44
  这周从新溪角走起。谢谢分享!
我要评论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19-01-14 21:22:36

  
  民国初期海南岛的政区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19-01-14 21:27:16

  
  文字说明纠正:1940年代的海南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