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大岐河畔,重走史图博之路,寻梦昌江峻峰美画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16:23:54 点击:3426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沿着大岐河畔,重走史图博之路,寻梦昌江峻峰美画
  古水/图文/原创

  
  绚丽的大岐河谷
  2019年5月3、4日这两天,全岛许多县市都预报有下雨,可是昌江王下乡这边没见雨滴,气温不高,适合户外徒步,可惜少有蓝天白云作伴。走读海南100期既重走史图博之路第三季活动的参与者,共有24人,从昌江七叉(七差)重合村到王下乡洪水村,沿着南尧河(大岐河)畔徒步了约七公里,完成了87年前德国人史图博走过的路段,体会到路上的艰辛与快乐,用实际行动迎接“五•四青年”节的到来。
  一、稻谷飘香的洪水村
  史图博于1932年8月中旬来访荷乐地区,即现今的俄力村、洪水村一带,在他的大岐河谷照片中不但有荷乐地区的船型茅草屋照片,也有洪水村稻田的照片。根据那时洪水村的照片分析,洪水村的水稻还没收割,有可能是第二季的。
  
  史图博到访“大岐河小山谷”照片,其实是在洪水村拍摄的
  
  笔者在洪水村的拍照与史图博的照片对比
  我们到访洪水村时,一眼望去,宽广的稻田若人喜爱,已经全部挂穗,显得沉甸甸,估计半个月后可以收割。有许多稻谷正处于收割季节,一大片金黄色的稻田,谷粒饱滿压弯了稻穗,村民们正忙着收割,有人工割稻谷、人工车稻的、也有机械割稻的、搬运稻谷的。正值“五•一”集中放假四天,上学回家的孩子得于参与割稻,他们用劳动用汗水用果实来庆祝“五•一”节。看到这劳动的情景、场面,深感农民太辛苦了,生活真的不容易。对于50、60、70、年代出生的人来讲,大多数人都是经历过这样的劳动,甚至比他们更艰苦,可是对于80年后出生的城里人,有些人估计都认不出稻谷,更无法闻到谷香。当我们再次看到遍地金光灿烂的稻田时,心情感慨万千,我们闻到的是稻谷飘香,我们看到的是环山碧峰内的谷田,风景对我们来说确实是美,可是我们想到放下手中的相机、背囊帮他们一下吗,即使是半小时也好,让她们坐下来休息喝口水也可以,我们不能。也许我们没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我们还要赶路……。
  
  到访的同伴合影于洪水村,羚羊主拍
  
  还没开割的稻谷,挂穗沉甸甸





打赏

4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43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走读家咖啡 时间:2019-05-10 18:09:02
  占位置,等更新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19:14:07
  
  远处的机械收割机正忙着开动收割

  
  马达带动的车稻机正在车稻谷
  
  人力扛谷虽苦心甜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19:40:35
  洪水村住着是杞方言的岐黎族。史图博说:侾黎最重要的劳作就是耕种水稻,耕作方法极为原始,水牛犁田。我们看到洪水村的黎族居民,他们也在用水牛犁田、耙田,种水稻。可是最原始的赶群牛到水田间踏烂田地的耕作方法已经没有,收割后用手打谷粒的场面也没看见,看到的是马达带动的车稻机。史图博说过的“富裕的侾黎还会养着很多漂亮的海南岛小马,这种马也就1米多高,马头很小而较短,蹄与飕骨之间很细,但好像很耐劳”。这种马估计大岐黎的洪水村没有,因为洪水村道路不便,与外界交流不多,少有富裕的黎民。但不管怎样这种小马在宋代的海南岛已经有了,前10几年看过一本书,书上还写着越南人来海南岛买这种䅗小的马。如今这种小马不知道什么原因,在海南岛上几乎没见报导,笔者很想看看这种小马长的是怎么样的。洪水村现在还有一些茅草屋,可是数量已经比前几年少了好多,几乎没人住在里面,有些已经损坏,如果不修理,任其自然消失,我们往后就再也见不到了这些传统的船型茅草屋。我们在洪水村看到一间近几年建的茅草谷仓,建在离稻田很近的高坡上,形状如高脚屋,四脚撑起,离地面约50厘米,可是门已经锁住,无法看到里面是否装有谷子。建这种形状的高脚屋作为谷仓,一是防潮,二是防老鼠。同时,谷仓 建的离住宅密集远点的地方,是防止村庄火灾殃及池鱼。

  
  谷仓

  
  洪水村船型茅草屋
  二、大岐河畔牙迫村
  在昌江县王下乡境内有这么一条河流,名字叫南尧河(又名南绕河),古时称大岐河。属于昌化江水系支流,全长41.4公里,坡降为千分之9.55,发源地白沙县尖木岭,地出口东方市丘陵山下。在昌化江水系中,每年的5~6月和8~9月出现降雨的高峰。
  
  昌化江水系的南尧河支流
  1932年8月14日德国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史图博来到牙迫村,他1937年出版的德文版《海南岛的黎族一一为华南民族学研究而作》书里称这条河为大歧河,他沿着这条河畔逆流而上,从感恩县(现东方市)到昌江王下乡,他的目的是了解海南黎族的情况及分类、生活习俗,也赞美了大歧河畔的风光,并且拍了几张大歧河畔风景照片。我们的目的是沿着他走过的路,体会路上的辛苦和河畔两边的迷人景色;沿着他到访过的村庄,看看现在到底有什么变化。牙迫村,从史图博留下的两张照片可以看到他是来过,这两张照被中文版译成“荷乐地区的房舍”和“披力地区大岐河谷的岩壁”。我们实地拍照对比原图及釆访护林站的老同志说,图中荷乐地区的房舍,应该是大岐河畔的牙迫老村。另一张译为中文“披力地区大岐河谷的岩壁”,对比德文有“大岐河谷迫X”,这个“迫”子也许是牙迫村。这张照片的石壁是从大岐河谷的西面拍的,护林站的同志说,他们称岭上的物象为狮子岭。我们也拍了一张,不过是从东面拍的狮子岭。
  
  史图博拍摄的大岐河畔荷乐地区居民房子,估计是牙迫老村的。
  
  我们拍摄的对比照片,大家看看山体的左侧。
  
  中文译文:披力地区大岐河谷的岩壁,注意背景的山体是狮子岭
  
  与上图一样,德文的译文明显有:大岐河谷迫x

  我们也拍一张狮子岭的照片,不过是从东面拍的,史图博的照片是从西面拍的
  史图博在他的书上对牙迫村没什么描述,而是对邻近村牙格村,叙述的比较详细。不知道史图博书上的牙格村是不是牙迫村,这留于今后才进一步考察。位于大歧河畔有几个大小不一的村庄,如牙格村、牙迫村、抱白村等,史图博来回走了几趟,拍了大岐河畔的照片,从书上留下来的照片,我们经过实地徒步,现在几乎都可以对得上。史图博的笔下写着:他在牙格村,采访了大歧黎的风土人情、穿着,生活,劳作,风俗,并且住了一个晚上,不但听到鸟叫虫鳴,而且还听到大歧河畔对面的岭猿猴叫个不停。还沿岸观摩了五勤岭半腰皇帝洞(现名)的自然景象,对皇帝洞进行较为详细的描述。当年史图博住过的牙格村在南尧河的北岸,都是船形茅草屋,种有许多椰子树,整个村子只有六户人家20几人。我们无法判断牙格村是不是牙迫村,经过采访与实地拍照的牙迫老村就在南尧河北岸靠山岭下的一个小小的村庄,从南岸看过去,那里也种着许多椰子树,可以坐着简单的小船过去。不知哪年在牙迫村的下游建起了王下乡洪水电站,为了安全,政府在原老村的对面(河的南面)建了土砖瓦木结构的瓦房,他们全部搬到了牙迫新村。2003年王下护林站建起,以及国家霸王岭自然保护区范围扩大,牙迫村民又再一次全部搬迁到离石碌镇约十公里,新村名叫水富村。我们这次看到牙迫新村的房子有些还保留着,另外也种许多椰子树,而房子周围都种上不少花梨树。5月4日这天早上7点钟,我们还见过牙迫新村的二位年青人,他们骑着摩托车回到自己的老屋拿着捕鱼网到南尧河里捕魚。
  
  
  牙迫新村照片两张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19:50:17
  三、昌江俊美的十里画廊
  我们5月4日上午,从牙迫新村顺着大岐河畔徒步,史图博是逆流而徒,我们是顺流而走。他们走的路比我们难走得多了,因为建王下洪水电站时已经修起了一条约3米宽的水泥土石路。这是一条新石器时代就有人类活动的大峡河谷,两岸奇峰耸立,特别是北面的山体似被刀切,裸露的山岩色彩斑斓,天然的岩壁上似画非画,由你遐想,如天狗、黑熊、猕猴、雄狮、飞天仙女、山巴大王、仙人掌,甚至黎族人传说的甘工鸟等等,全在岩壁上。一路走来一路观摩欣赏,这个像什么那个又似什么,难怪乎被称为十里画廊。这十里河畔的岩峰几乎是石灰岩山体,不但有尖状的石林,也有许多大大小小洞穴,洞穴的外面有各种各样的钟乳石,如:石柱、石帘、石乳雨、石将军、石仙女、神龟守河谷。由于不是雨季,河水较少,有些路段,我们可以沿着河床步行,河床中有许多五光六色的鹅卵石,也有许多千层纸模样的河泥,看起来很像天然的版画,线条弯曲流畅,我们都不忍心踩上去,生怕破坏了这原始的自然美。
  
  大岐河的晨曦
  
  王下护林站的椰林
  
  护林站旁边的牙迫村
  
  南尧河畔的奇峰异洞
  
  天然版画千层纸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19:57:25

  
  据说:对岸椰树那里就是老牙迫村址

  
  狮子岭

  
  奇异岩壁

  
  守洞门的石将军

  
  大岐河畔石林松树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20:07:04
  沿着河畔一路走去,各种野花野草芬芳扑鼻,多彩的岩壁与松树、翠绿清澈的河水与倒影,真是人间仙境,使人驻步不移。六公里的路程走了约3小时才到王下水电站大坝。这大坝的下游某处也是87年前史图博走过并拍照的地方。大坝高约30几米,往下看有点紧张,坝的下游群山体特别美丽,使人眼光不移又舍不得离开。

  
  山花烂漫优雅

  
  甘工鸟、黑脸狗熊、石乳柱

  
  南尧河画廊

  
  山青水绿倒影清澈

  
  南尧河支流南碧河

  
  涓涓流水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20:19:57
  
  猕猴岭坡鹿管护站
  
  远处是笔架山,史图博有一张照片也是在附近拍的

  
  王下洪水水电拦河大坝
  
  大岐河谷

  
  走读家阿端在回走的路上

  
  走读海南的美女

  
  河畔美画
楼主gushuifc 时间:2019-05-10 20:24:04
  重走史图博之路第三季的最后一个点皇帝洞
  

  
  久远的皇帝洞口的人工石墙
  四、结语
  有人说,古水在重走史图博之路的第一季写了百花岭的瀑布;第二季写了松涛水库的《听松林涛声》松涛之水;第三季还写南尧河的水吗?他确实说对了,第三季我还是要大写特写大岐河谷(南尧河)的“水”。重走史图博之路第三季,我们的重点是探访重合村、洪水村、牙迫村,徒步南尧河畔的十里画廊,目标已经达到,感谢大家一起同行一起探讨。
  本文的旧照片与新照片的对比得到参与走读的同好集体讨论,特别是清风的意见较为正确,这里表示谢意。
作者:走读家咖啡 时间:2019-05-10 21:16:19
  美妙之旅,人生美好记忆
作者:蹲在墙角的宅棍 时间:2019-05-12 11:04:47
  一般
作者:一个人的故事r 时间:2019-05-12 15:03:16
  原生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