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神庙探源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1:48:42 点击:1810 回复:6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六神庙探源

  汉武帝元封元年(前110年),西汉王朝在海南岛上设置了珠崖、儋耳两郡,开始行使行政管理权,海南岛从此正式归入中华版图。
  史料记载,当时珠崖郡的郡治所在地在东谭都,即今天的海口市龙华区遵谭镇东谭村。现在的东谭村,有珠崖神庙、珠崖神岭、珠崖神井、珠崖泉石碑等众多历史古迹,另外还有郡内村、郡外村等与珠崖郡相关的村名。2008年,东谭村荣登海南十大文化名村榜首。2012年,东谭村又被文化部、国家文物局等部门评审为“中国首批传统村落”。
  又据史料记载,海南东湖的孚惠伯、昌化的峻灵王与灵山的六神,均是载入祀典之神灵,级别很高。其中,孚惠伯善救旱,峻灵王善救患,而六神既善救旱又善救患,故每年的农历三月初九庙会日(公期),官民共祭,香火鼎盛,数百年来绵延不绝。
  东谭村的珠崖神庙,历史悠久,始建于何时?不得而知。珠崖神庙,俗称“六神庙”,里面供奉着“灵山、香山、琼崖、通济、定边、班帅”六神,除此之外,也供奉着“珠崖侯王”。但是,这么重要的庙门,既不题“六神庙”的匾额,也不写“珠崖庙”之类的牌子,门楣上挂着的竟是让人看后一头雾水的“灵山祠”牌匾。
  美兰区灵山镇也有一个六神庙。庙大门门楣题写着“六神庙”三个大字,两侧的诗联为:“六叶褒封源流自宋,神通广大名传列朝”。在庙内的右侧墙壁上,挂着一张装裱好的但有些发黄的文物保护通告(琼山府「1998」21号)。该通告的第17项“灵山祠”,介绍了“灵山祠”与“黑山村”和“灵山镇中心小学”的方位。一读就知,通告中的“灵山祠”,就是脚底下的“六神庙”!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1次 发图:3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1:49:48
  真让人犯糊涂了!遵谭镇庙门写着“灵山祠”的,也称“六神庙”,灵山镇庙门写着“六神庙”的,也称“灵山祠”。这是为什么?
  六神诞生于何时?传说多样,莫衷一是。但已经明确的是,六神之香火盛于唐,封王于宋,列入国家祀典于明朝朱元璋朝。每年每逢祭期(公期),琼州府的第一、第二位行政长官,必亲自到灵山祠(六神庙)祭祀,而新官到琼州府赴任,上任的第一天也必先到灵山祠祭拜,以求六神保境安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灵山祠(六神庙)不但香火鼎盛,而且因为风景优美,所以这里也是海南历代文人墨客相约聚会,吟诗作对,饮酒唱和的一个重要的文化活动场所。明正统七年(1442)五月,时任广东都指挥兼海南守备的王清,邀请府、县文武官员、地方乡绅,游览灵山,赋诗纪趣。这就是郡志上所记载的“灵山祠诗会”,堪称海南版的“兰亭集”文友会。乡人御史唐舟把所赋之诗编成了《游灵山诗集》,为海南文学史留下了光彩的一页!
  六神庙自古就享受国家祭祀,与古代海南文化已经密不可分。另外,郡志记载中的灵山祠,究竟是遵谭的灵山祠还是灵山镇的灵山祠?迄今为止,在有关六神庙的所有资讯中,似乎都没有清楚地解释这一个问题。

  笔者最近走访了遵谭镇的六神庙和灵山镇的六神庙,并顺路参观了琼北乡村各式各样的庙宇,以寻求灵感,也到图书馆翻查了一些相关的记载,获得了一些知识。
  先把目前的民间传说、文物遗存、史册记载的关键内容盘点归纳一下,并就以此为头绪和大家一起探讨。
  一、 民间传说
  (1)、有6个青年,捡回一只受伤的幼鹰进行喂养。鹰长大后,会识字又会讲话,青年感悟而结拜为兄弟,同中状元。青年于是建议皇帝给鹰册封,皇帝不信其是事实,怒斩6人。后知道鹰确实能吟诗作对,悔过之余,遂将6人封神。后伏波将军来立珠崖郡,便将这6神带来建庙供奉。
  (2)、南陈(557-589)时期,有6兄弟随冼夫人的部族,进黑山剿匪,不幸遇难。隋朝初年,黑山平定安宁,人们认为这是6兄弟显灵,遂修庙祭祀。
  (3)、六神真有其姓。理由为遵谭六神庙前有一块“伏魔院”碑。碑上刻着“程、张、包、谢、王、李六大天王”碑字,以碑为据。
  二、 文物遗存
  遵谭和灵山两个六神庙都是文革后重修的。说到文物遗存,无外就是古碑刻和古牌匾了。但是,两庙的碑刻,都是清代以来的近代产品,记载的内容只是近代重修的情况和功德名录而已。在牌匾方面,灵山镇六神庙只有“六君宣化”牌匾一块,而遵谭镇六神庙却有“六君宣化”、“默荫功深”、“德配乾坤”、“功深河润”、“营谋顺景”等多块牌匾。但是,不管牌匾的多和少,它们也都是清代以来的产品,对追溯六神庙更远的历史,没有什么帮助。
  三、 史册记载
  (1)、《正德琼台志-坛庙》:“琼崖神岭庙,在县东南二十里东谭都。神称
  珠崖侯王,乡人旱涝灾患,祈祷应灵。今又合祀灵山。”
  (2)、《正德琼台志-坛庙》:“班帅堂,在大英村。其神即灵山祠第六位也。”
  (3)、《正德琼台志-山川上》:“灵山,俗名黑山,在县南15里那社都。乔木阴翳,卓有佳趣,自北渡海至中洋即见。及抵其所,势不甚突兀,中有神祠。御史唐舟游灵山诗序:‘---(略)。’”
  (4)、《正德琼台志-祀典》:“灵山祠,在灵山。宋、元旧祠灵山、香山、琼崖、通济、定边、班帅六神。国朝洪武初,知县李思迪重建。三年,例勘该祀神祗,知府宋希颜以其能兴云雨、御灾患,奏入祀典,赐今封。岁以三月九日祭之。后推官郭西、镇抚陶贵、千户俞凯又捐俸宏建。祝有「九重协梦,万里加封」之句,然志无稽。但俗以新官谒祀,忌雨频验。又顿平、列楼,外邑诸处,皆有行祀。游祠诗见「灵山」下。以上系祀典。”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1:50:43
  《正德琼台志》是明朝正德年间(1506-1521)海南编修的一部地方志,已
  有500年的历史,是海南存世最早的一部地方志。海南以后的地方志的编修,都是在它的基础上展开的。
  首先,看史册记载(1),史书已经清楚讲清了“琼崖神岭庙”就是东谭都的原庙,它供奉的是“琼崖侯王”。后来因为 “琼崖侯王,乡人旱涝灾患,祈祷应灵”,才 “合祀灵山”。这样看来,东谭村的“灵山祠”和“六神庙”的称呼,应该是后来才过来的“拿来主义”。
  “琼崖侯王”指谁?一般认为是汉代开辟“珠崖郡”的首领,是一个军神。但也有人认为“琼崖侯王”指西汉的路博德和东汉的马援两位伏波将军(史考,两位将军均未到过海南),现在在遵谭六神庙前立着两位将军的骑马塑像就是这个道理。“珠崖侯王”原来是军神,正因为他也具有“乡人旱涝灾患,祈祷应灵”之功力,所以“今又合祀灵山。”坐上六神中的第三把交椅。六神庙中“琼崖”来自于遵谭的“琼崖神岭庙”,这条线索已经明朗。但是讲到这里,可能又衍生另一个问题。即,如果“琼崖”神指两位伏波将军,那么,把“琼崖”“合祀灵山”之后,灵山祠应该称七神庙才对啊?由此看来,把“琼崖”当做是两汉的伏波将军也许有些牵强附会,既然如此,那么,六神庙前立着两位伏波将军的骑马塑像,也许也是不合时宜的。
  其次,看史册记载(2)得知,大英村的班帅堂就是灵山祠第六位的班帅,也就是说,灵山祠中的班帅来自于大英村。今大英村“班帅堂”(班帅庙)已毁,但遗迹还在,今人还立起“班帅庙”庙门。
  班帅,即班超。东汉著名军事家、外交家。原为官府文员,后投笔从戎,出击北匈奴,出使西域,收复了西域五十多个国家,为西域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海南琼北很多村庄都有班帅庙。文渊阁大学士丘濬曾以班超的经历创作了《投笔记》戏本。班帅是六神中唯一有名有姓的可以考证的神仙。
  第三,再来看史册记载的(3)(4),史书描述的“灵山”的古名“黑山”,“灵山”与琼州府的距离,坐船渡海(海,指南渡江)以及上岸所看到的“灵山”的自然风光等等,只要你在遵谭镇和灵山镇的周边走一走,马上就可以判断,史书所指者,完全是现在的灵山镇灵山祠的风景,与遵谭镇周边风景一点关系也没有!这样,史书记载灵山祠所发生的一切人文活动,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全部归入到灵山镇的灵山祠来了。文化历史厚重的灵山镇灵山祠,不能再被埋没了!

  灵山祠六神中第三位“琼崖”,来自于“琼崖神岭庙”,第六位“班帅”来自于大英村的“班帅堂”,那么,剩下的四位神仙,是否都来自于灵山镇的灵山祠了?
  我们把眼光转到民间传说(2)来吧。
  这个故事中的“黑山”,就是原来灵山的旧名。古时海南森林密布,交通主要依赖水路。南渡江作为海南岛上最大的水系,必然是交通的主干道。在这条交通干道上发生一些事情,一点也不足为奇。黑山的故事,也许是很多故事的浓缩。从逻辑上来讲,因为六神中的“琼崖”和“班帅”是来自于其他地方了,所以,黑山的剿匪英雄,也许只有四位才对。
  海南自汉设置郡县管理,郡县存活了65年后被废弃而亡,于是海南进入80多年的无政府状态。之后的几个朝代,对海南也是鞭长莫及,仅仅只是象征性的“遥领”海南岛,而没有真正管控海南岛的能力。在这种权力真空的条件下,在一段非常漫长的时间内,海南本地各种势力轮流坐大,你争我夺,社会动荡,可想而知。而在这长年动荡之下,海南岛渴求强有力的领导以结束无政府状态,让社会走向大同,实现风调雨顺和人们安居乐业的愿望,无疑成为当时的社会主流。冯冼夫人顺应时代潮流,在有效统御海南岛之后,又高瞻远瞩地把海南岛投入到祖国的大怀抱中,促进了国家的大统一和民族大团结,堪称千秋伟人。
  黑山剿匪故事发生于冯冼夫人统御海南岛的初期。英雄变神,神保境平安,灵山四神或六神的出现,体现了社会变革时期人民的基本愿望和精神追求!
  “神由人变”,“神依人愿”“人神共欢”是人们崇尚的理想社会,六神故事可谓是海南历史发展长河中精神境界上的一个艺术精品。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2:17:49

  
  遵谭镇六神庙外景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2:19:50

  
  遵谭镇六神庙大门门楣上挂着“灵山祠”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2:22:09

  
  “珠崖郡治遗址”文物保护碑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2:45:14

  
  西汉路博德伏波将军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2:53:30

  
  东汉马援伏波将军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29:17

  
  遵谭镇六神庙(灵山祠)内的“默荫功深”、“德配乾坤”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31:17

  
  遵谭镇六神庙(灵山祠)内的“六神宣化”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33:17

  
  遵谭镇六神庙(灵山祠)内的“功深河润”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38:48

  
  遵谭镇六神庙(灵山祠)内的“营谋顺景”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43:43

  
  遵谭镇六神庙(灵山祠)内的“径程庇佑”牌匾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7:57:39
  遵谭镇六神庙里的牌匾,都是清代以来的牌匾,有些时间落款上还出现了“公元”的字样,似乎都是重修时的仿制品。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09:12
  遵谭镇六神庙里的碑刻,都是清代以来的东西,记载的只是当时重修时的情况或功德名录而已。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16:09

  
  2017年敬立的《万古流芳》碑。碑的落款上写着“珠崖神庙---”的字样。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21:35

  
  2017年立的《万古流芳》碑之《重修珠崖神庙记》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39:59
  下面开始直播灵山镇六神庙(灵山祠)图片。
  灵山镇六神庙位于灵山镇旧市村,背靠灵山镇中心小学(六神庙的第三进主殿被中心小学占用为校区),坐南向北,居高临下,眺望南渡江。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41:18

  
  灵山镇旧市村招牌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49:04

  
  灵山镇中心小学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53:42

  
  只存在二进规模的灵山镇六神庙外景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54:43

  
  题写“六神庙”的大门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8:56:16

  
  宋元以来一直显赫无比的六神公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00:42

  
  挂在墙上的文物保护公告:第17“灵山祠”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18:40

  
  灵山镇六神庙唯一的一块“六神宣化”牌匾。由清代康熙年间时任琼州知府牛天宿撰写。

  遵谭镇六神庙里面,也有一块相同的“六神宣化”牌匾。两块牌匾仔细辨认可知,这里的“六神宣化”牌匾最古老,应该是原装品;遵谭镇六神庙的“六神宣化”牌匾,因有“公元---”和“王秀寿 手刻”字样,故可以判断它是仿制品。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34:01

  
  灵山镇六神庙前的自然风光。
  树荫的右侧是村委会办公楼,往前不远有一栋半拉子高楼,屹立于六神庙的前方。它虽是一个不太协调的建筑,但也是一个在高楼林立的区间,给我们定位六神庙位置的一个重要的参照物(从南渡江方向)。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43:35

  
  灵山镇六神庙前南渡江的一段江面,河对岸就是海口(府城)的郊区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45:40

  
  南渡江北侧灵山区域的防洪堤坝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09:46:55

  
  从防洪堤坝上看灵山镇的高楼新区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0:05:20

  
  从堤坝上看到六神庙前的半拉子工程参照物。
  行走灵山镇六神庙,再看看周边的风景,可以确定郡志所载的“灵山祠”,就是灵山镇的六神庙,与遵谭的“灵山祠”(六神庙)没有关系!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3:05:24
  《正德琼台志-坛庙》:“班帅堂,在大英村。其神即灵山祠第六位也。”
  按图索骥,在大英村(今海口公园内)找到了班帅庙。今大英村“班帅堂”(班帅庙)已毁,但遗迹还在,今人还立起“班帅庙”庙门。
  班帅,即班超。东汉著名军事家、外交家。原为官府文员,后投笔从戎,出击北匈奴,出使西域,收复了西域五十多个国家,为西域回归,做出了巨大贡献。海南琼北很多村庄都有班帅庙。文渊阁大学士丘濬曾以班超的经历创作了《投笔记》戏本。班帅是六神中唯一有名有姓的可以考证的神仙。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3:10:34

  
  在海口大英村班帅庙遗址建立起来的庙门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3:14:00

  
  照璧和神龟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3:17:27

  
  神龟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19 13:19:26

  
  照壁图案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0 01:10:56

  
  《正德琼台志》有关“灵山祠”的介绍。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0 08:11:21
  按《正德琼台志》的记载,祭祀六神的地方,不止遵谭镇的东谭村和灵山镇的六神庙,还有“顿平、烈楼外邑诸处”。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0 11:36:26
  六神诞生的时间,永远是传说了。有文献记载的是,六神之香火盛于唐,封王于宋,列入国家祀典于明朝朱元璋朝。每逢祭期(公期),琼州府的第一、第二位行政长官,必亲自到灵山祠(六神庙)祭祀,而新官到琼州府赴任,上任的第一天也必先到灵山祠祭拜。可见六神庙的香火之鼎盛。
  曾与灵山镇旧市村老市民闲聊,他们说,以前这里有几条石板铺成的老街,住得远一点的老百姓,为了赶得及初九日的公期,所以初八日夜他们就赶来灵山了。灵山本来没有旅馆,大家要么是投靠亲戚家,要么干脆如解放军进上海一样,睡在石板路上等待明天。
作者:叮当- 时间:2019-05-20 11:36:31
  能研究懂这个的,真是高人。。[d:赞]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0 11:46:48
  灵山有名的灵山粉,是不是当时信徒喜欢的美食啊? 惭愧啊,经常在灵山镇上吃灵山粉,但是最近才知道这个千年名庙!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9-05-20 23:35:10
  好贴文
  • 清贵水利沟: 举报  2019-05-22 18:54:45  评论

    六神庙从唐朝至今,己经有一千多年历史了。历史如此悠久,古代那么辉煌,今天却香火寥寥,这是为什么?
我要评论
作者:黄河清2014 时间:2019-05-23 11:52:21
  有水平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7 10:30:36
  解放后灵山镇六神庙的命运回顾

  解放后,六神庙经历了可怕的破四旧等政治运动,但是由于这里的信众较多,群众基础良好,所以当时的庙宇原貌不受到破坏,基本保持完好。影响到的,只是祭拜活动的规模而已。
  原来的六神庙分为:前殿、中殿、主殿,为三进结构。先上9级台阶,才进入前殿;穿过前殿,再上6级台阶,才进入中殿;出中殿,行若干步,才进入主殿。庙内的轿椅、供桌、条案、匾额、楹联,有些为花梨木制作。庙右侧还有5间厢房。
  文革期间,六神庙背后的灵山小学扩建。于是,庙的前殿、中殿被拆毁,柱、梁、砖、瓦等被拉去修建学校,牌匾、供桌、楹联等流失,有些甚至被当成烧饭木料而烧毁。当时主殿不拆,继续保留。
  七十年代初,小学又扩建成五七干校(现在又转为:灵山镇中心小学)。暂且得以苟全性命的主殿,最后也大劫难逃,它不但被全部拆毁,而且主殿所处位置,也被划入到学校范围中去!从唐代至今,香火鼎盛延续了1000多年的与海南历史紧密相关相连的历史古庙灵山祠(六神庙),自此湮灭!
  1993年,灵山镇当地居民,利用原前殿、中殿遗存的狭小位置,发动募捐,重建了现在这个只有二进规模的六神庙。1998年,琼山市政府把其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7 12:12:30
  六神庙轶事

  一、“六神宣化”牌匾
  “六神宣化”牌匾原挂在六神庙的第三进主殿。主殿被拆后,牌匾流转到学校。海南天气热,时有老师想拿来当床板睡觉。不知何因?搬动过程,老师的脚被牌匾砸成重伤。后来老师又想把牌匾木板加工成碗柜,也因搬动困难,于是干脆丢弃。1977年,牌匾被有心人发现于教室后面一个空旷的堆积木料处。后来有一村民自动把牌匾抬回家里保管。1993年,六神庙重建之后,“六神宣化”牌匾被迎请回六神庙。
  二、善良村民被骗
  六神庙刚建好,就有几人来到旧市村,找大伙商量如何保护六神庙的问题。善良淳朴,且对六神庙被毁事情心存余悸的村民,渴望六神庙得到保护,于是听任几个江湖骗子的忽悠,最后被骗走了好几万元。
  三、花梨木桌椅被盗
  若干年前,又有几名记者模样的人来灵山祠“采访”,他们信誓旦旦地说要为灵山祠呼吁,让政府部门投入经费修复灵山祠。然而不久,庙里的几张花梨木桌椅却不翼而飞了。那几个所谓记者,原来是冲着庙内几件花梨桌椅而来踩点的盗贼!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9 08:47:38
  有史记载的灵山祠(六神庙)最大的诗友盛会

  会后把当时所作诗歌编成册。《正德琼台志》上记载了乡人唐舟御史的《游灵山诗序》和宝安陈琏侍郎的《序》,以及每人从“烧香游神祠,松风生微寒。高歌携金尊,颓然青云间。”诗中,各取一字所创作的诗歌。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9 08:49:25
  乡人唐舟御史的《游灵山诗序》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9 08:51:53
  唐舟御史的《游灵山诗序》(续)和宝安陈琏侍郎的《序》以及藏头诗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29 08:52:19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30 08:01:06
  (3)、《正德琼台志-山川上》:“灵山,俗名黑山,在县南15里那社都。乔木阴翳,卓有佳趣,自北渡海至中洋即见。及抵其所,势不甚突兀,中有神祠。御史唐舟游灵山诗序:‘---(略)。’”
  -------------------------------------------------------------------------------------------
  南渡江是内河而不是海,因此,相信大家对“自北渡海至中洋”中的“渡海”也许有些费解。
  《正德琼台志》编修于500年前,500年前或更早时期的南渡江的河床现状,必与现在略有些不同。灵山镇南渡江江边的村民说,每年每逢天文大潮,因海水倒灌,这里的江水就会变成了咸咸的海水,有时河水和海水还形成了两种不同的颜色分层,场景也颇为壮观。
  北方的官员之所以把渡南渡江称为“渡海”,是否是因为基于以上这些水文现状呢?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30 21:30:57
  御史唐舟《游灵山诗序》
  (参见上面45、46楼图片)

  琼之东十余里,有祠曰:“灵山”。江流映带,林木森秀,量之若仙景。故老相传,祠之神,梦感先朝,庙食至今。凡水旱灾眚,随祷随应。往来达官贵客,莫不趋谒。神灵显赫,昭昭在人。
  东广连帅济宁王公,总制海岛,号令成布。因神之灵、山之秀,会今大参苍梧龚公、盱江左公、宪副贵溪王公、钱塘童公、佥宪高唐穆公、琼守程公,往游焉。
  后至者,予与监察御史邝公、前庶吉士王公,佥谓斯游不可无纪,乃进触于连帅,且曰“公文章政事,表表在人耳目,有非一日,敢求一题纪诸胜事。”
  公遂走笔而成:“烧香游神祠,松风生微寒。高歌携金樽,颓然青云间。”二十字为韵分赋。时官属陶良佐、士人王宏亦预,通十九人。诗成,以次编汇,不以穷达为先后,谓余宜叙首。
  仰惟朝家清明,士君子得遂优游之乐,必能歌咏太平之盛治,以宣扬德化为事。观连帅公今日之心,是可知矣。若神之灵,景之胜,其载诸公所制,不复贅。
  正统壬戌(1442)夏。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5-31 08:14:32
  宝安陈侍郎琏序

  古人宴集有诗者,盖纪一时游览之胜,若右军之《兰亭》,裴均之《荆潭》。时从游者,适皆文士,其诗与文,胜传于今不泯,世人莫不宗之。
  正统七年(1442)夏五月,广东连帅济宁王公清,出镇琼台,恩敷威行,海隅宁谧。闻郡有灵山之神,感应烜赫,著于古今。而神祠地据高爽,南顾群山,苍翠可挹,北眺鲸波,浩漾无际。山中复有泉石〇〇、灌木丛蓧之美。凡至琼者,莫不趋拜祠下,以纵大观。
  公既得其详,当戎务之暇,率官僚文士,往谒于神,以肆登览。所历既高,所览益远。穷目力于霄汉,纳溟渤于胸次,发其豪宕雄逸之气。公谓斯游不偶,乃啓筵呼酒,以极游览之娱。
  监察御史致仕郡人唐君舟,请公赋诗,以纪斯游之胜。
  公因为五言诗一首二十字,皆平声。大参苍梧龚公及在席者,各分韵赋之。连帅凤阳张公、大参蒲圻王公,从而和之。唐公辑而成编,曰《游灵山庙诗集》。公持归,宪使于湖。郭公览之叹赏,与诸公复有作焉。
  宫商相宣,珠璧交映。匪但发灵山之胜,固足昭太平之盛,视右军《兰亭》,裴均《荆潭》,觞咏之乐,诚不多让。矧诗之工,岂不足以传于远哉?
  公近阅武至宝安,间出斯集,属予序。逊弗获,于是乎书。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01 08:59:24
  明正统七年(1442)五月,时任广东都指挥的王清,在守备海南期间,邀请琼州府的文武官员、地方乡绅,游览灵山,赋诗纪趣。时群公以王清所作诗句“烧香游神祠,松风生微寒。高歌携金樽,颓然青云间。”为韵分赋,进行诗歌唱和。下面是《正德琼台志》登载的二十位诗友创作的分赋诗联(参见46、47楼图片)。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01 09:05:40
  1、御史唐舟 “烧”字诗联:
  路出城东十里迢,深林青接野原烧。一声啼鸟幽山趣,几曲交花转径遥。
  天閟景灵供胜地,神孚帝梦祀皇朝。元戎为爱多佳致,杖屦追随荷见招。
  2、大参龚箎“香”字诗联:
  灵山佳气郁苍苍,此日登临野趣长。石径苔荒穿树入,林花风散隔帘香。
  云开钟响兼泉响,天外山光映水光。分韵赋诗归去晚,马摇金勒已斜阳。
  3、御史邝杰“游”字诗联:
  元戎小队出南州,驻节名山得胜游。日转松阴连榻净,雨余山色带烟浮。
  看花听鸟临风久,对酒吟诗竟日留。幸际太平无个事,不妨行乐共悠悠。
  4、穆铎“神”字诗联:
  山川钟秀孕灵神,阆苑风光别有春。风捲海涛天地阔,云开岛屿画图新。
  酒酣侧弁歌还舞,诗妙惊人笑且嚬。忘却月林归影晚,烦襟一洗绝嚣尘。
  5、少参王凯“祠”字诗联:
  名山高处有神祠,山秀钟灵景更奇。涧小竹深流水细,林幽风转落花迟。
  恨观宫阙五云近,心动乡关万里思。身在天涯同是客,不妨游衍醉金卮。
  6、连帅王清“松”字诗联:
  金鳌背上峙群峰,中隐神祠紫翠重。深径有风黄叶落,闲门无锁白云封。
  一声清啸猿归洞,满院凉阴鹤在松。今日来游穷胜览,纷纷冠盖喜相从。
  7、丰城陈振“风”字诗联:
  山水钟灵地势雄,神宫遥在碧云中。苔封古篆捭难辩,花落空垣路自通。
  春树影移千嶂月,晓钟声度一天风。胜游喜遇升平日,对景联诗兴不穷。
  8、千户屠泰“生”字诗联:
  灵山奕奕久知名,使节来游逢兴生。海月半檐天向曙,松风万壑雨初晴。
  神孚帝梦当年事,诗咏皇华此日情。啸傲不知归路晚,落花香衬马蹄轻。
  9、宪副童贞“微”字诗联:
  海上楼台拥翠微,清风拂面露沾衣。穿云一径迷行迹,排闼群峰带落晖。
  野渡潮生孤艇出,石坛春老乱花飞。追随胜览浑无厌,细和新诗忘却归。
  10、大参左瑺“寒”字诗联:
  到马江头仔细看,无边光景已林端。烟波渺渺孤帆远,岭树阴阴六月寒。
  行乐不妨人载酒,吟诗有约客登坛。绿阴满地猿啼晚,踏月归来兴未阑。
  11、维阳邵伟“高”字诗联:
  公余乘兴访东皋,夹道山花照锦袍。云里祠堂迷树色,风前竽籁响松涛。
  惊人野鹿穿林去,抱子寒猿隔岸号。对酒长吟归意懒,一轮明月海天高。
  12、宪副王曾祐“歌”字诗联:
  灵祠形胜俯山阿,载酒来游发浩歌。林下坐听啼鸟缓,风前吟对落花多。
  碑横古径生苔藓,树老空庭长薜萝。归向江头还唤渡,一篙明月泛清波。
  13、连帅张玉“携”字诗联:
  麾盖飘飘野趣迷,落花遍地马频嘶。白云黄鹤从仙往,绿酒瑶琴为客携。
  画壁杂苔青点点,断碑横草碧凄凄。兴来横〇豪多少,满卷龙蛇醉后题。
  14、乡士王宏“金”字诗联:
  万木参天古睆〇,〇陪〇盖此登临。远山雨过千屏画,斜日穿花〇地金。
  对酒〇怀成畅饮,题诗分韵动豪吟。兴阑随意苍苔坐,一曲熏风入舜琴。
  15、太守程莹“尊”字诗联:
  迢迢一径入山门,此日同游载酒尊。纵览谩凭双眼力,浮名应愧一乾坤。
  久居僻郡叨天禄,愿刻苍崖颂圣恩。吹彻玉箫清兴发,诗成不觉又黄昏。
  16、乡士王懋“颓”字诗联:
  笀鞋竹杖陟崔嵬,一径烟岚两半开。阴洞丹炉无伏火,古祠画壁拥荒苔。
  杳浮翠霭茶烹鼎,免溜红霞酒满杯。陪赏归来情未〇,〇川斜日暮云颓。
  17、前庶吉士王槐“然”字诗联:
  庙食〇南不记年,至今形胜尚依然。数声画鼓来旌〇,万壑青松散管弦。
  鹤影归穿山径暝,猿声啸隔薜萝烟。落花流水红尘远,自是人訚古洞天。
  18、森使郭智“青”字诗联:
  高峰独上望沧溟,暂把征舟一棹停。翠捲松涛来绝壑,香飘花雨落空庭。
  山光掩映连云碧,野〇苍茫带树青。圣治只今宁谧久,刑期四海已无刑。
  19、东鲁李芳“云”字诗联:
  紫翠苍茫路不分,薜萝幽处绝尘氛。汲泉煮茗烧红叶,坐石传觞扫白云。
  过雨苔痕生点点,随风花片落纷纷。兴阑归马乡村外,又听钟声送夕曛。
  20、镇抚陶俊“间”字诗联:
  琼南胜境说灵山,山在烟岚紫翠间。蜃气每兼风雨至,钟声长送汐潮还。
  醉来忘却乾坤大,忙里方知鸥鹭闲。白雪调高吟和少,悠然重想古人删。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03 11:27:43
  读唐舟 诗联:"戎为爱多佳致,杖屦追随荷见招。"和邝杰诗联:"元戎小队出南州,驻节名山得胜游。"可以获悉,元朝的第八位文宗皇帝(图帖睦尔),在谪居海南岛期间(或文宗获敕北归途中),曾和心仪的定安娘青梅游览过灵山祠(六神庙)。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05 13:52:14
  灵山镇黑山村的路牌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05 13:54:01
  灵山原名为“黑山”。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6-05 18:00:45
  记载不详细,后世不好追溯历史!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7:03:55
  元朝的第八位文宗皇帝(图帖睦尔)曾游览过灵山祠,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曾御笔批准灵山祠列入国家祀典。灵山祠与两位皇帝的因缘关系,是一笔不可多得的历史财富!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8:16:26
  我认识遵谭镇东谭村的灵山祠(六神庙)约有10年时间了。约六、七年前,有幸在古籍书中读到了明代文昌进士邢祚昌撰写的《重转建灵山祠记》一文,读后就朦胧感觉到,邢祚昌笔下的灵山祠并不是遵谭镇东谭村的灵山祠!
  邢祚昌笔下的灵山祠究竟在哪里?《重转建灵山祠记》还有碑刻存世吗?这二个问题是我六、七年来一直想解开的问题。

  《重转建灵山祠记》撰文落款时间为万历二十七年(1599)。撰文的次年,即万历二十八年(1600)邢祚昌中举人,接着于万历三十二年(1604)登进士第,以后邢祚昌更是官运亨通,官至广西右参政、布政使司。
  喜欢套近乎的人也许会说,邢祚昌应该是得到了六神的帮助了。不要扯远了,先发此篇文章的图片,让大家分享一下。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8:18:29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8:18:52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8:19:11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9:15:31
  重转建灵山祠记
  邢祚昌

  琼郡东顾十里可,文邑西顾百里可,有山曰:灵,中有仙神六焉。精诚格帝,兴云雨,御灾患,利民阜物,祈嗣请福,靡所不应。其为灵,昭昭也。
  余经道礼谒,多沐庥焉。至是奉天子环命,辞神将行矣。缘首陈九叙,以为吾知神,述其转建始末状,需余言以为祠寿。虽束装急,亦无以辞。
  尝记髫年时所游,自知六神。宋真宗(在位998-1022)时,採香雷起、驾雾腾云,琼崖顕于东潭,班帅顕于太英(大英)。唐近松集谓:“灵山,初只四神,元至顺年间(1330-1333),始合琼崖、班帅而为六。”陈检讨馀纪云:“灵山原有六神,东潭、太英乃其分祀,此特记其分合耳。”究其始,则必以云雨。唐绩顕,宋加号”大王”,元仍之。
  迨我朝洪武十年(1377),感夣太祖高皇帝,占琼有神,求加封号。适邑伯宋公希颜,以神功入奏礼闱,议封王系典,始合勒为灵山、香山等神。故今迁臣之祝有“九重协梦”、“万里加封”之句。暮春九日,郡长贰,率属致祭。甫下车者,必谒焉。例也。
  其祠宇之修,前不可考。自宋公以下,屡有修茸,而规制多狭。成化(1465-1487)间,旱魃久为琼虐。副宪凃公棐,步祷〇应,广大其宇以对神庥,设役奉祀。日久例湮,青云日露,覆锁苍苔,祠圯虞矣。
  爰万历壬子春,太守翁公汝遇,偕別驾潘公大熙,来守兹土。就礼日击叹曰:“庇民者,可令是乎?”。登高远眺,见旧址午向,未合堪舆之观,怅然兴感,谋欲转更。
  时苦于公锾之有限,又虑夫董事之乏人。适附居省祭陈九叙、庠生周现龙,欣然捐躯募化,得金両仅一百为之市材、募工。义董其事,更午为坤,鼎新其像,殿堂门廊,规制一新。且也蟠丹崖而环翠水,景逼蓬瀛;襟五指而枕七星,地僯阊阖。登斯祠也,岂不泱泱大观也哉?
  二公遽以喬擢,未竟乃事,正所谓到处如傳舍者。迨丙辰(1616)秋,太守欧阳公璨、貮守李公鸣阳、司理傳公作霖,为山川鬼神主谒祠,荐馨念,地湧鳌峯,易受敝风雨。
  抽杨村之船税,以助岁修;免五啬之匹夫,而供祠役;筑围垣、栽榕竹、招僧举田,以祀香灯供廟祝。日养係居五啚道、童、巫,逓年每人出银二钱以为香灯,道纪,阴阳不得管差。而国家祀典,耿耿不磨;香火万世,图报千秋矣。
  兹春不雨,靡神不举,而莫之听。副宪戴公熺,为民隐虑焉。祷于祠下,甘澍立应。赤地千里,一旦同苏。夏复不雨,祷又复应。
  扁曰:“玄感”。则神之云雨,唐续益验也。夫嗣是风雨,时而民人育,江山丽而社稷安。神欣人乐,猗歟休哉!
  谨书之以铭神庥于祠左。
  万历二十七年(1599)秋日谷旦
楼主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3 19:33:20
  撰文落款时间“万历二十七年(1599)”,与行文内容如“万历壬子(1612)春”和“丙辰(1616)秋”逻辑不符。落款时间应该是后人的笔误。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