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北归回南望 ——记澄迈王俊、王毅及其家族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19-10-07 09:46:00 点击:2109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民国年间,澄迈县王氏家族中出现了“一门四杰”的奇迹。“一门四杰”是指王俊中将、王毅中将、王协初少将和王弼少将,其中,王俊、王毅和王协初系同胞兄弟,而且三兄弟都是国民党将军,王弼系王俊、王毅的胞侄儿。澄迈王家是一个权倾一方的家族,也是一个名震全琼的家族,王家在抗战时期亦为国家和民族做出过贡献。
  
  
  图 澄迈王氏族谱关于王家三兄弟的事迹介绍

  
  图 王俊(左)、王钦寅(中)与王毅(右)于1945年在定安县合影

  王俊、王毅出生于名门世家,高祖时从海南省澄迈县北雁峒(现文儒镇)衙门前坡村迁往北雁峒排坡园村。祖父王熛,字跃南,号溟甸,清朝贡生,曾任广东肇庆高明县儒学正堂;父亲王培栽,逊清贡生,钦赐五品官衔,曾任钦州学正,英德县儒学,后又充任刘永福军门幕僚,立有战功,返乡后参与纂修《光绪澄迈县志》。母汪氏,生五子二女。

  长子钦寅,字协初,是海南最早的留美学生,学成回国后任福建省兵工厂兼造纸厂厂长,广东省参议员。

  次子钦宣,字义初,例贡生,早年曾游学南洋,壮年在越南提岸经商而逝。

  三子钦安,广东法政大学毕业,曾任琼崖守备司令部上校参议。

  四子王俊,派名钦宠,号荣初,字达天,陆军中将,历任陆军步兵学校第一任中将校长、军事委员会第一部副部长、军训部次长、第七战区参谋长、第十二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参谋长等职。

  五子王毅,派名钦嶲,字任之,王毅实际上是六子,之前有五子早天,忌五,六相连,故被诸兄称为七弟,曾任琼崖守备司令兼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六十四军中将副军长等职。

  一、王俊
  王俊(1983~1976),派名钦宠,号荣初,字达天,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国民党陆军中将。曾任中央陆军步兵学校第一任校长,中央军事委员会第一部副部长、军训部次长、陆军大学将官班教官、集团军副总司令、战区长官部参谋长、国民党中央六届候补执委、立法委员等职。

  王俊生于1893年农历11月4日。清末入广东陆军小学五期毕业,1911年升入陆军第一预备学校(北京清河)毕业。1921年考取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国学生队十四期,1923年毕业回国,任广东西江陆海军讲武堂学员队队长。1924年夏,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创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被选为少校地形教官兼二期学生工兵队队长,旋任第二总队总队长。同年冬,黄埔军校教导团成立,第一团团长何应钦,王俊调任一团三营营长。1925年1月,升任该团中校团附,随军参加第一次东征,黄埔军校教导团为东征右路军。陈炯明叛军向淡水败退,2月14日右路军直逼淡水城,距陈炯明老巢惠州城仅70里,城防工事十分坚固,叛军熊略等部4000多人坚守。黄埔军校教导团为攻城的主力,负责进攻城东南面。教导团组织以共产党员与国民党员为骨干的110人的敢死队,担负强行攻城任务。15日,在大炮和机枪的掩护下,王俊率部攻城,敢死队用竹梯强行攀登入城,前仆后继,不怕牺牲。上午8时,率先攻入城内,毙叛军旅长一人,俘虏千余,缴获枪支二千,军用品无数。当天下午,叛军洪兆麟部增援到达淡水。王俊奉命率教导一团三营配合友军奋起阻击,将来援之敌打得狈狈逃窜。淡水之战,振奋了土气,树立了黄埔军校的声威,为第一次东征的胜利奠定了基础。攻克淡水后乘胜前进,2月17日占领平山,在海陆丰农会的支持下长驱直入,27日克海丰。3月初占潮州、汕头,3月13日,与叛军主力林虎部激战于揭西棉湖。黄埔军校教导团只有12个连,抗击10倍以上敌人,战斗异常惨烈,当天下午,教导二团、粤军七旅以及海陆丰农民自卫军及时赶到,教导一团转危为安,击败了敌军。棉湖之战是第一次东征最大的战斗。在激战之时,廖仲恺、蒋介石、周恩来和苏联顾问加仑等亲临前线指挥。教导一团以干余人抵抗林虎部两万余精锐之师的进攻,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俘敌500余,缴获枪械700余支。但伤亡十分惨重。王俊营副营长杨厚卿、党代表章琰、第八连连长胡士勋、第九连长余海滨皆阵亡,七连长郭俊重伤。全营排长九人,战亡七人,负伤一人(吴斌,黄埔军校一期毕业)仅梁华盛一人(黄埔军校一期毕业)未受伤。全营官兵三百八十余人,伤亡二百多人,仅存一百二十人。

  1925年8月,黄埔军校和其他军队合编组成国民革命军,王俊调任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军长蒋介石,何应钦任第一军副军长兼第一师师长)第一师第一团团长。10月,奉命率部参加第二次东征。10月13日进攻陈炯明老巢惠州城,,经过30多小时的激战,终于攻克了惠州城。11月初,陈炯明逃窜香港,经过一个多月激战,歼灭陈炯明叛军一万二千余人,缴获枪支八千多支。至此,东征胜利结束,王俊战功显赫。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北伐,何应钦升任第一军军长,王俊升任第一师副师长(师长王柏龄)。1927年初,任东路军第二纵队总指挥,辖第一师和第二十二师(师长陈继承)。旋调浙东警备司令,继调潮梅警备司令,后奉派赴日,入日本陆军大学深造。1931年冬学成回国,同年12月,调任南京陆军步兵学校第一任校长,负责筹备创建步校。1933年,又兼任国民政府军政部兵工厂制造研究委员会主任委员。1935年4月8日,被国民政府任命为陆军中将。

  1937年,“八.一三”淞沪抗战前,王俊代表中央赴沪与日本军头头们谈判,历时一个月之久。议和不成,于是抗日战争爆发。1937年7月,调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第一部次长(后改称军令部部长何应钦)主管作战事宜,1938年调任第十二集团军参谋长。1939年4月22日,任集团军中将副总司令兼参谋长(总司令余汉谋)。1939年12月及1940年5月,指挥粤北两次抗日大捷,战果辉煌。特别是第二次大捷,缴获日军大炮二门,战利品二百一十五担,日军死伤2000余人。1940年余汉谋升任第七战区司令官后,王俊出任第七战区司令长官部参谋长,此后不久,升任国民政府军训部次长(部长白崇禧)。1945年5月,在国民党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

  1945年9月9日9时,是中国选定的“三九良辰”。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南京原中央军校大礼堂举行,8时58分,由军训部次长王俊中将引导日本投降代表、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及小林浅三郎等7人,自大礼堂正门步入会场,开始日军投降签字仪式。

  抗日战争胜利后,任立法院立法委员,1946年4月,任“制宪”国民代表大会代表。1947年7月,续继当选为党团合并后的六届中央候补执委,1948年5月,任国民党“行宪”后的第届立法委员。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随军去台湾,赴台后,任立法院立法委员。1976年3月23日病逝于台北,终年83岁。

  王俊一生戎马,参加过无数次战斗,充分表现出他的军事才干,曾荣获北伐纪念勋章、忠勤勋章、胜利勋章、美国自由勋章等,被国民党人称为著名的军事教育家,学识渊博,著述甚丰,其一生编著有:《球形战术》、《步行野外纪实》、《师长战场统帅〈战〉术》、《步兵操典草案》、《编制装备之研究》、《图上战术讲授录》、《国军战术作业基准草案》、《汤山野外演习纪要》、《步兵操典第一部说明》、《步兵操典运用法之研究》、《军队协助国民军训实施办法》、《空舍清野》、《广东之战》、《抗战阵容整伤之研究》等书。由于抗日有功,2005年王俊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二、王毅
  王毅,(1900-1949),字任之,派名钦嶲,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二期,日本军校、陆军大学将官班。陆军中将,曾任琼崖守备司令、六十四军副军长等职。

  王毅于1923年秋考入江西讲武堂,1924年春毕业。时适孙中山先生在广州创办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凡是江西讲武堂毕业学员,志愿进入黄埔陆军军官学校受训者,均可保送入校,编入第一期,因一期开学已久改入第二期工兵学生队。在工兵学生队修业期间,曾参加黄埔军校第一次东征,及第二次东征,任工兵排排长,围攻惠州城时率工兵排参加战斗。

  1925年秋毕业后,由排长晋升连长,1926年随军北伐。1927年春晋升营长,同年冬,保送赴日本入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锐志修工兵学术,勤奋好学。1930年冬毕业,王毅学成回国后,正值陆军工兵学校筹备开校之际,先后任命为该校筹备员、少校教官、中校教官。不久奉命调南昌委员长行营侍从室副官、科长,旋赴洛阳航空学校任职,又调任上海保安总队上校参谋长。时值广东绥靖公署主任余汉谋罗致军事人才,被调任广东省少将参议,派赴琼崖协助当时镇守琼崖最高长官张达军长,处理绥靖地方工作,为军长张达尝识,乃于1937年初,派其接任驻琼之广东省保安第十一团团长。继而任琼崖保安副司令。不久晋升广东保安第五旅少将旅长,辖第十一、第十五两团,防卫海南。

  在华南战争爆发前,为巩固广州指挥中枢,原防守海南之张达军长所辖陈章师,奉命调穗。张达军长仓卒调离之际,乃派王毅代理其琼崖守备司令职务,另电上峰核委为琼崖守备司令兼保安司令、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1938年10月21日广州沦陷后,日敌飞机军舰更加频繁地窥视海南岛,琼崖危在旦夕,琼崖形势吃紧。国防军全部上调离琼,王毅临危受命无空、海军配合,仅以保安团和分散于各县之壮丁常备队八个大队守卫琼崖。其编制不完整,装备陈旧,弹药不足总共不过五千人而已。琼州海峡被敌人封锁,接济几乎断绝。处境极端困难。

  1938年10月,王毅任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后,在抗战初期,在国家、民族生死危亡的紧急关头,抱定正义必胜、唯战能存的信心坚持抗战。他下令释放在押的政治犯,与中共琼崖地方党组织合作,推动琼崖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在与琼崖国民党当局进行谈判时,以冯白驹为首的中共琼崖特委始终坚持政治上、组织上独立自主的原则,即同意将琼崖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但政治上、组织上要独立,有独立的编制,独立的驻地、防区。经国民党琼崖守备司令同意,双方达成了合作抗日的协议。

  1938年12月5日,琼崖各地红军游击队集中在琼山县云龙墟举行改编暨誓师抗日大会,各地老百姓有十几万人参加,改编后的部队番号为“广东民众抗日自卫团第十四区独立队”。冯白驹为独立队队长,马白山为队附,张兴为政训室主任。他给独立队队长冯白驹授予军旗、军印,并发表抗日讲话,每月给独立队发给8000洋的军饷、枪支弹药,并准许独立队扩编、举办抗日军政干部训练班,组织随军工作队。还要求独立队派干部到琼崖守备司令部战时党政处协助工作。由此,琼崖抗日统一战线正式建立,国共合作,团结抗战,从而开创了琼崖人民团结抗战的新局面。独立队驻在云龙,训练了2个月零5天。日军入侵海南后,队伍就转入新的斗争,至1940年秋,琼崖国共武装部队对日军作战120多次,歼敌1500多人,其中独立队抗击日军70多次,打死打伤日伪军800多人,曾获国民政府军委会及国民政府嘉奖,王毅代表国民党当局颁奖给独立队步枪100支,子弹数千发。

  1939年2月10日及12日,日寇分别由琼山县属西边地区天尾港(距海口10公里左右)、榆林两港登陆。冯白驹命令独立队第一中队在南渡江渡口(潭口)阻击日敌,与日军展开了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军长驱直入的气焰,鼓舞了全琼人民的斗志,随即兵分两路向海口、府城进攻。王毅的警备部队分别在海口市的大英山和府城南面的甘蔗园进行抗击后,就撤退到海南内地山地。琼崖守备司令部撤至定安山区,为扩充兵力,相继成立第一、二团。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鉴于抗日形势所迫,以及海南抗日救亡运动的推动下,王毅表现开明和进步,他公开宣言:“我们为什么要奋起抗战?是为了保住琼崖,为了保卫国土,为了驱逐日寇出中国”。他对官兵揭露日本侵略者占领东三省,继而侵占华北、华东、华中,又进犯华南,企图吞并整个中国。他说,要抗日,就不要分党派,要联合友党友军,一致对外,同时,对一些顽固反共分子肆意中伤中共琼崖特委,破坏国共合作,共同抗日的言论严词责备,他说:“毅之职责,在于抗战。”并指出“唯战能存,屈服必亡”。现在,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和平镇乘坡河的一块巨石上,清晰地刻着遒劲的“唯战能存”四个红色大字,这是王毅于1944年5月题刻的。
  
  图 “唯战能存”石刻

  1939年2月21日,经国共双方协商,在定安县翰林墟成立琼崖统一战线组织——琼崖战时党政处。王毅任处长,中共琼崖特委派王业熹、王均、刘秋菊、韩庆华等到党政处工作,著名的民主人士王集吾任秘书,在全琼统一指导抗日救亡宣传。琼崖战时党政处经常组织宣传队下乡,对民众做口头宣传,发传单,贴标语。同时,恢复《琼崖民国日报》,免费分发给战区军民及沦陷区广大民众。

  1939年6月,吴道南被委任为广东省第九行政区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王毅被排斥、削权,只保留着一个名不副实的守备司令职务,团结抗日政策也逐步被国民党顽固派的“溶共”“防共”“限共”政策所代替。此后的王毅并没有离开琼崖,而是一直在海南岛坚持抗日斗争,直到抗战胜利。

  1940年6月,广东省银行琼崖办事处为了解决抗日战争所需军政经费,根据1939年4月国民政府财政部第二次金融会议的决议,为节省法币,防止日伪以法币套换外汇,经国民政府财政部批准,发行由广东省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吴道南、琼崖守备司令王毅、丘岳宋等3人签名的琼崖区流通券,海南称之为“王毅纸”,由香港印刷,面额有2角、1元、5元3种。据资料统计,发行额达700万元。流通券与法币同值在琼崖区内(含游击区)流通。抗日战争胜利后,由广东省银行收回。

  1945年7月26日,中、英、美三国联合发表《波茨坦公告》,促日本政府无条件投降。8月,美国以原子弹轰炸广岛、长崎;苏联向日本宣战,在中国东三省分三路进兵。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并宣告无条件投降。1945年8月,王毅代表海南军民正式接受日本侵琼司令官的投降书。抗战胜利后,琼崖守备司令部撤销,王毅被调离琼崖,晋升陆军中将,调入陆军大学将官班受训。其离职报告呈文中,建议政府,欲巩固海南,应依照1912年孙中山先生发表之意见,将海南改为行政省,直隶中央,以加强建设为妥。后由其四胞兄立法委员王俊及苗启平委员等提案,经立法院审查通过,呈报政府,先改为海南特别行政区,作为日后改省之准备。著有《琼崖抗战记》及述职报告书,印入《海南抗战纪要》附录。
  
  图 王毅在1945年的照片

  王毅在1945年被调离海南实为受到国民党内其他人的排挤,他离开的时候很多军民对国民党内这种不良之风表示极大愤慨。王毅在离开海南前发表了《告别琼崖同胞书》,其中写道:“我琼崖抗战之初,兵仅两团。粮无隔宿,械既穷劣,弹绝来源,加以人心涣散,力量不能集中,敌势如火,极凶残之压迫。以众寡之悬殊,临智穷力竭之境遇,毅此时即抱定以身殉国。……于是,忍死驰驱,节节抵抗,深入腹地,瘴毒交攻,阅岁经年,衣食尽绝。战士无百结之袍,征人断巧妇之饮。七年光阴,过非人之生活。国虽未报,誓九死而不移。所最痛心者,以气候水土之恶劣,军中每逾半数之呻吟。毒蛇山蜞之交侵,十人恒七八之疽烂;无医无药,只闻惨号之声。……然处境虽难备极艰危,我官兵杀敌之志,并不以此稍馁,必胜信念,并不动摇,愈困难愈奋,愈苦愈坚。七年如一日,罔敢告苦。官兵年来抗战之经过,亦即我官兵年来抗战之精神。此为我同胞告者一也。”王毅所述国民党官兵抗战之艰苦,共产党所处山区后方抗日更加艰难。在国共建立统战线、民众全力抗日的情况下,终于迎来了抗战胜利、大快人心的时刻。

  1945年秋,王毅在侵琼日军投降后不久后到天涯海角巡视,看到巨石上只有“天涯”二字,王毅挥毫写下“海角”二字,刻在巨石上,让带有中国传统文化韵味的“天涯海角”得以完整显现。

  1947年陆军大学毕业后,王毅调任军事委员会战地视察组第十五组组长,派赴北平工作,并当选为澄迈县首届制宪国大代表。1948年冬,调任驻海南之六十四军中将副军长,1949年1月27日,由上海乘太平轮赴台湾,拟先安置眷属,再赴海南就职。不料中联轮船公司的太平轮因超载又夜间航行,在舟山群岛海域的白节山附近与一艘载着2700吨煤炭及木材的建元轮相撞沉没,王毅连同船上931人遇难。

  王毅由于守备琼崖抗战有功,曾获国民党政府颁三等云麾及忠勤干诚勋章、青天白日勋章、一等宝鼎大绥勋章;由于抗日有功,2005年王毅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

  三、王协初、王钦安和王弼
  王钦寅(1886~1975),字协初,以字行。1901年考中秀才,嗣补廪生,受聘琼崖中学堂(今琼台师范)任教,旋即考取广东广雅高等学堂就读,成绩优异。1906年广雅高等学堂毕业,被选入出洋留学生预科馆学习,经考选被选派赴美国留学,成为海南首次留美学生第一人。1915年12月,串联琼山的王鸿庞、王鸿鉴,定安的吴仲则,万宁的纪泽能、曾三省为“勤进代表”投票拥戴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袁氏死后,又拥护新政权。

  1937年7月王协初投身抗战,不久奉派在第一战区第1集团军充任少将参议。1938年调回琼崖,协助六胞弟王毅加强防务。随后返回故乡澄迈县,协助县长丘海云和县党部书记长李有政等人成立“澄迈县抗日自卫团统率委员会”,建立17个自卫大队,每个大队有100~300人,并配备一定数量枪支,为澄迈县抗战准备武装力量。1939年2月10日,被侵琼日军逮捕,后王毅暗遣抗日人员营救脱险。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选任广东省参议员、琼崖守备司令部少将参议员等职。后弃官习教,先后出任岭南大学、私立海南大学教授。1975年在广州病故,终年90岁。

  王钦安(1891-1940),字允初,号立波,生于1891年,广东政法大学毕业,曾任琼崖守备司令部上校参议,卒于1940年。王钦安的长子王弼是国民党少将。

  王弼(1912-1984),字辅军,派名兴宗,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七期、日本军校二十六期,陆军少将。王弼先后进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期步科和日本士官学校第二十六期步科毕业,奉派在国民党军队中任职,历任排、连营长,抗日战争期间,任琼崖守备司令部第二团上校团长。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调任台湾警备司令部保安处副处长。旋升少将处长,退役后,曾任台北市海南同乡会顾问等职,后病故于台北。著有《琼崖守备第二团作战纪要》翻译《日本侵略海南作战沿革志》,编入《海南抗战纪要》一书。

  后记
  9月初,笔者看《海南通史》(民国卷)有关于王俊、王毅的事迹,便进行了一些资料挖掘,同时约一些朋友前往王俊、王毅故居探访,查询一些书上没有的资料。幸运的是笔者就读的大学的王学长是王俊、王毅的宗亲,他带我们找到了王俊、王毅的故居,并做了相关介绍。

  王俊、王毅的故居位于澄迈县文儒镇墟东侧1华里处的文丰村委会排坡园村。王俊、王毅的故居在村子最北端一块10亩左右的平坦的三角形坡地中央,是一座坐南向北、平顶水泥钢筋结构、两房一厅的房屋。房屋目前极为破旧,四周的院墙有些已经倒塌,屋顶与墙壁不少地方的钢筋裸露着,外墙的水泥大面积脱落,已完全成为一座危房。日军侵琼时,故居的房屋被日军烧毁泄愤。日本投降后,王俊、王毅故居依原样修复,解放后在土地改革时又遭破坏,房屋木料被拆下来建学校和医疗站,未拆房屋用做生产队仓库,后来全部损坏。1985年,文儒乡政府上报澄迈县统战部门,由组织拨款1万多元,加上部分筹款,建成了目前的钢筋水泥结构平房。
  
  
  图 王毅故居

  此外村里还有保存较为完好的王俊、王毅宗族的老宅,能够展示出王家200多年来的财富和权势。
  
  
  图 王家宗族祖屋

  王俊、王毅兄弟俩在抗日方面做出了很大的贡献,对中华民族来说算立有战功。虽然他们在政见上和中国共产党有分歧,但是在2005年他们兄弟俩都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纪念章”。希望王俊、王毅的故居能够得到澄迈县政府乃至海南省相关部门的重视和修缮,让后人能够认识抗日英雄的英雄事迹。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车碾6a8es4 时间:2019-10-08 09:59:06
  顶一下
作者:飞在深海的翅膀 时间:2019-10-08 11:02:29
  赞!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19-10-08 14:06:24
  我爷爷曾经在琼崖守备队工作过,上士文书.
  司令部曾经设在我们村.
作者:gushuifc 时间:2019-10-08 20:45:53
  能拍到“唯战能存”石刻啦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19-10-08 23:35:48
  @寻牛矢觅归路 2019-10-08 14:06:24
  我爷爷曾经在琼崖守备队工作过,上士文书.
  司令部曾经设在我们村.
  -----------------------------
  给我们讲讲故事哈··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19-10-08 23:36:30
  @gushuifc 2019-10-08 20:45:53
  能拍到“唯战能存”石刻啦
  -----------------------------
  文章里的图是别人拍的,我已经锁定石刻的位置,近期去看,你要去不···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19-10-09 09:40:40
  @寻牛矢觅归路 2019-10-08 14:06:24
  我爷爷曾经在琼崖守备队工作过,上士文书.
  司令部曾经设在我们村.
  -----------------------------
  @金江居士 2019-10-08 23:35:48
  给我们讲讲故事哈··
  -----------------------------
  我们家在定安翰林,上面有张合影就在定安拍,也许就在我们镇.很多人不知道我们镇,可是都知道母瑞山革命根据地,就离镇上12公里.

  至于精彩故事,还真没有,可惜那些老人都去世了.小时候记得他们经常提到的人是王毅和陈汉光,后来才知道陈汉光是个狠角色,围困母瑞山的是他.

  我父亲回忆,当年国民党撤退到翰林的时候,再往南就没什么路了,辎重都丢在翰林.
  进山的时候,他们还带了戏班.

  国共合作的谈判,是在我们村的祠堂里进行的,祠堂的照片在母瑞山革命根据地纪念馆有陈列.

  说一件不会见于正史的事.合作后,我党找国民党要枪支,挑夫就是我一个发小的爷爷.到了国民党那里,人家很不客气,说:"走走走,你们拿枪去只是存起来,都不拿去打日本."然后就打发走了.
作者:椰林天堂 时间:2019-10-10 17:20:26
  @gushuifc 2019-10-08 20:45:53
  能拍到“唯战能存”石刻啦
  -----------------------------
  @金江居士 2019-10-08 23:36:30
  文章里的图是别人拍的,我已经锁定石刻的位置,近期去看,你要去不···
  -----------------------------
  石刻在琼中和平镇(乘坡农场)慈爱医院后面的石臼公园里,是海南为数不多的将军级人物题写的抗战书法。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