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雨说海南之 从那恁路夜市说那大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3:39 点击:4901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4:31

  
  吃罢峨蔓小海鲜前往森林客栈两院店的路上,某位“近乡情更怯”的儋州哥竟然私自“加点”信马由缰的带着一帮人跑去光村雪茄小镇绕了一圈。待到我们进入那大城区时,早已是月色灯山满“儋州”,香车宝盖隘通衢的繁华景象。还是之前那位对故乡变化颇为兴奋,有闲有钱又很咸(海边长大邻居家有船)的贤仁兄,兴之所至的非要再撺个饭局,坐标定在那恁路夜市。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5:00

  
  老实说,那恁路夜市刷新了我对儋州的认知,它不同于人口稠密的海口或游客众多的三亚,能在一条两三百米长的那恁路上汇聚上百家流动摊档,囊括从日用百货、当地特色到各地美食的琳琅满目且做到整洁、有序,市民游客安乐祥和,颇有唐时“锦里开芳宴,繁光远缀天”的意境,这大概也应该算是儋州“一创两建”活动开展以来最得民心的兴商惠民工程吧。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5:32

  
  席间有人说起那恁是那大兴起的原坐标,正如某些官方文字所言:清初,知州王师旦为缓解“土客之争”取临高人居住的那恁村与客家人居住的大同村之间的风水宝地建墟,新墟集两村首字命名为那大。这或许是正解,毕竟无风不起浪。偏我对“那大”二字动了执念,总想着既然明代《万历儋州志》中已有那大地名出现,何以需要数十年后的清朝人来解析且有理有据言之凿凿?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5:57

  
  翻阅《万历儋州志》,那大一词出现次数不少于三次。如舆图志儋州全图中那大营。地理志墟市词条下:太和墟在那大营,百户何其明新招。兵防志营堡词条下:扬威后营,万历十九年州同知李希贤因黎贼出没,申移立营那约,后迁入那大。如此种种都说明了至少在明万历年间那大已作为一个军事驻地的地名出现,而在同一本志书及后《民国儋县志》中始终未见大同村或南大村在村峒名中出现,倒是这太和墟的“太”字勉强粘上那么点儿边儿。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6:26

  
  “那”字头的地名在儋州不下数十个,比如那森、那甲、那存、那浮、那宣等,个人认为“那大”作为独立地名早已存在而不是那恁大同合并而来。它同样是分布在桂、粤、琼、滇、黔直至老挝、泰国等国家和地区,延续了数百上千年的灿如星河的壮侗语系齐头式地名的一部分。“那”在壮侗语中有“田”和“峒”的意思,壮语里“那大”意指河边的田,以我目前的学识尚无法判断历史上是否有讲壮语的族群聚居于此,更无从知道“那大”在同语系的临高语中是何意思。但,假如,我只是说假如,“那大”最初真的是河边的田地或村落之意,那我大胆的猜测明代志书上的“那大”应该在今天那恁路附近的那大军屯村。军屯村的名字或许就来自于明代万历年间儋州同知李希贤在那大的立营驻军,只是不知道现在环绕在军屯附近的松涛干渠水历史上是否曾是一条河?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6:53

  
  关于“那大”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原土语汉借词。即同属壮侗语族的海南黎语支系和临高语中表示田地之意的“那”+汉字表象,那大就是大的田地,那细、那小就是小块的田地。这是后来聚居此地的人们在尊重前人命名基础上的另一种架构,从中可以窥探出历史上族群迁徙和文化融合的多元的人文印记。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7:05
楼主missyou0830 时间:2019-10-29 10:37:22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