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榔树下麦浪翻——明清“小冰期”的海南故事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1-18 08:26:16 点击:8441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厄尔尼诺极端气候的屡次触目报道中,全球变暖这个“双刃剑”对我国大西北的利好,却鲜有人知。
  我国权威机构最近证实,向来干旱的大西北1961年以来出现变暖变湿趋势,2000年后暖湿化更为显著,冰川融水量增加、河流径流量增加、湖泊水位上升等现象普遍出现。以甘肃省为例,近年年降水量比过去增加了四分之一;著名的莫高窟,2019年居然两度因雨暂时关闭,石窟周围的戈壁沙漠也居然长了草。该机构预测,这一趋势将持续到21世纪中叶。
  还有青海。一位老朋友回应说:上世纪80、90年代他常去西宁,办完公事都喜欢去看看青海湖。陪同的当地朋友每次都说因为干旱,今年湖面又缩小了……越来越宽的湖岸也印证了这个说法。最近若干年青海湖面积却在增大,气候确实变暖湿了。
  须知唐代比当前气候还暖湿。大西北很多地方“风吹草低见牛羊”,风一静,牛羊就被草遮没了。何其茂盛的草,那是游牧的黄金时代。宋代后期气候变化草原缩小,促使游牧民族到处扩张,乃至造成世界版图的空前巨变。
  千年气候之变,海南亦在其中,史料斑斑可考。当又一次沧桑轮替在我们眼前悄然展现的时候,不妨看看这个故事——
  明清“小冰期”,海南如何及时推广旱地麦田,享受实实在在的福利。
  
  ▲彝族同胞的山坡荞麦,云南永德

  ██易种旱作的恩物

  大片田野,金色麦浪在微风下翻滚,麦穗互相抚触,在哗啦啦轻声歌唱。农夫挥汗如雨忙割麦,掩不住丰收喜悦。田边几株高大椰子树,树荫下三三两两的农妇携着午饭走来。不远就是村子,被郁郁葱葱的槟榔林掩盖,村头两株木棉树鹤立鸡群,火焰般的大花早已开罢,满树是半尺长的饱满棉骨朵,不久就要绽放出白絮了。
  端午节后的海南,一片早造丰收景象。
  且慢,且慢!“麦浪滚滚”不是稻浪,这真是海南吗?
  的确如此。琼北很多县,在明清几百年的漫长“小冰期”都普遍种有麦子,农民因此大受其利。不过,这种“麦浪与槟榔同框”的神奇场景,没有一张照片能留存下来,因为清末后东亚气候开始变暖,海南不能再正常生产麦子了,时至今日,“麦浪与槟榔”在人们心目中已经风马牛不相及。
  明代可不一样。从定安县一位举人出身的乡贤王仕衡说起:他在北方为官二十余年,其中十年在山东青州,官至正五品“王府长史司右长史”,级别相当于琼州府同知。王仕衡自幼家贫,不但奋发读书,而且始终留心考察农业。正德前期他丁忧回乡守孝,写了一篇《劝喻乡里种麦文》,大力劝定安乡亲种麦,还劝大家向中原先进农耕区学习,勤耕耘、多积粪、夺高产,过好日子。
  《劝种麦文》约3000字,载于正德《琼台志》。除了麦,对农事还多所论述,而且都内行,堪称海南现存方志中最详尽的“农政书”。
  王仕衡指出,看到老家只有稻子一种谷物可种,“正统间才添一鸭脚粟”,品种单一,受自然条件制约民生艰难,心里很不安。他说,旁边澄迈县早都种麦了,定安当然也可以种啊。种小麦有多好?“每年春夏之间,旧谷既没,新谷未种,天特生麦以济缺乏,使我人民吃此麦饭,种此禾稻,循环接续,常得饱足。”
  王仕衡说自己家前年秋天就开了块田,种下一升麦种,“及熟之日,形色全与青州好麦一般”,非常可喜。种麦容易而省力,干手净脚,“种于干地,手中不沾泥水,锄块而作孔亦可种,犁地而撒种亦可种,是麦之事甚易也”。
  
  
  ▲历史气候变化的两个分析模板

  ██琼谚“以霜冷占麦”

  其实对海南而言,更重要的是由于冬春两季雨水不足,灌溉有限的稻田,早造是无法投产的,而抗旱力强,“二月种,五月收”的春小麦却正合适。良田由此实现麦稻连作,大大提高了复种指数;而且条件一般的缓坡地,也能种植。
  定安地处内陆,信息较为闭塞,开展种麦比较迟。《琼台志》载,此前沿海地域已有“麦,产琼山、澄迈、陵水”,而且早就形成农谚“以霜冷占麦”,哪年霜越重、越冷,下一年麦子就越丰收。同时,南温带适宜的谷类如荞麦、狗尾粟(黍和稷,俗称都是狗尾粟)、鸭脚粟等,明代海南都有栽培。
  历史上“救人无数”的重要薯类作物甘薯和马铃薯,分别在16世纪末、17世纪初才传入我国。在此之前,抗逆能力强的旱地谷类作物——大麦、小麦进入海南,无疑对民生起了重要的补救作用。
  海南到底什么时候开始种麦?史料不全,不过几乎可以肯定不会早于南宋。因为这与东亚的千年气候变化密切相关。
  南宋之前,我国总体属于温暖时期,平均气温高于现代1℃;而南宋之后开始转入寒冷期,平均温度低于现代1℃。当前这次愈演愈烈的温暖期,只是从20世纪初才开始的。学界这个判断,有大量包括古树年轮在内的实证根据,没有争议。
  春秋时“生于淮北则为枳”的柑橘,到温暖期的唐代却可以在长安结果。至于岭南,唐代《岭表录异》载“广州地热,种麦则苗而不实”,麦苗长势很欢,但只能当草料喂牛羊,更别说海南了。
  元明清都在寒冷期。正德元年(1506)万州下了海南有记载的第一场雨雪,时人咏诗道:“霎时白遍东山路”“槟榔落尽山头枝”;万历三十四年(1606),琼北“冬大寒异,百物凋落,六畜冻死”。有人分析,海南此次寒周期的盛期为清前期的1662—1768年。
  
  ▲海南黎村槟榔林,唐代广州能见到吗?

  ██清代仍有栽培

  查地方志,琼北各县直到晚清都有麦子栽培,或许重要性已下降。记载略有差异,应该是各自采访实录——
  道光《琼州府志》:“麦之类三,曰大麦、小麦、荞麦。”
  康熙《定安县志》:“有黍、有稷、有麦。黍有二种:曰金黍、牛黍。稷有二种:曰狗尾粟,(小字注)粒如黍而小,粘者佳,曰鸭脚粟。麦有二种:曰大麦、小麦,(小字注)惟琼山、定安、澄迈有之。”
  光绪《定安县志》:“麦亦有二,曰大麦、小麦,二月种,五月收。”
  康熙四十九年本《澄迈县志》:“麦二种:曰大麦、小麦。”
  康熙《文昌县志》物产列有麦。
  康熙《儋州志》:“麦,有粳、糯、珍珠(这里疑误录了狗尾粟的品种——引者按)、荞麦数种。”
  咸丰、民国两版《琼山县志》:“麦之类,唯有小麦一种”。
  至于纬度较南的万州、陵水,清代麦子已不见记载。
  当代我国麦产区南缘,大概在北纬24度一线,即湖南、江西南部。贵州地势高,所以纬度可以更南一些。半个世纪前,广东韶关有人种小麦正常收获,现在不知还有种不。海南全岛几乎都在北纬20度以南,岛民“生不识麦,死不见霜”似乎是天公地道的了,哪会想到老祖宗曾经“以霜冷占麦”?
  谈到“麦浪槟榔同框”,想到旧日广府家喻户晓的童谣:“月光光,照地塘,年卅晚,摘槟榔……”广州怎能种槟榔,莫非童谣是唐宋传下来的?
  这个念头未必荒唐:唐代既然广州热到小麦不能结实,明清琼北与陵水小麦却能丰收。那么请问,明代海南是不是还有槟榔?回答当然是“有”;那么比明清海南还热的唐宋广州,是不是也可以有?
  当然,这只是个看去合乎逻辑的假说,要确认,还得找到证据。不过无论如何,“麦浪与槟榔同框”的史实说明:只要稍加“穿越”,原来物候可以如此神奇!
  气候变迁导致农作物变化,在海南古籍里得到确切的落脚点。
  
  ▲文稿在排版中

  ██【附注】本文第一个小标题以下,曾发表在去年11月18日《海南日报》,这是原文。

  不久前,蒙李公羽老师提供两侧与本题相关的史料,分享:
  一件是乾隆年间,澄迈知县陈名俭所作七律《春郊麦浪》,描述正是澄迈春小麦的景象;
  
  一件是苏东坡《海外集》中,有一则《马眼糯说》:“黎子云言,海南麦稻率三五年一变……”。也就是说,北宋末苏东坡贬儋之前,海南就已经有种麦的了。

  天山戈壁与椰风海韵同框,只是p图
  茂盛槟榔与麦浪翻滚同框,或是史实
  ▲方便移动网友,下图请横屏观看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1-18 08:30:34
  天山戈壁与椰风海韵同框,只是p图
  茂盛槟榔与麦浪翻滚同框,或是史实
  ▲方便移动网友,下图请横屏观看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20-01-18 23:26:54
  拜读!
作者:LVYESHE 时间:2020-01-20 14:42:33

  不是楼主科普,还真不知老祖宗曾经“以霜冷占麦”,

  今人该多学习古人,务实戒虚

作者:火柴火 时间:2020-08-04 15:28:36
  麦子和槟榔不能比的,麦子只要冷冬海南就能种,几个月就够了,小时候就种过,只是很低产,没有价值。而槟榔只要冷几天就毙命了。
  • 多港峒客: 举报  2020-08-06 09:23:59  评论

    槟榔说的是。麦子低产就不值得种,明代是丰收的。
  • 火柴火: 举报  2020-08-08 13:25:26  评论

    明代的丰收是相对于当时旱稻或水稻产量对比的,现在的水稻品种产量已经翻几番了,当然就没得种了。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