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治《广东图说》:不应遗漏的重要地理志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2-24 11:00:31 点击:557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南首次系统收录村名的史料是哪部?
  旧租界“巡捕房”名称怎么来的?
  清代海南各县居然已经有了固定的乡镇官?
  ——这是皇朝时代最后一部重要地理志,可惜2006版《海南地方志丛刊》漏辑了。
  
  同治元年(1862),两广总督毛鸿宾奉旨编绘《广东图》,历五年而成,是皇朝时代最详尽的整体舆图。刊行版有经纬编号,可以相互准确连接。
  再历时四年,于同治九年(1870)编成并刊行与图配套的《广东图说》(又称《广东图志》),全书共92卷,1400多个双页,即2800单页,其中海南部分十三卷,156个双页即312单页(原版每4单页,现代影印本合作1页)。
  此后,光绪十七年、光绪二十四年及宣统元年,分别绘成各版《广东舆地图》或《广东舆地全图》,州县均为一图带一说;光绪十八年刊有单行本《广东舆地图说》。这些“说”内容多半源自同治版,精详度均远远不如同治《说》。其中较详者为光绪《广东舆地图说》,海南部分仅一卷,43页。
  在同治《说》中,各州县依照沿革、城池、山谷、河流、乡镇、道路、墟市、营汛、兵将、盐官、关津、邮驿、古迹、泉石、盐田……依次列出。除了物产及官署、寺庙、学校等人文建置不载外,足称大半部地理志了。
  
  ▲《广东图说》网传封面之一,版别未详
  
  ▲光绪《广东舆地图说》。初版年份易被重印版误导,看内页两广总督李瀚章序,可确认是光绪十八年。

  笔者简单评价:同治《广东图说》最独特珍贵的是下列三个方面。

  第一,各县居民点几乎全录至村,在海南是首创。
  海南地方志中,篇幅最大评价也甚高的全岛方志,是张岳崧主撰的道光《琼州府志》,但该志汉区居民点方面乏善足陈,依然只记载至“都图”,黎峒则还载有不少村寨。清末各州县志中,只有光绪《崖州志》、光绪、宣统两版《定安县志》、宣统《乐会县志》,共三地四版州县志,能在“都图”以下录入自然村(这个录入,又比同治《说》远为精详了)。像琼山、文昌、澄迈等社会发达县,清末民初都有县志,有些篇幅还很大,居民点却依旧只记载到都图。
  对海南而言,同治十年《广东图说》是史上将“村”普遍予以采访录入的唯一史料。其《凡例》中说:“唯乡村名目,各官造缴之图有极繁多者,图内不能尽写。今于都图保甲及大乡村皆载之,其小乡村,但载于说,不载于图。”
  可见,“说”详于“图”,同治《广东图》本是空前详尽的舆图,而更详尽的还是为它配套的“说”。研究者能细读“图”已属不易,不知原来还有更细的“说”在。
  地方志收录居民点下延至村,信息量极大丰富,工作量也大增。虽然自然村大小悬殊,同治《说》中仍有大批小村漏录,但能这样,已经是地理志堪称划时代的进步了。
  到民国,以乡村、保甲体制取代实行了数百年的都图里、村体制,都图里从此消失。后人要考据某个都图的位置,往往困惑,同治《广东图说》中这些村名,就成为难得的扶手棍。
  
  ▲同治《广东图》的琼山县局部

  第二,各州县均载明分片管辖区,是皇朝时代第一部清晰打破“皇权不下县”定例的省级地理志。
  关于这点的非凡意义,只需引用学者胡恒《“司”的设立与明清广东基层行政》(载《清史研究》2015年第2期)的几段论述,可见端倪:

  “在清代佐杂分防制度中,广东省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几乎所有州县的全部县域都被数量不等的典史、县丞、主簿、吏目、州同、州判和巡检司分割完毕,其辖区被统称为“司”,构成县下一级行政区域,在同治《广东图说》、光绪《广东舆地图说》中有着极为清晰的记载。
  “如果从省志编纂来看,雍正《广东通志》、道光《广东通志》尚未对此新动向有所记载,真正将全省每一县份捕巡辖区及其辖地第一次给予详尽记载的省志是同治《广东图说》。
  “除巡检司外,明代的僚属官还在与知县“同城而治”,更谈不上有任何分辖地域,到了清代,却大都分驻乡村,从知县的僚属官一转变为分防官。两相对比,明清之际广东基层行政体制的转变不可谓不巨大。” 
  
  ▲同治《广东图》首席测绘者、南海县近代科技奇人邹伯奇(摄自二沙岛广东先贤塑像群)

  胡恒先生还分析了这种制度化管治下延的原因:
  “捕巡辖区在清代的出现并非偶然,清初人口的增殖是一个极为令人瞩目的现象,在县级政区并未显著增加的背景下,州县政府所直接面对的人群急剧增加,人地矛盾较过往朝代更为突出。因此,适当增加管理层次并分区治理变得日趋紧迫。与此同时,清代地方政府架构也发生了重大变迁,幕职的发达和州县官长随员非正式地介入到州县活动之中;原本在明代尚与州县官同城办公,分管某一方面具体事务的捕巡官日益边缘化,面临无事可做的风险。”

  早在乾隆二年,广东就曾奉“吏部”行文,令州县釐定捕巡各官辖地。此后,这一制度越来越严密与固化,司属、捕属成为县以下地域的确认与表达,无论官民,在提及地域时都普遍熟习使用。旧中国租界众所周知的“巡捕房”,其字面显然也是源自捕巡官。
  广东,不但是咸丰同治间几乎推翻清廷的太平天国运动策源地,又同时发生持续数十年、死亡达百万人的“土客大械斗”(见刘平著《被遗忘的战争》),社会矛盾尖锐,破坏甚烈,强化司属、捕属体制势在必行。广东虽非孤例,但一省司属、捕属体系的全面表达,却只有同治《广东图说》才首次完成。
  
  ▲《广东图说》关于文昌“小村”的两页

  海南且以崖州为例。
  崖州地域广阔,素称黎强汉弱,分四块捕巡属区:
  全州黎区,包括东峒七十四村、西峒四十二村,由驻州城的知州直管。这些村是大小混列的,即使拥有近百个自然村的最大黎峒多港峒,亦只列作一村。
  宁远河平原及周边,包括县城各厢坊和保平五都共八个大乡,由驻州城的“吏目”管辖;
  州东汉区五个大乡,即正三亚里、所三亚里、椰根里、临川里、永宁里,由“驻藤桥市”的“永宁司巡检”管辖;三亚有市,设三亚汛驻防兵二十七名。
  州西汉区六个大乡,即冲育里、黎伏里、乐罗里、望楼里、黄流里、佛老里,由“驻乐安所城”(今乐东抱由镇以南)的“乐安司巡检”管辖。
  
  ▲从乐安所城旧址瑞芝山往下俯瞰

  看去有点奇怪:相当于今乐东县外区的地域,由驻在今抱由镇南的乐安司巡检管辖,中间隔着几十里的半山区黎峒,是“隔空管理”;而相当于乐东内区的广阔黎峒,却归在崖城的知州管辖,里程相隔更远。乐安司巡检不但不管周边黎峒,甚至不管乐安所城本身。
  这种制度,当年应该是有所考量的。明清沿袭“以峒管黎”的基本政策,崖州百余个黎峒,共有峒长、总管等多名,也是沿袭的。赋役逐级摊派,一般无需知州理事(若出现强横峒长,知州也得让三分)。知州主要精力仍可用于全州日常公务。至于兵防系统,该卷载有“乐安汛防兵六十名”、乐平、乐定、抱蕴、油柑坡等汛防兵各二三十名。
  其余三大块均为汉区,主持者正是佐杂属员与巡检官,他们以主要精力于捕巡管辖,也属恰当,身份相当于现代大型乡镇的镇长。当然,其权限只是日常治安民政事务,重大事件还是要上报处理的。作为地理志,该书对此没有多提。
  如果不明白清代县属佐杂官及巡检司的变身为分防官制度,某些研究就会出现普遍性误差。
  
  ▲《广东图说》关于崖州的两页
  
  ▲民初沿袭清代“四大板块”管属地域,略加细化成为“五区”。这是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崖县报省“五区投票所”地域图,楼主在该图标绘清代捕属、司属界线示意,充当直观概念。

  第三,某些黎峒记载了里程。
  只以陵水为例。同治《说》是记载该县五十六个黎弓状况最详尽的版本。所录陵水各弓名,与乾隆《陵水县志》相符,但第一,加载了数座小营汛;第二更重要,无论生黎熟黎,全部标注了距离县治的里程,县域边缘的弓,还加注邻州县界。
  该史料是迄今唯一版本,为后人追溯各弓位置提供了难得的参考数据。因此,1964年编纂、2015年列入《琼崖文库》发行的《黎族古代历史资料》(上下册),对《广东图说》这部分予以全文引用。
  据笔者探究,同治《说》所载生黎诸峒不少里程差距颇大,是其不足处。下面录一小段,可以管窥:

  “宝停弓,城西北一百十里,往来大道有宝停营市;母感弓,城西北一百十里;福安弓,城西北一百十五里,北界万州;把巴弓,城西北一百十五里,北界万州;昂沟弓,城西北一百二十里,北界万州;番窝弓,城西北一百二十里;指妈弓,城西北一百二十五里……”
  
  ▲藤桥东河中游所见,《广东图说》对其记载混乱 。

  虽然同治《广东图》与《说》堪称空前精详,但远非十全十美,受历史条件局限仍有不少谬误。
  比如《说》对陵水县“榔根水”的流向表述,就非常混乱,可以说完全不合格。同样地,《图》关于崖州藤桥水流向的标绘是基本错误的,郎温峒、椰根峒的位置也多半错误。
  这些错误的背景,应该是当年无法对陵崖边远山区进行实地勘察,只能靠官绅们东拼西凑,绞尽脑汁依然不对。光绪《广东舆地图说》沿袭了这些错误。
  直到冯子材设抚黎局之后,才陆续得到澄清。光绪《崖州志》最终明确了藤桥东、西河之名,流向得到前所未有的准确表述,同时将旧志关于郎温水、椰根水(包括《广东图说》自创的“榔根水”)混乱记载,全部取消。
  对崖州三亚水、临川水、榆林水的表述,同治《广东图》及《说》也存在根本性错误,完全不及格,清末各版舆图均不能纠正。笔者在论述三亚历史的课题中有分析,此处不赘。
  这类错误,主持该图测绘的广东科技奇才邹伯奇是有所觉察的。他后来说过,由于《广东图》地域广阔,各府州县水平参差不齐,未能完全按他的方法测绘。他没说的是,一些地方甚至根本没能开展实测。
  
  ▲《广东图说》关于临高的两页

  衔皇命花大量人力物力、前后九年完成的《广东图》及《说》,事实上是近代洋务运动新知大背景下唯一版本的《广东通志·舆地志》。此后百年,精详度能与之比肩的省级舆地志,都没有完成。
  遗憾的是,收录堪称齐全的2006版《海南地方志丛刊》将该书漏辑。现在一般研究者阅读该书最实际的渠道,是台湾成文出版社1967年据同治原版影印的《中国方志丛书·第一零六号》电子版本了。
  
  ▲漂亮的书名题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双平 时间:2020-03-01 18:18:50
  好贴!
作者:662204242 时间:2020-03-13 10:39:37
  楼主哪里找来的啊
作者:海口市民2018 时间:2020-03-18 14:49:03
  难得的历史好材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