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历大地震,堰塞湖断东驿道——宾宰驿钩沉①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3-03 09:49:41 点击:2149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次地震,是海南史上最大天灾,重创琼北
  宾宰驿陷断,被迫改道,从此深藏史海
  本文首次探明断驿的具体地点
  首次提出原因:是堰塞湖而不是陆沉!
  遗址清晰可考。平地低丘竟有堰塞湖
  《中国国家地理》知否?
  史迹斑斑,有根有据

  本帖正文均摘自拙著《琼崖古驿》书稿,加了小标题与照片,照片摄自2012至2016年间。府城东行至本题驿道情况,请参看本版旧帖——《“美兰”机场:东行驿道的第二个“非遗”礼物》
  http://bbs.tianya.cn/post-servantonline-6767-1.shtml
  
  ▲题图:从官桥海村眺望官桥村。官溪河谷的田畴即是史上堰塞湖陷断驿道处。

  ██苏村铺在丁荣水库

  从琼山县苏村、迈容铺到文昌县的宾宰、葫芦、赤历铺,东路驿道接连多个节点都找不到现成地名遗存,判定不易。本书先逐个分析,再整段连带探讨。
  苏村铺,位于明清“苏寻都”境内。苏寻都范围广大,有三个图,革命老区“苏寻三”村,应是苏寻都三图的遗留。《民国琼山县志·卷三》“月池,在城东八十五里苏寻二图美帖村前”,美帖村今存;又“日月池,一名眼镜池,在苏寻一二图界上”,眼镜塘村今存。正德志又载博合铺属苏寻都,那么自博合水以东,沿今日201省道东南过丁荣河、南洋河直到昌福村、美帖村一线,大约连绵十五六公里都是“苏寻都”地面。
  当代唯一苏村,在三江镇西北2公里、茄南村东南1公里的东寨港西南角。三江镇,明清属苏寻都以北的调塘都,这苏村即使勉强还算苏寻都也离驿道走向甚远,可以不论。
  
  ▲《万历琼州府志》在大地震后十一年成书,虽记载了宾宰驿道改变,但琼山舆图未及变更,仍描绘老走向,铺舍顺列。最东一铺就是迈容,接文昌。

  寻找苏村铺,必须另辟蹊径。琼山地势南高北低,博合水、丁荣河、南洋河都由西南流往东北,入东寨港。其间略小的河流也都是这个流向。《正德琼台志》对琼山东部诸河均无记载,但在卷十二“桥渡”中,州东六十里方位却载有三道桥,最早为宋代的“苏稔桥,县东南六十里苏寻都”,其次是“那廉桥,县东六十里符离都,元僧无我建”,还有“苏村桥,县东六十里苏寻都,土人建砌”。
  符离都在博合水下游,因此那廉桥与驿道没有关系。而苏稔桥与苏村桥方位在今丁荣河,宋代即有桥。两桥或是前后承继,或是两道支流各一桥,地图可见丁荣水库上游两分叉,即库区形成前的两大支流。从里程方位看,苏村桥与苏村铺皆由苏村命名,位今丁荣水库库区内,村在桥边。丁荣水库修于1975年,如有更早的大比例尺地图(1960年航拍),说不定可寻回老苏村。
  
  ▲在1983年农场地图上追溯驿道博合铺至宾宰驿走向

  ██迈容铺与大灌区

  迈容铺是苏村铺再下一铺,也是东路琼山境内最后一铺,位于迈容溪边,其上有“迈容桥,在县东七十里那舍都,明永乐间乡人吴琼达建砌”(《正德琼台志·卷十二》)。按方位,此溪即今南洋河。
  “迈容”不是都图名,却是一个颇大灌区,以拦河坝加人力水车,是一种成熟的灌溉形态。《正德琼台志·卷七》载:

  “迈容车坝,县东南八十里苏寻都。自迈容起,至戴塞十里许,各绝溪筑栅,作水车,升水灌田千余顷。”

  明清地积每顷为百亩,因此迈容灌区就达十万亩。但正德志(很可能是照录旧志)的灌区面积,往往虚高严重,亦误导后志。按照该志田赋,琼山全县百多个图,田数不过四千三百余顷,平均每图不足四十顷。即使苏寻都三个图全属迈容灌区,民户也不会超过四百。这样规模的劳动力最多只能运作百顷以下耕地,迈容车坝绝不可能有“千余顷”。
  
  ▲在“迈容车坝”眺望官桥村,体味大地震遗韵

  尽管如此,看记载迈容也是很有规模的灌区,而且确有迈容村。冠以迈容字头的地名,其来源都应是迈容溪。看里程,迈容车坝比迈容桥远了十里,看地域,迈容桥及迈容铺均属那舍都(该志又作“那社都”),“车坝”灌区延绵十余里,主体则属苏寻都。
  那舍都在哪?据《咸丰琼山县志》那社都改作文兴一,那社二改作迎恩都;而《民国琼山县志》载“咸来市,在郡东七十里文兴都,宣统年间建设”。咸来市现代曾为镇,今为村,据此可追溯明清那社都的方位,应该是在苏寻都西南咸来村一带。
  迈容桥的县东七十里与咸来市的郡东七十里相差不远,而迈容灌区在迈容桥下游,今南洋水库上下,也与县东南八十里对应。这些里程,在地图上都能顺利印证。《康熙琼山县志》载地震造成“调塘都田沉成海千顷”,调塘都在苏寻都东北,包括东寨港南端,主要墟市是三江市;调塘都紧贴迈容灌区之北,后者自然亦大受影响。
  
  ▲官溪上的乡道小桥。驿道迈容桥就是这个规模。

  由此可知,驿道上的迈容桥不在南洋河靠东寨港的下游,而是在离东寨港以南十四五公里的中游。这一带为微丘低地相间,自南至北河谷地势,与迈容车坝沿溪十数里“作水车,升水灌田”是相应的。
  咸来镇东北约3公里今有官桥村、官桥海村,东环高铁刚好在两村以南通过。南洋河又名演洲河,这一段特有土名“官溪”,与两村之名相应。“官桥”原意当为“官道”即驿道之桥,后来地震塌陷,“官桥”成了“海”。这一带还有角湖、大湖、内湖、排湖、湖东、湖心山等反映内涝地貌的成批居民点。
  可以推断:明代迈容桥在“官桥”两村之间的官溪上。
  
  ▲官桥村村名碑

  ██低丘竟成堰塞湖

  宾宰驿道被废弃,是由于万历大地震造成迈容桥陷断,无法修复。记载较明确的是康熙二十六年本《琼山县志·卷四》:

  “迈容桥,县东七十里那舍都。明永乐年间,乡人吴琼达砌。万历三十三年,地震,崩陷,设渡通往来。四十一年,改官路,渡因废。”

  万历大地震以后再无“迈容”的新记载,涉及迈容二字的地名,自清代起完全消失。这除了地震造成广泛社会破坏及地表改观,还加上明清改朝换代,前后百年离乱死亡沉藉。由于民政册籍是新朝赖以赋役的根基,所以都图名始终维系,但并非都图名的“迈容”,尽管曾是一大灌区,也难免连河流名字带繁荣历史一起,被突然割断、尘封了。
  都知道万历大地震造成或扩大了东寨港,如果说今天三江镇街以北曾经广泛地陷,容易理解,这个地域地图上可见低于0米海拔的洼地星罗棋布。但是说“官桥村”一带曾地陷成“海”,确实令人意外。
  
  ▲官桥村内。村民说过去洪水往往淹到房屋墙脚。

  当代地图上南洋河两岸都有海拔30余米的山包,河谷则是海拔十余米的低地,数百米宽窄不等。官桥村与官桥海村各据一条低丘,立村于半坡脚,村都不大,两丘间夹着三四百米宽的河谷田畴。1981年琼山县《标准地名表》,咸来公社桃园大队有官桥海村,59人;江南大队(驻张官村)有官桥村,65人。
  两村间没路直达,必须绕到上游三里才有乡道小桥过官溪。官桥村是单一黄姓,一位40多岁的村民说这里洪水来时很厉害,可以淹掉村里大部分房屋,位于更下游的皇桐园村,则会整村淹没。这种大水,他记事以来就见过几次。按照他比划的淹没位置,河谷水田里应该被淹到三四米深。
  
  ▲官桥海村一角

  现在上游修建了凤潭水库,溪水温驯多了。由于没有路,难于进一步地貌考察,地图看皇桐园村往下游的河道拐曲特别厉害,甚至出现多处倒行,呈现滞淤区的典型特征。这段河道之易于潴塞是无疑的,当年大地震使下游若干处土层堆叠,沿河谷形成漫长的带状堰塞湖,茫茫湖水阻断了驿道。在设置渡口勉强维持了八年之后,朝廷终于批准了变更驿道为“赤草路”的报告。
  这是天灾导致琼崖大段驿道变更的唯一记载。
  都知道堰塞湖形成于崇山峻岭间,不料低丘平地也会形成,可见地震破坏之烈。后来漫长岁月洪水终于陆续将堰塞体冲开,不少湿地复垦为田,但驿道远去已不再有人关注,这个曾经的地质灾难继续湮没于茫茫史海。
  
  ▲1983年地图与卫星图叠加,体会演洲河(南洋河)的堰塞湖遗风
  
  ▲在高铁上拍摄转瞬即逝的官溪河道及田畴现状

  ██扑朔迷离宾宰驿

  出了迈容,下一站就是文昌境内的宾宰驿。
  文昌县明初共设三驿、十一铺:

  “宾宰(附宾宰驿——原注,下同),藤桥,赤历(俱水北都),青山(北山都),县门(附文昌县。自府门铺至此一百六十里)。凌村(南拓都),迈号(迈陈都),同平,长宁(俱多寻都),赤岸(白延都,附长岐驿)。以上属文昌。”

  “宾宰驿,在文昌县何恭都。西北去琼台驿八十里,东南去文昌县六十里。先洪武三年,知县周观设。”(均据《正德琼台志·卷十四》)

  宾宰驿,东路第一驿,前后运作了170年,于嘉靖三十年(1550)革,宾宰铺附于驿。宾宰驿属何恭都,具体位置一直无人言说。
  今人提及东路驿道,多认为是沿当代S201省道方向,经三江镇、大致坡镇,进入文昌东路镇,再下潭牛镇。这是最省力的说法,却不符史实。
  宾宰驿在文昌县故治,即东路镇旧址东路村西侧的潭豹村。
  现存诸版文昌县志,包括乡都、墟市、学校、牌坊等民事项目,未见任何“东路”“约亭村”及有人称此地前身“三面铺”的地名。方志载何恭都有蛟塘市(今蛟塘村)及中心市(今东路水库南侧中心村),村有美德村;同治《广东图说》载何一图有美勉(今似不存)和蛟塘村,何二图有美所(今美楚)、谭豹和大宝村(今皆存)。至于宾宰市,自嘉庆县志起即载已被废弃。
  
  ▲当代201省道,大致坡直下约亭村。

  ██新兴旺地大致坡

  1930年《海南岛志》是地方志初次标绘大致坡,但琼山县图绘在琼山一侧,文昌县图则绘在文昌一侧,说明这里本是“县之鄙”的荒凉地带,界线含糊。
  广州中山图书馆藏一份琼崖公路蓝图(年份未详,应该是1920年代后期),琼文公路到达大致坡,一个大右转拐进蛟塘(随后就经过潭豹村),再绕半个圈到潭牛才下文城,大略相当于当代X195、X186县道的走向。无论此图仅是设计稿,还是曾短暂实施,都足以说明琼山大致坡以南,即今东路镇街、约亭村一带,直至民初都鲜有村落,亦非交通要道。
  海南建省前后这个路段仍未热闹,东南略远有“福亭堆”小村,再东南标注几个“开荒队”,都是老东门村过来的。当地人说约亭墟的大多数电话号码,直到1990年代初还是用大致坡的。
  
  ▲1920年代后期琼崖公路蓝图局部

  “东路”地名来源,据1981年文昌县《标准地名表》载:解放前就有东路乡;1983年《国营农场地图集》载:1960年将原琼山三门坡农场位于文昌县境的“东银、企路、蛟南……合拼扩建而成,命名东路农场”。东银之名,因琼文交界琼山境有海拔五六十米的东银山,山下有名胜“十二臼泉”。

  1961年成立东路人民公社,1986年建东路镇。镇政府驻潭豹村东的老东路墟,2002年才搬到约亭村大路边今址。
  大致坡、约亭村这个缓坡大土岗因何一直荒僻?由于它是南向文教河与北向南洋河两水系的分水岭,土坡范围内并无像样河流,向来干旱,无法发展经典农耕。但正因干燥高亢,恰好成为近代公路的最佳取线,又因无甚居民点,民政上一张白纸没有约束,一旦有现代水利电力和交通线的依托,便尽显后发优势;相应地,附近所有古老村镇就全体边缘化。
  
  ▲潭豹村口牌楼

  ██千年县治潭豹村

  与大致坡相反,西侧不远的葫芦村、西亭村、潭豹村一线却水丰土肥,自古丰饶,东路公社“有四个千亩以上大田洋,即西亭洋、水缸洋、大宝洋、三才洋”(1981年文昌县《标准地名表》),一直支撑着古县治的运作,成为离海五十里又无大河的纯内陆,依然能长久立县的罕有特例。
  “何恭都潭步村”,是隋唐以来文昌(武德、平昌)县县治,元代至顺二年(1331)县治才迁往奉化乡北山都今文城镇,前后设治七百余年:

  “昌平(按为平昌之误)县,在县北安知乡何恭都谭步村。隋名武德。唐武德五年,改名平昌”;(《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七)

  “文昌县,去府城东一百六十里。先汉县名紫贝,隋名武德,至唐武德五年名平昌,始立于安知乡何恭都。贞观初改今名。宋因之。元至顺间,迁奉化乡北山都,即今治。”(同上志,卷十三)
  
  ▲潭豹南村一角

  老东路墟公路旁有“潭豹村”门楼,顺村道进数百米,北侧左右并列潭豹西、潭豹南两村,南面稍远有潭豹巴村。这都是古“潭步村”的直接遗存,而以潭豹南独具气势,东路农场图幅亦仅标绘潭豹南,可见是潭豹主村。村址坐落在宽广土坡上,村容整齐,街道横平竖直,周边略低,水田环绕,依稀能想象唐宋几百年县治的风貌。
  唐宋森林广阔,这里水源充足。十二臼泉和西亭洋,是与驿道密切相关的“藤桥溪”源头,可以实现自流灌溉:

  “平昌溪,在县西五十里旧平昌县治前。源出西亭洋,经下路溪汇藤桥溪。”(《咸丰文昌县志·卷一》)

  “十二臼泉,在圣鹿图东银山下,有巨石方广丈余,中有十二孔形如臼,泉从窍中涌出,大旱不涸,灌田数百亩,流经文昌县猴桥溪,汇西亭洋。”(《咸丰琼山县志·卷三》)
  
  ▲西亭洋广阔沃土

  西亭洋连片三千多亩,紧邻下路村,都在潭豹村北偏西数里。当地相传西亭洋即古平昌潭,潭水泻下瀑布,流入平昌溪,下路桥即古平昌桥。潭豹村周边水系都属文教河,即古平昌溪,南向流入清澜湾。以名人山-碑记村一线为分水岭,东路镇新镇街及其以北均属南洋河水系,北向注入铺前湾。

  待续。下帖《何处葫芦铺,邢丘相送西溪行》

  【本帖图文全部原创,转载引用请注意规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5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云门夜雨 时间:2020-03-04 21:20:46
  离我们村好近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