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葫芦铺,邢邱相送西溪行——宾宰驿钩沉②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3-18 08:20:47 点击:996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邢丘相送,流芳不息
  葫芦何在,扑朔迷离
  深研史料,必依地理
  读书行路,又一案例

  接前帖《万历大地震,堰塞湖断东驿道》。黑字正文摘自拙著《琼崖古驿》书稿,加了小标题与照片,照片摄自2012-2016年间。
  
  ▲题图:葫芦头村立于缓坡上,斜向白溪河谷,南望。

  ██东行百里至宾宰

  明初设宾宰驿时,离文昌老县治迁走还不到40年。虽经元末陈子瑚之乱,老牌县址至少还有若干旧基,人烟稠密的大片农耕区,条件比别处好得多,驿站设此顺理成章。潭豹村东南一里许,现存东门村,不排除是县治东门外的地名遗留。明前期驿东有“宾宰市”,附近何恭村还有“何恭市”,都是文昌数得着的大市,兴旺犹存。
  从地图看南洋河官桥村一带,距离潭豹村足有二十里以上。这涉及对宾宰驿里程记载的订正。
  虽然《正德琼台志·卷十四》“驿递”载府城至宾宰驿为八十里,但未必准确。同一卷的“铺舍”,有“自府门铺至此(按指文昌县门铺)一百六十里”、卷十三“官署”又有“文昌县,去府城东一百六十里”,这与“驿递”中80里加60里为140里的表述,多了20里。卷四“疆域”载“琼山,附府治……东至文昌县宾宰驿一百里”,也多了20里。
  
  ▲东路镇老街区

  作为驿道近似路段的当代S201省道,府城至东路镇里程约44公里,东路镇至文城镇孔庙附近,约25公里,两段路长之比为1.76:1。若按正德志“驿递”表述的80里与60里,则两段路长之比为1.333:1;若按“铺舍”及“疆域”的表述,即府门铺至宾宰驿改为100里的话,则两段路长之比为1.667:1。可见,后者记载与路面实况接近得多。
  显然,正德志铺舍及疆域此段里程相对准确,驿递“府城至宾宰驿八十里”则不准确,宾宰驿离府城即使不足一百里,也相差无几。相应地,迈容桥“在县东七十里”也记短了,应七十五里以上,但方志通常不会如此过细。
  
  ▲在潭牛老糖厂附近S201省道桥边,西望白溪。远处上游水闸右方是亭桥村,水闸背后6公里许是古宾宰驿。

  ██藤桥铺何在?

  文昌境内第二铺,藤桥铺,位置由藤桥溪、桥确定。关于藤桥里程,诸志颇有出入:
  “藤桥溪,县北三十五里。发源石历,流经何恭、水北,青蓝等都,南绕东坤,接潮入海。”(《康熙文昌县志·卷一》)
  “藤桥,在县西三十里何恭都。元以木建。国朝正统间,知县俞珣砌以石。水自那廓都山涧流出,达清澜港入海。”(《正德琼台志·卷十二》)
  “藤桥,一名亭桥,在县西北四十五里。”(《咸丰文昌县志·卷三》)
  “冼夫人庙,在县西六十里亭桥村。”(出处同上)
  藤桥的方位记载,从县西三十里到六十里不等,也算参差了。考虑到藤桥溪诸支流,那么除了六十里太大,其余都可以成立。
  潭牛镇北5公里S201省道边有亭桥村,附近还有亭桥上村、下村。白溪自村南不远蜿蜒东流,省道以“竹仔桥”跨过,下游与黑溪汇为文教河。白溪是古藤桥溪之汇,“亭”与“藤”,地方口语同音,元代木桥说明当时就可能是驿道,只是宋桥记载已佚。最初可能真有“藤桥”,用热带雨林中大量的藤制作。到清代琼北普遍开发,藤桥久已淡出,遮风挡雨的“亭桥”更为常见。
  
  ▲亭桥村一聚落。这里并非古藤桥铺。

  宾宰驿离文昌县治六十里,那么藤桥铺离县治就应该四十五里左右,且必在溪边,问题是在哪个点。
  如果是当代亭桥村,不但相对于下一站赤历铺是无故绕远,而且路经连片洼地大宝洋容易水渍,还要反复跨越藤桥溪三次,大大增加通行困难。这三条尤其后两条是驿道大忌。所以明代藤桥铺必非当代亭桥村。
  于是,不但苏村铺不在今苏村,藤桥铺也不在今亭桥村,这段驿道之扑朔迷离,可见一斑。
  到《康熙文昌县志·卷二》有了变化:藤桥铺消失,由葫芦铺取代。《万历琼州府志》未载葫芦铺,清县志独载之。通常,县志比府志记载更为具体准确,虽然万历地震后这段驿道已废,但文昌是元明海南文化强县,康熙县志有明代诸版县志为基础,卷首载旧志凡五修,最早一版为嘉靖,有叶右苍等高水平学者参与,所以这个记载必有根据。
  驿道设置由朝廷兵部审定,地方无权随意变更。舍藤桥,改葫芦,到底是改道,还是简单地直接改名?
  
  ▲今约亭村约亭内的简介碑

  ██“君行西出故人无”

  “葫芦”地名,是文昌一大文史亮点。“海南三贤”为邢宥、丘濬、海瑞,邢宥世居文昌水吼村,与琼山人丘濬感情深厚多次往还,曾在这里把酒相送,留下《送丘仲深至葫芦口占》,体现了两公深厚情谊:
  “与君相送至葫芦,酒在葫芦不用沽。共饮一杯离别去,君行西出故人无。”(《康熙文昌县志·卷十》)
  “葫芦石刻:县西北四十里何恭都道旁。两壁划然,中通牛马。有邢湄丘《诗》、贺县令《诗》刻石”。”(同上志,卷九》)
  葫芦道的方向是清晰的,大致由东向西。洪武设驿时“海南三贤”尚未出生,到明中后期,葫芦地名在文昌已是妇孺皆知了。
  今东路镇街所在的约亭村,村名直接指向此事。省道边有座1999年重修的“邢、丘二公饯别纪念亭”,《约亭简介》碑称:原有石亭为“邢、邱饯别纪念亭”,在距葫芦村1500米远“官路旁”的坡田里,地名葫芦坡,建于离二公相送三百多年后;石亭圮坏,民众于1932年移建公路边以彰显史迹。
  
  ▲美丽的西亭洋

  据载,文城至大致坡的第一条简易公路“文琼路”,于1924年通车,民国版约亭当在通车数年后移建。诸版《文昌县志》未见石亭,当代地名亦无“葫芦坡”,葫芦村以东相应位置有“碑记坡”,应该就是。
  今碑所述清代石亭,或确有其事,清代亦可能发现明代遗碑。但邢、邱二人相送“三百多年后”,人们是否还记得相送位置就未必了。经过万历大地震、官道废弃、改朝换代,遗碑内容又无存,如果碑文没指明康熙志“葫芦刻石”在何处,就存在记载断裂,可能发生郢书燕说。
  前文说过这一带向来荒僻,又在宾宰驿正北略偏东,不符邢丘相送“西出”方向。“约亭”之名更可能是今人误读。史上约亭广泛存在,是乡约文化的产物,清前期皇帝一再敕命建造,清后期更为强化。天下约亭均视作奉旨而造,皇朝时代“邢丘饯别”是不可以僭称的。
  
  ▲葫芦村村名石

  ██邢氏聚落葫芦村

  东路镇的“葫芦”地名比“约亭”久远得多。该镇现存以“葫芦”为名的村至少有三个:一是大致坡镇街南偏西约2公里的葫芦村;二是大致坡东南4公里余、S201省道西侧数百米树林中的葫芦铺村;三是潭豹村东3公里的葫芦头村。1981年地名表还有“葫芦昌”村,查在潭豹村西十里,可以不论。
  那么“邢丘相送”之处,是葫芦村吗?
  葫芦是行政村,在海文高速公路西侧数百米。该村有“葫芦洋”连片田洋及湿地,设置有野生稻保护示范点,还是鹭鸟保护地。据悉全村有2800人,是邢氏重要聚居地,除两三户王姓,其余全姓邢,华侨众多。
  何恭都故地邢姓不少,例如潭豹诸村和西亭村,都是数百、近千人的大村,均以邢为大姓;1981年文昌县《标准地名表》载葫芦村良田广阔,自为大队,包括碑记坡等小村共1300人;而葫芦铺村较小,116人,主要姓陈、赵、林;葫芦头村更小,仅有16人;约亭村尚不存在。
  
  ▲西亭村村名石

  邢氏族谱载,葫芦村立村始祖为宋末知州邢梦璜亲侄邢瑞才,系元代千户。二公“相送”事迹村里妇孺皆知,传言村边一条小河是琼文交界,小舟摆渡,葫芦铺就设在摆渡处。邢公一程又一程送丘公到渡头,在葫芦铺把酒话别,留下数百年佳话。邢宥《湄丘集》中的《寄葫芦族人》诗,有“卜筑葫芦境最幽,竹篱茅舍似荑莤”“泉石愿依山作主,簪缨不羡世封侯”句,无疑对该村情深意切。而葫芦村,也确实是数百年来邢丘相送最直接的文化传承地。
  但是,古代交通不便,跨县通行若离开驿道肯定困难重重。相送既在驿道,谜底亦必在驿道找,从地图看葫芦村位于潭豹村正北十里。邢丘二公在世时,宾宰驿远未撤销,驿道不可能特地向北绕十多里,而且该处一马平川,大宜农耕,绝无河谷,可以排除。
  当地类似传说,与“约亭”一样,只能说明何恭都民众尤其邢氏后人对二公故事一直心怀敬仰,属人文范畴,并非信史遗址。
  
  ▲在1983年地形图上追溯古驿。20米等高线涂以浅褐色。葫芦谷地势得以清晰显示。

  ██20米等高线的视角

  驿道中的府城至博合铺、文城镇以南路段,大部分铺舍都有地名关键性支持,里程合理,可以确认。但是琼山苏村铺至文昌青山铺路段已废弃数百年,当代地名支持甚少,考据需从更多角度审视。
  1983年《国营农场地图集》东路农场图幅,提供了当代大建设萌芽期东路镇域的建置状况,尤其难得提供每10米的等高线,水系详细,通过地形地貌可以获取很多信息。
  本书选取相关部分,将20米等高线以上区域涂以淡褐,并标出县界及分水岭界。整理后可见:公路从东路老镇街西北行,穿过茶松村北、下路村东,平昌溪上的下路桥(现存),再过名人山、后田坡,在书驿村与堆前村之间跨越琼文分界线的古“那丹桥”,接近官桥村。这个路段基本承接了古驿道,不过进入琼山县不久就偏西接向咸来市,不接万历前的官桥驿道了。
  
  ▲S201省道南望,远处为大致坡镇,可见公路大坡斜上分水岭。桥下溪水源自葫芦村边葫芦洋,属南洋河,流入铺前湾。

  《康熙文昌县志·卷二》载有那丹桥,与葫芦铺一样补了正德志之不足:“那丹桥,县西六十里何二都。与琼山分界。”“何二”当是何恭都同音字“何工”的抄录讹变。“县西六十里”早就到琼山大坡镇了,应为县西北,方志常如此省略。与琼山交接而又里程相当、都图符合的,必是南洋河小支流美浑河上这道桥。
  可以体会线路设计的合理,尽量选不高不低的地脊,不走大田洋以免水渍,那丹桥、下路桥都在小支流上游,洪水不烈,传统土木石架桥容易,四季稳定。
  图上一望而知,葫芦村已经不属平昌溪流域。葫芦铺村西面虽有一条浅浅河谷,但南北走向,与邢丘“西出”垂直,亦可排除。
  
  ▲葫芦头村,村口便道东望。莫非就是原汁原味的明代驿道?

  ██“葫芦石刻”会重现吗

  河谷地貌唯一清晰的是葫芦头村,藤桥溪在谷中自西往东流,溯溪谷西行越来越狭,出谷不远就是宾宰驿,再下一铺即出县境,想见到“故人”就困难了。
  葫芦铺位置,亦由此浮现,应该是葫芦头村与其东的下坡村之间,更可能是下坡村。驿道以藤桥跨越白溪小支流上游,水势比当代亭桥村位置小,桥梁更有保障,而且线路基本顺直,没有绕远。
  葫芦铺如设下坡村,则距宾宰驿大约十里,设在葫芦头村则七八里。河谷地形崎岖,不宜农耕,虽离老县治不远却至今荒僻,2016年实勘时路面尚未硬化,人烟稀少,问路都难找到人,古代当然更不好走。
  葫芦头村太小,门牌只用附近“大崀村”村名,村头树下却闲放着几个并不低档的古石柱础。村边坡地散立几座墓碑,墓主为韩、陈二姓。大者近一人高,碑文为民国十九年立,碑前有石祭器,其字迹及风化情况不似后仿。
  
  ▲葫芦头村往西,乏人维修,邢丘相送古道芳草萋萋。
  
  ▲葫芦头村的古石柱础。它们会藏着怎样的故事?

  “两壁划然,中通牛马”文字或有夸张,但大致贴切,吻合邢老夫子的“君行西出故人无”;而“酒在葫芦不用沽”,又或折射河谷辟地连小酒馆都没有,相送者只能自带。若在葫芦村相送,当然无需自带了。真能保存古迹的往往是最偏僻处,说不定某天,会发现遗倒的原版“葫芦石刻”呢。
  葫芦铺往赤历铺东南行,还要越过另一道白溪支流,即另一道藤桥。方志对藤桥记载不一,有县西三十里、有四十五里;有属水北都、有属何恭都,这可能折射桥址不止一处,事实上当有两处。又或许漏录,方志漏录桥渡不足为奇。
  由葫芦铺取代藤桥铺,如何理解?藤桥铺当在这两桥址之一,更可能与后来的葫芦铺同址,即下坡村。海南为纪念二公遗韵,上报将“藤桥铺”改名“葫芦铺”,得到批准,也许就这么简单。
  
  ▲葫芦铺村一家人的门牌

  ██悠长余韵

  宾宰驿道被废后,年久记忆丢失。万历后期至崇祯间又一文昌名人邢祚昌捐建的石桥“下路桥”(康熙县志称“下滩桥”)屹立至今,位置已非老驿道下路村,而是宾宰驿以南十五里的下官村,恰在通往新驿道“赤草路”琼文交接点大昌墟的半途要道。
  民初公路有了近代施工手段,可以应付较宽的下游河流。重新出现的琼文线,已是向沿海平地挪移若干公里,从美兰到大致坡的线路了。
  新老交通干线大致平行,一显一隐,古代发达的驿道沿线村镇全部边缘化。除了美兰村恰好留在公路边,又因机场取名而大大彰显之外,其余古村落,包括宾宰、何恭、咸来、蛟塘等市,不是默默无闻就是完全湮灭。而新公路则使大致坡等市镇迅速崛起为主角,乃至连“葫芦相送”的历史戏份都拉了过来。
  反过来看,这也是一种幸运。如果新老交通线基本重合,沿路房屋和公建紧贴时代,那么就连尚存一线古风的潭豹村、博合村,今天都看不到了。
  
  ▲宾宰驿以北下路桥位置现状。桥下是西亭洋的白溪上游。

  ██【附记】
  《琼崖古驿》定稿中,较大改动之一就是对葫芦道的考据方式。
  当年田野作业由于不懂卫星导航,只靠看地图问路,第二轮实勘才兜兜转转找到葫芦头村。村再往西路况更不佳,问路都找不到人。好不容易发现一个小养鸡场,请教一番,路径还是听不明白,老乡最后说路不大好,你们小心走错。想想既怕陷车,又怕不好掉头,终于退兵。
  回来做案头作业,已经肯定这是邢丘相送的葫芦谷。但怎样才能把考据链做得更坚实、地图表达更清晰?反复制图都不理想。冷藏数年,在其他课题积累经验。此次转换思路,选中老农垦局农场地图。小心将20米等高线涂上浅褐色后,豁然开朗,可以定稿了。
  这条不大敢走的路,莫非真是明代环岛驿东线遗世独立、原汁原味的遗存段,而且是宾宰驿东行第一段?珍稀啊!当初走的一半还是地势比较缓和的河谷东段,更狭、更像葫芦谷的西段没看到。虽然现在土路西段已略转向了,但雇摩托车或相约三五同道徒步沿溪边西行,寻访先贤足迹,也是可以的,是乐事一件。无人机航拍更佳。深入请教村人,说不定对村史还能有所收获呢。
  疫情过后,真要再跑一趟。
  
  ▲准备重走实勘葫芦谷,虚线为驿道追溯。原来现在天地图的影像图比例尺可以做到这么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20-03-18 09:34:43
  拜读大作
作者:欢哥369 时间:2020-03-23 13:17:24
  葫芦在海南叫甜蒲(蒲瓜)。葫芦村在海南话叫"土炉“。
作者:岭南人66 时间:2020-03-26 20:32:37
  噢!鸟枪换炮了,现在都可以用无人机航拍了。可喜可贺!!
作者:椰林村人 时间:2020-04-05 19:25:53
  拜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