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印象●溪北书院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20-03-21 00:39:22 点击:129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笔者生平不喜言“最”字,然而对于溪北书院,笔者认为它是笔者最喜欢的书院。

  溪北书院位于文昌铺前镇文北中学内,是海南清末著名书院,书院建造于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由潘存筹建,占地面积20多亩,是海南省保存最完整的大规模清代建筑群之一。溪北书院是一所硬山门的三进四合院型古建筑物,由大门、讲堂、经正楼、经堂和斋舍五部分组成,其间由东西廊相连,四周由围墙环绕。书院建成之后至宣统三年(1911年)间,不少学者曾在此讲学,一时人文兴旺,人才辈出。书院在辛亥革命后一直作为教书育人的学校,受当时民主革命思潮的影响,溪北书院的教育开始走向平民化。1916年,书院经报官批准,更名为“溪北两等书院”,教务继续由潘为渊先生主持,办学规模比以前稍有扩大,但入学的仍是富家子弟。“五四”运动以后,新文化运动思潮不断涌入,共产主义思想开始传播,1926年,书院再次更名为“溪北第一高等学校”,主持教务的有潘为渊、黄闻定等。招生再次扩大,学校也开始招女生。同年,经潘为渊主持,潘氏族人和一些华侨捐款维修,把经正楼四周的走廊改为现在的水泥结构,保存至今,现为文北中学所用。

  笔者与溪北书院结缘在3年前。当时在铺前老街游玩后,不经意间走到文北中学门口,再走进去便看到了溪北书院。笔者沿着月牙塘走了一圈,欣赏水中倒影里的溪北书院,被深深迷住。溪北书院正门镶挂清末著名书法家杨守敬书写的“溪北书院”匾额。杨守敬,湖北宜都人,在北京时与潘存敬结识,在潘存指导下研究金石之学,他们之间过从甚密,亦师亦友。

  
  
  

  笔者怀着忐忑的心情步入大门。接着便看到一个很大的院子,两棵枝繁叶茂的枇杷树几乎把院子覆盖完。庭院有一个立于民国二十年的日晷,顶面刻有“东经二十度零三分”,正面刻着“寸阴如金”四个大字,告诉学员们要珍惜学习的时光,尽快学成回报社会。

  
  
  
  
  

  走过庭院中间的甬道,就到了“讲堂”。讲堂位于大门和经正楼之间,是老师授课训导学生的所在。讲堂是一座开敞式的建筑,正中为讲学的正厅,明间三开间前后开敞,无墙体围合。正厅两侧安排有房间,作为学者休息和教学准备之用。讲学者就坐于讲堂中央,面朝前方进行讲授。讲堂最引人注目的便是镶嵌于木雕隔断里红底黑字的“讲堂”木匾额。“讲堂”二字为潘存手书,取法唐楷。现在文北中学每次学生大会都在这里召开,时至今日,讲堂传承着溪北书院的教书育人情怀。

  
  
  

  有朋友提醒笔者注意观察“溪北书院”和“讲堂”两块匾额上各有一字缺一笔。其一,“溪北书院”的繁体“書”字缺一横;其二,“讲堂”的繁体“講”字缺一竖。不知何故?后经查阅资料才解开字谜:“書字缺一横,告诉学子在一生中有读不完的书;講字缺一竖,告诉老师在一生中有讲不完的学。”这是潘存和杨守敬有意在告诉后人,学无止境,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要不断学习。

  

  过了讲堂是一组四合院式建筑。正堂“经正楼”,面积大约200平方米,是书院的建筑主体。“经正楼”原址为传统的木构架建筑,后因在台风中坍塌于1921年重建,是一幢南洋风格的二层建筑。曾经此为书院的藏书处,赫然屹立在书院中轴线的最末端,后曾作为文北中学图书馆使用。现楼内仍用木柱支撑,廊外和楼顶已改成钢筋混凝土结构。笔者顺着楼梯走上经正楼的二楼,在外围视野极佳,可以俯视整个溪北书院。步入楼内,踩着木质的地板,看着柱子上的生动木雕,抚摸精美的木门,感受溪北书院的书香气息。经正楼后面的走廊则有民国建筑的风貌,楼外面的面包树已经长高到了二楼,仿佛一把大大的扇子给大楼遮阴。当年潘存购藏书籍给筹建中的溪北书院,遗憾的是潘存不能在楼里读他心爱的图书。每当人们走在这里,都会被潘存热爱家乡教育事业,为他的付出深深感动。

  
  
  
  
  
  
  
  
  
  
  
  
  
  

  遗憾的是,还没等亲自执教,潘存却在溪北书院即将落成之日(光绪十九年(1893))与世长辞,享年76岁。溪北书院至今还保存着他的墨宝“学问无他,求益乎身心家国天下;载籍极博,折中于易书诗礼春秋” 为世代所传诵,这既是他对后人的期望,也是他终其一生的写照。笔者回去后翻资料查阅潘存的生平事迹,在《文昌县志》找到较多的信息。潘存是文昌市铺前镇港头村人(后迁白沙园村)。清嘉庆二十二年(1818年)出生,岁试屡获首名,但因两次守孝,直到1851年34岁时中广东省举人,题第五十五名,不久应礼部试,循例授职,任户部员外郎,福建司主事。潘存居京师30年,因秉性耿直,从未依附权贵。公卿知其贤,都中人士同他交谊尤挚,凡有建言,必与讨论。1883年,66岁的潘存辞官还乡,迁居白沙园村,热心发展地方教育,并参与海防建设。光绪十年(1884)时值法帝国主义滋事,扰广西、福建、基隆等地。琼州西北与越南近邻,东北与闽海相接,孤悬海外,为战略要地,是两广屏障。时先、后二任两广总督张树声、张之洞钦佩潘存的学识和德行,委任其为雷州和琼州两州团练,训练水兵守卫海防,被赏加四品官衔。其时,还草拟《琼州改建行省建议方案》,通过张之洞呈报朝廷,为历史上最早提出“海南建省”意见的人。晚年致力于兴学育才,曾在广东惠州丰湖书院、海南文昌蔚文书院、琼山苏泉书院任教,清光绪十九年(1893),在雷琼道朱采和两广总督张之洞的支持下,潘存开始筹建溪北书院。潘存于京师余暇,研究经史,工诗词、文辞,书法尤妙,能悬肘作蝇头细楷。凡汉魏六朝碑板,以及唐宋元明诸名家书法碑帖,收藏丰富,朝夕临摹,至废寝忘餐,日本人也十分推崇潘存书法,遗著有《克己集》、《论学十则》、《楷法溯源》及诗词《赏花有感》等。《文昌县志》记载:宣统元年,两广总督张骏言:“潘存品行高峻,学识深远。”咸丰年间,供职部曹,从不干谒权贵。赋性严直狷介,与人谈论时事至于泪下。归里讲学,主持风教,发抒忠爱,闾里观感,风俗为之一变。前督臣张之洞最敬其人。至怀抱之宏,议论之精,天下大势,了如指掌,尤为人所难。及请将其生平、学行、事迹宣付史馆立传,以风当世,从之。

  溪北书院讲堂前面的两棵枇杷树笔者尤为喜爱,首次见到它们时正当叶落之时,光秃秃的树枝显得非常挺拔;之后遇到它们枝繁叶茂的样子,显得充满生机。两棵枇杷树挺直向天,就像潘存的傲骨和胸襟一样。笔者想要是能看一眼满眼红叶的场景多好,本计划前段时间前往书院欣赏红叶,无奈碰到新冠疫情,只好作罢。当作是好事多磨吧,希望明年去溪北书院的时候,看到满园红叶,修缮一新的溪北书院以崭新的面貌和我们再次相遇。

  
  

  2009年,溪北书院入选海南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的“威马逊”超强台风对溪北书院大面积损毁比较严重,特别是讲堂的侧馆斋舍基本崩塌,以及过廊损毁严重。2019年10月,溪北书院入选第八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名单,政府将在2020年年初对其进行修缮。其中,损毁最为严重的东西侧建筑是本次修缮的重点。

  

  于是很是期待再次见到熟悉而崭新的溪北书院呢!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20-03-21 17:18:57
  想不到潘存还在惠州丰湖书院任教过.
  丰湖书院离我家不远,改天去看看.

  特意搜索了一下:
  除了贤明太守外,另一个寓惠名人群体也给惠州带来了文风丕变,那就是从宋代至清代的丰湖书院的山长们。据不完全统计,仅仅从嘉庆年间伊秉绶重建丰湖书院时算起,担任丰湖山长的名士就有30名之多。既有才气冲天的宋湘、庐浙、王赠芳、鲍俊、梁鼎芬,也有工于古文辞的颜培瑚、史澄、潘存、吴道(熔)等老儒宿学,更不缺乏文武兼备、政声卓著的曾望颜、邓承修等能官良吏。在这些著名山长的谆谆教导下,丰湖书院培养出一大批学行俱佳的惠州名士。
作者:gushuifc 时间:2020-03-22 13:25:54
  写与拍可以。
作者:花中草 时间:2020-03-27 11:23:44
  破损好严重,上学的时候才翻修过,现在可是不成样子了。
作者:狗伊八 时间:2020-03-29 09:06:01
  两棵枇杷树两种景象拍得很好很美!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