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的初现和“兴隆”“南桥”由来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4-14 22:20:59 点击:6992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之南》拟开个“海南地名溯源”专栏,编辑先生问我:万宁的兴隆名声在外,可否写个稿子?
  这确是个好主意,海南很多地名其实都有历史,但还缺乏正确解读。此篇“兴隆解读”是否有当,要待大家评判。
  报纸版面有限。本帖除了《海之南》所刊原文外,增图扩文,把太阳河谷上游南桥镇地名考也列上了,它有四百余年历史。再如陵水的三才镇、本号镇等,当代省志对地名来源解释,属于望文生义业余习作,实际上这些地名与万宁的礼纪镇一样,都已有六百余年明文记载史。本峒客拟结合相关课题,陆续介绍。
  
  ▲题图:“兴隆路”上的长兴村美丽风光,这是三渡河上游最后一个较大居民点。

  1898年,马来亚华侨邝世连带回咖啡种子,率先在文昌南阳石人坡村栽种;1908年,又有华侨在儋州试种咖啡……有关咖啡在海南的文献斑斑可考。兴隆的咖啡名声在外,那里不是海南岛最早种植咖啡的地方,但“咖啡”二字首入海南却在兴隆。
  一切要从133年前一份电报说起。

  ██张之洞“欲在琼州种咖啡”

  1887年初,提督冯子材与道员杨玉书随着刚修通的电报线,将行辕从万州城前移至兴隆。次日,两广总督张之洞的“咖啡专电”就到了:

  “致南峒杨道。光绪十三年正月二十四日发。欲在琼州种咖啡,以收外洋之利,其利胜于茶而不劳。此种何处寻觅、如何种法,张廷钧必知,可问该主事。速复。敬。”(本文史料除注明者外,均引自《琼崖文库·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

  电文是送“南峒”的。按说万州只有“西峒”即今万宁市南桥镇,此前官军刚刚将局势控制;“南峒”在乐会县,今琼中县和平镇及上安乡北部的大山深处,当时电线肯定架不进去。推测是电报初设,技师报站忙中出错,将西峒错为南峒了,于是冯子材驻兴隆七天的往来电牍,就以“南峒”存入历史。
  
  ▲冯子材在海南行辕轨迹,兴隆系第八站。借1930年海南公路图作底图,浅红的县界,浅绿是黎区界。

  ██1887年奏折,首提“兴隆”

  那么,“兴隆”最早见诸史料又是何时?
  “咖啡专电”后不到一个月,张之洞《剿抚各黎开通山路折》,上奏开筑进入五指山区的“十二大道”。第二条的始发站,就是兴隆:

  “一由万州之兴隆、五甲西北行,经长沙营、什密、禁会、南峒、七村,出五指山之东,亦抵牛栏坪。”

  该线终点牛栏坪,是重要枢纽,与“十二大道”另外两条相连接。该村已不存,位于万泉河支流新朗河一条小溪上游,“旧村坪”村以北。1928年国民党将军黄强勘察记有“牛栏扒”村,八家颜姓;其东北二里有大村上瑞,三十家王姓。这两村是当时“十万峒”的极东界居民点,上瑞村今存。
  兴隆市在古思马都地域,形成较晚,康熙、道光《万州志》均未提及,道光《琼州府志》提到新兴墟市有“牛漏”,即兴隆以东十里左右。同治《广东图说》是第一个普遍收录自然村的地理志,仍无兴隆:

  “思马都,城西四十里,内有小村五:曰长坡、曰石坑、曰禁山、曰泥田、曰大园。有万陵市、牛漏市,合口汛、涌尾汛。”
  
  ▲《海之南》在排版中

  兴隆正当汉黎交汇之地,在太阳河中游,扼三渡河入口。顺三渡河谷可直入万、乐腹地太平峒、乐会南峒,沿太阳河谷又可上溯万州西峒,都是黎区大峒。清代于此设合口汛,防兵十五名,是个要冲。晚清同光之间,兴隆的重要性开始超过牛漏,冯子材“平乱”行辕设此,可见一斑。不过仅仅一个月前设的电报局还称“南峒”,“兴隆”是否由冯、杨行辕特意命名,或是历史之谜了。
  在万州战事和开路都建大功的本土乡绅钟仁宠,事平获重赏。有说为兴隆峒主的,有说为兴隆抚黎局局董的,后来其侄继任,形成稳固官绅管治,促进兴隆崛起。黎区西峒也逐步开发,1930年代广东省的农业调查报告中,已看到“南桥农林局热带农场”。
  
  ▲冯子材十二大道之“兴隆路”及周边黎峒追溯图。棕色虚线为兴隆路,黄色虚线为与之相接的“十二大道”其他线。地名黑体字为清代,楷体字为当代。

  都图下通常管辖十甲。今兴隆附近尚存六甲、七甲、八甲等村名,1939年版《海南岛全图》,“兴隆市”上注有“旧心坡”,同年地形图兴隆以东有“九甲”;古文无句读,五甲或是兴隆一带,或是入山口黎峒前的那个甲。
  奏折中的长沙、什密两村今皆存,唯“禁会”应是“樂会”的笔误,不知原件差错还是现代排版出错,句读亦致不可解。原文应为“乐会南峒七村”,即今琼中长征镇、上安乡之间的上安河流域。
  乐会山区,明代泛称“纵横峒”,到清代分解为北峒(今琼中县中平镇一带)与南峒,南峒又分上中下三峒,“南峒七村”即是上峒,道光《琼州府志》载:

  “上峒设黎长一名,管七村:黄村、竹根(今什介)、罗菜(今罗寨)、番亲……水土恶劣,外人罕至。”

  这条大道又称“兴隆路”,从兴隆华侨农场经长沙村连接S304省道的乡道,就基本沿袭兴隆路,都是顺天然通道取线。2012年初笔者曾驾越野车实勘,过沉香湾水库不远就是土路,满山青翠,路面烂泥深厚险象环生,险些趴窝,真切体会了清末十字路的意境。不久后,该路已全线硬化。
  
  ▲“兴隆路”一段,2012年拍摄。

  ██当年富琼筹划,不止咖啡

  说过地理,再说人物。
  被孙中山誉为“不言革命之大革命家”的张之洞,以及民族英雄冯子材就不说了,只说“咖啡专电”的两位指名官员:杨玉书与张廷钧。
  杨玉书,道员,应该是候补道,光绪十二年(1886)底选调琼州军中,职务类似东路参谋长,级别在琼崖各实缺官之上。晚清内外交困,种种“候补道”虚衔多如牛毛,却无职无俸,有潦倒至死者。杨道被擢用,显然才能卓异。东路集中了主要战事,张之洞电牍署给“杨道”的甚多。杨不避艰险,陵水首弓、廖二岭之战和崖州大茅、南林之战,均亲冒矢石,山区染瘴,不久身亡,是整个征战和开路折损的最高职级。其时离他接到“咖啡专电”仅两个半月,离他到军前效力也才四个月。
  张廷钧,主事,实职未明,据海南大学张朔人教授考证他曾往南洋经商。张之洞用其所长,光绪十三年(1887)初即专电东线,委返岭门商办“抚黎开山查矿诸事”。同年十一月张督奏称“昌化县境内大艳山……亦名为石绿山。前经香山职员张廷钧召集股份,购备机器前往开采”“出产虽佳,工费甚昂”。两年后再奏,得“铜矿苗最旺,商人张廷钧不惜工本,开采甚力”,不幸大塌方功败垂成,同时垦荒得地两三千亩。无疑,张氏是海南第一大矿石碌矿的首任开发者。
  
  ▲七甲村委会

  杨玉书、张廷钧还是海南第一良港——榆林港的最初勘察、申报者,而且是在官府视野之外。杨道临终“昼夜呻吟,苦不可支”,但仍“伏枕口授”遗电呈张之洞,交代“张主事愿觅外洋咖啡、吕宋烟、麻、蔗、胡椒各种”,以副张督“产业富琼”的擘画;此前抱病亲勘榆林,力陈优越事关全局,揭露当年列强觊觎之险恶。张之洞接电深为痛惜,高度重视,终有榆林新式克虏伯大炮台之设。
  遗电摘要如下(句读与海南版略异,括号为笔者所加):

  职道上年请开榆林港埠头,(此次)出南林后,同张主事廷鈞亲勘其地。据土人云:“越南之役,法屯兵、泊轮十八艘,逐日操演。”崖协、牧不问,琼镇、道不知,幸款局已定,不然琼事不堪设想。书今日请开港,实为筹海计也。港门两岸,宜筑炮台控制之,内立埠头,中可容轮船数十艘,通黎山之出产……其港……与香港不相上下,海口水浅,高之十倍。此处一开埠头,则崖东、南、西三路源头均活,实为富琼第一要策。

  杨、张二人,近代史可谓默默无闻,但却在万般艰难下筚路蓝缕,尽力防卫与开发海南,是建省百年前值得致敬的爱国者。
  
  ▲紧靠榆林港的亚龙湾

  ======================================
  报纸可供篇幅有限,必须撙节。意犹未尽,这里加点附录。

  ██关于法舰威胁榆林港

  上文最后一段史料,海南版的引号“越南之役……不然琼事不堪设想。”本文认为引号应该只到第一句为止:“越南之役,法屯兵、泊轮十八艘,逐日操演”。当地老百姓只看到法国人当时是怎么干的,后边中国官员的鸵鸟政策他不会知道,但作为中级官员的杨道知道,视野开阔的张主事也知道。
  “崖协、牧”,即崖州最高军政官员,协,大致相当于当代的“旅”,牧,即知州。“琼镇、道”即海南最高军政官员,所谓镇台、道台。法国人排舰于港外,登陆屯兵,逐日操练,如入无人之境,满清地方官甚至不敢过问,装聋作哑……这么凶险的被动挨打局面,如果不是民族英雄冯子材的镇南关大捷打扒了法国内阁,法人不得不坐到谈判桌边,海南后来如何走向,实难判断;又如果不是杨玉书强支病体现场勘查,采访田夫野老,去世前挣扎口授这个电文,后人对这个重要史实或将一无所知。
  当时的法国舰队司令孤拔,就公开扬言要把海南拿到手。挂兵部尚书衔的封疆大吏张之洞对此非常警惕,致电提醒“总署”说洋人要侵犯主权,往往先做言论试探以观看各方反应。杨道遗电,既是孤拔扬言的实际军事动作,足补史料之缺,又让张之洞更切实看到海权威胁。
  
  ▲南桥镇

  ██关于南桥地名

  “南桥镇”,地名最早何时出现?当代材料语焉不详。此次探讨兴隆,也一并寻找南桥的历史线索。
  南桥镇在太阳河谷上游(又称南桥水),离兴隆不过10公里。这一带早在明代就曾是汉村,属于黎汉交界地域,后来人文政图发生变化,成为黎峒了。
  康熙《万州志》卷一“事记”记载了万历四十五年初的一件劫案,出现了竹头堀、南桥等民村:

  “正月十五夜,(贼)劫杀竹头堀、南桥等村,擄去村民吴元政家妇女二口。林鹏同张思信追至大丛岭,杀(贼)首那献,夺回人口。”

  竹头堀又称竹堀,在南桥以西两三里。大从岭,今万宁、陵水交界的牛上岭,岭西有大从(重)村。此后,地方志就很少提到南桥了。
  清末民初,太阳河谷农业发展起来,1930年代的农林业考察报告不止一次提到南桥。“南桥农林局,热带农场”,是否兴隆热带植物园的前身?如果是,那么植物园历史就更久远。
  
  ▲1930年代农业考察报告,显示了“南桥”地名。
  
  ▲与南桥镇比肩而立的国营南林农场,是这一带的经济重心
  
  ▲万州西峒与周边乡都位置图。红线为当代县界,绿线为明清县界,黑色黑体字为今日尚存的明清地名。

  材料还数次提到另一处热带植物聚集地:“鸭肠”。到底是哪里呢?太阳河谷一带,是否还有与“鸭肠”发音相似的小村?是否先记作与南桥谐音的“腊肠”,再笔误为“鸭肠”呢?张朔人教授论文又作“鹏肠”,应该是再误录了。
  《道光琼州府志》对北峒、西峒各黎村表述如下,仅北峒的“鸭塘”勉强可与“鸭肠”近音,但这村名当代已经不存,位置似乎也不对:
  “自州城北六十里至禁岭脚,入北峒之内,熟黎共八村:尚督、母子、鸭塘、沟寨、南门寨、牛蟹、尖岭、巴屯。
  “自州城西八十里至西峒,峒内熟黎共十二村:小割田、沉鹅、田心、石牙、山岭、湾田、高坡、土母、坡亮、田山、䇭寨、瘦田。”

  相关民国材料均拍摄自三亚图书馆《三亚历史文献专辑·民国部分》。
  
  ▲1930年代农业考察资料中的万宁兴隆、鸭肠植物园及当代论文中的“鹏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ding0888 时间:2020-04-20 10:31:15
  顶一个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20-04-20 19:42:45
  拜读
作者:qqs678 时间:2020-06-26 12:21:14
  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