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雅弓名 保亭出世——陵水保亭史地志① 清初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5-13 08:51:11 点击:473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导言:“较量”是珍贵线索██

  古陵水县幅员广大,地形多样,从海边伸延到当代五指山市域南部,多半山高林密,路险高湿,山区开发最为迟缓,是直到二十世纪中期依然存在“合亩制”原始经济形态的最大片区所在地。
  古陵水县历史神秘,人们偶有提及也以传说为主。用常规眼光看,这个片区现存史料确乎不多,但依然留下不少重要线索。一旦找到线头,抽丝剥茧,某些历史脉络与现实地理的联系就变得历历可数。
  对信史文化的探索与弘扬,日益成为重要共识。黎族先民没有文字,其历史挖掘尤为不易。笔者近来行走保亭看到很多村名介绍牌,都突出标示本村渊源,通常追溯到1935年创设保亭县的地图。虽然距今不足百年,却是个可喜开端。
  明清以降,陵水诸弓峒曾经一次次成批改名,每批都有若干留存,若干消失。其地名体系之复杂多变,为全岛各县之最,这也为陵水历史的探索蒙上厚厚迷雾。
  

  ▲陵水河明代称“大河”,不能架桥,渡口称“博吉渡”,在县北一里。图为南望古渡口及县治一带。

  黎族所有历史记载均来自汉地,平安无事时一笔带过,有实质性记载则多半涉及族群冲突,要研究黎族史,就不能回避这些冲突。人类历史不是格林童话,有鲜花也有流血,矛与盾,狼与羊,都在漫长较量中进化,丛林法则又让不同族群的狼羊角色互换。地域冲突、族群冲突正如水旱蝗灾,在历史长河中从不会长期缺席,史上武力往往是锤炼强悍的炉火,先进科技又多半最先用于军事。
  “炎黄子孙”早就是中华民族的共识,但黄帝与炎帝两大氏族集团也是经过长期较量,才最终结成稳固同盟的。“春秋无义战”,但诸侯征战体现了华夏文明多少闪光智慧,涌现多少千古成语;至于“吴越春秋”“三国演义”,谁又能说只有某家才代表正义呢!海南历史虽自有特色,却并不独立于人类文明史一般规律之外,黎汉两大文明的久远互动、纠缠、较量,既然是客观存在,就应该客观分析。
  虽然限于历史条件,千年以降黎汉融和多有反复,“治黎无善策”,但华夏皇朝尊奉儒家“仁政”“教化”理想,“以德怀远人”是一以贯之的,出了乱局首先考虑以“抚”疏导,总是不得已才用兵,恢复秩序即止,没有一个皇朝恃强对土著穷兵黩武。加以山海阻隔、雨林瘴疠的自然环境保护了千古风习,所以饱含珍稀青铜文明元素的琼崖先住民族群,很多习俗一直保存到“昨天”,留下一个触之仍温的珍贵标本。这与西方某些殖民主义血腥的“赶尽杀绝”史,有着根本区别。
  
  ▲保亭2008年“三月三”泼水节上,黎族服装喜笑颜开的姑娘们。

  俱往矣,重温历史冲突绝不是重提旧怨,只是更能感受新中国的民族平等、民族团结政策是何等伟大进步。从历史眼光看,冲突双方都是我们共同的先人,虽然其中确有令人不齿的贪官恶棍,但“非黑即白”一概选边站队的眼光,已然落后。
  只要纠偏古人某些观点局限,回复对少数民族的尊重,这些记载就是上好史料。例如通过对嘉靖间十万官军几乎完败的“琅瑥峒大战”分析,我们会发现黎峒惊人的军事智慧和卓越的组织能力,获得汉黎文化高度融合的生动例证,也才明白名臣海瑞因何率先建议在保亭盆地设县……曲径通幽引导出来的史实,令人耳目一新。
  本系列《史地志》上下求索,试图从历史地理学角度初步揭开这个重要片区的明文记载史,同时也是民系演变史、社会发展史、人口和村居增长史。从中逐步梳理出五指山南部大批史有明载的从百余年至六百余年古村,以及官方建置的重要变动脉络。
  这些揭示,再次印证海南黎族不缺历史,只缺发现。
  
  ▲航拍保亭县城一带,清代宝停军汛、巡检司署所在地,并示附近大山及重要黎弓方位。

  【本篇提要】陵水保亭史地志,最好从一套书香满溢的独特“弓”名切入。
  偌大保亭营,如何从无到有?为什么说“保亭司”是打破千年“皇权不下县”管治方式,在海南的第一件实际记载?一种全新的管治体系如何伴随着史无前例的“弓”字后缀,来到地老天荒的五指山南?

  ██一,“宝停汛”初立深山██

  众所周知,古代海南黎区各村均称“峒”,唯有陵水黎区村名用“弓”。请看——歌训弓、江淡弓、喃春弓、多味弓、喃温弓、琶喃弓、全亲弓、母感弓、福安弓、昂雅弓、那孝弓、冲禄弓、宝停弓……
  五指山南部山高路险,黎峒向称荒蛮神秘,但这些弓名,字面却是出奇温文尔雅,甚至满含诗意!实际上,这是史有明载的第一套黎弓名,从前后地名演替状况分析,这些弓名无疑是汉官根据黎语地名作出的雅译。
  这些雅致地名,何时出现的?后来因何多半消失?今天都在何处?
  保亭县的前身——保亭司地域有多宽广,划分有何合理性?
  探索陵水、保亭两县,乃至五指山市南半部、三亚市东缘地域——也就是明清陵水县域的历史地理源流,不妨从这一套弓名开始。
  原来,这一系列字面雅驯的弓名,都属于“宝停司”,就是宝停巡检司,司署驻宝停弓,即今保亭县城。“保亭”“宝停”字面不同,却源自同一黎语,也应该是这套弓名中唯一在今天远近熟悉的。
  在海南众多地名中,这套弓名用字如此温雅走心,折射了主事者对少数民族的尊重与祝福,非常亮眼,独一无二。能以此记录黎峒而传世,体现了先贤民族平等、天下一家、和谐共融的可贵理念,值得高度评价。
  人们往往以为,陵水黎峒自古都称“弓”,当代《陵水文史》(1994年黎族史料专辑)又有文章称,保亭司及各峒始置自明代。这都不正确。
  笔者考证:现存明代史料找不到一处“弓”名记载,与“宝停”“保亭”相关的一切官方设置,最早为“宝停汛”,其设置年份为康熙二十八年(1689),是一位文武双全,“戢兵爱民,夙娴筹略”的琼州总镇吴启爵一手开创的。
  
  ▲陵水河两大支流之一的石峒河,石峒村附近的宁静河道。这里属保亭县,但离陵水界不远了。

  这年的三月及八月,吴启爵先后两次在陵水及五指山区平乱,随后“乃于民黎交错处设水尾、太平、薄沙、宝停并旧设乐安共五汛,分兵防守,为善后计”(《乾隆琼州府志》841页。按本文页码除特别说明外,均指2006年海南版)。
  宝停汛设立后,陵水共拥有大小六座军汛。陵水、乐会各汛,按清初既定兵制统归“万州游击”(游击,中级武官名,低于参将,高于千总,约相当于现代的团长)指挥序列:
  “本朝顺治初年,以地方时有寇警,特设分守游击衙门,属琼府总镇统辖,即外三营之一也。驻扎本州,兼管乐(会)、陵(水)二处。额兵一千员名,亦分为三处防守。”(《康熙万州志》111页)
  “查康熙三十一年奉文一件,琼土已辟等事,抽调崖兵一百名,帖防太平、水尾、薄沙、宝停四处黎汛……”(《总镇范时捷条议》,《乾隆琼州府志》856页)
  雍正八年,朝廷整治海边防,琼崖军事序列发生一系列变动。同年,设置宝停巡检司,简称“宝停司”。保亭司从无到有,官职编制不轻易增加,于是裁撤了琼州府“司狱司”(典狱长官,大概相当于海南监狱管理局局长,与巡检司长官同为从九品),移至陵水。
  宝停地域行政管治权由万州划归陵水的年份,不同史料有数年的差别,当以乾隆三年为准:
  “宝停司巡检:雍正八年(1730)裁府司狱司改设,原属万州,乾隆三年(1738)改属陵水。”(《乾隆琼州府志》536页)
  “宝停镇,在陵水县。国朝雍正八年,自万州宝停汛改归陵水。今设有巡检司(小字注:《大清一统志》)。”(《道光琼州府志》878页)
  文中“宝停镇”应该也是“司”的别称,因其管治方式甚似副县。
  初设宝停汛,军政一体交付万州,数十年后的乾隆三年行政权归还陵水。这个变化,从侧面说明“宝停镇”的社会体量开始充实,有必要军政分家细化管治了。
  其实,这件事还有更深层的意义。
  
  ▲2012年航拍保亭城

  ██二,“宝停司”实体管治██

  保亭司行政归还陵水有一个不寻常的大背景,前人几无论述。原来,它是打破中国千年以来管治方式“皇权不下县”在海南的首个实际记载,至少是首批记载之一。
  此前,县以下是从不设置行政区域和管辖官的。但是乾隆二年,广东就奉吏部行文,促令各州县抓紧划分下一级行政区域,陆续设置分管属地,这个新政贯彻得既快又坚决。陵水县作为基础薄弱的穷县,也在次年一分为二,划定了域内保亭司“司属”和典史(相当于公安局长)“捕属”两块管治区,相当于现代的县内大区。陵水知县没有直管属地,保亭“司属”管黎峒三十二个,“捕属”管大乡九个。地域更大人口更多的崖州,则分为四个属块,知州直管诸黎峒。
  《清史研究》2015年第2期刊载胡恒先生《“司”的设立与明清广东基层行政》论述了县以下行政管属制度创设的概况,其中说:
  “在清代佐杂分防制度中,广东省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存在,几乎所有州县的全部县域都被数量不等的典史、县丞、主簿、吏目、州同、州判和巡检司分割完毕,其辖区被统称为“司”,构成县下一级行政区域,在同治《广东图说》、光绪《广东舆地图说》中有着极为清晰的记载。
  “除巡检司外,明代的僚属官还在与知县“同城而治”,更谈不上有任何分辖地域,到了清代,却大都分驻乡村,从知县的僚属官一转变为分防官。两相对比,明清之际广东基层行政体制的转变不可谓不巨大。”
  
  ▲保亭县城石峒河,滚水坝使水量丰满。

  胡文分析了这种制度化管治下延的原因:主要是清初人口的迅速增殖,州县政府所面对的人群急剧增加,人地矛盾较过往朝为突出,不断发生社会激烈对抗事件。因此,适当增加管理层次并分区治理就变得日趋紧迫。同时,清代幕职(“钱粮师爷”“刑名师爷”“帮审”等)的发达,州县官长随员又往往非正式介入到管治活动中,使得分管某一方面具体事务的杂佐官日益边缘化,面临无事可做的风险。
  乾隆二年之后,广东的司属、捕属体制越来越严密与固化,成为县以下地域的确认与表达,无论官民都普遍熟习使用。
  但是,也许还未得到朝廷指令,无论雍正、道光两版《广东通志》,还是这期间的各版《琼州府志》,都没有对这个重要新体制给出记载。
  将全省每一县份捕巡辖区及其辖地首次详尽记载的省志,是同治九年(1870年)刊行的《广东图说》。这时,离全面实行新政的乾隆三年(1738)已经过去130多年了。有可能朝廷在某一时点最终肯定了这个新政成效,确认应该长期延续(事实上到清末都没有改变)。这种长期缺载,给后人研究增加了不少难度。
  所以,《乾隆琼州府志》关于“宝停司巡检……原属万州,乾隆三年改属陵水”的记载,是这个新管治方式最早的具体记载,至少是之一。
  明清各地巡检司向来都不在州县城,而是分防外地要口,职能是查验过往行旅,弹压盗贼,护送商旅通过险要荒僻,依然是州县的外派职能机构。分属地管理后,巡检司就直接成为县廓以外的大区区长了。
  
  ▲石峒河琶湳弓老村一角。

  宝停司巡检归建陵水县之后,军事序列并未变动。万州营所属宝亭汛依然在编,类似现代概念的军、政分属。黎峒一旦发生大事,仍由万州出兵镇压:
  “(乾隆三十一年)夏四月,宝停黎人作乱,游击廖国宝带兵三百余人亲至其地驻防,两月病卒。”(《道光万州志》440页)
  在万州各军汛中,宝亭汛兵力和领兵官都属于特别加强的。乾隆三十九年成书的《乾隆琼州府志·卷四》载:
  “万州营,分防十二汛:
  “宝亭汛:拨千把一员,外委一员,兵六十七名。”
  到《道光万州志》,万州营分防已增加到二十个汛,从序号上可以看出宝停汛重要性依然数一数二,排序仅次于县城:
  “万州营分防二十汛:陵水县城、宝停汛……”(411页)
  清代武官千总为正六品,把总为正七品,外委等而下之。万州营武官编制共有把总四名,外委八名,其中把总一名驻防宝亭汛,是该汛最高武职。
  因此,宝亭一地常年驻有正七品、正八品(或正九品)武官各一人,从九品文官(巡检)一人。古代武官品秩多半高于同级文官,而实权则是大致对等的。

  下一篇《大内良将 敬黎总镇》,讲讲文武全才的保亭汛创始人、收复台湾战功赫赫的吴启爵总兵,经略五指山区“报恩黎母”的动人典故。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5-13 08:59:50
  抱歉,第二图与第三图调乱了!不知管理方是否能在后台替我改正。
作者:金江居士 时间:2020-05-14 11:35:49
  细品中
作者:曼行 时间:2020-05-14 15:20:09
  客观,深厚,严谨。
作者:介是为什么呢 时间:2020-05-17 23:14:46
  继续~~~想看看咋样开化的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