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的一个“宝停司”——陵水保亭史地志③ 清代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6-07 16:30:19 点击:3052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清末之前,陵水幅员的八九成面积是黎区。乾隆三年以后,全县分为两个管属大区,宽广的内区由宝停司行政,又分生熟黎两片,熟黎设峒长、哨官,生黎除了丁口有注册,成年丁口每年“一分”白银赋役外,基本放任。外区为典史管属,其黎峒主体是明代“熟黎”地域;
  本篇首次追溯宝停司建置后的陵水舆图,定位出三十余个清初古村。由此可见自明初(将在本系列第⑤篇论述)至清初,生熟黎分界线已从廖二岭一线内移到保亭司所在的石峒河一线,这是该区域发展史的一条鲜明脉络。
  
  【题图】从西面拍摄陵水县文村,该村清代为典史管辖之“文村弓”,清末冯子材“闵安抚黎局”所在地。背景为白茅岭、猴子岭,海拔430米。

  ██六,陵水黎弓的三版清单██

  宝亭司地域有多大?这要从清代地方志中搜寻。
  康熙四十四年成书的《康熙琼州府志》,即“贾志”,现存基本内容其实为成书于康熙十一年的“牛志”。而分别于康熙十二年、二十七年两次纂修的《陵水县志》,材料单薄,又在设置宝停汛之前,因此,都没有保亭司的信息。
  成书于乾隆五十七年(1794)的《陵水县志》,首次记载了宝亭地域的基本状况,这已经是宝亭汛建置105年之后了。该志三名监刻官,均是黎区主官,分别是“代理陵水县宝亭司万州龙滚司巡检”、“陵水县宝亭司巡检”以及“陵水县典史”。身份均属县下的大区区长,掌握两区日常行政大权;而宝停司巡检皆列于典史之前,说明前者位置当略高。
  该志录有“宝亭弓”(黎峒之一,居民地域概念)和“宝亭市”(贸易市集),还有“宝亭汛”(驻军)的相关配置:
  分防宝停汛设把总、外委各一员,现兵一百名。
  宝停汛:防汎炮五位,内一位重五十六斤,一位重五十二斤,三位重二十八斤。
  这部《陵水县志》,在《都图》中将全县黎区的三十八弓详列,就是本系列开头的那些雅驯弓名。各弓共下辖一百二十五个村(平均每弓辖三个村略多)则未列村名。
  这是现存史料中,关于保亭司辖地的第一个清单版本,也是通常所称陵水黎峒独称“弓”的第一次弓名记载。
  道光初编成的《广东通志》,对陵水黎峒的记载与明代《万历琼州府志》一样,只简略说“北有黎亭,南有岭脚”,这是各版《通志》材料的沿袭,往往比基层地方志迟滞。道光二十一年(1841)成书的《琼州府志》,记载大为丰富,出现了保亭司属地详情的第二个版本。
  
  ▲廖二岭又名常树岭,海拔514米,既是清代保亭司南缘界山,也是当代保亭陵水二县的界山。图为
  自南向北拍摄廖二岭及岭下廖次村。

  该志全数照录了乾隆《陵水县志》的黎峒三十八弓(个别弓名有错漏),对熟黎各弓,均加注了距县治的里程。生黎十八弓则未注里程及方位信息,但加注“冲禄一弓归崖州管束、番窝一弓业经归化”,其余“向无峒长约束,其贸易聚集皆在宝停弓”。这些都比乾隆《陵水县志》更为具体,说明并非简单照抄后者。
  三十年后,同治九年(1870)成书的《广东图说》,是记载保亭司详情的第三个、也是现存最详尽的版本。
  同治元年(1862),两广总督毛鸿宾奉旨编绘《广东图》,这是皇朝时代海南最详尽的整体舆图,历五年而成。同治九年又编成配套的《广东图说》,即《广东图志》,全书共九十二卷,七百多页,陵水黎峒资料在第七十七卷。
  此版《广东图》及《说》,几乎相当于皇朝时代最后一版、也是洋务运动新知大背景下唯一的《广东通志·舆地志》。海南全岛各都图、黎峒,都列出下属各大村名,一些黎峒还加上里程,属于史上空前。
  
  广东图说》所录陵水各弓名,与乾隆《陵水县志》完全相符,加载了数座小营汛,而且无论生黎熟黎,一概标注了里程(可惜生黎诸峒里程多数差距颇大),县域边缘的弓,还加注邻州县界,为今天追溯位置提供了难得的参考数据。
  再过十多年后,光绪十三年(1887)冯子材“平黎”设抚黎局,保亭司地域和峒名都发生了较大变化。从此,这套“史上最雅驯”的弓名开始消失(本系列后文有论述)。因此,《广东图说》所载黎弓状况,是抚黎局运作之前的完熟记载。
  三个清单版本,三十八弓地名实质内容并未变化,可见从1689年设立宝停汛到1887年“抚黎局”运作,近200年间保亭司的属地并未随意变更。
  这种稳定,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涉及赋役负担,不轻易改动;二是官府大致能控制,所以各峒之间弱肉强食不激烈。相比之下,崖西(乐东盆地)诸黎峒、儋州临高(南渡江源区)诸黎峒的名号、地域大小变化,就非常厉害。
  
  ▲清代陵水县各弓位置追溯图,这些都是史有明载的三百多年历史黎族古村。

  ██七,典史属各弓██

  下面以《广东图说》第七十七卷原文(转引自《琼崖文库·黎族古代历史资料》509-510页)为蓝本,参考同治《广东图》及民国相关地形图,逐个弓探索其相应的当代位置。
  陵水县熟黎共二十个弓,其中六弓为典史属区(属区另含省民九图),十四弓为宝停司巡检管属。
  典史属——

  其属黎六:岐村弓,城西三十里;马岭弓,城西三十五里;深田弓,城西三十五里;文村弓,城西四十里:大董弓,城西五十里;廖二弓,城西六十里;以上熟黎,向设总管一名。

  “歧村弓,城西三十里”——今陵水县隆广镇东北的“圮村”,里程方位合适,当为“歧村”的异写。圮、歧二字,现代汉语读音本不相同,但海南地名仍有通假。如东路驿道文昌县境内明代的“长岐驿”,遗址在今会文镇东南,当代尚有“长圮村”,稍北有“长圮坡”,可见圯、岐亦通。按这类地名本无汉意,是汉字译土著发音,译法略有差池甚至汉字用错音,亦不足为奇。
  又,藤桥东河今六弓乡有“共村”,查晚清及民国较详细地图,该处均作“歧村”,疑地图不知何时将“其”(与歧同音)字误作“共”字,将错就错至今。不过该“歧村”里程和区间不合典史属“歧村弓”,可排除。
  “马岭弓,城西三十五里”——当在今陵水县走装水库以东的马岭村,地形为微丘小平坝交错,土地肥沃。
  
  ▲革命老区马岭村

  “文村弓,城西四十里”:今田仔水库东北丹录村东南,有文村。该村明初即有记载,按民国史料及地形图,此处亦即冯子材设置的“闵安抚黎局”故址,这一带是平地为主。
  “廖二弓,城西六十里;以上熟黎,向设总管一名”——今廖次村,与廖二弓里程并不合,虽然同治《广东图》就是这个位置,不过该图弓名位置不甚准确。可能是方志错记,本该为城西四十五里,因为“城西六十里”便与崖州交界了;也可能历史上廖二弓主村当在更西的廖二岭西南角,今芒三村、槟榔丛村一带,因清末“征黎”曾与官军发生激烈军事对抗,该村迁移了。
  “典史属”六弓,目前仅能探索到四弓。看里程和地势,推测其余两弓:
  深田弓,当在猴子岭与大艾岭之间的深水村、青山村一带(民国称岭下峒);虽然更西面的英州镇有深田村,英州河又名深田河,但离县城五十里,里数不符。
  大董弓,则可能在今英州镇北部廖次村、母爸村一带。
  
  ▲清代陵水县典史属各弓位置追溯。当代陵水县域,清代各弓均为熟黎。

  ██八,保亭司熟黎各弓██

  “宝停司巡检一员,驻宝停市,其属黎峒三十二”,包括熟黎十四,生黎十八。熟黎各弓如下:
  “梯村弓,城西北五十里,有温泉”——梯村,在今陵水县群英乡政府所在地芬坡管区。芬坡村在陵水河北岸,梯村在河南岸,亦即群英乡驻地。
  梯村作为居民点,当代地图已很难发现,但一进入群英乡驻地就几乎触目皆是。陵水县1950年代建设至今发挥效益的的5万亩大灌区,就叫“梯村干渠”,几乎自西向东横贯全县,地图有标示。
  “深田弓,城西北五十五里”——这是另一个“深田弓”,与今305省道祖关村西的深田村里程相符。
  
  ▲乌牙岭下的深田村,清代深田弓。

  “奠板弓,城西北六十里,有奠板营”——深田弓以南约五里,民国地形图在祖合村与吗畜村之间有“电板营”,当是。今祖合村与吗畜村尚存,奠板弓就是这一块,这一带地势连绵浅丘,两村对外公路仍属盲肠式通道,路面已硬化。
  “多昧弓,城西北六十五里”——今保亭县六弓乡有大妹村,里程相符,大妹、多昧谐音。
  “打奥弓,城西北七十里”——里程与发音均大致相符者,为今保亭县什玲镇什核村。
  “大田弓,城西北七十里”——今什玲镇大田村,原位原名,紧靠S305省道,已有不错的乡村旅游设施。
  
  ▲当代保亭县地域,清代全属保亭司,保亭盆地各弓为熟黎,山区为生黎。

  “歌训弓,城西北七十五里”——当在今保亭县加茂镇。
  1946年王兴瑞《琼崖黎境概况》,保亭七弓团有“加训乡”(见《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398页),与此近音,但位置存疑。
  推测弓名来源:加茂村东不远,今尚存信一、信二村,“信”当指“信×村”,与加茂各取第一音,合为“加信”,字面雅化为“歌训”,加、歌粤语同声同调近韵。不过,辗转请教当地朋友,得知“信”是1960年代广东信宜县移民小村,出现较晚。果真如此,这个推测就不成立,或许与附近“石”字头民村,如石弄、石建等合称了。
  “喃耀弓,城西北八十里”——即今什玲镇南跃村。
  “江淡弓,城西北八十里”——即今保亭县加茂镇加答村,江淡、加答,粤语近音。
  “琶喃弓,城西北八十里”——在今陵水县本号镇合口村北的打南村。打,琼南话念“琶”。老打南村在陵水河西岸,当代已搬迁至条件更好的陵水河东岸,原址现仅存两间新民房。
  “母盛弓,城西北八十五里”——即今保亭县新政镇毛政村;
  “喃温弓,城西北八十五里”——村名已消失。据民国地形图,该峒位置在今保亭镇街附近,石峒河南岸;
  
  ▲湳耀弓

  “全亲弓,城西北九十里,有全亲营”——当代有两个相同村名,保亭县什玲镇以北、新政镇东北,各有一个“巡亲”村,里程亦相差不远。黎语“亲”意为石头,“巡”意为垒筑,据说村民很早就利用石头垒筑房子。根据《康熙皇舆全览图》及同治《广东图》,全亲弓位置当为什玲镇的“巡亲”村。
  “喃春弓,城西北一百里;以上熟黎,向设总管三名”(与《道光琼州府志》所载“五弓设总管一名,约束一弓之众”,含义相同)——据民国地形图,该峒位于保亭镇街以东、石峒河北岸。后来改名春天村(1946年王兴瑞《琼崖黎境概况》已见到“春天村”,并非解放后改名,《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第一辑》398页),紧贴S305省道。春天村委会所在地为什办村,沿路大招牌,则只能看到什办村。
  按:“喃”黎语意为“河流”,喃温弓、喃春弓,疑即河南村、河北村之意。毛感乡东南不远,河床之北亦有“南春”村,但这是山间河谷,清初不可能是熟黎,里程亦不合,故排除。“喃温”未必是曾经实有黎村名,当时管理者或相应于喃春弓而以此笼统命名南岸诸小村,所以现址难寻。
  
  ▲305省道边的春天村,即喃春弓。

  ██九,保亭司生黎各弓██

  陵水县生黎共十八弓,统一由宝停司巡检管属。
  “宝停弓,城西北一百十里,往来大道有宝停营市”——当在今保城镇镇街以北若干里。
  推测:既然喃温弓、喃春弓均系熟黎,那么地势平坦的保城镇周边,也不应该是生黎。所以“宝停弓”,应是既有的黎峒地名,在今保城镇以北数里的丘陵山脚,宝停司,就原弓名开设,设于条件较为优良的河边平地,后记作保亭。
  “母感弓,城西北一百十里”——今保亭县毛感乡。
  “福安弓,城西北一百十五里,北界万州”——今五指山市通什镇南有福安村,今村在老村遗址以东一里。
  “把巴弓,城西北一百十五里,北界万州”——今福安村东一里有报芭村。
  “昂沟弓,城西北一百二十里,北界万州”——报芭村东南三里有红沟村,红,海南话念“昂”。因该弓“北界万州”,所以五指山市熊狼岭西麓毛浓村以南的同名“红沟村”,可以排除。
  “昂”黎语意即“山栏园”,昂沟以及下面的昂结、昂雅弓,以及五指山腹地更多“昂(红)某”地名,表示该处主要为烧耕旱稻的原始农业,也就是1950年代依然保存合亩制的生产力。
  
  ▲五指山市南部,居民点沿河谷分布,清代是保亭司最远端的生黎。

  这三个弓都在南圣河谷,相距不远,河谷以北的群山,就是万州界了。
  “番窝弓,城西北一百二十里”——今保亭县保城镇西,有番文村,近音当是。由于该弓地势相对平缓,又在石峒河边邻近保亭市,《道光琼州府志》载其“业经归化”,到清后期已是熟黎。
  “指妈弓,城西北一百二十五里”:今五指山市南圣镇,旧称志玛,指妈的谐音。
  “台鳌弓,城西北一百二十五里”:未能发现类似发音的当代居民点。保城镇西北有“什好村”,发音相对接近,里程也无大错,推测大致是。
  同治《广东图》及其后的光绪、宣统陵水舆图,以及按图作出的《陵水图表》:“大河水(陵水河):源出县西北七指岭,东南流,经台鳌弓,指仑弓水自西南来注之;屈而东,经宝停司署……”这里“指仑弓水”是指发源于今保亭县毛感乡以西的藤桥东河上游,不可能“自西南来注”入陵水河。
  《广东图》及其文字表述的“水道”支流颇有桀错,但主流描述大致正确。因此,台鳌弓方位必在保城镇河道上游,又是与熟黎区最接近的生黎弓之一。“什好”位置合适,而且与“台鳌”在种种方言读音下有近似的可能,故取之。是否曾经改名,尚待探查。
  
  ▲南圣镇,即指妈弓

  “昂结弓,城西北一百三十里”——红沟村南二里,今有红合村。红,海南话念“昂”;合,粤语通“夹”,与“结”谐音。
  “母岸弓,城西北一百三十里”——保亭县西北,今有毛岸村及毛岸茶场,与母岸谐音。
  “指婆弓,城西北一百三十五里”——今五指山市南圣镇以南,有志保村,与指婆谐音。
  “昂雅弓,城西北一百三十五里”——今五指山市通什镇西北两里,有红雅村。
  “母招弓,城西北一百四十里”——今五指山市毛道乡驻地以南,有毛枝村。
  “指晏弓,城西北一百四十里”——五指山市通什镇西南,畅好村侧有志候村,可能是。粤音ngaan3,粤语“懒音”为aan3,与“候”仍有差距,姑且存之。
  “那孝弓,城西北一百四十五里”——今保亭县毛感乡以西,毛拉洞水库西北,有南好村。孝、好,粤音接近。
  “指仑弓,城西北一百四十五里”——今保亭县毛感乡以西,有石轮村,当是。
  “亚堪弓,城西北一百五十里”——今五指山市毛道乡北,南圣河下游有牙介村。介,粤音概,与“堪”近音。
  以绝对距离算,亚堪弓是离陵水县治最远的一弓,南圣河再北流数里便汇入昌化江,即达定安县所属的番阳了。
  
  ▲保显农场丛龙村一角,即清代冲禄弓

  “冲禄弓,城西北一百五十里。以上生黎,向无峒长、哨管”——今乐东县保显农场东部,马咀岭主峰西南海拔923米的抱文岭岭麓,有两个丛龙村,黎苗各一,黎村西北两公里再有一村,名冲荣,其实近音。这块地域,即清代冲禄弓。《道光琼州府志》载冲禄弓虽属保亭司,但“归崖州管束”,因为受阻于海拔1317米的马咀岭,去保亭难,顺山溪下崖州属的抱显峒(今保显农场)易。
  临末,概述道:
  (生黎)十六弓环居小五指、七指两山之间,虽属巡检稽查,然其习俗、性情与熟黎异,向无峒长约束,其贸易聚集,皆在宝停弓。
  关于这个追溯图,细心的人们难免会有若干疑问。例如:冲禄弓明明在分水岭西侧,为什么却独独属于东侧的陵水?古人有没有乱点鸳鸯谱?
  下一篇《人文地理,分流顺势》对古陵水及保亭司地域的人文地理分析,将发现整个保亭司地域,包括这个特异安排的合理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6-07 20:35:48
  友问:保亭营是什么时候设置的?

  我答:保亭营,看来应该是民间俗称,正式建置应该是宝亭汛(军,由万州营管辖)、宝停司(政,由陵水县管辖)。《道光琼州府志》亦无保亭营。清末张之洞奏折,光绪十三年“正月十二日,冯子材自赴保亭司督剿”。

  问:看来保亭只有汛,从来没有出现过营的设置?

  答:我查过,确是没有。《黎族古代历史资料》词条没有,同治《广东图说》也没有。通常营比汛大,但偶然也有小的营。

  问:那么,保亭营这个说法又从何而来?

  答:保亭营概念流传甚广,您不特地一问,我也难免糊涂,在本系列第一帖的航拍图就标绘有保亭营。
  保亭营,应该是清末民初流行起来的。那时候塘汛概念已淡泊或消失,凡是驻过兵的都可以叫做营。本帖追溯图上陵水县域内红字的奠板营、全亲营、大坡营、白茅营等,都在民初的地图上有标绘。崖县西部也有拜翠营、陈重营等好几个。
作者:双平 时间:2020-06-11 12:47:52
  好贴!
作者:苔青ABC 时间:2020-06-13 22:23:05
  拜读。好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