纷纭多变 初建大县——陵水保亭史地志⑦ 晚清民国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8-03 07:52:46 点击:1557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晚清民初,陵水建置一变再变,反映嬗变一再提速,却总难找到规范记载。

  吴启爵的温雅弓名,无形中变得支离破碎了;乌牙峒、白茅峒、大艾肚峒……这些“来历不明”的大峒成批出现。更出现了一两套数字序号的弓名,创造了又一个全岛唯一——遗憾的是,所有这些都不知始自何时、出自何人之手,一些本土资深人士的解释又令人将信将疑。

  终于,保亭设县,以“三家分晋”的方式取代了抚黎局,地域空前开阔,领有五十四个大乡。然后似乎又大大回退,这个回退就在解放前几年,却全然不见记载,再次拷问我们对这片故土到底有多善忘。
  
  ▲【题图】1935年三个黎族县的第一个官方蓝图,广东省政府民政厅制。

  ██二十二,晚清数字序号弓██

  清代海南社会有很大发展,体量远超前代,进入近代,更是变动频仍。陵水有同样经历,但乾隆以后陵水就没有县志,道光以后也再无编撰《琼州府志》,因而共和国成立前一两百年中,很多建置变化业已失载。

  晚清民初之交,陵水黎区的弓峒名字发生了诸多变化。除了重组归崖的琅瑥峒和椰根峒,还出现不少新的弓峒名,其中最独特的是全岛仅有的数字序号弓名(后来残缺)。这些新弓峒名由于没有方志记载,已不知何时开始、何人捉刀,相应地,康熙年间那套温雅弓名则变得支离破碎……

  1990年代初,在海南史料尚未系统整理的背景下,陵水文化人潘先樗先生等在保亭、陵水调查,根据老辈讲述,在两县《文史》陆续刊发了几条近代建置的材料。这类口述历史,成为漫长记载空洞的仅有填补,值得结合既有史料好好分析。
  
  ▲保亭黎族传统服装展示

  先看《保亭文史》第八辑,潘先樗《保亭县黎族社会调查杂记》:

  ——据笔者调查,“弓”的名称只流行于陵水、保亭两县,是清廷为嘉奖那些协助朝廷“征黎”有功的黎族首领的……保亭县境内共设置十三弓半,即半弓(今加茂半弓)、首弓(今三道首弓)、二弓(今三道田滚)、三弓(今三道三弓)、四弓(今加茂北赖)、五弓(今六弓石艾)、六弓(今六弓乡)、七弓(今什玲)、大水弓(今加茂界水)、加答弓(今加茂加答)、昂贡弓(今新政毛政)、毛文号(今新政毛文)等。弓与弓之间都划定有边界。

  文中个别位置,似有未尽准确处:“昂贡弓(今新政毛政)”疑误,按清末的“某正弓”才位于“今新政毛政”,而昂贡弓,则在某正弓之北。

  再看《陵水文史》第四辑,潘先樗等《陵水黎族风土见闻录》的忆述:

  ——亦自此始,随之再増设了首弓(今隆广镇)、二弓(今文罗镇)、三弓(今南平农场辖下的溪罗、祖艾等黎村)、四弓(今群英乡的光国、保亭县的石艾等黎村)、五弓(今群英乡)、大坡弓(今祖关镇祖关等黎村)、黎亭弓(今提蒙乡黎亭村)、五合弓(今英州镇五合、鹅仔等黎村)、十八村(今军田乡)等封建的地方政权。
  
  ▲六弓岭,与廖二岭紧密相连。

  这就是说,陵水县域内出现了两套数字序号弓名,一套在典史管属地域,另一套在保亭司管属地域。

  试与现存史料相对照。首先,晚清就有涉及陵水“数字序号弓名”建置的相关史料。

  光绪十五年(1889)张之洞奏折:“上年……陵水县属七弓地方伏莽未清”“分兵搜捕五弓及崖州之过山、吊罗等处”(《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43、44页)。“七弓”即今保亭县什玲镇;“五弓”指今保亭县六弓乡石艾村,或陵水县群英乡,两地相连;“过山”在藤桥东北(即本系列第⑥篇“多汉民杂居”之“过山峒”),而“吊罗”地域当属陵水北部与万州交界处,不属崖州,当是张之洞原文之误。

  史料清晰,一份即够。由此,足证光绪十四年前陵水已出现数字序号弓名,潘文“清廷为嘉奖……‘征黎’有功的黎族首领”之说,只是父老误解。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张之洞设“抚黎局”后已划归崖州的郎温、椰根地域,在“数字序号弓名”中也作为一体考虑,而且占比甚大,因为其时这一大片仍属陵水。
  
  ▲1931年地形图《陵水县》显示的九大黎峒,峒名均为前所未见。其时郎温、椰根两大峒仍在崖县。楼主又按1926年王昭夷《广东琼崖各属黎区调查一览表》标出各区。

  ██二十三,民国数字序号弓██

  民国涉及数字序号弓名的史料不少,包括某些系统性官方记载,可据以进一步分析这一建置的眉目。

  第一份:1926年王昭夷《广东琼崖各属黎区调查一览表》,其中有陵水黎区九个区的位置范围(《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第二辑》63-66页)。王本人是陵水人,两代黎首,调查资料应该足够权威:

  第一区,300余户。今光坡镇以北,1931年地图作下北区;
  第二区,500余户。今本号镇一带,1931年地图作中九峒、牛皮峒;
  第三区,“地属乌牙峒”,600余户。今深田、祖关一带,1931年地图作乌牙峒;
  第四区,“地属七弓”,500余户。今什玲镇,1931年地图作七弓峒;
  
  ▲保亭县新政镇番根村。这一大片地域在1935年成立保亭县之前仍属崖县。

  第五区,“地属宝停十三弓,大旗十二弓”,2000余户,3万余人。今保城镇、南圣镇,1931年地图作保亭营等;
  第六区,“地属五弓”,400余户。今六弓乡石艾村或群英乡,1931年地图作五弓峒;
  第七区,“地属竹俐文村弓、六弓、半排弓”,600余户。今六弓乡至隆广镇地域,1931年地图作六弓峒、白茅峒;
  第八区,“地属廖次,六村”,600余户。今英州镇北部,1931年地图作廖次峒,六村峒;
  第九区,1000余户,4万余人。今文罗镇一带,1931年地图作岭下峒、大艾肚峒。

  其中第五、第九区,户数人数比例均反常,姑暂存勿论。
  
  
  ▲1934年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印刷的黎境地理图(上:陵水保亭局部,下:图例)。该图为设置黎族县
  作了尽详的地理户籍调查准备。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寳藍 摄

  此外,关于已经被划归崖县的郎温、椰根二峒,该表作为单列:“崖县东三区黎区之椰根峒”和“椰(郎)温峒”,说明此种划拨直至民初仍未改变。

  “椰根峒”提到:首弓(田头村)、二弓、三弓(喃昧村),三个弓位置相连,学校合在一处;“椰温峒”提到:六底半弓。

  第二份:1931年广东陆地测量局十万分之一地形图《陵水县》图幅。图上标示了五弓峒(仅表达了“抚黎庙”即今群英乡一带)、六弓峒、七弓峒、中九峒、牛皮峒、乌牙峒、岭下峒、大艾肚峒、白茅峒、廖次峒、六村峒等九个大峒。郎温峒部分地域在图幅以外。

  第三份:王兴瑞先生《琼崖黎境概况》(1946年7月发表,见《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第一辑》397页)。

  该材料列出日军侵琼前保亭县近百家小学的位置,学校所在地名,按当时建置称“团”(相当于乡)和“保(村)甲”,涉及“数字序号弓峒”的,依次有十处。方、圆括号均为笔者查找当代地名后添加:
  
  ▲万宁市加朝村,曾属于初设的保亭县。

  ——二弓团什况乡【今三道镇田滚村南】、三弓团喃昧乡【今加茂镇石建村东北】、五弓团抚黎庙【今群英乡】、六弓团大户乡【今六弓乡大妹村东北】、七弓团湳耀乡【今什玲镇南只村】;该材料载以上由省政府补助经费,属较大的学校。以下为团保自费办学:
  半弓团六底乡【今半弓村】、首弓团百万乡【今三道镇首弓村】、首弓团竹唎乡【今隆广镇新光村东北】、二弓团昌套乡-毛箩乡【地点未明】(两所)、七弓团加训乡【地点不明,与加茂相距太远】-什盛乡【今什胜村】-什伦乡【今什玲镇街或什伦村】-八村乡【今同名】(四所)。

  同时,王兴瑞该文还收入保亭县“黎人开化程度概况表”(405页),载入1935年(保亭县初立)年底,全县黎境共计54个团(相当于乡),涉及“数字序号弓峒”的有二、三、五、七等弓团,以及一个“半弓团”、两个“首弓团”。

  上文这些“半弓”,均指当代六弓乡的半弓村,而不是《崖州志》载毛文村旁边的“只让(今石让)半弓”。
  
  ▲保亭“三月三”嬉水场面。2008年

  结合潘先樗先生关于陵水、保亭两套数字序号弓峒记载,各弓综合小结如下:

  半弓(今加茂半弓)、首弓(今三道首弓)、二弓(今三道田滚)、三弓(今三道三弓)、四弓(史料未见)、五弓(今六弓乡石艾村或群英乡)、六弓(今六弓乡)、七弓(今什玲镇)……(中缺)十二弓(大旗)、十三弓(宝停)。

  其中的二弓、四弓,还有八弓及更后数字的各弓,因为地域和影响力较少,后来被社会淡忘了。

  当代隆广镇新光村东北“竹唎村”的存在,确认了历史上另一个“首弓”团峒存在,又已知有两个“半弓”,是否显示存在第二套(即陵水县典史所属地域)的数字序号弓峒?

  “五弓”中的群英乡今属陵水县,清代也是典史管属地域,不应该与保亭司所属序号弓名混搭。虽然保亭司属五弓的“六弓乡石艾村”仅有潘先生记载,未见史料旁证,但可靠性也颇高。王兴瑞先生关于第二个“二弓团”的昌套乡、毛箩乡,笔者反复实勘加上多方请托,都无法找到当代对应位置。两个不巧,成为这套数字序号弓峒最后认定的拦路虎。

  这些弓峒名字,何时制定的?

  推测:不早于同治十年(1871),因为当年成书的《广东图说》没有这些弓峒名的任何记载;又不晚于光绪十四年(1888),因为张之洞奏折已经有了部分数字弓峒名。

  所以这些弓峒名字制定,当在同治光绪之间的十余年内。至于更具体的时点,以及是如何制定的,尚有赖于更多史料的发现。
  
  ▲保亭属于海南“南四县”,热带作物、热带水果生长特别好。

  ██二十四,“中九峒”与“军府弓”██

  《陵水文史》第六辑潘先樗等《“都图”建制及其社会职能》,提到本号镇地域晚清曾有“中九图”“中十图”的建置:

  ——清光绪末年至民国初年,陵水县北部半山区侾黎和加茂黎聚居的祖关、本号两镇交界处,建立过中九图中十图。中九图管辖今祖关镇祖关市场村、亚上坡、亚欠坡、田心、新村仔、祖具等黎村,属加茂黎聚居区;中十图管辖祖关镇什巴腹、什巴皮、亚欠园、打常园、白毛(已湮址)、果锄、坡寮等黎村,属加茂黎聚居区,和本号镇埇仔、祖什、溪罗等黎村,属侾黎聚居区。每“图”都设保正、保副等职制,管理图内一切行政事务,处理民事纷争……
  中九图、中十图是以祖关镇什巴管区加弄溪为行政疆域分界线的,溪之北属中九图,溪之南属中十图。

  看来,第一个字是方位,第二个字是序号,莫非还有过另一套弓峒命名?值得探究。

  同治五年《广东图》在陵水这个区位,即军堡、放马村边,标绘有一个“中堡图”,与“中九图”很接近,但为之配套的《广东图说》,却未提这个地名。
  
  ▲六弓峒。数字弓何时出现,一直是个谜。

  明清陵水汉区向来设九个图(基层赋役单元),据《广东图说》得知:陵水县除了那亮乡辖两图外,其余“乡”即是图。岭黎图又名岭黎乡,“附郭”,即城厢周边,社会经济发达。查其现存属村得知,该图地域分布在椰林镇周边直到陵水河以北、都总河以东也就是本号镇街以东的地区。

  以下《广东图说》中的岭黎乡属村,村名加▼号为当代同名,方括号为当代相应村名:

  ——其属大乡九:岭黎图,附郭,内有小村十,曰多华【底混?提蒙】、曰礼村【黎亭】、曰普留【坡留】、曰卜吉▼、曰马村【文官村?】、曰安马【放马?】、曰军普▼、曰坡园▼、曰大坡营▼、曰喃良;往来大道有北门墟,有海关。(《广东图说·卷七十七》,原书台湾复印版609页)

  与“中九图”关系似乎更直接的,是1931年十万分之一《陵水》地形图,其中标绘“中九峒”位置也正是在“放马村”西侧,其东侧,则是“牛皮峒”,其西北,是著名的“乌牙峒”。
  
  ▲从南面(田仔水库)观看廖二岭。

  笔者判断:近代不可能有“中九图”“中十图”之类建置,如有这种序号制式,则还会有“中几图”“西几图”等数十个类似建置,全陵水将有数十个类似规格、方位加序号的“图”,可不得了——“图”是明清基层赋役单元,通常不会轻易改变,何况大规模增加!目前所有史料都不支持这个推测。

  因此,这个“中九峒”显然是同治图标绘“中堡图”的讹变。

  “中堡图”“中九峒”地名从同治至民初至少存在了百余年,并非都图设置,很可能都是明代就有的“军堡”村(详见本系列第⑥篇)的发音讹变。至于“中十图”,应该是老一辈的附会误传了。
  
  ▲同治《广东图》中的“中堡图”。

  军堡村还有个说法,也相类。《陵水文史》第四辑潘先樗等《陵水黎族风土见闻录》整理了老辈人的传言:

  ——对协助“征黎”的黎人首演吴金昌(本号军府人)授予“五品军功”,划出本号镇军府村委会地界赏赐给他为“封地”,称作“军府弓”;黎人首领黄茂隆(本号黎府人)授予“六品军功”,划出今本号镇长埇村委会地界赏赐给他为“封地”,称作“黎府弓”。

  文中“军府村委会”即当代军普村。王兴瑞《琼崖黎境概况》保亭县学校资料透露:“军谱团”下辖至少四个小乡:黎什乡、田心乡、军谱乡、黎盆乡。

  类似冯子材“平黎”时期“军功封地”事迹,笔者认为纯粹杜撰,大谬。
  
  ▲从东面文村方向观看廖二岭。

  首先,历来未见对黎首“军功”赏以“封地”记载。黎首若得这类封地必然尾大不掉,极易成为乱源;海南有史以来唯一封地,是南朝给冼夫人的“汤沐邑”,这是海南回归华夏中央政权管治初期的羁縻政策,以后再无。第二,明清诸多动乱,官方早就明确认识到最难处理的就是坐大的黎首,而不是普通黎众。丛林规则一直在起作用,所以绝不会人为增加他的权威。第三,据《张之洞经略琼崖史料汇编》,地方绅民武装最大功劳是万州钟仁宠,连他都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军功封地”;陵水几场战役则纯是官军在打,没有地方绅民武装效力的任何记载。第四,对于立有军功的军民,即使贵为两广总督的张之洞也无权擅自赏赐(史上两广最后一次封王是清初的平南王尚可喜)。自古以来“裂土”分封属于最高权力,必须由皇帝作出。他的奏折只字不提相关内容,可见绝无此事。

  类似传言虽不真实,却反映了至少两方面的文化状况。一方面是当地长期缺乏地方志,老百姓很希望知道这片土地的历史,却无从入手,所以杜撰多多。另一方面是,清代以来,大量外来民系陆续进入陵水浅山丘陵区,落地生根。不同的地方语对原地名有不同发音,相互激荡,于是原来含义清晰、汉字汉意的“军堡”就嬗变为“中堡”“军府”,再附会为“中堡图”“中九图”“军府弓”,一些文化人又创造与之对应的“中十图”“黎府弓”……海南地名几乎从来只记音,没有标准汉字,于是某些官方地图也就刊载了。
  
  ▲1935年三个黎族县蓝图中的保亭县,地域空前扩大

  ██二十五,县域的放放收收██

  民国24年(1935)3月,广东省政府决定在海南中部山区设置设乐安(后更名乐东)、白沙、保亭三个县,这是史上第一次出现的纯黎区县。

  新设立的三个县,地域都相当广大,近现代史料多有刊载。较早刊载的如1947年江应梁《历代治黎与开化黎苗之研究》(载《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第一辑》182页),地域表述为:

  ——保亭:包有崖县属之的不打、六罗、首弓、三弓、抱龙峒、同甲峒、水滃峒;陵水县之保亭、六弓、七弓、乌牙峒、巅门团、百石团、五指山、七指山、水满峒、分界岭、吊罗山;万宁县属之税司、南桥、西峒、北峒;乐会县属之竹根峒、太平峒、茄曹峒、合水园;定安县属之船埠、南引图、冬加团、母瑞山等地。

  当代《保亭县志》对这个地域表述基本原文照录,并载整个保亭县面积达到4797.5平方公里,是当代保亭县面积1160.6平方公里的四倍以上。

  《海南省志》载:“民国24年(1935年)3月8日,撤销琼崖抚黎专员公署及下属机构,广东省在琼崖黎族苗族聚居的五指山地区增设乐东县、保亭县、白沙县三个县。同年5月7日……三个县政府正式运转。”

  现藏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的一份晒蓝地图《新设乐安保亭白沙三县界至图》,是广东省政府民政厅在三县运转当月公布的,史上首份权威三县图,明清沿袭的山区县界,自此全面更新。
  
  ▲琼中县红毛镇,也属于初设的保亭县。

  图上黎峒位置、居民点、各类通道走向及里程等的表达相当详细,它的技术背景为全省“十万分之一”地形图测绘的陆续完成,社会背景则是陈汉光抚黎专员公署一年的整治运作。

  图上三县间的县界,大致都是直线,这无疑是意向性标示,实际情况肯定根据山河走向有所调整。原图囊括全海南,本帖后期制作将保亭县部分放大,县界加强,再标注部分大居民点。可以很直观地看到:保亭县域东靠兴隆镇、北含母瑞山、西北靠屯昌县城、西依番阳镇、西南靠三亚市、南临藤桥和陵水县城,地域蔚为大观。

  设立保亭县史料中,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域的原归属。如“五指山”“水满峒”,划归保亭县之前居然就属陵水。“同甲峒”又居然属崖县(飞地?)……这些应该不会是笔误,除非民初局部县域有所调整,否则,同治《广东图》中陵水县的宽阔北界就得到一个印证,而与光绪《定安县志》(742页)关于水满峒、红毛下峒等的属地记载,又发生矛盾了。
  
  ▲“通什”曾被标绘于陵水地域内。

  这几处矛盾,突出显示了清末民初山区地域概念的模糊多变。

  民国史料揭示,山区三县地域广阔,财政艰薄,人才缺乏,管治非常粗疏。所谓扶持黎峒开发经济的想法,除了个别地区社会有所发展以外,大部分是空想,实际困难重重。不过由于黎峒治安相对好转,交通尤其有所改善,不但各乡学校普遍初设,且华侨等外来资金也能陆续进入,相继产生了一批近代种植业和作坊制造业,农村封建化近代化程度前所未有地提高。

  然而四年后,日军铁蹄就踏上海南了。

  日军于1939年2月10日对海南首次攻击,并在此后一年逐步侵占了大部分地域。事前他们进行了大量侦查。广州中山图书馆藏后藤元宏所著《海南岛全貌》一书,版权页显示1939年3月上旬,10天内发行竟达五版之多。其插页《海南岛全图》标注了大量地名,值得注意的是:首次见到“通什”,按其县界居然也属于陵水县。该图所有地名均是由右至左,唯独通什,阴差阳错地由左至右。

  令人困惑的是,抗战胜利后仅仅几年,海南地图各县地域便显著不统一。
  
  ▲1947年10月《最新海南岛详图》。

  例如,1947年10月海口某书局发行的《最新海南岛详图》显示:原属保亭县的吊罗山-乌牙岭-分界岭一线以东、以北的大块地域(相当于当代整个琼中县及周边一些地区),重新回归它们各自的老东家——定安、乐会、万宁三县;保亭县西南部的不打、六罗、抱龙峒等地,也重新回归老东家崖县。除了依然保有五指山周边区域外,这个地图上的保亭县地域,基本回退至清代保亭司的地域范围。图上还可见到,白沙、乐东两县属地,同样发生大规模退缩,画面直观所得的印象,这两个县的地域面积都不如保亭县。

  这么大的行政地域变化,当代《海南省志》和各相关县志却找不到记载!虽然省志也载,抗战胜利后至海南岛解放前,海南建置名目和管属头衔频频更换,但各县地域的变化,除了这份地图外居然毫无记载,真是咄咄怪事。

  实上,这个图上的保亭县域已经比较接近当代县域了。
  
  ▲1948年7月制版的“海南行政区域图”为目前仅见标示“行政区”的唯一地图

  当代《海南省志》载,“民国37年(1948年)8月15日,立法院通过海南改为海南特别行政区”,作为建省的前奏。事实上在当年3月份,此议已在南京召开的国民党三中全会通过。所以,笔者偶然在1958年台湾国民党当局出版的小册子《海南》插页中,拍摄到1948年7月制版的“海南行政区域图”。

  该图制作看来尚属精细。这个时期的县界显然又有改变,定安县的西南角到岭门为止,白沙县包括了五指山,并东向伸出一长条,大概相当于今天上安乡位置。陵水县、崖县、感恩县统统只有沿海的窄条,即汉区。

  ……
  解放初,海南各县界同样历经大起大落。1958年是各县地域最后一次大调整(地图参见本系列第④篇)。陵水、保亭县界再次变身,不赘。

  ██《陵水保亭史地志》系列至此告一段落,多谢关注!
  中古陵水县治的迁徙也大有故事,
  待将来再行探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2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8-03 09:03:30
  本帖倒数第四图“琼中县红毛镇,也属于初设的保亭县。”错发为六弓乡场景。抱歉,补发如下: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8-03 09:13:16
  呵呵,网络又不给力了,稍后吧。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0-09-02 09:32:49
  我是电脑不给力,今天才找到密码,手机上网,试试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0-09-02 17:45:10
  手机版大不同电脑版,找不到走读海南主页版面哎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9-02 22:38:50
  是的斑竹,手机版很看不惯。

  终于记得补发红毛镇照片——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0-09-17 15:52:51
  总算电脑登录上了,红脸操作一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