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大航海时代的 乐罗辉煌史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09-28 12:05:07 点击:138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望楼河下游已高度淤塞,秋季成了芦花荡

  15世纪初,永乐大帝派出巨型船队率先开启了世界大航海时代,迎来中外数十年一番海陆大交往、大热闹,堪称史上唯一。可惜华夏根深蒂固重农主义没能充分利用这千载难逢的商贸良机,潮来潮去依然故我;倒让数十年后仅装备小船队的欧洲航海家着了先鞭,乃至推动近代文明。
  与永乐大航海关系密切的琼南古村乐罗,曾在整个15世纪专职接待南洋、西洋诸国番船贡使,相当于后世小半个“理藩院”,潮退后其辉煌史也就深埋尘埃无人知晓,只能偏处一隅寂寥至今了。
  本文精简版,曾以较内敛的标题载于2020年5月11日《海南周刊》。 省报刊载不易,不但篇幅有限,且须“慎之又慎”,自媒体则无妨稍加伸展,稍加张扬。此版标题恢复原稿之直白,又增加了一倍以上的图文信息量,以求更丰满地还原这个非同小可的古港古驿。
  
  ▲《海南周刊》本文版面缩略图

  ██两千年的地名██

  乐东沿海不少村名出乎意外地古老,例如望楼河口的乐罗村。
  乐罗之名,很可能西汉就有。《正德琼台志》载:“乐罗县,在州西一百里,今见(现)有乐罗村德化驿。按隋后县无此名,恐汉十六县之数。”此条应是引旧志,“按”字后原为小字,是编撰者唐胄的推测。
  “黄流”地名也很古老,见于北宋,望楼河、还有该县马咀岭下的望老河,这几个地名在西江粤语(与唐宋官话最接近)中发音几乎相同,笔者推测都源自黎族先民同一词组的不同汉译。望楼河口的罗马村、罗马港,据正德志本是“抱罗马村、抱罗马港”,到晚明《万历琼州府志》才去掉了“抱”字,可见也源自古老黎语。乐罗应该也是,今人光看字面,附会解释很难到位。
  直至明初,琼南黎峒村寨依然分布到离海边两三公里。那时大森林常常从山区、丘陵连绵到滨海平地,直接与沙滩相接,已开垦的田畴只是一个个或大或小的林窗。
  
  ▲当地群众相传,这一带就是乐罗汉县遗址

  但望楼河口平原不同,这里平地开阔肥沃,大宜农耕,成为西汉十六县治之一不足为奇。以先住民较大居民点作县治并作县名,史上不乏先例,所以“乐罗”地名,应该有两千年历史了。史料缺乏,华夏农耕圈在崖西的发展轨迹尚难梳理具体明朗,只能推测非黎语地名村落如“九所”“铺村”等,明清才陆续出现。
  望楼河又名乐罗溪,是崖西第一大河,流域面积仅次于崖州主河宁远河,包括琼南曾数得着的长茅水库。主流于望楼港入海,港口两侧分别是望楼村与乐罗村。望楼河水量大,有脾气,对孕育崖西文明居功至伟。河口平原在古崖州的地位仅次于宁远河平原,农耕文化发育既早又成熟。
  明前期正统、弘治间,州官一再导民大修灌渠,“引抱横(旺)塘水入九所,屯(储存于)大塘,灌溉乐罗、抱岁等田”,仅望楼村就有灌区“七百余顷”(数据夸大了)。可知望楼河的规模灌区在15世纪已成熟稳定。
  
  ▲乐罗老街一瞥。

  ██明代崖西首村██

  诸多史料证实,乐罗是明代整个崖州西翼经典农耕文化圈的头号大村。
  分析一下明清近六百年,“乐罗”的履历:明初有乐罗都,甚至有更高一级的乐罗乡,其幅员至少从今日“铺村”到望楼河口;但是到了编撰正德志时的明中期,“乐罗”都、里俱无;晚明的《万历琼州府志·卷三》,乐罗都、里均恢复。虽然明代的“都”不是实质赋役单元,但是至少表示都之命名村是都辖内首村。乐罗都,管辖着黄流、乐罗、黎伏、冲育、佛老五个里,就是说囊括了整个崖西(今乐东县外区)民户,除了番坊里(在“州西一百四十里”,约今莺歌海湾)、望楼里这两个“疍户里”归河泊所之外。
  正德志是否漏载了乐罗都?不像,该志注明崖州有十四个里,其中有三个属黎户的“董平里”,加起数量吻合。看来,明代乐罗的地位确曾有过起落。
  在清代三部崖州志中,乐罗里均在,但乐罗都的概念已经没有了。清后期至民初乐罗商业依然繁茂,教育发达。据光绪《崖州志》载,晚清望楼河三角洲共有五个墟市之多:九所、乐罗、望楼、抱旺、抱岁;其中九所和乐罗,还各有新旧二街,可谓盛极一时。
  ▲望楼河东支流出罗马港,这是罗马村历史悠久的天后庙。

  民初,辛亥革命元老夏寿华(思痛)巡视崖县西路,见望楼河三角洲人烟繁盛,胜于黄流。黄流市观感是:“周绕以刺木丛竹,厚一二丈许,其缜密鸡犬不能出入。又以刺藤为小门,仅容一人,云防黎贼也”。望楼市则是“烟户数百之大市场”,乐罗村是“千余家之大村庄”,沿路“坟墓庙宇修筑精美,想见此地之富饶”,“近九所八九里间,田禾遍野,一望无际,水利尤佳,大有沟洫之遗。唯不修路,狭小低洼”,往往成为沙沟、水沟,不成为路了。
  但是,当代乐罗难免落寞。海南建省前后这里是乐罗镇,后来撤并入九所镇,成立四个相连的行政村,即乐一村至乐四村;再后九所镇撤拼入利国镇,乐罗之名进一步淡化,但整个望楼河口平原的经济却一直在发展。乐罗今天仍有老街、旧楼多处遗存,很可一游。
  
  ▲望楼村热闹的街市

  ██望楼港与德化驿██

  明代乐罗还拥有两处重要建置:其一是抱岁巡检司,驻兵30名,永乐年间从抱岁村迁来,不改名;其二是“预备仓”,即政府的防灾粮库。成化八年(1473),崖州于东、西翼各设一所预备仓,即三亚里与乐罗,足见其“崖西核心”地位。
  但是,这里的望楼港和德化驿站才是最重要的。
  望楼河出海口有两处,主流从今日利国镇东缘南下出望楼港,河宽水大,古代不能架桥,只设渡。其东支流自九所西缘下罗马港,可以架桥,称为西安桥。
  望楼港,明代是大港,清代设望楼炮台防守。罗马港水深不如望楼,但明代仍可“通船运载”,晚清基本淤塞了。
  
  ▲抱岁村一角。明初这里设巡检司,永乐间转移到乐罗。

  乐罗村有一个至今还能辨认位置的驿站,德化驿:

  德化驿,在崖州西乐罗村,东去崖州七十里。先洪武三年,知县甘义创于抱拖村,永乐间迁今治。成化间,知州徐琦重修(《正德琼台志》)。
  德化书院,在乐罗旧德化驿。咸丰六年(1856)里人同建,光绪三十四年(1908),改为乐育小学堂(《光绪崖州志·卷五》)。

  不过,德化驿16世纪中期已经撤销,德化书院却要19世纪中期才兴建,中间隔了整整300年,还加上改朝换代,位置能认得吗?
   
  ▲乐一小学校内德化驿遗址

  因为乐罗铺明清一直都在运作,没有移位,而且照例就在驿站遗址旁,所以不会模糊。驿站、铺舍地皮与驿道地皮一样,都是官产,改朝换代也不轻易改变,除非官方转卖,否则谁也不能私占盖房子。后来有了德化书院,遗址传承得以清晰延续。
  德化书院又称德化学社,1921年乐育小学改为县立第二高级小学校。当时的高小不简单,由省政府审批,各县按成立时间排序。乐罗成立高小,时序仅次于崖城官学改办的一高,再次体现乐罗“崖州老二”的社会实力。当代,该校改为乐一(乐罗一村)小学。
  2013年初,当地收藏家蔡宁先生带我找寻乐育学堂。学校地皮掌故不复杂,乐一小学校园宽广,新建了一座两层教学大楼。学堂遗址就在小学西北角,大楼后的一块空地,长满杂乱野草。只是村内道路纵横,驿道走向已经迷失了。 
  
  ▲德化驿及前后驿道系统追溯图

  ██“番国贡船泊此”██

  关于永乐大航海时期的望楼港与乐罗村,方志极少记载,仅《正德琼台志·卷六》有一句“望楼港……番国贡船泊此”。但背后大有玄机。
  首先,德化驿从龙栖湾抱套河口(河名今存)抱拖村迁往乐罗就不简单。抱拖村设驿本来合理,西距黄流义宁驿、东距州城潮源驿都相等,各为50里,西段要渡望楼河,东段要过青岭长隘,都不容易。迁址以后义宁驿与德化驿之间只距30里,是海南诸驿中相距最近的,而德化驿至崖城潮源驿为70里,算是驿站间的正常路程,但一天赶路也紧张了。
  驿站专负责接待官员赶路歇息,每个驿站都要消耗大量社会资源,绝不会随意设置。为什么要将明明合理的分布改为“不合理”?莫非因为抱套河口太荒凉,驿站只好搬到条件更成熟的乐罗村?又为什么同时将抱岁巡检司从抱岁移到乐罗?
  显然有更“硬核”的原因,这就是永乐年间大盛的“贡船”制度。
  郑和“七下西洋”,大大加强了华夏皇朝与东南亚乃至西亚诸国的海上联系,“朝贡国”成员与次数大增。朝廷指定,望楼港是诸“番国贡船”海南唯一停泊港,即报到港,在此进行身份认证,补给淡水与食物,上报有司,等待命令才北上。只有占城一国,另定停泊三亚毕潭港。
  “凡番贡多经琼州,必遣官辅护”,视对象不同,“各遣指挥、千百户、镇抚护送至京”(《正德琼台志·卷二十一》),国内第一段就是从望楼港辅护航至省城港。作为数以十计“番国”贡船首泊港的望楼,地位之重可想而知。恰在此时将原本里程合理的德化驿迁到乐罗,显然与突增的涉外任务密切相关。
  
  ▲明前期望楼河口追溯图,黄虚线为水岸线。

  ██数十年的盛大热络██

  永乐三年(1405)郑和第一次下西洋,向各国宣示友好,欢迎来往,凡来朝贡诸国,贡船搭载商人与商品来华贸易免税。虽然三年后他才回国,但水程近的中南半岛诸番国就立马着手上贡了。
  《明史·食货志五》载:永乐“三年,以诸番贡使益多,乃置驿於福建、浙江、广东三市舶司以馆之。福建曰来远,浙江曰安远,广东曰怀远”,浙江福建分别只接待日本、琉球使者,怀远驿在广州上九路,接海路其余诸国。
  恰在此时,德化驿与抱岁巡检司先后移驻乐罗,绝非巧合。德化,字面含义是以华夏之德义“化育夷番”,华夏皇朝从来重视“以德怀远人”。按当时体制,德化驿就是怀远驿的前沿关防兼第一接待站。驿设乐罗,足证望楼港的主靠泊岸在乐罗村一侧。
  
  ▲永乐大帝

  其时,乐罗被提升至乡、都级,迁抱岁巡检司以维持治安,迁配备三槽马、编制近40人的德化驿站。这两个机构负责贡船口岸识别、接待上报,还有急传文件的快马铺兵。而三十里外黄流义宁驿的同级配备,应该也受命要随时对德化驿予以应援。此外一河之隔的九所一带常驻着三个百户所,三百余军户。
  《明史》载:“初,入贡海舟至,有司封识。俟奏报,然后起运”;到宣德才改为“至即驰奏,不待报随送至京”。可想而知,永乐间望楼港何等热闹,多少贡使团队住德化驿,熙熙攘攘,受到优厚款待,等候圣旨启程。而此时望楼河三角洲经典灌溉农业又获得长足发展,真是内外双修。
  永乐帝特别重视四夷来朝,创造了华夏罕有的大航海史诗,又一直“厚往薄来”让利予上贡国,允许番商以此开展贸易。这个国策背景下的前沿望楼港与德化驿,无疑有着与众不同的多多亮点。
    
  ▲1937年地形图加判读,西线公路基本沿驿道开辟,亦与当代走向相同,唯有通往乐罗的一段驿道被废弃。

  ██浪潮过去无人识██

  世事常难两全。永乐帝无意中开启了15世纪的世界大航海时代,却并未意识到将中外活跃交流纳入互利民生的常轨,只是不断“花钱买热闹”,反过来成为民生障碍。由于南洋香料、胡椒上贡及来华贸易过多,中土资金大量流失以致连对官员都无法正常发放俸禄,不得不一再以胡椒等物折价充数,胡椒不能饱肚,官民上下苦不堪言。
  诸国都知道“上贡”是生财之道,变着法儿增加次数。永乐中后期,不止一次出现十多二十国组团,千人“朝贡”盛况,水陆各路靡费不赀,严重劳民伤财。“贡无虚日”,沿途“骚扰不可胜言”(时任礼部给事中黄骥的奏折)。
  永乐皇帝去世后,早就不堪重负的朝廷,对船队远洋和变味“朝贡”等国策大幅撙节,相关文件、图纸被刻意陆续销毁。在海南销毁的主要是“抚黎”正面记载,德化驿辉煌史无疑也在销毁之列。《正德琼台志》对永乐间巨量番贡活动已剔至不着一字,仅余宣德朝以后的数宗荦荦大者。
  到嘉靖,海上走私与倭患日益严重,加上日本国内不同势力的使团因“争贡”竟在浙江大开杀戒。《明实录》载:嘉靖六年(1527)终于撤销了琼州德化驿。其后隆庆元年开放海禁,朝贡名存实亡,望楼港的百余年“涉外”热闹戏码,最终落幕。
  本文通过驿站变迁作为抓手,剖析深藏史海的德化驿真实身份——从迁乐罗起到撤销的120年间,它都不是一般的驿站。
  没想到吧,15世纪大航海时代的乐罗、望楼,会是如此熠熠生辉!

  【本文照片拍摄自2011-2014年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有故事的人433 时间:2020-10-01 17:52:32
  以前的文化与环境多好!
作者:xiabeige 时间:2020-10-16 23:00:51
  棒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