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化《峻灵王庙碑》史地考(上)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10-29 21:06:54 点击:19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二水洲旧县村以东的昌化江出海主流(南支流)江滨

  【提要】苏东坡到过昌化县,来回都乘船,他指出峻灵山在县北。现存建炎残碑实为抗金名将折彦质撰文。二水洲旧县村是自隋至明正统之间唯一的昌化县治,并未移动位置,记载链清晰,民生一直不断。现存的峻灵王庙始建于公元917年,是南汉高祖立国敕建唯一海神庙,曾兼有北部湾乃至南海海神的广泛影响力。原址屡废屡建至今,文史价值极高。唐宋琼西海港尤其乌坭港,曾有不见明载的航贸活跃;从历史地理学分析了明初舆图之惊人准确,梳理了昌化江三角洲水文劣化史及经典农耕文明进展史,确认了十个六百年不变的古村。昌化县总共有过两个故治、两座敕建王庙,位置都很清晰,历史大可言说。

  ==================

  苏东坡《峻灵王庙碑》是其居琼重要文献,但学界不乏争议。焦点在于:碑文因何说“西北有山,秀峙海上”?峻灵山离宋代昌化县治只有二十里,高峻显眼,方位是宋代县治正北略偏东,显然不在西北方。

  这个不该出现的偏差,引发了大陆学者对坡翁只是“遥祭”的质疑——坡翁到底是否亲履过昌化县?以他老迈之身是如何去的?

  “西北”之疑是原生问题。持坡翁亲履说的本县学者,费尽心力也难圆其说,只能推想由于昌化江口冲积扇的不断西移,宋县治可能在今“旧县村”更东。[李公羽:《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上海古籍出版社,2020年版,第86页。]可惜这并无史料依据,缺乏说服力。

  笔者不揣粗陋,试以全新视角回应这些疑问,进而探索昌化江冲积洲演变史、钩沉两座王庙的身世源流,以就教于方家。

  
  ▲本帖蒙《苏学研究》2020年9月号全文发表,网络版增加了不少实地照片。

  ██一、标点东坡碑文,将句读前移一字██

  拜读李公羽先生惠赐新作《峻灵独立秀且雄·苏东坡昌化江遗踪考论》,发现该书对坡翁赴昌化史料作了巨细无遗的收集分析,加以实地考察,对宋县令何适所立残碑的考论尤为可贵。本人深受启发,因敢另辟蹊径,从史料句读传承与水文演变、族群分布乃至海上丝路的微妙变化等角度分析,进一步论证峻灵王庙碑相关史实,得出如下结论:

  中古昌化县治一直在二水洲头今“旧县村”,亦即《琼台志》舆图所示处,并未移动。苏东坡确实到过昌化拜祭峻灵庙,来回都乘船;他准确描述了庙在县治之西、峻灵山在县治之北。人们的诸多困惑,乃因古文并无句读,后人断句错格而造成。

  试将《苏轼文集》所收东坡碑文的该段论述,重新标点如下:

  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又西至昌化县西。北二十里有山,秀峙海上,石峰巉然,若巨人冠帽,西南向而坐者,俚人谓之“山胳膊”。[转引自李公羽《峻灵独立秀且雄》,上海古籍出版社,2020年版,第16页。]

  窃以为坡翁碑记大致分五个段落:首起宏论天地之道,至“知天亦分宝以镇世也”止,此句亦系该段主题;第二段述神山地理位置及沿革,就是上面重新标点者,至“封其山神为镇海广德王”止;第三段述天地珍宝不容屑小觊觎,至“其诛死宜哉”止;第四段是叙述自己因缘际会,得以拜谒感恩神山,至“且书其事,碑而铭之”止;末一段述神山传奇及作铭。

  表述神山地理位置,先说“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盖因北宋时“海南荒陋,不类中国”,跨海赴琼者罕,须让华夏大多数人明白基本途径,这也是坡翁自己的行走路径。为什么是“西至昌化县西”?因为从儋州往昌化县是西南行,故曰“西至”。宋代峻灵庙在县治以西不远的独村,人们可遥仰峻灵山,祭神却必须在庙,故曰“县西”。

  另外,当时陆路太艰险,外人若拜谒峻灵山多自儋州乘船,在昌化北支流乌坭港登岸,或换小船上溯至更接近县治的小埠头,运动线都在昌化县治以西或西北。而昌化县治就在长条形“二水洲”的最东端,东、南、北三面皆江水,“州东”没有活动空间。苏东坡本人昌化行的主要目的地,以及所撰碑文的立足点均是峻灵王庙,故亦必是“县西”。

  碑文第四段“谨再拜稽首,西向而辞焉”,可以两解:一是他回程同样西行,返回乌泥浦坐船;另一解认为坡翁接到北返之诏后,并未再次亲赴神山拜辞,只是在儋州“西向”遥拜。是否“遥拜”本文不介入,但两解对本题均无妨碍。
   
  ▲昌化古城村南,昌化江北支流出海河道旧貌,下接昌化港,可见大量挖取河沙。2011年。

  末段铭文,有“我浮而西今复东”句,当解释为自儋“浮而西”到昌化拜祭,祭毕“复东”浮返儋州,是个人行程的清晰表述,确证坡翁来回皆取水路,回答了年事已高且健康欠佳的坡翁,如何能长途跋涉二百里至昌化的疑问。

  儋州治至昌化乌坭港,水程一天即至,《琼台志》载有关于海南西岸的常规航路:

  今考《方舆志》(水路——引者按)程限……(自临高博浦港)一日至儋州洋浦港,一日至昌化乌坭港,一日至感恩抱罗港……俱有港汊可泊舟。[正德《琼台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68页。]

  该文如何断代?文中“感恩抱罗”无疑是佛罗港之误(或不尽准确的译音),在今乐东县佛罗镇丹村佛罗河口,距离感恩县城尚远。但该港密近崇宁大观间(1107-1111年)所设级别甚高的延德军治所(今白沙河口白沙村附近),感恩县隶属之。由此可知,此段水程记载的原稿必撰于北宋延德军存续期间。因为该军随后“废入感恩”,冠以“感恩”是后人(如《方舆志》)转引时才据实改变,若原文是延德军废后所撰,则当直接开列感城港(时称县门港)而必不开列数十里外无关的佛罗港了。

  “西北”二字一旦相连,人们总是下意识地认为不可分割,李公羽先生在《考论》中罗列了古今诸多文本,包括反复推敲者,均无一将标点置于两字之间。其实恰恰相反,古人字珍纸贵,类似“西北”“东南”方位被省略一字,仅作“西”“南”之类的例子,简直俯拾皆是。何况神山明明在正北,以坡翁卓越之文采智慧,岂会犯白增一字而反将大山方位弄错这种低级错误?

  句读一移,这段碑文便字字真确易懂,回答了坡翁是否“亲履”的核心疑问。
  
  ▲昌化江北支流出海口附近的江堤现状,远处为昌化港。当年苏东坡就在这里登岸东行,或转小船沿江上溯至接近县治拜谒王庙。

  ██二、东坡拜谒峻灵王庙无人敢拦██

  人们还有个质疑:苏东坡以贬官身份受严密监管不能随意活动,怎可离贬所两百里远赴昌化?

  监管确是事实,但此说恐知其一不知其二。因为仅仅十八年前的元丰五年,宋神宗才诏封了“峻灵王”,成为昌化军域内唯一本朝敕封圣地(南宋绍兴间才再封儋州的“宁济”“显应夫人”)。坡翁不顾长途老迈,申请亲赴拜谒,皇朝时代这就叫“颂圣”,光明正大与主旋律之至。神宗是 哲宗的老爸,涉及对他的态度,即使政敌也不敢横加阻挠。

  这恐怕也是二十八年后对苏东坡的文化封杀略一放缓,昌化县令何适以及被贬儋州的名臣折彦质,就能将祭文刻碑的原因。

  与苏东坡时代较为接近的南宋《舆地纪胜》,当是现存首次列出峻灵王庙位置的地理志,庙、山分列,小学生也能理解:

  峻灵王庙,在儋州昌化县之西。北有山,若冠帽者,里(俚)人谓之山落(胳)膊。[《地理志·海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93页。]

  若句读成“西北”,反而不对了:“峻灵王庙,在儋州昌化县之西北,有山若冠帽者……”这是说的王庙,还是说山呢?宋代峻灵王庙在县西不远的独村,与神山完全不在一个方位。若句读“西北”,则庙、山方位皆错。坚持左图右史,这类问题才能辨别清楚。

  转引坡翁碑文的史料,拣代表性而字面略有出入的两条,一移标点,亦无不立效:

  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耳,又西至昌化以西。北二十里有山,秀峙海上。[万历《儋州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217页。]

  自徐闻渡海,历琼至儋耳,又西至昌化西。北有山,秀峙海上。[光绪《昌化县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320页。]

  必须指出,神山“在昌化县西北二十里”之误载,早已存在。北宋初,乐史《太平寰宇记》卷一六九就如此记述:

  浴(疑为洛之误)泊石神,在昌化县西北二十里。石形如人帽,其首面南。侧有橘桔甘香之果,或携去,即黑雾暴风骇人。池中有鱼亦然。土人往往祈祷。[《地理志·海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7页。]

  因何不记王庙?因该书撰于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976-983年),书成百年后才敕封峻灵王。其载“神迹”也就是坡翁碑文所述者,但石神方位显然错误,原因不详,或是引述旧志。此误与苏东坡无关,但对后世有巨大影响。如嘉庆《大清一统志》记峻灵山“在昌化县西北,《寰宇记》有洛泊(胳膊)石神,在县西北二十里”[《一统志·琼州府》,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187页。]就是一例,这不是改变句读能解决的。峻灵山明显在清代县治(今昌城村)东北,国家级志书亦难免陈陈相因而误。类似派生性记载就无需一一分析了。

  下面展开史地论证,以确认旧县村、“县西”峻灵庙与二水洲等的位置。
  
  ▲2012年的旧县村,北侧入村通道还是沙土路,近景水稻田原是昌化江北支流,可见河道已接近淤平。

  ██三、二水洲治八百年██

  明正统八年(1443)前,昌化县治一直在二水洲东头“旧县村”,从未移动。正德《琼台志》有如下记述:

  昌化县(治所)……(在)千户所城之西。先隋置于昌江二水中洲上,唐、宋、元因之……正统八年,知县周振……始迁今治重建,诸制一新。(313页)[ 为简便计,史料出处在2006年海南版相关地方志上的页码直接附于引文后,不出注,下同。]

  文中,“先隋”颇像曲折传承的唐代记述口吻。后朝述前朝往往加“先”“前”,再隔一朝即无需加,如“前清”必系民国所称。又当时尚未有“二水洲”之名,如实记作“昌江二水(之)中(的)洲上”。

  县治迁徙之前,军方先设昌化千户所并筑城,即今昌城村的昌化故城,五十余年后县治才移入所城,此后再挖护城河。该志载:

  昌化千户所城池:洪武二十四年(1391),指挥桑昭奏请立所筑城……周围五百八十四丈,高一丈八尺,阔一丈五尺……正统十年……浚濠。(444页)

  因此,昌化县之有城始自1391年。二水洲治未有筑城之载,今人对二水洲古城池砖石遗物的推测,并无依据。县治迁入所城,阴阳学、医学、海南道、布政分司等相关官署也同时“随县迁建”(314页);昌化县学亦于“正统十年……随县迁于守御所城之南改建,诸制一新”(375页)。

  万历《琼州府志》关于昌化前后两治所的信息大致相同。此后,昌化城池一直没变。
  
  ▲自南至北航拍昌化江出海口,远处高山为峻灵山(今称昌化大岭)。借网图,@悠悠见影 拍摄。

  正德《琼台志》保存了很多更早史料。笔者曾考其编撰者唐胄手头至少有四部大致完整的前代方志,其中的昌化县舆图,底本就出自永乐《琼州府志》。[ 详拙文《明代海南州县图:黎族史研究的特殊宝库》,载《海南日报》,2019年5月13日。]

  在该图中,最难理解的是隔江相望的两个旧县村,江南(西)即二水洲东端为“昌化县村”,江北(东)为“旧县村”。这两村今天仍在,隔着湮废的北河道相望,南面大村为“旧县”,北面小村仍如古舆图为“旧县村”。《琼台志》对此并无解释,到清康熙《昌化县志》,则称宋代曾移县治:

  县治隋时建,在今县东南十五里,即今之旧县村也。宋移今县治南十里昌江二水洲中。元因之。洪武三年【按即海南归顺大明不久】,知县董俊仍旧址建县,后罹水害。正统八年……迁今治千户所城。(13页)

  
  ▲昌化江北支流故道北岸的另一个旧县村,由此使得几百年关于“旧县”的探索云遮雾罩。远处,峻灵山清晰可见。

  县治迁徙必经朝廷批准,当有存档。清初方志说唐宋事,未见交代史料出处,不但所有更早史志对此均无表述,且考诸李勃先生新著《海南编年史》亦无史料记载。笔者认为,此载系无本之木,不应取信,当为该志编撰者方岱、璩之灿两位知县面临无法解释的两个“旧县”而杜撰,显然不如《琼台志》严谨。需要补充的是:昌化县志长期荒废无着,康熙中期乱世稍定即着手编撰,方、璩二位非常不易。

  此载影响到乾隆《一统志》等后世更高层史志[ 《一统志·琼州府》,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135页。]。古志亦偶有杜撰者,应小心判别广搜旁证,去伪存真不能盲从,往往一则杜撰流传,陈陈相因就打乱了整个历史脉络。至于今人“洪武二十四年”迁治之说,显系误读了千户所城;而所谓宋初“建隆元年”(960年)迁治更属无稽,其时海南尚属南汉(十一年后的开宝四年,宋才灭南汉而据有海南),系南汉大宝三年,查《南汉书》对此亦无记载。

  小结:可以认定自隋朝(公元7世纪初)至1443年,二水洲故治运作了八百多年。北岸“旧县村”村名来源无解,该村无甚地利足资中古设治。民间传说无所谓,作为研究者我们应尊重事实,避免强不知以为知。不过或可谈点个人推测:由于水患日重耕地丧失,旧县村部分村民迁至江对岸定居以就近耕种,不忘旧县之名,加一“村”字以作区别。

  二水洲治因何要迁?《琼台志》载有两篇前代的重修县学记,一为元大德年间(13、14世纪之交),一为明正统迁县治后(374、375页)。前者未记县城水患(当然不等于没有),后者强调了旧治水患的频繁凶猛,“当乎海涛山涨之交,春夏淫雨水注,辄汇溢弥漫,殿堂、门庑悉沦沮洳”。

  县学一直在县治附近。由于数百年持续加大山林砍伐,昌化江下游淤积加速乃至水文劣化,已经跃然纸上。

  至此,插句不讨喜的话:热议的苏诗《自昌化双溪馆下步寻溪源至治平寺二首》,与海南昌化县肯定无关,笔者认同林冠群先生关于实为康熙县令“陶元淳误解”的分析。“步寻溪源”显然是山景,海南第二大河昌化江出海偌大两流,江宽水阔,何须“步寻”?“溪源”又怎生寻得?诗题与实景相去太远。
  
  ▲地图1:昌化江冲积洲追溯图。以当代卫星地形图为底图,对照《琼台志》昌化舆图诸要素作出分析。

  ██四、地形与古居民点██

  唐宋昌化县的汉文化圈主要在昌化江三角洲,其水文演变史对建置沿革的影响,具备决定性意义。

  在海南,秦汉以后各大河发育的冲积洲,海拔通常在十二三公尺以下,15米以上地域与文明史阶段冲积已基本无关,从史地考据而非地质专业角度,可以认为属于构造性陆地了。目前能看到的最详细卫星地图,能找到相隔20米的等高线,以此为基础推测十四五米左右的等高线走向也是可行的,粗略一点可以宽容。

  由此,作出《昌化江冲积洲追溯图》(地图1)。请注意辨别该地域20米等高线,以及推测的15米以下“冲积扇适宜区位”(涂以墨绿色),这块墨绿,就是秦汉以后昌化江三角洲可能发育的大概范围。冲积洲以南一马平川,无法判别是海相还是河相堆积,围绕本题免复杂化,就简单画条直线,读者明察。

  图中,黑体字是出现在正德《琼台志》舆图(地图2)及内文中的居民点和山名,宋体字是当代地名。可见,大多数居民点都保持原名,也基本在原位,只有浪汴村东移至当代浪炳村位置,独村从旧县村之西,迁移到当代日新村。舆图中的来村、娄(姜?)村、(半略)田村,位置与当代耐村、黄姜村、靛村高度对应,或字形接近或发音接近,应该就是。
  
  ▲地图2:正德《琼台志》昌化舆图局部。浅棕色为已淤塞河道,浅蓝色为后世冲开的新河道,对照地图1可加深理解。红点为古今位置基本不变的地名。

  明代记载的这些民村即汉文化圈,几无例外全分布在20米等高线以下,与早期灌溉农耕生产所需条件吻合。旧县村、来村与田村(今靛村,谐音)之间的区域,20米等高线破碎曲折,解读为十余米至三十米的起伏残丘,这个地域《琼台志》舆图标示为熟黎落闲峒;至于40米等高线以上的乌烈(今乌烈镇街),已经显示为“生黎”了(“生黎”村峒字体反白,是《琼台志》舆图传承自永乐《琼州府志》舆图的绝对特征)。显示了明中期及之前,江口区域人文政图与地形学的基本关系。

  对这个舆图的解读,确认了三角洲及邻近区位超过10个500年以上明文记载史的古村,一直没有中断、移位和改名。旧时向来最贫困的昌化,历史之扎实由此足资亲履。

  图中可见,接近三角洲顶端北岸,落闲峒以南20米残丘的最南点,在旧县村东不远;而三角洲南岸20米残丘的最北点,在赤坎村紧南。这一南一北的残丘(分别以红箭头指示)是水文关键点,是昌化江出海口的最后地形制约,形成一个面朝西北的峡口。由此决定了江水出海的流向、也就是冲积洲发育的方向为西北。
  
  ▲地图3:当代卫星地图,标注了相关居民点及淤塞的北河道。

  ██五、冲积洲的水文演变██

  现在试析二水洲的成因及演化。

  南北两个红箭头所指峡口之间,在地质构造上是这条残丘带从东北往西南的弱化延伸,笔者实地考察,发现旧县村像鱼脊似的一长条高地,极像残丘出露,成为阻挡昌化江水的“中流砥柱”,洪峰甚少漫过,江水于是被迫两翼分流。两激流之间流速缓慢,沙泥沉积,冲积洲于是形成,千百年来随着两侧出海水道不断向西北延伸。

  按照河流淤积规律,总是洲头粗颗粒多,堆积高厚结实,越往后颗粒越细,堆积越薄,末尾就是“乌坭港”的黑泥。古县治即选于洲东地势最高处。

  《琼台志》载昌化江“合流至候村,始分为南北二江”(111页)。该志舆图标示为“居候村”,今存,位置亦恰在旧县村南岸,南北两江分流地带。以明代舆图之缺乏比例尺,这个标示已是惊人准确,足见古今水文及村落在这一段并未移位。

  上述两个水文关键点,以及姜村、居候村,足以锁定冲积洲的顶点位置古今基本相同,确证“旧县村”不可能离开已知位置“东移”。
  
  ▲明代古村耐村(《琼台志》舆图作“来村”)的入村通道。2015年。

  唐五代时人类进山活动较轻,森林完整,水土流失不大,通常江深水清。这时的二水洲较少被淹,航道也能上溯较近县治。江心洲四面环水,与善山不善水的土著有了天然分隔,对尚形弱小、远未能建造城垣的汉文化圈是重要保障。这从侧面再证了所谓宋代才迁治二水洲之说的不可能。

  随着铁器进山加速,森林砍伐多了,加上南宋开始的小冰期导致海流、降水量一系列变化,昌化江泥沙含量和淤积程度、洪涸反差都在加大,航道也变浅,开始远离县治。16世纪初,二水洲北的支流终于在一次大洪水中被泥沙湮塞:

  其北江水于弘治辛酉(1501)泛溢,冲埋田土,壅塞故流,俱从三家港出,至今军民病之。[正德《琼台志》,海南出版社,2006年版,第111页。]

  浮沙将北河道淤塞,二水“洲”从此名存实亡。但《琼台志》“昌化”舆图,位于昌化故城南边的昌化江北支流仍是畅通的,居民点及江流、岛屿清晰,足资确认。这是该图底本必产生于更早之前(永乐)的又一旁证。

  也是由于洲头厚积、洲尾薄积的水文规律,至今卫星地图上仍不难判别出老北支流的下半段,依然有水通到昌化港,而且上半段改自故河道的田畴亦甚清晰。同时,舆图北支流下游两个西向二级分支也被淤塞,当代卫星地图上同样不难判断,其下半段也依然通海(参见地图3)。
  
  ▲旧县村中部,村民说从来不会被水淹的狭长“鱼脊”带的旧房。

  这次弘治沙埋,使昌化县内三分之一的田土失去可靠水源灌溉不得不丢荒,而赋税却一直未能申请减免,成为压得该县两百多年喘不过气来的“虚粮”之累。[事见康熙《昌化县志》卷二后部的长篇按语。崇祯时虽经减免却又改朝换代,清初规定赋役按万历间旧籍实征,该“虚粮”继续困压着昌化人。]

  明初大兴土木修筑各千户所城,通常与州县治同城以便防守。但昌化所城选址反常地远离县治,半世纪后县治迁入所城,又半世纪后北支流淤塞。这个过程显示:明初鉴于水患日增,县治离码头又越远,官方已准备放弃旧治。环境劣化与虚粮重压使得民不聊生,从明初近二千户在籍,一直减到明末二百一十实户,简直十去其九,至清康熙中期并无增加。[康熙《昌化县志》,海南出版社,2004年2月版,第29页。]

  北支流淤塞后仅剩南支流出海,通过能力不足,于是某次洪水将疍场村以东的二水洲中部再次冲出新河道,与北支流第一个分支的下半部汇合出海。从此老二水洲又被拦腰截断,成为今天卫星地图看到的状况。三角洲各支流间的改道是常见的,但研究者即因此困惑,以为《琼台志》舆图上的某些村落搬迁了。

  本文《冲积洲追溯图》还原出北支流及二级分支位置,由此揭示从疍场村到旧县村陆路本是相通的,复原了二水洲原貌。与《琼台志》舆图逐一对照,能加深体会后者表述之准确,进一步明确六百年来的水文演变史。

  
  ▲靛村附近的靛村河现状,由于建设了滚水坝,河面显得宽广。

  还有一个细节:《琼台志》舆图从半略田村流向北支流一条飘带似的小河,其实就是今天一般地图都未必表述的窄长靛村河。永乐间国家级地理学家深入海南踏勘绘制的精准,让人不得不再次刮目相看!

  北支流淤塞近两百年后的清康熙中期,昌化江下游江面已是“昌江渡:春夏无水则涉,秋冬水溢则渡”[同上,第51页。],与今天很接近了。时任昌化县令陶元淳,为寻坡翁足迹踏勘二水洲东。但见:

  今其地皆黄沙、白草,询之土人,佥曰:“此故良田。明初横罹水患,城邑迁改,无复一亩存者……”[陶元淳:《重建治平寺碑记》,载李公羽《峻灵独立秀且雄》,上海古籍出版社,2020年版,第95页。]

  陶元淳之后又过240年,1932年旱季3月,骑车独游海南第一人、不懂水性的田曙岚,记述自昌化故城南行如何独自徒涉这段荒凉大江:

  再约五六里,即至昌江河岸。河面宽阔,浮沙极深,车行殊苦。有水之处,不过中间一线,宽约十余丈,深约二三尺而已。平时无船可渡,往来行人,皆系涉水而过。余素不习水,故往而复返者再。而是处行人绝少。卒鼓勇气,以脚车作试探器,徐徐前进,卒达彼岸。此为余游历海南涉水最深之大河也。

  更前进10余里,至四更村。[田曙岚:《海南岛旅行记》,海南出版社,2011年版。]

  
  ▲在旧县村南侧,眺望昌化江出海河道(即南支流)的漫漫黄沙。

  泥沙继续堆积,推测当代二水洲周边河床比宋代至少抬高了四五米。当代上游水库截留了降水,水位下降,冲积洲的黄河化更加一览无余。21世纪初,昌江县文化人泰康先生踏勘并描述了二水洲及旧县村,也反映了群众对水文演化的科学认知。引文内方括号是引者注:

  旧县村地处昌化江边一条狭长的沙地上……村庄东西长有一公里,南北宽约两百多米……村北是一片象是由旧河道改造而成的田园【北支流故道】,村南紧依着河床足有两公里宽的昌化江。在旱季,昌化江水仅是沙地里的一道浅流,而到了雨季,当洪水暴涨,旧县村北边的稻田常被浊水淹没,整个村庄就象水中搁浅的一艘大船【很形象】。

  古县治迁到这里,当时的昌化江可能没有闹过洪灾,否则,县官们怎么会迁到这充满水患的河道中央?……如今,已是一派荒凉的景象。

  问村里人有没有见到古县治的遗迹,村民们都说没有。有人说,“古迹可能被埋在泥沙底下,从古以来洪水不知道淹了村庄多少回。”怕笔者不信,又补充说“听说过去的河道很深,可以行船,现在都被泥沙填满了。你看,河床都要快填平了。”[泰康:《历史的遗痕》,载2006年夏季号《昌江文艺》(总第21期),网页:http://bbs.tianya.cn/post-227-9935-1.shtml]
  
   
  ▲旧县村南侧环村道,图左侧下坡是河滩,最高洪水标志线喷字在右侧围墙顶折背处。

  实勘旧县村时,老村民告诉我当代洪水最高水位在1996年,标注为海拔11.7360米,标志线至今清晰。村里靠河的民房都被淹,室内水深可没膝,但村中央长条“鱼脊”较高处仍未淹水。查昌化江最大的水库大广坝水库修筑于1986年,对调节洪涸居功至伟,推测在此之前洪峰或会更高。

  笔者曾踏勘了解三亚市宁远河下游,河床已在当代开发潮中被挖沙船重新淘挖深了至少四五米,其他河流多数如此。看地势,昌化江下游河床也已被深度淘挖。昌化江是海南第二大江,其冲积洲史料是各大中河口水文变迁史最为清晰的一处,尤以唐宋“宜居”至明代“不宜居”的劣化史,最为惊心动魄,其实也是对全流域(地图4)环境变迁及山区开发史的总括性反映,对相关研究大有帮助。

   
  ▲地图4:昌化江流域图,据广东省地图出版社2008年版《海南省地图集》之“陆地水系分布图”。

  二水洲水文演变史清晰表明:洲头的旧县村,自隋大业六年(公元610年)设昌化县治以来,至今1410年一直没有移动位置,是海南罕有的记载链清晰、遗址亦清晰,从未中断民生的千古县治。
  (待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8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0-10-29 21:11:44
  

  图发乱了,很抱歉!涯叔上图系统时好时坏,我也迷糊了。无法一一更正,请诸位看着办。欲浏览正确排序,请看昌江板块本文。
  http://bbs.tianya.cn/post-227-29558-1.shtml
作者:LVYESHE 时间:2020-10-31 23:49:54

  考证不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