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图博在昌化江上游——史图博足迹的第五篇追溯报告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1-01-18 09:43:35 点击: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题图】走过这片水稻田,前面就是南益村。

  ██综述██

  1932年8月18日,德国学者史图博完成了在大歧河(今称南尧河,属昌江县王下乡)流域的考察,从上游“南大村”(今桐才村)出发南行,沿南法河河谷跨过分水岭,下坡进入今属乐东县的昌化江中游,再沿河谷上游直上溯至江源,从而攀登五指山。然后折返一段,再翻越昌化江与南渡江分水岭风门岭,重返南渡江源区……
  帖子
  这个行程,紧接本峒客2018年5月在天涯发表的《大美大歧河》(http://bbs.tianya.cn/post-servantonline-8688-1.shtml),其中不少居民点的现实位置未有人探讨,本帖试逐村追溯。

  这段行程大部分是海南自古以来山区沟通南北的主要天然通道,我曾专论并称之为“海南子午谷”(http://bbs.tianya.cn/post-202-568394-1.shtml)。清代,其南部一小段属于崖州的官坊和办统等黎峒(今万冲镇),番阳以上均属定安县红毛上峒及红毛中峒,是令人“谈虎色变”的生黎地界。光绪《定安县志》对该线载云:

  “自(岭门)汛南经熟黎境五六十里至生黎界,有小径可穿黎山而行,过生黎番阳、魔鬼(按即今毛贵)两大村,凡四百余里,直至崖州乐安汛域。山径险仄,不能容车马。行者须用熟黎一人为向导,率裹粮,携水而入。山中物切勿入口。其番阳、魔鬼两村生黎极众,地势平衍,山水秀丽,有数十里田亩,即海忠介欲奏置乐平州处。”

  当代水文对昌化江分段,番阳镇以上为上游,番阳至叉河镇为中游。史图博这段考察大部分坐落在上游,标题就简称上游了。
  
  ▲南盆村西,北望昌化江主流与南尧河分水岭。左侧高山是只考岭,距高地老南盆村约8公里。

  ██从南大到南朴██

  ……离开大歧河谷东去,越过大歧河和昌化江中游之间的分水岭……黄昏时,到了虽则是寂寞但是比较大的村子南朴,这个地方位于海拔约740米的高地,作为永久的居住地,就我所知它是最高的。南朴是从东方迎着昌化河河谷的终点,在西南耸立着被森林复盖着“一指山”的险峰。西部最高的山(易多那山,Mt.Etn,英国海图标高4,967米)可惜经常隐在云层中。
  南朴的苗族居民是住在遥远的比较低的山谷的侾黎的佃农。(21页——本文史图博著作页码,均指2001年海南翻印的1964年中科院广东民族研究所编印之《海南岛民族志》页码,下文不另加注)

  乐东县万冲镇的苗族南盆村,位于昌化江北岸不远,村名与“南朴”一音之转,似乎是最可能的位置。但细看又差别明显:史图博特别说明该村“位于海拔约740米的高地,作为永久的居住地,就我所知它是最高的”,无像样耕地,村民只能租种“遥远的比较低的山谷”侾黎的田。但是眼前这个南盘村,土地肥沃,海拔只有100米略多。
  
  ▲南盆溪边南盆村。

  史图博的气压计不会有如此大的误差,况且地貌也截然不同。下文他们前往南劳峒路上的描述,更清晰表示“南朴”不在江边,而在当代南盘村西北的高处:

  在南朴停留一天之后,向昌化河中游的谷地继续前进,我们向以南朴为终点的山谷走不多远,就稍稍转向北方,越过便于瞭望的草山,到达了更高的昌化河另一谷地。此谷地仅住有南劳黎,叫南劳峒。

  现在试还原:史图博当年在向导带领下,从海拔300余米的南尧河谷“南大村”出发,沿南尧河及其支流南法河河谷上溯,过今地图的南法村(村已废),然后在桥开岭下最低海拔约850米处跨过分水岭,攀爬高差为500米,再寻另一边河谷下坡。
  
  ▲晚清番阳地图,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藏。本文不少地名在图上都有标示。

  查“天地图海南”,放大至200米级别,可见约六七百米海拔处标注有两个废村的故址:亚恩村和无名苗村。这苗村就是“南朴”,其位置及史图博所注海拔,与当代地图等高线全部吻合。该村在南温河、南盆河河谷以西的另一条河谷,“只考岭”主峰(海拔1167米)正北八九百米,与今昌化江南班桥的直线距离约8.3公里。地图还标示出南大村与南盆河河谷之间的一系列便道。“南朴”西南不远有海拔1237米的单峰岭,稍远稍北,有海拔1251米的“指一岭”(为史氏记载“一指山”的倒错),而较大范围内最高的猕猴岭,确在正西。

  次日史图博别过该村沿河谷下山,未至谷底即转向东北,横过山坡并越过今日南盆村地域,到达南劳峒。
  
  ▲史图博在昌化江上游行迹图。居民点蓝字为今名,白字为史图博记载名。

  ██移民后的南朴村██

  史图博此段沿路描述,至此基本还原。只是,南朴村因何搬到河谷了?

  这是新中国的德政。由于历史原因,旧日苗胞多居高处,租种旱地,生存条件困难,解放后政府拨专款,设专职机构,设法安排搬迁到条件好的山脚江畔定居。

  《海南省志·民族志》的相关记载,摘要如下:

  为了让苗族群众从山上搬下来,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及各县相继成立移民委员会……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拨出专款20万元作为苗族移民事业费……在琼中县的太平、新安、烟园、南流……乐东县的万冲等地先后建起苗族新村,苗族人民开始过着安居乐业的生活。从1952年起至1956年,仅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州移居平地的苗族群众就达18800多人。
  
  ▲为手机网友能看得尽量清晰,再竖发图一次。

  南盆村便属于万冲镇,西距“南班”黎村约1.7公里。据1955年1月归纳的民族调查资料,乐东县南盆村归属南流大村,全大村共有苗胞335人;据近年报道,南盆村人口过千,是乐东县域内人口最多、收入水平最高的苗村。

  我在南盆村询问多人,均称不知旧时历史。最后碰到一位四十来岁的张姓妇女,落落大方地准确说出:溪是南盆溪,“老村原来在山上,是毛 让我们下来的,溪旁的水稻田,都是我村开垦的。”非常惊喜,请她拍个照,可惜被婉拒了。

  史图博对高山“南朴苗”服饰风俗的记载,极其珍贵。
  
  ▲南流村的大片良田沃野。近岭为隆门岭,距此5公里,远岭为马域岭,距此14公里。
  
  ▲南蛋溪桥边,南流村的小学生们。

  ██南劳峒██

  (在南劳峒)我决定在一个有二十户以上的大村子住宿……(南劳黎)所住的大房屋显示着他们的生活过得相当富裕。(22页)

  南劳,即今南流村,黎族。离双子村番洋6公里,位置清楚,包括凡力、凡好、孔力等自然村,群众习惯称七个队,村委会在四队。过去,这一带属村构成南劳峒,该处自然条件不错,南蛋溪自黎母岭(土名)、贤定岭脚流下,纵贯各村,水源丰富,平地不少。

  道光《琼州府志》:“南劳”属定安红毛中峒生黎。
  
  ▲南益村内
  
  ▲南益村小卖部的苗族村民。

  ██那益村██

  去年曾在此处(按指番阳)住过。为了更好地弄清楚侾黎的本来面目,此次是在离潘(番)阳约三公里的在山谷右侧的小村子那益住宿,我们在那里一直休息到8月23日。(22页)

  那益今作南益,位置距离都没错,山谷右侧。南益溪纵贯而下,自然条件近似南劳而耕地规模略小。南益村现在属于番阳镇布伦村委会第七队,共80户。

  进村了解,原来全村也都是苗族,很意外。因为史图博当年是来考察“侾黎”的,后来发现并非如此,他记载由于贫穷和意识封闭,南益人不肯向他提供更多情况。我再问附近有黎族吗?回答有,就在前面1公里左右的牙内(有地图标注为牙里)村,即布伦六队。联系到解放初自治州为高山苗胞移民的事实,就自然了。作为黎村的旧日南益,人口很少,可能被安置到附近像牙内那样的新村了。
  
  ▲番阳,海榆中线公路边。

  ██潘阳峒,那开村██

  8月24日,我们到达潘阳,决定再走去年的路线……沿昌化河谷地向上游前进,到达岐黎(此地自称生铁黎——原注)居住地那开村……在那开,我们被亲切地迎进村长家里,在那里一直住到26日。村子是在景色美丽的森林谷地的右侧(西面——原注)。(23页)

  潘阳一作番阳,众所周知,不赘。

  那开,即今五指山市毛阳镇西南6公里处的牙开村,毛路村漫水桥北。距离和地处“森林谷地西面”都符合。
  
  ▲在毛阳北望蛙岭

  1954年民族调查,时属白沙县第二区毛路乡的牙开村是调查点,当时全村有45户,191人。村名的黎语发音为“ŋiakai”,第一音节与粤语“牙”的声母一样,是后颚音,北方话没有相应发音,因而以“那”充数。

  语义:两河汇合处为“ŋia”,“计算”为“kai”,本村有流传已久的故事谓人熊计算村人,村人受了很大牺牲而争斗不息,最终人熊也死了。

  昌化江这一江段附近,历史上属于红毛上、中峒地区,不下二十个居民点以“牙”开头,应该都是指两河汇合处。
  
  ▲番响村边,就是奔腾不息的昌化江

  ██凡好村██

  8月26日,我们向熟悉的道路前进,到了去年访问过的毛赞峒村子凡好(番响——原注)。(23页)

  番响在今红毛镇西北,周知不赘。村不小,村边就是虽不宽却奔腾的昌化江,这段河谷海拔约270米。

  史图博沿昌化江河谷上溯,过毛阳不停,因为去年已考察过。这天旅行直线距离28公里,实际里程应该不少于35公里,劳动强度甚大,幸好不必攀山。

  道光《琼州府志》:“番饷”属定安红毛中峒生黎。
  
  ▲罗解村

  ██南垓村██

  从凡好稍向南走,到昌化河流入山系之处的很大的村子南垓。这个山系最高的地方是在五指山山区东面相当远的地方。(23页)

  南垓,即今罗解村,普通话发音差别大,西江粤语则发音甚近。

  这条路沿昌化江上游(今称“五指山大水河”)河谷进入五指山核心区,既是天然通道,也是历史通道。江边的罗解村当代并不大,海拔为390米左右,其北不远的下游有合赖村,就是清末冯子才开辟十字路时“正西三路”之一的“元门、红毛、合棘(赖字之误)诸峒,东南抵五指山下水满峒”一段。南垓亦正当此线,故亦深受汉化影响。

  史图博虽未涉及十字路,但关于南垓黎族与别“显著不同”的高度汉化、由老汉人担任村长且已“定居两代”的记述,与十字路经由此地的史实完全吻合:

  南垓的黎族,男子穿汉式衣服,剪发,妇女已经全部没有纹身,这一点是与住在山上的大部分岐黎显著不同。南垓村长是一位年老的汉族,已在此地定居两代,南垓黎族,在妇女服装方面和房屋形式方面都盟显地汉化了。(23-24页)
  
  ▲罗解村上游的昌化江。史图博登顶五指山失败,是由于碰到比照片中强烈得多的风雨。

  ██打什港村,早旦雾村,拉维洞██

  这三个居民点是史图博在攀登五指山时经过的小山村,现在都已消失了,其中海拔最高的拉维洞,当时只是几户人的游耕临时窝棚。当代罗解村沿江上溯1.6公里,有最后一个大黎村,罗米村,此外就是五指山核心保护区,再无居民点了

  这一段回溯的主要意义,在于探讨史图博攀五指山路径。查南垓海拔不到400米,登顶五指山最合适的途径,是沿昌化江源头河谷上溯。上溯至海拔470米左右,河道有两支分叉。从现代地图看史图博这一段描述的海拔,误差不大,无论从哪条分叉上溯,都能达到800余米海拔位置,而北叉更可能是拉维洞所在:

  更往前走,当天到达位于五指山北坡海拔约830米的原始森林开垦地拉维洞。这里是几户贫困的早旦雾村黎族耕作旱地(早稻、玉蜀黍、大稷、番薯、豆子)期间的临时居留地。(24页)

  虽然史图博对登顶方位记载比较具体,但要从地图上重现其行走路线却不容易,只能推测大概。他从打什港出发冲击主峰前后用了四天,最终功亏一篑,还几乎迷路,当年原始森林的茂盛、攀登之艰难,豪雨的冲击,是难于想象的:

  爬上东北面的险阻斜坡,下午才到达主峰与东边第二峰之间的高度约1,850米的凹地,我们遇到了热带特有的暴雨,被浓雾所阻,因而不得不放弃登上只剩100米高的主峰的愿望。(24页)
  
  ▲远眺牙寒村

  ██牙享村██

  9月1日,沿去年走过的路返回,到达在昌化河谷地最高处的牙享村。(25页)

  牙享村,即今牙寒,当代又名“共建村”,位于红毛镇北的昌化江桥以北,是史图博在昌化江上游停留的最后一个居民点。本村,笔者在2017年年底的帖子《三勘南渡江源区》(http://bbs.tianya.cn/post-servantonline-8598-1.shtml)已分析,不赘。

  由该村东北行,越过风门岭坳,便再次进入南渡江源区。由于当代日益严格的封山育林,这一段翻越分水岭之旅已经很难实行了。
  
  ▲从南面远眺风门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7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