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公河”及昌化江口之变

楼主:多港峒客 时间:2021-02-01 10:50:24 点击:70005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人说,出版是“遗憾的艺术”。拙文得以发于《海南周刊》,自是喜事,但因版权及相关制度,至关重要的卫星图及历史航片,省报恪守法规通常不发。对一般文论而言也就罢了,对我的研究方向来说,却是关键缺失。

  所以,此文并非既刊的简单复制。加上不受篇幅制约的从容论述和后期探索,其分量至少双倍于既刊内容。由此,这条昌化人久久传颂的明代济民人工河,不是“呼之欲出”,而是随时可以亲履了!

  是否属实?欢迎辩难。
  
  【题图】2011年,大堤尚未重修的昌化江北支流出海口盲河道。

  ██最美江口扑朔迷离██

  在拙文《昌化<峻灵王庙碑>史地考》(载《苏学研究》2020年9月号)中,围绕苏东坡该碑及两座王庙,对昌化江口水文演变史进行了探讨。为免分散焦点,不少方面尚未涉及,本文转以昌化江出海口之变为核心展开探讨,既照应全面,又尽量与《史地考》少重叠。

  昌化江是海南第二大江,由于附近就有峻灵山,可以登高俯瞰宽广的出海口,是其特色。只见江口数不清的横向水陆相间,晴日上天下光,一碧万顷,而夕阳西下,更是满目浮光跃金,映日不可逼视,令人叹为观止,因而获得海南“最美出海口”的盛誉。

  这一大片水陆相间,哪些是出海口,哪些不是出海口,那个才是主出海口?人们恐怕并不明白。很多资料称昌化江经昌化港入海,看去顺理成章,其实根本不是。

  昌化港即史上乌坭港,古代确曾是主出海口,但五百年前上游就湮塞而与昌化江水文绝缘,只能算是盲河道了。至于昌化港,二十世纪中期还是广东四大渔港之一,百来吨的渔船可泊数百艘之多,后来随着山林砍伐加重,淤积加速,当代只能停泊少量十来吨的小船,渔航地位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崔公河”是古昌化县最重要的水利设施,它在哪里?众说纷纭。原来,它引昌化江水入昌化港盲河道,缓解了明清昌化城的咸卤之苦,济民功绩不小。然而清中期后崔公河淤废,仅余其名,再后悄然消失,位置已茫不可晓。
  
  ▲司徒尚纪《海南岛历史上土地开发研究》对昌化江口论述之一页
  
  历代开发砍伐造成水土流失,下游淤积加剧,几乎是所有河流变迁史的主旋律。学界第一次对海南这种状况系统探讨,应该是1987年司徒尚纪先生在中山大学的博士论文《海南岛历史上土地开发研究》,出版后影响深远。

  今天回顾其中关于昌化县的一些具体表述,不尽恰当,例如将隋唐昌化县治标示在昌化江北支流以北、将宋元昌化县治标示为杨柳村、将北支流标示为崔公河等等。但当时史料不全,司徒先生集中分析史书记载的各种水文劣变,将其与土地开发、森林砍伐紧密联系起来,确实是个重要创见。

  笔者认为在海南诸大中河流中,昌化江变迁史属于最为惊心动魄而又扑朔迷离的一例。明清之间出海口曾发生三次改道,后来居上的主河道,至今默默无名,在人们口头附丽于昌化港。而崔公河的前身后世,又与出海口之变息息相关。

  正是这几次改道,时而暴烈时而轻柔的江水,按流体力学生成无数洲渚软柔排列,散而不乱,最终造成出海口如凤凰尾羽般的丰富水道,令人目不暇接。

  本文试逐一还原这段大江秘史。
  
  ▲昌化江三角洲凤凰尾羽般的河道。

  ██三次改道主流淤塞██

  自隋至明前期,昌化江主出海口一直是今昌化港所在的河道,即二水洲北缘的昌化江北支流。县治在今“旧县”村,唐宋间运作良好,苏东坡拜谒峻灵山,就是乘船到“昌化县西”,在乌坭港(今昌化港略上游)弃舟登陆,或转换小船到县治的。史载最迟明前期,这一带的经典农耕方式就已相当成熟,枯水期农民在江心筑土木坝截流,以提高水位,再用水车抽水上田灌溉,发展了百余顷灌区。

  到了明洪武中,随着近万谪发军户的陆续登岛,海南修筑多个千户所城,开启了大修城时代。所城通常与既有州县治同地,以便集中防守,然而,洪武二十四年(1391)开筑的昌化所城(今昌化故城),却反常地远离当时的县治十余里,另行觅地修筑。

  究其原因,一是老县治太狭窄,常年不受水淹的高处只是狭长带状,无法容纳千户所城;二是随着山区开发森林砍伐,元明之间水患日益凶猛,二水洲频频被淹,民生痛苦,官府已准备放弃旧治。
  
  ▲昌化千户所城残存的东城垣

  果然,修城半世纪后的正统八年(1443),昌化县治迁入了水文安全的千户所城。此后半个世纪之内,昌化江出海口的南北两支流,接连湮塞改道:

  昌江两岸,居民之(自?)乌坭港溯流而上,皆截流堰水,竹木为车,灌田百余顷。天顺间(1457-1468年),南流已塞;弘治辛酉(1501),北流亦塞,转南从三家港出海,附郭田上(土?)与军民病于灌汲焉。(万历《琼州府志》海南版102页)

  这段记载,本文句读略异于2006年海南版,同时对个别字作了质疑订正。乌坭港在北支流下游,约今昌城村西南侧的江边。南流即南支流,史称南江,即今赤坎村北、旦场村南的河道;北流即北支流,史称北江,今两个“旧县”村夹着的良田故道。两条支流之间就是曾经四面环水的二水洲。

  记载解读:天顺间,洪水堆沙堵塞了南支流尾段,到1501年,北支流前部亦淤塞。无处可去的洪水,转过来在南支流前半段、今“日新村”以北处,将二水洲拦腰冲出一条新河道,改由三家港入海(参见后附水文演变分析图)。而北支流前段一塞,后段即昌化港河道就与昌化江无关了,至今依然。
  
  ▲本文部分内容刊于上月23日《海南周刊》

  更早的正德《琼台志》,从另一个角度记载了两支流淤塞及改道:

  昌江……合流至侯村,始分为南北江。南江西流,经赤坎村后转南,出三家村,会海潮成港,故名南崖江,又名三家港。西南有吉家浐(潵),海船不时湾泊,昔设营堡守备。北江绕县治南流,西至乌泥浦,与潮相会成港,入于海,故名北港,又名乌泥港。船只出入,旧设烽堠守瞭。其北江水于弘治辛酉泛溢,冲埋田土,壅塞故流,俱从三家港出,至今军民病之。

  文中“侯村”即今居候村,第一句“南北江”叙述清晰。三家港在哪里?史料甚少参照。而江流“经赤坎村后转南,出三家村”汇潮成三家港,方向显然误记,给考据增加了很大难度,不如万历志“北流亦塞,转南从三家港出海”的准确。

  万历志同一词条,记述大同小异,相异之句为对南北江流向的微妙处理:“南江西流,经赤坎村转出三家村会潮,故名南崖江,又名三家港。”“北江绕县治,流至乌泥浦,会潮入海,故名北港,又名乌泥港。”对照地图,这两句均比《琼台志》描述准确。

  地图可见,河道若经赤坎村后再转南,即已离开昌化江三角洲,整个南北支流地域将再无像样的江流,史载位于“县治南五里”的崔公河就变成无本之木了。本文推测南支流只是“尾段”淤塞,同样出于崔公河的基本事实。

  古代地方志实地踏勘不易,缺乏专业技术,茫茫水潦艰难跋涉,编撰者未必都能亲到,加上可能的撮抄错误,方向表述出些错不足为奇。今人要准确解读,就必须在有限记载中去粗取精,多方印证,利用现代科学手段,依水文演变规律考量推导。
  
  ▲昌化江南北支分流点附近现状,江面宽阔,江水澄清,捉鱼者标示了江深。

  ██三代治所苦守北支██

  所以,冲出的新河道应是经赤坎村后转向西北,也就是今旦场村东北的河道,即东方市与昌化县的界河。这道河,当时成为唯一出海口,此后也是五百多年来昌化江的出海主流,而扑朔迷离的三家港即在其尾,当代咸田村西。政府划分市县界非常严谨,如是界河,原则上以水文部门确定的主河道中心线为界。

  笔者曾撰文指:《琼台志》“昌化”舆图居民点及江流、岛屿表述清晰,北支流仍然畅通,当然也就没有三家港,说明该图底本必比弘治江流之变更早。但该文称无法寻得北支故道,乃因当时认识未深,方向不对,其实故道就在两个旧县村之间,现在是连片狭长良田。

  北支上游湮塞,二水“洲”名存实亡,西部又被新河道拦腰截断。北支下游虽仍通海,却只有一条集雨面积仅60平方公里的靛村河淡水进入,根本压不住咸潮,久之连井水都是咸的。琼西苦旱,原有耕地缺乏淡水纷纷荒芜,居民日常生活都大成问题,成为对县治的致命威胁。
  
  ▲旧县村及二水分流处现状细部

  历史上的昌化县三个治所,全都在昌化江北支流,旧县村在两流始分之端,在水文劣化前确实是最佳位置。后来的两个,在北支流淤断后一直与咸潮苦苦争持,全县经济也急转直下,可见北支流对昌化是何等重要。

  为什么不在另两条支流旁边再择新县治?原来,只有北支流以北,才有略高之地可以依凭。整个昌化江三角洲除了旧县村那一点天然高地,都相对低平,大洪水一来统统淹没,甚至连北支流淤塞段,此时都将成为泽国,无一幸免。所以,其余支流都没有可充当县治之处。

  北支流淤塞后,尽管嘉靖间先后将原属儋州的抱驿都两图及南罗都半图,将近一百三十顷田地拨归昌化,儋昌间改以珠碧江为界,延续至今,但依然无法改变昌化的困境。唐宋昌化小县尚存的那点持重闲适,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昌化江三角洲水文演变追溯图,白字为当代村名,红字为三处故县治。

  ██居功至伟的崔公河██

  北支淤塞一代人之后,千户指挥官崔瀛慨然率军民开凿一条约四里长的人工河,以引昌化江淡水。这便是昌化史上最大的水利工程——崔公河:

  崔公河:在县治南五里。城池濒海,井水卤涩,城中人民苦于饮汲。嘉靖八年(1529),海南卫指挥崔灜署所事,乃率军民自城南五里开拓,接大江之许(浒),导其顺流而西,绕城达乌坭港出海。军民至今利于灌汲,名曰崔公河。(万历《琼州府志》海南版102页)

  从地图上看,崔公河南端引水口,必在今杨柳村与旦场村之间的河道弯曲处,自南向北略偏东(方志称“导其顺流而西”方向也错)将江水引入北支下游,里程符合史载。由此以淡压咸,相当程度改善了乌坭港水道的水质,居民可以在潮落之时,趁淡汲饮及引水灌溉。

  此后大概到清初,南支的湮塞沙泥再被洪水陆续冲开,与三家港水道形成双龙出海的新格局,直至当代。南支末端即当代英潮港,三家港水道到了当代不但港已消失,连三家港名字都鲜有人知了。南支老水道看去虽然较宽,但无论江深与流量都不如三家港水道,这个区别,四面环水的旦场村村民最是清楚。
  
  ▲网图:旦场村南的昌化江南支流。@谭麟东 摄

  清代方志对南支重开并无记载,然而可以看到若干蛛丝马迹。例如康熙《昌化县志》卷一“海港”记载三家港:“蛋(疍)场港,今浅;南港,即三家港,今浅”。虽然《琼台志》已有“南港,俱沙浅”之载,但未注明南港即是三家港,事实上当时未必就是。不同年代的地名、港名,不知不觉会因实地之变而变,从中或隐隐表述了南支流重开,导致三家港变浅。

  到道光《广东通志》:“南江西流,经赤坎村南(按应为西)出,会潮成港,名南崖江”,没提三家港,很像描述南支流故道。光绪《昌化县志》照引用,而且南港、三家港位置出现重大偏差:“南港,即三家港,在城西南四十五里(其实位置当为十五里),纳南江水”。这可能反映三家港湮废年久,连县志都不明其位置了。

  随着南支流复畅,三家港水被分薄,加上自身的人工河道年久淤塞,崔公河引淡就日益困难,最终废弃淤塞,清中期以后,同样连位置都模糊了。
  
  ▲同治《广东图》中的昌化江口,标示了海上沙线,有“赤坎铺”。村落位置未尽准确。

  此事,从晚清记载的赤坎渡口可见端倪:

  赤坎河渡,即崔公河渡。在城东南,原有渡船一只,年久朽坏。道光十六年……设渡夫二名。(光绪《昌化县志》海南版165页)

  赤坎渡,康熙《昌化县志》未记载,笔者推测大概在乾嘉之间新设。赤坎村在南支流南岸,同治《广东图》在相应位置标示了“赤坎铺”,成为清后期地方志正文尚未记载的驿道新设铺舍。这进一步明确了赤坎渡的位置及官渡性质。可以确认,赤坎河渡是丰水期的南支流船渡,与崔公河南口(引水口)至少隔了五六里。“即崔公河渡”说明设渡之时本地人已不知崔公河位置,仅出于追慕先贤而名之。

  到晚清咸同间,昌化县断断续续修筑新县城(今新城村),因为这里密近靛村河口,淡水较有保障,至光绪间短暂将治署迁入。这是县治对摆脱咸卤水情的最后一次挣扎,终因新城综合条件太差,此次迁治还是失败了。

  一旦开始修筑新城,便确证着崔公河已完全成为历史。
  
  ▲昌化江主流出海口。借2020年版《昌化镇志》照片追溯相关历史位置。

  ██半世纪前踪迹宛在██

  文末,附上一帧1960年代的航拍照片。航片上,笔者推断为崔公河的位置果然有一条清晰可辨的河流故道,直观地为我们展示了五百年前昌化人民开辟的这条人工河。

  崔公河回来了!

  为什么判断是故河道?航片是的沙土路不会是深色,而且也不可能专门通往滩涂。1960年代,大规模平整土地、增加耕地面积的工作尚未开始,淤塞多年的河道依然地势低湿,草木葱茏,与周边沙滩迥异。河的北段渐淡渐消,就可能有耕地开发的原因。这条全程粗细规整的细线,在整个航拍图上是个特异存在。
  
  ▲1960年代航片(下)与卫星地图对照,重现崔公河,红箭头所指处就是。
  
  ▲崔公河卫星地图特写1
  
  ▲崔公河卫星地图特写2
  
  ▲崔公河卫星地图特写3

  20世纪下半段,是海南山林砍伐最快、水土流失最剧烈的时段。细细对照相差半个世纪的这两张“天眼”照,可以看到昌化江出海口河道变动已经相当大。例如,当代卫星图上旦场村与杨柳村之间江段的那个大弧形,五十年前还是直直的,像一大缕乱麻。

  在航片位置引领下,当代卫星地图上可以看到,崔公河南半段虽然已被当代江心吞食,但中间相当长一段河道的线段,依然清晰保留至今。不过,通过对不同季节拍摄卫星图的比对发现,河道很可能已改为田间便道了。

  这条便道弯了一个大弧型,作为通道是不合理的,之所以如此,推测由于只有古河道是公地,其他都是私田,不易改;或许,这条线还是不同经济社(公社化时代的生产队)的自然分界线。所以也就是农村推行土地承包制度后才改为路的。

  尽管如此,现在这条五百年前的人工河不是“呼之欲出”,而是随时可以亲履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1-02-01 21:47:16
  昌化港边上住过几天,昌化江浅浅,昌化江口浅浅,但貌似比长江口,钱塘江口复杂。
作者:火柴火 时间:2021-06-13 20:57:17
  昌化江的入海口没有必要去纠结具体位置的,反正就是那一块,且几乎每次大洪水都会有位移,至于那个催公河,也不过是就近调水而已,估计也是在枯水年份才用得上。

  入海口正在变化大的应该是南渡江吧,那是史前性的,地质性的,深究一下玩玩?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