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大地震碎片(二)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2-09 22:22:01 点击:6970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灾难深重的琼州府府城

  准确的说,这场大地震应该叫“琼北大地震”。因为震中在琼北而受灾最重的就是琼州北部海临琼州海峡的文昌、琼山、澄迈和临高四个县。

  
  ▲百度地图
  今天人们说起琼州万历大地震,总是联想到“沉陷七十二村”的东寨港,却不知道遭遇这场大地震灾难最大伤害的是琼州府府城(今海口市琼山区府城镇市区)。
  评定一场地震灾害破坏的程度,最简单直接的统计就是死亡人数的数量,因为生命才是最宝贵的。在琼州大地震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地方是琼州府府城。万历《琼州府志》仅记了一个约数,“郡城中压死者几千”。在地震发生过程中,造成死亡伤害的往往是坍塌建筑物的碾压,府城虽然不是那次地震的震中,但由于民居集中,住房大多为不甚牢固的瓦木结构,所以地震中建筑物坍塌给居民的生命伤害最大。而当时琼州各地民居分散,大多住房还是茅草屋。从西部临高到东部文昌,即使是东部震中(即今天的东寨港地区)的死亡人数也远远不及府城地区死亡的人数多。“郡城中压死者几千”,虽然是约数但绝没有夸大的水份。据万历二十年间申报的人口统计数字,琼山县民户有82996人。从当时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工商业不甚发达的情况看,府城(包括城外围周边)的居民仅有6000人上下,死亡人数过半,“郡城中压死者几千”,至少也在3000以上,不是虚报。

  地震后12年编篡万历《琼州府志》时由于社会人口流动性较大,一时无法统计户口,修志者在统计摊丁入亩时感到困难,因为“实者不报,增者非实,绝者不除,除者非绝。又以逃者之税摊之居者之中,逃者遗下之数日增,居者摊与之数日积,其弊如牛毛焉。(万历《琼州府志》)”所以当时无法准确的进行统计。震后编篡的万历《琼州府志》的人口统计数字只能抄袭地震前万历二十年间统计上报的数字不变。

  那时人们没有什么夜生活,即使是住在城镇,除了少数人从事小手工业和小商业外,大多数人还是从事农业生产。为了节省灯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地震刚好发生在夜晚10时左右人们熟睡之际,其惨状可想而知。
  时任琼州府同知的吴篯极其详细地描述了地震发生时府城的惨状:有的一家老幼全部被压成齑粉,有的数十余口仅存二三口,哭声喊声喧传远近,震灾中很多家庭全家人死绝而没有人掩埋尸体(后来由吴篯等官员个人出资雇员葬送)。从人民死亡的情况来说,这次地震最大的伤害就是琼州府的府城。

  吴篯有幸在府衙公署坍塌的覆压中偷存喘息。他感觉到一时大地在震动,开始如坐在飞奔的车上辗转,接着又象被风刮过般颠覆,腾腾掣掣象是天旋地转,又象是车轴遭拆卸般的扭摆,又象是倒在簸箕中被招扬摇簸。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有的划然而龟裂,有的颓然而壁沉,响声轰鸣如打雷,水沙从裂陷处往上涌喷射出木石,可以看到层层的叠积。城中城池廨宇,仓库庐舍,尽行倒塌。一望平地高大的房屋皆凹陷而仅露椽瓦。转瞬间就有屋倒墙颓,幸生的人裸体带伤而露立,横死的人只看到碎骨以如泥。东门(今琼山第一小学校门东北)被流沙堵塞阻隔不能通行,望云楼忽然间沉没不见,四个城门(北门不开仅在城墙上建城楼)已经看不到旧观。

  
  ▲明代正德年间的琼州府府城图,城中的主街在今天的“文庄路”附近。(根据正德《琼台志》地图整理)
  天亮后,吴篯赤脚走向文庙,城隍庙,社稷坛及各神祠,只见金碧威仪的神威荡然澌败,城外最高的建筑物明昌塔象是被腰斩而切断。他查视东门内外一带,看到地裂十余处。居民死者死流徙者流徙,人烟渐绝。接着他又查看城外各乡村,只看见高低的地势发生了大大的变易。乡村中鸡犬寂寞,夫妻分离生死相葬,父子相对不知所措。吴篯概叹,真的是尸骸枕藉,腥血薰沾,让人触目摧心,恸哭流涕。

  琼州府府衙(址在今琼山区政府机关大院、琼山中学附近)的建筑物基本上皆已倾倒。震后经吴篯带领重整,很快恢复政府机器的运作。建在府衙东侧的海南卫衙门(址在今琼山中学里),自唐代就开始建置,宋改为安抚司,元改为元帅府,明初大规模修建为海南卫衙,也在此次地震中坍塌,后经海南卫指挥崔宗荫主持下才将之重建起来。

  城隍庙(先建在东门内北侧后迁至今琼山文化宫附近)和海公祠(西门今朱云路附近)等坍塌后一直至半年后接吴篯任代理琼州府事的雷州府推官高维岳上任才复建。很多屋宇如迎春亭(址在今海南省烟草公司府城宿舍区附近)、申明亭、旌善亭(两亭都在明琼山县县衙前)、海口公馆(今海府路龙歧)、关王庙(今北官村附近)、伏波祠(今北官村附近)等坍塌后则拖到万历四十四年才由副使戴熹、知府欧阳璨、署府事推官傅作霖等捐资重修。那时候对这些庙祠建设很重视,因为那是人民生活中的精神寄托,而对于一个地方官来说,那就是他们执政工作中最大的政治任务。

  震中坍塌的较大的庙宇如天妃庙、文昌祠、玄妙观(址皆在今琼山医院附近)和城外的南桥等倾倒后由官民募捐复修。谯楼(即鼓楼,遗址今尚在)、钟楼(址在今文庄路府城医院附近)、明昌塔(址在今海府路和国兴大道交汇点附近)、天宁寺(址在城北今琼山法院宿舍附近,创建于宋代,时称天南寺,元代改名天宁寺,明初海南卫指挥桑昭重修、后来知府王修题大门匾“海南第一禅林”,经历代官方的扩建修缮,规模庞大)、尊经阁等在震中塌倒,后经给事中许子伟、尚书王弘诲、知府翁汝遇及继任者谢继科、副使戴熹、署府推官傅作霖等多人集资经多年修建才竣工。城东南的琼州府学及琼山县学(俱在今琼山一小文庄一横街附近)震后庙堂、斋阁、门庑半倾,前后经过几年时间由署府事雷州府推官高维岳及后继几任知府倪冻、翁汝遇、谢继科和署琼山县通判吴俸等重建才完工。

  任何损失都可以通过人的努力去重建创造,但人命关天无法救赦。整个琼州和雷州在这次大地震中究竟死亡了多少人,当时都无法准确的去统计。但从有记载的数字看,在一个乡镇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就是琼州府府城。

  经此震灾后,琼州府府城好多年都难以恢复生气。

  (下文待续往后分期发布)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ty_梁田美玉 时间:2021-05-30 07:26:34
  500年一轮回,防震思想不能松懈!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5-30 21:15:10
  @ty_梁田美玉 2021-05-30 07:26:34
  500年一轮回,防震思想不能松懈!
  -----------------------------
  天气可以根据卫星云图等分析,地震深不可测难以预料!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