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大地震碎片(六)■大震前后明昌塔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8-25 00:59:52 点击:10828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震前后明昌塔
  琼州大地震发生后,琼州府同知吴篯在申文中说:“明昌塔且斩焉如截矣”(明昌塔被震断了一截),这是最早对大地震后明昌塔的描述。可见,明昌塔是琼州大地震发生前后都已经存在了的建筑物。

  关于明昌塔的身世,目前我们可以看到的最有权威解说的历史资料,那就是万历《琼州府志》。这是大地震发生后第十二年,在没有任何大政治气候影响下的正常记录。

  万历《琼州府志》记:“明昌塔在郡城三里许下窑村前。堪舆家尝谓琼郡艮方少尖峰秀气。万历年间知府涂文奎、给事许子伟及乡士夫协议创建,以为郡治左文笔峰,关镇博冲、大江、水口及迴百川朝宗之澜,亦名艮塔,有七级。第一级扁其门曰‘明昌’,第二级用洪武高皇帝赠海南玉音匾题曰‘南冥奇甸’第三四以至七级各有扁题,顶上给事自制铁铭。”

  明昌塔是怎么样建设起来的?万历《琼州府志》记得很明白,是万历年间,由知府涂文奎、给事许子伟及乡士夫协议创建起来的。

  许子伟,府城人,时人把他跟丘濬、海瑞并称为五里三进士。他好游览,重堪舆,对风水情有独钟。根据当时堪舆家的说法,在府城的东北方也就是后天八卦中的艮方位置缺少了尖峰秀气,偏偏那里又是大溪众流入海之口。依堪與家之说该在那里建设一座风水塔,作为郡治左边的文笔峰,用以填补府城美舍河和南渡江等河流北冲且地形倾斜无山峙之风水漏缺,并在此处关镇河流入海之缺口,显迴百川朝宗之澜意。于此,弃官回琼的许子伟便跟琼州知府涂文奎首创,邀集乡贤众筹,在府城东北方三里许,也就是府城的左上艮位上建设一座“明昌塔”,彰显琼州文运并取“大明昌盛”之意。

  然而,因为琼州大地震的折腾,明昌塔创建不久后复又修建,也给后人对明昌塔有了别样的解读。



  ▼▼今人对明昌塔的解读

  2019年底,海口市民多了一个景点,那就是在明代明昌塔建设位置附近,今国兴大道旁美舍河畔建起的一座新明昌塔。

  
  这座塔看上去圆润、墩实,跟原形明昌塔相差甚远。原形明昌塔挺拔、伟岸,有似琼海市的聚奎塔但比聚奎塔规模还要大。聚奎塔和明昌塔不仅是同时代的塔,而且都跟许子伟有关,属于道家的风水塔。而今重建的明昌塔虽然亮丽、端庄、大气,整体造型却类于佛家的阁式塔。

  
  大震后修建的明昌塔(来源:辛世彪博客)

  《海口日报》有文《重建明昌塔,活化海口这座城市的记忆》和《海口明昌塔的前世今生》这样说:“明代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明神宗派遣海南籍进士许子伟专程护送清官海瑞灵柩回琼,主持祭奠安葬仪式并守孝三年。在琼期间,许子伟向知府涂文奎提议建‘明昌塔’以昌盛琼岛文风。涂文奎去世后,经继任知府李多见、翁汝遇的协力,‘明昌塔’最终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建成。此外,有资料显示明昌塔建于明代万历二年,即1574年;也有资料说建于明代嘉靖年间的1522年,但具体哪一个版本才最为准确,不得而知。”

  
  ( http://szb.hkwb.net/szb/html/2019-06/12/content_381372.htm )

  ( https://www.sohu.com/a/249325626_778961 )

  ( https://www.sohu.com/a/249497915_99918114 )
  今人对于明昌塔究竟建于何时,究竟谁人主建尚且模糊不清,更何谈建塔的具体情况?上述该报文章说:“许子伟专程护送清官海瑞灵柩回琼,主持祭奠安葬仪式并守孝三年。在琼期间,许子伟向知府涂文奎提议建‘明昌塔’以昌盛琼岛文风。涂文奎去世后,经继任知府李多见、翁汝遇的协力,‘明昌塔’最终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建成。”

  果真如此吗?

  细心一想不难发现,《海口日报》所载上文至少有三处错误:

  一是“明神宗派遣海南籍进士许子伟专程护送清官海瑞灵柩回琼”的时间应是在海瑞去世的那一年万历十五年(公元1587年),而不应该是海瑞去世三年之后(古人所说的年是含跨年而不是周年)的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年)。

  二是许子伟向涂文奎提议建明昌塔并非他在琼为恩师海瑞守孝的那三年期间,因为在这三年时间(万历十五年到万历十七年)中涂文奎尚未来琼任知府。涂文奎到任琼州知府是在六年后的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

  三是该文说“涂文奎去世后,经继任知府李多见、翁汝遇的协力,‘明昌塔’最终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建成。”如果说,明昌塔建成于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可李多见是当年才到任琼州知府,而翁汝遇则要等到十三年后也就是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才到任琼州知府,那继任知府的他又是怎样来琼而“协力”建塔的呢?

  

  《海南日报/海南周刊》也有《海口明昌塔逸事:古人游记中的河光塔影》一文如是说:“杨缵烈,一个史料中连生卒年月都说不清楚的人。我们可以知道的是,他是广东梅州市大埔县人,当过苏泉书院掌教,享年66岁。但海口人应该感谢他留下了一篇游记——《游大悲阁登明昌塔记》,从这篇游记中可以感受到清代乾隆时期美舍河的风光。”

  “这时冯愧斋顺着接话,他对两位友人说:‘你们听说过以前海瑞跟许子伟他们一起登塔时作的那首诗吗?’说着他就把诗朗诵了一遍。

  杨缵烈马上反驳:这首诗不像是海瑞写的,一定是喜欢生事的人假托海瑞之名作的。

  后来的研究发现,这个‘好事者’是明代先贤、定安进士王弘诲。”

  “回到书院之后,三人品茶论道,就着地方志考证海瑞登明昌塔作诗的真伪。最后杨缵烈得出结论:建明昌塔,首功可以算是涂文奎和许子伟,但主要的经营还是靠后来的李多见和翁汝遇;而海瑞逝前明昌塔未建,所以海瑞不可能登塔作诗。”

  ( http://hnrb.hinews.cn/html/2017-12/04/content_16_1.htm )

  以上两报载文都认为明昌塔的建设,知府涂文奎和许子伟只是“提议”者或者是“首功”者,而不是“主要的经营”者。两报载文作者虽然都忽略了时间,但他们都说其依据来自清代苏泉书院掌教杨缵烈的游记《游大悲阁登明昌塔记》。

  那么,清代人的解读又是怎么样的呢?



  ▼▼清代人对明昌塔的解读

  杨缵烈,广东大埔县人,虽然在清代科举士途上很不顺利,但毕竟出身于潮州府大埔县(现大埔县属梅州市)名门望族之书香门第。他曾经参与修纂过《大埔县志》,对金石学也有所研究。他曾出任过广东和平县教谕(相当于今天主管文化教育的副县长),后半生主要从事教育事业,曾任琼州府苏泉书院掌教,著有《环山书屋内集》、《环山书屋外集》。不管怎么说,他都可算是当时的一个知识分子。

  是应该感谢这位前辈为我们留下了清朝初期美舍河美丽风光的描写,但不要因为他眼光的历史局限性而遮掩了我们的认知。

  杨缵烈的那篇《游大悲阁登明昌塔记》游记,《琼山县志》和《琼州府志》都有记载。咸丰《琼山县志》将之归在《艺文志》,而张岳崧主修的道光《琼州府志》则将之同作者杨缵烈一起收在《杂记·流寓(长期寓居外乡的不得志文人)》中。今人对杨缵烈的这篇考证甚为欣赏,说“对海口明昌塔之考证,以辨别精审闻名于时。”

  杨缵烈的《游大悲阁登明昌塔记》是如何考证明昌塔的呢?

  杨缵烈在该文中列举了登塔时所看到的几块碑记,然后他们将全塔所有之字迹尽皆录下,回去后对照郡志解读:

  1、正东一石仅存“万历四丙申(二十四年)肇基”七字及旁边依稀还有“文奎”字样。

  2、正西一石左记“万历二十五年岁在丁酉孟冬吉旦”右列“琼州知府李多见……鼎建”字样。

  3、正南塔门上横嵌一石刻“明昌塔”,其左记“万历三十八年岁在庚戌季冬吉旦”右列“琼州知府翁汝遇……鼎建”字样。

  4、绝顶七级横柱上有一铸铁柱铭“臣吏科左给事中许子伟拜手”十二字,另行有“太祖高皇帝称南溟奇甸”十字,之后尚有不尽意之字句,末行有“龙飞万历二十七年已亥辛未月甲辰日铸”计十七字,等等。

  5、最使杨缵烈感到奇怪的是,许子伟传对他生平义举一一详记,何以竟无一语道及协力建塔一事?而修志者却将建塔之功尽归于许子伟。

  依此,杨缵烈最后得出结论:

  修志的人为何不依此(指所集之文字)为据呢?此塔之建,涂文奎和许子伟仅有草创之功,而实际上还是依靠李多见经营,又依赖翁汝遇才最后竣工,确无可疑,修志者把建塔之功独归涂文奎和许子伟是疏漏太多了。

  确无可疑?无心去苛求古人之局限,更不想去指责前辈杨缵烈之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俗语说眼见为实,现实中却眼见并不一定为实,正所谓“所信者目也,而目犹不可信。《吕氏春秋·审分览·任数》”

  读清初《琼州府志》,总觉得有些不尽如人意。但读过知府贾棠在府志的序言后,便理解了清初《琼州府志》修纂者的苦心。一是改朝换代对明代文明的破坏使史料严重缺失;一是清初统治者禁锢汉人的思想和文化,大量销毁不利于清朝统治的书籍;一是清初统治者推行的文字狱打压汉族知识分子。所有这些,使得清初知识分子在著述中总是如履薄冰,惜墨如金。

  为修纂康熙《琼州府志》,知府贾棠等上赴广州,下达州县,搜集考证材料异常辛苦。贾棠在其序中说:“事无据者不敢置一语之誉;人无据者不敢加一字之褒。余固宁严无滥,而人之诚伪、妍媸,月旦有评道路有口,亦非余一人能为之饰也。……过严则恐潜德弗彰,过滥又虞纪载之失实,尤虑经一漏百,负疚遗讥”。如此修志,确实有难言之隐。

  至乾隆间萧应植在乾隆《琼州府志》序中也说:“郡故有乘(志),明以前多轶弗传……然而修乘者难言之矣,非执己见以詈议前人,谬加删削没曩(过去的)者……致评论弗当而失褒扬之道者,悉志乘之所深忌也。……即旧志中剪裁补缀,不敢稍抒臆见(自己的见解)。”正所谓“修史之难,无逾于志”。

  因此,在清初康乾时代修纂的府志中,人们连明昌塔的名字都不敢直呼其名,尽可能的避讳而隐遁其意,或依地名称之“下窑塔(下洋塔)”,或依方位称之“艮塔”,或以建设者称之“给谏塔”,或改“大明昌盛”意为文化教育呐声而称之“文昌塔”。秉笔者心中都有一条线,尽量避开“反清复明”之嫌。至于对人物的评说更是小心翼翼,笔墨不敢过雷池一步。至清末,随着文字狱逐渐淡去以及汉人的地位不断提高,道光年间张岳崧主修的《琼州府志》才直称其为“明昌塔”。

  其实做为苏泉书院的掌教,杨缵烈所接触到的史料非常有限,连万历《琼州府志》和早在康熙八年就刻本流行的王弘诲文集《天池草》等都没有看到(万历《琼州府志》我们也差点儿无法看到,现在我们看到的是日本藏本)。如杨缵烈说他不知道涂文奎、李多见、倪冻和翁汝遇这些知府的任职时间。如他所说郡志(指康熙时的府志)上无一语道及许子伟协力建塔一事。又如他在文章中用心去考证“海瑞的诗是伪作”等等问题。所有这些在万历《琼州府志》和《天池草》中都说得清清楚楚,可惜他概莫能览。



  ▼▼许子伟创建明昌塔

  明代万历年间最能见证明昌塔建设的人物,就是许子伟和王弘诲这两位海南人。

  我们不妨根据明代史料的记载看看许子伟在建塔前的这段经历踪迹。

  许子伟(1555-1613)出身贫寒,少年丧父,万历十年(1582年)中举。

  许子伟是1586年明万历十四年丙戌科殿试金榜(状元唐文献榜)三甲同进士出身,授行人司(其职责近乎现外交工作)行人(出使的外事官员)。期间曾出使楚藩(地方藩王府),工作中恪守品格,拒绝赏赐金银。

  第二年,万历十五年丁亥(1587年)海瑞逝世后护送恩师灵柩回琼,守孝历时三年。

  许子伟于万历十八年(1590年)回京任兵科给事中,万历二十年(1592年)又转吏科右给事。在京为官四年期间,他邀琼籍官员捐金在京创建琼州会馆,这是海南人在北京创建的第一个琼人会馆,至少在明末的几十年中,给海南赴京办事的人予以方便,也为后世海南人在外埠创建会馆起了模范的作用。

  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许子伟因不满朝政昏庸、权争激变便以母老为由请假返琼省亲。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期满回京转补户科右给事。许子伟在朝中对朝政废驰不满,因忠贞廉洁、义愤填膺、骨鲠在喉而犯颜呵斥,常常得罪权臣,不久被贬谪为铜仁府(今属贵州省境内)经历(知府手下的事务官,掌管上下文件移交,职级一般在正七品或之下)。

  在黔半年,许子伟对宦途心灰意冷,便以母老养母为由弃官返琼。

  万历二十三年(1595),许子伟从贵州铜仁归琼,涂文奎也在这时才到任琼州知府。

  许子伟在琼同涂文奎建设明昌塔,是他在经历了以上宦途之后,也就是弃官回琼后的万历二十三年(1595)之后才开始的。在此时间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人提及过建设“明昌塔”一事。

  因此,第一个提出建设明昌塔并全力以赴的人,就是许子伟,时间为万历二十三年(1595)之后。

  许子伟建设明昌塔的理论依据是什么?他认为,一是郡城东北方也就是艮位上风水缺漏,众河入海之处没有山峙关镇河口。一是府县左案缺陷文笔峰使黉庠不兴,须建塔以兆文笔兴盛。总之,都是风水问题。

  许子伟的设想,得到时任琼州知府涂文奎的支持,因此他们作为主要捐资人邀集众乡绅集资。涂文奎出身于南昌望族,万历十一年朱国祚榜进士。他在此任之前曾经履任香山县(今广东中山市)知县。他跟王弘诲有较好的私交。在涂文奎的极力支持下,明昌塔便于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奠基动工。但是,工程进展很不顺利,塔还没有建成,第二年春知府涂文奎却殉职于任上。

  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夏,新任知府李多见到任。李多见为福建莆田人,来琼前曾出任松江( 海市属下)知府(1592年在任),百姓中声望很高。此时来琼,因为朝廷的苛捐杂税过重和土官的盘剥,琼州多地发生民乱。不幸的是,李多见刚一到任便遇上了一场特大台风,把府城的官民房舍刮倒,连城墙也一并坍塌。李多见一面抗灾一面发文告安民,同时整顿吏治以维护地方安定,接着配合朝廷大军渡海征讨土官造反维护地方的隐定。他支持许子伟建塔,终使明昌塔的建设工程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冬顺利竣工。之后李多见调任浙江左参政(从三品,协助布政使管理一省政务)。

  
  现保存的李多见离琼后(1603年)为宗兄博士李心溪先生撰写的墓道碑 来源:网易选调生播报

  至此,雄伟壮观的明昌塔矗立于美舍河畔。许子伟非常高兴,登上塔顶,极目远眺琼州海峡波腾浪翻,放眼四野一览无遗的是古崖州大地,不远处是郡城房舍栉比鳞次,无限风光。

  接着,许子伟又在塔旁建起了敬事堂以祭祀先贤先师丘濬和海瑞,同时建起关王庙(祭祀镇邪除瘴的武圣关羽)和文昌阁(祭祀掌管文运功名的神位,祈求琼州文运昌盛,保佑黉庠莘莘儒生科举进阶折桂飞黄腾达)。此外,他还出资购置了塔田数丘。

  可以说,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明昌塔建成后的那几年,是许子伟自弃官回琼后心情最好的时期。一个知识分子,在仕途上屡屡失意,朝廷昏庸、官场腐败、外患连连、民不聊生,他回乡后所能做的就是在家乡办文化教育事业培养人才。他在府城城西创办了敦仁义学,又在儋州城外东南隅创办了许氏义学和兰村德义书馆。他应万州知州茅一桂和文昌知县贺沚的邀请到万州的万安书院、文昌县的玉阳书院讲学。
  明昌塔建成后,许子伟应万州知州茅一桂之邀到万州讲学和游东山岭,路过会同县夜舍。当晚,会同知县卢章和教谕(相当于现在主管教育的副县长)池起凤一起拜访了许子伟。他们长夜促膝,谈论了会同县的办学情况。许子伟建议卢章仿照明昌塔的塔样在会同县建设一塔(即今琼海塔洋聚奎塔),以改善会同县黉庠文运之不振。

  可以说,从奠基到竣工,许子伟完成了明昌塔建设的全过程,他也为此付出了他的所有储蓄和心力。

  万历《琼州府志》对许子伟的评价很高,列其为乡贤。当地方治安混乱之时,他组织乡亲们团结一致,同仇敌忾。乡里有病危急难者,他慷慨仗义多施赈给。当宫廷宦官到琼科派琼珠开采矿山征税派役时,民情激愤,他力言得减,民获苏息。点数明清两朝科举进士中为家乡琼州人民办这么多事业的,许子伟应列为第一人。



  ▼▼王弘诲与明昌塔

  王弘诲从万历十九年(1591年)两疏乞休而得旨回琼,虽然在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再起用,但不久复上两疏得旨致休。此后,王弘诲基本上都在琼,而这段时间也是许子伟弃官居琼期间。此间,王弘诲的活动基本上都在家乡定安建宗祠,创办书院,跟儒者探讨学术,著作文章。此外,他积极参与社会活动,对明末社会动乱极为关注。他跟当时在琼的巡道、府、州县官员多有往来。

  王弘诲宗教思想相当复杂,儒、释、道三教皆有涉足。他对塔的建设极感兴趣,自己捐资在家乡建设龙门塔,他支持许子伟建设明昌塔,他多次到会同县(今琼海)观看知县卢章建设聚奎塔并为其写铭。卢章离任后他还到会同县登临聚奎塔写作诗文怀念卢章。至于在他去世十年后才建设的铺前斗柄塔,康熙《文昌县志》说是他生前所建设的,无据可依,那是无稽之谈。

  明昌塔工程建设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冬竣工,王弘诲曾多次登临。

  大地回春,王弘诲跟许子伟乘兴登上明昌塔,写下七律:

  “春深乘兴此登台,奇甸风烟四望回。五指云山皆北向,七星芒曜自东来。天边渺渺龙楼迥,海上冥冥蜃阁开。千载明昌逢泰运,伫看南极会中台”。

  不久,王弘诲诗兴又起,便又邀一帮青年学生“吴、薛、陈、黄、林、潘、张诸孝廉”登上明昌塔,留下了七律一首:

  “八窗楼阁倚崔嵬,袅袅苍烟拂槛回。地接南溟标五指,天连北极应三台。青云意气怜同调,白社风流集异才。载笔可能题雁塔,看花应醉曲江杯”。

  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按察副使分巡海南道林如楚在平定了地方土官的叛乱后,在海南中部开劈道路,开市互通,创办学校,取得了很大的政绩。重阳节这一天,王弘诲便邀林如楚和许子伟一同登明昌塔,留下了排律一首:

  “重阳风雨满城边,一笑登临万象先。玉旨辉煌天九五,珠崖浩瀚地三千。文明此日开昌运,颂述于时籍大贤。宝刹云浮空外矗,彩幡风动雾中翩。赤鸟僧定知何日,白马经驼是几年。老我升高还自下,从君顾后又瞻前。东来紫气函关满,南望青松短壑悬。落帽风流知尚健,看花宁惜几留连”。

  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林如楚要调任离琼,王弘诲又邀林如楚、许子伟及诸文学等七人,再次登上明昌塔绝顶,留下七律:

  “缥缈丹梯此共登,侧身云壑拟飞腾。天连沧海悬孤屿,人立青霄最上层。望气几年逢尹喜,传衣何处订卢能。摩空捧日邀吾党,雁塔龙门次第升”。

  王弘诲多次同林如楚登明昌塔。林如楚出身于福州官宦世家,现福州市尚保留其家族故居景点。林如楚在万历二十七年,以按察副使分巡海南道一直至万历三十年壬寅(1602年)离任。期间,林如楚在平定叛乱后,整束吏政,强调学校先德行而后文艺,在琼州经济疲惫之际隐定社会治安,在今琼中县湾岭建立水会所,筑城池备粮库,办学校让黎族儿童读书。林如楚在历史上为海南的开发建设做出了贡献。他后官封至工部尚书。

  根据以上诗作看王弘诲和林如楚等人的所有登塔活动,都是在知府翁汝遇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到任琼州知府之前进行的,所以说,明昌塔的创建跟翁汝遇毫无相关。而且,上列的最后一首诗,就是被杨缵烈在游记《游大悲阁登明昌塔记》中指为“此诗不类,必为好事者伪托”之作。

  其实这首诗的吟作者是很明确的,只是由于修纂康熙《琼山县志》者在资料缺乏时的大意而误注为海瑞所作,本不值得大惊小怪。纵使当时修志者和杨缵烈无法查阅前朝万历《琼州府志》,可王弘诲的《天池草》除了明代翰林院修撰焦竑作序出版发行的多种版本之外不说,当时也已有康熙初年由王弘诲之孙整理后请文昌知县沈影为其作序出版发行的《天池草》行世,其上白纸黑字皆注为王弘诲所作,来琼为学者竟不看不顾。古人资料奇缺致错尚可有情可缘,可今人竟也附和指谪:“后来的研究发现,这个‘好事者’是明代先贤、定安进士王弘诲”。400多年后,王弘诲实是躺着也中枪,他有必要去好此事吗?王弘诲是这样的人吗?



  ▼▼许子伟修建明昌塔

  明昌塔的建成,确实让许子伟等人非常高兴。可是,好景不长。仅仅过了七个年头,琼州大地震便使明昌塔拦腰截断。从此,许子伟又开始了修建明昌塔的艰苦历程,从万历三十三年至万历三十八年,也就是从同知吴篯去任到知府翁汝遇上任,明昌塔又经历了五、六年艰苦的修建工程。主持修建人许子伟此时已经身无分文,他再一次发动乡绅捐款,筹措资金捉襟见肘,难以鸠工。

  要说明昌塔的前世今生,还得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创建;第二阶段是修建;第三阶段是重建。三个阶段的界定很清楚,三个阶段的性质也完全不一样,绝不能混淆概念。

  比如我们绝不会这样说:明昌塔是由许子伟和琼州知府涂文奎提议创建于明朝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工程一直进行了400多年,至新中国改革开放40后的2019年由海口市政府继续建设而建成。这样说既不符合历史事实也不符合一个建筑物的定义。一个建筑物,只要是奠基后继续建设至竣工,那这个建筑物就算完成了工程。至于后来因自然灾害或战争的毁损或年久失修,再由后人去建设,那只能称为修建或者重建。修建者或重建者跟创建者已经不是一回事了。

  我们根据史实这样来界定明昌塔建设的三个阶段吧:

  创建——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至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主要创建者为涂文奎、许子伟和李多见。

  修建——万历三十三年(1605年)至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主要修建者为许子伟和翁汝遇。

  重建——公元2018年至公元2019年,主要重建者为海口市人民政府。

  为什么创建到修建的时间那么短,作孽者为那场琼州大地震。

  明昌塔建成后仅6年时间,琼州大地震便让它遭到了致命性的破坏。

  清代苏泉书院掌教杨缵烈把创建和修建混为一谈了,那是因为一是他没有读到明代的地方志,二是因为他忽略了那场惊天动地的琼州大地震的破坏。因为没有读到明代的地方志,所以他对建塔事宜毫无知情,因为忽略了琼州大地震的破坏,所以他把知府翁汝遇当做建塔的主要承担者。

  
  万历《琼州府志》记录的琼州大地震前后琼州府职官表

  从明昌塔建成之后,江西湖口人吴尚友从广东澄海知县升任琼州知府,仅一年多时间便离任,此后琼州府便一直空缺知府。历经琼州大地震之前后,主持琼州政务的是琼州府同知吴篯和雷州府推官高维岳。他们的工作是全力开展救灾振济以及稳定社会治安的工作,根本没有时间和人力来考虑一个小小的明昌塔的修建,而大震后修建明昌塔的工作基本上是由许子伟主持来承担。在资金不足,人力紧缺中他夙兴夜寐,不辞劳勚。

  万历《琼州府志》记:“(明昌塔)乙巳地震倒塌,给事(即许子伟)复建,方成,尚未完饰,随卒。”许子伟对建塔痴心不改,此时他的生活费用都已经成了问题,但他还是多方筹资来修建明昌塔。他利用原材料因陋就简,决心让明昌塔重矗南天。当年他在会同县跟知县卢章夜谈,但卢章一直都没有时间建起聚奎塔。倒是经过了大地震之后,卢章为了给不辞辛劳修建明昌塔的许子伟以鼓励,在震后经过短短的几个月时间于当年(万历三十三年1605)十月便在会同县建成了聚奎塔。王弘诲亲临会同观看刚刚建成的聚奎塔,并为之写下了《聚奎塔铭》以赞颂卢章等人的壮举:

  “塔巍巍,星聚奎。来东海,镇南陲。起丁位,曜禽仪。障回澜,奠坤舆。端赵合,积善贻。永安宅,太平基。谁其主? 尹者卢。谁为辅? 师者池。邑人忻,髦士宜。鸠郡工,集众赀。成不日,与天垂。始卜筑,梦朱衣,陟其颠,名霄维。显祥符,欲在斯。后有作,今其期。登雁塔,联标题。万历乙巳十月朔。”

  
  原型保存至今的明代会同县(今属琼海市)知县卢章主持建设的聚奎塔

  许子伟为筹资殚精竭虑,心力交瘁。聚奎塔一修好,卢章也离任而去,许子伟在资金紧缺愁眉不展之时,还是抽空到会同县走走,以消除其挥之不去的烦恼。当他登上聚奎塔时,想起当年跟卢章夜谈,感慨万千,现聚奎塔已经修好,而明昌塔的修复却遥遥无期。为卢章,为聚奎塔,也为明昌塔,他在会同县留下了诗作一首:

  会阳文治壮兹臺,望起奎光彻上台。岂谓胜形勤百姓,应知良牧达三才。岘颠唯有思羊去,河内岂无借寇回,往事浮屠人已去,南宗卢教自今开。

  最终,明昌塔的修复,从大地震之后一直至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或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在知府翁汝遇的协力下才最后竣工。

  翁汝遇,浙江仁和(今杭州市)人,跟其兄翁汝进为万历间兄弟进士。今天尚能看到的位于东莞市万江金泰村万江桥畔的漂亮的九层金鳌洲塔,就是翁汝遇在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出任广东东莞知县时所创建(时塔尚未建成他便离任)。

  
  20世纪60年代拍摄的金鳌洲塔尚保持明末原貌(潇湘晨报)

  翁汝遇兄弟都是明代著名的藏书家、学者。他对建塔也极为有趣。

  其实,明昌塔经琼州大地震的破坏之后,在许子伟的修建过程中,翁汝遇到任之前还有一任知府倪冻。

  倪冻,浙江上虞人,和李多见是万历二年(1574)同科进士,倪元璐之父。

  倪冻在来知琼州之前,已历知过抚州、淮安、荆州三府知府。

  万历三十五年(1607年)倪冻到任琼州知府。此时大明江山社稷内忧外患,千疮百孔,民不聊生,举步维艰。王弘诲曾描述倪冻到琼之际,也就是琼州大地震之后的社会环境异常恶劣,“始吾郡连年缺守,屡推不报,维时震荡转徙之余(大地震之后),山海多虞,羽书旁午(情况紧急),岌岌殆矣。公至无几,又值岁侵(荒年,粮食歉收),粟石费钱二千万,口嗷嗷靡控,甚或望门狂逞(豪门狂妄放肆)”。面对琼州大地震后哀鸿遍野,到处都是流离失所、呻吟呼号的饥民,倪冻想到的是如何赈灾如何恢复生产。他一方面抑制粮食屯积居奇,严控粮价,打击奸商投机倒把。一方面又从岛外各地调集粮食以救即将饿死于道旁的饥民。

  倪冻在琼州任上大力维修被地震摧毁的水利工程,规模较大的如顿林都的苍茂圩岸(在今府城南龙桥、铁桥一带),其水利工程可灌田八十余顷。一方面招募流民在水利资源较丰富的河口滨海地带筑堤与海争田得田上千亩,又从这些垦荒田之薄赋中以一半供庠生学习费用,以一半储备以应饥荒。倪冻除了抓农田的建设之外,也为恢复文化教育而修建府学文庙,同时修建了一些交通建设。他个人捐资800两银建设海口城,加强海防以打击常常跨海抢劫的倭寇。为便利海口卫跟郡城间的联系,他拓宽了从府城北到海口的官道,在府城至海口相距十余里的道路旁都种上树。又在往海口卫的官路五里处,即明初建设后来已荒废了的柔远亭(后又修建改为“南溟奇甸亭”)遗址上建起清惠亭(今海南省政府附近,清代称为五里亭),给予烈日炎炎的海南官民的来往以方便。清代时还能看到亭柱上有两联,相传皆为倪冻笔迹:

  过海天增阔

  看云路不迷

  心如水德如风到处阳春原有脚

  渴者饮劳者息因民乐善本无心

  
  至民国初期尚在的府城至海口经过原大英山机场的道路上的五里亭(来源:网络海南人文地理)

  倪冻又鸠工在五里亭边挖出一口水井,让过往商旅官民汲饮解渴,多年后人们一直称之为倪公井。后人在井旁刻有《倪公井铭》以志纪念:

  云无喷,玉洞天,流琼味,兼四美德配八功。谁为此者,东越倪公,爱凿混沌,载开鸿濛。

  他又在清惠亭附近建设白衣庵(清代迁址并改名圆通寺),并将原在天宁寺(今琼山医院附近)前面的寺前市迁到这里,以增加郡城联结海口卫的人气。当年一系列的建设后因近代在此处建设大英山机场而全部毁坏,道路也舍近求远而绕道成一条抛物线改建在今天的海府路位置。

  
  康熙《琼山县志》中的琼山县地图,其红色划线为明清时期的海府路,蓝色划线为今天海府路。

  王弘诲极为称赞倪冻在琼的善政,对他的评价很高,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曾为倪冻进京述职作序相送。

  倪冻和李多见、吴尚友、吴篯、高维岳、翁汝遇、谢继科等这些大地震前后主政琼州的知府、同知们生不逢时。他们先后在琼任职期间可说是琼州社会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最为尖锐激烈的时期,因时运不济而遇上千载难逢的琼州大地震,但他们尽职尽力,皆可称为治琼的能吏廉士。至于政绩的大小是不能以量去计算而苛求他们的,因为一个再有作为的官员的政绩也是受时代的局限,跟朝代的兴衰关系密切。在封建社会中尤其是在明末这样一个内忧外患,千疮百孔,民不聊生、腐烂透顶而天灾与人祸并行的社会历史时期,只要他们能够做到他们该做到的和能做到的,就不辜负了为官一任。

  然而无力回天,倪冻等为之建设为之奋斗的大明皇朝,在倪冻离任琼州知府30多年后便亡国。在明末,倪冻算是一个极有作为的知识分子,而且他还有一个杰出的儿子倪元璐。倪元璐,天启二年(1622年)进士,官至户部、吏部尚书兼翰林院学士。当时倪元璐主张朝廷南迁,上疏请修南京宫殿,以备不测,但未被采纳。后北京为李自成军所陷,崇祯自缢。倪元璐也自缢以殉国,后南明福王为他谥号文正,清代也为他谥号文贞。

  倪冻在大地震后任琼州知府近四年,在任为民办了好多善事,却没有协力许子伟建塔的记录。是因为重释轻道还是对建塔没有兴趣?也许这都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还是由于资金的缺乏,资金的紧缺和政务的繁忙是倪冻之所以无法协力许子伟修建明昌塔的主要原因。

  财尽人乏的许子伟修建的明昌塔工程一直拖延到万历三十八年翁汝遇到任时协力助建,终使明昌塔再次展现其雄姿于琼州大地和世人面前。

  为修建明昌塔,许子伟耗尽所有,连自己的整个生命也搭了进去。仅仅封顶,还来不及装饰,许子伟便病倒,从此再也不能登上了明昌塔,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抱恨离世。



  ▼▼任由后人评说的明昌塔

  明昌塔建成之后,大明并没有如许子伟之所愿再现昌盛,反而江河日下天天烂下去。明昌塔也饱经300多年的风霜雨露,不但见证了琼州大地震的全过程,而且见证了满清的兴衰,见证了民国的闹剧,见证了日军的残暴……

  许子伟逝世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琼州府学和琼山县学的学生感念许子伟对琼州教育事业的贡献及其建设明昌塔的功德。他们一致上书府道批准,在当初许子伟建设以祭祀先贤先师丘濬和海瑞的敬事堂中增设许子伟牌位三贤同祭。

  许子伟跟丘濬、海瑞同为琼山进士,即其官职及政绩来说,虽不能同丘濬海瑞相比的。但在对海南的文化教育事业所做的贡献上,他完全可以跟丘濬、海瑞并为一列。故后人不忘他对海南文化教育事业的贡献,不忘他为建设明昌塔而殚心竭虑,将他的牌位也祀入他在明昌塔旁所建的用以祭祀丘公海公的敬事堂中,就是对他的功绩的肯定。

  此后,法僧一沥募捐资金将许子伟建设的文昌阁改为大悲阁,改道为释,后代人又不断修理扩建。敬事堂也日渐毁废,乾隆初年又拆除了关帝庙。至此,抑道尊佛,塔体及其附属物便由道家的风水文运塔基本上变成了佛家的慈悲普渡塔。有趣的是,一九五六年五月,在大悲阁院内存放用于兴修水利工程的炸药意外燃爆。大悲阁被炸毁,夷为平地,贴金菩萨像也被炸毁,仅遗存当年许子伟留下的“观文成化”和“臣许子伟稽首敬祝”两块残碑,现存的大悲阁已经是一九九○年的重建。

  琼州自宋元以来以来建塔极多,至明末,明昌塔以其高、大、新被号为琼州第一塔,但建成后不久便改朝换代。此后渐为世人所忘。有人因为明昌塔在建设过程中知府涂文奎任上病逝、建成不久遭遇大地震,此后明亡清兴,又因为明末琼州黉庠科举明显不兴,大震后修建未成许子伟病逝等不祥事件贬损明昌塔。

  清朝康熙时期由福州人陈梦雷编辑的《古今图书集成》这样评价明昌塔:“按塔,火星也。宜建于东南,今建北,文风不复大振。堪舆家尝谓火居水位,文星剋陷,此其验欤。似宜移置,改去塔名,仍以为给谏塔”。他认为建设明昌塔风水不合,塔属火星应该建在东南而不该建在北方,更不应该置火于水而建于众河入海之口的位置。

  在清代,明昌塔一直都不被世人看好。其时被人们认可的琼州第一塔是正德《琼台志》中说的建于元代不甚高大的丁村塔。丁村塔位在郡城的丁位,故名为丁塔。后外人因丁塔而称该村为“丁村”,往后人们皆称其塔为“丁村塔”。

  康熙年间,创建琼台书院的分巡雷琼道焦映汉和知府贾棠修纂的康熙《琼州府志》极为推崇丁村塔,在志塔时特按语:“雁塔及丁村塔乃一郡文治所关。雁塔峙于两学前,为两学文笔。丁村塔在府治丁方,又为府治寿星。似宜修举”。

  丁村塔在明末已经毁废,清代修建后多称为文峰塔。清初,海南科第中举者寥寥,康熙年间知府贾棠听说丁村塔兴废有关一郡文风盛衰,便在塔基上矗起一木柱以撑文明。想不到康熙四十四年乙酉科琼州中举者更有6人,其中4人出自琼山县。于是,贾棠便倡导重建丁村塔,琼山知县王贽带头捐资600银,各级官绅捐款300余银于康熙四十七年重建而成。可是此后,一直被称之为琼州第一塔的丁村塔却多次坍塌,故而一修再修,每逢大台风必修,乾隆四年和六年的两次大台风更将其摧毁,乾隆十一年大修。不久又坍塌,于乾隆三十八年又重建,道光五年又大修,最后还是免不了夷为平地,泯然于世间。

  而明昌塔,此后300多年间基本上没有谁人去为它修饰,数百年灰头土脸,荒芜凄凉地做为贫困破败的琼州的一个地标。尽管人们不看好也再没有人刻意的去修缮它,明昌塔却以其巍巍身姿屹立了几百年。明昌塔历尽沧桑,一直到了近代,遭受了二次毁灭性的摧残,一次是二战时日军的目标炸毀,一次是剩余半截被公社社员拆砖做别用而最后空余“塔光”一名。也因为此,才有了改革开放40年后今天的重建。

  400多年间,明昌塔在经历了琼州大地震,经历了几个世纪的沧海桑田,经历了创建到修建再到重建的三次大工程,现如今又以亮丽的雄姿屹立于古琼州的大地上。 (辛丑夏张中平撰写于海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1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8-26 19:46:24
  许子伟,府城人,时人把他跟丘濬、海瑞并称为五里三进士。
  因为粗心,引用“五里三进士”有错,应为“一里三贤”,在此致歉!
作者:寻牛矢觅归路 时间:2021-08-27 09:32:06
  的确, 海瑞是举人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8-27 11:24:54
  @寻牛矢觅归路 2021-08-27 09:32:06
  的确, 海瑞是举人
  -----------------------------
  是的,海瑞没有中进士。其实,“一里三贤”比“五里三进士”少见。“五里三进士”也应该是同时期至少同时在世才算,如报载的不同时期琼山的林杰、曾鹏和何其义这样的“五里三进士”在全国何其多。明代琼山东厢(今攀丹村)的唐舟、唐亮、唐绢、唐胄和唐穆堪称“一乡一里一姓五进士”在全国并不多见。不过这些皆为乡人称颂所传,不必认真。
楼主张中平88 时间:2021-09-02 15:47:23
  文中:“许子伟跟丘濬、海瑞同为琼山进士”有误。在此致歉!
  应为:“许子伟跟丘濬、海瑞同为琼山人”。
作者:蓝田生烟玉 时间:2021-09-03 15:24:11
  1个亿修建的这个明昌塔就这么空着,干啥用?
  • 张中平88: 举报  2021-09-03 16:06:18  评论

    哈哈!你了解有这么大的决算吗? 至于干啥用?反正这次重建不会是依许子伟的初衷的。许子伟的初衷是为改良府城风水和肇助琼州科举的文运。而这次重建,建设者们的目的可能有几个:一、增加城市地标景观,美化城市;二、给市民创造一个文化环境,丰富市民的文化生活;三、恢复古迹以弘扬城市的文化底蕴。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