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临高古代才女庞妚燕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21-12-28 00:44:00 点击:1410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21年12月末,笔者独自走进临高县博物馆,在“巾帼完人”(节孝)石牌匾前站立许久,终于在这里见到了这块清朝期间为了旌表庞妚燕而建的节孝牌坊的牌匾。

  

  图 临高县博物馆

  最早对庞妚燕有印象是读了林月照写的《海南才女芳名小传》。在文章里介绍了冯银、吴小姑、许小韫、庞妚燕这几位海南古代才女,当时笔者印象比较深的是吴小姑。后来笔者在网上查阅关于海南的牌坊的文章时,查到2010年海南日报海南周刊的一篇文章《临高才女庞妚燕 悲情哭词传百年》,文章对庞妚燕的生平有了详细的介绍,特别介绍了庞妚燕创作的哭夫词,还附上了节孝坊的照片,引起了笔者的极大兴趣,因此想去看看那块“巾帼完人”牌匾。

  

  图 “巾帼完人”牌匾(后期合成)

  今年7月,笔者和朋友们前往临高采风,在多文村找到贤书坊、经元坊、武夫节孝坊。下午的时候,笔者建议去看看庞妚燕节孝坊,并匆匆翻了《临高才女庞妚燕 悲情哭词传百年》这篇文章,带领大家前往临高县抱庞村。

  在抱庞村,问了几个村民都说不晓得庞妚燕的牌坊,甚至连庞妚燕的名字都没听说过。笔者突然慌了,这是咋回事?无奈只好继续深入村里继续问。当问到一个骑摩托车路过的青年时,他说也不知道,不过家里有老者曾当过村干部,也许知道。刚好他顺路,便叫我上车一起去他家。好在他家的老先生正好在院子里喝茶,见我急匆匆的问着牌坊、问着庞妚燕,他说不慌,先坐下来喝喝茶。

  

  图 当天村里遇见的燕子

  老者看了我手机里《临高才女庞妚燕 悲情哭词传百年》这篇文章的文字和图片后,告诉我说庞妚燕以前是村里人,不过她是嫁到了南宝镇乐全村,牌坊应该也在那边。这时笔者突然想明白了,失策,看文章不彻底啊!怎么就没想到应该先去庞妚燕的夫家去找呢?事后看一些相关的文章也了解到了为什么村民们几乎不了解庞妚燕,目前抱庞村姓庞的村民占比不是很大了。和老者喝了几杯茶后,笔者便叫伙伴了驱车前往乐全村。

  

  图 乐全村

  到了乐全村,看到村里宗祠正在重修,很多人在广场观看排球比赛。一问庞妚燕牌坊,很多村民都知道,有两位热心村民还带我们到牌坊所在处。到了牌坊所在处,我们又再次遇到了意料不到的情况:没有牌匾!只有一些牌坊石料构建散落在草丛中,一块空地上立一个县里制作的文化保护牌:乐全节孝坊。可以确认这里就是牌坊遗址,但是牌匾去哪里了呢?有一个村民透露,前些时间县里来了一批文化工作者,把牌匾收到县里了。得知这些,我们只能先返程,有空再去临高县博物馆看看有没有展出这块牌匾。
  

  图 节孝坊残件

  

  图 节孝坊文保牌

  回去后,笔者曾委托省旅文厅、临高县的朋友打听庞妚燕节孝坊(乐全节孝坊)。期间也有上次同行的朋友在某个周末前往临高县博物馆,发现博物馆没开门。12月初,陈姓友人在临高博物馆拍到庞妚燕节孝坊的牌匾的照片发给我,并告诉笔者博物馆开放时间在工作日,于是笔者在12月末请了年休假,独自一人前往临高县博物馆。

  

  图 临高县文化艺术中心

  在临高县博物馆,笔者无暇看其他展品,直接步至牌匾前面。看到牌匾已经裂成3节了,怪不得县里要收上来。此前看2010、2013年的一些文章皆拍到了完整的牌匾,且还有描红,还没几年怎么就被破坏了呢?一方面这牌匾是临高县历史上非常知名的才女的纪念物,另一方面这牌匾也是村里很珍贵的文物。在2013年,下乡采访的文化工作者还叮嘱村里要想办法把牌坊重新立起来,这牌坊非但没有立起来,牌匾还被损毁了,实在令人叹息。

  

  图 “巾帼完人”牌匾(局部)

  牌匾一面的中间有“巾帼完人”四字,两边有写“钦命广东提督学政加一级记录七次吴 为” 、“旌表节妇王门庞氏立 xxx(数十个小字模糊难以辨认,大致是县志里写的‘庞氏,王廷柱妻,宗淮媳,增生庞焕圭女……’) 光绪十八年xxxx”。牌匾另一面的中间有“节孝”两字,两边有写“琼州府正堂吕 临高县正堂蒋 临高县教谕陈 临高县训导x 奉”、“光绪十八年xxxx”。大致查阅到以上涉及的官员的情况如下:吴宝恕(1832-1890),字子实,号翰文、桂诜,晚号絜斋老人,江苏苏州人,同治七年(1868)进士,光绪元年(1875)任广东学政;吕子班,江苏阳湖人,进士,道光三年(1823年)任琼州府知府;蒋震举,广西桂林府全州举人,咸丰三年(1853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任临高县知县;陈近锡,顺德举人,咸丰年(1851年)任临高县教谕。从牌匾中可以考证出以下信息:庞妚燕的事迹在道光年间已经广为人知,同治甲子(1864年)朝廷赐旌表节孝坊,在光绪十八年(1892年)节孝坊建成。

  

  图 “巾帼完人”牌匾(局部)

  关于庞妚燕的事迹,笔者翻阅了光绪《临高县志》,有记载:庞氏,王廷柱妻,宗淮媳,增生庞焕圭女。年二十,夫堕江死。闻报趋视,即投江自溺,获救得免,矢志不二。抚兄子以承祧,日夜组织,自食其力。乡人悯之,赠以诗联。学院吴旌以“巾帼完人”四字,蒋县主震举予以“媲美柏舟”扁额。同治甲子,诏准奏赐旌表节孝坊。蒋县主震举又赠诗二首,见《艺文志》。又翻到《艺文志》:赠王庞氏节孝诗二首(蒋震举) (一)忽忽鸳鸯梦里过,愁肠寸断懊侬歌。半年衾枕生同室,一曲箜篌公渡河。流水誓从今日去,苍天应鉴此心多。于今黎母山头望,旌节花开遍女萝。(二)柏舟休赋母天只,遇不艰难节不奇。风为疾时知劲草,岁于寒后别凋枝。如今佳话追黄鹄,指日褒书降紫螭。一事独留贤宰憾,春秋麟笔载还迟。此外还有:赠王庞氏节孝诗一首(恩贡李受采) 孤室幽栖正苦身,悬悬心曲重良人。久存钻石甘居贱,敬事姑嫜愿食贫。劲节凉风常健夏,禅心枯木不怀春。九泉倘遇夫君面,请认微尘不染身。

  

  图 “巾帼完人”牌匾(局部)

  综合其他材料,大致得出庞妚燕的生平事迹:庞妚燕是临高县抱庞村人,父亲庞焕圭考取过增生。庞妚燕幼性颖悟,俊俏伶俐,知书达理,被庞焕圭视为掌上明珠,教习诗书。庞妚燕十八岁时,嫁给乐全村王廷柱为妻。王廷柱也爱好诗文,夫妻俩经常在一起学习、切磋,然过门一年后,丈夫在端午节到附近美文溪游泳溺亡。庞妚燕闻讯,悲痛欲绝,纵身投江,幸得众人抢救,殉情未遂。庞妚燕被劝回家后,矢志不渝,甘心守节,铭心存古,将故夫‘八字’刻在耳环上,以表永远思念。庞妚燕在王家尊老爱幼,日夜勤织,自食其力,并抚养了王廷柱胞兄的三个儿子。庞妚燕和王廷柱虽结婚一年,但感情深厚,平日里一想到丈夫,就忍不住要哭,她便通过自己的哭腔和哭词,来表达对夫君的思念,久而久之,她创作的哭词被群众记录下来传唱。庞妚燕的事迹被当时县里了解后,上报琼州府和广东省进行旌表。时任广东提督学政吴宝恕赠予“巾帼完人”四字,时任临高县令蒋震举赠予庞妚燕“媲美柏舟”的匾额,此外临高县令蒋震举和县里文人都有写诗赞扬庞妚燕。

  当年庞妚燕哭夫时,声情并茂,哭夫词感人肺腑,引起不少乡人前来旁听。时间久后,不少人都能传唱,逐步传至全县,庞妚燕也被公认为临高县的才女。一百多年过去了,在临高民间,一直流传着一首《妚燕哭夫》,经过历代的整理,现全文三百六十句,百姓喜欢吟唱,民间艺人也频频传唱。《妚燕哭夫》分“忆夫”“怨夫”“悼夫”“祭夫”和“慰夫”5个部分,唱出了一个节妇对丈夫的悼念、命运的哀怨与未来的无奈,感情真挚,催人泪下。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临高地区会唱这三百六十句哭歌的人比比皆是,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会唱庞不燕哭歌的人越来越少了。现在的临高木偶剧团和临剧团还经常唱这些词,通过戏剧的方式演绎庞妚燕的故事和悲情哭夫词。网络上有若干版本的《妚燕哭夫》,笔者前往海南图书馆查阅了刘剑三老师编著的《临高语话语材料集》,里面也收录了《妚燕哭夫词》,分别有临高话发音直译版和整理成易于阅读的现代汉语版(见文后附录)。当年庞妚燕哭夫时想必使用的是临高话方言,因此用临高话去读、去表演是最接近诗词原意境的。笔者编写本文期间曾数次阅读《妚燕哭夫》,除了感受庞妚燕对丈夫的真挚感情外,还学习到了很多内容,比如知道了彭祖、颜回、曾参等历史人物,还了解了清代的一些风俗人情,比如一月到十二月的一些习俗,民间定亲、嫁娶、算命、安床等等。

  

  图 《临高语话语材料集》中的《妚燕哭夫词》

  临高历史上有很多名人居住过,也出过很多本土人才,比如迁县治于莫村后的首任县令谢渥、爱国名臣胡铨、临高第一位举人戴定实、海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王佐等等。但是说到才女,仿佛只有庞妚燕最为出众,她出身于民间,活在民间,她的才华也是绽放在代代相传的百姓口中,直至现在人们还在编写庞妚燕题材的戏剧、木偶剧等等,深受当地群众喜爱。可以说庞妚燕已经超越了时代,成为当地人们眼中心地善良的才女的象征。

  当我们不小心翻过历史的书页,总会被那些凝固住时光的文字所吸引,这次笔者便通过走读的方式了解了临高古代才女庞妚燕的故事,谨以此文做一记录。

  附 妚燕哭夫词

  头天个它红红,我以为大阳要升;(天边一片红,我当日将升,)

  小星个亮蒙蒙,我以为天要亮。(星星亮晃晃,我当天将亮。)

  十五来的月亮,它照亮满天,(十五的月亮,银光照满天,)

  如何来的起云,全地暗黑黑。(忽然乌云起,遍地黑茫茫。)

  吹螺号个响鸣,我见事情不好,(吹号呜呜响,我知事不好,)

  敲锣个响当当,我知命难救。(敲锣响当当,我见命难救。)

  水桶你就洗厌,你发愤去河,(一桶水你就洗个够,你执意下到河里,)

  水盆你就洗净,你奋气下池塘。(一盆水你就洗干净,你发愤下到湖中。)

  生你不是小鱼,为甚游下河,(你生来不是鱼,为何游河中;)

  养你不是小鸭,为甚玩下池塘。(你生来不是鸭子,为何嬉湖里?)

  上树有树枝攀援手,你不去上树,(爬树有枝可抓,你不去爬树;)

  下池塘没有地方煞脚,你硬要去下池塘。(下河无处落脚,你硬要下河。)

  水流你到下河,跟屈原论诗,(水流你到河中,跟屈原论诗?)

  浪冲你入里海,跟龙王猜拳。(浪冲你到海里,与龙王猜拳?)

  贤夫你在阴间,身体睡稳稳,(贤夫你在阴间,身躯稳稳躺,)

  妚侬我在凡,水眼落潸潸。(贱妾我在凡间,泪水潸潸流。)

  幼岁咱就离互相,让我怎么放下,(幼岁咱就分离,叫我怎么放下?)

  少年咱就拆散,叫我怎么丢开。(年少咱就拆散,让我如何丢开?)

  树桂刚刚长叶,你就砍平头,(桂树初始吐叶,你就平头砍,)

  笋竹刚刚伸嫩芽,你就挖连根。(竹笋刚刚抽芽,你就连根挖。)

  水溪刚刚流下,你就堵稳稳,(溪水刚流下,你就把它堵住,)

  泉水刚刚喷上,你就堵死死。(泉水始上喷,你就将它堵死。)

  丈夫没有妻子,如小鸡翅膀折,(男子没有女人,如同断翅的小鸡;)

  妻子没有丈夫,如小鸭脚单脚跳。(女人没有男人,如同跛脚的鸭子。)

  筷子对它已折边,你让怎么送饭入口?(筷子已断一只,怎么能送饭?)

  船艘它已折舵,你叫怎么撑?(船儿舵已折,你叫怎么撑?)

  风筝只它已断线,让我怎么放?(风筝线已断,叫我怎么放?)

  马匹它已折箭,叫我怎么射?(弓箭已折断,叫我怎么射?)

  灯个已没有芯,你叫怎么点?(油灯已无芯,你叫怎么点?)

  锅个它已漏水,你让怎么煮? (饭锅已漏水,你叫怎么煮?)

  梯小个都已断一边,如何踏脚上?(梯子已断一边,脚怎么踩上?)

  井个都已干水,哪里有水汲?(水井已干涸,如何有水汲?)

  月亮已被云遮,怎么亮照天?(月亮已被云遮,怎么照亮天?)

  太阳已被雾蒙,怎么照下地?(太阳已被雾蒙,怎么照下地?)

  衣条都已断掉扣子,让我怎么合上?(衣衫已掉纽子,怎么合得上?)

  裤条都已断筒,叫我怎么穿?(裤子已断筒,叫我怎么穿?)

  树枝都已削皮,实在十难大,(树已削掉皮,实在难长大,)

  蔓条都已断芽,真是百难伸。(瓜蔓已断芽,真是难伸展。)

  小小你就天折,如稻谷种败水,(小小你就夭折,如稻种沤死,)

  幼幼我就做寡妇,如坡稻死苞。(年少我就守寡,如坡稻死苞。)

  前村与村后,男女人家成对,(树前与村后,男女人成对;)

  后屋与屋前,夫妻人家成双。(屋后与屋前,夫妻人成双。)

  打伞人家上集市,都有娘掺官,(人家打伞赶集,全是妻伴夫,)

  挂包袱人家去村,都有官同娘。(人家背包袱串村,总是夫携妻。)

  夫妻人家有商量,要做田插秧,(夫妻人商量,要耕田插秧,)

  官娘人家有斟酌,要围园种薯。(夫妻人斟酌,要围园种薯。)

  夫妻人家成对,人唱斋唱戏,(夫妻人成双,同看戏唱歌,)

  官娘人家成双,人家笑上笑下。(夫妻人成对,笑上又笑下。)

  燕子在里巢,都有成双对,(燕子在室内,都有成双对,)

  斑鸠在中野,都有对成双。(斑鸠在野中,都有对成双。)

  毛鸡在中山,都有双公母,(毛鸡在山中,都是双公母,)

  鸳鸯在里水,都有对雄雌。(鸳鸯在水里,全是一对雄雌。)

  草棵生在里水田,都有土盖住头,(草长在田间,都有土培根,)

  石堆叠在边园,都是倚依互相。(石堆在园边,都是相倚赖。)

  月亮须合太阳,才有白天黑夜,(月亮须伴太阳,才有白天黑夜,)

  女人须配男人,才育男生女。(女人须配男人,才能生儿育女。)

  三岁我还玩土,天地已安使,(三岁我还玩土,天地已安排,)

  四岁我刚隔奶,娘媒就来到。(四岁我刚断奶,媒婆已来到。)

  九岁我就穿鞋,想配你贤夫,(九岁我就穿鞋,想配你贤夫,)

  十岁我就绞脚,想陪你读书。(十岁我就裹脚,想陪你读书。)

  送礼还没过屋,你就想看妚侬,(送礼未过门,你就想来看我,)

  日好还未选定,你就想看子娘。(吉日未选定,你就想看娘子。)

  中途咱若逢互相,咱笑口眯眯,(路上若相遇,咱口笑眯眯,)

  上集市咱若相遇,咱讲话不完。(赶集若相逢,话儿说不完。)

  小小我就过屋,咱又喜又爱,(年少就过门,咱又喜又爱,)

  幼幼咱就合世,咱合意合心。(少年即结亲,咱合心合意。)

  踏脚到前床,咱解鞋掺套,(脚迈到床前,履鞋相交错,)

  侧身下中席子,咱呢呢喃喃。(侧身在席上,咱呢呢喃喃。)

  睡觉咱在上床,要伸手垫头,(咱睡在床上,你伸手垫我的头,)

  侧身咱在中席子,要用口亲颊。(侧身躺席上,我用嘴吻你的颊。)

  三更到半夜,我劝你睡觉早,(三更半夜到,我劝你早睡,)

  半夜到清朗,你替我盖被子好。(半夜到三更,你替我盖被。)

  看母亲她出屋,你偷偷拧我一把,(看母亲离家,你偷偷拧我一把,)

  见父亲他出门,你笑笑抱我一下。(见父亲出门,你笑笑抱我一下。)

  拧把进痛痛,你说子娘肉嫩,(拧我拧到痛,你说是娘子肉嫩,)

  重重进拧一把,我知贤夫心喜爱。(重重拧一把,知贤夫疼我。)

  拿伞我要出屋,你属重嘱轻,(拿伞我要出门,你嘱重嘱轻,)

  挂包袱你要离家,我随尾送后。(打包你要离家,我随后送行。)

  淑女人家生俏,你没有命合,(淑女我长得靓,你无命相合;)

  才郎人家本事,我没有运配。(才郎你有本事,我无运相配。)

  小鸟刚刚唱歌,你就辞不听,(小鸟刚会唱歌,你就辞别不听;)

  花朵刚刚开裂,你就弃不看。(花儿初始开裂,你就离身不看。)

  钱百张席子四尺,你就厌不睡,(一百文一张席子,你却厌倦不睡,)

  钱条一张毛毡,你就辞不盖。(一贯钱一张毯子,你却辞去不盖。)

  若知你要死幼,我已来拜庙,(若知你早夭,我已来拜庙,)

  若知你要死早,我已去求神。(若料你早逝,我已去求神。)

  弯躬上你轿花,要想配你到老,(弯腰上你花娇,想配你到老,)

  伸手过我上头,要想合我百年。(伸手过我头上,想结我百年。)

  迈开脚去踏石,碰到石斜向,(迈步去踩石头,碰上斜向石,)

  伸手去攀枝树,遇到枝吃虫。(伸手去攀树枝,遇到虫蛀枝。)

  命生我是孤鸾,生来克丈夫,(我是孤鸾命,生来克丈夫?)

  命生我是命煞,才来煞夫婿。(我是凶煞神,才来煞夫婿?)

  算命人家先生,不会排八字,(人家算命先生,不会排八字,)

  做媒人家老妇,不懂分吉凶。(人家牵线媒婆,不懂分吉凶。)

  择日进安床,怕已犯日破,(择日来安床,恐已犯破日,)

  选时入铺席,怕已遇空亡。(选时来铺席,怕已遇空亡。)

  脚穿入鞋红,我戴服上头,(脚穿红鞋子,头戴白孝帛,)

  身穿进衣花,我结麻入纽扣。(身上着孝服,结麻入纽扣。)

  发我的黑黑,难做娘第二,(我头发正黑亮,难做他人娘,)

  刘海我的点点,难做母到后。(我刘海尚点点,难当后人妻。)

  看上咱的公公,缺少兄掺弟,(看到咱公公,缺少兄和弟,)

  看下咱的婆婆,没有嫂同姑。(看到咱婆婆,没有嫂和姑。)

  贤夫你的归世,香炉倒脚野菠萝,(贤夫你辞世,香炉跌树下,)

  郎君你归阴,香火跌脚墙。(郎君你归阴,香火倒墙脚。)

  公公咱的老年,谁个跟你理?(公公已年迈,哪个替照管?)

  婆婆咱的老岁,谁个跟你查?(婆婆已年老,谁人跟料理?)

  正月人家要贺年,你没有份子,(正月去贺年,没有你的份,)

  二月到初二,你没有份名。(二月初二日,没有你的名。)

  三月是清明,哪个垫土上?(三月清明节,谁替你上坟?)

  四月人家要播种,哪个跟点谷?(四月播稻种,谁人给你播?)

  五月到初五,哪个来包粽子?(五月端阳节,谁来包粽子?)

  六月人家要插秧,哪个跟你插?(六月要插秧,哪个替你插?)

  烧纸是在七月,哪个替剪衣?(七月烧冥纸,谁人裁纸衣?)

  八月到十五,你没有份拜月。(八月十五日,不见你去拜月。)

  登高是在九月,朋友找你丢。(登高在九月,朋友找不到你。)

  十月人家要祭祀谷神,你没有饭煮。(十月尝新谷,你无新米煮。)

  冬至在十一月,哪个来安虎?(冬至在十一月,谁人来安虎?)

  年完入夜黑,你不回围炉。(年终除夕夜,你不回围炉。)

  笼册你的叠叠,哪个跟你理?(你书笼一沓沓,哪个替你理?)

  文章你的沓沓,哪个替你看?(你文章一沓沓,谁人跟你看?)

  纸笔摆在上桌,哪个接你写?(纸笔摆桌上,哪个接你写?)

  砚墨放在上架,哪个替你研?(砚墨放架间,谁人替你研?)

  拿册你不离手,邻屋夸透透,(你拿书不离手,邻居个个夸;)

  读书你不断口,里村赞齐齐。(你读书不绝口,村里人人赞。)

  宗师刚刚开场,你就厌不考,(宗师刚开场,你就厌不考,)

  主考刚刚过海,你就躺不起。(主考刚过海,你就卧不起。)

  开科人家要考才,你就厌荣贵,(开科要考才,你却厌荣贵,)

  出榜人家要评卷,你不想功名。(张榜要评卷,你不想功名。)

  读书你多年,功劳落下海,(你读书多年,功劳掉海里,)

  窗学你的奋气,功劳落下池塘。(你发愤苦学,苦劳沉湖底。)

  奋气人窗学,哪肯辞孟轲,(你发愤去苦学,哪肯辞孟轲?)

  立志入读书,哪肯弃仲尼。(你立去读诗书,哪肯弃仲尼?)

  彭祖人家吃老年,你不学彭祖,(彭祖享老年,你不学彭祖,)

  王勃人家个死早,你学样王勃。(王勃短薄命,你去学王勃。)

  颜回人家贤才,量禄三十一,(颜回是贤才,寿才三十一,)

  曾参人家孝义,吃寿七十三。(曾参讲孝义,享年七十三。)

  学样人家曾参,就有好吉世,(学好曾参样,就有好结局,)

  袭业人家颜回,去哪有排场。(沿袭王勃路,哪会有幸福?)

  夫君你个天折,叫做十冤枉,(夫君你死早,可谓十冤枉,)

  妚侬我做寡妇,叫做百难为。(贱妾我守寡,可谓百凄凉。)

  被子张我自己遮,有边冷边暖,(被子我自己盖,有边凉边暖,)

  床张我自己睡,有边暖边凉。(空床我独个睡,有边暖边凉。)

  鸡鸣要起生火,睡忘哪个来叫?(鸡啼要生火,睡忘何人叫?)

  织布误过时候,有哪个来催?(织布误过时间,有谁个来催?)

  挑水若是肩痛,哪个来接肩?(挑水若是肩痛,何人接担子?)

  砍柴若是疲累,谁谁个去帮手?(砍柴若是累倒,哪个去帮手?)

  头热与脚凉,哪个来听候?(头热与脚寒,何人来侍候?)

  死力与软气,哪个来照顾?(死力与弱气,谁个会照顾?)

  心事若是痛快,我告诉给哪个?(心情若愉快,我能告诉谁?)

  心事若是愁闷,有哪个安慰?(心情若愁闷,有何人安慰?)

  死生都已分路,到几时才相遇?(死生已分路,几时才相遇?)

  阴阳都已隔界,到何处才逢互相?(阴阳已隔界,何地才相逢?)

  树桂须离月亮,咱才有相遇,(桂树须离月亮,咱才能相逢;)

  银河须离母鸭,咱才有逢互相。(银河须离母鸭,咱才能相遇。)

  织对你的鞋新,没有穿过脚,(给你织的新鞋,没有穿过脚,)

  缝条你的衣新,没有穿过身。(给你缝的新衣,没有穿过身。)

  衣新挂在头床,哪有你气汗,(新衣挂在床头,哪有你汗味,)

  鞋新放在上架,不知脚去哪。(新鞋放在架上,不知脚去哪。)

  口门狗吠汪汪,我以为你返回,(门口狗汪汪吠,我当是你返回,)

  旁屋猪叫唔唔,我以为你回来。(屋外猪唔唔叫,我当是你归来。)

  睡觉我还睡梦,见你回来叫,(睡中我还做梦,见你回来叫,)

  起床要去迎接,你已转后去。(起身要去迎接,你已转背去。)

  顿数我若要吃,流鼻涕做顿数,(膳食我若要吃,鼻涕当膳食,)

  膳食我若要吃,水眼做膳食。(饭菜我若要吃,泪水当饭菜。)

  饭碗我端在手,不送得人口,(饭端在手里,难以送人嘴,)

  菜条我挟入筷子,不吃得下喉。(菜挟筷子间,难以咽人喉。)

  情愿死跟随你去,又怕丢下母亲,(愿死随你去,又怕丢下婆婆,)

  情愿倒下跟随你归世,又怕抛下父亲。(欲亡随你走,又怕丢下公公。)

  丢下母亲咱的老年,我死目不闭,(丢下年老的婆婆,我死目不瞑,)

  抛下父亲咱的老岁,我死心不甘。(丢下年迈的公公,我死心不甘。)

  听喉父母专专,来替天份子。(专一侍候公婆,来代你本分,)

  料理官娘透透,来顶你份名。(全力料理爹娘,来顶夫名分。)

  做斋进报孝,引你脱水府,(做斋来报孝,携你脱水府,)

  超度进亡幡,引你回家园。(超度人亡蟠,带你返家园。)

  夫君你脱地狱,你安心自在,(夫君你脱地狱,你宽心自在,)

  郎君你升上天,你逍遥快乐。(郎君你升天府,你逍遥快乐。)

  名讲妚燕抱庞,没有夫婿官,(名传抱庞坏燕,没有夫婿官,)

  人传女儿三光者,没有官夫婿。(人说三光之女,没有个丈夫。)

  命凶都已定成,咱难逃脱命,(命凶已注定,咱难逃脱命,)

  天地都已催使,难逃脱天地。(天地已支使,难逃脱天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1-12-28 17:00:44
  要给个红脸,涯叔要短信认证,留存手机号十几年前的,早已弃用。没法给红脸,唉
作者:火山石桥 时间:2021-12-28 17:02:35
  妚燕哭夫词,有图片吗?
作者:小平民天然呆 时间:2021-12-29 11:19:51
  感谢您的记述,让我们了解到了庞妚燕这位才女,仿佛活灵活现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作者:打印奥奥 时间:2021-12-29 12:39:24
  过来看看
作者:zljzhy0538 时间:2021-12-31 00:20:25
  九泉倘遇夫君面,请认微尘不染身。

  感谢作者辛苦整理,让我们了解这样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和才女的传奇。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