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朗村塱的古森林揽胜

楼主:takesun 时间:2022-03-01 21:27:32 海南 点击:745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蒙钟德航拍下朗村

  下朗村塱的古森林揽胜
  文/王锡均

  下朗村旧时叫霞朗村。霞光朗照村庄,多美的名字呀!后人嫌“霞”字笔划多,写的不方便,便以同音的“下”字替之。下朗村靠近万泉河边沿,仅包括下村、中村、上村、朗田、文霞、花桥6个村庄。
  下朗村这6个村庄房屋建于万泉河冲积土层之上。因土层狭窄悠长,俗叫“鸡藤土”。在这土层上建房屋,每山屋从前至后,超不过7座同向排列的屋宇。该村所建之房屋,均坐南向北。村后南向万泉河。因村屋皆建在土层脊顶平地上,村后建的房屋,后庭所剩庭土不多,仅延伸几米,便跌落成坎。
  村后坎下,便是一个好宽阔好悠长的村塱。有的塱地向河边伸延百余米乃至二百米,最狭的塱地,也有八、九十米。下朗村6个村庄,从下村、中村、上村、朗田,文霞至花桥,纵向1.5公里。可见下朗村的塱地,是个宽阔而悠长的地盘。塱地之南,又是个落坎,坎下则是距万泉河不远的河滩沙地了。
  下朗村的塱地,是万泉河丰厚肥美的冲积土层。旧时,几乎每年万泉河都发一、二次洪水,洪水暴涨,不浸村即浸塱。那滚滚的洪水,带来的尽是浑黄的泥土,洪水退后,留一塱稀烂烂的泥土。长年累积,塱地形成肥美丰厚松软的泥土冲积层。
  下朗村的塱地,是个“插支筷子也发芽”的地方。塱地上生长的植物特别繁多。什么树都有。叫得出名的有椰子、海棠、苦楝、荔枝、龙眼、菠萝密、大榕等。叫不出名的就更多了。因塱地丛生的树木丛林,有固土护塱保村之作用,因而下朗村,不管是下村、中村、上村、朗田、文霞、花桥,还是王姓、姚姓、符姓村民,自明清入村以来,都定下个村规民约,塱中的树木,除自种的母生,海棠、苦栋、荔枝、菠萝密等用材树,可以砍伐用于建筑房屋桁料外,自然生长的野生林,一律不准砍伐。这一不成文的村规民约,从入村先民起,一代又一代传承,成为全村人共守的律条。即使是一九五八年,那个变了色调的“大跃进”、建“高炉”、砍树大炼钢铁“疯了”的年代,下朗村的干部,为护塱保村,宁可到山上去砍树,塱中的树,一棵也不让砍。村人如此爱树护树,因而塱地上的自然林,至今树龄两百年以上的古树,遍塱皆是。
  笔者是下朗下村人。有幸居住在这片古森林相伴的村中,也有幸时常到塱中走一走,领略这片古森林郁郁苍苍的壮观。有时,我走下塱坎,步过河滩,到河中戏水,偶一抬头,向塱中的古森林眺望,见那塱地上蔚然耸起的莽林,层层迭迭,笼笼相拥、簇簇相偎、茫茫苍苍一大片。有风从万泉河上吹来,这绿色林带,便翻卷成浪,忽高忽低,荡荡漾漾,像绿色的海浪在翻卷。有时,这绵延逶迤的林带,由于天空云聚云散,阳光变幻而出现不同的林段,有不同的色斑,有的墨绿,有的浅青,有的嫩黄,美极了。


  
  有时,我从下村塱地起步,过下村、中村、上村、朗田、文霞,一直走到花桥村尾,在长达1.5公里的塱地上,一棵棵树身如汽油桶或水桶般大的古树,令我目不暇接。每走几段,都有树林构成的一幅幅奇景,让我感受大自然给我的馈赠与享受。在下村一处接近塱坎的地上,有几棵相距几米矗立的大树顶枝桠上,竞缠绕上如网的藤条植物。这藤条不知如何攀上树顶上,却又将密织成网的藤萝,从树顶垂吊下地。继而又向塱坎边伸延。几棵树上的藤萝,都是这个样子,在树顶缠绕成网,又垂吊下地,再而向塱坎边爬去,最后,缠绕在一起,互相纽结,互相攀扯,缠绕成一个巨大的藤条大网,把几十平方米的塱坎全部铺盖。这千万条藤萝节上,长出密匝匝状如牛蹄大如手掌的绿叶。从树顶垂挂下地,有如绿色的布帘披挂,又如绿色的瀑布从树顶奔泻流淌。而铺展在塱坎边的藤萝,有如铺展的一幅巨大的绿地毯。这种千万条藤萝创造的自然奇观,凝视它,鉴赏它,不能不说是一种精神的享受。

  在中村塱地靠近塱道的地上,有一棵树头比水桶还大的古树,青苔色的树皮,经不起岁月风雨的剥蚀,已脱落成斑斑驳驳,露出一幅幅一渍渍棕色的树质。然而这棵古树,巨大的树干高耸云天,树于顶上长出的铁杆繁柯,交叉虬结,撑起蓬蓬的巨大华盖。它遮天蔽日,侬侬俨俨,形成一大砣的态势。站在树下,抬头向上一望,只见天空被树叶、撕成小纸儿一样的碎片。那高耸向天粗大的树干上,飞来一只全身翠绿色的啄木鸟。这只啄木鸟,身子附着树干,时而向上移动,时而向下移动。每次移动,都头动嘴动,啄着树身,发出“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的声响。不知是它在啄吃树身上的小虫,还是一种惯性的动作。那“咯咯咯”之声,好大好响。在这塱地的古森林中,半公里都听得到。这啄木鸟的鸣叫,使本已很幽静的古森林,变得更幽静了。这时,我蓦地想起,南北朝诗人王藉生写的那句名句:“蝉噪材愈静,鸟鸣山更幽”。这鸟的鸣叫,是一种天籁之音。你只有在森林中,才能感受这种天籁之音呵!



  
  在中村村塱,我见到一棵立在塱道旁的大树,那直标标立起的树身,竟然从树头裂开一个高一米,大有十公分的树洞。这个树洞,是这段树身年代久远枯朽而造成的。这个树洞甚至透穿那边的树皮,见到一小片白光。可以说,这个树洞,已使这段树身剩下一个空壳。然而,树洞旁边还有纽结的一垂垂树骨皮,还青条条的支撑着这棵大树直矗高空。在树身半腰和树顶上,依然伸枝展叶,扬扬洒洒,把它的绿色洒向蓝天。一位村民告诉我,这棵树叫杨桃树,每年盛夏,它照样开花结果,因它的果汁太酸,没人敢品尝,果子落的一地。这种身残志坚不倔挣扎存活,展现闪光生命存在的老树形象,今我每每走到树前,都佇立良久,默然起敬。


  
  在朗田村一户人家居宅之后几米的地方,傲然耸立一棵几人合抱不过的古榕。它的树态特异,在丈把高的树身上,长出一条条偌大的气根。这气根斜斜地你挤我挨的累累垂垂的伸向树头地面,扎于土中。这些气根有的大如牛腿 ,有的如人的手臂,有的如搭瓜棚的木柱。有的气根伸着,又裂开分叉,长出两条向下伸,伸着伸着,又合两为一,纠结成一条。这些气根,有的皮色棕红,有的灰褐,有的白中透红。这庞大的气根家族组合,身姿之粗大、壮伟、傲岸,把榕树树杆撑上半空。在半空营造一派苍苍茫茫的绿色巨大华盖,其荫影宠罩有半亩之地盘。听村民说,这棵古榕,原是附着一棵龙眼树生长的。它越长越大,并长出许多气根像章鱼的脚爪,把龙眼树捆绑包裹,占领其阳光,吸收其营养,绞杀其生机,吞噬其身躯。听村民说,上世纪五十年代,有人还见龙眼树挣扎着从榕树包裹的围困中露出几枝树尾,而且每年春天还开花结出一摞摞龙眼果。过了半个世纪后,龙眼树却被古榕吞噬而彻底消失了。这种一树绞杀一树的自然界奇特现象,令我感喟叹息不己。


  
  最撩人眼目的是下村与中村塱地上的三棵木棉树。在下村塱地的两棵,在那条水泥塱道的左侧,相距十几米,均直标标高耸。高达三十余米。中村塱地那棵,处于塱坎之下河滩地上。这棵木棉树,树身比那两棵还大。它的树干浑圆粗大,调调直直,从众树丛中挺身而出,直插苍穹,高达四十余米,把身旁的大树撂于身下。它皮厚而青,杂以灰褐色,还有醒目的条纹。每年春节后元宵前,万泉河上吹来了春风,这三棵木棉树撑开的枝桠都开满了花。木棉的花,红如火炬,人们远远就能看到下朗村塱地绿树丛中耸起一簇簇红艳艳的花团。像一团燃烧的火熖,把塱地上郁郁苍苍的绿色林带染成“万绿丛中一点红”的醉人景观。今年农历元宵那天,我又一次走过塱地,到达河边,转头眺望塱地上 那逶逶迤迤的林带,用相机拍下那“万绿丛中一点红”的景色。木棉花,又叫英雄花,它是英雄的象征,是革命的象征。它太美了,我欣赏着,蓦地,那首脍炙人口的海南民谣,从我的嘴中诵出:
  毛 来过五指山,
  英雄树下歇过马,
  临行浇下一瓢水,
  红艳艳的开满一树花。


  附 记
  下朗村塱的古森林,隐藏于万泉河畔,长期不为外人所知所见所识。如今,终于有人揭开了它神秘的面纱。
  去年下半年,石壁镇委镇政府领导深入下朗村调研时,意外地发现,下朗村塱这片保存完好的古森林,在诸多乡村中实属罕见,可说绝无仅有。该镇立即同市资规林业部门联系,派专家前来考察,考察发现塱地上的树种有37种之多,而树干大如汽油桶的古树,有100多棵。下朗村塱的古森林,能保存下来是个奇迹。是石壁大地上珍贵的人文景观。其珍贵,不仅保存古树多,它还展现下朗村民,民风纯朴,有爱树护林的高尚美德。它又是一种历史文化。它具有旅游开发之价值。该镇立即争取上级政府部门支持,列入政府投资乡村振兴重点项目,并结合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四治”专项行动,打造沿万泉河绿色生态长廊。可以期待。下朗村塱古森林,将成为全市乃至全岛全民共享之自然生态资源。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6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akesun 时间:2022-03-02 01:11:05 海南
作者:北海道08982016 时间:2022-03-03 12:10:31 海南
  好贴,风光奇美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