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读岑家梧故居(浅记出自澄迈县的文化大师——岑家梧)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22-03-21 08:12:49 海南 点击:441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岑家梧是海南省澄迈县岑后村人,出生于1912年,在1966年去世,是中国当代民族学者和民俗学者,被学界称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一代宗师”,是澄迈县历史上罕见的影响力较大的文化大师。

  

  初次了解岑家梧,是因为前两年受德国人史图博关于海南岛黎族考察笔记的影响走进黎族村庄,回来查阅《黎族现代历史资料选编》(琼崖文库系列),发现有若干岑家梧的文章,随手一查发现竟然他是澄迈人,大吃一惊,之前从未听说澄迈有这位学者。查资料得知岑家梧是20世纪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民族学家、人类学家、历史学家和文艺学家,被学界称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的一代宗师”,他一生以研究学术为职志,在30余年的学术生涯辛勤耕耘,为后人留下了近200万字的珍贵文化遗产。上世纪三十年代,他在日本留学三年间连续推出的《图腾艺术史》、《史前艺术史》和《史前史概论》三部专著,并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一举成名,在30-40年代岑家梧与费孝通并称“南岑北费”。岑家梧在我国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做出卓越贡献的一代文化宗师,倍受学界景仰。

  

  2020年1月底的时候,我在东山镇办事,路过永发镇的时候想去岑后村看看,但是碰到新冠疫情比较紧张的时候,岑后村把进村的路封了,我只能抱憾离开。2021年10月,我专程前往岑后村,走进岑家梧出生和早年生活的地方。问了村里的乡亲后,我来到岑家梧故居处,望着一片荒草,不禁感触世态炎凉。岑家梧故居立有一石碑,正面“澄迈县文物保护单位 岑家梧故居 澄迈县人民政府 2012年6月28日公布 澄迈县人民政府 2019年11月15日立”,背面“岑家梧故居,坐西南向东北,长12.5 米,宽9米,为土石建筑,座落于西南东北走向的一个陡坡,房子大部分已损毁,地基处散落木石构建,故居为文化大师、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用设备究(此处有误,应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金江居士注)的开拓者、中南民族学院教授、副院长岑家梧故居”。站在地基边上,只见荒草丛生,如果没有这块碑,没人想到这是澄迈县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学者的故居。

  
  

  岑家梧故居上方的坡上有村里的岑氏宗祠,布局和省内其他地方的宗祠差不多,但是里面有两处专门为岑家梧建造的事迹介绍尤为显目。一处是侧墙上的碑刻,由岑启利整理的“一代宗师 山高水长——缅怀岑家梧先生”,简要记载了岑家梧先生的生平,指出岑家梧先生是海南人民的光荣,是澄迈人民的骄傲,是岑后村宗亲们的骄傲;另一处是挂在墙上的“辉煌人生 大师风范——文化大师岑家梧先生传略”,由岑运全撰写,较全面地介绍了岑家梧先生的生平和学术成就,号召“为完成他未就的事业,踏着他的足迹继续前进。后续子孙必须以加梧公为榜样,勤学苦练,攀登科学高峰,为祖国为人类做出巨大贡献”。岑家梧年少时家境贫寒,父母在他孩童时就相继去世,由次兄和家姊抚养,上高小时学校较远,常由家姊接送,高小毕业后随人至广州打工,随后在几位堂叔的资助下完成学业,直至入日本东京立教大学习史前考古学。岑家梧从14岁离开故土,再也没有回到过岑后村。岑家梧只回过3次海南,1930年代一次,1950年代两次。其中50年代的两次由于公务在身,他没能回到老家岑后村看一看,只是和家姊在海口见了面。

  
  
  

  虽然岑家梧学业有成后很少回到故乡,但是他对故乡海南有着深厚的感情,1932年他就与同乡王兴瑞合著《琼崖民俗及其他》,他是琼剧最早的研究者之一,他发表了《开发琼崖的一点意见》,岑家梧在上世纪中早期便走进海南黎族地区开展田野考察,写出不少海南黎族的著作,对于现在即将要消失的黎族古代文化来说,尤为重要,比如《海南岛黎族“合亩”制的调查研究》、《海南岛黎族的纺织工业及历史上的“吉贝”问题》等著作文章,至今认识研究海南黎族重要的参考文献。在上世纪初,以史图博为代表的的西方学者已经对黎族做过多次考察,而岑家梧等中国学者通过对黎族地区进行深入的田野考察,提出中国人,尤其是海南人的学术观点,更加难能可贵。近日笔者在查阅《黎族合亩制论文选编》(詹慈 编,广东省民族研究所,1983年)时,其中第一篇就是岑家梧的《海南岛黎族“合亩”制的调查研究》,后面有若干篇论文都是基于这篇论文的进一步研究。岑家梧在中南民族学院任教的时候,对海南学子别有关爱,也在他的学风德行的熏陶下,后来成为建设海南的精英。他常常叫海南学生到他家里去,探讨学业,也说一说海南的事情,顺便说说那多年未曾出口的澄迈话。岑家梧出差带回来或者托人从海南带来椰子、菠萝蜜等特产,告诉孩子们这就是老家的东西,他特别喜欢听琼剧,电台里一有琼剧播放,他就一定守在收音机旁收听,一边听一边还跟着哼唱。有一次海南琼剧团到武汉演出,兴奋的岑家梧带着孩子去连看数场,又在家里宴请剧团成员,他经常讲起海南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他总是跟孩子们说,你们要记得家乡人。他总是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带全家人回海南岛老家一趟……

  

  1966年9月,岑家梧因为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被定为“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不幸离世。岑家梧先生去世过早,在其正积蓄能量准备干事业的时候,不然或许他能为海南甚至中国奉献更多的人类学和民族学研究成果。岑家梧去世后,他的夫人冯来仪不顾种种威胁和迫害,四处奔走,要求给岑家梧平反,并且南下北上寻找资料,日夜伏案操劳,独自完成了岑家梧多部遗著的一次次出版。2017年11月,海南出版社出版了《岑家梧文集》,收入目前所能收集到的岑家梧的主要著作,按发表的时间顺序,辑为四卷。《琼崖文库》编辑委员会、广东省立中山图书馆、海南省图书馆、海南师范大学图书馆对《岑家梧文集》的编辑工作和资料的收集给予帮助,尤其是岑家梧先生之子岑龙先生和岑鹰先生对《岑家梧文集》的出版给予大力支持。

  

  近日,我阅读了《岑家梧文集》。我不是民族学和民俗学专业的研究人员,只是普通的海南人,因此看《岑家梧文集》并没有每篇文章都仔细阅读,选择性地阅读了和华南地区相关的文章,还有部分简短的文章,其余部分留给日后详细阅读。第一卷的《琼崖民俗及其他》自序介绍了他和王兴瑞合著该书时的缺陷和声明,《琼崖岛民俗志》是今日了解海南近代民俗的佳作;第二卷的《海南岛黎人来源考略》是我了解海南岛黎族来源的主要文献;第三卷的《开发琼崖的一点意见》对即将解放的海南岛情况表示担忧并对如何开发海南岛提出了相关意见;第四卷的《广东史前时代的文化》、《发现的新石器》提到的石斧等史前遗物我曾在乐东琼南历史文化民间博物馆有见到,《关于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研究的一些问题》对我目前在各地走访有积极的借鉴意义,《海南岛黎族“合亩”制的调查研究》、《海南岛黎族的纺织工业及历史上的“吉贝”问题》、《黎族母系氏族制的遗迹》、《宋代海南黎族和汉族的联系及黎族社会经济的发展》等文章对我了解黎族有重要参考价值。

  

  岑家梧之前澄迈县未曾有在国内甚至亚洲范围内如此影响力的学者(笔者水平有限,可能尚有其他学者笔者未能熟知);岑家梧之后至今日,澄迈县尚未有第二位学者有如此巨大的成就。岑家梧少年父母双亡、中年丧女之痛、长期经济窘困、战争时期的颠沛流离、历次政治运动中的意外劫难……种种厄运,都没有阻止他创造属于自己的传奇。岑家梧这种“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精神是值得澄迈人学习的。我走过省内很多名人故居,罕见有像澄迈这般容不下一间岑家梧故居。只见澄迈各处各种寺庙拔地而起,金碧辉煌,教育方面目前也在全省处于不突出的位置,我想如果岑家梧先生的事迹如果让更多的人知道,是能激发大家奋斗的精气神的。我希望岑家梧先生故居能够重建起来,甚至我希望岑家梧先生陈列馆能建起来,希望这一天的到来不太远。

  

  谨以此文致敬岑家梧先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1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书的故事 时间:2022-03-21 15:36:36 海南
  支持,这样对我们文化影响重大的先生应该值得建一所纪念馆,向大众,尤其是我们的下一代好好宣扬先生的精神。
作者:阿海南 时间:2022-03-21 18:56:25 海南
  海南本就缺少文化大师,岑家梧先生应值得有一座纪念馆,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22-03-26 17:19:11 海南
  @书的故事 2022-03-21 15:36:36
  支持,这样对我们文化影响重大的先生应该值得建一所纪念馆,向大众,尤其是我们的下一代好好宣扬先生的精神。
  -----------------------------
  希望能建成
楼主金江居士 时间:2022-03-26 17:19:26 海南
  @阿海南 2022-03-21 18:56:25
  海南本就缺少文化大师,岑家梧先生应值得有一座纪念馆,
  -----------------------------
  是的,希望能建成
作者:宋剑 时间:2022-04-18 11:32:30 海南
  仔细阅读了您最近发的几篇内容,挖掘了好多澄迈的文人名士,他们都值得好好地宣传,让新一代人学习,感谢!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