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的回忆

楼主:残念浮云 时间:2011-06-08 12:52:00 点击:13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王子与钱包的回忆
  霓虹灯映照着本是漆黑静寂的街道,不繁华,但不缺乏斑斓。
  王子喜欢在凌晨的时候站在退喧的繁华街头一角,这里有酒吧,有餐馆,有脂粉妩媚穿着暴露的女人,有满脸疲惫衣冠不整的男人,有虎背熊腰满身纹身的壮汉,有稚气犹在却刻意装扮成熟的少年,他们,组成着深夜的音符,演绎着一个个都市的故事。
  王子默默念道:“或许,灵感从此而来!”
  一位浓妆粉末打扮,妩媚暴露的女人从酒吧里走出,当即将与王子擦肩而过的时候,忽然停留在王子面前,双手搂住王子的背后,同时慢慢滑向王子的臀部,脸逐渐靠近王子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娇滴滴地低声道:“帅哥,需要什么特殊的服务吗?”
  再心坚神定的男人在这位风情万种的女人面前,都肯定会和王子一样,被抚摸得身体一阵酥软,被香水迷得神魂颠倒,很多时候,理智与冲动在瞬间较量,往往,魔鬼会战胜天使。
  不知是灯光散发的余光,还是妩媚女人身上红衣的映衬,王子腼腆的脸泛着红光,羞涩不苟言语的王子结巴起来,缓缓说道:“我……我……”话还在喉咙里并没有发出,却突然被妩媚女人双手推开,一首领着黑色包包叉着腰,一手竖起中指顶着王子的头,凶巴巴的喊道:“老娘不做你生意了,看你就知道是个穷光蛋!”妩媚女人立即转头就走,变了个人似地。
  王子呆立看着距离只有五步之遥的妩媚女人,尴尬的自嘲了一番,脸上满是渴望,目光中流露出来的如同初恋分手时女孩狠心得只留给你背影,那种不舍,难过。
  “美女,你似乎拿了一些不该拿的东西吧!”一位满脸疲惫衣冠不整的男人挡在妩媚女人的前面,手上拿着一个工作证在她面前晃了晃,随机妩媚女人一脸惊恐,拉开黑色包包取出一个干瘪的钱包递给男人,男人双手接起,妩媚女人这才漫步离去。
  王子脑海里并没有停止运转,出现着如此一幅景象:王子卷起双袖,英雄般的华丽丽出场,万千瞩目于一身,前面那位受人欺凌的女人表现得一副可怜巴巴的摸样,眼神中透出无助的目光,王子每踏出一步都象征着正义力量的存在,大喝一声:坏人,今天我要警恶惩奸。敌人一脸的惊恐,吓得双腿发软跪倒在地,双手合十,眼泪鼻涕一落千丈一泻千里,低声哀嚎求饶:英雄饶命。周围响起一片片欢呼声,代表胜利代表正义的掌声在人群中爆发,美女依偎在旁,正当香吻亲下来时……
  疲惫男人双手抱着钱包,注视着面前这位嘿嘿傻笑的小伙子,疲惫男人说道:“喂,兄弟!兄弟……”在美丽的空想中一下子回到现实,王子似乎把现实和空想混肴了,当缓过神来时,眼前只有这位疲惫男人,妩媚女人早已消失不见,王子立马做出英雄出征钱的预备——卷起袖子。失神中的王子没有留意自己穿的是短袖T恤,就连那句“坏蛋,今天我要警恶惩奸”也要脱口而出。
  疲惫男人惬意的一笑:“兄弟,我真被你逗乐了,你的钱包被那女人偷了,我帮你拿回来,你竟然还想卷起一件短袖的T恤,还傻乎乎的说了句‘坏蛋’,接下来是不是想说‘哪里逃’?哈哈,你真是乐死我了。”
  疲惫男人一手挥动紧握着的钱包,一手捧腹大笑,王子尴尬得浑然不知所措,伸手去捉男人手上属于自己的钱包,可无奈疲惫男人挥动着的钱包无法让王子捉住。片刻过后,男人总算恢复正常,把钱包递给王子,脸带笑容说道:“兄弟,真有你的,钱包还你,不用谢我啦。”疲惫男人转身要走。
  王子看着疲惫男人的身影,心中涌出一种哀伤:“大哥,心情好点就回家吧,别让老婆等太久!”
  疲惫男人转过头来,清澈、目光如炬的眼神变得模糊,这可能如同每个人身体都有一块软肋,或许是一句话,或许是一件物品,或许是一只宠物,一旦拨动他的心弦,再坚硬的外壳也不能包裹起极其软弱的一面。男人故作无事说道:“你怎么知道我的心情不好?”
  王子迎面走去,瘦弱的身子和字字铿锵的话语形成鲜明的对比,重重的打在疲惫男人的心弦:“你全身上下西装革履,腕表领带都是知名品牌,能消费得起这种品牌的人一定是体面之人,工作压力的强度再大也不能把三十而立的人压垮,尤其你正值意气风发指点江山,却衣冠不整,满脸疲惫,胡渣子凌乱不堪,不修边幅,必是受到烦心之事所扰,最重要的一点,你手上无名指有一个脱下戒指的明显痕迹,似乎是刚摘下戒指不就,而且我从你身上还闻到一个酸臭味,所以我敢断定,你心情不好,而且是跟你的老婆发生矛盾,再结合你现在这副摸样,我猜测你至少有三天没有回家。”
  男人丝毫没有露出半点异样,只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小兄弟,咱们去喝一杯吧。”
  铃声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王子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Yeavol”,毫无半点犹豫的挂掉,男人看着这一幕仿佛有点熟悉,不禁问道:“为什么不接?”
  王子正想回答,铃声又响起,那音乐“忐忑”袭来,王子递给男人:“那你替我接吧!”
  “喂?”
  “王子,你总算听我电话了?你的画稿还有七天的最后限期,再不交就别来取稿费了。还有上次的画稿是什么狗屁玩意,简直是垃圾,浪费我时间,你知道我的时间有多宝贵吗?我还要编辑,还要排版,还要去催像你这种垃圾交垃圾给我看,我都快疯掉了,我要的是回忆,是memory,do you know?就像你曾经吃过一块蛋糕,那你就拥有一份甜美的回忆,后来你发现那块蛋糕是过期的,你拉肚子了,那你就拥有一份痛苦的回忆,再后来你发现那份蛋糕是你老婆做的,明知道会拉肚子还要吃光,那你就拥有一份无奈的回忆,再后来你发现那份蛋糕其实只是你老婆在蛋糕店买的,你可以满腔怒火的去找那间蛋糕店算账,那你就拥有了一份后悔的回忆。你明白我表达什么吗?我要的就是可以体现悲欢离合阴晴圆缺的回忆,你还需要我给你解释什么叫回忆吗?我知道你不懂,好吧,我详细跟你说……”
  男人的手迟疑的放在挂机按键上,最终按下,心中的包袱忽然一松,过了不久,“忐忑“铃声继续响起,男人犹豫片刻,还是接了。
  “王子哥,老衲错了,老衲每天为你敲经念佛,为你斋戒沐浴,保佑你有一副强壮的体魄,将抗的身体,敏捷的思维去创作出举世敬仰的作品……”
  男人这次并没有迟疑,按下挂机按键,随即按下关机按键。男人和王子相视而笑,他们在笑什么?老衲确实参透不了。但若是拥有相似经历的人会心相视一笑,便能揣摩彼此的心思,或者这就是他们相笑之处吧。
  一间东北饺子店里,靠窗的角落坐着一位大男人和小男人,桌上摆着一瓶空的红星二锅头,各种荤素菜没被糟蹋,刺鼻的酒精气味和荤素菜散发出来的香气缠扰在一起,散发着一种奇妙的感觉,在王子看来,像一把钥匙,能打开别人心扉,畅所欲言的钥匙。王子和男人很有默契的安静的坐着,虽然王子肚子的确有点饿,但好像谁也不愿意去打破正在酝酿的沉默,直到……
  “老板,再来一瓶小红星。来,小兄弟,别客气,吃点!”
  正当王子拿起期待已久的筷子时,男人一手握住王子拿起筷子的右手,脸颊微红带点醉意的说道:“小兄弟,你没结婚吧,你知道婚姻是什么吗?婚姻就是扼杀一个男人自由的坟墓,甚至连保留一点回忆的权利都被扼杀了。”
   虎背熊腰满身纹身的壮汉左手领着一瓶小红星,右手捧着一碟饺子,笑容满面憨厚的样子,说道:“请慢用。”
   疲惫男人接过小红星,扭开后灌了一大口,或许是酒太呛,疲惫男人不禁咳嗽起来,眼脸中带点泪花,男人继续说道:“知道吗?大学的时候我过得很苦很苦,那时……”
   回忆似乎回到男人的思绪……
   大学的时候,出身贫苦的我未曾来过大都市,对一切都十分好奇,什么都很有新鲜感。但或许是来自农村,在很多势利的人眼中我就是一个乡巴佬,他们表面上与你交好,实际上背地里骂你厌恶你,甚至有时候会弄一些恶作剧来作弄我,本来我这个人就比较腼腆,渐渐,我变得越来越自卑。甚至一度有退学的念头,但是一想到父母辛苦一辈子为我供书教学,我就忍下来了。我暗自发誓,总有一天,我会把那些曾经鄙视过我的、作弄过我的人踩在脚下!我努力,我坚持不懈,我不怕劳苦的学习,去参加各种社团活动,体育活动,经过时间的洗刷,我身上那种乡巴佬的气味被洗脱得一干二净,同时,我也渐渐成为了专业乃至学院里的一个耀眼明星。那时我身边的同学不再排斥我,也不会背地里骂我乡巴佬,即使依然会有一小部分人对我带有敌意,但不要紧,获得大多数人的人认同这就足够了。我对自己的脱变感到开心,但我知道,有一个人她比我更开心。
   她叫小慧,从来就是一位平平凡凡的女孩,没人会去留意她,没人会去注视她,她就像一棵树上的一片叶子,但对于我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我孤独的时候,我难过的时候,我迷茫的时候,她都陪在我身边,我们就像不分离的兄妹,或许情侣,在校内到处都留下我们的身影,图书馆,球场,跑道,林荫小道……学校里面每一个地方都是我们的回忆。本来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不会招人妒忌,不会惹人不喜,因为我们都是如此的平凡,如此的不引人注目。直到我出色的表现,我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即使我的名气大了,但我从来没有嫌弃过小慧,但忽然有一天……
   “大哥,先擦擦眼泪吧!”男人并没有接过王子手上的纸巾。反而用衣袖往眼泪擦去。
   忽然有一天,她疏远我,我旁边不再有她的身影,我真不明白是什么愿意导致。那时候我就读的大学是军队编制改制的,学校里都一直保留着军队作风,关于恋爱这种作风问题在学校是看得十分重的,但我和小慧相处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根本就不会出现什么作风不良的问题,我真不懂。我记得我曾经跟她说过:“以后我努力,娶你。小慧!”每次她都是嫣然一笑,默不作声。从那时开始,我们变得陌生,每当我向前一步,她就后退一步,我甚至拉扯着不让她逃离我的身旁,我大声哭喊:“你别走,我求你了,别离开我。”我甚至不像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哭喊。你知道她说了一句什么吗?她流着泪,带着哭腔:“对不起!”就那么简单的三个字,却重重的打在我的心脏,“轰隆”,你想象过听到自己心脏被拍打声音没,你听到过没?我没有再哭,我看着眼前小慧留给我的背影,我忽然觉得很陌生,我下跪,我哭喊,我放下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她都可以视若无睹,那我还有必要苦苦挣扎和坚持吗?
   在那段不堪回首的痛苦日子时,一位叫小依的女孩走进了我的世界,我知道,她尝试取代小慧在我心中的地位,但我依旧对她不冷不热的,或许伤心的尽头就是麻木吧。
   过了不久,学院来了通知,大学生入伍可以降低入伍条件,复员以后依旧可以续读,而且可以修双学科,同时还能获得一笔不菲复员费。接到了通知,我不顾家人的反对,不顾及小依的感受,我报名了,而且很幸运,低度近视眼的我也被录取了。当我接收到入伍通知书那一刻,我满脑子想到的就是小慧,在校道里奔跑满心喜悦希望尽早和小慧见面,当气虚喘喘冷静下来时,才发现小慧早已经不是小慧。恰好小依经过,看到我满头大汗气虚喘喘的一样,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怜惜,她举起手利用衣袖不怕脏不忌讳的帮我擦汗,那时,我蹲坐在地上,看着小依,我感动了,甚至有一种错觉她是小慧,一位守候着我的女神。那一刻,我真想把她抱起来哭泣,但我没有,我把我的感动把我的委屈收起来,换成一副甜蜜快乐的表情,我拿起手中的入伍通知书,递给小依:“小依,我……谢谢你!”本来想说一大堆话,却开不了口。当小依听到我说出“谢谢你”的时候,她竟然哭了,到现在我都不清楚她为什么哭泣,或许是替我开心,或许是终于打开我的心扉吧,从那时候起,我认定了她。
   学校为我们入伍大学生举办了一场入伍仪式,举办完后,便是一个欢送仪式,我眼中只剩下小依一人,小依一直在我耳旁唠叨着注意这样注意那样,虽然唠叨,但我感到无比幸福。小依深情的对我说:“我会等你回来。”当我发现她双眼通红时,小依立刻扭过身去,背对着我说道:“我去帮你买点吃的,路上吃。”小依就小跑离开了。我还浸在幸福时刻,那个曾经与我形影不离的小慧出现了,她躲在一角,偷偷的注视着我,直到小依消失在我的视线里面,她才缓缓走来。
   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正视过小慧了,当她走得越来越近,我才发现,本来单薄的身子变得瘦弱,本来润白的脸色变得苍白,心在抽搐。小慧还是那么安静,每次靠近她的时候,就会平静下来。小慧与我对眼相望,互相从对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镜像,没有波澜壮阔,没有雷电交加,如同一潭死水,不带有半点感情的腔调:“一路顺风,送给你!”小慧丢下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转身离开,甚至连让我说谢谢的机会都不给。
   我拿着手中的礼物,看着小慧的背影,那种感觉似曾相识,那一幕幕跪下、痛哭的悲伤又再次传遍全身,直到听到远处传来小依的声音才把我惊觉,我慌忙理一下情绪,把礼物收藏在身后,为了不想让小依误会,我不希望这一个小插曲破坏我和小依之间的感情。小依似乎也没察觉什么,把一大堆吃的喝的递给我,还嘻嘻哈哈的调侃我:“不准喜欢除我以外的男人女人!”我习惯性摸摸小依的脑袋,这种亲切的举动我还真是头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现,毕竟是要入伍了,相信不会有什么队长在监督的,但我却遗漏了一个人。小慧,她还是躲在那一角偷偷的看着,这一切都被她收尽眼里,那时,我毫不在意,现在,我却深感悔意。
   本来以为在大学这个大环境里面,同窗之情并不多珍贵,不会有一个跟你感情平平的同学为你流泪。当我和其他入伍的同学登上汽车,离别的气息才萦绕弥漫在空气中,挥之不散甚至越演越烈,我透过窗看着那些曾经一起读书一起运动一起吹嘘的嘴脸,看着那些不曾熟悉的同学眼中的泪痕,听着窗外同学们为我们演唱着军训时学过的军歌“我是一个兵”,不争气的眼泪在眼眶中打滚,划过脸颊缓缓而下。原来,那时候才发现,那时候自卑的我一直是自己认为别人排斥我,认为自己是乡巴佬,是我没有早点学会去融入这个大家庭,这一刻我彻底明白,我总是被主观给蒙蔽。
   车子缓缓启动了,窗外的同学慢跑跟随着,小依已经哭成泪人,车子已经开离十米,小依依旧不依不饶的跟随,一边哭,一边大喊:“我会等你回来的!!”我哭了。包括车上的其他同学,忧伤会蔓延,众人都低声哭泣,只有我,不顾颜面放声痛哭。
   “以后我会努力,娶你!小依!”
   男人彷如回到车上那一刻,放声大哭,此时此刻已毫无仪态可言,如同孩子一般哭喊,根本顾不上自己的形象。直到手中被喝光安静倒在桌上的小红星,男人才从思绪中抽离出来,“老板,给我酒。再来一瓶小红星!”王子心中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甜的,酸的,离别的,即使眼中依然很淡定的忍住泛起的泪光掉下,却不能阻挡自己的思绪跟着男人追忆。
   王子说道:“加多一瓶!”
   听到王子的声音,男人惺忪的眼睛这才缓缓睁开,然后毫无力气的说道:“小兄弟,你知道小慧送给我的礼物是什么吗?”并没有等王子回答,男人便从衣服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钱包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钱包保养的很好,但岁月的痕迹依旧印证着钱包的年久,一丝丝微不可见的裂痕在灯光中烁烁生辉,在王子看来,钱包的意义早已超越本身的价值,即使前面堆放着金钱、荣誉,也不可替换,从他小心翼翼的堆放就知道了。
   “八年了,这个钱包一直身边,它坏了,我修,任何时候我都不允许它离开,我要带着它,见证我的成功!”男人说着一巴掌两巴掌得拍打着自己的脸,我没有拉住他,因为他是一名,军人!
   车行驶在陌生的路上,离愁的情绪也逐渐消散,这时我拆着这份礼物。当我看到这是一个钱包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开心吗?简直是欣喜若狂,因为她还记得,还记得我们的誓言!那时候我每次对她说:“以后我会努力,娶你!”她总是沉默,直到她疏远我前段时间,小慧脸带羞涩得对我说:“如果有一天,我送一个钱包给你,我就愿意嫁给你。”月色笼罩,花香醉人,意乱情迷得我第一次亲她,她并没有反抗,我抱着她,亲切的呵护着:“明天送我一个钱包,好吗?”
   小慧突然从我的怀抱中挣脱,眼神中不再迷离,认真的说道:“我送给你钱包的时候,是你已经有能力使用这个钱包,去装载成功,荣誉,金钱,和我,这一个钱包不是普通的钱包,它的背后包含着责任,未来,一生的赌注。你还愿意让我送给你一个钱包吗?”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措手不及,我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反驳,不是我不愿意,是我不敢,我不敢对小慧下这样的承诺,无法实现的承诺或者没有条件实现的承诺,最终带给对方的只有伤害。
   自此,她如风飘逝,我无法捉紧她,也无法靠近她,也无法触摸她。她好像就这样消失了。但是,在这个时刻,她把“钱包”送给我了,这是包含“责任、未来、一生的赌注”还是只是普普通通的钱包?我无法理解,于是我重新放回到礼物盒里面,好好躺着,等我回来,我才敢把你带在身上。而且,入伍哪需要用钱包的,于是,这份礼物被我一直尘封起来。
   然后,想到这,我脑中浮现出两个人,小慧,小依,该如何取舍,我真是一个王八蛋。
   三年来,军旅生活让我彻底改造成一个男人,汉子,身体更魁梧了更强壮了,皮肤也黑了,在这里面,如同军歌《咱当兵的人》歌词中所说,青春年华,热血儿郎,渴望辉煌,赢得荣光。我不辞劳苦不畏烈日不惧寒霜,只因我是一位军人。即使有时候我痛得哭爹骂娘,但我与家人与小依聊天都不会嗯半句伤痛之意,因为他们已经饱受着对我的思念之苦,我不能再让他们对我有半点担心之情,我是军人,我是汉子,我能扛得住。
   跨过山越过海,军旅生活三年如一日,再次经历离别思愁,再次珍惜战友情,再一次醉倒再一次痛哭。
   这三年来,听着小依的毕业,求职,失败,沮丧,入职,升职,如何抵挡着社会追求他的男人的攻势,我忽然发现,小依就像一位等待着我归来依靠的老婆。我曾经不止三次跟小依说过遇到好的就好好争取,结果换来的都是电话里头无尽的哭泣,直到我认错哀求还一声媳妇老婆的呼唤着才罢休。这三年来外面的世界一定变化很大吧。不要紧,我回来了,再过多两年,我把所有学科修完,我就会让家人,让小依,过上好日子!
   似乎,一位叫小慧的女孩,一份尘封的记忆被遗忘了。我长大了,仿佛只学会捉紧眼前能捉紧的,那些曾经的记忆被一点一滴的消亡,直至消失。
   我复员了,在摇摇晃晃的火车中安静的坐着,我平静的翻开我那些物品,拿出那个泛黄的礼物盒,钱包还是那个钱包,只是缺少了昔日的光泽,取而代之的是带点奏折和布满淡淡灰尘的表面。我轻轻拭擦着,用我的衣袖,脑海中全是她,小慧,三年你过得还好吗?你结婚了吗?还是你已经生孩子了?我翻开着钱包,放照片的地方有一张用来固定的卡片,当我拿出来正想扔掉的时候,才发现了这几个字!”
   男人突然狼哭,相比之前的哭泣,现在的他可以用声嘶力竭来形容,男人的哭声直接传入我的心窝里面,店里已经没有其他客人了,其他桌子上的事物并没收拾,可以说周围乱七八糟。而王子的身边也多了两个听众,那位店老板纹身壮汉,还有一位稚气犹在却可以装作成熟的少年。他们同样感受着哭声带来的听觉冲击,心中的震撼和忧伤单单被这份哭声牵引出来。男人突然倒下,声音也截然而止,当我正准备站起来扶起昏阙的男人,男人再次爬起来,口中默默喊着:“我是军人,不会倒下!”除了脸上挂着的泪痕证明男人曾经哭泣过,似乎眼神中不留痕迹,平静,或者是一潭死水。在医学角度看来,过度的悲伤达到人无法承受的限度,体内会分泌一些对应的激素让其恢复正常,但如果耐受能力过低的话承载的激素过多就会产生负效应,通俗点来说这叫“回光返照”。我静静地注视着男人,并没有打扰他,让他过度一下平伏一下。而身旁的那位稚气少年却按耐不住,略带悲伤的说道:“大哥,写着什么字?”当我意识到该阻挡少年的话时,才发现太迟了。幸好,并没有出现我所担心的情况。
   男人默默念着:“什么字,是写着什么字?”然后低下头轻轻的说道:“上面写着‘如果有一天我送一个钱包给你,我就愿意嫁给你。除非,我死了’。”这一刻,我相信任何在场的人都会如同我一般,把压抑已久的眼泪一倾而下,挥洒在这片悲伤的坟墓里。纹身壮汉双手拭擦眼泪,少年甚至头伏双手而泣,偌大餐馆里,四个男人,三个在失声痛哭,一个在继续平静的诉说他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回到学校安排的宿舍,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躺在还没打扫灰尘遍布的床上,口中一直唠叨着“我死了……”跟小惠的生活情景再一次如同电影快速回放,把她离开的时候所说的话,所做的微小动作重新浏览,她躲在一角偷偷看我,她当我靠近的时候避退,生怕我有半点的不舍。
  “如果有一天,我送一个钱包给你,我就愿意嫁给你。”
  “我送给你钱包的时候,是你已经有能力使用这个钱包,去装载成功,荣誉,金钱,和我,这一个钱包不是普通的钱包,它的背后包含着责任,未来,一生的赌注。你还愿意让我送给你一个钱包吗?”
  “对不起!”
  “一路顺风,送给你!”
  我不吃不喝,足足过了一天,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一股熟悉的声音,小依,她来了,小依温柔得轻声道:“你被我捉住了,快出来见我,可恶的家伙,竟然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可恶可恶可恶!”
  好像我就是这么一个可恶的人。
  小依不依不饶得叫道:“不玩啦,我想见你,立刻,马上,开门!”
  我也想见你。小惠。但还能再见吗?
  门外的小依不再说话,取而代之的是低声的哭泣,哭声也逐渐变大。直到小依放开喉咙哭道:“我说过,我会等你回来的,你说过你会努力娶我,现在你回来了,你竟然不见我……”小依的哭声让我明白珍惜眼前人,让我重新回到了现实。我站起来,本来虚弱的身体忽然一下子有了动力,打开门,门外的一缕阳光照得我眼睛刺痛,小依站在我前面,不顾我身上多脏多丑,飞扑搂着我,她没有说一句话,一直哭,搂得越发紧密,而我的双手也最终落在小依的背上,彼此紧紧相依为一起。
  “小依,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恩!”
  “小慧她怎么样了?”
  “小慧在你入伍以后不久就退学了,听说有病!”
  “恩,我们结婚吧,我手上还有点钱,你愿意吗?”
  “我愿意!!”
  当男人把故事诉说完之后,大家都似乎恢复了平静,不过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美好的结局。疲惫男人眼神也不再迷离,酒精的效用也失去了。彼此再次陷入了说故事前的寂静。纹身壮汉首先打破了沉默:“老弟啊,我敬佩你是军人,我干一个!”纹身壮汉手中的小红星一干而尽,接着追问道:“不过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你知道这样的一个消息后明明如此难过,去不去找她,这有点说不过去吧。要是老子,肯定天涯海角都把她追回来!”
  疲惫男人浅浅一笑:“老哥啊,你试试站在我的位置想想,如果你身边已经有一个爱你的人,那你再去寻找你爱的人有什么用?何况,对于小依,我根本就不忍心再次去伤害,无论她爱我也好还是我爱她也好,爱情的归宿也只是亲情。至于小慧,我找到她又能怎么样?得知她死去的消息?我更难过。重新和她走到一起?小依受伤害。正因为那时我明白这个道理,我才不希望小依再受半点伤害!”
  幼稚少年也追问道:“大哥,我不懂,是喜欢就喜欢嘛,两个都喜欢,她们愿意就两个都要啊,不愿意只能挑一个就挑个漂亮的啊!”
  疲惫男人正要说话,王子却抢先回答道:“那是爱,不是喜欢,爱一个人就容不下另外一个,至于漂亮不漂亮,你觉得年迈的老人还能看得出漂亮不漂亮吗?爱是一生一世,喜欢有时只是一分一秒!”
  王子看着疲惫男人,轻叹道:“继续吧,为什么这几天出现矛盾了?”
  疲惫男人双手擦起手中的钱包,看不出一点表情:“结婚五年了,从来没和她吵过一次架,本来以为可以就这样温馨的度过一辈子,最近我得到一些消息,当时是小依通过一些手段让小慧离我而去,我甚至一度认为是小依逼走小慧,如果小慧还活着,睡在我枕边的人就可能不是她小依了!”疲惫男人说得激动,双手捶打桌子,眼中血丝、青筋暴露,如同发狂。
  王子拍打着疲惫男人的肩膀,叹息道:“大哥,你先听我分析一下。小依是爱你,在爱世界里面无分对错,既然小依过去用一点小手段逼小慧远离你,那她能不清楚你们的事情吗?你用了八年的钱包,你说她会不知道这个钱包对于你的意义吗?她有没有逼你换掉钱包?她有没有在你睡觉的时候偷偷扔掉钱包?如果小依当时是知道小慧的病,根本就不会用小手段逼走小慧。如果小依在不知道小慧有病的情况使用小手段,一直不舍得离开你却不得不离开你的小慧恰恰能让自己得到一个放弃的理由,原因,是那个纸条,‘除非,我死去’,大哥你理解错了,死,不一定就是生离死别的死,可以是心死。你明白么,她选择在你离开的时候就退学就证明了一点,她心死了。要让对方遗忘对自己的爱,最好的方法就是先让自己死心。对于一个毫不在乎自己的人,任由你如何海枯石烂痴心一片也只是无济于事,因为心已死。小依对你的感情你需要质疑吗?小依忍受你对钱包5年的相思,你还好意思不会再让小依受伤害?你自己有没有想过,你的诺言兑现了没?”
  疲惫男抬起头,平伏下来,欲言又止。诺言?似乎兑现了,似乎没有。
  王子继续说道:“你再重新想想,你对小依公平吗?小慧活在你的记忆里,她永远是你脑海深处中最宝贵的记忆,小慧活在昨天,那么,小依则活在你今天,难道你希望明天,小依就成为你昨天的记忆?我想你应该明白我所表达的是什么,该怎么做,你也应该明白!”
  天空泛着鱼白色的光亮,疲惫男人与王子站在十字街头中,疲惫男人吸了一口香烟,王子看着天空漂浮的白云,就像一个个满载记忆的钱包。
  “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
  “大哥,我叫王子,那你的名字呢?”
  “王子,谢谢你,我有你的电话号码了,晚点告诉你!我回家了。”
  ……
  “喂!”
  “谁啊,神经病啊,哪个龟儿子这么早打电话过来,王子你个王八蛋,王八蛋是你……啊,好好,王子哥,那我后天就过去你那里取画稿,好的,好的,没事,我习惯早起的,早上天气寒啊,注意保暖……”
  
  “王子:
   我戴上结婚戒指,在小依耳边说:‘明天能送我一个钱包吗?’
   谢谢你。
   庆真希”
  
  庆真希、慧、依的故事完了,那么下一个故事什么时候再出现呢?
  王子:噢对了,我那干瘪的钱包也该换了,是不是也该把前度赠送的钱包换掉呢?有没有人愿意送一个钱包给我?
  
  
  备注:
  “如果有一天,我送一个钱包给你,我就愿意嫁给你。”
  “我送给你钱包的时候,是你已经有能力使用这个钱包,去装载成功,荣誉,金钱,和我,这一个钱包不是普通的钱包,它的背后包含着责任,未来,一生的赌注。你还愿意让我送给你一个钱包吗?”
  我要的是回忆,是memory,do you know?就像你曾经吃过一块蛋糕,那你就拥有一份甜美的回忆,后来你发现那块蛋糕是过期的,你拉肚子了,那你就拥有一份痛苦的回忆,再后来你发现那份蛋糕是你老婆做的,明知道会拉肚子还要吃光,那你就拥有一份无奈的回忆,再后来你发现那份蛋糕其实只是你老婆在蛋糕店买的,你可以满腔怒火的去找那间蛋糕店算账,那你就拥有了一份后悔的回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ZhuiMeng0123 时间:2011-06-08 13:40:25
  呵呵,俺看见了一个失去了尊头的人:)
作者:出售一半1 时间:2011-06-08 13:52:07
  一个失去了尊头的人余下的没有什么了,那怕你说得再溢美,在很多人眼里却是一钿不值,轻如鸿毛
楼主残念浮云 时间:2011-06-08 14:05:47
  @出售一半1 2011-06-08 13:52:07
  一个失去了尊头的人余下的没有什么了,那怕你说得再溢美,在很多人眼里却是一钿不值,轻如鸿毛
  -----------------------------
  正解-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