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西场的芦苇(转载)

楼主:有缘人818 时间:2012-10-11 12:09:00 点击:13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盐城西场的芦苇
  作者:李纯涛 文章来源:《湖海》杂志 时间:2011-4-11 15:31:34
  故乡是生命的出发点,是远行的起点。我童年少年的生活,都是在盐城射阳耦耕西场度过的。凝望手表秒针匀速的转动,思绪不免穿越到那段懵懂艰辛的岁月,回想当年青涩又温馨的往事,追忆那时那地与兄妹及表哥表弟们的质朴情谊……,历历在目,恍如昨日,留给我的是永久记忆和无限感想。
  当年的家在贫瘠的盐碱地上,远离村庄的土墙老屋,毫无退路地紧挨在大港河边。大港河水深数尺,清澈剔透,既是村民们的生命之河,供人们饮用淘漉,也是芦苇繁衍生长的佳境,年复一年,生生不息,同时也成了我童年的乐园,带给我无限的乐趣和无尽的回味。清明一过,碧波荡漾的河岸边,一夜间齐刷刷地蹿出嫩绿鲜灵的芦苇,时间不长,便旺盛地生长成亭亭之躯,密集成一片墨绿的青纱帐。在我那土地并不肥沃的家乡,只要有水的地方,哪怕是很小的一方水塘、一条小沟,无一处没有葱郁的芦苇,那是我故乡的一道独特风景。那时节,我常常独自跑到大港河边,默默地注视着那一望无际的青绿芦苇,听着那不知名的小鸟的啼鸣和小虫的轻吟,以及微风拂过苇叶发出的沙沙细语。没有人声,只有天籁的交响。从那苇丛深处透出一股蓬勃的生命活力和神秘而强劲的吸引力,令我常常流连与感怀。
  拨开挺直的苇杆,走进密不透风的苇丛,整个世界便缩小成一个青翠欲滴的空间。苇叶从不同的角度舒伸过来,抚摸着我稚嫩的脸颊和裸露的手臂,那种深入心底的感觉,就如同母亲的亲昵抚摩,让我感到无比的舒畅、无限的亲切。这时我也会伸出手去,摸一摸那粗过手指的苇杆,捋一捋那凉润滑腻的苇叶,从心灵深处与芦苇进行一次亲密的对话与交流。有时也会扯下一两片苇叶,折叠成芦哨,尽情地吹着,那单调却朴质的哨音,带着苇叶丝丝缕缕的清香和一个少年放飞的心情、无限的遐想,从大港河稠密的苇丛中,飘向原野,飘向万里无垠的天空。特别是那明月高照的夏夜,置身大港河的苇丛边,更感觉到一种如洗的宁静。上有明月皎皎,下有河水淼淼,萤火虫穿行于森森的苇丛之中,一闪一闪,明明灭灭,激起了河面粼粼波光,蛰伏于苇叶上的蝈蝈和苇根处的青蛙一起放开了清亮的歌喉,将宁静的乡村冲刷得更加静谧平和,勾勒出一个美妙无比的童话境界。
  在故乡人特别注重的春节、端午节和中秋节三大节日中,端午节与芦苇更是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节前一天的大清早,父亲便会从大港河跳动着晶莹露珠的苇丛中,折回一大抱肥硕无瑕的苇叶,放到大木桶中浸泡洗涮干净。下午母亲早早地淘好一盆糯米,再用剪刀剪去苇叶根部的硬蒂。这时父亲那干惯了农活的粗糙的双手变得灵巧无比,几调羹糯米,三两片苇叶,在他的手中三绕两绕,就魔术般变成了一只结结实实的三角形粽子。傍晚时分,在我卖力地拉着风箱的“啪嗒、啪嗒”声响中,盛满粽子的铁锅里的水开始沸腾。那蒸煮后的苇叶的清香,由淡而浓,从厨房中向外扩散,随着袅袅的炊烟和逐渐聚拢的暮色,与左邻右舍的粽香混合在一起,很快便弥漫并充盈了大港河两岸。也就在我们兄妹贪婪地享受着苇香浓郁的粽子时,从父母那里我们知晓并拉近了与一个两千多年前古人的距离。屈原那忧国忧民、愤而投汩罗的壮举,深深地震撼了我稚嫩的心灵。在饱享苇叶清醇香味的同时,屈子的精神也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渗透进我的灵魂深处。那宁折不弯的个性,亦如我家乡的芦苇,无论高矮、无论粗细,绝没有一棵曲腰弓身生长的躯干。成年后读到法国哲学家笛卡尔的“人是一棵会思想的芦苇”时,我感到异常贴切、亲切无比。人性中的忍耐和坚毅恰如芦苇,这便是人生的最好注脚和诠释,也更加深了我对芦苇的敬意和怀念。
  当秋风裹挟着寒意,一阵紧似一阵地穿过芦丛,苇叶开始枯黄,苇顶开出大团大团灰白的芦花,起伏出一波一波的芦花浪,细小的苇絮随风漫天飞扬,充满了乡村的角角落落,昭示着又一个季节的降临与轮回。记得有一天,大风从黄昏开始便在毫无遮拦的村庄里横冲直撞,随着夜幕的降临愈加肆无忌惮。我家那老屋在狂风中颤抖着,整个大地也似乎在颤动。蜷缩在被窝里的我,感到房屋随时都可能被吹走、被吹塌。在这心惊胆战的时刻,人的感觉器官变得异乎寻常的灵敏。大港河水被狂风卷起的哗哗浪响,芦苇丛痛苦挣扎的呜呜哀鸣,清晰无比地占据了我的整个不眠之夜。我似乎看到了芦苇们被呼啸而过的狂风一根根拦腰折断,残枝败絮在空中乱飞、在地上乱滚。我那可爱的芦苇丛就这样被这可憎可恨的风给毁掉了,泪水不知不觉便涌出了眼眶。翌日早晨风停了,我却懒懒地不愿起床,实在不忍心看见芦苇丛颓败的惨象。在母亲几次三番的催促下,我才极不情愿地下了床,出门第一眼看到的情景加重了我的伤感。家门前落叶满地,那棵粗如手颈的泡桐树,上半截已经没了踪影,只呈现出残留着树汁的新鲜断痕。然而不经意的抬眼一瞥,我却发现我那大港河的苇丛依然还在。起初我以为是幻觉,直到飞奔近前,才真切地发现,一点不错,在秋日的艳阳下,那芦苇们依然一根根地挺拔着,那轻轻摇曳的姿态一如往日,就像昨夜根本没有经历过那场浩劫。我被深深地震撼了!这一支支细细的苇杆,为何能在树断叶落的狂风中没有被吹折,就是因为他们根连着根,棵棵紧紧地生长在一起,互扶互帮,连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后来看到现代著名画家陈之佛用赭色画的芦苇,并在苇叶上抹上一层厚厚的雪,许多人对此不能理解,我却从中体悟到画家用画笔传达出的中华民族坚韧刚毅的民族精神。“丹青难写是精神”,这就是大画家的睿智,是超越常人的高明之处、高超所在。
  入冬后,父辈们带着磨得锋利的镰刀,成群地走进芦荡,开始收割熟透了的芦苇。在镰刀的利刃与脆硬的苇杆不断相触的唰唰声中,芦苇一片片安安静静地躺到了河滩上。夕阳的余晖斜斜地涂抹在大港河的水面上,将父亲他们抡着镰刀的手臂与曲成弓形的脊梁勾勒得充满张力并富有温情。这一幅割苇图牢牢地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使我懂得了劳动的伟大,时时给我一种温暖、警示和鞭策。被收割掉芦苇的大港河两岸裸露出一片狼藉的芦根,散落着一层焦黄的残叶,天空和大地立时变得空阔和寂寥,河水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机,平添了几分萧瑟之气。然而我知道,芦苇还活着,它们不会死,在冰封的泥土下,有冻不僵的芦根,就有割不完的芦苇。待到来年春风一吹,又会新生出一片郁郁葱葱的芦苇荡。也就是大港河和河里的芦苇,也曾给我留下过无数难忘和感动。那一年的小三十晚上,母亲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添置了过年的新衣,就把我身上穿得发白的旧条绒上衣脱下来,不顾河面已结上薄冰,淌河跑到几里外的耦耕堂,到染坊里染了黑色,回来迅速晾干。大年初一早上,我穿着这染色的新衣服,感觉特别的开心体面,高兴地去外婆家拜年。为了儿女们的健康成长与自信自尊,父母亲甘心把什么苦难都扛到他们的肩上。
  割好的芦苇,被一捆捆搬进家中分拣。细矮的留做烧饭的柴禾,很是经烧,灶火通红通红,饭喷香喷香。粗长些的,一部分直接编成了“笆”,用来盖房,躺在床上,一睁眼就看到那密密光滑的苇杆,感受到的是家的温馨。在乡村小学的教室里,仰头看到的也是这样的“笆”,让人感觉到无比的亲切。另一部分用石磙碾压制成芦篾,编制成长长的“折子”用来圈放粮食,我的家乡一直采用这样的方式来囤粮。芦篾也可用来编成提放东西的“篮子”,那时的少年每人都会在放学后背着这样的篮子出去挖猪草。更多的是编成席,铺放在床板上面,农村的孩子都是在这样的席子上呱呱地来到了人世间,并长大成人,为人父母,代代更叠。芦苇无私地馈赠给我故乡人以财富,也造就了他们勤劳的品格,赋予了他们坚韧的心性。那石磙碾压芦苇的情景和芦苇被碾爆发出的清脆声响,常常会毫无察觉地走进我的梦境,萦绕在我的耳畔。
  在那物质极度匮乏的岁月,那柔软的芦花,曾帮助我抵御严寒,给我以无限的温暖。没有棉花做垫被,母亲便将芦花厚厚地铺在席子上,那暖和劲,绝不亚于现在的羊毛垫、羽绒垫。没有布料做棉鞋,母亲会用芦花夹杂着细布条儿编织成“毛窝”鞋,那种透心的舒适与暖和,可以说现如今的孩子们是根本无法想象和体会的。不知有多少个冬日的夜晚,土屋内柔和的煤油灯光,平静而祥和。我跪坐在床柜的一角做着功课,油灯就着我,母亲伴在我身边,一言不发地做针线活。母亲守着我的童年、少年,一直到我去县城读书。在昏黄的油灯下,母亲把鞋底上的针脚排列得比我写的文字还要整齐。有时候,我写着写着便进入了梦乡,醒来却发现一字不识的母亲正盯着我的作业本,满脸洋溢着喜悦之情。那神情比欣赏她自己做的针线活还要专注。油灯朴素的光芒和“毛窝”鞋舒心的温暖,深深抵达我童心深处,将不可磨灭地伴随我今生今世。
  在西场,我读完七年级(那时小学和初中连着上),之后我兄妹7人都先后离开曾经温暖庇护过我们的芦苇和老屋。但那透明的大港河,茂盛的青纱帐和当年给我温暖快乐的老屋,已留存于心,凝成一块理想圣地和精神家园。永远记得语文老师别有意味的寄语,“就做郁郁葱葱的芦苇吧,它们不择土壤,不惧风雨,不逐名利,洒脱里蕴涵着刚毅,朴实中透着灵性,虽没有禾苗的娇宠与尊贵,却多了一份自立与豪放;虽少了点竹子的抱负与伟岸,却浓缩了竹子的气节与骨影”。从西场出发,凭着贫寒农家少年子弟改变命运的虔诚赋予我的奋进意识,我考入了高中,开始在县城的学习和生活。
  那日黄昏,在我目前工作的所属地,大纵湖的芦荡迷宫,湖中芦荡与当年大港河上的芦苇别无二致,在秋风中摇曳着灰白色的花朵。我凝视着落霞渐渐映红那一大片芦花,它们在天地之间波浪起伏,像涌动的火光……我仿佛又回到了故乡西场,因为两地芦苇唱着同样的歌,没有幽怨,没有感伤,给我一样的美感和生命气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我知道,芦苇已牢牢地根植于我的灵魂。我即使走得再远,也走不出母亲那慈祥的目光和故乡那浩渺的芦苇荡。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常剑勇 时间:2013-04-08 03:34:23
  欣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