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到荼蘼的故事--白描

楼主:罗尔only 时间:2013-02-13 10:54:00 点击:6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她在一次与妈妈同去的酒会上遇见了他。他穿Calvin Klein的西服,极简约的样子,走到她面前,低头对着她胸前的别针说:“真漂亮。”说完嘴角的笑意却闪过一丝狡黠。她下意识地往后一躲,拂过一缕发丝来挡住耳垂,她知道他是注意到的却是她发间闪烁的耳钉——他虽然有意低着头,但他狡黠的目光却是瞥向她的发间。
  她看他一眼:“别告诉我妈妈。”
  他看她:“你多大了?”
  她不回答,却说:“我妈妈不让我戴这个。我不知道,但她想让我很规矩,因为我还在上学。”
  他低低地扯了嘴角一笑:“哦。”
  她瞪大了些眼睛,目露诧异,说:“你这是,在幸灾乐祸?”
  他收起笑容,做了一个异常正式,甚至正式的夸张的表情,说:“没有。”对她举一下酒杯,然后转身挺直身子走了。
  她在后面,盯着他的背影,撇下嘴,不甘心地跺了跺脚。
  小心翼翼地把头发将耳垂遮挡好,她走进酒会交谈圈,妈妈把她拉过来,她举杯对他们祝酒,妈妈跟她介绍这是你什么什么阿姨什么什么叔叔。然后妈妈跟她说:“这是你商泽霁叔叔。”她不自觉地向上翻了一下眼珠,接着快速恢复正常表情,甜甜地笑容灿烂地道:“泽霁叔叔好!”男子灿然一笑:“贝儿好!”“你很像孙红雷!”她依旧灿烂道。男子灿烂的笑容停滞住,嘴角尴尬地扯了扯,发了一个“哈”声。沈书贝又是笑得很明媚。妈妈瞪她一眼:“书贝,说什么呢!”商泽霁哈哈地干笑着。沈书贝白他一眼,对妈妈吐了吐舌头。
  她悻悻地走到一边,心里“啧”了一声嘀咕妈偏袒那条大尾巴狼。想了想又心道:就算是因为客气也是偏袒!一个人在角落里晃着手腕盯着酒杯里转动的晶红色,商泽霁从后面走来在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下。“哎,你……你真觉得我像孙红雷啊?”她抬眼看了他一眼:“嗯。”他像是做了一个深呼吸,说:“我长得,真那么……?”她皱着眉啜了一小口杯里的酒,舌头吐吐的,真辣啊。“又没说‘长得’像。”白了他一眼跳下高脚凳夹着酒杯转身走了。

  明媚的下午,沈书贝和同学放学后一起回家,身上穿着整齐的校服,背着宽带子书包。商泽霁开着车缓缓地沿着街边随来:“哎,沈书贝!”沈书贝侧头斜了他一眼:“你来干什么?”商泽霁对着她身后的同学说:”嗨美女,要上车兜一圈么?“同学在她身后拉拉她,有点胆怯又小心翼翼:”哎那人是谁啊?”沈书贝手臂抱胸看着这两人,头撇到一边。商泽霁坏笑地看看沈书贝,笑着对同学说:“上来吧!”这个笑容让人没有什么抵抗力。沈书贝最后只能跟着好友随着上了车。


  商泽霁开了车顶的篷,边开边与同学有说有笑,同学羞涩的小脸微微漾起红色,很有兴致地沉浸在与他的话题中。商泽霁笑眯眯地在后视镜中看了沈书贝一眼,沈书贝白他一眼撇过头去。他微撇头对同学说:“有人说我长得像孙红雷,我像么?”同学惊讶地说:“怎么可能?你可帅多了!”顿了顿,又喃喃道:“你的魅力可是跟他一样压慑人……”商泽霁灿然露齿一笑。淡淡瞥了一眼后面的沈书贝。她最后一句话沈书贝却没有听到,只道同学是花痴地夸他。只以为商泽霁是得意地炫耀,便又没好气不屑地回瞥他一眼。

  商泽霁在一处路边停下,让同学下了车。同学已经离家很近,她开心地看着商泽霁,却又不舍地跟商泽霁道别。沈书贝开了车门随着下车。商泽霁淡淡地把头一摆,说:“沈书贝不能下车。”同学有些诧异又有点惊愕地看着他,又看看沈书贝。沈书贝却头发甩了甩,飒爽地站出了车。商泽霁淡然一笑,对同学说:“我受沈书贝妈妈之托来接她。”同学张了张了嘴,看了看沈书贝。沈书贝说:“不是!别听他的!咱们走……”商泽霁打断她:“许桃泽小姐,早点回去别让我担心,路上小心点。”许桃泽乍是受宠若惊,手足无措只紧张地道“是”,然后对沈书贝说:“拜。”又不舍地看了看商泽霁,转身走了。

  沈书贝“哎”了一声,又只能立定在原地看着一个好友背信弃义,和另一个无耻之徒在实施阴谋诡计。“怎么,还不上车么?”商泽霁胳膊搭在车门上,俯身笑对着她。沈书贝瞥了他一眼,脸阴得可以:“我自己能回去,你不用送了。”“那你走啊,”商泽霁做了个请的动作,“我目送你。”沈书贝紧了紧背包,迈开步就走。走过他身边时他一把拽过了她回来,她大叫了声“放手”,他继续用力把她拉进怀里。她奋力挣扎挣脱出一只手臂“啪”就是一巴掌。“对不起,叔叔。”她跳到一边,冷冷说。他伸手捂住半边脸。


  那边忽然走来一个穿制服的人,“哎,”他看着他们俩,“车不能停这里。”手一指,“赶快开走。”商泽霁往车里钻,对沈书贝道:“走吧。”沈书贝脸阴着一步不挪。“我不走。”制服人急躁道:“你看你停这里像什么话,我得维持这里的秩序!再不走给你开罚单了啊。快走快走!”不耐烦地把沈书贝往车里推搡。沈书贝也火起来:“我不上他的车!我跟他不认识!”制服人员继续推她:“要吵架你们回去吵!”突然沈书贝抬腿踢向他,制服人抱腿痛声惨叫,沈书贝甩开他往前路疾奔出去。制服人反应过来,气急败坏,扭头大吼:“竟敢殴打执法人员!站住!”一瘸一拐忍着腿的疼追了上去。沈书贝奋力奔跑,但还不抵后面忍着痛的制服人跑得快。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前方靠停过来一辆黑闪的别克,商泽霁探出头:“快上来。”

  沈书贝目光复杂盯着别克,犹疑了一下,跑过去纵身跃进了车。

  制服人员在后面气急败坏大叫:“别克死样!今天的罚单你是收定了!你等着收单子吧!”低头记下了车牌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