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杂种”二进城(小说)(修改稿)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1 16:33:00 点击:429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杂种”并不小,如今怎么也有八十岁了。而且进的也不是什么大城市,是本县的县城。

  先说说“小杂种”的来历。

  “小杂种”姓王,是本县王庄人。他爹王树正在抗日战争时期,是抗日游击队的队长。还有个副队长,姓许,参加游击队前给地主扛活。不知是常年干活的缘故还是怎么的,老许的一双手特别大。有一次和日本鬼子短兵相接,老许使的是匣子枪,没刺刀,硬是凭着一双大手,把一个小日本鬼子的脖子掐断了。打那以后,大家给他送了外号——“许大手”。

  由于这支抗日游击队一直在本地活动,有时队伍到了王庄,王树正队长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许大手”也跟着一块儿去,吃嫂子烙的大饼摊鸡蛋。那时“小杂种”还小,一见老爹和许叔叔回来,高兴地不得了,特别是对老爹和徐叔叔的匣子枪,爱不释手,总想摆弄摆弄。“许大手”见了,一把夺过来,骂道:“小杂种,这个玩儿不得,走了火,把小鸡子打掉了,怎么娶媳妇!”

  有时候,队伍在王庄住上几天,“小杂种”也到队伍上和其他叔叔玩儿,“许大手”见了,也是“小杂种,小杂种”的叫,其他叔叔们也跟着叫。后来,“小杂种”发现了一个秘密:队伍上的叔叔们都互相叫“同志”,和老百姓也互相叫“同志”。“小杂种”就问队伍上最有文化的叔叔:同志是什么意思呢。叔叔告诉他:“大家的劲都往一处使,把日本鬼子消灭干净,建立一个新中国。所以大家就都是同志。”这下“小杂种”不干了,找到老爹和许叔叔,说:“我也要打鬼子,建立新中国。为啥不叫我同志,叫小杂种?得改过来!”老爹听了哈哈大笑,说:“叔叔们那是喜欢你。”“喜欢也得叫同志。”“小杂种”坚持。许叔叔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叫同志了。”打那以后,“小杂种”天天盼着长大。

  然而,“小杂种”还没长大,日本鬼子大扫荡开始了。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王树正队长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许大手”腿部受了重伤,战士们抬着他转移进了山区。在这次日本鬼子大扫荡中,“小杂种”他娘也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挑死了。“小杂种”成了孤儿。“小杂种”成了孤儿并不孤单,有乡亲们呢。乡亲们都知道王树正是本地抗日的大英雄,都主动照顾“小杂种”。但“小杂种”想爹、想娘、想许叔叔,想队伍上的所有同志叔叔。他经常在村外,望着北山,因为同志叔叔们往那里去了。不久,“许大手”带着队伍又杀回了本县,找到了“小杂种”,一双大手摸着“小杂种”的头,眼泪“噗嗒噗嗒”地落下来,战士们也跟着落泪。

  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胜利了,新中国终于建立了。“许大手”当了本县第一任县长,就把十五岁的“小杂种”叫到县里,当他的通信员。“小杂种”第一次进县城,觉得啥都新鲜,唯独许叔叔,还是原来的许叔叔。一天,县办公室主任找到“小杂种”,说:“小王同志。”“小杂种”听了,问:“你叫我啥?”主任说:“叫同志啊。”“小杂种”又问:“真的吗?”主任说:“这有什么真的假的。”“小杂种”高兴极了,自己终于叫同志了。主任又说:“以后不许叫许县长叔叔了。”“小杂种”问:“那叫什么?”“叫县长呗。”主任回答。“小杂种”也记住了。一次,“小杂种”见了“许大手”叫了声“县长”,“许大手”把眼一瞪,喝道:“小杂种!你叫我什么!”一只大手伸出来,“小杂种”一看不好,马上改口:“许叔叔,许叔叔。”“许大手”的大手才没落下来。

  刚解放那阵,国家一穷二白,县里条件也很差。上级见“许大手”腿部受过伤,走路一瘸一拐的,给他配备了一头毛驴,以备下乡骑着。可“许大手”很少骑。他说:“咱是庄稼人出身,没那么娇气。”每次下乡,他不带秘书,只带通信员“小杂种”。一般是“小杂种”牵着驮文件和草料的毛驴在前边走,“许大手”在后边一瘸一拐地跟着,挺滑稽。乡下老百姓不知道那是一个县长,一个通信员,就对“小杂种”说:“你这儿子不孝顺,你爹腿脚不好,就让他骑着驴呗。”“小杂种”刚要说话,“许大手”忙接过去,大手一摆,说:“孝顺,孝顺。是我要活动活动腿脚。”

  那个时候,干部下乡都吃号饭。有时候过了饭点,要号饭,老乡就得重新生火做饭。“许大手”怕给老乡找麻烦,头从县城出来,买几个烧饼用报纸一裹,揣在怀里,如果过了饭点,爷俩就随便找个背风的墙根一蹲,从怀里掏出来一吃,再喂喂驴,就开始走乡串户工作。后来,条件好了,上级给县里配备了一辆吉普车,那时“许大手”已经转任了县委书记,但他从来不坐那辆吉普车,还是一瘸一拐地走着上下班。那辆吉普车呢,只有县里有紧急情况时才用用,平时基本闲在车库里。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许大手”领导全县抗灾,劳累过度,一口血吐在了地上,从此一病不起。组织上采取了好多医疗措施,都没奏效。“小杂种”见许叔叔快不行了,急的嘴上出了大燎泡,东奔西跑找偏方,但最终还是没留住许叔叔。组织上按照“许大手”临终的遗嘱,把他埋葬在了县城外边的烈士陵园附近,因为那里埋葬着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王树正队长和他们的许多战友。

  许叔叔一走,“小杂种”也象丢了魂似的,后来干脆转到离家很近的供销社上班。再后来,“小杂种”也和常人一样,娶妻生子,慢慢老去。但他一直到退休,也没进过县城,就连清明,到烈士陵园上坟也由儿女们代劳了。原因呢,据他自己说:“一进县城就想起许叔叔,心里就象刀剜似的。”但是,人老了,又总是思念和许叔叔一块工作过的地方。

  近几年,“小杂种”觉得自己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决定趁自己还能动,去趟县城,一来看看和许叔叔一块工作过的地方,二来去烈士陵园给爹和许叔叔上上坟。

  王庄离县城只有五十里路,乘公交车转眼就到了。可一下车,“小杂种”就转了向,咋也找不到县政府。而且到处是大高楼,挡着视线。后来经人指点,才勉强找到了那个地方,但哪里还有县政府大院的影子?眼前是五六层高的的办公大楼,挺漂亮。门口还有带大檐帽的人把门,问他是不是上访的?“小杂种”说:“我上什么访?”“大檐帽”不信,还是盘来问去的磨叽。这时,从大楼里出来一个胖乎乎的人,“小杂种”虽然不认识,但他估摸着那是一位县政府的同志,于是上前一步,叫了一声“同志!”那人翻了翻白眼,没理他,钻进了门前的小轿车。小轿车轻轻地放了几个屁,开走了。“大檐帽”这才气急败坏地从传达室钻出来,说:“嘿!嘿!嘿!你怎么谁都敢拦呀!那是咱们县长——县太爷呀!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小杂种”莫名其妙:当年许叔叔最不愿意别人叫他县长,因为这个,自己差点挨耳刮子。如今叫同志不理,叫县长不解渴——还县太爷!

  “小杂种”一赌气,不去县政府了,去烈士陵园,刚走到马路边上,一辆白色轿车“呼”的一声擦着他过去了,差点把他刮倒,一个大秃脑袋还从开着的车窗里伸出来,骂了一句:“老杂种,走路不长眼!”“小杂种”更来气了,可轿车早没影了,找谁说去?

  “小杂种”窝着一肚子火,到烈士陵园给爹上了坟。又到许叔叔的坟上,他想起当年和许叔叔无话不谈,亲如父子。可如今一个在坟里,一个在坟外,咋唠嗑呢?不禁老泪纵横,但他还是憋不住说了:“许叔叔啊,这是怎么了?同志咋就不让叫了?县长咋就成了县太爷了?我当年的小杂种咋就成了老杂种了?是不是楼房越来越高了,人情越来越薄了?是不是有人钱一多,就横着走了?你能告诉我吗?许叔叔!”然而,“小杂种”明明地知道,尽管许叔叔在世期间,回答、解决了老百姓那么多难题,现在是再也回答不了自己提出的这个问题了。

  “小杂种”抬头望望天空,天,太高了,高得有些空旷;他再四周环视大地,地,太阔了,阔得十分遥远。天地间静静地,静静地,似乎什么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许叔叔和烈士们的坟墓在“小杂种”的眼里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澹泊如水 时间:2014-05-21 16:35:39
  先抢个沙发,在慢慢品来:)
作者:澹泊如水 时间:2014-05-21 16:45:51
  是啊,如今的很多词怎么都变了味了那,比如:同志,比如小姐,比如。。。。。。
作者:残梦遥 时间:2014-05-21 18:44:49
  拜读好文。向楼主朋友问好。文字不长,却写出了同是人类的人们在先后的风气转变。射出国人的秉性。文字读起来很温暖,读到后来,心慢慢的变酸酸的。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1 19:35:44
  @澹泊如水 2楼 2014-05-21 16:45:51
  是啊,如今的很多词怎么都变了味了那,比如:同志,比如小姐,比如。。。。。。
  -----------------------------
  问候朋友。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1 19:37:07
  @残梦遥 3楼 2014-05-21 18:44:49
  拜读好文。向楼主朋友问好。文字不长,却写出了同是人类的人们在先后的风气转变。射出国人的秉性。文字读起来很 温暖 ,读到后来,心慢慢的变酸酸的。
  -----------------------------
  谢谢鼓励,问好!
作者:常剑勇 时间:2014-05-22 02:21:48
  好文章!



  建国时都是好干部,亡国时都是干不好。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4-05-22 08:02:02


  好!!!!!!!

  好文!!!!!!!!!

  大顶!!!!!!

  学习!!!!!!!
作者:文章破 时间:2014-05-22 21:21:47
  欣赏!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3 06:42:05
  @常剑勇 6楼 2014-05-22 02:21:48
  好文章!
  建国时都是好干部,亡国时都是干不好。
  -----------------------------
  谢谢鼓励,问好!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3 06:43:02
  @肖福祥 7楼 2014-05-22 08:02:02
  好!!!!!!!
  好文!!!!!!!!!
  大顶!!!!!!
  学习!!!!!!!
  -----------------------------
  谢谢肖兄,向肖兄学习!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3 06:43:55
  @文章破 8楼 2014-05-22 21:21:47
  欣赏!
  -----------------------------
  谢谢文章关注,早晨好!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24 10:11:26
  谢谢以上各位老师!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4-05-30 08:36:35


  好文!!!!!!!

  再顶!!!!!!!!
作者:半坡樵子 时间:2014-05-30 09:02:18
  拜读了,好文字!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30 09:04:46
  @肖福祥 13楼 2014-05-30 08:36:35
  好文!!!!!!!
  再顶!!!!!!!!
  -----------------------------
  谢谢肖老师!并祝大安!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30 09:05:45
  @半坡樵子 14楼 2014-05-30 09:02:18
  拜读了,好文字!
  -----------------------------
  谢谢半坡樵子的支持!问候!
作者:全不是 时间:2014-05-30 11:48:32
  好文!欣赏!!支持!!!
  祝节日快乐!!!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5-30 15:33:28
  @全不是 17楼 2014-05-30 11:48:32
  好文!欣赏!!支持!!!
  祝节日快乐!!!
  -----------------------------
  谢谢!祝全兄节日快乐!
作者:憨憨w 时间:2014-07-10 20:38:14
  拜读,欣赏!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7-11 18:33:11
  @憨憨w 19楼 2014-07-10 20:38:14
  拜读,欣赏!
  -----------------------------
  谢谢憨憨鼓励,问候朋友!
作者:全不是 时间:2014-09-18 21:25:18
  好文不需再赏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09-19 07:09:11
  全兄把我的旧拙作又翻出来了。谢谢老兄记着!祝福您!
作者: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4-10-03 22:02:59
  顶啊顶啊
作者:常剑勇 时间:2014-10-04 01:15:31
  再次拜读,好文闪光!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05 11:16:25
  @陕西愣娃2014 23楼 2014-10-03 22:02:59
  顶啊顶啊
  -----------------------------
  谢谢楞娃!问候!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05 11:17:16
  @常剑勇 24楼 2014-10-04 01:15:31
  再次拜读,好文闪光!
  -----------------------------
  谢谢剑勇兄鼓励!问候老朋友!!
作者:陕西愣娃2014 时间:2014-10-05 11:31:17
  大顶啊顶啊,好好好文章!!!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06 09:32:31
  @陕西愣娃2014 27楼 2014-10-05 11:31:17
  大顶啊顶啊,好好好文章!!!
  -----------------------------
  谢谢朋友支持!上午好!!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20-11-07 16:57:52
  王庄离县城只有五十里路,乘公交车转眼就到了。可一下车,“小杂种”就转了向,咋也找不到县政府。而且到处是大高楼,挡着视线。后来经人指点,才勉强找到了那个地方,但哪里还有县政府大院的影子?眼前是五六层高的的办公大楼,挺漂亮。门口还有带大檐帽的人把门,问他是不是上访的?“小杂种”说:“我上什么访?”“大檐帽”不信,还是盘来问去的磨叽。这时,从大楼里出来一个胖乎乎的人,“小杂种”虽然不认识,但他估摸着那是一位县政府的同志,于是上前一步,叫了一声“同志!”那人翻了翻白眼,没理他,钻进了门前的小轿车。小轿车轻轻地放了几个屁,开走了。“大檐帽”这才气急败坏地从传达室钻出来,说:“嘿!嘿!嘿!你怎么谁都敢拦呀!那是咱们县长——县太爷呀!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小杂种”莫名其妙:当年许叔叔最不愿意别人叫他县长,因为这个,自己差点挨耳刮子。如今叫同志不理,叫县长不解渴——还县太爷!
作者:爱捯饬 时间:2020-11-10 20:25:59
  五味杂陈,挺真实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