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官场故事集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2 10:13:00 点击:1763 回复:3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古今官场故事集》

  写在前面的话
  自从2013年5月在天涯学习写小小说以来,转眼一年多了。尽管自己头脑笨拙,但在肖福祥等老师和朋友的鼓励、支持、和指导下,竟也发表了十多篇小小说。最近,翻看了这些小小说,能凑到一起的,也只有涉及古今的官场故事。现将这几篇小小说集中起来,暂名为《古今官场故事集》。今后再有此类故事,也都陆续添加到这里,供大家批评指正。
  在这里,对于鼓励、支持、指导过我的老师和朋友们,一并表示感谢!



  难 题(小小说)

  副科长小卞,是设计院公认的技术骨干,领导很器重,群众评价高,是个很有前途的青年。可是,最近他却给田院长出了这样一道难题:调走!问他为什么,他吭吭吃吃地不说。
  田院长见他这样,估计是个难于启齿的原因。就先和他唠家常。他家里妻子贤惠,儿子聪明,没问题。又谈到工作,科研课题搞得很顺利,科里同志们也没啥矛盾,也没问题。于是既严肃又诚恳地说:“小卞啊,你要调走,又不说原因,领导咋做出决定?问题解决不了,一直拖着,对你,对工作都没好处,你说是不?”小卞仔细一想,也是这么个理,于是才一五一十地说出了要求调走的原因。
  原来,事情是从张副院长身上引起的。张副院长是前不久从别的单位调入的。虽然是五十五岁的妇女了,却仍然好打扮,自称“半老徐娘”。她调入后,领导班子重新调整了分工。而这位“半老徐娘”主管的正是小卞他们这个科。
  那年夏天,院里为了活跃职工文艺生活,组织了一次消夏晚会,在院里的小广场跳交际舞。小卞舞跳得不错,人长得虽然黑点,但很精神,女同志们都开玩笑,叫他“巧克力帅哥”。
  “巧克力帅哥”很快吸引了“半老徐娘”的眼球。一曲过后,她把小卞喊到自己跟前,还一再拉着小卞坐的离她近点,家长里短的唠了起来。又一曲开始,“半老徐娘”一把抓住小卞的手,说:“来,陪我跳一曲!”开始,小卞以为张院这是接近群众。可是接下来他发现,张院这接近群众,接近的有点异样:搂得越来越紧,一边跳舞,还一边用敏感部位碰撞他。小卞很尴尬,说:“太热,不跳了,休息一会吧。”“半老徐娘”却搂得更紧了,娇喘着说:“跳、跳、跳完,跳完这一曲!”
  打那以后,小卞尽量躲着张副院长。可是,张副院长是他们的主管领导,躲不开!张副院长经常把小卞叫到办公室“谈工作”。开始,科里的同志还不理会。后来,“谈工作”的次数多了,大家议论纷纷:“领导谈工作,不找科长,怎么老找副科长?”小卞呢,只能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然而,倒霉的事还在后头呢!乍暖还寒时节,已经没暖气了,恰好赶上小卞值班,冷倒是其次,关键是这天晚上张副院长带班。
  夜里十一点多,电话铃响了。
  小卞拿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半老徐娘”的声音:“是小卞吗?”
  小卞暗暗叫苦。硬着头皮答道:“是。张院长。”
  “你一个人值班,不寂寞吗?”
  “不。”
  “啊,我太寂寞了,来我办公室陪陪我吧!我这里有电暖气,暖和。”
  “不,不。我不冷。院里要求值班不能离岗。”
  “……”
  第二天,一上班,张副院长就立马找小卞“谈工作”。这次可真是谈工作,把小卞负责的那摊工作,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狠狠批评了一通。小卞这个憋气。下班回家,还没缓过劲来。小卞的爱人是个既贤惠又聪明女子。见丈夫如此,哪能看不出来,一问,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虽然有气,却没表现出来。小两口商量了一宿,才终于做出了这样一个决定:惹不起咱躲得起,躲远点儿——调走!
  听了小卞这番话,田院长先是有点儿不相信:都五十五岁的半大老太太了,还有这心思?!但他冷静地思考一下,又发觉,这不是一道难题,而是互相联系的两道难题!如果答应小卞调走,院里就少了一个技术骨干,研究到一半的课题成了“夹生饭”,损失不小;不答应小卞调走,就得解决张副院长的问题,可这样的问题咋解决?批评吧,张副院长肯定采取不承认主意,闹不好还影响班子团结。领导班子重新调整一下分工,要张副院长不再分管小卞他们哪个科室了。可是,分工刚调整完,再调也要有充分的理由呀!田院长觉得这两道难题可太棘手了!琢磨来,琢磨去琢磨不出好办法。
  然而,正当田院长一筹莫展的时候,情况忽然出现了转机。那天,上级纪委来了两位同志,把张副院长带走了,一去就没回来。再过了大约一个月的时间,有消息了,说是在原单位的严重经济问题被举报出来了。连带的还有生活作风问题:在原单位她就曾养着两个“奶油帅哥”,其中一个还被她提拔成了科长呢!
  这个消息一传来,首先是小卞不提调走了;其次是田院长的眉头舒展开了:这一举解决了俩难题!其他人反应那就是再其次了,忽略不计。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4-10-22 15:19:32


  开头的铺垫非常好!!!!!!!

  好文!!!!!!

  大顶!!!!!!!!

  学习!!!!!!!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5 08:09:02
  领导的俩秘书(小小说)


  领导原来有一个秘书。姓方,是个男生。挺机灵,记性好。领导挺欣赏。很快成了领导的贴身秘书。
  不久,单位又进了个女生,姓史,也挺机灵,记性也好。而且年轻漂亮。
  过了一段时间,领导和单位的办公室主任说:“这段时间工作太多,小方忙不过来,再增加一个秘书吧。”办公室主任问:“您看谁能胜任?”领导说:“就是小史吧。”办公室主任说:“她刚来,机关工作不熟。”领导说:“让小方带带。”
  这样,女生小史就成了领导的第二个秘书。
  又过了不久,领导又和办公室主任说:“小方鞍前马后跟了我这么长时间,没功劳有苦劳。何况工作能力提高很快…...”办公室主任赶紧说:“那是那是,在领导身边工作,能力提高还慢得了。”领导接着说:“一处还缺个副处长,你组织人考核一下,看谁能胜任。”办公室主任当然心领神会。
  就这样,方秘书就成了方处长——虽然是副处长,但大家喜欢把“副”字省略掉,也是现行约定俗成的规矩。
  既然成了处长,就不能当领导的贴身秘书了,这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么,新来的女生小史当仁不让地成了领导的贴身秘书。
  对于怎样当好领导的贴身秘书,小史早已听方秘书,不,方处长说过:不单工作上不能出任何纰漏,而且对于领导的生活起居都得考虑周密。而且早已熟记在心。所以,干了一段时间,领导挺满意。一个劲的夸小史工作细致,周密。
  一年后,小史干脆甩掉了处了很长时间的男朋友,一心一意地当好领导的贴身秘书。领导呢,也更觉得小史得心应手。
  几年后,领导升迁了。升迁不能带秘书,这是上级的规定。
  然而,小史有给领导当贴身秘书的工作经验,很快升为处级,又很快升为单位的副职,也成了领导。方处长呢,还是副处长。
  转眼又过了几年。
  有一天,上级纪检部门来人把小史领导带走了,而且好多天没回来。很快查明,小史有严重违纪问题,据说还和几个男人有不正当的性关系,要走司法程序了。
  方处长呢,提拔成正处长了。
  以后他们怎么样?能怎样,只能按别人和自己设计的路走呗。

  于2013.5.21.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5 19:10:23
  专 车(小小说)

  那是我当办公室主任的第四个年头。单位的老领导退下去了,来了个新领导。

  新领导上任的第三天,就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说:“我屁股上长了个疖子,骑自行车不方便,明天用单位的车接我上班。”

  我当时虽然答应了,可是,根据本地区的财政状况,一般单位只能配一部车,这部车没明确是领导的专车,只是预备紧急情况使用。原来的老领导虽然是四十年代参加工作的老同志,但从来也没用过这部车。所以,单位也没有用车接领导的习惯。再加上办公室是个综合科室,杂事太多,新领导屁股上长疖子这事就被我忘记了。

  这一忘不要紧,第二天上班后,我正在办公室处理日常工作,新领导来电话了。

  新领导在电话里很不高兴地问:“你在干什么?!”

  “我在处理事情。”我回答。

  “处理什么重要事情?!”新领导声音明显高起来。

  “?”

  “我昨天和你说的事情忘了吧?!”

  啊!疖子!新领导屁股上长了一个疖子!需要用单位的车去接!“哦,真是忘了。我这就叫司机去接你。”我抱歉地回答,却听到那边“啪嗒”一声挂了电话。

  我原以为,这事又不是什么原则问题,过去也就完了。

  可是事情并没有完。

  大约是新领导屁股上长疖子的一个月以后吧。领导班子开了一次班子会。单位的班子会,规定办公室主任列席。然而这次在开会之前,新领导就明确告诉我:“这次班子会你就不要列席了。”

  会后,新领导又马上找我谈话,而且很郑重地说:“由于工作需要,经领导班子会议研究,你就不再担任办公室主任了,到某某科去任科长。”

  当然是个很不起眼、基本没什么事干的科室。

  工作需要,而且是经领导班子会议研究。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还有什么说的呢?就这样,我被甩到一边闲起来了;单位的车呢。也就慢慢成了新领导的专车了。

  后来呢,后来我调到别的单位去了,哪位领导屁股上的疖子好了没有,不得而知。

  再后来呢,再后来似乎领导们都有了自己的专车,大概不用为屁股上长疖子烦恼了吧。

  于2013.5.27.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5 19:13:47
  苦耶?乐耶?(小小说)

  阴副局长公款吃喝上了瘾,也出了名。被上级知道了,要他检查。

  单位全体人员都到齐了,阴副局长干咳了两声,开始检查。

  刚一开口,却引起了一阵哄堂大笑。他是这样说的:

  “作为一名领导干部,本来应该先天下之忧而乐,后天下之乐而忧。”,

  会后,他问大家为什么笑。大家都笑着说“没什么,没什么”。

  他心里有点发毛,估摸着是自己检查时,哪个词用错了。可是问谁谁也不说。

  没办法,他把刚大学毕业的小凌叫到他办公室,笑嘻嘻地说:

  “哎,小凌呀,今天我的检查怎么样?还深刻吧?”

  小凌说:“还行,够深刻的。”

  又问:“我哪里说错了吗?”

  “这个??????”小凌有点犹豫。

  “说么,这有什么呀!”他很诚恳的样子。

  “你把一句古人的话用反了。”

  “怎么叫用反了?”

  “《岳阳楼记》里,范仲淹的原话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你讲的是:先天下之忧而乐,后天下之乐而忧。”

  “我讲得这不是差不多吗?”

  “差了远去了。”

  “还差了远去了?”他不信。

  小凌心里琢磨:看起来,还真得下点功夫,但是怎样才能给他讲明白呢?

  “这么说吧,当你发现老百姓即将遇到困难的时候,你是提前想出替他们解决困难的办法呢?还是在背后偷着乐呢?”对他,小凌也只能这么讲了。

  “这还用说吗?”阴副局长一脸的虔诚。

  “这不就结了吗?用反了的话,意思就反了。”

  “啊?有那么严重吗?”阴副局长脸上微微有点红。

  “那句话,大概就是那么个意思吧。我还有事,我走了,你找书看看好了。”小凌真不想再浪费时间给他讲了。

  有时候,事情就是一个凑巧。离发生这件事时间不长,单位一把手退休了,上级考察干部,准备从副职里边选一把手。阴副局长落选了。

  打那以后,阴副局长见了小凌,总是拉着个脸子,爱答不理的。

  年终了,小玲在科里评了个“优”,班子会研究过后,却给小凌定了个“可”。

  小凌想了半天想不明白。心里总有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忧耶?乐耶?

  于2013.5.29.



作者:文章破 时间:2014-10-25 19:45:00
  恭贺朋友新开专贴!问好!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6 07:58:54
  谢谢文章兄的大力支持!!祝福您!!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26 19:13:36
  三柱亭(小小说)


  清代有一位进士出身的道台,姓贾,名德,字尚古。府上有一座花园,花园里有一亭子,是祖上所造,年代无考。

  亭子只有三根柱子。又由于亭子建在花园的最高点——假山上,人人都能看到,所以百姓称之为“三柱亭”。

  此亭子祖上没命名。但三根柱子却都刻着字:北面的柱子是一个“德”;东面的柱子是一个“廉”字;西面的柱子是一个“威”字。据说取意“德生廉,廉生威”。所以贾德贾道台的独生子取名贾廉,字君洁。并说好如果再生个孙子,就起名贾威,字以后再说。

  这位贾廉贾少爷读书不如乃父,到三十八岁才连滚带爬地考了个同进士出身,当即朝廷任命某县知县。正好这年秋天,一家子盼望已久的贾威也呱呱坠地。真是双喜临门。把个道台老爷乐得象熟透的石榴似的。立即选字“汝风”,那孙子就是姓贾名威,字汝风。

  大约又过了三五年的功夫,贾道台暴病西归。贾廉少爷守制毕,有乃父的老底子,复职不久就升了知府,从此贾廉就成了贾知府。

  有一天,贾知府在三柱亭里和朋友小酌,饮到酣处,大发宏论,说:“这时势变了,人就得跟着变。就拿舍下这座区区小亭子来说,先祖上取德生廉,廉生威之意,我不敢否定,但是何以生德?”这一问,把在座的全问住了:是呀!什么生德?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但书中却没说什么生德。于是异口同声地说:“请教大人。”这贾知府呷了一口酒,环顾左右曰:“财生德!诸位想想,什么人最无德?一是盗;二是娼。如果他们有的是钱,谁肯为娼做盗?”大家一想,还真是这么个理儿!贾知府接着说:“所以,有了银子,才有一切。这千里为官只为财,错呼哉?错呼哉?”大家见知府大人酒喝得差不多了,拱手告辞散去。

  正因为贾知府有这么高的理论,所以在任职期间,很会理财。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仅仅两年,贾知府已是家财万贯。

  又一天,贾知府在花园散步,偶尔去了三柱亭。刚进亭子,看见“德”字柱上什么人用小刀刻了东西。又仔细一看,似乎是一个高高翘起的臀部。回头问家丁:“这是谁干的?”开始家丁不敢说,再三逼问,才回到:“是少爷刻的。”贾知府立即让家丁把少爷贾威叫来,生气地问:“你刻得这是什么?”少爷贾威嗫嚅着不敢说,知府老爷更生气了,咆哮道:“说!”少爷吓懵了,战战兢兢地说了实话:“是三姨太的大屁股......”“呜呼呀!呀——呸!”听了此话,直气得知府老爷念起了京戏道白,一口浓痰吐到了少爷的脸上。并立即命家丁请来了“家法”,不由分说,“噼噼啪啪”就在少爷的屁股上打了一顿竹板子,直打得少爷如同野猫似得叫唤,这才罢手。

  原来,贾知府明媒正娶的夫人生了贾威少爷以后,再没生养。于是,贾知府按照“多子多福”理论,又陆续纳了三房姨太太。这位三姨太当年只有十八岁,年轻貌美,丰满端庄,深受贾知府宠爱。所以,三姨太的肥臀只有知府大人看得、摸得,岂容他人觊觎?不知深浅的贾少爷不但看了,还胆敢刻画在“德”字柱上,不挨板子还等什么?

  然而,贾知府的“家法”并没有激励儿子上进。贾少爷顶到底,还是没念好书。到三十多岁,才在乃父照看下,弄了个举人。什么进士出身、同进士出身,那简直是连梦都不要做了。那时贾知府已经老了,不过呢,家里有的是银子,花上几千两,给儿子捐了个知县。老知府觉得儿子也就这么大出息了。

  但知县大小毕竟也是官。贾威贾知县对于乃祖之风继承下来没有不知道,但对于乃父之风却真正是发扬光大了:一是敛财能力极强;二是纳姨太太手段极好。三年知县下来,家里的财富翻了两番;姨太太一口气纳了七个。特别是七姨太,不但风流漂亮,皮肤洁白如玉,而且有一副极好的嗓子,唱起京戏有金玉之声,坊间称之为“金玲儿”。

  不久,乃父贾廉贾知府仙逝,贾知县虽是在家里守制,却也享尽了声色犬马之乐。

  那一天日上三竿,贾知县正搂着金玲儿在被窝里颠鸾倒凤。二管家金旺在窗根下说:“老爷,三柱亭的德字柱发现大片的虫蛀......”话还没说完,就听贾知县喘着粗气说:“一个破、破亭子,蛀就蛀、蛀吧,......滚~~”

  又过了些日子,贾知县正在密室里数银票,大管家高升又来敲门。“谁?”贾知县声音都变了。管家说:“老爷,三柱亭的德字柱折断了,亭子不保了!”贾知县气急败坏的说:“倒了好!建新的!”

  过了几天,三柱亭真的倒了。贾知县立即命令管家买木料和砖石瓦块,不久就建了个新亭子。不过新亭子是五根柱子。贾知县琢磨着也学乃祖上给柱子各刻一个字。考虑到刻字应避乃祖乃父名讳,自己的名讳也得避。“德”“廉”“威”这三个字是断不能用了。和两位管家研究用什么字好。大管家高升说:“何不用升、官、发、财几个字。”贾知县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说:“好是好,可惜只有四个字,少一个字。”二管家金旺翻着白眼想了一会,说:“我想了一个字,不知行不行。加上个劳字。咱们老爷自从当了知县,白天黑夜操劳。俗话说,没有功劳有苦劳,没有苦劳还有疲劳。那里离得开一个劳字?何况老爷功劳大着呢!”说完,直着眼珠子等老爷示。贾知县踱了几个方步,忽然一拍手说:“好!就是劳了!”于是五柱亭的五根柱子,各刻一字:“升”、“官”、“发”、“财”、“劳”。
  新亭子建好了,贾知县全家上下都兴高采烈,连下属们也都来凑热闹。那天,有个下属对着贾知县伸出大拇指,说:“亭子柱上这几个字选得好,特别是最后一个劳字,对于大人来说,那是再贴切不过了!”二管家金旺听了,很是受用,因为那个字是他替知县大人选的。大管家呢,则不然了,心里暗想:“哼,劳?捞吧,看将来谁去捞你!”
  故事讲完了。可能有人要问:“三柱亭是没有了,五柱亭也建于清代,也算个古迹了,在哪里?有机会看看去。”五柱亭啊,要说有呢,哪儿都有;要说没有呢,哪儿也没有,因为小说是虚构的。

  于2013.7.7.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0-30 19:37:18
  “小杂种”二进城(小小说)

  “小杂种”并不小,如今怎么也有八十岁了。而且进的也不是什么大城市,是本县的县城。
  先说说“小杂种”的来历。
  “小杂种”姓王,是本县王庄人。他爹王树正在抗日战争时期,是抗日游击队的队长。还有个副队长,姓许,参加游击队前给地主扛活。不知是常年干活的缘故还是怎么的,老许的一双手特别大。有一次和日本鬼子短兵相接,老许使的是匣子枪,没刺刀,硬是凭着一双大手,把一个小日本鬼子的脖子掐断了。打那以后,大家给他送了外号——“许大手”。
  由于这支抗日游击队一直在本地活动,有时队伍到了王庄,王树正队长回家看看老婆孩子,“许大手”也跟着一块儿去,吃嫂子烙的大饼摊鸡蛋。那时“小杂种”还小,一见老爹和许叔叔回来,高兴地不得了,特别是对老爹和徐叔叔的匣子枪,爱不释手,总想摆弄摆弄。“许大手”见了,一把夺过来,骂道:“小杂种,这个玩儿不得,走了火,把小鸡子打掉了,怎么娶媳妇!”
  有时候,队伍在王庄住上几天,“小杂种”也到队伍上和其他叔叔玩儿,“许大手”见了,也是“小杂种,小杂种”的叫,其他叔叔们也跟着叫。后来,“小杂种”发现了一个秘密:队伍上的叔叔们都互相叫“同志”,和老百姓也互相叫“同志”。“小杂种”就问队伍上最有文化的叔叔:同志是什么意思呢。叔叔告诉他:“大家的劲都往一处使,把日本鬼子消灭干净,建立一个新中国。所以大家就都是同志。”这下“小杂种”不干了,找到老爹和许叔叔,说:“我也要打鬼子,建立新中国。为啥不叫我同志,叫小杂种?得改过来!”老爹听了哈哈大笑,说:“叔叔们那是喜欢你。”“喜欢也得叫同志。”“小杂种”坚持。许叔叔说:“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就叫同志了。”打那以后,“小杂种”天天盼着长大。
  然而,“小杂种”还没长大,日本鬼子大扫荡开始了。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王树正队长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牺牲了。“许大手”腿部受了重伤,战士们抬着他转移进了山区。在这次日本鬼子大扫荡中,“小杂种”他娘也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挑死了。“小杂种”成了孤儿。“小杂种”成了孤儿并不孤单,有乡亲们呢。乡亲们都知道王树正是本地抗日的大英雄,都主动照顾“小杂种”。但“小杂种”想爹、想娘、想许叔叔,想队伍上的所有同志叔叔。他经常在村外,望着北山,因为同志叔叔们往那里去了。不久,“许大手”带着队伍又杀回了本县,找到了“小杂种”,一双大手摸着“小杂种”的头,眼泪“噗嗒噗嗒”地落下来,战士们也跟着落泪。
  抗日战争胜利了,解放战争胜利了,新中国终于建立了。“许大手”当了本县第一任县长,就把十五岁的“小杂种”叫到县里,当他的通信员。“小杂种”第一次进县城,觉得啥都新鲜,唯独许叔叔,还是原来的许叔叔。一天,县办公室主任找到“小杂种”,说:“小王同志。”“小杂种”听了,问:“你叫我啥?”主任说:“叫同志啊。”“小杂种”又问:“真的吗?”主任说:“这有什么真的假的。”“小杂种”高兴极了,自己终于叫同志了。主任又说:“以后不许叫许县长叔叔了。”“小杂种”问:“那叫什么?”“叫县长呗。”主任回答。“小杂种”也记住了。一次,“小杂种”见了“许大手”叫了声“县长”,“许大手”把眼一瞪,喝道:“小杂种!你叫我什么!”一只大手伸出来,“小杂种”一看不好,马上改口:“许叔叔,许叔叔。”“许大手”的大手才没落下来。
  刚解放那阵,国家一穷二白,县里条件也很差。上级见“许大手”腿部受过伤,走路一瘸一拐的,给他配备了一头毛驴,以备下乡骑着。可“许大手”很少骑。他说:“咱是庄稼人出身,没那么娇气。”每次下乡,他不带秘书,只带通信员“小杂种”。一般是“小杂种”牵着驮文件和草料的毛驴在前边走,“许大手”在后边一瘸一拐地跟着,挺滑稽。乡下老百姓不知道那是一个县长,一个通信员,就对“小杂种”说:“你这儿子不孝顺,你爹腿脚不好,就让他骑着驴呗。”“小杂种”刚要说话,“许大手”忙接过去,大手一摆,说:“孝顺,孝顺。是我要活动活动腿脚。”
  那个时候,干部下乡都吃号饭。有时候过了饭点,要号饭,老乡就得重新生火做饭。“许大手”怕给老乡找麻烦,头从县城出来,买几个烧饼用报纸一裹,揣在怀里,如果过了饭点,爷俩就随便找个背风的墙根一蹲,从怀里掏出来一吃,再喂喂驴,就开始走乡串户工作。后来,条件好了,上级给县里配备了一辆吉普车,那时“许大手”已经转任了县委书记,但他从来不坐那辆吉普车,还是一瘸一拐地走着上下班。那辆吉普车呢,只有县里有紧急情况时才用用,平时基本闲在车库里。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许大手”领导全县抗灾,劳累过度,一口血吐在了地上,从此一病不起。组织上采取了好多医疗措施,都没奏效。“小杂种”见许叔叔快不行了,急的嘴上出了大燎泡,东奔西跑找偏方,但最终还是没留住许叔叔。组织上按照“许大手”临终的遗嘱,把他埋葬在了县城外边的烈士陵园附近,因为那里埋葬着抗日战争中牺牲的王树正队长和他们的许多战友。
  许叔叔一走,“小杂种”也象丢了魂似的,后来干脆转到离家很近的供销社上班。再后来,“小杂种”也和常人一样,娶妻生子,慢慢老去。但他一直到退休,也没进过县城,就连清明,到烈士陵园上坟也由儿女们代劳了。原因呢,据他自己说:“一进县城就想起许叔叔,心里就象刀剜似的。”但是,人老了,又总是思念和许叔叔一块工作过的地方。
  近几年,“小杂种”觉得自己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决定趁自己还能动,去趟县城,一来看看和许叔叔一块工作过的地方,二来去烈士陵园给爹和许叔叔上上坟。
  王庄离县城只有五十里路,乘公交车转眼就到了。可一下车,“小杂种”就转了向,咋也找不到县政府。而且到处是大高楼,挡着视线。后来经人指点,才勉强找到了那个地方,但哪里还有县政府大院的影子?眼前是五六层高的的办公大楼,挺漂亮。门口还有戴大檐帽的人把门,问他是不是上访的?“小杂种”说:“我上什么访?”“大檐帽”不信,还是盘来问去的磨叽。这时,从大楼里出来一个胖乎乎的人,“小杂种”虽然不认识,但他估摸着那是一位县政府的同志,于是上前一步,叫了一声“同志!”那人翻了翻白眼,没理他,钻进了门前的小轿车。小轿车轻轻地放了几个屁,开走了。“大檐帽”这才气急败坏地从传达室钻出来,说:“嘿!嘿!嘿!你怎么谁都敢拦呀!那是咱们县长——县太爷呀!你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小杂种”莫名其妙:当年许叔叔最不愿意别人叫他县长,因为这个,自己差点挨耳刮子。如今叫同志不理,叫县长不解渴——还县太爷!
  杂种”一赌气,不去县政府了,去烈士陵园,刚走到马路边上,一辆白色轿车“呼”的一声擦着他过去了,差点把他刮倒,一个大秃脑袋还从开着的车窗里伸出来,骂了一句:“老杂种,走路不长眼!”“小杂种”更来气了,可轿车早没影了,找谁说去?
  “小杂种”窝着一肚子火,到烈士陵园给爹上了坟。又到许叔叔的坟上,他想起当年和许叔叔无话不谈,亲如父子。可如今一个在坟里,一个在坟外,咋唠嗑呢?不禁老泪纵横,但他还是憋不住说了:“许叔叔啊,这是怎么了?同志咋就不让叫了?县长咋就成了县太爷了?我当年的小杂种咋就成了老杂种了?是不是楼房越来越高了,人情越来越薄了?是不是有人钱一多,就横着走了?你能告诉我吗?许叔叔!”然而,“小杂种”明明地知道,尽管许叔叔在世期间,回答、解决了老百姓那么多难题,现在是再也回答不了自己提出的这个问题了。
  “小杂种”抬头望望天空,天,太高了,高得有些空旷;他再四周环视大地,地,太阔了,阔得十分遥远。天地间静静地,静静地,似乎什么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有许叔叔和烈士们的坟墓在“小杂种”的眼里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于2014.5.21.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1 10:55:26
  让 位(小小说)

  前年,山海市在某大城市设了一个办事处,规格是副处级,主任姓蔡,人称“菜鸟”。
  有一次,市里两位退休的老市长搭伴出行,住在了办事处。“菜鸟”主任也接待,不过没把他们安排在市领导住的单间,让他们住了两人的标间,吃饭倒还是安排在了小餐厅。
  那天晚上,两位老市长正在小餐厅就餐,“菜鸟”主任急火火跑进来说:“请二位快点吃,市长来了,要在这里就餐!”他说的是现任市长,姓程。“哦,好的。”两位老市长答应着。“菜鸟”主任就急忙指挥着厨房准备程市长的饭菜去了。
  不一会,程市长果然带着秘书小高来到了餐厅。一进餐厅,见两位老市长在,程市长就有点不自在:因为两位老市长在位时,自己还在给他们当秘书。
  两位老市长见程市长愣在那里,也就没打招呼。
  只听一位对另一位说:“快点吃,看不见程市长都来了?”
  另一位似乎很乖地说:“哎,是,快点吃。——真抱歉,蔡主任刚才通知我们了,说是程市长来了,让快点吃,把位子让出来。可是,人老了没用了,牙口也不行了,心急嘴慢呀。”接着,这才又对程市长说:“市长,您——别着急,这就吃完了。”
  程市长还没喝酒呢,脸就红了,一直红到耳朵根,说了句:“二位慢用,慢用。”带着秘书小高急匆匆地走了。
  这天晚上,“菜鸟”主任虽然为程市长准备了丰盛的酒菜,程市长却没来吃。
  几天以后,市政府办公室给“菜鸟”主任来了一个电话,请他准备让位,说是任免文件马上就到,接班的是程市长的秘书小高。

  于2014.6.19.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1 11:15:54
  忐 忑(小小说)

  区里要开领导班子会,研究干部任免。消息一传开,引起了不小的震动。谁上,谁下,谁提拔,这是大家都十分关心的问题。

  特别是各局的局长、副局长们,更是风声鹤唳,十分忐忑。

  区交通局是个大局,管的面儿宽。区里一个局,按级别虽然是个科级单位,但局长这个位置,却是一个好位置,不单本局的副局长们惦的心里痒痒,就连别的局的局长平调过来,也干!这个位置怎么个好法,这个——“你懂得”!

  这也难怪大家惦着,区交通局的局长姓李,今年五十四岁零六个月,按上级文件规定,再过六个月,就到退二线的年龄了。那么,他退了,谁上呢?局里有四个副局长,排队第二的副局长姓莫,今年五十三岁零七个月,按上级文件规定,副局长五十四岁退二线,要提不了正职,再有五个月,也退二线了。其它三位呢?毛还嫩着呢,资格不行。不久,有消息灵通人士透出话来:区领导的意思想把莫副局长“扶了正”,照顾照顾情绪!

  消息灵通人士的话准不准,谁知道呢?可是,人们往往认为“无风不起浪”,没别的说法,就只能当真,就连莫副局长自己,也当了真,洋洋得意起来。

  那天,莫副局长和本系统的几个哥们喝酒。人逢喜事精神爽,多喝了几杯。有个哥们就问他:“莫局,你这扶正的事有没有眉目啊?”莫副局长矜持了一会,说:“看呗,按说轮也该轮到咱哥们头上了。”酒桌上的人心里都“咯噔”一下!随即酒桌上立马热闹起来,这个敬莫副局长一杯酒,说:“莫局,您付了正,得照顾照顾咱哥们呀!”那个又敬莫副局长一杯酒,说:“莫局,咱哥俩可是多年的交情呀!你扶了正,可别忘了咱呀!”一来二去,很快把莫副局长整高了,说话声音也高了起来:“好说!好说!将来咱哥们扶了正,弟兄们都弄个师长、旅长的干干!”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是在这个节骨眼上?第二天,早有人把莫副局长酒桌上的事报告了李局长。李局长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我这还没退呢,就开始准备上了?这不是要抢班夺权吗?他气鼓鼓地找到区里“一把手”,质问道:“区里连话也不找我谈,就让我退了?”“一把手”说:“没有啊。这话你听谁说的?”李局长故意拱火:“别打马虎眼了。这事怕是就瞒着我一个人吧!人家都设宴庆贺了!”“一把手”急了:“老李,话可不能这么说。你们交通局的事,我啥时候不是先和你沟通,何况是动班子的事?!谁设宴庆贺了?!你给我说清楚!”李局长见火候差不多了,这才把莫副局长在酒桌上的事抖了出来。

  区里开会研究干部任免的消息,似乎不太准确。过了半年才又有了点儿信儿,说是最近准备开。消息灵通人士的话也不准。区领导班子会是开过了。但公布的结果是:交通局李局长和莫副局长同时退二线;工业局张局长平调过来任局长。

  2014.7.10.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1 11:19:40
  提 拔(小小说)

  外事办公室的专职司机冯贵仁,小学毕业,学历不高。后来整了个成人教育大专学历,也是个有名无实的东西。
  但冯贵仁有他自己的专长——很会伺候领导,不知怎么就把张市长伺候好了。张市很得意他。先是把他转成干部身份,不久又提拔成外事办的后勤科长。后来,外事办的李副主任退了休,张市长又费了好大劲,把他提拔成外事办的副主任,成了县处级干部。有人说,冯贵仁遇到了贵人,冯贵仁只是神秘的笑笑。
  外事办公室这个地方跟别的局不一样,外语人才济济,最低也是大专生。可是都不如冯贵仁这个小学生,心里能服气?大家当着面也称冯贵仁“主任”,背地里说什么可想而知。后来,有那个别人当面也对冯主任大不敬了。
  当时的规矩,领导都有一部专车(现在还有没有不得而知),冯贵仁也有一部,除了特殊情况,自己会开也不开,让专职司机给他开。一次,冯主任的小车进了机关大院,司机从驾驶位上下来,为主任开了车门。冯贵仁这才慢吞吞地从车里钻出来,挺直了腰,再响亮的咳了一声,正准备往楼上办公室走,被英语翻译大刘看见了,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声“dog”(英语“狗”,译音“道格”)!冯贵仁以为大刘和他打招呼呢,说:“嗯,好好,到了,到了。”大刘听了一愣,和他一起走的小沈却忍不住“噗嗤”一下,忙用手捂住了嘴。
  过了不久,这事传到了张市长的耳朵里。张市长把冯贵仁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说:“外语你一点儿也不懂?”“不懂,怎么啦?”“怎么啦?人家当面骂你狗,你还说,好好。还怎么啦!”“骂我狗?谁呀?”张市长毕竟是市长,没告诉他是谁,只是说:“你也学点英语,要不外办你呆不长!”
  冯贵仁从张市长那里回来一头雾水:是谁骂我“狗”了呢?百思不得其解,干脆不琢磨了,还是市长最后一句话重要:得学点儿英语,不然外办呆不长!于是他去书店买了《英语》,翻开一看,我的娘!一个字母也不认识!这可咋整?
  转眼就到了年底。年终总结开始了。冯主任主管的科室把总结材料都交上来,请主任修改批阅。总结材料堆在办公桌上。英语的26个字母还没认全呢,先放下吧,得看总结材料。几个科室的总结看了一遍,冯主任觉得还行,都是好话,没啥要改的。于是大笔一挥:同意!退回去了。
  年底一过,春节就在眼前,冯贵仁忙备了几份厚礼,提前给有关领导拜年,这个他内行!他先是到张市长家里,一进门,张市长就问他,英语学得怎么样?他说,就那样。张市长又说:“对了,写作水平你还得提高提高——听说你主管科室的总结,你一字没改,就签了同意,你这工作怎么抓的?学习学习写作!”啊?还得学?这可愁死我们的冯主任了!
  年终总结过后,进入考核阶段。外事办公室考核的结果:冯贵仁主管的科室全当了“尾巴”,科长们一片怨声!组织部考核外事办的结果是:冯主任当了“尾巴”——不合格!
  春节过后,青草发了芽,春意盎然,生气勃勃。市委下了文件:免去冯贵仁市外事办公室副主任的职务。冯贵仁哭了。去找张市长。张市长说:“外事办公室那地方你真干不了,你到畜牧局吧,但畜牧局不缺局长,畜牧局下属的配种站,虽是个事业单位,倒是个副县级的规格。”
  从此,冯副主任就成了冯站长。好处是:这个单位不用学外语,年终总结也简单。冯站长干得怎么样,那就是后话了。恕笔者这里不再赘述。

  于2014.9.17.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1 11:23:39
  贿 选(小小说)

  民国初期,百姓们还不知道“选举”为何物呢!袁世凯就软硬兼施夺取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他为了当上正式“大总统”,一手提着盒子炮,暗杀、威胁参选人士;一手拿着大洋钱,进行贿选。在他影响之下,当时上上下下兴起了一股贿选之风。这里讲的故事,就是那时候的事。
  话说中原地带有一个村子叫做黑白村。村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也有三百多户人家,两千多口子人。村里有两姓大户,一户姓黑,另一户姓白,其他都是少数杂姓,但合起来占的人数却不少。姓黑的代表人物叫黑炳天,绰号黑爷,家有良田百亩,城里又开着买卖,算得上当地的大财主;姓白的代表人物叫白连地,绰号白爷,家也有良田百亩,只是没有买卖,但也算个不小的土财主了。
  那时,村子里谁有钱又有优势,才能当村官。黑白村的村官呢,一直是黑爷。白爷见黑爷当着村官,一天比一天富,城里都开起了买卖,眼馋的不得了,总想抓抓村里的印把子,可惜总没机会。所以民国选举总统的消息一传到黑白村,白爷看看机会来了,就带领着白姓一族大造舆论,说:“民国大总统都是选举的了,村官为啥不能选举?”这话很快传到了黑爷耳朵里。黑爷眼珠子一瞪,说:“选举?自从盘古开天地,也没听说过村官选举!做梦去吧!”但禁不住白姓一族卯着劲鼓捣,甚至把状告到了县知事那里。县知事对此事本来抱着无可无不可的态度,但鉴于选举是当时挺时兴的新鲜玩意,于是就坡下驴,在状纸上批示道:“准予黑白村选举村官之办法,官府毋庸干预。”
  这话一传下来,白爷和白姓一族的人拍手称快。白爷立即给白姓人家传出话来:这次选举都选白爷,咱姓白的也掌掌印把子!黑爷呢,也咬咬牙说:“选就选,谁怕谁呀!”当然也立即发动黑姓人家,全力以赴保印把子了。黑、白两姓为了各自的利益,阵营清晰,意见一致。问题是还有一百多户杂姓,这就成了黑、白两家的争夺对象。
  开始,黑、白两家都派出巧舌如簧的本姓“能人”,挨门串户拉票。那个时候,百姓们最怕的有两件事:一是苛捐杂税,“国赋三升民一斗”,层层加码,百姓不堪重负;二是抽丁当兵,“一将成名万古枯”,抽到丁就得去当炮灰,百姓们更是担惊受怕。拉票的人当然知道百姓们的“软肋”。于是白姓拉票人就说:“如果白爷当选,保障收税、抽丁公平合理!不让老少爷们吃亏!”黑姓拉票人也说:“过去收税、抽丁,那是上边的事,不关黑爷的事。这次,黑爷如能继续当村官,肯定亏不了大伙!”可是,百姓都被当官的骗苦了,哪里肯信?
  看看效果不大,白爷急得如同火烧了屁股。恰好白姓有个在外边干事的回来探家,对白爷说:“这事光用唾沫沾不行。”
  白爷说:“那咋办?”
  “咋办?得出钱!别处选举都这么干!”
  “咋出?”
  “一家五块大洋。”
  “一家五块?!”白爷的心痛得一缩,停了好一会子,才咬咬牙说:“三块吧。”
  这事很快传到了黑爷的耳朵里,黑爷笑了,对拉票的人说:“三块大洋?少了点,咱给八块!”
  就这样,黑、白两家经过一场贿选战!最后,白爷的三百多块大洋打了水漂,败下阵来;黑爷呢,以八百多块大洋的代价,当选了黑白村的村官。
  故事讲到这里,似乎就应该结束了。但黑爷觉得的事儿没完,为什么呢?那是八百多块白花花的大洋啊!从黑爷手里出去的呀!过去,黑爷只能从百姓的手里收大洋,哪能百姓从黑爷手里拿大洋的事情?这不是乾坤倒转了吗?
  但黑爷毕竟是扭转乾坤的妙手,他把一百多户杂姓人家的户主叫到自家大院里,“嘿嘿嘿”地冷笑了几声,一字一顿地说:“我黑炳天经过选举,又当上了村官。今后,纳捐啦,收税啦,抽丁啦,还得黑某人说了算哪!这次选举,各位都拿了黑某人的大洋,那今后就得听黑某人的指派!”说到这里,黑爷停顿了足有半袋烟的功夫,这才又阴阳怪气地说:“当然了,黑某人也一定会,啊!秉公办理!秉公办理!”说完,转身进了暖阁抽大烟去了。杂姓户主们在院里愣了足有两袋烟的工夫,才一个个品尝出了黑爷话里的味道!
  第二天,杂姓户主们人人捧着那烫手的八块大洋送到了黑爷家的账房里,账房先生二话没说,代替黑爷“笑纳”了。
  后来,袁世凯当大总统觉得不过瘾,又当了八十三天洪宪皇帝,呜呼哀哉了。但他留下的贿选邪风却一直没有绝种,但凡一有机会,就会像细菌一样繁殖起来。在以后几任“走马灯”总统的选举中,贿选的戏法那是演了又演,几乎成了政客们的传家法宝。
  袁世凯们的时代,已经烟消云散整整一百年了,然而青山依旧在。沉舟侧岸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时至如今,贿选邪风绝种了没有呢?我想一定是绝种了吧。

  于2014年10月6日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1 22:19:53
  以上十篇旧拙作全部放在这里了。今后如有,还继续放在这里。谢谢各位老师、朋友的厚爱!!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4-11-03 15:34:47
  很快查明,小史有严重违纪问题,据说还和几个男人有不正当的性关系,要走司法程序了。

  娓娓道来!

  一个一个的故事!!!!!1

  有味道!!!!!!!!

  非常好!!!!!!!!1

  好文!!!!!!!!!

  大顶!!!!!!!!

  收藏学习!!!!!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4-11-04 08:58:41
  谢谢肖老师的支持和鼓励!问候您!!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1-10 20:34:16
  “狗 官”(小小说)

  这个故事里说的“狗官”,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狗官。而是一个管狗的官,姓苟,朋友们和他开玩笑,就叫他“狗官”。
  “狗官”供职的单位,学名叫个“犬类限制养殖办公室”,简称“限养办”。限养,怎么个限法?当然有规定,比如,养宠物犬必须有“限养办”发的“狗证”,没有,得限制云云。
  可是,要到“限养办”起一个证,的先交300元钱,然后每年交200元,直到狗老死。至于钱收上去干什么用,交钱的人们是不得而知。
  偏偏有些老头、老太太,既想养小狗解闷,又不想花钱,这就给我们的“狗官”增加了不少工作量。每天早晨,我们的“狗官”带着他的兵在街上检查“狗证”。逮住没“狗证”的,一是罚款,二是补办“狗证”,这样连罚款带补证,得四、五百元。一下子把没办“狗证”的老头、老太太们打了个落花流水。而我们的“狗官”呢,则每天早晨都是得胜而归!
  正当我们的“狗官”,洋洋得意的时候,发生了这么一码事:
  那天早晨,弟兄们带回来一只白色的“贵夫人”(一种名贵宠物犬),说:“主任,这只狗的主人和我们赌气,说不要了,你带回家养吧。”狗官有些狐疑:“不要了?什么样的人?”“四十多岁,女的,穿的挺好,像是有钱的主儿。”正在这时,有人在办公室喊道:“主任,局长让你去他办公室!”
  “狗官”一进局长办公室,局长很严肃地说:“你们今天早晨逮了个白色的宠物狗?”“是。”“那是张秘书长家的。”“啊!”果然不出“狗官”所料。局长不再说什么,“狗官”也就立即退出。
  “狗官”从局长办公室出来,没回单位,而是去了宠物用品商店,买了一袋最好的狗粮。回到单位,又打了一盆热水,用手试了试水温,亲自给“贵夫人”仔细洗了个澡儿,用香水在“贵夫人”身上喷了个遍,这才抱起来,开车走了。弟兄们以为主任把“贵夫人”带回家了,相视而笑。
  他们哪里知道,我们的“狗官”并没回自己的家,而是去了张秘书长家。敲门进去,秘书长的太太首先一眼看见了自己的狗,立马知道了来的是谁了,说:“你是苟主任吧(弟兄们叫他主任可是从来不带姓)。”“狗官”听着“苟主任”三个字虽不顺耳,但还是忙答道:“是是。您老好眼力!”这时“贵夫人”也不像原来那样蔫了,哼哼唧唧要找主人撒娇。秘书长太太忙接过“贵夫人”,又是亲,又是啃,嘴里说着:“好闺女,可受委屈了。”竟把“狗官”凉到了一边。
  等那“娘儿俩”亲热够了,我们的“狗官”才“吭吭”地咳嗽两声说:“我怕狗狗饿,给它买了一袋最好的狗粮,已经喂了一些。嗯嗯,临来,我给它用温水洗了澡,还喷了香水呢!您闻闻,很香呢!”“啊,啊,”秘书长太太这才明白过来,旁边还亮着一位呢,“啊,那谢谢你了。”“哪里,应该的,应该的。那我回了。”秘书长太太稍一沉吟,说:“那样吧,我补一个狗证吧。”“狗官”忙摇着双手说:“不用不用。您就是——”他本想说“您就是那狗证”,幸亏脑子机灵:不然把秘书长太太说成“狗证”,岂不是太不尊敬了,于是来了个急转弯,改成了“您就是到那里遛狗狗,也没事了。我们不认识您,还不认识这狗吗!”咳,又说错了:怎么把秘书长太太和狗相提并论了呢?头上一下子冒出了许多汗珠子,连忙告退。秘书长太太倒没说什么,可“贵夫人”却对“狗官”不友好地说:“汪,汪,汪汪!”狗官趁机说:“好,好,我走,我走。”
  打那以后,弟兄们出去,“狗官”总不忘嘱咐一句:“长点眼力见。”此时,弟兄们早已知道了主任去秘书长家那回事,不用多说,一点就透,心照不宣。
  过了几天,局长在大会上表扬了“狗官”,说他对工作认真负责。从此,我们的“狗官”更加勤奋,每天早晨都带着弟兄们,追得那些没“狗证”的老头、老太太们落荒而逃。

  于2015年1月10日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1-12 15:12:12

  非常好!!!!!!

  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1-14 08:23:52
  @肖福祥 2015-01-12 15:12:12
  非常好!!!!!!
  再顶!!!!!!!!
  -----------------------------
  谢谢肖老师鼓励!祝福!!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1-19 13:37:26

  好文!

  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1-25 10:20:53
  谢谢肖老师鼓励!祝福您!!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1-26 14:24:23


  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1-31 18:42:49
  @肖福祥 2015-01-26 14:24:23
  再顶!
  -----------------------------
  谢谢肖老师鼓励!祝福您!!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2-02 13:58:29

  好文!

  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2-05 22:25:22
  @肖福祥 2015-02-02 13:58:29
  好文!
  再顶!
  -----------------------------
  谢谢肖老师!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2-06 10:29:33


  再顶好文!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2-10 12:02:29


  好文,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2-10 15:48:13
  谢谢肖老师厚爱!祝福您!!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2-18 13:46:16
  在这里给各位朋友、老师拜年了!祝大家春节快乐,万事如意!!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5-11 20:19:13
  错错错(小小说)

  公司进了个大学生,姓李,名树秋。学小语种的。当时公司缺个小语种的翻译,就被招进来了。
  李树秋平时话不多,也不爱和人拉关系,是个人不出众,貌不惊人的“老实疙瘩”。公司张老总和他见了两面,和办公室主任说:“现在,公司小语种还用不着,先让他管管收发吧。”于是李树秋就当上了公司的收发。
  不久,市里从别的市调来个副市长,大号李树春。这个消息在本市的日报上一出现,有人就开始琢磨开了:呀!李树春?和咱们公司的李树秋不是哥俩吗?这样一传俩,俩传仨,就传到了张老总耳朵里。张老总心里“格登”一下,琢磨:这李树秋不吭不哈的,嘴还挺稳。如果李副市长知道弟弟在我这儿当收发,岂不糟糕?于是和办公室主任说:“我看李树秋还挺稳重,让他给你当副手吧。”办公室主任是个机灵人,立马领会了领导意图,说:“好好好,我正缺个副手帮忙呢。”这样,李树秋就成了李副主任。
  刚进公司就提了办公室副主任,李树秋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他毕竟是个“老实疙瘩”,还和原来一样,不吭不哈,领导让干啥就干好啥。可在张老总看来,觉得“这个李树秋城府还挺深”!所以,见了面总是热热情情的,问长问短。
  一次,公司有个大型剪彩活动。请李副市长来剪彩。剪彩完毕。张老总特意请李副市长到小会客室品茶小坐。其间,张老总故意轻描淡写的说:“树秋在我这里干的不错!”
  李市副长说:“树秋?树秋是谁呀?”
  “就是令弟李树秋呀!”
  “令弟?我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弟弟呀。”
  “啊?!”......
  第二天,张老总把公司办公室主任叫到总经理办公室,说:“这个李树秋干得怎么样啊?”
  办公室主任说:“工作倒是挺踏实,就是不爱说话......”
  “在办公室当副主任不爱说话怎么行?那样吧,让他到后勤科管卫生去吧。”
  就这样,李树秋又从办公室副主任变成了一般职员。这对于李树秋本人来说,倒是没什么。因为他本来对职务不感兴趣,只怕时间长了,把自己的专业荒废了。然而,这次却该着办公室主任倍感莫名其妙了。
  半年以后,李树秋坚决要求调走,谁劝也不听。张老总说:“让他走吧!三条腿的青蛙找不到,两条腿的人有的是!”
  李树秋跳槽到了另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正好用得着他学的小语种,他也为公司立了大功。
  张老总那个公司呢,最近也需要李树秋学的小语种。可惜,因为学这个小语种的很少,至今也没聘上。
  咳!这算啥事啊。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5-12 15:26:12
  “令弟?我只有一个妹妹,没有弟弟呀。”

  非常好!

  大顶!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5-20 16:34:16


  好文!

  再顶!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5-23 09:35:34
  谢谢肖老师大力支持!祝福您!!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15-06-14 12:59:47
  “丢不起那个人”(小小说)

  钱五和赵六在农村老家住隔壁,一起长大,一起上学。又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只是专业不同,钱五学的经济管理;赵六学的机械制造。
  毕业后,他们又进了同一家公司,不过,钱五进了公司办公室;赵六下了车间。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钱五早已爬到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上;赵六呢,还在车间做技术工作。
  春节回家,钱五有公司配给的专车,车屁眼一冒烟,就带着孩子老婆到了家;赵六像头驴似得,驮着给父母、亲戚买的礼物,左手拽着着老婆袖子,右手提着儿子的领子,满头大汗地挤上公共汽车。到镇上下了车,再驮着东西走十里路才到家。此时,钱五在家酒都喝完了。
  不久,村里有了直达公共汽车,赵六很高兴。见了钱五兴奋地说:“咱村有公共汽车了!”钱五瞅了他一眼,说:“哦。”
  近二年,公车私用有了规定。钱五不能用公司配给的专车带着孩子老婆回家了。老婆说:“今年咱也坐公共汽车回家吧。”钱五眼一瞪,说:“坐公共汽车?我丢不起那个人!”老婆不知声了。
  那年春节,钱五没回家。赵六照老办法带着孩子老婆回家过年。
  第二年春节,钱五回家了,是自己开着宝马回的家。乡亲们见了,说:“嚯!公家给换新车了?”钱五说:“不是公家车,是自己买的。”“买的?那得多少钱?”钱五笑笑,没回答。
  又是一年春节将近,钱五家门前来了一辆警车,几个陌生人进屋拿出一张带字的纸,对着钱五念了,又让钱五在纸上签了字。然后掏出手铐子要给钱五带上,钱五说:“能不能到车上再带?”陌生人说:“为什么?”“我丢不起那个人。”陌生人笑了:“你这个案子是要公审的,报纸上也要登消息。”钱五没再说什么,老实让陌生人给自己戴上了铐子。
  这一年春节,赵六带着孩子老婆坐公共汽车回家,车站就在自家门口不远的地方,一家子觉得方便多了。
  钱五当然不能回家过春节,他老婆孩子也没回家过春节。可能觉得“丢不起那个人”。

  2015.6.8

楼主lss500828 时间:2020-12-07 09:02:31
  正因为贾知府有这么高的理论,所以在任职期间,很会理财。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仅仅两年,贾知府已是家财万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