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后的死亡

楼主:李兆庆 时间:2015-03-27 21:15:00 点击:1188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多年后的死亡

  死亡是所有人的生命之河都无法绕过的一块硬石,你可以避讳它、鲜于提及它,但多年以后的某天或某夜,它会像一位记性超好的债主,敲响我们紧闭的门扉。
  比我老的老人一个接一个,赶趟似的把家搬迁到村后的坟地时,我才恍然大悟感到死亡的恐惧和紧迫;意识到北李村是我生命之河的归宿,我仅仅是一条暂时远游的支流。多年以后,我薄薄的肉身会被一个棺木包裹着,最终与一抔抔的黄土融合到一起。
  但我想象不出我会在什么时辰、以何种方式终老一生?我活过,但我没死过,活着的是一个过程,死亡仅仅是一个结果。
  多年前的一个梦中,我看到那些先我而老的人在黑暗中频频向我挥手示意,在通往天堂的路上,他们轻车熟路。他们是伸过来的一个拐杖,引导我向前走,爬上那架天梯,天堂宽宽的路也就铺排在我面前了。
  这些老人的青春和活力被岁月榨取殆尽,等待被阳光晒成一片轻飘飘的秋叶,被溜河风吹成一粒轻盈盈的尘埃。夏天他们坐在树阴下乘凉,走了多半辈子的路,储存在身体里的热量亟待发散出去。早晨坐在树的西边,中午移到树的中央,下午挪到树的东边,移动三次,一天也就打发完了。哈欠连天,等说话说累了,他们便靠在树身上打盹,头向左歪一下,又向右歪一下,像一只接连熬过两夜的老公鸡。他们打盹时,眼皮像年久失修的两扇横装的门,关的很严,但开不利索。浅浅的睡梦偶尔被远处的铁炮声打搅时,便惊慌失措地环顾左右,哦,原来虚惊一场,幸好自己不是铁炮即将送走的主角。
  当我被岁月摧残得与他们一样老或者比他们老时,我也不想变成他们中的一员,说话累了打打盹,打完盹后再说话,像一株秋天的老玉米伸长脖子等待镰刀的收割。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一件接一件的事等着我去干,堤南大地里两亩麦田需要翻一遍,亮了底的水缸需要注满,严冬逼近时需要一垛劈柴来应对。我不知道,某个时辰来戛然而至,我着手去干的事情是否刚开头就搁浅下来。若再大胆设想一下,假如死过的人能再活回来,活死人就会在我面前显摆,告诉我死亡的过程,消弭我的恐惧心理,让我坦然迎对。
  某一天,我年久失修的胃再也不能消化过多的粮食,我的体温再也不能把漫漫寒夜里的被窝暖热,我预感到那个黑森森的身影正手持镰刀渐渐向我逼近。我被逼进一条死胡同,已经无路可逃。
  在凛然的镰刀划过我的脖颈前,我会像往常一样在鸡鸣狗叫中起床,接着听见院门开合的声音,听见早起的麻雀鸣叫的声音。这些声音我听了一辈子,宛如天籁之音,百听不厌。
  等太阳在村东头升起,我绕开缠膝的子孙,颤巍巍地走向堤南的田野,走近那些放下就棘手的农事,去嗅嗅黄河滩散发着泥土的气息。
  沿着正南大地一直走到黄河岸边,望着缓缓东流的黄河水,我挥舞着手臂,向熟悉的黄河水告别,向黄河南岸畔的一长溜坝头告别,向我身后的庄稼告别,向路上过往的行人告别。当告别仪式进行半截时,我情难自抑,禁不住热泪长流。纵有千般的不舍万般的无奈,我知道这一天是永别,而不是再见,我向来不会粉饰心中的留恋。
  总有一天,我还会回来的。当按原路返回时,我轻盈的灵魂变成一滴雨或一片雪,悄悄地倾洒在黄河滩的土地上,也许是一场浩荡的溜河风或一抔醭土,飘落在北李村的树梢上。我想把归期定在农闲时节,不想看到乡亲们被棘手的农事搅和得愁眉苦脸的样子。我要再看一下,我子孙后代的影子在镰光锄影中逆光劳作,汗水打湿了他们脚下的土地,渴望幸福的目光一遍遍地掠过长空。
  当死亡真正降临时,我祈求上天能否让我全身绵软之力积蓄在我的两臂端,让它去拥抱千里迢迢赶来爱我的情人。让它再关一次被溜河风吹开的柴门,然后炙舞而去。
  解开心中的症结,对死亡不再畏惧和禁忌,在某一个长睡不醒的梦中,死亡像老朋友一样和我温馨四溢地拥抱在一起,我便坦然地离去。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3-27 22:29:07
  好文!
作者:WatcherInTheDa 时间:2015-03-28 01:51:44
  《诗翁彼豆故事集》中的《三兄弟的传说》一章讲到:

  从前,有三兄弟在一条僻静的羊肠小道上赶路,天色已近黄昏。他们走着走着,来到了一条河边,水太深了,无法蹚过,游过去也太危险。然而,三兄弟精通魔法,一挥魔杖,危险莫测的水上就出现了一座桥。走到桥中央时,一个戴兜帽的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死神对他们说话了。死神很生气,他失去了三个新的祭品——因为旅行者通常都会淹死在这条河里。但是死神很狡猾。他假装祝贺兄弟三人的魔法,说他们凭着聪明而躲过了死神,每人可以获得一个奖励。

  老大是一位好战的男子汉,他要的是一根世间最强大的魔杖:一根在决斗中永远能帮主人获胜的魔杖,一根征服了死神的巫师值得拥有的魔杖!死神就走到岸边一颗接骨木树前,用悬垂的树枝做了一根魔杖,送给了老大。

  老二是一位傲慢的男子汉,他决定继续羞辱死神,想要的是能够让死人复活的能力。死神就从岸上捡起一块石头给了老二,告诉他这块石头有起死回生的能力。

  然后死神问最年轻的老三要什么。老三是最谦虚也是最聪明的一个,而且他不相信死神。因此他要一件东西,可以让他里里离开那里而不被死神跟随。死神极不情愿地把自己的隐形衣给了他。

  然后死神站在一边让兄弟三人继续干路,他们就谈论着刚才的奇妙经历,赞赏着死神的礼物,往前走去。

  后来兄弟三人分了手,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前进。

  老大走了一个多星期。来到一个遥远的小山村,跟一位巫师争吵起来。自然,他用那根接骨木做成的“老魔杖”作武器,无意会获取决斗的胜利。对手倒地而死后,他继续前行,走进了一个小酒馆,大声夸耀自己从死神手上得来的强大魔杖如何战无不胜。

  就在那个晚上,老大喝得酩酊大醉后,另一个巫师蹑手蹑脚地来到他床边偷走了魔杖,并且割断了他的喉咙。

  就这样,死神取走了老大的命。

  与此同时,老二回到了他独自居住的家,拿出可以起死回生的石头,在手里转了三次。让他惊喜交加的是,他想娶的但不幸早逝的女孩立刻出现在他面前。

  可是她悲伤而冷漠,他们之间似乎隔着一层纱幕。她尽管返回了人间,却并不真正属于这里,她很痛苦。最终,老二被没有希望的渴望折磨疯了,为了真正能和她在一起而自杀身亡。

  就这样,死神取走了老二的命。

  但是,死神找了老三好多年,却始终没能找到他。老三一直活到很老以后,才最终脱下隐形衣,交给了他的儿子,然后像老朋友见面一样迎接死神,并以平等的身份,高兴地同他一道,离开了人间。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5-03-28 06:49:30
  解开心中的症结,对死亡不再畏惧和禁忌,在某一个长睡不醒的梦中,死亡像老朋友一样和我温馨四溢地拥抱在一起,我便坦然地离去。
楼主李兆庆 时间:2015-03-28 07:21:26
  问候楼上三位朋友,好久没发文了:)
作者:50后母亲 时间:2015-03-28 18:17:26
  欣赏斑竹好文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3-30 11:29:39


  问好斑竹!

  好文!

  大顶!

  学习!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15-03-30 15:12:21
  认知死亡,方始坦然。

  兆庆好文。
楼主李兆庆 时间:2015-03-30 16:30:12
  @50后母亲 2015-03-28 18:17:26
  欣赏斑竹好文章!
  -----------------------------
  谢谢点评:)
楼主李兆庆 时间:2015-03-30 16:30:34
  感谢肖老师和秀才兄:)
作者:紫萱晓梦 时间:2015-04-06 02:44:34
  对于自己的死亡,人们一般会选择避而不谈。像李老师这样,淡定从容地和人谈起多年后的死亡,的确是头一次见到。所以,先点个大大的赞!

  死亡,是生命存在的必然结局,生是暂时,而死才是永恒。我们的每一天都在接近死亡,每一天都能倾听到死神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我相信,死亡,并不意味着结束,也许意味着另一种状态的生。所以,我们不必惧怕,好好把握有生的日子,好好享受属于我们的蓝天白云和亲人朋友之间浓浓的情……
楼主李兆庆 时间:2015-04-06 07:13:36
  远握晓梦:)
作者:林中响箭2014 时间:2015-05-09 09:32:31
  好文,有内涵,情感真挚。
作者:薛南 时间:2015-12-13 21:38:27

  有点谑,有点沉,有点疼,有点......余点,思绪纷纷。然后,没有然后。
作者:薛南 时间:2015-12-13 21:56:50

  千年寂寞 风干成 一捏儿古茶

  泡得开唐诗宋词 泡不开秦砖汉瓦
  泡得开晨钟暮鼓 泡不开驿路风沙

  不想也罢 不想也罢
  再想上千年 又是 一捏儿古茶
作者:薛南 时间:2015-12-13 21:57:50
  《古茶》歌词

  千年寂寞 风干成 一捏儿古茶
  谁能分辨 哪是茶叶 哪是茶花

  或许 心有灵犀的人 才能看透它

  这心有灵犀的人 在哪

  千年寂寞风干成一捏儿古茶

  泡开它 需要多少 春秋冬夏

  或许 万种柔情 方能泡开它

  这万种柔情 出自 谁家

  不泡也罢 不泡也罢

  泡得开唐诗宋词 泡不开秦砖汉瓦

  泡得开晨钟暮鼓 泡不开驿路风沙
  不想也罢不想也罢

  再想上千年 又是 一捏儿古茶
  不想也罢 不想也罢

  想来想去 还是 独在天涯

作者:薛南 时间:2015-12-13 21:59:14

  问候兆庆!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12-14 10:09:07


  问好李斑竹!

作者:薛南 时间:2015-12-15 19:54:22

  有点虐...呵呵...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5-12-16 14:28:57
  还是这文读着带劲!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5-12-17 18:29:13
  赞。真的很好。
作者:三叶草F1 时间:2015-12-18 14:47:54
  从容淡定地迎接总要来的那一天。
作者:海边最湿石 时间:2016-06-18 09:50:30
  路过
  信马由缰ING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7-03-31 19:19:16
  再读依然芬芳!
作者:林中响箭2014 时间:2017-04-05 17:02:21
  再顶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