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 草 祭

楼主:青色雨滴 时间:2015-04-05 19:58:00 点击:731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都说四月属于离别。
  但在朦胧的梦里,却看到了平日里早想不起来的人。老人通常说,那叫托梦,可很多年过去了,陈年旧事应该可以被埋葬的,但还是错了,往事会自己爬上来找你。对于我祖父母的印象实在不深刻,毕竟他们不单属于我们家,更是其他堂兄弟姐妹们的祖父母。我们姐弟俩太早投靠了外公外婆去过的日子,所以对于他们的记忆,除了过年时刻的偶然相聚,就是幼年时候晚饭后趁着黄昏未暗之时去串个门,吃点小零嘴。
  所以很自然的躲进了跟外公外婆耳鬓厮磨的日子里去,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也很少能重新唤醒对于童年的点点滴滴的回忆。只是昨夜的梦里,确是很清楚的看到了祖父母住过的旧屋,好像要被拆毁掉了,隔着很远的距离仿佛能听见很沉重的叹息。那是老木匠在对自己的一生发出的叹息吗?还是对吾等小辈们慵懒生活的惋惜。
  小时候对于父亲对他父亲的许多回忆太多艰涩的表达有些不以为然,况且他离世的脚步太过急促,像没有说话的故事才刚起了个头,就坚决地不回头了。那时的我还太小,没有看得到之前也无法预知之后。如今每到四月繁花盛草,绿茵满地的日子,需要去那个安静的地方看一眼他的不变的容颜。不知道哪年开始,对着自己白发苍苍的父亲说,你们俩越来越像了。甚至有块老人斑都会长在同一方向的太阳穴的位置上,用以警示后人。
  他们或许拥有他们共同的记忆累积,但对我来说,祖父母的故事很遥远而苍白。一代人有一代的轻重,或许因为当年的生活过于贫困而艰辛,所以他们各自锻炼出了坚硬的个性,他们几时都不会流露出多愁善感的表情,唯独老人房间里的那把座钟会一直在那里滴答作响。每次不准的时候,他只叫我父亲进屋去调整好时间,源于信任还是因为他们的相像?对于孩子的判断,更多时是用一种鼻翼里流淌的气息。祖父那间黑黑的卧室和隆重的床罩,绝对散发着的是不可触碰的威严。不似外公外婆的床,从小在那上面摔打滚爬。同样,那座钟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碰的一样。记得有一次,我问祖父,可不可以等我认识钟面上所有的罗马数字,就可以让我也去那个空洞里扭钥匙了?他说可以。等我分得清IV和VI的区别时,他离开了,没有告别。那些黑屋里的东西后来都是祖母的,因为从小就害怕她的缘故,从不敢再进去半步。
  他们不一定真的要喜欢我,在众多的孙辈中,如此不起眼和羸弱。出生时父亲有过断指的工伤和年幼时摔破了眉心,祖父都不做声,只是默默的抽着他的烟,轻言道:这个孩子命硬,没事的。所以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没事。有个带着草的名,有个似草芥的命,不怕漂浮,缓步前行。
  所以很多时间都是先用了,有些生命先燃放过了,带着信服的东西或是灵魂,相信青草慢慢也能长成一棵树一样地超出自己或他人。
  我在梦里看到了黑暗房间里的钟仍旧在摆动,还有他的沉重的音容。旧屋还会在吗?醒来不由怅然若失。


  2015.4.5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李氏十三郎 时间:2015-04-15 15:57:26
  感觉看到了我祖父的笑脸,温和充满爱意,只能感叹世事无常,一次离别,可能就是永殇,所以纳兰说,当时只道是寻常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4-15 18:56:55


  好文!

  大顶!

  学习!

作者:雪峰桔子 时间:2019-06-14 17:09:29
  朴实的文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