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茗闲谈录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3:00 点击:1196 回复:6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品茗闲谈录


  吴营洲


  感谢《短文故乡》的斑竹及网友对我曾经的鼓励、谬奖……
  近些年断断续续地写了些“短文”——只是些零思碎想,不成系统,也很难独立成篇——但现在忽然想将这些“短文”陆陆续续地贴在这里,诚望得到各位网友及走过路过者的教正、批评、讨论、商榷……
  这些“短文”暂名为《品茗闲谈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4:12

  谈历史

  所谓的中国历史,其实就是:成千上万的普通民众,要用自己短暂而宝贵的生命,陪着一个个独裁者老病死去……
  这是多么悲惨而无奈的事情啊!
  其实,泱泱五千年,细想起来,概莫能外。

  *

  嬴秦称雄,楚汉争霸……
  叹只叹,一代豪杰的你杀我伐,到头来却成一场闲话。

  *

  汉武帝之前,统治者尊崇黄老,老百姓得以休生养息,生活渐趋“富裕安定”。
  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汉武帝方有了穷兵黩武的资本。
  接下来,汉武帝开始了“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于是,中国的意识形态就“定格”于此。
  两千余年,了无“进步”。对于中华民族而言,这当是莫大的悲哀。

  *

  人们之所以喜欢“历史”,原因大致有二:一是想以古鉴今;二是对历史上的某一人物或事件感兴趣,想知道的更多更详细些。
  其实这第二点,最终依旧是想:以古鉴今。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5:07
  谈传统文化

  我们这个民族,早熟。像《周易》、《老子》、《庄子》等,至今都无法超越。而且在诸子百家时期,就已奠定了我国传统文化的整个基调。
  我国的传统文化,自然很有魅力。既令国人引以为自豪,也令外国人称艳不已。但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有许多东西其实是很丑陋的。
  比如,某人去赴宴,在席间随口说了句:某某侍女的手臂真漂亮。没想到在他告辞时,主人送给他一个锦盒,说是礼物,打开一瞅,竟是那位侍女的手臂。
  又比如,让寡妇守寡也是极不人道的,甚至也可以说是最没人性的。王安石很清楚这点,便对他新寡的儿媳说:你还年轻,改嫁吧。王安石这样说,在当时已是惊世骇俗了,但他接着又说了一句更为惊世骇俗的话:我的身体也很壮,你也可以嫁给我,只是不太好听,我看你还是嫁给别的什么人吧。李清照在其丈夫去世后,曾经有过一次改嫁的经历。对于这件事,许多人都不愿提及,担心会毁损这位女词人的声名。
  再就是所谓的“丁忧”制度,同样极不人道。“丁忧”制度就是父母死后,其子女必须按“礼”持丧三年,其间不得行婚嫁之事,不预吉庆之典,任官者必须离职,回家守孝。这种制度始自汉朝,到了宋代,又有了进一步的发展,由太常礼院掌其事,凡官员有父母丧,须报请解官,服满后起复。夺情则另有规定。后世大体相同。到了清代则规定,凡匿丧不报者,一律革职。你想想,这种制度人道吗?人家父母在世时,你让人家去千里为官,不让人家在床前行孝,待人家父母故去了,却让在坟前枯守三年。
  在我看来,对于我国的传统文化,必须批判。甚至可以用一种极端的行为,先将它彻底打碎,然后在那些碎渣里,捡出有价值的部分,重新塑造。
  诸子百家时期,奠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调。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6:09
  谈乐文化、礼文化

  在我国的传统文化中,有“乐文化”,也有“礼文化”。
  统治者喜欢“礼文化”。
  “礼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而“乐”,是人性的体现。
  “礼”是礼仪,是约束。礼对人性是一种约束。
  殷商以前,以“乐”为治;周代之后,以“礼”为治。由此可知,先民们活的颇为自在。
  周代时,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文化转型”——从“乐文化”转为“礼文化”。
  但,中国后世的文学艺术以及其他文化形态,都是从商以前的“乐”中发展而来的。

  *

  在传统文化中,常常是“礼”“乐”并举。

  *

  “礼”“乐”文化的形成,源于祭祀,源于先民的期盼。均是以期使自然、社会秩序同鬼神苍天等超自然存在相互沟通,相互感应,从而达到最大的和谐。
  “礼”“乐”的核心是“天人合一”。

  *

  在徐复观的《中国艺术精神》一书中称:“春秋时代,在人文教养上,礼取代了乐的传统统治地位……”其实种种说法不对。不是取代。历史本相是:战国前期,以乐为先导,礼是乐的辅助形式;战国中期,以礼式为先导,乐是礼的辅助形式。
  礼乐不分,是汉以前的情形。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7:02

  谈天人合一

  “天人合一”是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总观念。
  所谓的“天人合一”,就是人和自然安于一,人和社会安于一,人和他人安于一,人与神灵安于一……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7:53
  谈回归自然

  “社会”有适合人的一面,也有不适合人的一面。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也是任谁都无可奈何的事。
  不过,身为“社会”的人,应该努力使自己从“社会”方面向“自然”方面回归。
  回归“自然”,不一定是去当隐逸之士,也不是重新去过刀耕火种的日子,而是要回归“人的自然本性”。
  所谓“人的自然本性”,是指生之为人,要有“赤子之心”。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8:41
  谈天人感应

  “天人感应”的提出,始自汉代。初衷是对最高统治者进行制约。
  在封建社会,普天之下,天子最大,无人能“制约”天子。然而,天子出了错,做了坏事,该又由谁来对其进行警示、惩处?一帮臣子或文人想来想去,想到了“天”,想到了“天人感应”,于是就杜撰出“人主失德、政乱会引起天象与自然变异”之类的说辞。即,天子做了错事,“天”是知道的,于是就有了雷电旱涝。天子看到这些,就该知道自己错了,于是就赶紧去祭天,去下罪己诏,去修订自己的现行政策,去体恤民情……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29:32
  谈“五均”

  所谓的“五均”,是指:“为官者虑贪;强者不侵弱;智者无诈愚;市无二价,万物同均,四时共得;公家有余,恩及天下。”出自《乐纬?协图徵》。
  这种思想,颇有种桃花源的味道。倘若果真如此,那恐就是“共产主义“了。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0:31
  谈儒学

  将儒学定为正统思想,不好。
  之所以说“不好”,有个很浅显的理由,就是自汉代“独尊儒术”之后,两千年来,我国的社会制度或政治体制,就没有了任何进步。周而复始,只是朝代的更替。
  在我看来,儒学自汉朝开始,至唐宋,再至晚清,所谓的功能,一言以蔽之,就是在倡导人治。即,有一个好皇帝,有一群佞臣,其余的,便是愚民。
  儒学培养出来的“君”,只能是昏君。也许他在做“君”之前,并不昏,但是到了“君”的位置上,便会不由自主地“昏”。不“昏”不行。因为,已经没有什么能制约他了。譬如说他杀了两个人,而且是杀了两个本不该杀的人,可是没人敢说他不该杀,反而会有人说他杀得好,杀得太少了……
  有清一代,宋明理学对人性的压抑,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也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
  儒学是应该批判的。但是这个批判,不是全盘否定,而是扬弃,而是让它回到它应该在的位置上去,让它“安其位”,不要人为地拔高它,不要让它成为统治者牧民的工具。
  据说,国外有位汉学家,经过分析研究得出了一个结论:儒学要在二十一世纪消亡。为此,他伤心地哭了。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1:24
  谈儒、道的影响

  儒家思想对我国的文学的影响很大。
  道家思想对我国的绘画的影响很大。
  儒家的思想,是通过社会,通过人的伦理道德,对文学产生影响的。尤其是表现在一些文论上。
  道家的思想,则是通过自然,通过人的自由精神,对绘画产生影响的。尤其是表现在一些山水画上。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2:16
  谈哲学家

  哲学家们自古至今似乎有一个默契,那就是要对人类的前途或未来的命运负责。
  哲学家们从各种角度,用各种方法,去阐述自己所认为的人类如何生活得更幸福。
  当然,这不是一句话就可以完成的。况且,这又是一个至今仍无结论的命题。即使是从殊途同归这一点看,仍无令人满意的又行之有效的结论。
  但仅就先哲们所要研究的这一命题,就足以使这些圣者贤者们受到人们的尊敬——一点不错,哲学家们至今所受到的各种尊敬崇拜,都无一过分。因为哲学归根结底是人类自身为追求自身真正的存在而永不消亡的一门伟大的学问。
  哲学最终要阐述的是人类自身存在的学说。
  不管哲学将怎样把宇宙概括进去,但最终还是要告诉人们——人类将怎样生活才幸福美满?
  所谓的“来世”,“出世”,“入世”,只是现象,并非本质。

  *

  一部分哲学家是专门给统治者出谋划策的。
  一部分哲学家是给人们,即被统治者找出路的。
  一部分哲学家介乎二者之间,不三不四。
  文学艺术也是如此。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4:24
  谈哲学

  哲学是从万物中抽象出来的东西。
  哲学的本质,其实就是在告诉人们:怎样才能生活得好?
  在古希腊时期并称“希腊三贤”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斯多德,他们所讲述的,其实就是: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外遇,什么是生活……
  中国的哲学也是这样,也是在告诉人们,怎样才能生活得好。孔子告诉你,只有遵从秩序,人们的日子才能过得安稳;老子告诉你,只有绝圣弃智,人们的日子才能过得恬淡;庄子告诉你,只有清静无为,人们的日子才能过得逍遥……
  印度的哲学,诸如佛教,同样如此。
  德国的哲学家尼采也不例外,但他告诉人们:一个人,只有骑在别人的脖子上,才能生活得好。他的权力意志学说和超人理论,一言以蔽之,就是如此。所以希特勒很欣赏他,并按他所说的去做了。
  在我看来,所谓的哲学,无论有多少派别,唯心也罢,唯物也罢,就“功用”而言,其实只有两种:一种是为统治者服务的,一种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尼采的哲学就是为统治者服务的,老庄的哲学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中国哲学是讲入世的,教人信奉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教人如何于社会有用。西方哲学是讲出世的,要远离生活,研究些纯粹的东西,如逻辑学、数学等。印度哲学则是讲来世的,人到这个世界上,就是来受苦受罪的,只有忍受,才能赢得来世的幸福。但是,这三种哲学,倒是有个共同点,都是为统治者服务的。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5:29
  谈“有无”

  “有无”属于禅宗,是禅宗中比较高的境界。
  “有无”不是指物的有无。
  “有无”也分好多层次。具体到《红楼梦》中,就是“色”和“空”。
  在“有无”方面,不能创新,只能阐释。

  *

  其实,谈论“有无”的空间,很小。主要是这个命题不好说清楚。它形而上的东西太多,太抽象。
  谈“有无”,自然还要牵涉到“哲学”。曾有人开玩笑说,“哲学”就是把一件极其简单的事物越说越复杂的学问。一涉及“哲学”,一些问题就很难说清楚了。这也可能是自己智商不够的缘故。

  *

  谈论“有无”,还涉及到两个概念:时间,空间。一般读者对“时间”“空间”之类虚无缥缈的概念,不大感兴趣。不如谈谈王善保家的等等,有可读性,有趣味性。

  *

  “真假”和“有无”一样,也是分层次的。有浅层次的“真假”,也有深层次的“真假”。浅层次的好理解,深层次的不好理解。
  深层次的“真假”有好多表述,到了最后,会出现一个这样的问题:究竟人生是真,还是梦幻是真?
  就像庄子和蝴蝶,究竟哪个才是自己呢?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6:13
  谈“对话”

  人类的思想史,甚至人类的文明史,是以“对话”的形式出现的,或者说,人类的思想史是以“对话”这种形式为肇始的。
  公元前五世纪,中国出现了儒学。几乎与此同时,印度出现了佛学,以色列出现了圣经,希腊出现了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的种种著述。
  儒学的经典著作是《论语》,《论语》是孔子与其弟子的谈话录。佛学的基本教义是佛经,佛经是释迦牟尼与其弟子的谈话录。柏拉图的《理想国》是一本与辩论为形式的对话录。苏格拉底的著作直接就叫《对话录》。
  据说,苏格拉底常在雅典大街上与人“对话”,问人们一些问题,例如,什么是虔诚?什么是民主?什么是美德?什么是勇气?什么是真理?以及你的工作是什么?你有什么知识和技能?你是不是政治家?如果是,关于统治你学会了什么?你是不是教师?在教育无知的人之前你怎样征服自己的无知?等等。这样提问题的目的,苏格拉底说:“我的母亲是个助产婆,我要追随她的脚步,我是个精神上的助产士,帮助别人产生他们自己的思想。”因此,在《对话录》中,我们通常很难分清哪些思想是苏格拉底的,哪些是柏拉图的。
  在彼此的对话或激辩中,“思想”产生了;在彼此的对话或激辩中,思想认识也就达成了“共识”。
  历史发展到今天,“对话”这种形式应该重新被认识。总觉得,人类文明的进一步发展,还应回归到“对话”这种形式上。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7:19

  谈文明

  周有光先生有个观点很好:文明有先进文明与落后文明之分,而最终,总是由先进文明战胜或取代落后文明。
  的确如此。强大的希腊,几度征服埃及,但终究未能彻底征服,而伊斯兰文明进入埃及后,埃及文明随即便土崩瓦解了。因为埃及文明与伊斯兰文明比起来,是落后的。埃及文明的图腾是鹰、蛇,也崇拜狼。
  现在的埃及文明已经不复存在了。
  印加文明也是如此,也是被先进文明灭掉了。
  从前总说元朝取代宋朝或清朝取代明朝,是落后的民族战胜了先进的民族,其实并不能这样说。忽必烈的战马、战刀,也是一种文明,或者是一种文化,是一种军事文明,确实比中原先进。
  落后的东西,终究会被淘汰。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38:15
  谈文化的历程

  文化的历程,实质上是人类不断获得“内在解放”的历程。
  所谓“内在解放”,就是“内在天性的解放”。使人更具人性,使人生存的空间,包括社会、环境等,更人性化。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41:55

  谈科学和艺术

  科学是按照宇宙的尺度来看待世界,艺术是按照人的尺度来看待世界。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3:43:32
  谈学问的系统性

  “知识”之于人,自然有用,也有价值。一句“知识就是力量”更是让人对“知识”刮目相看。但是,一个人掌握的“知识”,该是成系统的。倘若“不成系统”,那么那些“知识”就是没用的。譬如我们平时看电视,诸如看些考古节目、书画节目、戏曲节目……倒是也能长些知识,但那些知识,往往是不系统的,不系统的知识可以说是毫无无价值可言的。有人曾不无偏激地说:不是系统的知识,就是垃圾。
  其实,“学问”也是。不是系统的“学问”,不能称其为“学问”。最起码的,这种“学问”是站不起来的。
  不妨举个例子,诸如张申府。张申府横跨几个时代,是五四运动的亲历者,又是中国现代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他是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人之一,是周恩来、朱德的入党介绍人,他对于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和现代哲学做出过巨大贡献,他最早介绍罗素、弗洛伊德、爱因斯坦、维根斯坦,扩大五四时期知识分子的视野的学术成就,甚至想把孔子、罗素、马克思等人的思想熔为一炉。但他的学术成就,过于博杂,杂而不纯,“没有一部正式的著作……甚至生命的尽头,他和1918年的自己可称无甚差别,依然故我,仍是杂志的作者和读者”。(参见肖复兴文《史书弄笔后来事》,载2010年1月《群言》)有资料这样评述张申府:“先生一生致力于将西方哲学与东方哲学统一起来,取长补短。但极其遗憾,在他的诸多著作中,并没有形成系统的一套学术体系。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些零碎的思想内容。晚年的张先生对此也感到很遗憾。”
  也有人称钱钟书的《管锥编》是“一地散钱”。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4-09 15:24:26
  问好吴老师,学习!
  前不久读了您谈杂文界无作品获鲁奖之文,中肯,痛快!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09 18:44:40
  多谢斑竹。
  总是收到你们惠赠的《闪小说》,十分感谢。
  每期都认真拜读。
  感觉你们是在做一份事业。十分难得。
  你的阅读面广,若见到适合《杂文月刊》刊发的精短文字,还望随手发到我的信箱里。再谢!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2:36
  谈中国艺术

  多少年来,总想给中国艺术找到一个合适的“主义”扣上去,以期说明中国艺术的灵魂,并使人一目了然。
  窃认为,中国艺术的基本格调是:严肃性,专注性,真实性,神秘性,以抽象的形式辅助强化具象的内容。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3:44
  谈艺术精神的诞生

  魏晋之时,战乱频仍,当时的士子都生活在残酷现实的夹缝中,人人都想逃避,人人都希望找到一块精神上的安息之地,但是都难如愿。
  竹林七贤最具代表性。
  徐复观在其《中国艺术精神》一书中是这样评述竹林七贤的:“他们对时代、对人生,都有痛切的感受。”“他们虽形骸脱略,但都流露出深挚的性情。在这种性情中,都含有艺术的性格。”
  可是,为什么唯有在种种“乱世”的灾难中,才能诞生艺术精神?(西方如何?)
  为什么必须在逃避或超越现实中,才能领悟到艺术的真谛?
  倘若有谁将魏晋之际和文艺复兴时期来做一比较,会是很有意思或趣味隽永的。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4:39
  谈黑格尔的“悲剧”

  黑格尔对“悲剧”的看法是,现实的都是合理的。这是他哲学的要素。
  西方的悲剧,没有是非。双方的存在都是合理的,都有现实的基础。
  奥赛罗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后,他后悔了。黑格尔却出来为他辩护,辩护得有点强词夺理。
  黑格尔缺少曹雪芹那样的道德观念,没有像曹雪芹那样站在很高的人性的、情的立场去看待世间万物。
  若是站在黑格尔的立场上去看待事物,那就没有“最后的审判”了。那就是历史虚无主义了。
  中国的“悲剧”,则有“完整性”的要求。这种“完整性”,就是符合人性。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7:16
  谈中国文化

  中国的文化非常成熟。中国文化好像是一块搬不动的石头,没法打破,超稳定。
  李泽厚就说过,中国的文化有一个非常完整的体系。

  *

  中国从秦汉起,直到唐宋元,都有自己的辉煌。明以后就不行了。明以后,中国文化就没有可谈的了。就像一个文明,一种文化,到了日薄西山的时候了。在明清时期,特别是清朝,实在是拿不出一个人能代表中国文化。如果没有《红楼梦》,那么中国的三百年就白过了,就显得更加黑暗了。宋代时也不错,虽然有外族入侵,但大多数人民还是能安居乐业的。所以说如果能穿越的话,你想回到哪个朝代,好多人都说宋朝。即便是元代,还出现了关汉卿这样的大戏剧家。说到中国,说到中国文化,是离不开这些人物的。如果没有曹雪芹,中国文化就断线了。《红楼梦》的问世,不是偶然的,他有着几个积累:一是文化的积累,二是文学的积累……再就是统治者给人民带来的灾难,战乱给人民带来的灾难,都有一定的影响。《红楼梦》的出现,看似偶然,实属必然。
  清代还有个纳兰性德,他的那种忧伤,其实是年轻人的人生痛苦。纳兰性德属于二三流的词人,比唐宋时期的词,差远了。他所反映的人生痛苦、理念,与曹雪芹也是差远了。曹雪芹的人生,有大起大落,纳兰性德没有。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8:02
  谈《诗经》

  有一句话我国的读书人大都耳熟能详:《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真是这样,中华民族很早的时候就有了《诗经》,这的确是非常了不起的。
  一个能产生《诗经》的民族,是永远倒不了的。——当然,还有其他的许多东西。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8:57
  谈“文以载道”

  人们常说“文以载道”,可是,载什么“道”呢?其实这是一个比较模糊的话题,但没有规定,非要载所谓的“主流意识”。
  还有“诗言志”,同样比较空洞,比较抽象。人各有志。每个人的“诗”,只能言自己的“志”。
  一般的中国文人,通常的情况下,崇尚或遵从的,是儒家的思想,但在不得意或失意的情况下,更容易接受老庄思想。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0 06:59:59
  谈文章

  一些中年学者,文章写得不错,但往往缺少灵活性。把话说得太死。断语下得太决绝。太断定。有点形而上学的毛病。
  其实这是没看到事物的复杂性,没看到事情还可能有另一面,或多个面。
  好的文章,会给人多方面的启示。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4-10 07:30:19
  精短之文,睿见迭出,胜义纷陈。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4-10 07:33:21
  @五柳 2015-04-09 18:44:40
  多谢斑竹。
  总是收到你们惠赠的《闪小说》,十分感谢。
  每期都认真拜读。
  感觉你们是在做一份事业。十分难得。
  你的阅读面广,若见到适合《杂文月刊》刊发的精短文字,还望随手发到我的信箱里。再谢!
  -----------------------------
  感谢吴老师与《杂文月刊》多年来对闪小说的大力扶持,我们很多作者的闪小说都在贵刊上发表。看到合适的作品,我推荐给您。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1 10:40:32
  谈人体艺术

  有些“人体艺术”,其实就是在满足一群饥渴交并的人的某些动物性的需求,并不能称之为“艺术”。
  人的需求,其实分两种:一种是物质的需求,一种是精神的需求。
  物质的需求,就是“欲”;精神的需求,则是“美”。
  “欲”的体验与满足来自人体的器官;“美”的体验与满足来自人的灵魂。
  人体美是自然美的极致,是上帝的杰作。欣赏“人体美”,绝对是种高雅的享受,绝不猥琐。
  然而,有些人并不这样看。
  有人曾去过一个画室,画室里的画家全是女性,大的四十多岁,小的二十来岁,约有十几位。她们的作品,特别单一,专画女性的生殖器。各种各样的女性生殖器,形态各异的阴毛。据说生意很好,很受外国人喜爱,也很受一些老板喜欢。这很令人不解。为什么要画这些呢?后来试着问了一些人,才渐渐理解了。因为社会上有这种需求。诸如有些人,发了财,有了钱,就想消费,可他品味不高,趣味低下,甚至变态,就想欣赏这些东西。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1 10:41:29
  谈制度变迁

  古代的“禅让”,不是想禅让就禅让,想不禅让就不禅让的。也不是想禅让给谁就禅让给谁的。
  在我国的尧舜禹时代,实施的就是禅让制。当时,在华夏大地上,生存着好多部落。各个部落,自成体系,也独立生存、繁衍着。但是,年复一年,难免会有哪个部落,遇到天灾人祸,致使生活难以为继,生存面临挑战。这个时候,就得需要有个人,穿梭往来于各部落间,沟通情况。主要是互通有无,相互接济,以求共同生存。再就是,把各个部落有关狩猎、农耕的好经验,传授给另一个部落,使每个部落的人都能生活得更好。这个人其实很辛苦。你想吧,蛮荒时代,交通不便,千里迢迢的跋山涉水,一路上风餐露宿,能不辛苦吗?
  这个人,就相当于而今人们所说的“尧舜”。
  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的丰富,惰性的滋长,“尧舜”们就不再亲自“跑”了,而是让各个部落的首领,前来“汇报”。
  再后来,又随着财富的逐步积累,剩余财富不想与他人共享,而想由自家独占了,于是,人类社会便逐步由“禅让制”过渡到了“世袭制”。“世袭制”是从大禹开始的,他打破“禅让制”,将“江山”传位给他的儿子启。
  由禅让制到世袭制,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也不是谁想世袭就能世袭,谁不想世袭就不世袭了。在封建专制社会,你若是皇子皇孙,想不当皇帝都难。而在现代民主社会,你若想把手中的权柄,交给自己的儿子、孙子,恐怕也不容易。
  由世袭制到民主选举,自然也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是时代潮流,是大势所趋。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1 10:43:18
  谈《庄子》

  《庄子》前进一步,就是“禅”。“禅”,后退一步,就是《庄子》。
  庄子安时顺命,却不听天由命;庄子不与人争,却睥睨万物;庄子关注现实,却超然物外。
  中国的哲学,是从庄子演化过来的。
  庄子把人生看成路过。人人都是过客。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1 10:45:18
  谈老子

  老子其实就是“中国的马克思”。
  马克思为人类指出了一个非常美好的愿景——“共产主义社会”,其实这种愿景,老子早就给指出来了。
  人类应该怎样生活?人类应该和大自然融为一体。

  *

  老子的五千言,其实是对现实社会的否定。
  老子所论证的,不是国家的结构、格局,而是“人际关系”。人与人应该怎样相处。
  老子要保持淳朴的人际关系。曹雪芹对此十分认同。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4 22:40:16
  谈宗教

  在我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宗教。
  无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学人士子,即便是某些所谓的“宗教”中人,恐怕都没有什么真正的信仰。
  这样说,可能有“以偏概全”之嫌,但,真人不打妄语,我的确是这样认为的。
  国人太“实用”。
  太“实用”了,就会过多地留意于“物”,而少了“精神”方面的一些主观诉求。没有了精神方面的追求与寄托,那就自然与“宗教”无缘了。
  另外,国人对所谓的“宗教”,也缺乏应有的虔诚。
  在国人中,心中真正敬畏的东西几乎没有。
  一些外来的宗教,比如说印度的佛教,传到我国后,便被国人改造的“面目全非”。
  我国的“儒教”,不能算宗教。“儒教”缺少宗教最起码的或应具备的“超越与神秘”。
  在我国,所谓的宗教,和所谓的哲学一样,都是为统治者服务的。
  统治者个人想身体好,想长寿,宗教中人便提供修身养性的方法,提供丹药;统治者想更好地统治民众,宗教中人同样能提供一套如何“治人”的办法。
  中国宗教文化不发达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国人一般都认为:天人之间乃是和谐统一、物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4 22:41:15
  谈佛教

  佛说:众生皆有佛性。也就是说,众生的本性,都是善良的。
  佛教属于草根的宗教,所以才有众多善男信女。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4 22:57:05
  谈“庄禅”

  佛教是汉朝时传入中国的。刚传进来时,吃不开,因为和本土的宗教有冲突。于是,佛教就披上了道教的外衣,进行传播。为什么披上道教的而不披儒教的呢,因为庄子的一些思想,与佛教很接近。此后,佛教便慢慢地被人们接受了,到了唐代及以后,开始兴盛起来了。
  “禅”把佛教简单化了。
  提出“禅”的人,对庄子特别了解。由于庄禅的出现,使佛本地化了。
  庄和禅有许多相似的东西。诸如人和自然要和谐相处。人和人也要和谐相处,同时还得帮助别人。人对万物都要爱护。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4 22:59:15
  谈党派

  1949年之前,中国真的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战火不断,哀鸿遍野,恐怕任何人都不愿意生活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
  1949年,共产党夺取了政权,建立了新中国,人们普遍感到和平幸福的日子马上就要来了。平心而论,当时的民众,包括些知识分子,都是打心眼里高兴的,也真心地拥护共产党的。即便是1957年,许多人被打成了“右派”,或去了农场,或蹲了监狱,许多人依旧没有改变这种看法……
  然而,文革开始后,许多人便隐隐地觉得不大对头了。像“武斗”、“打砸抢”、“揪走资派”等等做法,总感觉不对头了。但一时又不清楚不对在什么地方。到了文革的中后期,以及文革结束后,从官方的一些公开出版物上,渐渐知道了事情真相。诸如刘少奇是怎么回事,林彪是怎么回事,彭德怀、高岗是怎么回事,于是有人就开始审视“党”这个组织。进而思考中国国民党,苏联共产党,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英国的工党,德国的社会民主党,以及希特勒的纳粹党,渐渐知道了“党”是怎么一回事。
  其实,有了党派,就有了党派的个人利益。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14 23:00:29
  谈统治者

  有两部旧电影,比照着看,便觉得越看越有意思:一是日本的《追捕》,一是香港的《生死搏斗》。
  《追捕》中,有人发明了一种药,当你吃下后,便没了自己的思维,一切的行为都听命于他人,让你干活就干活,让你吃饭就吃饭,不让你休息你就永远不知道停下手里的工作,甚至让你跳楼你都去跳。
  这种情形,便是统治者最希望看到的。人民大众都成了毫无思想的玩偶,他的统治便会世世代代地延续下去。
  但是,还有一点,就是统治者自己,都希望自己长生不死。自从秦始皇开了这个先例之后,历朝历代的统治者都揣了类似的幻想,只是谁也未能诚心如意。突然有人发现了,一个人,如果能输入年轻人的血,便能焕发青春,于是便有某个统治者,开始豢养年轻力壮的年轻人,供自己使用。这便是《生死搏斗》的大致情节。
  这两部电影,真实地反映了统治者的两个的重要思想方面。
  据说《追捕》在日本反响一般,刚能收回成本,而在我国则红极一时。这自然折射着国人的某种心态。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4-15 08:34:29
  续读,文短意长,一些短章尤其耐人寻味。
作者:张红静2014 时间:2015-04-15 09:10:24
  只言片语便能说出真谛,看似“不成系统”,但感悟多了,就可以归类,成了系统。读之受益。
作者:楚天一尘 时间:2015-04-15 09:11:06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读吴老师这些篇章,很自然地就想起了刘禹锡这句话。这些篇章,短则三五十字,长的也不过数百字,却都是对历史对社会对人生甚至对宇宙深入体察后的感悟,一一细读,受益匪浅。
作者:张红静2014 时间:2015-04-15 09:27:27
  谈学问的系统性,很受启发。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43:04
  感谢楼上各位的鼓励!
  多是一时的感慨,未必经得起推敲。不当之处,还望指出来,或者商榷。
  再谢!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44:06
  谈满清统治

  倘若满清入主中原后,强制推行他们的满族文化怎么办?也就是说,若让所有的中国人,都说满语,都使用满族文字,若干年后,中国将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呢?
  也许有人会认为不会。因为满族文化与汉族文化比起来,明显落后。
  落后的东西是不能战胜先进的东西的。
  然而,满族的那条“猪尾巴”,不是成功地安在了国人的头上了吗?“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有这样血腥的规则,谁还敢不剃发蓄辫呢?
  日本侵占东三省、台湾,及朝鲜后,不是强迫当地人学习日语、日文吗?不是通过日语、日文对当地人进行过奴化吗?
  《最后一课》讲的不也正是法国人不得不改学德语的事情吗?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53:46
  谈权力制约

  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现,就是意识到了对权力的制约。
  对权力的制约,其实也就是对统治者的制约。
  身为统治者的,首先是人。而作为人,自然有着人的种种欲望或弱点,也可称之为“劣根性”。这是不可避免的。法国思想家孟德斯鸠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要防止滥用权力,就必须以权力约束权力。”美国总统布什也说:“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眩目的科技,也不是还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我现在就站在笼子里与你们说话。”
  只有把统治者关到笼子里,他才不会为所欲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这种制约,当然是体制或制度层面上的。
  所谓的“笼子”,是由几个最最基本的柱子做支撑的,是由诸多法律条文织就的密密的网做全覆盖的。不是乡下人在吓唬谁家的孩子:“你若不孝顺,当心响雷劈了你。”也不是用纸糊的笼子来关虎。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55:12
  谈政府的职责

  政府的职责,就是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古今中外,都当如此。否则,就是失职,或不称职。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57:12
  谈改革与利益集团

  王莽在拥有了一定的权力后,便开始实施改革。他想让耕者有其田;想让大家的收入都差不多,不致贫富过于悬殊;想恢复儒家的主张……
  但王莽失败了。
  王莽为什么会失败呢?原因自然很多,但最主要的,当是他从根本上触动了利益集团的利益,而遭到血腥反扑。
  汉武帝自然是个有作为的皇帝,但他有着另一面,就是培养了一大批利益集团。而这些利益集团,垄断了国家的财富,使很多农民失去了土地,流离失所,成了流民。
  当时,中下层人士都在呼吁改革。
  王莽的出现,是呼吁改革的结果。当时老百姓对改革的呼声特别大。
  王莽顺应的,是“民意”,王莽所触动的,首先是那些利益集团。
  许多大的利益集团,大的地主,都在“下边”,其势力也在“下边”。所谓的“农民造反”,其实是这些大地主在造反。
  王莽被砍头了。他的肉也被一些流民吃了,而且还落了个千古骂名,甚至有人吟成诗对其讽诵:“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礼贤下士时。若是当时便身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王莽死了,但是利益集团并没有倒。社会矛盾依旧存在。这一点,刘秀自然也看到了。
  所有的改革都失败了,原因是什么?就是没有与利益集团找到平衡。
  两千年的文化,在与利益集团寻找平衡。
  从东汉开始,我国其实就形成了“小康社会”,但被汉武帝破坏了。他开始独尊儒术,开始穷兵黩武。一直到清代。
  康熙怎么在各利益集团间搞平衡的?那个过程,斗争的很厉害,很可怕。鳌拜就是利益集团的代表。他圈地很厉害,告他的人很多。但支持鳌拜的人也不少。支持鳌拜的,主要是企图维护利益集团的利益。康熙一个个下手,最后把一个个利益集团都给整垮了。康熙的各个王子,从某种意义上说,就是各个利益集团的头面人物。
  雍正压制那些王子,也是在收拾各个利益集团。
  乾隆惩治的对象,同样如此。
  统治者与利益集团间,呈二律背反的态势。利益集团的势力过度强大、嚣张,势必会伤害到统治者自身的利益;打击或削弱利益集团的势力,又势必会伤害到统治者自身的统治……
  嘉靖也想改革,但改不动。
  到了咸丰时,就算了,连改革的想法都没了。清朝也就完了。
  曹雪芹的历史观,使他看到了统治者的腐败性,缺少人性。
  曹雪芹不是历史学家,他的历史观虽不成熟,但他看到这一点了。也通过他的《红楼梦》表述了这一点。这是难能可贵的。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3 06:59:15
  谈民主

  民主就是相互妥协。
  “相互妥协”当是民主的真谛。
  民主不是“少数服从多数”。
  民主也不仅仅是“一人一票”。
  中东一些国家,钱太多了,钱来得也太容易了,即使不搞民主,老百姓的生活也不错,生活得也很好。
  但是,世界潮流很有意思,人们想得到的,不仅仅是个温饱问题。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4 07:04:37
  谈政治

  “玩概念”在政治上是很讨厌的东西。如“人民”这个词。
  没有个体生命生存的权利,哪来的“人民”。
  法国大革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吉伦特党领导人之一罗兰夫人,于1793年11月8日被雅各宾派送上断头台前,在自由神像留下的一句为后人所熟知的名言:
  “自由啊,多少罪恶假汝之名而行!”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4 07:08:30
  *

  就普通民众而言,并不反感政治。但,渴望一种有良知的政治。
  有良知的政治,就是以人为本,把人当人的政治。
  身为普通民众,不能不关心政治,但也不要过多地谈论政治。
  其实,“政治”与任何人的命运,都是息息相关的,想躲都躲不掉。只不过人们平素里不太在意这点罢了。
  曹雪芹有个朋友叫敦诚,曾对闲谈的话题进行了过分类。他说:“奇谐雄辩,逸趣横生,词文书史,供我挥霍,是谓谈之上乘;衔杯话旧,击钵分笺,兴致亦豪,雅言间出,是谓谈之中乘;议论政令,臧否人物,是谓谈之下乘;至于叹羡没交涉之荣辱,分诉极无味之是非,斯又最下乘也。”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4-24 07:12:35
  谈“突出政治”

  “突出政治”自然是政治的产物。
  在历次运动中,以及在各项工作中,只要求“突出政治”,而不管其他。诸如有些握有实权的人或部门,也不管一些人的人品好坏,只要能“突出政治”,就提拔重用,结果培养出了一批“政治怪物”。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03 08:01:24
  谈诸子百家

  春秋战国时期,群雄并起,诸侯称霸,战乱频仍,社会动荡。但,言论最为自由,政治最为开放。就政治空气、学术氛围而言,其时当是我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几可称之为无与伦比。于是就出现了“诸子百家”。
  诸子们畅所欲言地谈论着各自的政治主张,学术观点,以及对人生感受或看法。彼此间互相辩驳,互不相让。大狗叫,小狗也叫;鸡在叫,鸭也在叫。这就是所谓的“百家争鸣”。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诸子们却有个共同的诉求,就是自己的主张能为统治者所用。
  正因如此,所谓的“百家”,其实不过是“一家”而已。他们都是在争相为统治者而鸣,都在“曲项向天歌”,都想把自己的理念“货于帝王家”,成为统治者的治国方略。
  观诸“百家”,其“理论”哪一家不是“入世”的,哪一家又是“出世”的。“百家”中,没有一家是研究天文物理等等自然科学的?当然,有的“家”,具备发展成“逻辑学”的雏形,有些“三段论”的味道;有的“家”,也有些“相对论”的味道,比如说你射出了一支箭,其实不是你的箭被你射出去了,而是空气在动,物体在动,万物在扑向你的箭头。但是这些,平心而论,委实浅薄得很。
  汉朝之后,为什么就没了“百家争鸣”这一现象呢?因为在统治者看来,“法家”太苛刻,太残忍,并不利于自身统治的“长治久安”。而有的“家”,诸如管子,主张“彼王者,不夺民时”等,又太宽容,对老百姓又过于的好,同样不利于自身统治。统治者选来选去,最后选中了“儒家”。“儒家”颇具有欺骗性。另外在儒家的主张中,强调“秩序”,强调“三纲五常”。当妻子的,不管你占不占理,你都得听你丈夫的。当“臣子”的也是如此,不管你占不占理,你都得听你皇上的。难道孔老二就不清楚,夫妻吵架时,并不都是当丈夫的占理?但他偏要这样“规定”:“夫为妻纲”。统治者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这套理论不错,于是就:“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既然统治者做出了抉择,那“百家争鸣”便失去了存在的土壤,也没了存在的意义,它的“寿终正寝”也自是情理中事。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03 08:04:42
  谈孔学

  孔子的学说,是一个体系,不是一些概念的组合。比如说,孔子学说的核心,是“仁”,而“仁”的主要表现,则是“孝”,而“孝”又是以德为本的……
  孔子当年游说各国,但没人听他的,主要是当时的当官的,都急功近利。孔子在当时,还不如墨子受欢迎。
  孔子的本意,都是从《论语》里来的。
  到了孔子的孙子孔伋的时候,提出了“中庸之道”。所谓的“中庸之道”,并不是“骑墙”。而到了董仲舒的时候,情况就不一样了,所谓的孔子学说已经严重不一样了。
  因此,中国在孔学问题上,争论的很厉害,是恢复孔子的本意,还是根据现实进行改造。王弼、朱熹,是想根据现实对孔学进行改造。王阳明是想回到孔子。
  中国的文人中,之所以产生了许多了不起的人物,就是这些人中,没有受到孔学这个体系的影响。他们也“尊孔”,但往往更看重其他学说,如庄子,以及庄子后面的几个学生。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03 08:05:55
  谈孔子的“君臣父子”

  孔子提出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实是在讲“秩序”。
  孔子提出并一再强调的这种“秩序”,其实是有大的背景的,也是有一定道理的。
  对于孔子这位“至圣先师”,并不能一概否定,对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这句似已很臭的话,也不能一概否定。
  孔子生活的那个时代,正值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纷争,天下大乱(据《左传》记载,春秋时共有一百四十多个大小诸侯国,其中比较重要的有齐、晋、楚、秦、鲁、宋、郑、卫、陈、蔡、吴、越等),臣弑君,子杀父,礼崩乐坏,社会的“规矩”全完了,天下全乱套了,起码的社会道德似乎也已荡然无存了。
  天下一乱,无论是何种原因,倒霉的永远是老百姓。
  历朝历代均是如此。
  孔子当时所看到的,是战乱频仍,是哀鸿遍野,是天怒人怨,是道路以目……
  在这种大的背景下,他希望有一套“秩序”,能让天下的每个人,都能各安其位,各司其职,各守其道:君主不能依仗权势恣意地欺压百姓,不能无法无天,也不能太过骄奢淫逸;民众也得勤谨敬业,尊长爱幼,本分守常。即上至王公,下至草民,各自都做自己该做的,不做自己不该做的,更不推诿、懈怠自己本该做的,上上下下都得像周朝那样,恪守“天理”,唯有此才能使天下太平下来,才能使苍生安居乐业。
  于是提出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孔子总是从现实生活中观察问题,思考问题。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
  有弟子问他,人死后会是怎样?
  孔子说道,不知生,焉知死。
  意思是说,你连活着这段都没闹明白呢,何必去管死后的事。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03 08:07:30
  谈“君臣父子”的演变

  “儒学”常常被人所诟病。但是,所“诟病”的内容,往往并不是“儒学”创始人的本意,诸如这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这句话自然是孔子说的,出自《论语?颜渊》。但孔子的本意,其实是君也罢,臣也罢,都应“各司其职,各守其道”。君与臣虽是“上下级”,但对君与臣的要求,是“平等”的。“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礼臣忠。
  孟子也持这样的看法。
  孟子在其《孟子?离娄》中说:“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
  关于君礼臣忠的关系,如一些《孟子》导读所阐释的那样:“如果说孔子谈得还比较抽象的话,那么孟子则谈得十分形象而又具体,先从正面讲,君王待臣如手如足,那么臣属待君王则如五腑如心脏,内外相依,上下相随,联系紧密,浑然一体。接下来从反面讲,君王待臣如犬如马,那么臣属视君则如同路人,陌路相逢,冷眼相对,对面相逢不相识,君臣分离,背道而行。更有甚者,君王视臣如泥土如草芥,任意践踏,随意抛弃,那么臣属视君则如强盗如仇敌,拔刀相向,怒目相对,如此,则民无宁日,国无宁日,天下无宁日,灾难兵祸由此而生。”
  而到了董仲舒时,则发展成了“三纲五常”。
  “三纲”则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并强调“这三种关系存在着天定的、永恒不变的主从关系:君为主、臣为从;父为主,子为从;夫为主,妻为从”。
  这在大一统专制统治下,皇权具有了绝对的权威性。而孔子最初提出的“君臣父子”的本意,已经变味了。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21 07:29:21
  谈唐朝

  唐朝是个很特别的朝代,文学很发达,尤其是诗,空前绝后,无与伦比,却没有哲学。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21 07:30:16
  谈康雍吏治

  康熙晚年,由于身体等原因,吏治渐趋松弛,贪腐成风,国库空虚,官员大多办事缓慢,得过且过。
  雍正上台后,开始整治朝纲。他精明仔细,秋毫必查,于是,康雍政风突然转向,由宽到严,由松到紧,使得许多官员,包括曹(曹雪芹)家,都不能“瞒天过海”了。雍正抄了许多官员的家,因此他有了一个“抄家皇帝”的雅号。有人称雍正是借“抄家”而“敛财”,恐是皮相之论。
  雍正所崇信的李卫等人,就是忙于纠正吏治混乱之风,才产生了许多故事。
  正是这等原因,雍正即位后,曹家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曹家与康熙,原是“铁哥儿们”,这种关系掩盖或淡化了君臣关系。这种关系,使得彼此间,好办事,能互谅。而雍正上台之后,与曹家恢复了严格的君臣或主奴关系,这就使曹家失去了倚仗。
  当然,雍正也并没有故意为难曹家,只是不另眼相看了,不法外施恩了。
  雍正整顿吏治的另一手段,就是扩大密折的规模。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21 07:33:18
  谈康乾时的色空思想

  康乾盛世出现的色空思想,是历史沉积的结果。
  这种思想的另一面,则表现为声色犬马的享受。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5-21 07:37:29
  谈雍正即位

  康熙两度废立太子,对立嗣之事,忧恐难忘,始终举棋不定,至死也没有表明旨意,所以造成了一个“竞争上岗”的形势。
  因此,人们既找不到传位与谁的证据,也找不到“夺权”的任何证据。众多事实表明了,雍正是争皇权,而不是“夺”皇权。“夺”是从别人手里夺过来,“争”则是人人有份,谁争到是谁的。

  *

  康熙在立储问题上,几度反复,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甚至不敢再“轻举妄动”。暂不立储还能维持稳定的局面,一旦选不出令众人心服口服并是诸皇子中出类拔萃的,将会引起新一轮的皇储争夺战。由此,显示出在皇储问题上康熙已是“黔驴技穷”。

  *

  但立储一事,在康熙看来是足以“动摇清朝”的大问题。他为什么看得这么严重呢?一是在立储问题上所形成的朋党纷争,确实可能引起宫廷内部的大乱子;二是一些觊觎地位的满族贵族、汉族高官,都有可能趁机夺权。

  *

  康熙在逝世前,还在围场打猎,他没有想到自己会死。他以为一切后事还有时日,但突然病倒,并很快“大惭”。一切都来不及了。
  康熙死的太突然,使他根本没有来得及指定继承人,现存的许多可解或不可解的事实证明,康熙是没有来得及。于是,出现了“权力真空”。

  *

  康熙临终前后,雍正的智囊班子看准了“争位”的形势,来了个先下手为强,而其他得诸王子,还在傻等传位遗诏呢,于是均痛失良机。可惜我们无从知道雍正以及智囊们的幕后活动。

  *

  在传位问题上,康熙并不看好雍正。屡屡告诫他要“戒急用忍”,以至雍正三十来岁时,康熙还说他“喜怒不定”。
  一个“喜怒不定”的人,是不能继承皇位的。至少也要考虑考虑。

  *

  雍正即位后,诸皇子才意识到:谁“捷足先登”,谁就是皇上。
  诸皇子对雍正的即位虽然不服,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统思想害了诸皇子。他们一直在傻等“遗诏”,其实哪有!
  谁能拿出有力的证据证明“康熙本意传位给十四阿哥”,谁又能拿出证明是“允禵未到,隆科多传位四子”。谁都不能!
  “矫诏”纯属猜测。
  对“诸皇子”而言,事先谁也没有想到“捷足先登”,雍正除外;事后谁也理解了什么叫“捷足先登”,但又都徒唤奈何。

  *

  历史从来就是“无风不起浪”的,“接班”大事定有隐情,不然宫内外就不会传出许多说法。舆论绝不是几个野心家所能左右的,至多是“火上浇油”而已。

  *

  没有任何一件有力的证据,证明康熙是自愿传位给雍正的。

  *

  雍正取得皇位的特点,是冷静观察形势变化,采取对策,加强对突变事件的应变能力。
  康熙五十二年,皇八子允禩夺嫡失败与皇太子允礽两败俱伤后,雍正的谋士戴铎给雍正写了一封长信,为雍正出谋划策:“处英明之父子,不露其长,恐其见弃;过露其长,恐其见疑。”雍正批道:“凡此等居心言语,切不可动。慎之!慎之!”雍正特别害怕,在康熙活着的时候,把他给否了。就像皇八子允禩等人似的。

  *

  “竞争上岗”是康雍交接的一大特点,不应说是篡权,实际上是诸王子争权,谁争到便是谁的。
  传统思路害得一些人认为定有继位遗诏。
  一些文化人,无事可做,百无聊赖,造些疑案聊以度日。雍正疑案就是如此炒出来的。雍正即位,并没有留下什么谜,而史书上作出的种种揣测,是史学家的无事可做。真是无聊的历史,好玩的历史学家。

  *

  雍正上台,并没有使用任何见不得的人勾当,他的英明就在于,当其他的皇子均在傻乎乎地等待遗诏时,他则径直登上了金銮殿,并一屁股坐了下来。此时的椅子是空的(康熙并没有遗诏),谁坐了上去,谁就可以发号施令了,谁也就成了皇帝。等别人明白过来这个理儿时,为时已经晚了。

  *

  雍正捷足皇位之后,除了巩固他的政权之外,所下得最大功夫,就是证明自己皇位的合法性。乾隆所立的“功德碑”则是总结,以说服后世,“永勿翻案”。

  *

  雍正好佛,自号圆明居士。可他即位后,杀戮手足,毫不留情,其佛心又在何处?可见他此前的大畅佛法,只是掩盖自己争储的意图罢了。与世无争,雍正棋高一筹。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5-28 22:30:31
  学习!
作者:肖福祥 时间:2015-05-29 15:51:06


  好文!

  学习!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6-15 20:27:49
  谈对皇帝的评价

  如何评价一个皇帝,不能只看他本人在位时的功过罪错,而且,即要看他对他的“前任”是如何继承的,又要看他对“继任者”及后世的影响。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6-15 20:31:27
  谈太平天国

  太平天国定鼎南京,所有早已埋藏在骨子里的腐败就迅猛地膨胀起来,而且是自上而下的。

  *

  英王陈玉成、忠王李秀成等,被俘后向清军下跪求饶,不仅仅是人的求生本能,也不仅仅是贪生怕死,如果他们对太平天国没有失望,理想没有破灭,恐怕不会如此。

  *

  史学界迄今都没有给太平天国定性。潘旭澜的《太平杂记》虽然使人们看清了太平天国的真面目,但这不能说是史学界的结论。
  潘旭澜的《太平杂说》,具有“里程碑”性质,据我所知,截至目前,在研究太平天国方面,尚无人出乎其右。

  *

  据说,毛泽东曾让一位历史学家写本书,以证明是“农民起义”推动了历史的发展,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结果,那位历史学家经过一番研究,得出的结论恰恰相反,吓得没再敢出声。
楼主五柳 时间:2015-06-15 20:32:51
  谈义和团

  义和团代表了最狭隘最愚昧最落后的一种民族情绪,以杀对杀。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论愚昧、偏激的程度能够与义和团相提并论的,也只有“文革”。
作者:冷月潇潇 时间:2015-06-22 09:21:10
  潘旭澜的《太平杂说》得找来看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