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草人的命运

楼主:流沙河TY 时间:2016-07-02 11:26:00 点击:60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稻草人的命运
  当今,人人都在打工;这是时下最常听到的感喟。有人学富五车背着各式各样的凭证打工;有人怀揣梦想,希望有朝一日出人头地为自己腾达打工;有人胸无点墨两手空空,让生存的铁链一圈一圈的紧捆,跌倒在打工者的尘埃,四十余岁的老张就属于后者。生活的绳索已将他一步一步拉进没有任何选择受人嫌弃的老年打工序列。三十岁以前,耕田种地,忙完三季;冬天坐在暖暖的火炉前小饮一番,衣食无忧;四十岁以前,田里的收成已经越来越不能填补四面开销的家用,开春忙忙的种地几日又火急火燎的扛起行李奔走于或近或远的打工途上,冬天常伴着老北风夹着雪花进门,身心疲惫的歇缓几天,又为春种忙活着,老张觉得从小张到老张快得就像在昨天。
  不惑之年初春,田里的土还没有全部解冻,清晨的水洼上还结着薄冰。老张抖索着来到临县的一个铸造厂做工,成了名副其实的农民工。那是一家只有三四十人的小厂子,三台焦煤煅烧的小炉子,除上料放料使天车外,其他的全靠人力,给附近的煤矿铸造刮板溜子和顶板撑子;听说效益不错工资及时。老张上班的第一天,老板挺着看不见自己脚的大肚子上下瞟了一眼,看着不太单薄的老张,去,炉前班上煤。于是一把大锹跟着工长到烟熏火燎挥汗如雨的炉前。三人一台炉子;一人推车拉煤、一人上煤、一人向喷火的炉眼里丟煤,十个小时不能断,确保炉温。看见车间里大部分人光着膀子、焦面赤身,埋头苦干,让老张真正看到啥叫争分夺秒。站在门口有些害怕,‘干不干?不干就赶紧回球去、还有好多人等着干’;年轻的工段长厌烦的吼着。想着躺在床上半瘫的儿子,一声不吭的推起车子……
  夜总是在焦急与无奈中显得特别长,仿佛有意折磨那些祈求天明的人。午夜过后,老张汗如雨下有些虚脱,眼前一黑、连人带车栽倒在煤堆旁。醒来时时针正好指在清晨六点;宿舍里黑乎乎的空无一人。二月的窗外灰蒙蒙地还没大亮。老张叮着六点的指针,那针猛然变粗变大利剑样飞下,哧的一声刺进他黑瘦的胸膛,撕心裂肺的痛。六年前的二月,也是这该死的清晨六点,儿子倒在上学的路上,左臂左腿抹布样拧在一起,肇事车辆逃入黎明的血腥里。赶到出事现场的老张晕倒在儿子的血泊里。从此他害怕看表,尤其是带指针的表。
  天大亮时,大肚子老板踱进房间,看见老张已经醒来,破口大骂:“你他妈的白天胡日鬼乱转,晚上干活时睡觉,老子的钱不是让你混日子磨洋工,今天赶紧走人。”说完摔门而出。“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往前走,莫回头”……馿吼样的声音刺痛了老张刚刚恢复的心。
  工作了五年的老张被辞退了,理由是故意怠工,上班睡觉。同班子的另外两人负连带责任每人罚款五百,而且在没有找来人之前必须干三人的活,否则走人;找两条腿的馿没有,找两条腿的人用鞭子吆一群!
  干瘦的老张立在风中,焦黑的面目、枯黄的头发,活像自己年轻时扎得稻草人,秋收耕地时狠命一脚踢出田块。
  这个世界的人太多,以至于心底仅存的一丝人性也被臃肿的肉体挤出,泯灭于风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