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03 01:40:43 点击:293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意尝试凑集字的孤岛。

打赏

6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03 02:35:06
  第一天
  它闭上眼后,睁开了灵魂的眼睛;这是最无法令人闪躲的对视。灵魂没有眼皮。
  有人可曾于深夜时刻在自己的身体里看见另一个人?灵魂第一次感受到身体内的空间,近乎于虚无与粘稠的黑暗中,这个小窝有着边界;它感知到自己在害怕,或是恐惧,却又坚强地凝视着那对目光。他是谁?一个陌生的栖息者,无疑了!它从不愿在心中置放人事与物,更何况灵魂的领域!
  无助与胆怯使灵魂缩成一团,微弱的光体聚拢成一只萤火虫,忽闪忽灭、忽闪忽灭 忽闪 忽灭
  可它依然把握住那对目光,并将质问抛出,陌生的生命体却化为尘渣消散了。它于自身的灵魂领域远望,期望抓住些什么;什么都不复存在,除了自体。
  睁眼,还是那面贴着老式Vliestapete的墙壁。
  嗯?嗯。
  它转而睡去。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04 06:25:33
  第二天
  她那天下午刚要拐过公寓空地前的栅栏,那只蝴蝶从她身旁飞过。从未想到,轻柔的翅膀可以将气流这般翻动;她看见了翅膀的声音,拉风箱般,呼呼、呼呼。好熟悉的动作。。。
  啊。她记起来了。
  曾经有一世她做一粒微尘,也似乎是相似的夏天,它于无休无止的飘荡中脱离下来,落到了这只蝴蝶的白衣上。身形娇小的它,缓缓掉进了绒林某根中的毛孔里,也就在那里安置下来了。上一世它那间宇宙的身体,是个爱干净的人,当身体消散而它被诞生时,还是继承了部分的意识。所以这个频繁地震的小洞中,它时常清扫。
  有时它挺为烦恼的,为什么这灰尘总是扫不干净呢?它想:“可能是因为地震而从洞外掉落进来的吧。”,心里满是抱怨自己无法脱离这个山洞,“哪天不定会被大石打死了!”。它越来越嗜睡和消瘦,意识逐渐涣散。
  真是天真啊!她想。蝴蝶的翅膀中怎会掉得进尘土呢?它把自己看得也太高大了么,尽以为自己拥有一个山洞!哎,其实也不能责备它,毕竟它无知,又误将自身的消亡当作外界的干扰。直到死去旁,灵魂内的痕迹才让它明白自己是谁,但那也只是曾经;一瞬间,灵体还未来得及生出感悟,便又被什么物质吸收进去了。
  她不禁感慨事物宇宙的转换变化,这段前尘的记忆来得如此突然,或者是自己的臆想?那场经历又很真实,尤其是微尘踏进死亡前的界时,它甚至忆起了自己所有的轮回。它记起了自己曾是 这 的一部分,那 是自己的一小份,体会到了生命的一体和众体的相连。那时它隐约质疑自己是否存在;又或许自己本是蝴蝶时常造访的那颗菩提树叶上的一个幼虫卵?自己昏睡和成长中做着漫长的梦,毕竟夏天那么长,总不能长成时没有一点内涵,让同类看轻了?
  微尘还是幼虫,她也分不清了。随便吧,她对自己说到。也不知道蝴蝶何时愿意屈驻于自己的手上?她从某天起已将蝴蝶当作神的化身。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17 05:54:05
  第二天下午
  年轻女人搬来几个月了,她从那栋公寓下来,每次便会拐过这个路口。乌鸦早已对她的行踪一清二楚:一条街左右两侧人行道上,她若是去打工,便会走左边的人行道,若她是去超市,便就顺着右侧的这条道路一直向前走;再无其它活动了。
  那天下午,乌鸦如同往常一般潜伏于菩提树的枝繁叶茂中;那天她正要向右拐去,转角处前,一只蝴蝶在方形石砖上东倒西歪,翅膀已经合拢,没了展开双翼的力气。他当然早在她之前就发现了,其实它已在原地挣扎了一个上午,来来去去的脚步,并未如同嚼过的口香糖般被践踏,也算是奇迹。就这样,他围观了她徒劳的救援。蝴蝶合拢的双翼被指头小心地提起,一刹那的犹豫,被置放在一片长成的绿叶上。双指和乌鸦同步地微微摇头:“唉,真是无力的救助啊!”
  从她的双眼漏出情感,蝴蝶并不在乎她的凝视。而乌鸦却记起,一晚凌晨两点已过,她悠悠缓步回家,晚风清凉,她却迎风让开衫滑落坠下,欲乘风归去。乌鸦想她真可怜,双臂短小无用,他很想将翅膀借给她。她突然抬转头朝他看来,漆黑而漫长的对视。
  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乌鸦忘了,也记不清自己何时清醒,或许还在那场异境里。
  乌鸦还想起了更早的事。几年前她一夜未眠,那时乌鸦还是少年不知晓忧愁。天还未亮的灰白中,无人之城。乌鸦与好友时常此刻结伴串街走巷,展翅横跳于街上,却不飞起,做滑稽相。他天性警觉,自然感到她站在窗后观看,自知羽翼丰满,可扬长而去、逃之夭夭。(如果对视发生在那一天的话,乌鸦会自傲,因为她很羡慕。)
  之后的几年,他与挚友周游世界,大长见识,只觉心中包含天地、豪气万丈,却也不拘小节、屈身讨食。那次乌鸦已饥肠辘辘几日,游至一个陌生城市,发现一处阳台角落上一盒被遗弃却新鲜未开封的牛肉肉末,惊呼天赐,便招呼朋友大快朵颐一番。只不过这塑料包装上的气味倒是似曾相识,进食的乌鸦这样想到。(如果那次乌鸦晚一些来的话,屋里躺着的眼睛会迷茫地看着他。)
  吃饱后乌鸦才想起质问这份牛肉的来历。看惯人心险恶,他暗自担心是否食物被人类投毒,一时双爪发软从树枝上跌落,在草地上为自己的小命提心吊胆了好久。几天里乌鸦时常看见她出现在阳台上拿取置放食物,才知道食物并非被丢弃。乌鸦虽然看似放荡不羁,但也知晓对错。明白自己偷了一顿饱餐,黑脸一红,暗暗盘算如何偿还。

  这也都快满一年了吧?他一直在她附近徘徊,期间尾随她搬了几次家。奈何她人生单调、喜好不明、平凡度日,着实让他插不进脚。
  一回想,才惊觉时间已过去这么久了,毕竟人类的一年对他的生命来说足够漫长。他只是一只平凡、没有使命的乌鸦,并不像族类的精英们被赋予了长久的生命。乌鸦知道自己已在此处耽搁太长,再也追赶不上同伴。辉煌时光已一去不复返,只有风时常传播旧友如今的显赫名声。乌鸦心中一苦,觉得此生着实窝囊。既然她希望救助那只蝴蝶,便将命渡给它吧,这点本事他还是有的。算是偿还了吧?它对生死这么犹豫不决,那就多给它些时间好好考虑吧!
  乌鸦将蝴蝶催眠,置放在眼前。抽离生命能量真是痛苦!躯体渐渐地从下而上麻木坏死,珍爱的墨色羽翼逐渐褪色干枯。乌鸦忍痛将能量聚拢在溃烂的胸口,只用一丝生命维持心脏的跳动。濒临死亡,灵魂惊醒回溯一生;一切斑驳陆离中只有那黑色的一眼无法忘记!
  乌鸦用尽最后力气打散能量球,早知道该多亏欠她些什么,也不知道这点缘分是否足够再次遇见?


作者:mua2017 时间:2018-08-17 16:48:45
  @朱文迪 :本土豪赏1个18一枝花(18赏金)聊表敬意,对您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作者:mua2017 时间:2018-08-17 16:57:47
  好细腻的情感和文笔,虽然是文字,让我想起了许多画面,有流动的风和悦耳的乐声,思想是飞翔的精灵,跨越了族类的界限,因为那双通灵的眼睛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17 21:55:08
  @mua2017 2018-08-17 16:57:47
  好细腻的情感和文笔,虽然是文字,让我想起了许多画面,有流动的风和悦耳的乐声,思想是飞翔的精灵,跨越了族类的界限,因为那双通灵的眼睛
  -----------------------------
  您的文字同样流动,微笑。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08-17 23:58:11
  整张沙发粘住美女你。呵呵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08-17 23:58:33
  @朱文迪 :本土豪赏1张牛皮沙发(5000赏金)聊表敬意,论坛沙发,属你最牛【我也要打赏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21 05:19:30
  第二天午夜
  城市早已撇弃了她的华魄,所以当她标记这只乌鸦纯洁的灵魂后,繁华艳丽的夜景转瞬便将这份殊荣抹去。月亮早已习惯了人类的眼盲。即使她依旧活跃在各种文化里,所有艺术形式的创造中都一直有她的身影,其实她闲时也会窝在云床上以此作为消遣;但是这又如何呢?已经没有人抬头看她,那些星星们大多都贪慕虚荣,掉到城市的光海中去了,怎么也叫不回来。空闲岗位上残留的温度,发出只能被感知到的惑光。
  月亮心里为星群的短见唏嘘,到底还是太年轻了么。这条荧光的激流时刻都在与烟花较量,飞溅散落于宇宙时,极其耀眼,更是毁灭。不过生而不同,群星怎会赞同自己的观点呢?沉默自然是月亮的一大美德,多少心事和秘密都被她置放在身后,也无意展示出来。
  这晚俯身巡视中,看见乌鸦的灵体浮在前身旁平静地等待着她,她便猜到了前因后果。她将月光拨到灵体上,灵体便就顺着光的牵引去了。这样的单恋和一厢情愿她见过多少?从最初的可惜和不忍,如今她却很珍视这些美好的情感。乌鸦念念不忘的那一次对视,它并未看向乌鸦;其实那个躯壳中的灵魂近乎破碎,那晚它借用她的光华来延挨度日,这样又能维持多久?它和她心里都各自清楚。
  月亮并不打算解开乌鸦的误会,毕竟毫无寄托的灵魂会自此消散;长久的岁月并不代表她能舍弃所有,而她还是希望世界不要如此冷清。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08-22 00:33:01
  @朱文迪 :本土豪赏9朵鲜花(9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08-23 00:04:54
  有点不明白,美女楼主你这个故事中,连那个年轻女孩都无能力救那只“蝴蝶”,那只平凡还要是一只没有使命的乌鸦,不是更没有能力救那只“蝴蝶”吗?呵呵

  救那只“蝴蝶”任务,正常来讲不是那些带有使命或那些迷失在城市光海中的“星星”来到世上该做的“价值完成”吗?

  还有那只“蝴蝶”的身体状况,借用仲景伤寒论序的一段话:

  张仲景原序

  余每览越人入虢之诊,望齐侯之色,未尝不慨然叹其才秀也。怪当今居世之士,曾(zēng)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cuì)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08-24 01:46:39
  @枢始得环中 2018-08-23 00:04:54
  您好,感谢您的拜访。我的文字是随意写的,没有意义,所以不用多想。
  恳请您称呼我为贴主即可,非常感谢。
  我的古文阅读能力极差,便找了译文了解,非常惭愧。愿以后能多识几个字。
  作揖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08-24 23:43:25
  @朱文迪 2018-08-24 01:46:39
  @枢始得环中 2018-08-23 00:04:54
  您好,感谢您的拜访。我的文字是随意写的,没有意义,所以不用多想。
  恳请您称呼我为贴主即可,非常感谢。
  我的古文阅读能力极差,便找了译文了解,非常惭愧。愿以后能多识几个字。
  作揖
  -----------------------------
  谢谢贴主回复,不好意思,我想多了,望见谅。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10-01 04:18:46
  第三天,左
  如果有人造访这栋别墅,礼节性地参观室内与花园时,这、那稍加认同主人的选取布置,闲聊吃茶时,或许会忽然地反刍出一点不对劲来。洁净明亮的居所里,顺着主人的喜好,置办得十分简朴;只是,这屋里一点反光的物品都不见,唯一能延伸物体存在的,也只有被自然天体的光辉从物体上拉出的影子了。
  如此总归是有点奇怪的,谈话断落时,双双沉默,客人习惯性地去找能落眼的地儿,却只觉一切都在将他眼神驳回,也就把神往内敛,安坐时间,倒是自在起来。
  *
  她多年未见自身,已经完全忘记了人类的形态。长久的岁月里,她多躺坐在一处凝视,思索是否自己的样子便如眼前这一景、一物一般?不不,她是否拥有眼睛呢?与自身常识缺失连接的,这一名称早已变得抽象与不可定义。知觉所落之处,屡屡被那大面积纯粹而土实的色彩吸吮,投身而去。

  直至这天清晨,因一更高法则累积出现节点,物质被转变。只是瞬间,流动的血液、温热的身躯、轻微起伏的胸腔。只是瞬间,那一切都不见了,从未存在过,只留下一面不成形的镜子,躺在地上,如同水洼。
  *
  “爷爷爷爷,那它们都是她的身体吗?”孙女指着窗外那许多大小不一的水坑问到,转而又将小手和脸蛋贴上玻璃、眨着眼。至此,雨已慢慢转小,淅淅沥沥地在远处描出薄雾。老人听见此话,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微微一笑,并不作答。这闺女如此顽皮好动,每逢水洼必在里面又踩又跳,岂不可惜了这一身衣裳?老伴生前便十分疼爱她,病床上也依旧不忘为她缝制过季的衣服,念叨着,孙女又长个儿咯!
  要是她能可怜那面镜子,约束自己顽劣的性子,那也算是对得起老伴的一番心意了。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10-08 00:17:02
  第三天,右
  这位她也很久都未看自己的倒影了,房子里的镜子早已被拿下,老房子的墙壁上,捂住的痕迹也快被抹去。虽然作为女人,上妆镜多是必不可少,她拿清水和日霜应付的身体,随意涂抹也就敷衍过去了。傍晚归家时,林荫道上伴着自己的影子;夜深时,月光中的室内端详裸露无声的肢体,那就是她对自己的所有认知。
  这也有些好处,在忘了自己的面容后,她便失去了分辨之心。迎面走来的人,她不知是否比自己更加美丽或者丑陋,因而也不会自卑或自傲,所以也不再嫉妒或憎恶,却也不迷恋或悲悯。
  又过了很久,或许双眼为了配合她的步伐,也逐渐不能视物。朦胧而似真似幻,柔和的色彩与光影,如同无尽霓裳拂双眼而过。
  原来削弱对外界的感知是如此美妙。她便越发地极端起来,不听、不问、不识、不受
  *
  这园内南面拐角处有一奇石。乍一看去,石头如同躺卧着的女人,令人不禁以为是哪家小姐夫人身子弱,犯病倒在这花草中。倾俯身意去扶起,唯等到手掌接触到石面粗糙冰冷的质感后,脑中似有什么对不上了,失神许秒才看清眼前所谓何物,心底一惊,多是呼一声“哎呀!”跳开了。惊魂未定,友人低声的窃笑倒将其安抚,自知定是被有意戏弄。复望去,不过是一四不像,不似天然生,也不似雕琢出,摸摸瞧瞧,咦啊唉嘿,这人的下篇文章,那人的下幅作品,灵感也就有了,都自然欣喜地告辞离去。
  久而久之,这家主人圈内圈外倒是名气大增,来去之流多尊贵,随意取一瓢饮,也都有净体功效,脱去粗鄙之身。初时传闻为他巅峰之作,听罢,一笑置之,之后,也只能一笑置之了。自此隐退,得功名和好归处。
  经年,人去,雕石被从地面转移到半空。以自身为中心,间隔2米地被人群朝九晚五绕圈环绕。不知这可是她的初衷?那可对不起了,决定权既然交出,难道她还能转回为人?倒也不算什么,石质的生命幽长,从产生价值到一文不值,继被遗忘,都是很短暂的。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10-30 00:01:49
  @朱文迪 :本土豪赏90根鹅毛(90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楼主朱文迪 时间:2018-11-05 06:16:03
  第四天
  养蚕人穿着布衣草鞋,背一篓,提两篓满满桑叶,灰蓝时分归来,朝那微小而忽隐忽现的浅灰蓝上抖出虚拍的清冷香气,静谧。鸟鸣,鸡啼,光弦屏气等待,撕咬嫩叶的声音,传达出那手的起拍。于是,大地在那清晰又飘渺的节拍指挥下,无意识地奏响尘世乐章。
  世界逐渐长出颜色来,最后被暮色收割。
  也就这么复日复年地,身渐长,无风外患雨内忧,只是更衣繁琐,未见过死亡诞生使同行邂逅者都变化着相同身姿面孔, 。感觉,开始,意象驱使生理,越渴望归于零数,命运之线漫天盖来。(),无形力量抛弃众生流转于忘忧河水,众生等待闹剧幽幽落幕。
  席中蚕丝时好时坏时,一一挑开总是麻烦。
  第二个四天
  它不知道为何进食,不知道为何不眠,背后似有力量驱使,一秒也不得停歇。上空有人观望,虽然对人来说已是近身,但无论如何,它是不能够看见的。人望着它望着身下的食物,即使抬头,竟注定陷入沉睡。或许冥冥中它能梦见上方的双手,可惜这段时间人不会常来‾‾‾
  _那么遥远的距离到底要以何种方式才能产生联系呢?
  以上情绪自然它不会有,这只是笔者的修饰。它的时空中没有人的痕迹;剪刀只出现在开头和结尾。
  第三个
  最初发明养蚕的人,定是内心慈悲的慧者。一众小世界至死浑浑噩噩、为口腹之欲不惜将自身暴露于天敌眼前,换来不过生、食、复、亡。如此这般,可悲可怜啊!只是这般,有何意义?如今升华,妙哉妙哉。
  四
  ············[······]。
  • 枢始得环中: 举报  2018-11-11 21:39:30  评论

    贴主写的故事很美,反正是要谢谢贴主你啦。呵呵,如果有空能否说多点故事啊?
我要评论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11-06 03:10:32
  @朱文迪 :本土豪赏9朵鲜花(9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枢始得环中 时间:2018-11-11 21:40:27
  @朱文迪 :本土豪赏9朵鲜花(900赏金)聊表敬意,赠人鲜花,手有余香【我也要打赏
作者:神镇如影随行 时间:2018-11-14 17:58:40
  @mua2017 2018-08-17 16:57:47
  好细腻的情感和文笔,虽然是文字,让我想起了许多画面,有流动的风和悦耳的乐声,思想是飞翔的精灵,跨越了族类的界限,因为那双通灵的眼睛
  -----------------------------
  好的,赞一个、、、、、、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