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速写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08-10 16:14:35 点击:474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吹二口
  -

  他吹二口停下来问我,你看现在好些了么?又吹二口停下来问我,好些了吗?他才吹了几口,不时常拾起来吹,尽管学了二年了,胡芦丝挂在那我常去擦灰,书放那我常把它捡到书柜里,可我还是喜欢他能拿起来吹二口。我故不答他就是想要他去多吹吧。哈哈。
  -
  麻脸老娘
  -
  夜里想天亮要去紫微公园玩,要是会吹笛子,着一身江南布衣,在亭子边的小桥上吹笛,那感情不是来劲?第二天果真有一群这样的女子,年龄约与我们相仿,长裙飘飘,还真有一女子在亭子边的桥上吹笛,原能为她是高手,我等待时机也想装腔作势一下。我说夜里梦见这情景,今日果见还真验了我的梦境。于是她教我拿笛子,你是吹笛人我问?她说我也是用来做道具玩玩而已。女子清秀面容,温和大方。而她们这一伙有个高个红衣女子,远看阿娜俊秀,近看老脸麻花,这又何妨?只要有热爱生活就是美的。趁大好夕阳光阴与花绽放。

  -
  棒棒
  老曾喊来一零工,个头不高,猴脸清瘦。他看看了活儿,老曾一边说怎么搞,然后说要价,他说四百元钱。一旁的姜老师听着火了,他说自己动手吧,他立即拿来锤子就敲起来,原来墙面就是一层薄毡外面粉了层石灰罢了。没几下老曾也动起手来就完成了任务。我说他们这些在桥下等来一趟生意多不容易,来个主儿有一单就泡汤了,他有点丧气吧。他们专敲棒棒,老曾说。其实也是做苦力的人,要是有点文化会谈价说话,我想今天这单生意也会有了。好笑的是他说我要敲有很多灰,还要给你们清扫,当然要这么多钱啊。我说我是当农民出身的,你说有灰,怕灰还出来挣钱。其实他是想把事情说大证明要这么多钱的理由。当小姜老师拿起锤子时不知他那会悻悻然溜走了。

  水管工
  -
  张墨叫来水管工,没一个小时就完工了。数了二百六十元。他说清早出来,功夫只有这么久,可我从家里出来算起也是一上午了。他话特别多,声音有点尖细嘶哑,看上去六十出头,可他七十有二了,真是做工的人身体好,他还骑个自行车驮着锤子等工具。我说儿孙一定不让你出来干活了吧,他说我在南站房屋有几百平方,三个儿子,八个孙子二个玄孙了。很羡慕。他们生在城市边上,有房有地,后来开发征收了又有钱,那时农村人生育又不受限制,儿女一大堆的。如今成了城市居民,劳动惯了,能放下身架,钱还是来得快的。比看起来穿得光鲜,满脸放光的人儿,他感觉生活更美好知足。
  -

  回头一眼
  -
  红色的滴滴车停下,号码后面有六九二字就与老曾上车了。一路我的话特别多。说用一包烟钱让别人清场,我们正好在十二点收工,回家可睡上午觉了。
  于是说到自己花钱买省心的事种种种。又说到几件自己多掏腰包的事儿,老曾说你不那样也能成的。我说我愿意,与人要打好几年交道,让人感觉爽的味儿,少二千元我乐意,尽管是我一个人少得。例了等等、、等等、、最后说人生钱赚不完,钱没用了都是纸,何必算得那么精,为少几十多几十费半天功夫谈不成气,何苦呢。吃亏是福,有时吃亏还装傻,其实自己心理明镜似的,不要言语,世上其实是没有傻子的。
  我说自己每每做事,你婆娘就是不放心,我做了她还要费半月功夫去核查,一是对人不信任,二是什么要亲力亲为,那么就只好她自己多去做了。况且也是对我的不尊重。他说我婆娘说你做事太大方,都是合伙的事情,怕多数了票票,于是什么事情她都要自己亲自出马。
  我说小事不要计较,这样太累,只要大方向没错就错不了的。
  一路说到车停了下来,司机回眸冲我一笑,他说了句谢谢你。我侧目而视了一下,他五十有余的样子,干部样儿,气润很好。我想他最后看我一眼,因为这个女人说了这么多,倒要在看她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儿,出于好奇吧。跑车人在外见识多,好运样人不碰到?听各式各样人说话,听,善听也是人生的一种积累吧。


  -

  律师
  -
  第一眼看他,要是在街上准想这人是从非洲来的,黑瘦高个,厚嘴唇。可他分明是老曾叫来的律师。
  听他说这要也你去采集信息,那也要你去弄来搞清楚,那要你来做什么?我问了句。他说了一大堆理由甚至比方,我不再言。不是被他说服而是打心底不认可他了。难道喜欢与美男打交道?嘿嘿,就不喜欢他不简洁的表达,好像我们站着几个村妇卖 小菜的。
  -
  今日见他在宽敞的办公室的第一个桌子前办公。他看了看交的资料,然后余下小的事情他只管打开电脑就可查到,可他不输编号却输姓名,怎么也没查到。老曾在一旁心理骂道,怎么这么笨啊。可说到收费,他开口六千,还是看着主任的面子,最低最低了。老曾说今天交费吗?我说等资料全齐了最说。回家老曾婆娘就嫌贵了不打算请律师了。我倒认为不是钱的事,只要能收回侵权地盘并赔偿损失那可。可心里怀疑他行吗?不是看到是赵律师的公司,谁会找上去啊。

  -

  吹笛人

  天黑了,往家走。停在路过的一水果店,看见男主人在吹笛子。音是断断续续的,七个数字还没吹准。于是好奇走进去。他说没看书,自己瞎琢磨。笛子是女儿从网上买的三十五元钱,女主人走进去递给我一本书,青少年学习笛子。男人说没看书,才吹了几天,有空就摸一下。女人有点木纳,男人显得精干。这家水果店我买过苹果,每天都要从这里路过几次。
  我也想学吹笛,想法有了个把月了吧,可没行动。看人家,做生意多忙,清早就要去进货,就空还想着学吹笛子,很欣赏的。其实不是养尊处优的人才有这闲情。不是看相貌就能感觉谁有文艺范。

  -

  摩托车修理师
  -
  我去迎春市场买菜都要路过这家摩托车修理店。
  店门口左边挂着一个大鸟笼,右边一个小鸟笼,笼里有鸟,有时能听见鸟叫,有时我抬头连鸟毛都见不着。
  修理师是个三十出头面目清秀的男人,有时店里还有小孩子的推车,一个好看的女人奶着孩子。我知道这是他的小儿子才几个月大。
  有时我看他一天很忙,门口摆了好多摩托车,有时清冷,他就在墙头射弹弓,弹弓里有子弹,目标是利用邻里的一堵外墙做打靶场,一根铁钩打在墙头,吊根细小的绳子,绳子上吊了个像子弹壳的靶,他一射一个准啊。那天我也于好奇,想到八段锦里的第二节有个动作是拉弓的,想着这样对眼对身锻炼准有好处,于是我要求他教我,他很耐心,手把手地教,心怕我打在自己的手指头。我试了很多次终于会拉弹弓了,要不是想着去买菜,准会多玩会儿。
  我对这男人的爱好很感兴趣,他不玩牌,不玩手机,爱养鸟,玩弹弓,他的生活是充实的,生意来了默默地作,闲了就玩这个。他是二个孩子的爸爸,养一家人还有自己的业余爱好,真不能小看这些街边开店的人。
  对他有好感还是三年前的拄着拐杖买菜提不动了,请他帮忙提一下,他硬是把我送到家的电梯口,二话没说。他是个好心人,要是我不主动与他搭说,他很小言语,却一脸的平静与温和。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8-10 16:52:09
  沙发欣赏支持,加油!
作者:武宫英树WUGONG 时间:2018-08-11 21:04:06
  生活速写,文笔了得!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08-12 09:59:51
  邻坐男孩
  上车找位置,一眼瞧见个空位,一屁股坐下,邻坐是个中学生男孩,正沉迷手机游戏中。是随父母从乡下到市里来回家的吧,这样以为。待坐实后,主动与这孩子搭讪道:与父母上市里?中学生吧?男孩这时眼离开手机,飞快的指尖停下来,侧头看我,是个眉眼清秀,眼睛有神的男孩,只是黝黑,长了点青涩的小胡子,他笑笑,笑起来很生动。他说我是大学生,湖南师大的学生。与师姐,他指了指同排右侧坐位那个女孩,我们是一起的。上南山考察一种植物。我啊了声,大学生,怎么看着不像,多大了,十八他说。那可叫我奶奶了。他说叫伯娘差不多。我伯娘有六十多了。我嗯嗯点头。自以为五十上下吧,可怎么藏得住年岁?哈哈。
作者:赶路秀才 时间:2018-08-17 13:26:18
  :)
作者:二斤花雕 时间:2018-08-21 22:41:45
  我也在写,共勉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08-22 17:43:01
  福音女子
  -
  以前与她打招面常在门口的东门,不是碰见她下班后去打球就是看她手里提着菜或去上班下班。近些时候好久不见,今天在微信里听她的声音,她不时地说阿门,感谢主,声音有点脆而柔软,语速从容。
  记得我很多年前去过她家一次,是她叫我上楼拿她做的猪皮冻,她说怎么怎么有营养,嘻嘻,当我接过她那块晶莹剔透的猪皮冻时就说,你真是好把式主妇,做得这么一手好菜。回家落口即化的猪皮冻后来我也叫她说的做了二次,家里人都不吃,只好做罢,就想自己天生就是动手能力差的这种。
  不知过了多少年,我碰上她打照面时,她不是下班去打球就是仍是提着个菜,我想这女人能坚持这样锻炼以恒,心里就生几分敬佩之心。后来几次照面也是好多年了,她问我到那里学拉丁舞,我顺口说在那里那里找个什么样的老师,可不知又过了好多年,她说女儿在美国几年了,学了那拉丁舞对她还真有用处,形体气质都有了许多变化。原来她做事总是有条不紊地在进行着。是个有见地的女子。
  我没见过她男人,她说一直在商场打拚,想必也不是平庸之辈吧。
  她与玉儿一起讼经,如今也成了退休一群人中,享受美好之时,她却因女儿在美国接受基督教而自己也加入了队伍,圣经她说读了三遍了,那么厚的一本书,玉儿说她像变了一个人一样,那么平心静气,对生活充满美好与热爱,家庭福祉多多。
  今日又因玉儿与她相交第一次读玉儿送我的一本《圣经》,她不停地说主啊,阿门,给我们一切美好,她像玉儿一样,是一个福音女子?!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09-06 18:42:56

  第几次去看她了?
  -
  我又来回找错了门,骑着自行车在路上打了几个转。第三次打转就找到了她的家。不知去过多少次了,我这人就这样。

  -
  她一天天消瘦下去,才几个月啊。不再是从前模样,坐在椅子上。见我来了才气若游丝般露也了笑容。瞧她从一百二十多斤重的大块头瘦到只有八十来斤,也只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我避开说她身体状况的话题,尽天南海北地扯,还真是把她越说越来精神,她时而笑笑,时而作答,时而点头,她曾教我们一招一式打太极那般情形又呈现在我眼前。她夫一直陪在身边。当我起身作告别,说过些天会来看您的。她扯着我的手,握得很紧。也许是把所有的气力都用上了。她说在我走时你们能送我一程就知足了,她突然哽咽泪流满面。我故作高兴说:不许这样说,你要笑,不许哭。她像孩子样立马转笑说,我是高兴是高兴,你来看我,我不哭。我不敢再回过头去,边走出门,声音仍在屋里:您要好好的,我过些天再来。
  她丈夫送我下楼梯,转过身不停地擦眼睛,我眼圈也红红的。这个七十多岁,身体强壮高大的男人,也不再是一年前的那个打太极,功夫了得的模样,脸不再红光,脸上的老年斑突显。他说二种癌于一身,肚子饿就是吃不进东西,你来了才见她这般,也睡不得床,一天二十四小时就在这沙发椅子上、、、
  几个月了,我才来过几次?只要我们这些跟她学过太极的来了,她就高兴。可我才来过几次看她?看一次算一次,在她生命最后的时光里能多陪她一点时光对她而言是何等的弥足珍贵啊。
  你一定要勤快去啊,多陪陪她,我穿梭于车水马龙中,脑子一片空白。
  谁又能拗得过天,拗得过地,躲得过生老病死?
  向死而生,珍惜每天活着的时光。
我要评论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09-07 16:58:24
  串个门,看看桔子的新作,从中吸取点营养!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11-12 18:15:57
  开宝马的女人
  ,我感,,
  第一眼见,就觉得她是个操劳而不咋打理自己的人。
  马尾松头,一脸的斑和憔悴,与云相拥的那瞬间,一个优雅白领,一个市井商贩。我再三警告自己:不能凭貌相断定人。
  她带着我和玉儿在一个小区看了她三套房子,她把每套一百多方的房子改成几间套房出租,她如数家珍,这里是怎么改的,那堵墙是隔的,卧房还住着租户,她也敲门让我们进去看。。。。。
  她又说那里那里有房,周边的高楼,商业,医院,洒店,学校,医院,,,,
  她边开车边讲述,正值下班高峰期,在一路口顿了下后面公交紧随,玉儿说慢点,她说我走自己的道,开了七八年车了。
  她把我们送到目的地路边,我回头看车标志,问玉儿那是宝马?玉儿说是的啊。
作者:千颗珠 时间:2018-11-12 21:19:08
  欣赏,问好!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8-12-01 13:24:12
  要是没长大有多好
  ,
  小九坐沙发那条,老八坐沙发这头。
  一个一台手机玩着。小九看影视剧,老八看书。

  小九不停地擤鼻子,然后咳一阵。胸腔有撕裂的感觉。
  老八就数着小九间隔五分钟咳五声,看着小九咳得面红耳赤,身子弯成了一张弓形。

  老八胸腔随着小九每一阵咳
  也有被撕裂的感觉。
  老八还是发话:
  你把烟戒了吧,槟榔也戒了吧。老八昏发的老眼像在哀求他。
  没有回音,又是接下来的咳嗽,。。
  老八想,要是他永远没长大有多好,小时他能听我的。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5-31 22:27:46
  今夜

  她骑着小电动车出现在我面前,我大笑,看起来怎么像个蜻蜓似的小车,轮子还没个蓝球大,她的二只脚成三角架,羽毛球金色衣服,我说你这车车这么大啊,她说在街上我的回头率还很高的呢,确实是,我还没见过街上有几个骑她这样电动车的。

  -
  如像蜗牛一样在上坡的路上,她早早的在我前面等我。
  一个多小时的听课,我真困了。
  夜里,街上的车,人还很多,路灯很亮,二人一路骑车到家,她送我到门口。

  -
  若不是否二人有伴,我还真不想出门的。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6-13 20:22:21
  不敢认了

  -
  我还用纸记下她住在外三科二病室。门开着,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我第一反映是搞错了?我瞧躺在病床上的女人,皮包骨头,眼睛有微微的光发出,鼻孔上插上管子,头上扎了一块头巾,我一下想到我外婆八十多岁时的模样,瘦骨嶙峋。

  我走进去,想床头上都有一张病人的卡片的。当我偏头去看床头时,背对着门坐在门边空床位上的男人一眼就认出了我,病人的丈夫,我们彼此亲切地招呼。

  怎么成这个样子了,我很难过,真不敢相认。我怜恤的目光仔细地看着她,轻轻地抚摸她没有针头的这只手背说,你受苦了。我想,这时我说什么话也是多余的。她见我眼亮了一下,嘴发出轻微的声音说,拿水。她要丈夫去拿瓶水给我,瞧她什么都清楚,只是没有气力,不能进食,全靠吊水维持。二只腿肿得很大,她女儿与侄女不停地抚摸她的脚背。

  我没有掉泪,却有千万感慨。她十多年前乳腺癌,仍与男人们拼杀在政治舞台光鲜夺目,在一百多万人口的大县她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高位上叱咤风云,而官场是不见硝烟的战场,坐在这样的位置二十几年了,不可能事事顺人心,不得罪人。就是现在她病复发,长期用进口口抗病药,医生说也无力回天,可是还有人在发告发她的帖子。朋友说,还有这没良心的,人家人都要死了还不放过别人。

  她说,要是能回到从前,我什么也不要,可是回得去吗?一切都回不去了。
  当人在健康时什么都想争取,谁又能真正放弃呢?当没有金钱时拼命争钱,没有权力时就想往上,现在的年轻人在大城市打拼,努力赚钱,想着房子票子,拿命去拼,当一切拥有了,身体却不行了,房子与票子又有什么用呢?物质是永远带不走的,就是你拥有了全世界,没有了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可又有多少人清醒?
  她还没六十,还有多少牵挂未了的事,谁又能舍弃这个充满诱惑的世界?

  我为她祈祷,求福。她夫送我到电梯口,我说医生的话不能全信,还是有希望的。看着他丈夫的一脑白发,他说用大医院的药,在家里有亲人在还是方便很多。

  朋友圈里都在发与她从前一起的照片,她的服饰,她的块头在人群中总是出彩出众的。如果胆小的人真不敢去看的,怎么也联想不起这竟是同一个人。

  -
作者:挥起一道银河 时间:2019-06-20 17:48:19
  微言大义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6-23 21:58:16
  煮饭的

  我把自行车放到进门的楼口,楼梯口正被一个卖菜的人全挡着,这时正值早市高峰。我说你挪开一下,我把车放到墙边。这是个六十多岁的农民,不过现在这郊区没几个种田的,说菜农或者是贩菜的。他很客气地挪开地方,知道占了人家办公的地盘了。他瞧我看了一眼说,你是这学校煮饭的大妈吧。我微笑着答是的。于是上了楼梯。我在楼梯口的镜子上照了照,我这样子就像个煮饭的。喔,人家看我是年纪大了还是看我这模样像个煮饭的大妈,我看自己穿成怎么了,自我感觉很新潮的,咖啡色的上衣打了二块红绿的大补丁,还洋溢着一种自信,走路轻便如风,煮饭的就是我这般模样吗?哈哈。
  回家说给夫听,他说你这个像煮饭的在家确是不会煮饭的,只会吃饭。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6-24 14:46:45
  唯一观众
  市文化馆音乐骨干班期末考试大厅,舞台灯光,音响极佳,第一次来到这,是娟硬性拉我来感受的。我从来没有这样准时。夫说你又不会唱歌,我说不会炒菜的难道不会吃菜吗?
  音乐是如此之美,旋律,演唱者都提前来了,都想争着话筒试唱,全是大叔大妈。生活如此之美好,退休的大叔大妈捡起爱好,活得精彩。女人们如服装表演赛般,都穿着隆重,上台前还在忙于画妆。不就是三十五个同学进行这一期测试吗,都如此认真,我是观众,且今天这里只有我这一个观众。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8-12 17:23:42
  芝麻

  想了多日才想起她叫芝麻,我们彼此加了微信的,可谁也没去动过指头。早就忘了。

  芝麻走在路上很抢眼的,就是她那身段从远看不过二三十岁,杨柳腰,凹凸有姿,她善于露强,因细腰,没一点赘肉,加之对舞蹈的感觉很好,在老年大学学了民舞,她说只要音乐响起就忍不住手舞足蹈起来。所以她长年穿大裤脚,紧身上衣,走路如迈着台步似的,阿那多姿。要是同岁小鸡肚肠的见着在后面牙都咬得咯吱响,不得气死。

  芝麻我们相识多年了,还是她在做老板娘的时候,开着一家大型图印店,那时的她在我记忆中与现在完全是二个人,一个是从乡下来的农村妇女,终日在店里操劳,看不出身材也看不出她有什么特别。可才几年功夫,她让儿子媳妇接班了全身而退,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唱歌跳舞全加入,还学起了朗诵。她说我读书不多,在农村做工几十年太辛苦,现在我自从不做生意了,就有了爱好。我摸了摸她的腰没一点多余的肉,人也高挑高挑的,她还玩起了抖音,她说只想把自己跳的舞录起来,能做几分钟的片子就好了,我告诉她可做彩视,也可做美篇,她说我就向你学,她还说能把一个镜头做出多个镜头吗?能把一个动作像在抖音里分起N个自己吗?这些我都不懂,我还不玩过抖音哩,她打开她录制的抖音乐视频给我看,她的舞姿很美,还真会玩。
  昨天在散步见着她,她说我下好了彩视了,你有空教我作片片吧。可转眼她就牵着她的美丽的小池孙女不见了。

  其实我最羡慕从农村出来打拚成功之人了,芝麻二口子现在都只管玩自己的,不仅有事业还有接班人,财富丰厚,下一代都在贵族学校读书,且从她的手投足间足可见那种自信与幸福感。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8-12 17:42:30
  六栋的程控门

  我那天用怎么用程控门的片片也打不开门,于是去找物业。物业的主管告诉我,你们的门又被孩子们弄坏了,你不用锁片我告诉你开门的方法,于是她从本子上找到一个数字念给我:先按星号键,再按四个六,再按星号键准开。她说我也是问了那些小孩们才会这样开的。原来,六栋是小区正当中,就挨着大坪,孩子们最喜欢在六栋的门楼里玩耍,他们从不要开程控门的钥匙,不知是小区里那个孩子试出来不用钥匙片能打开程控门的。
  昨晚我没拿钥匙出门,结果在门口等了很久没人出进,于是就看着坪里玩耍的孩子们,我随便说了句我进不去了,那个小屁股孩子看起来不到六岁吧,他是六栋吧。我会开,于是他在程控门键盘点三五二下门就开了,我说你是几栋的孩子?他说我是八栋的,谁第一个会这样开门的?他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这些小孩都会开这门,不管你们六栋的门坏了又修,修了又坏,都会有人第一个打开的。原来楼道口还有物业贴的公告,说六栋的程控门老是坏,请业主管好自家的孩子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搞坏程控门了,否则物业不负责修了。

  我很想知道是那个聪明的孩子能把一个程控门玩弄于手掌之中呢?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8-12 17:42:41
  六栋的程控门

  我那天用怎么用程控门的片片也打不开门,于是去找物业。物业的主管告诉我,你们的门又被孩子们弄坏了,你不用锁片我告诉你开门的方法,于是她从本子上找到一个数字念给我:先按星号键,再按四个六,再按星号键准开。她说我也是问了那些小孩们才会这样开的。原来,六栋是小区正当中,就挨着大坪,孩子们最喜欢在六栋的门楼里玩耍,他们从不要开程控门的钥匙,不知是小区里那个孩子试出来不用钥匙片能打开程控门的。
  昨晚我没拿钥匙出门,结果在门口等了很久没人出进,于是就看着坪里玩耍的孩子们,我随便说了句我进不去了,那个小屁股孩子看起来不到六岁吧,他是六栋吧。我会开,于是他在程控门键盘点三五二下门就开了,我说你是几栋的孩子?他说我是八栋的,谁第一个会这样开门的?他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这些小孩都会开这门,不管你们六栋的门坏了又修,修了又坏,都会有人第一个打开的。原来楼道口还有物业贴的公告,说六栋的程控门老是坏,请业主管好自家的孩子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搞坏程控门了,否则物业不负责修了。

  我很想知道是那个聪明的孩子能把一个程控门玩弄于手掌之中呢?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08-15 22:20:13
  杯杯

  小团子在妈妈怀里,指着小区路口亮着的灯光说,杯杯,杯杯,漏斗漏斗,声音很小,乳声很好听,我看着他伸出大拇指,小团子真聪明,想像力这样丰富。他妈说这孩子看什么很认真,性格很沉静的。小屁股与我们的小京京只差一天,京京的语言没小团子快,看着什么你说他还不会跟着说出来,只会啊啊地用手指着,脸部表情特丰富,一会眯眼一会张嘴笑起来特有味。与小团子完全不一样。我每次抱着小团子,他无表情,眼睛很精准地看东看西如在思考,我赞小团子你真聪明,将来一定会认真读书是个爱思考的孩子。小团子听我表扬他,我才看他张嘴笑了一下。
  现在的孩子真聪明,小团子仅一岁半,他观察力如此之强联想出丰富,我不得不特喜欢他。
  这些天我只要出门见那路灯,就想起小团子说杯杯,我就要抬头看看那路灯。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10-01 14:08:04
  其实这样写下去很好的,为什么不常来这里记录呢?晕、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19-10-19 16:42:39
  进来看看自己,好久没在这里写字了。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20-01-25 21:32:44
  其实有很多可写的,为什么不及时到这里来敲敲?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20-01-25 22:03:18
  女史

  我走出袁老师家门时,他突然从内室拿出二本集子,满脸堆笑地递给我说:这是我出的二本集子你看看。我惊讶地双手接过,泥巴色封面,没有花俏的图案《味书集)〈圣人的炼狱〉我说是那个出版社出的?书店有卖吗?他说自己找的出版社。那要花钱的,我说。他说不多的钱,一本才一万元多元,我都放家里,不对外。他自如地笑着,那笑里充满了自信与淡定。我知道他喜欢国学,研究古诗词,学的教的也是古汉语,文化底蕴深厚,从不浮夸,专心几十年做自己的学问,更不张扬,也不喜欢把文字发表,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书一定不俗。我好奇地打开说,怎么没给我留个字啊。
  他旋即进入书房取出毛笔,砚台,挥毫写下一行漂亮的小楷:桔子女史雅正。他夫人说是女士,怎么写成女史?他说女史是对知识女性的尊称。夫人默然,我无语故做静态,其实也不懂。回家立找度娘问知。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20-07-25 11:50:33
  好久不来此,手生涩了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20-11-17 18:28:51
  今日认识一个叫二慢的人

  她说我叫赵二慢,我的微信名也是这个?取的网名吗?她说不是。我在家属老二,做什么都慢,父母就给我取名叫二慢。多好听啊,我喜欢。可能中国都没有同名的。她说我还没见过与我同名的。哈哈。

  她捂着口罩,可仍能见她眉眼的秀丽,我不由得夸她说你很漂亮。都老了还说漂亮哩。我都六十多了都不说老,你怎么说老哩。我都退休了她说。。可看起来你很年轻,根本看不出是退了休的人。我们边走边聊出公园。

  她再三嘱咐,加我微信啊,我今天没带手机出来,你现在就输我手机号码,就是这个微信,回家我加。她看我在手机上操作好了说,认识你真高兴,你的舞跳得太棒了,都可上电视了。我嘿嘿地笑着,心里可高兴了,嘴上却说,我乱舞,没规矩没章法的。她说太好了。你把今天那个给你录像的片片发给我。

  我说二慢真好,慢就是性格不急燥,温情,将来一定长寿。二慢说佛教里有长寿佛之说。你信佛?二慢说是的。我还喜欢读老子孟子,常看一些国学方面的书。你做什么职业?妇产科护士。喔,我看着她满有敬佩之感。我说我普通话不行,好喜欢朗诵,二慢有些兴奋地跳起来说,我最喜欢朗诵了,还喜欢读散文。哇,我好像找到知己一样说我也喜欢,于是我打开自己的微信说,昨天我刚写了一点随感,发给我看吧,我喜欢读,二慢眼睛盯着我的手机屏幕说。她又看着我说,你是一个好有艺术感觉的人。你读多少书?我没读多少书,起初是当工人,后来考的干。二人几分钟就把自己的老底篼个底朝天。走出公园时二人还真有些恋恋不舍的样子。二慢又转过身来说,你好像不是本地人?湖南的。啊,我媳妇是湖南湘潭的。毛 家乡,与刘少奇很近。你们湖南将军,名人太多,唯楚有才,岳麓书院,韶山我都去过。我还太爱吃你们的湖南菜了,腊肉,香肠,臭豆腐,猪血丸子,还有种干小鱼仔,真好吃。她说着我俩都咽了口水。看来你找我们湖南的媳妇是找对了喔。彼此都哈哈大笑着各往回家的路走。

楼主雪峰桔子 时间:2020-11-17 19:28:02
  粉丝火苗

  火苗刚在微信上说,您是在用灵魂跳舞,太有感染力了,您 的精气神谁也比不了。当时我们跳完一曲,您在那翩翩起舞,我们真是眼前一亮。她发给我一个云美摄的片片,片头是六十三岁的太极舞者随乐而起。她说想上头条哩。哈哈,这个快手年轻舞者竟对我这“妖精乱舞(我家先生说的)这样欣赏,我都有些受宠若惊了。我看了她制作的片片,没加任何修饰,原汁原味的,自己看着看着也笑了,我怎么能在舞的时候这么张牙舞爪的,很搞笑的。我也把握火苗今天为我录的制做了彩视,她说您舞步轻盈,片片里看不出来太可惜了。我感觉也是。我说我这舞是乱跳,说不出是什么舞哩。真的,既不像街舞,也不像民舞,更不像古代舞,也不像广场舞,我跳的是什么舞啊?叫三不像舞吧。我对火苗说。火苗说灵魂吧。我又哈哈大笑了。

  火苗个不高,我看着她在前面带舞,她们跳的是曳步舞,也叫鬼步舞,我可没这种体力,于是只能听他们的音乐自己乱舞罢了。
  火苗又发我一条微信说,我要晚七点上夜班,我把您的舞发到拼音,快手上去了,我以后还想多给您拍。

  儿子刚回家了,我说儿子,你妈有粉丝了。哈哈。儿子像小时候那模样对着我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