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5-29 11:42:33 点击:54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闷热、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老公,你快来,这里有一个座位,你来坐。”
  平时,我和夫人有个约。我身体不好,坐火车卧铺,如果两个铺位,一上一下,那我坐下铺,她坐上铺。因为我爬不上去。如果是坐公交车,一个座位,她站着,我坐着,东西我拿着。夫人总是让着我。
  夫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夫人跟我说。
  我说:“车这么挤,懒得过来,你坐。”
  她说:“你来坐!”
  公交车上人多,等我挤到她跟前时,座位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占去了。
  夫人生性耿直。夫人说:“你好笨,怎么这么久了才挤过来,还有什么用,座位都被别人占去了。”我说:“好啦,没有了就算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多站一会儿。”夫人说:“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到一个座位,你就说算了。他是一个小伙子,你是一个老病号。”
  夫人牢骚不断。
  我理解夫人的心思。
  夫人是关心我。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
  突然,我眼前一亮。我用肩膀碰了一下夫人。
  我说:“你看。”
  小伙子趴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正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药。
  正在吃药。
  无精打采。
  脸色难看。
  很可能他是在吃一种医治急性胃痛的药,也很可能是一种医治头疼的药。也可能......
  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夫人不再唠叨了。“哦。”
  528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大钟919 时间:2020-05-29 11:54:13
  打卡学习,欣赏支持!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5-29 14:46:57
  支持佳作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5-31 13:58:20
  谢谢二位!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5-31 13:58:37
  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闷热、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老公,你快来,这里有一个座位,你来坐。”
  平时,我和夫人有个约。我身体不好,坐火车卧铺,如果两个铺位,一上一下,那我坐下铺,她坐上铺。因为我爬不上去。如果是坐公交车,一个座位,她站着,我坐着,东西我拿着。夫人总是让着我。
  夫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夫人跟我说。
  我说:“车这么挤,懒得过来,你坐。”
  她说:“你来坐!”
  公交车上人多,等我挤到她跟前时,座位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占去了。
  夫人生性耿直。夫人说:“你好笨,怎么这么久了才挤过来,还有什么用,座位都被别人占去了。”我说:“好啦,没有了就算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多站一会儿。”夫人说:“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到一个座位,你就说算了。他是一个小伙子,你是一个老病号。”
  夫人牢骚不断。
  我理解夫人的心思。
  夫人是关心我。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
  突然,我眼前一亮。我用肩膀碰了一下夫人。
  我说:“呃,你看。”
  小伙子趴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正一颗一颗地往嘴里送药。
  正在吃药。
  无精打采。
  脸色难看。
  很可能他是在吃一种医治急性胃痛的药,也很可能是一种医治头疼的药。也可能......
  “哦。”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夫人不再唠叨了。
  528
作者:songlang1984 时间:2020-05-31 17:12:21
  佳作
作者:王老434 时间:2020-06-02 17:47:32
  支持佳作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6-02 21:57:52
  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平时,我和夫人有个约。我身体不好,坐火车卧铺,如果两个铺位,一上一下,那我坐下铺,她坐上铺。因为我爬不上去。如果是坐公交车,一个座位,她站着,我坐着,东西我拿着。夫人总是让着我。
  “老公,你快来,这里有一个座位,你来坐。”
  闷热、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一天,我和夫人外出,夫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
  夫人跟我说。
  我说:“车这么挤,懒得过来,你坐。”
  她说:“你来坐!”
  公交车上人挤人,我挤到她跟前时,座位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占去了。
  夫人生性耿直。夫人说:“你好笨,怎么这么久了才挤过来,还有什么用,座位都被别人占去了。”我说:“好啦,没有了就算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多站一会儿。”夫人说:“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到一个座位,你就说算了。他是一个小伙子,你是一个老病号。”
  夫人牢骚不断。
  我理解夫人的心思。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
  突然,我眼前一亮。用肩膀碰了一下夫人。
  我说:“呃,你看。”
  小伙子趴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正往嘴里一颗一颗地送药。
  正在吃药。
  无精打采。
  脸色难看。
  很可能他是在吃一种医治急性胃痛的药,也很可能是一种医治头疼的药。也可能......
  “哦。”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夫人不再唠叨了。
  528

  ————
  今天又修改了一下,抱歉!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6-03 11:32:12

  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闷热、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老公,快来,这里有一个座位,你来坐。”
  平时,我和夫人有个约。我身体不好,坐火车卧铺,如果两个铺位,一上一下,那我坐下铺,她坐上铺。因为我爬不上去。如果是坐公交车,一个座位,她站着,我坐着,东西我拿着。夫人总是让着我。
  一天,我俩外出,她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
  她要我去坐。
  我说:“车这么挤,懒得过来,你坐。”
  她说:“你来坐!”
  公交车上人挤人,我挤到她跟前时,座位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占去了。
  夫人生性耿直,夫人说:“你好笨,怎么这么久了才挤过来,还有什么用,座位都被别人占去了。”我说:“好啦,没有了就算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多站一会儿。”夫人说:“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到一个座位,你就说算了。他是一个小伙子,你是一个老病号。”
  夫人牢骚不断。
  我理解夫人的心思。
  夫人是在关心我。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
  突然,我眼前一亮。用肩膀碰了一下夫人。
  我说:“呃,你看。”
  小伙子趴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正往嘴里一颗一颗地送药。
  正在吃药。
  无精打采。
  脸色难看。
  很可能他是在吃一种医治急性胃痛的药,也很可能是一种医治头疼的药。也可能......
  “哦。”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夫人不再唠叨了。
  528

  ----------
  抱歉!

  我还是改回来了。
楼主肖福祥 时间:2020-06-04 10:59:26
  闪小说《座位》《修改,重发》
  文/肖福祥
  我身体不好,平时,我和夫人有个约。坐火车卧铺,如果两个铺位,一上一下,那我坐下铺,她坐上铺。因为我爬不上去。如果是坐公交车,一个座位,她站着,我坐着,东西我拿着。
  夫人总是让着我。
  “老公,你快来,这里有一个座位,你来坐。”
  闷热、拥挤,嘈杂的公交车上,人满为患。
  一天,我和夫人外出,夫人好不容易等到一个座位。
  她要我过去坐。
  我说:“车这么挤,懒得过来,你坐。”
  她说:“你快过来坐!”
  车厢里人满为患动作慢,我挤到她跟前时,座位已经被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占去了。
  夫人生性耿直。
  夫人说:“你好笨,怎么这么久了才挤过来,还有什么用,座位都被别人占去了。”我说:“好啦,没有了就算了,这有什么了不起的,最多我多站一会儿。”夫人说:“你说的轻巧,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找到一个座位,你就说算了。他是一个小伙子,你是一个老病号。”
  夫人牢骚不断。
  我理解夫人的心思。
  夫人是急,是在关心我。
  公交车还在继续向前行驶。
  突然,我眼前一亮。
  我用肩膀碰了一下夫人。
  我说:“呃,你看。”
  小伙子趴在前排座椅的靠背上。
  从口袋里掏出一包药来,正往嘴里送药。
  正在吃药。
  无精打采。
  脸色难看。
  很可能他是在吃一种医治急性胃痛的药,也很可能是一种医治头疼的药。也可能......
  “哦,病了。”眼睛里揉不下沙子的夫人不再唠叨了。
  528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20-06-04 18:41:01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