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章)欲盖弥彰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2 07:23:20 点击:9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章 欲盖弥彰
  土肥原的办公室中,黑色窗帘又一次拉了起来,还是桌子上那盏小台灯亮着,他阴沉着脸坐在桌子的后面,显得非常的气恼,他的面前摆放着一份当天的报纸,上面煞有介事的介绍着李士群被毒而死的经过。
  南造云子、前圆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细心观察着土肥原的表情,似乎都意识到,土肥原现在的情绪非常不好,随时有暴怒的可能。
  沉默了好一会儿,土肥原终于开了口,对前圆说道:“这件事到底是谁泄露出去的?为什么报纸上把用的是什么病毒都说的那么清楚?”
  前圆惶恐地低着头:“我,我……”
  土肥原没有再继续呵斥前圆,而是马上转头看向南造云子:“还有你,不是说这种病毒不会被查出来吗?!你们都是怎么做事的?!”
  南造云子无奈地说道:“我也没想到,李士群毒发后,叶吉卿竟然会马上把他送到广慈教会医院,那里的医生都是受雇于教会,又是在租界内,我们根本无法控制,所以他们才敢肆无忌惮的把实情说出去。”
  前圆马上说道:“长官,我现在就带人秘密去教会医院,把那几个敢于说实话的医生全部干掉,这样就没有人敢在散布这个消息了。”前圆说完就要往外走。
  “站住!”土肥原立刻大声喊住了他,然后站起来走到了前圆跟前,抬手就是几记大耳光。前圆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但还是低着头,坚持着:“哈依!”
  “我不需要只会说是的部下,我要的是会动脑子的特工!你现在去杀掉那些医生,外界会怎么说?会说我们日本人滥杀功臣,为了堵住媒体的嘴,又滥杀医疗人员,那样局面会更加难以收拾,你懂吗?!”土肥原怒骂着前圆。
  前圆马上抬手又给了自己两记耳光:“属下糊涂,属下该死!”
  “滚!”土肥原看着这个不成器的部下,似乎已经不想再费口舌去呵斥他,直接摆手示意他出去。前圆也不敢再惹土肥原生气,马上退了出去。
  “长官,我看不如这样吧,既然现在外界已经把李士群是被毒死说的那么确凿,我们再想掩饰恐怕也是无济于事,不如就承认他是被毒死。但是我们要找出替罪羊来替我们背这个雷,自然也就可以掩住众人之口。”南造云子沉吟片刻,说出了她的建议。
  “到哪儿去找这替罪羊?!”土肥原显然已经被气晕了头,失去了冷静的思考与判断。
  “长官,您还记得武大郎与潘金莲的故事吗?”南造云子提醒着土肥原。
  土肥原略一思索,马上明白了南造云子的意思,向她布置道:“这个主意不错,就由你亲自去办,记住,这次绝对不可以再有任何的纰漏!”
  南造云子立正敬礼:“是!”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李士群的家中,已经布置起了灵堂,土肥原按照与李士群的约定,将他提出的几点要求如实地讲给了汪精卫,汪精卫也很感伤李士群的死,所以同意了他大部分的要求,只是把国葬改为了“公葬”。
  或许是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李士群之死与日本人有关,而报纸上又刊登出了内幕,更使很多原本有心来吊唁的人也望而却步,不敢前来。
  灵堂中,只有叶吉卿跪在李士群的遗像下,在不停地往火盆里烧着纸钱,还有就是庆子等几个76号中李士群的死党陪伴,整个灵堂冷冷清清。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喊:“有客到!”
  叶吉卿等人一起扭头看去,却是南造云子一身军装,带着数名日本兵走进了灵堂。
  她径直走到李士群的照片前,恭敬地鞠了三个躬,叶吉卿虽然不明白她的来意,但还是处于礼貌,鞠躬答谢。
  南造云子朗声说道:“李太太,对于李先生的死,我和土肥原长官都是深表遗憾。但是,李先生死后,现在却有一些不好的传言,说李先生之死是土肥原长官所为,这是绝对的造谣。这是对皇军的最大污蔑,也是对我们天皇的大不敬。经过调查,我发现了几条线索,其实杀害李先生的就是你——叶吉卿。”
  这话一出,在场所有的76号特务都惊呆了。
  特别是叶吉卿,更是苦喊着:“你胡说,我丈夫明明就是留在土肥原长官那里吃了饭,回来就死了,怎么会是我害的?”
  南造云子阴沉着脸说道:“叶女士,你和储麟荪先生的丑事,还需要我替你说出来吗?据我们调查,你们俩通奸,因怕被李先生知道,于是先下手将他毒死了。”
  “你,你胡说!”叶吉卿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早些年与李士群的私人医生储麟荪有染的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被南造云子抖落出来,又羞又气的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其他线索,我们打算继续再查。谣言不止,我们只有先把人一一抓起来,查个水落石出,用事实来辟谣。但是这样一来,李先生的名声给败坏了,南京政府的面子也不好看。”说着,南造云子拿出一张纸来:“我们也不想把事情搞大,对于家属的错误,我们可以原谅,但是不能再继续造我们日本皇军的谣,同时写下书面结论:李先生是因病死亡,请大家签名。”
  “不,我绝对不签,我丈夫他不是病死的,他不是病死的!”叶吉卿大声地哭喊着。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狡辩,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南造云子一句发狠的话说出,立刻就有几名日本兵向着叶吉卿扑了过来。
  “长官,息怒,息怒!”庆子看出形势不对,赶忙挡在了叶吉卿的前面进行着劝说,“长官,毕竟这是李先生的灵堂,咱们不要在这里打打杀杀,您容我劝劝我嫂子。”
  南造云子微哼了一声,摆手示意日本兵暂且退下。
  庆子赶忙转身对叶吉祥卿说道:“嫂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还是把字签了吧。”
  “庆子,你哥真的不是我杀的,你要相信我,如果我把这个字签了,我怎么对得起你哥,我又怎么为他报仇?!”叶吉卿急切地说道。
  “嫂子,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看出来吗,今天你要是不签这个字,日本人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哥已经死了,难道你也要就这么冤枉死?听我的话,签了吧。”庆子劝说着叶吉卿。
  叶吉卿看看众人,似乎也意识到不签字的严重后果,终于是违心地拿起了笔,在书面结论的最后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随后庆子等人,也一一签了名。
  南造云子拿过众人签好字的文件看了看,这才满意点了点头,冲着众日本兵一招手,带领着他们离开。
  叶吉卿看着他们远去,想着自己受到的委屈,又回头看到李士群的相片,悲从心来,又一次坐倒在地,嚎啕大哭……
  次日的清晨,马云龙和往常一样来到了白公馆中,自己的办公室,却看到几名小特务正在收拾着他的房间,他的很多文件和用具都已经被收了起来。
  马云龙诧异地问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收我的东西?”
  一个小特务说道:“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是土肥原长官吩咐的,还说你来了以后,就让你马上去见他。”
  马云龙隐隐地猜到了土肥原找自己肯定是和李士群有关,于是他镇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向着土肥原的办公室走去。
  “报告!”马云龙大声地在门外喊着。
  “进来!”土肥原招呼着。
  马云龙走进办公室,来到土肥原的面前,恭敬地敬礼:“长官!”
  土肥原笑着站了起来,走到马云龙的跟前说道:“马云龙,从北平回来以后,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和你单独聊一聊。希望你不要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马云龙说道:“长官,这件事已经过去,我不会放在心上。您是不是又有什么新的任务要交给我,请尽管吩咐,马云龙一定尽力去办好。”
  土肥原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种办事风格。是这样,有个消息我要通知你,李士群死了。”
  尽管马云龙其实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但还是故意做出惊愕的样子:“什么,他死了?我这几天还正准备再调查他通共的事情呢,他怎么会死呢?”
  “人有旦夕祸福,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尽管之前他有通共的嫌疑,但既然已经死了,还是要好好安排他的后事,而且76号的工作总还得有人去做。所以我想来想去,还是想到了你。”土肥原先是对李士群的死做了一番感叹,随后就直接引入了正题。
  “我……长官您的意思是,让我去主持76号的工作?这不行,不行,我资历浅,而且又不是汪先生的人,怎么可能让我做这么重要的位置,您还是另请高明吧。”马云龙听到土肥原安排他管理76号,心中暗喜,但表面上却极力的推辞着。
  “哎,资历不是问题,我看中的是你的能力,现在国际局势非常紧张,前段时间美国中情局也对我们下了手,现在的情报工作非常重要,76号的工作不能停,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推辞。至于你担心汪先生那边,我会安排丁默村替你去引见一下汪先生,我相信他见了你,也一定会非常器重,你就放心的干吧。”土肥原却是安慰着马云龙,并做着一番鼓励和安排。
  “可我怕自己真的不行,丢了长官的脸,我……”马云龙还在继续推辞着。
  “马云龙,你要是在推辞,我只能认为你是还在记恨我上次对你的考验,不肯跟我合作。那我只能打报告请冈村司令直接任命你了?!”土肥原板起了脸,对马云龙说道。
  马云龙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也不再做更多的推辞,低头说道:“既然长官极力栽培,马云龙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但我真的能力有限,如果有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长官包涵。”
  “放心,我们的合作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土肥原拍着马云龙的肩膀,得意的大笑着,马云龙看着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汪精卫的公馆中,他歪靠在沙发上正在看着报纸,他的夫人陈璧君则在一旁为他调试着咖啡。
  “兆铭(汪精卫本名汪兆铭,精卫二字是他的笔名。故家人及熟人仍以兆铭来称呼)。现在国内、国际的形势这么乱,李士群又刚刚死了,这对上海的稳定必将带来很大的影响,你还坚持要在这个时候去日本吗?”陈璧君将一杯咖啡送到汪精卫的面前,然后面带忧色的问道。
  陈璧君与汪精卫是多年共患难的夫妻,两人之间亲密无间,她既是汪精卫的贤内助,又是他在政治生涯上得力助手。当初发表亲日的声明,就是陈璧君极力鼓动下完成的。
  “唉,我当然知道这个时候离开国内,势必将引起很大的恐慌和动荡,可是我这伤……”汪精卫刚想坐直身子,背后又是一阵疼痛,使得他不得不趴在沙发上,发出痛苦的呻吟。
  陈璧君一见赶忙走上前,搀扶着汪精卫,并用手帮他轻揉着背部,缓解疼痛,嘴里忍不住暗骂:“都怪老蒋,他明知道王亚樵要行刺他,自己躲了起来,让你去顶雷,不然咱们也不会落下这么多年的病根儿。”
  “现在骂他又有什么用,你看我这疼痛一天强过一天,如果再不根治,怕是就该要了我的病了。不然我也不会坚持在这个时候离开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至于国内乱,就先乱吧。命都没了,还顾得上什么别的。”汪精卫趴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陈璧君正准备说话,汪精卫的副官走了进来,恭敬地汇报道:“汪先生,日本特高课上海机关长土肥原先生,和上海代理市长丁默村先生来拜访。”
  “璧君,你替我见一下他们吧。前两天他们跟我说过,要安排一个叫马云龙的人做76号的主任。反正我们也要走了,他们喜欢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汪精卫显然是已经不想再过多说话,把事情推给了陈璧君。
  陈璧君点了点头:“好,那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客厅中,土肥原和丁默村、马云龙静坐等候。片刻后,陈璧君更换了一身会客所穿的装束走了出来,微笑着说道:“让几位久等了,真是不好意思。”
  土肥原等人马上站了起来,土肥原笑着说道:“汪夫人,您真是太客气了,是我们来的匆忙,没有事先知会一声。”
  陈璧君做出一个礼让的动作,请土肥原等人坐下,然后自己坐在了主位上,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兆铭最近的身体越来越差,所以委托我来见几位,有什么事就请跟我说,我会代为转达。”
  丁默村马上说道:“夫人,这位就是我跟您提起过的马云龙。”
  在丁默村的介绍中,马云龙恭敬地站起:“见过夫人。”
  陈璧君看着马云龙点了点头:“真是一表人才,不错,不错。有关他的事,汪先生已经有了交代,相信土肥原长官与默村的眼光绝对不会错,你们推荐的人一定可以胜任,所以即日就可以安排马云龙先生到76号去主持工作了。”
  丁默村轻碰了马云龙一下,马云龙会意地马上说道:“多谢汪先生和夫人的信任,马云龙一定勤勉努力,绝不辜负你们的希望。”
  陈璧君的心里惦记着汪精卫的情况,并不想和土肥原等人浪费太多时间,所以冲着马云龙点了点头,马上就直接又对土肥原说道:“这件事咱们就这样安排,土肥原先生,还有其他需要我们处理的事吗?”
  土肥原马上说道:“是这样,我来之前,去见过我们日本的公使大人,他对汪先生的身体情况非常关心,今天也是安排我前来探望的。”
  “哦,那就请土肥原先生代为转达,多谢公使先生的关心,只是兆铭现在的身体实在是不方便会客,所以就……”陈璧君婉转地回绝了土肥原的请求。
  “夫人不用客气,公使大人同时还有几句话,希望我转达给汪先生。”土肥原并不在意,还在继续的说着。
  “您请说。”陈璧君意识到,土肥原下面要说的话,其实才是他今天到来最真实的目的。
  “目前中国国内的形势非常复杂,尤其是上海、南京最近更是事情不断,汪先生的身体欠佳,要去往东京治疗本无可厚非,但是此去旅途颠簸,恐怕对他的身体反而更加不利。况且国内又有这么多的事情,需要汪先生坐镇,所以公使大人希望汪先生与夫人能够慎重考虑一下,是否可以延后前往日本的时间,或者是改为在中国境内治疗。”土肥原也不再婉转,直接地说出了他的来意。(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