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谍战小说连载】谍战上海滩(第一百一十一章)索命一贴

楼主:程晓枫 时间:2020-10-02 07:23:22 点击:11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一百一十一章 索命一贴
  陈璧君的脸色微微一变,心里明白土肥原的意思其实就是不想汪精卫在这个时候离开,还希望他能继续主持政务。但汪精卫的情况她最清楚不过,再耽搁下去,也许真会要了他的命,所以她很不客气地说道:“土肥原先生,多谢您与公使大人的好意。兆铭为了两国和平之事已经操劳多年,现在才会把身体弄成这样,如果这个时候,我们还让他抱病继续操劳下去,万一他有个三长两短,这个责任……”说到这里,她故意顿住,轻咳了几声。
  土肥原看着陈璧君,心中暗骂:这个刁蛮的女人,还真是不好对付。但如果不挽留着汪精卫,这副烂摊子不是都要扣在我们大日本皇军的头上,就汪精卫留下的那些政客哪个恐怕也无非稳定住现在的局势。
  土肥原心里虽然是骂着陈璧君,但是脸上却还是带着笑容的说道:“夫人不要多心,我们也只是关心汪先生的身体,如果汪先生坚持要前往日本治疗,我们自己也将全力配合,并安排最好的医生来为汪先生诊治……”
  陈璧君不等他把话说完,马上接话道:“那就多谢土肥原先生了。不好意思,兆铭身边还需要我去照应,如果几位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不敢多做挽留了。”
  土肥原心中大怒,没想到陈璧君做事居然滴水不漏,一点空子也不给他,他知道在纠缠下去也是无用,只能起身告辞。
  陈璧君礼貌地将几人送到客厅门口,然后返回。
  走出汪精卫公馆的大门,土肥原的脸色阴沉,他对着丁默村与马云龙问道:“你们怎么看待汪先生坚持要离开国内,去日本治疗这件事?”
  丁默村毕竟是汪精卫的亲信,而且善于察言观色,他已经看出土肥原今日的不满,所以马上赔着笑脸说道:“我觉得汪先生这么做,也是想尽快将身体将养好,尽快地回到国内处理军政大事。我知道土肥原长官是担心汪先生这一走,会使上海、南京的局势有所动荡,这您大可放心,上海有我主持,南京方面,汪先生也已经早有安排,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
  土肥原心道:就是因为你这个马屁精主持上海,我才不放心呢?!可他嘴上却是另一番说词:“这点我自然是不会太过担心,其实我主要是担心美国现在已经与日本开战,他们的舰队不断向日本本土施加压力,这个时候汪先生去到日本国内,恐怕不如留在中国安全。我看不如这样,汪先生去往日本的原计划还有段时间,我们先努力在中国境内寻访名医为他治疗,如果能够有效控制住他的病情,不是也就使得他不用在受旅途奔波之苦了吗?”
  丁默村心中暗骂土肥原老奸巨滑,但表面上还是一口答应:“还是长官想的周全,我一定尽快去找名医,来为汪先生治疗。”
  土肥原知道丁默村是阳奉阴违,也不与他多计较,摆手示意各自上车回去,丁默村上了自己的专车,返回上海政府。而土肥原却把马云龙拉上了自己的车。
  “从刚才开始,你就一言不发,对于汪先生要离开这件事,你有什么想法?”车子开出好一段路后,土肥原见马云龙一直不说话,直接开口问道。
  “报告长官,马云龙之所以不说话,是因为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做的都是情报工作,并不太懂政治,我只能隐约感觉到,汪先生的去留,对于国内形势的掌控将有很大影响,至于其他,我还无法洞察,自然也就不敢多说。”马云龙很谦恭地说道。
  “做为情报人员,对于政治,更应该有着敏锐的观察力才行,因为很多所谓的机要情报,都是搞政治的人弄出来的。”土肥原既像是指导,又像是批评的说道,“行了,毕竟你刚跟汪先生那边搭上关系,也不可能要求你想出什么阻拦汪先生去日本的办法,你就按我说的,尽力去找一些在民间很有名气的医生轮流来为汪先生看病,尽量拖延他到日本的时间吧。”
  “是,我回去以后,马上发动部下去寻找名医,一定会按照长官的吩咐把这件事办好。”马云龙一口答应下来。土肥原看着马云龙,满意地点了点头……
  军统上海站的秘密藏身处,沈醉与部下们集合在一起,正在开会讨论事情。
  沈醉的表情相当严肃:“各位,我刚刚接到重庆戴局长的急电,他通知我们,根据隐藏在汪伪政府的内线通报,近日汪伪就将离开国内去往日本东京,他密令我们,一定要想办法,在汪伪离开之前,再次对他展开刺杀计划,绝对不能让他离开国内。但有一条,事情一定要做的隐蔽,不能让外人看出是我们军统的人做的。”
  众军统特工都挠起了头,虽然他们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杀手,但是因为之前有过数次刺杀汪精卫的行动,都以失败告终,而且还搭上了军统数名大特务的性命,使得他们的心里都对刺汪行动有了一种莫名的失落。
  沈醉看到众人都不说话,有些不满地说道:“平时一个个都很喜欢说自己的本事,怎么一到正经事儿就不行了?”
  刘宁这时候站起来对沈醉说道:“大哥,不是我们不行,而是对于汪精卫,之前在河内,后来在上海,数次行动,各种方法都尝试过,但都失败了。所以我们也确实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
  沈醉知道刘宁说的都是实情,也不好多说什么,摆手示意他坐下,脑子里也在努力的想着办法。
  这时,张辉站了起来:“我倒有个提议,那个马云龙最近不是刚刚接替了李士群的位置,做了76号的主任吗?想必他肯定有机会接近汪精卫,咱们能不能让他想想办法?”张辉的话提醒了沈醉,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76号内,原本属于丁默村的大办公室已经变成了马云龙的房间,他一改过去阴森恐怖的布置,将大窗帘全部摘下来,使得整个房间变的宽敞明亮起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整天呆在一个阴暗的环境中,人都会变得阴暗。
  由于接受了土肥原的安排,所以他一直也安排着部下寻找着各地的名医,把他们的资料汇总起来,然后从中遴选,再上报给土肥原,由他安排医生去为汪精卫看病。
  陈璧君虽然知道土肥原是有意拖延他们到日本的时间,但一是汪精卫确实还有很多事情没有交代完,二是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要是进行长途跋涉,也确实有些吃不消,既然请来的都是国内的名医,也就先请他们看着。
  马云龙正在翻看着资料,电话突然响起,他拿起电话:“喂,哪一位?”
  电话里传出的是一个阴冷的声音:“是我,你的一个老朋友,马上到多伦路教堂来,有急事找你。”随后电话就被挂断。
  虽然没能从电话中判断出对方的身份,但马云龙可以肯定,对方似乎没有敌意,他犹豫了片刻,猜测着会不会又是土肥原的试探。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看看,即使真是试探,也可以巧妙应对。多伦路教堂内,无数的信徒跟着台上的唱诗班一起颂唱着教会歌曲。
  马云龙缓步走进,在人群中寻找着熟悉的面孔,判断着到底是谁把他约到了这里。就在他穿走在人群中的时候,一位身着黑色长袍,并蒙住了头,牧师模样的人向他迎面走来,当两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那位牧师低声地对马云龙说道:“约你的人在后面的忏悔房。”然后也不搭理马云龙,继续向前走去。
  马云龙听到指引后,也不回头,继续地向前走着,穿过教堂的大厅,从旁边的小门走出,向着后堂的忏悔房走去。
  忏悔房是教堂中比较特殊的一个地方,一般是一个相对封闭的小房间,需要忏悔的人走进去,独自处在这个房间里,向隐藏在幕后的神甫忏悔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由于双方不见面,只有心灵的沟通,所以人们往往能在这个时候将内心中隐藏的东西都说出来。
  马云龙走进忏悔房,将房门关上,屋里顿时黑暗下来,只有头顶的一扇天窗,射下惨淡的阳光,将马云龙身边的狭小空间照亮。
  黑暗中传出了一个声音:“你来了?”
  “我来了。”马云龙静静地说道。
  “有什么想要向主忏悔的,现在就开始吧。”黑暗中的声音开始说道。
  “我最想忏悔的就是前几次把你抓住的时候,还把你放了出去,让你今天可以在这里装神弄鬼的戏弄我!”马云龙压低声音冲着黑暗说道,他已经听出,那躲在黑暗中的人,其实就是沈醉。
  黑暗中的人发出一声轻微的笑声,随后忍住,又继续装出一副庄严的样子,说道:“请不要跟神的使者开玩笑,老实交代你的问题。”
  马云龙猜到沈醉这么做,一定是有他的想法,而且这种方式,确实很隐蔽,也就不再跟他开玩笑,也沉声说道:“我实在不知道,该交代什么问题。”
  “你最近是不是刚刚做了76号的主任,是不是得到了觐见汪精卫的机会。”沈醉也不再兜圈子,压低声音直接问道。
  “是,你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个?”马云龙知道对方切入了正题,也压低声音说道。
  “他是不是最近要离开国内去日本看他当年被王亚樵打的枪伤?”沈醉继续问道。
  “是,但似乎日本方面并不太愿意让他走,正在想方设计阻拦他,还安排我到处给他找医生看病呢。”马云龙低声把现在的情况汇报着。
  “医生?看病?他现在接受外面的医生给他看病吗?”沈醉的眼前顿时一亮,似乎看到了刺杀汪精卫的希望。
  “我知道你又打什么主意,我劝你不要妄想,即使是我和土肥原介绍的医生,也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才能进入汪公馆,而且因为你们之前的行刺,已经使他如惊弓之鸟,即使医生进去,也只允许诊脉、验伤,所开的药方基本都是不予采用,所以你们想行刺或者下毒都是不太可能的。”马云龙直接地提醒着沈醉。
  听到马云龙的介绍,沈醉微微皱了下眉头:“是这样?好吧,那先多谢你提供的这个情报,我回去再想想办法,如果需要你帮忙,我再找你。”
  “我跟你说过,尽量不要主动找我。虽然我现在做了76号的主任,但土肥原他们对我并不十分信任,我办公室的电话也许已经被他窃听,今天出来见你已经是非常危险。”马云龙提醒着沈醉。
  “我知道了,如果不是情况紧急,我也不会这样约你,下次不会了,你快回去吧。”沈醉知道马云龙身份的特殊性,也不敢多做挽留,了解清楚了情况,就催促马云龙离开……
  从教堂回到自己的驻地,沈醉一直在回味着马云龙的话。利用给汪精卫看病的机会接近他,绝对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但是采取行动也必须要顾及马云龙的身份,即使能安排一个身手好的杀手混进去,近距离格杀汪精卫,但是马云龙的身份也必然暴露,对于费尽周折,才爬上76号主任位置的马云龙来说,这个损失就太大了,而且对于军统,也将是个不小的损失,所以沈醉不敢动这个脑筋。
  可如果就此放弃这个机会,又很难完成戴笠交代的,要在汪精卫离开前进行刺杀的任务,沈醉陷入了沉思中,不知道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几日后,马云龙正在自己的办公室中看着文件,有门房打电话向他汇报,说外面来了两个医生,自称是无锡名医刘一帖,可以为汪精卫看病,所以专程来见马云龙。
  马云龙微感诧异,刘一帖的大名他早有耳闻,他是江苏吴县人,用祖传秘方治疗刀伤枪伤和无名肿毒很有名,外号“刘一帖”,意思是再难治的伤,只要他的一帖药,立马就可好。但此人性格古怪,且为人刚强,早年上海著名的大汉奸周佛海有病时,请他前去治疗,却被婉言拒绝,足见他还是有爱国之心。今天又怎么会为了给汪精卫看病而主动上门?马云龙再三思索后,决定还是先请他们进来。
  在门房的指引下,两位戴着墨镜的,身着长衫的人走进了马云龙的办公室。
  马云龙起身相迎:“不知道哪位是刘医生?”
  年纪稍大,留着山羊胡的人接话道:“在下就是刘一帖,这位是我的助手。”
  马云龙随后转头去看那位助手,却是一愣,尽管此人做了周密的化妆,但还是让马云龙认出,他其实就是沈醉。马云龙微微一惊,似乎没想到,沈醉如此大胆,竟然敢潜入他的办公室来见他。
  “马先生,我听说您在广召医生为汪 疗伤,在下不才,对于枪伤还算在行,情愿一试。”刘一帖看出马云龙的疑惑,主动说道。
  马云龙已经明白,这人一定是沈醉精心安排的刺客,本想阻拦,但又恐隔墙有耳,听出他们的对话,只能婉转地说道:“刘先生大名,我是早有耳闻,只是汪先生目前对外来医生颇有戒心,刘先生恐怕是很难得到诊治的机会。”
  沈醉看出马云龙的顾虑,马上说道:“马先生不必多虑,我们刘先生早年曾经为汪太太的侄子陈春圃先生看过病,有些旧缘,有他牵线搭桥,应该会得到信任。而且刘先生医术高明,断然不会出现纰漏,您只需把刘先生介绍到汪府即可。”
  马云龙知道沈醉已经下定了要刺杀汪精卫的决心,即使自己不帮忙,他也一定会有办法,通过其他人打入汪府。而那时如果有人查出自己曾经拒绝引见刘一帖,恐怕将更加引起怀疑,想到这儿,他抬头看着沈醉和刘一帖,不放心地问道:“你们真的有把握治好汪先生?”
  “绝无问题!”两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马云龙看着表情坚定的他们,无奈地点了点头。
  “春圃,你真的让这个刘一帖看过病,可以保证他没问题?”陈璧君看着面前的侄子,还有几分不放心地问道。
  “姑妈,我还能骗您不行?姑丈现在病情越来越严重,西医又无法治疗他的病,此时的身体情况又不适合进行长途跋涉到日本,还是请中医来看一看吧。这刘一帖不但医术高明,而且人品极好,绝对不会做出危害姑丈的事情。”陈春圃向陈璧君打着包票。
  “这……”陈璧君被说得有些犹豫了。就在前几天,汪精卫的身体突然恶化,似乎是前不久取子弹的手术伤及了汪精卫的中枢神经,汪精卫的双腿突然变得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十分严重,所以她才不得不推迟前往日本的行程。(小说未完待续)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